187:顾总,请三思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顾夫人脸色铁青,极度不悦地看着顾启云。

  知子莫若母。

  自己这儿子脾气秉性如何她再清楚不过了,看上去多情,实则冷情,看上去风流,实则凉薄,这些年万花丛中过,估计也就谭青青,在他心里有过位置。

  可——

  凭空冒出来一个孟婉清,却是夺走了他所有关注。

  这两年她看的真真的,他简直恨不得将心肝掏出来给那孩子。

  圈子里已经有传言,说是乔晞这女儿和她妈妈一样一样的,生下来就得向男人讨债,顾启云风流多年,一朝栽进去,这是要做第二个孟庆了。

  依她看,哪里是做第二个孟庆,简直比孟庆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孟庆至少没从小将乔晞养大吧?

  自己这儿子倒是,好端端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个麻烦,还甘之如饴。

  她可心知肚明,他眼下已经两年没找过女人了,这和他以往的作风比起来,更是令她担忧。

  说什么,她都不会允许顾家出现这样一桩丑闻的。

  顾夫人的目光又落在了许诺身上。

  许诺原本被顾启云刚才的言行举止给惊到,此刻看见穿着墨蓝色裙子,年过五十仍旧端庄典雅的贵妇人,没由来就紧张了,轻声道:“顾夫人好。”

  “你姓许?”顾夫人看着她微微蹙眉,实在想不起圈子里哪一家姓许。

  毕竟,许诺气质温婉甜美,仪容得体,被顾启云抱住还显得慌张,看上去,也是颇有教养的女孩。

  许诺看着她,自报家门道:“我是临江人,眼下在云京上班。”

  “这样?”顾夫人点点头,没显露出满意,也没显露出不满,用那种非常客气并且带着距离感的语调道,“我是启云的母亲,很高兴见到你。这孩子性子不好,你多担待。”

  “伯母言重了。”许诺连忙道。

  “嗯。”顾夫人抬眸扫一眼顾启云,淡声道,“喝了酒别开车,让赵钦送你回去。”

  “我知道。”顾启云点点头。

  心里的抑郁之气也慢慢地淡了一会,眉眼温和,看上去还算孝顺。

  顾夫人也就满意了,转身朝边上等待的司机走过去。

  谭青青连忙跟上她,紧抿着唇。

  顾夫人侧头看她一眼,无奈叹气道:“启云这孩子性子犟,他不愿意的事情,施压了反而适得其反,我也是烦心得很,帮不到你们了。”

  谭青青自然明白这言外之意,眼中的泪水差点掉出来,勉强道:“我明白,怨不着您。”

  “哎。”顾夫人叹口气,上车了。

  谭青青回头看一眼顾启云和许诺,咬咬唇,也上车了。

  留下的两个人总算松了一口气。

  许诺低头看一眼手里还拿着的项链,左右为难,轻声唤顾启云,“顾总。”

  “嗯。”顾启云淡淡应声道。

  “这项链,”谭青青抿着唇笑道,“还是那句话,无功不受禄,我不能收,您……”

  她看了眼跟出来的赵钦,走两步将首饰盒塞进他怀里去,笑道:“麻烦您帮顾总收着吧,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

  赵钦一愣。

  自己这老板对女人素来大方,送出去的东西海了去了。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明确拒绝的。

  许诺并非欲擒故纵。

  她家境殷实,从来不缺钱,性子骄傲,纵然对顾启云有心思,却也根本没想过当他的金丝雀,尤其两个人初初见面,这礼物她更是没法收。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样的道理她也再明白不过。

  退一万步讲,她无论如何不能让顾启云看低了自己,一步错,步步错。

  她态度坚决,顾启云也愣了一下,笑道:“我刚才的话并非玩笑,当着我母亲的面应允了关系,你以后自然是我女朋友,我们之间不必分的这么清楚。”

  “我和前男友吃饭都是AA制。”许诺也笑了,神色坦荡。

  这话突然就取悦了顾启云,他看了赵钦一眼,摆手道:“罢了,你收着吧。”

  “是。”老板发话,赵钦也就不纠结了,抿着唇略微想了下,开口道,“那我先去开车。”

  “去吧。”顾启云淡声说完,问许诺,“手机在身上吗?”

  “嗯。”许诺出来时拎着包,应一声就拿出手机了。

  顾启云随后道:“记一下我电话。”

  许诺低头按键,他便语速平缓地报出了一串数字,正是自己的电话号码。

  许诺很快存好了,听他道:“周末打我电话。”

  “嗯。”许诺抿抿唇。

  今晚这一系列状况突如其来,她实在需要时间消化。

  顾启云话也说完了,等赵钦开车过来,他便直接拉开后座门坐了进去,开口道:“回家。”

  赵钦自后视镜里看一眼他脸色,默默开车了。

  ——

  十点十五分,孟宅外。

  保镖自外面开了门,乔远和叶凝月一起下车了。

  孟婉清随后出来。

  刚站定,就听到叶凝月淡声道:“还有约,我就不进去了。”

  “路上小心。”乔远淡声一笑,叮咛。

  叶凝月侧身拍了拍孟婉清的脸,弯着眼睛笑了笑,“晚安,好梦。”

  “小舅妈还要出去吗?”孟婉清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挺纳闷,毕竟时间已经挺晚了。

  “有事要办。”叶凝月其实很少在孟宅待,对上她一双眼睛还是撒了个无伤大雅的谎,话音落地,就重新坐上车,吩咐司机走了。

  孟婉清目送她离开。

  乔远拍拍她肩膀,“走了。”

  “你和小舅妈关系好吗?”孟婉清仰头看着他,惆怅道,“小舅舅,你其实还是最喜欢衿衿姐姐是吗?可惜这世界上只有一个衿衿姐姐,医生叔叔娶了她,你就不能娶她了。”

  “……”乔远揉揉她头发,没说话。

  转个身,率先往家里走了。

  脑海里闪过许多张姜衿的脸,流泪的,愤怒的,屈辱的,最后,定格在她晚上笑靥如花的面容上。

  无论如何,再也不可能回去了。

  他成了眼下这个褪去戾气的男人,那丫头,也长成了俏丽明媚的小女人。

  很可惜,她的泪,曾经好些是因为他。

  她的笑,却大半和他没什么关系。

  是因为这样吗?

  所以他永远都不能成为晏少卿,无法拥有她。

  乔远心情不佳,一路沉默地进了客厅,直接去卧室里休息了。

  齐盛看着他高挑落寞的背影叹一声,朝孟婉清道:“小姐的房间每天都在打扫,我带您上去。”

  “齐伯伯,你叫我婉清就好了。”孟婉清仰头朝他一笑,发问道,“孟明宣睡了吗?我想去看看他,好久都没见到他了。”

  “少爷应该没睡。”

  “那我去找他。”孟婉清话音落地,直接朝孟明宣的房间而去了。

  孟明宣的确没睡,在泡脚。

  木盆里热气袅袅,中草药的气味微苦,他瘦削的两只脚浸没在水中,面色淡淡地坐在沙发上,俊俏的一张脸上连个表情都没有。

  家里的女佣帮着他按摩脚心,大气都不敢出。

  孟家这小主子才十四岁,却已经喜怒不形于色,和他已故的父母脾气都大相径庭。

  孟庆脾气直,心情好了十分豪爽,心情差了极其暴躁,乔晞和他刚好相反,她是何时何地都笑意盈盈的那种女人,活得明白看得开,感觉起来,有那么点大智若愚。

  总归,摸清秉性了,两口子都很好伺候,反正不用猜。

  不像孟明宣。

  谁见过这样的少年呀,那样的力道按着脚心,他连丁点的表情都没有。

  要知道,脚心算大多数人身体最敏感的部位之一。

  这得多大的意志力。

  女佣正走神呢,孟明宣一双脚突然从水里提起来,泡脚水溅了她一脸。

  “谁来了?”孟明宣侧头问。

  隔着门板,守夜的保镖恭敬回答道:“小姐回来了。”

  “婉清?”少年的声音清冽如泉,微微意外。

  保镖道:“是。”

  孟明宣垂下眼眸,朝边上噤声的女佣淡声道:“不泡了,下去吧。”

  “是。”女佣也松口气,连忙端起木盆,朝门口而去了。

  她一出去,孟婉清就进来了,一抬眸就看见端坐在沙发上的孟明宣,他穿着略显宽松的条纹家居服,踩着拖鞋,看着她露出一个笑意,“怎么突然回来了?”

  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嘿嘿。”孟婉清勾起唇角一笑,问他,“你刚才在泡脚呀?”

  “嗯。”孟明宣点点头。

  “我看看你的脚。”孟婉清说话间就到了他跟前,抬手就要去提他裤腿,孟明宣压住她手背,淡笑道:“早都好了,没什么好看的。”

  孟明宣大她五岁,孟婉清从小就听他话,眼见他不乐意,也就不看了,收了手。

  孟明宣看她作罢,略微想想,又问她,“怎么这么晚突然回来?”

  “我可能以后都要住在家里了。”孟婉清两只手交握放在膝盖上,朝他轻声道,“顾叔叔到结婚年龄了,再照顾我不方便。”

  “是。”孟明宣若有所思。

  他天资聪颖,从小长在孟家这么复杂的环境里,比一般同龄人都早熟许多,孟婉清说一句话,他都能联想到前因后果了,问都不用多问一句。

  孟婉清憋了一路,到他跟前话就多了,懊恼问,“哥哥,你说为什么男人到了年龄就该结婚呢。”

  孟明宣看着她,唇角的笑容如雪莲花绽放,清浅极了,“女人也是。”

  “那人为什么要结婚?”孟婉清又道。

  孟明宣略微想想,“原因很多。”

  “比如呢?”

  “爱情、财富、权势地位……”

  “你觉得小舅舅为什么和小舅妈结婚?刚才小舅妈和我们一起回来了,门都没进,又走了。”孟婉清突然就想起叶凝月了,叹气道。

  “为了我们。”孟明宣语调突然低下去,看着她,神色郑重。

  “乔小姐和孟老爸呢……”孟婉清一句话又问出口,还没说完呢,眼泪突然掉下来,看着他一脸委屈道:“孟明宣,我好想他们怎么办?”

  孟明宣抬手揽了她后背,将她抱到了自己怀里,一时无言。

  孟婉清想念,他何尝不想念。

  人都说他父亲是一代枭雄,性情暴戾、喜怒无常,他却只记得他开怀大笑的样子。

  人也说他母亲是妖精投生,生来就是为了向男人讨债,谁遇上谁栽,他却只记得她柔声细语讲故事哄他入睡的模样,哪怕那些故事他其实觉得无聊至极。

  他想念他们,时时刻刻,分分秒秒,不比自己这妹妹少。

  偏偏,不能说。

  他是男人,想念是软弱的事情,消磨人心智。

  孟明宣叹口气,抬手揉了揉孟婉清的头发,笑道:“还有哥哥呢,没事。”

  “我有按着那个医生叔叔说的,每周都去教堂和乔小姐说话,可其实我已经知道了,他们听不见,根本不会回来看我们的。”

  “你说的晏医生?”孟明宣柔声问她。

  “嗯。下午还见到他和衿衿姐姐了,衿衿姐姐都上班了,可怜得很,晚宴的时候一直在低头吃东西,医生叔叔没吃多少,和小舅舅喝了一点酒。”

  孟婉清从小被照顾得很好,性子单纯,听他问,思绪顿时就跑偏了。

  孟明宣也想起晏少卿了。

  心存感激。

  孟婉清两只手都抱着他的腰,突然又问,“等你长到小舅舅和顾叔叔那么大,也会结婚吗?”

  结婚?

  这件事太遥远,孟明宣根本不曾想过,笑容浅淡,“不知道。”

  未来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

  他的确不知道。

  孟明宣揽着她的肩膀,无声地叹口气,柔声道:“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

  “我想和你睡。”孟婉清抱着他的腰,偏偏不依。

  孟明宣就笑了,揉着她头发道:“乖。”

  “不要。”孟婉清声音软软撒娇,“哥哥,你就让我和你一起睡嘛。”

  孟明宣无奈道:“我的床你睡不惯。”

  孟婉清:“?”

  她放开了孟明宣,起身去卧室里面看他的床。

  孟明宣坐在沙发上没动,很快,孟婉清就蹙着眉跑出来,问他,“你为什么要睡那么硬的床?”

  “你就像十万个为什么。”

  孟婉清咬着唇,看着他过分瘦削的一张脸,眼泪在眼眶里转呀转,半晌,硬生生逼了回去,沉默着上前,蹲下身趴在了他的膝盖上,怅惘道:“可是,这到底为什么呀。”

  她这一瞬间想到的事情太多,孟明宣自然明白,可,就连他也无法回答。

  只能向前看。

  孟明宣原本就不是话多的人,揉着她头发静静坐着。

  孟婉清在他膝盖上趴了一会,有点困了,纠结完,也就起身回房了。

  保镖没进来,从外面拉上了门。

  孟明宣便从沙发上起身了,慢慢往里面卧室里走。

  他右脚有点跛。

  不严重,属于那种不仔细看就看不出来的情况,可,心里那道坎还是有点过不去。

  平时出行暂时以轮椅代步。

  ——

  孟婉清出了门就不困了。

  孟宅很大,以往人多,总是显得热热闹闹。

  她心智简单,是孟庆的心头肉,在孟家根本没人敢惹,也因此,并不明白那些争斗算计,有时候看见别人针锋相对地说话,还觉得紧张刺激又好玩。

  可——

  眼下的孟家却显得空荡荡,冷清极了。

  她一路进了房间,抱着很久以前乔晞买给她的毛绒大熊,只觉得悲从中来。

  没一会又哭了。

  只觉得乔晞温柔的声音在耳边一直缭绕,她没法睡。

  太恍惚,手机响了三遍才听到。

  手机是顾启云买的,在她随身的小包里背着。

  孟婉清看见来电,舒口气,接通了轻唤,“顾叔叔。”

  顾启云一愣,“怎么了?”

  “没怎么。”

  “是不是在哭?”顾启云听着她声音里带着哭腔,整个人都不好了,毕竟,小丫头和他在一起三年多,基本上都没哭过,眼下刚离开就哭上,他能不生气焦虑?

  顾启云蹙着眉听她说话,孟婉清忍不住抽泣道:“我想我妈妈。”

  话音落地,她极力克制的泪水就忍不住了,哭泣声一直传到了顾启云的耳边。

  顾启云刚到家门口,还没下车呢,听见她的哭声只觉得一颗心猫爪挠似的难受,直接朝赵钦道:“去孟家。”

  “现在?”赵钦一愣。

  “就现在。”

  “好。”

  赵钦掉个头,又任劳任怨地将车子往孟家开。

  十一点多,两个人才到了。

  守夜的保镖都被这大晚上过来的两个人吓了一跳,连忙回去请示齐盛。

  顾启云登门,又这么晚,齐盛自然惊动了乔远。

  乔远还没睡,穿着黑衣黑裤下楼了,看见他就快步走过去,发问道:“怎么这么晚过来?”

  “婉清呢?”顾启云直接问。

  乔远看一眼齐盛。

  后者温声道:“刚才阿华去看过,小姐已经睡下了。”

  “阿华是谁?”

  听名字辨不出男女,顾启云侧头问。

  齐盛一愣,“家里的阿姨。”

  顾启云点点头,“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婉清在哭,说是想妈妈,我觉得让她回孟家不合适。”

  他话音落地,乔远若有所思。

  孟家承载了太多回忆,就连他,平时总会不自觉就想起乔晞,更何况从小就长在孟家的婉清和明宣呢,明宣那孩子早熟懂事,婉清却和他完全两个极端。

  她从小被保护得太好,干净得就像一张白纸。

  可——

  顾启云眼下的情况,实在不适合。

  乔远舒口气,淡笑道:“她刚回来,难免不适应,时间一长自然就好了。”

  “由着哭一段时间?”顾启云蹙眉。

  “总得长大的。”

  “多余的我不想说,我现在过来,自然是要将她带回去的。”顾启云神色温和,话音出口却带着股不容置喙的意味。

  他对孟家有恩,乔远自然不好过多反对,半晌,温声道:“顾总这份厚爱,婉清怕是消受不起。她才九岁,许多事也不甚明了,等以后成了大姑娘,如何承受那些风言风语?人言可畏的道理您应该明白,我觉得顾夫人的担忧不无道理,你们毕竟无亲无故,况且,婉清也不是没有家人。”

  “这些话你先前怎么不说?”顾启云不悦了。

  “此一时彼一时。”乔远道,“婉清逐渐长大了。而且,您对她的爱护,超乎寻常。”

  “这样揣度人心,不觉得龌龊吗?”顾启云冷脸看着他。

  乔远无奈一笑。

  的确,两个人相差十九岁,想到那种层面上的确有点夸张了。

  可——

  谁让孟婉清是孟庆和乔晞的女儿呢。

  有那样堪称传奇的一对父母,人们自然会以猎奇的心态去看待他们的孩子,猜测多了,便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似的。

  顾启云到了适婚年龄,孟家的风波也已经过去,他实在没道理继续麻烦顾启云。

  乔远叹气道:“顾总,请三思。”

  他神色郑重,顾启云都愣了一下,淡声道:“我先上去看看婉清。”

  “她已经睡了。”乔远也起身。

  一再被阻碍,顾启云顿时烦躁了,挑眉不悦道:“我在做什么我自己很清楚。你们那些龌龊心思可以收起来,我还不至于看上一个半大孩子。”

  “我没有这么想。”乔远一愣,无奈道。

  “那就行了。”顾启云话音落地,看了眼他边上的齐盛,僵着脸道,“带路。”

  齐盛看了乔远一眼。

  乔远抿着薄唇,半晌,点点头。

  齐盛便带着顾启云上楼了,往孟婉清房间而去。

  很快到了。

  房间里没开灯,月光却从窗帘里映进来,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

  孟婉清已经换了睡裙,抱着自己的毛绒大熊,歪头睡着,也不知道是不是没睡好的缘故,秀气的眉毛蹙得紧紧的,连唇角也扁着,看上去心事重重。

  ------题外话------

  亲们午安。

  水果店的瓶子、永远的神恋、、季禾忻、浮光锦家的琴琴、澄浣,以上亲是月票奖励获得币币还没领回的哈,请在看到后尽快在评论区冒泡,(* ̄3)(ε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87:顾总,请三思》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