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家教尚可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噗!

  陈昭昭话音落地,最跟前几个记者都没忍住笑出声了。%D7%CF%D3%C4%B8%F3

  要知道,虽然陈昭昭空降不久,可那刻薄一张嘴,领教的人已经不在少数了。

  谁遇上谁倒霉呗。

  反正被挖苦几句也不会少块肉,众人很快就习惯了。

  姜衿却不习惯,立在众人视线里,只觉得又愤怒又可笑。陈昭昭若是因为公事也就罢了,偏偏她心知肚明,这人就是因为阎寒给她找不痛快,能忍吗?

  按着她一贯的脾气,早已经忍到极致了。

  姜衿看着陈昭昭,唇角勾了一道浅浅的弧度,淡声道:“陈姐……”

  话还没出口呢,边上突然过来一个人。

  李朝阳立在两人面前,看一眼姜衿,目光落定在陈昭昭脸上,语带不满道:“姜衿的简历你没看?”

  “……”

  陈昭昭和姜衿都愣了一下。

  前后左右一众记者编辑自然也愣了,侧着耳朵听好戏。

  官大一级压死人。

  更何况,李朝阳还不只是主任那么简单,听听人家那名字,朝阳啊,朝阳网,这名字都是朝阳网创始人取的,朝阳网创始人是谁,那就是人家老爸。

  按理说依着朝阳网眼下这情况,少东家不至于屈尊当一个主任,可人家对这一行感兴趣,当了这主任,旁的人也没什么好说的。

  说白了,这整个网站都在人家手里握着呢。

  陈昭昭算什么?

  别说陈昭昭了,就邀请她过来的运营总监,那见了这位少东家,也不得点头哈腰?

  所以,他虽然也就三十出头,训起年龄差不多的陈昭昭,那也根本不含糊,板着脸的样子怎么看都不怒自威,架子大得很。

  陈昭昭知道他身份,下意识就站起身,解释道:“最近太忙了,我就没来得及看。”

  噗!

  这下轮到其他人笑她了。

  李朝阳也笑了,挑挑眉,反问道:“忙?”

  “是。”陈昭昭点点头,“这不马上开学,要准备的选题比较多。”

  李朝阳又笑,“哦,忙到都不能花个两分钟时间了解一下自己手底下的实习生?”

  “主任我……”陈昭昭脸色有点难看了。

  大庭广众地,一个组长被拎出来这样责难,那任谁也受不了啊,自尊都没了,以后还怎么让手下记者信服?她看着李朝阳,难堪得不得了。

  李朝阳抿着唇角,不悦的情绪压了压,沉声道:“姜衿在Y国约翰逊大学留学两年,熟练掌握三门外语,摄影作品还在Y国大学生摄影展上获过奖,要不是她主动要求过来社会版,你以为我会把她分到你们组?”

  “……”

  他声音沉稳有力,也没刻意压低,半个办公区都听见了。

  安静得不得了,简直让人窒息了。

  好些目光忍不住落在了姜衿身上,陈昭昭神色一愣,更是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姜衿也有点窘了,下意识看了李朝阳一眼。

  她昨晚选用这个线索,的确有在陈昭昭跟前表现的打算,可,她也没打算在整个朝阳网扬名啊,捧得越高跌得越惨这道理她不是不明白。

  李朝阳这情况下来这么一段话,她自己都觉得汗颜了。

  姜衿轻舒了一口气,忍不住又看了看陈昭昭那张脸,眼见她脸色变了又变,立在当下看上去都有点懵,又有点不厚道的想笑,毕竟,她还从来没见过陈昭昭这么一副样子呢,好像便秘。

  “你跟我过来一下。”沉稳的男低音又打断了她的思绪。

  姜衿抬眸看向了李朝阳,发现他也正好看着自己,很明显,叫的就是她。

  “哦。”姜衿点点头,跟着他去了茶水间。

  李朝阳手里原本正拿着玻璃茶杯,俯身接了水,淡声问她,“想不想去国际版?”言下之意,想让她去做国际新闻了。

  朝阳网是国内最有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新闻这方面做的尤其好。

  眼下他们所在的是朝阳网总部,除此之外,网站旗下更有好些地方性独立网站,与之对应的,当然有各地记者站,常驻大江南北,整体交错成一张网,覆盖了华夏大地。

  可发展势头再好,朝阳网和国家新闻机构还是有点区别的。

  也就这两年,个别记者能踏出国门进行采访,正处于招兵买马的发展初级阶段。

  李朝阳问她,很明显是看上了她的外语优势。

  抿心自问,她并不想去。

  一来她资历尚浅,刚起步,本该脚踏实地,二来她明白,无论如何,朝阳网在国际新闻这方面,也根本做不起来,限制条件实在太多。

  姜衿笑了笑,抿唇道:“社会版挺好的。”

  她意思很明显,李朝阳自然也明白,略微想一下,笑道:“那行,去工作吧。”

  “嗯。”姜衿抬步出了茶水间。

  一出去,办公区一半以上的人都在看她。

  姜衿愣一下,暗暗深呼吸了一下,面色如常地回到了位子。

  陈昭昭已经没在了,他们组好些记者也已经不在了,眼见她回来,凌波到了她跟前,招呼道:“走吧,我们一起出去。”

  “哦。”姜衿连忙收拾东西跟上他。

  凌波背着相机包,走到电梯间,总算开口道:“灭绝师太离开前交代了,我们就一起跑你说的那个新闻。”

  “旅游那个?”

  “对。”凌波看着她,耸肩笑道,“不过我外语不行,采访的事情交给你,我就给你搭个伴,有什么事跟我商量也行,随便发挥。”

  “没再说什么吧?”

  “什么?”凌波很快反应过来她在问陈昭昭,笑道,“能说什么啊,放宽心。主任训她又和你没关系,她好意思再把气撒在你身上呀?整个办公室看着呢,不过话说回来,我怎么觉得她特别针对你。对别人虽然说话也挺刻薄吧,还真没有这么夸张的,怎么回事儿?先前得罪她了?”

  “不是我得罪她。”姜衿觉得自己都解释不清,无奈道,“很无语,我没法说。”

  “得,没法说就别说了。”凌波笑道,“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姜衿松口气笑笑,“嗯。”

  电梯很快上来,两个人直接下楼,按着她辗转问到的地址,去旅游景点找那两位老人了。

  这过程并不顺利。

  毕竟——

  微博网友也就大概知道他们下一站在什么地方,没有联系方式。

  姜衿和凌波在旅游景点分头找,直到下午一点,才在游客休息区碰见那两人了,花了半小时交涉一通,老人同意了被采访。

  采访完,时至下午七点。

  时间已经晚了,这新闻也不需要当天就出。

  凌波请客,两个人顺便在外面的一家米线馆里吃了饭,往回赶,一来二去,等姜衿终于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以后了。

  晏少卿有手术在医院里加班,当夜未归。

  姜衿第二天早上起得有点晚,到了办公室九点刚过。

  出乎意料的,陈昭昭没有再叫她。

  可——

  她叫走了凌波。

  两个人昨天采访的后续工作全部留给了姜衿一个人。

  她写完稿子做了图,和凌波在微信上交流一通后,直接给了编辑,署名依旧是,记者凌波,实习记者姜衿。

  眼下记者证审查严格,每一年名额都不多,实习生转正后才有资格申请证件,在此之前,基本上都没办法进行单独采访,经验少,也容易出事。

  大道理姜衿都明白,自然也不至于有怨言,积极调整心态。

  编辑又检查了一遍她写的稿件,笑道:“一个错处都没有,挺不错的,我给你挂首页。”

  “谢啦。”姜衿勾唇一笑。

  编辑也是个年轻女孩,看上去还挺温柔,这几天也注意到她一直被陈昭昭折腾,难免有点同情,挂了新闻以后提醒她,“那边穿条纹裙子那个,管微博的,你把稿子都给她,让她在微博上宣传一下,这组图不错。”

  姜衿抬眸看过去,女孩似乎听见这边说话了,笑笑道:“QQ上传给我就行。”

  “好。”姜衿点点头,去给她传图片了。

  网站各个部门实行的都是末位淘汰制,每次考核成绩最差的,都得踢出局,竞争很严酷。

  记者和编辑考核的其中一点就是名下新闻点击量,点击量越高,越具有轰动性的新闻,越是能为网站带来流量和口碑,因此,独家头条显得越发重要。

  姜衿浏览网页的工夫,意外发现她的这条新闻在头条上待了一会。

  算是运气不错。

  按着编辑在QQ上给她的说法,陈昭昭空降以后,朝阳网社会头条天天都是负面,黑网吧、毒凉皮、洗浴会所按摩妹,这才没多久,论坛上就有游客抱怨说,朝阳网天天都是负面,看见心情都不好。

  因此,新闻点击量虽然有所上升,网站的风评却隐隐受影响。

  人心是最复杂的东西,观众虽然关心和自己生活健康息息相关的东西,同时,有时候又宁愿装聋作哑,知道的少了,活起来没有那么累。

  牛奶鸡蛋有问题,医院学校有问题,公交地铁有问题,西红柿黄瓜都有问题,国内问题这么多,时间一久,民众能不心生怨恨吗?

  总归,民众需要随时补充点正能量的东西,不然迟早崩溃。

  姜衿看着对话框,觉得自己的想法又一次发生了一点变化,可,这一点变化究竟是什么,她一时半会还觉得难以说清。

  一个优秀的记者,也许不该只忙着抨击黑暗,更应该弘扬光明,两者结合,相辅相成,才能让自己和民众喘息,才能让人在愤怒的同时,得到安慰,怀有希望。

  对待这世间的黑与白,记者应该是足够公正的,一叶蔽目,并不可取。

  姜衿看着对话框若有所思,手边的电话突然震动起来了,她拿起来一看,是江卓宁,直接按了接听键,“喂?”

  她声音略低,江卓宁便笑道:“还没下班?”

  “诶?”姜衿看一眼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十二点零五分。

  “吃饭了。”边上有人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姜衿笑着应了,一边拿了包,一边打电话,和几个编辑一起下楼吃饭。

  江卓宁听着她的动静,笑着说,“无意中看到你们网站新闻了,恭喜。”

  “……”姜衿一时无语。

  江卓宁也不介意,难得打趣道:“这才几天,都有头条新闻了,难道不应该恭喜?”

  “你不了解情况。”姜衿叹了一口气。

  她的新闻虽然上了头条,那是因为陈昭昭这一周时间都专注“扫黄打黑”,社会新闻一水儿的负面,似乎就在讲这社会到底多黑暗,要不然,能轮到她那条上头条吗,那对母子还不是亚洲人,编辑让这条新闻上头条,估计很大原因是因为那对母子对华夏风光赞不绝口。

  而且,从点击量来说,也就中等偏上的水准,不值得弹冠相庆。

  她愁得很呢。

  一众人要坐电梯,姜衿很快挂了电话。

  整个吃饭的过程中,都有点心不在焉了,她性子敏感,有时候直觉很准,感觉起来,早上陈昭昭的反应,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果然,这直觉下午就被验证了。

  陈昭昭的新闻一回来,社会版头条就直接换掉了。

  紧接着,她召集社会版所有人开了会,基本上对每个人前几天的工作都进行了点评,还鼓励大家再接再厉,除了姜衿,陈昭昭直接无视了她。

  这无视来得突然,表现得很彻底。

  下午也不让她加班了,早上来也根本不给她安排工作,偏偏,给其他人都指名道姓地给了任务。

  姜衿被孤立了。

  这感觉当然不好受,全组人都心知肚明,却没人有办法。

  一来,陈昭昭是运营总监邀请过来的,行事作风原本就严苛,既是组长,其他人自然招惹不起,不但不能招惹,那基本上还得巴结着,要不然可不就跟姜衿一样了。

  姜衿的身份在那摆着呢,人家都根本不放在心上,不喜欢就给你小鞋穿,能怎么样?

  李朝阳在网站有权势,那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罩着你呀。

  这么一来,姜衿就彻底清闲了。

  正式记者有自主行动权,比较之下实习记者就悲催了许多,要想独立跑新闻,那总有一个过程,需要前辈带。

  姜衿的实习为期三个月,这一星期都根本没有呢,办公室的人缘都没能建起来,陈昭昭从第一天开始就针对她,谁敢对她示好。

  毕竟,姜衿有不错的家世背景,大不了一走了之,他们不行。

  朝阳网在国内新闻界算不错了,眼下社会竞争这么激烈,人都是现实的动物,谁会为了一个陌生人去冒丢饭碗的危险呀,和顶头上司对着干,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办公室里坐了一整天,姜衿来来回回想了一整天,只觉得无奈。

  无计可施了。

  第一次医院里认识陈昭昭,她训斥了自己带的一个实习生,姜衿听见,觉得她公平正义,现在想来,陈昭昭的敬业,也就用在工作上了,工作态度并不全代表个人性格。

  她能声色俱厉地训斥自己手下的小记者,很明显,她对下属是没什么人情味的,她和阎寒第一次见面,却因为对方迟到几分钟直接拎包离开,又可见,她对人其实没什么耐心,还喜欢在气焰上压人一头,很难搞。

  眼下,就当自己因为阎寒受了场无妄之灾吧。

  陈昭昭是刚愎自用的人,硬来肯定不行,除非她做低伏小,主动示好。

  姜衿自问做不到,她又没错。

  与其受气又消磨光阴还学不到东西,不如离开。

  这念头一起,她就有点恍惚了。

  毕竟,她原本不是遇事退缩的人,面对的事情越难,她越喜欢迎难而上。可职场得另当别论,一个难缠的顶头上司,绝对能让你事倍功半。

  姜衿松口气,抬手腕看一眼时间,心里下决心。

  十一点五十了。

  她随意地浏览了一会网页,和组里几个编辑一起下楼吃饭。

  都是年轻女孩,对上陈昭昭那样强势刻薄的女领导,感到郁闷的其实不在少数,点了餐,有人就看着姜衿开口道:“我要是你才不受这份洋罪呢。”

  “是啊,按着你的简历,去哪不行,网站没什么好的。”

  “福利肯定比不上华夏台那些。”

  “姜衿应该不在乎福利吧。”一个女孩一边吃饭,一边鼓着腮帮子好奇道,“话说你当初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就要进网站了,还跑社会新闻。”

  “一点私人原因。”姜衿咬着吸管,淡笑着答了一句。

  她想进网站,是因为叶芹的事情和姜家的事情,让她觉得,自己想要做一个说真话传播真相的网站记者,可,她突然想到江卓宁了。

  江卓宁毕业论文和网络传播有关,网络暴力就是一方面,他似乎从来没想过来网站。

  一个有所成的华夏台记者,当然比一个有所成的网络记者更有话语权。

  念及此,姜衿一愣。

  看着她心神恍惚,旁边正吃饭的女孩突然犹豫着道:“其实我知道组长针对你的原因。”

  “啊?”一起出来的几个人都愣了一下。

  那女孩看着姜衿,有点不好意思道:“昨天下午一起下班的时候有其他组组长问起了,陈姐说是她不怎么喜欢娇滴滴的大小姐,以前和你有过几面之缘,你,嗯,”女孩不好意思笑了一下,“反正就是说你根本不适合这一行,可能就是因为在国外留学过,作风比较开放,去做公关那一块还差不多。她那么严厉也是为了磨练你,哪知道主任给误会了,她也就心累了,不想管你。”

  “这不扯淡吗?有她那么磨练人的,根本就是有意针对,实习生又不是姜衿一个。”

  “我也没觉得姜衿娇滴滴啊,汗。”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呃,做公关?这不是埋汰人吗?”

  跟着姜衿一起出来的都是编辑,一来不归陈昭昭直接管,平时都坐办公室,一周下来也都轮换着上过夜班了,说起话来自然没有组里的记者那么留有余地,不等姜衿开口,一个两个都直接发表了意见。

  姜衿心里的火苗蹭蹭蹭往上冒。

  略微想想,觉得陈昭昭所介意的,应该是她在宁锦绣公司那一次,可,电梯骤降又不受她控制,从十几楼往下掉,没反应的那都不是人。

  陈昭昭用这样的理由为自己开脱,那怎么不把真相讲出来?

  做个屁的公关!

  难不成对阎寒动情了,不惜这么给她泼脏水?

  姜衿紧抿着唇,脸色冷冷。

  边上一个编辑看着她,安慰道:“别想了,先吃饭吧。这种事情想起来神烦,她是领导,想折腾你那办法海了去了,依我看你还是好好想想,另寻高就算了。”

  “说起来我是和她有几面之缘。”姜衿略微想想,用那种极度无奈的语气道,“她丈夫和我妈妈有点生意往来,我见过她几次。也是挺巧的,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他们两口子看上去好像在闹矛盾,第二次见的时候还是,估计她因为这个心里不舒服。”

  “额,夫妻感情不和那也不该随便撒气!”

  “就是,听说她老公是富商。”

  “云天集团总裁好像,她和其他人聊天的时候,我无意中听到过。”

  “就她那样的,哪个男人受得了!”

  几个编辑吃着饭,说话的语调都带着浓浓的不屑,姜衿默默听着,全当没看见。

  陈昭昭是老记者了,人言可畏这道理应该比谁都清楚,偏偏背后说起她来还意味深长,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长了嘴,别人就没长吗?真是呵呵了。

  姜衿憋着气吃完饭,跟着一众人回了办公室,直接去找李朝阳了。

  李朝阳狠狠愣一下,诧异道:“原因。”

  “私人原因。”姜衿不想多说,看着他,十足抱歉道,“也和家庭住址有点关系,咱们网站距离我家太远了,每天开车过来都得一个多小时,路上堵一点快两个小时了,这样我每天在路上就得三四个小时,有点吃不消,刚开始没想到这一层,真得很抱歉。”

  李朝阳定睛看着她,没说话。

  他是成年人,当然明白这理由只是姜衿的托词而已,面试那会两人的对话他还记着呢,不是迫不得已,以这姑娘的劲头,会主动请辞?

  李朝阳略微想了想,问她,“是因为陈昭昭的缘故?”

  “不是。”姜衿笑一下,摇摇头。

  她好面子,女人之间的这些事,讲出来简直就是个笑话,况且,李朝阳也不可能因为一个实习生,踢走一个有经验的老记者吧?

  独立办公室里气氛凝滞了一小会,李朝阳起身道:“行。这件事我知道了,尊重你的意思,一会在前台那取一下你的简历,打个招呼就行。”

  “很抱歉。”姜衿点点头,出了他办公室。

  李朝阳看着她,叹了一口气。

  实习记者没有工资,眼下大学生实习很多也就走个过程,你来我走算不得什么大事,网站里每天都在发生。

  可,姜衿突然要离开,他还是挺意外的。

  私人原因?

  呵呵。

  李朝阳淡笑着,想起陈昭昭,心情就不怎么好。

  他也是一毕业就在自家公司里上班,最开始还跑过记者呢,私心里,最欣赏的还是那种外表知性大方,内在柔韧果决的女性,陈昭昭这样的,看多了简直影响他心情,又冷又臭,也不晓得运营总监是怎么搞的,三番两次请来这么一尊佛?

  网站流量虽然有点上升了,接连而来的问题那也不少。

  就说今天早上,他刚来,就有两个男人提着酒瓶子要打碎他的头,保安架走了一问,可倒好,陈昭昭这几天在追出租车司机拒载的问题,追的那叫一个紧,轰动程度都超过华夏台了。

  结果呢,出租车公司那边没办法,杀鸡儆猴,将她暗访时记住的几个出租车司机当成典型了。

  人家养家糊口也不容易,拿着酒瓶子就来办公室要杀人了,他成了冤大头。

  凡事过犹不及,张弛有度才是制胜之道。

  李朝阳沉着脸想了一会,觉得自己有必要和陈昭昭好好谈一下,抬步坐到了办公桌前,直接在QQ上叫她,“过来我办公室。”

  陈昭昭被李朝阳叫去训话了,姜衿拿了自己简历回了位子,自然没看见她。

  坐在位子上看着电脑,心情还有点复杂。

  实习一星期就走,怎么想都感觉很不舒服,尤其她一开始还摩拳擦掌,对宁锦绣和晏少卿都夸下了海口,这下回去可得怎么圆场?

  简直丢人死了。

  姜衿越想,越是觉得心情不悦。

  三点多接到晏少卿一条短信,“几点下班,我过来接你,庆祝你顺利上岗。”

  姜衿:“……”

  她很无奈地回复道:“我开着车呢。”

  “找代驾开回去,我今天下班早,过来接你。”晏少卿语句一如既往的简洁,并且不容拒绝。

  姜衿没办法了,回复道:“五点。”

  “一会见。”

  姜衿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三个字,轻轻地舒了一口气,一抬眸,就看到陈昭昭黑着脸回来了。

  相看两相厌,她索性直接扭开了头。

  扭头的这一瞬间突然就释怀了,她又不是没地方去了,干嘛非得因为离开闷闷不乐,错不在她,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其他地方一样干,谁这辈子不得换几个工作啊。

  这样想着,她也就登着QQ浏览网页了。

  陈昭昭孤立了她,她反正也没工作要干,从昨天下午就开始浏览网页了,琢磨新闻。

  正琢磨呢,右下角的工作群突然闪了起来。

  姜衿点开一看,对话框里跳出来一条,“她从早到晚一副便秘脸嘛,依我看肯定性生活不协调,欲求不满,哈哈哈。”

  “……”姜衿看着那行字直接呆了。

  她还没回过神呢,那行字就被发消息的编辑直接撤回了。

  不晓得是不是错觉,姜衿觉得他们这一组实在安静得过分了,她下意识回头看一眼,好几个编辑都抿着唇抖着肩膀,很明显,憋笑呢。

  姜衿顿时就反应过来了,消息发错了。

  编辑工作任务繁忙,每天电脑上挂着QQ对话框不知道有多少个,同时开着的软件也不少,忙碌起来一不留神就会将消息给发错了。

  姜衿也知道,他们私底下有好几个小群,里面没领导,基本上都是吐槽领导的。

  刚才这吐槽对象,很明显就是陈昭昭了。

  陈昭昭刚坐下就看到那么一条消息,反应过来脸就黑了。

  做记者好些年,她一向不合群,脾气硬难说话容易得罪人,也知道背后肯定有人骂她,可她从来没有这么介意过,火气一下子就来了。

  偏偏无处发泄,陈昭昭看了姜衿一眼。

  她一直看姜衿不顺眼,原本就有阎寒的原因在,心虚,一直觉得姜衿肯定在背后说起她了,也因此,别组人问起,她也就随意地解释了几句,为自己开脱。

  眼下看见这么一句,直觉就是姜衿在背后兴风作浪了,偏偏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只能吃哑巴亏。

  有些事越描越黑,越是理论,越是让人捕风捉影。

  李朝阳刚才话里话外对她颇是责备,她眼下不仅不能理论,还得暂时表示一下大度,陈昭昭舒了一口气,开口道:“姜衿。”

  姜衿意外地看她一眼,到了她跟前。

  陈昭昭脸色还有点僵,建议道:“你要走的事情我听李主任说了,这样吧,一会下班咱们组吃个饭,就当告别聚会了。”

  “啊?”姜衿猝不及防,愣了。

  临近下班,她又难得请人聚会,周围一众人也愣了一下。

  姜衿很快回神,抱歉道:“怕是不行的。我和别人约好了,晚上原本有聚会。”

  “有聚会?”陈昭昭难得笑起来,“真的假的?”

  “……”姜衿一时无语,看着她没说话。

  陈昭昭略微想一下,淡声道:“行吧,你不想去就算了。四点多了,收拾一下,准备下班吧。”

  “嗯。”姜衿不想和她多说,转身走了。

  陈昭昭说话间颇有点一笑泯恩仇的意思,既彰显了自己的大度言和,又最后给她穿一次小鞋,讽刺她心眼小,她懒得计较,有些人是常有理,争来争去也没什么意思,徒增怒气。

  朝阳网实行双休假期,到了周五,一众人下班都比以往积极许多。

  时间刚到五点,办公区大部分人都直接起身了,关电脑拿外套背包走,简直一气呵成。

  想到很快要见到晏少卿,姜衿也苦着脸收拾东西了,觉得脸上无光,自己实习一星期就不干了,晏少卿要是知道了,到底什么反应?

  她有点没办法想象。

  姜衿背着包到了电梯间,都是他们组的熟人,一起下楼。

  出了电梯间,陈昭昭还在谈笑风生,和一众人商议一会去哪里吃饭比较好。

  毕竟——

  她来了有段时间,也还没组织过聚会呢。

  刚才姜衿不去,她就顺便叫了其他人,看上去颇有点大姐大的样子。

  姜衿只觉得幼稚,不咸不淡地看了她一眼。

  陈昭昭也恰好看着她,问道:“你一会去哪聚会呢?说个地方大家也可以参考参考,没准能一起去,你开车着吧?还可以带几个人,天这么闷,省得他们等车了。”

  “……”姜衿愣一下,“我叫了代驾了,一会不开车。”

  “要喝酒啊?”陈昭昭看着她,仍旧是平时一副教训人的口气,“年纪轻轻的,喝酒伤身,尤其是女孩子,聚会更得注意安全。”

  姜衿有点不耐烦了,“你想太多了,有人过来接我而已。”

  “朋友啊,人呢?”陈昭昭笑一下,一抬眼,那原本就不深的笑容就消失了。

  姜衿还没扭头看,肩膀上就落了修长好看一只手,晏少卿顺手取了她的包拎在手中,蹙着眉问她,“在外面等你好一会了,怎么下了班还磨蹭呢。”

  “哦。”姜衿下意识仰头,对上他英俊到过分的一张脸,发问道,“你都到了啊。”

  “四点半就到了。”晏少卿笑着说了一句,扭头对上愣在原地的一群人了。

  他个子高,看人从来都低着头,不刻意,都显得居高临下,尤其性子素来沉稳,出身好,身上自有一种旁人望尘莫及的清贵之气,看着陈昭昭,一蹙眉,边上一众人都莫名其妙地觉得紧张。陈昭昭自然知道他,也没想到姜衿是要和他一起约会,一时没反应过来,脸色实在有点不好看。

  晏少卿手指上勾着姜衿的包,揽着她肩头,似乎是略微想了一下,才脸色冷淡地开口道:“你是这丫头的同事?有劳关心了,不过我们家家教尚可,聚个会不至于出事。”

  “……”一众人目光落在陈昭昭脸上,都有点想笑了。

  晏少卿这话一语双关,一来说自己行为有度,二来自然护着姜衿了,人家一个成年人,什么时候该喝,什么时候不该喝,需要你指手画脚?

  还真是挺滑稽的,呵呵哒。

  亲们午安。

  推荐一个朋友的军旅文,嘿嘿。

  水果店的瓶子,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づ ̄3 ̄)づ╭?~

  简介:

  她是佣兵界的传奇。

  她是狙击界的神话。

  *

  前世佣兵女王,危机关头遭好友背叛,一朝丧命。

  今世重生军营,成为科科倒数的新兵,再战辉煌!

  分配到炊事班?她背着锅也照样秒杀精兵!

  说她射击不行?她一枪制敌杀你屁滚尿流!

  入伍动机不纯?面对未婚夫她同样一脚踹!

  她是新兵连最让人头疼的新兵;她是炊事班最令人自豪的士兵;她是海军陆战最凶悍的女兵;她是特种部队最神秘的狙击手。

  铁血军营,她以传奇铸造。

  但――

  那个强大嚣张帅气到没朋友的队长,为何会忽然跟她宣布:“你的命归我管,你的人我照样管!”

  于是,在前往传奇巅峰的路上,中间也抽了点时间来谈了个恋爱。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89:家教尚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