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生个孩子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陈昭昭脸色变了变,半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人要脸树要皮嘛,她虽然不犯花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这么说,已经足够没脸了,而且晏少卿有身高优势,气场又强,非她可比。

  她僵着脸不说话,晏少卿也懒得再理会,直接撇开了视线。

  姜衿窝在他臂弯里,也不和陈昭昭打圆场,直接朝着其他人笑道:“我的确找了代驾,没办法和大家一起了。抱歉了,以后有机会一定请客。”

  “没事没事,约会重要嘛。”性子活络一个女孩连忙开口了。

  其他人自然忙不迭跟着笑起来,客客气气的,一个劲说着没事,让她好好约会。

  姜衿弯弯唇摆手道:“那先再见了。”

  “再见。”

  “路上小心。”

  一众人七嘴八舌地和她道别。

  姜衿侧头看了晏少卿一眼,后者朝其他同事微微颔首,“再见。”

  话音落地,他就揽着姜衿转身离开了。

  姜衿个子和他差了二十厘米,白色衬衫掖在瓦蓝色长裙里,背影纤秀清丽,看上去小鸟依人的很,晏少卿自是不必说了,这些记者编辑原本都知道他,那是一个能满足年轻女孩对另一半所有幻想的男人。

  两人都走出老远了,还有女孩看着他的背影慢慢挥手呢。

  依依不舍,长吁短叹。

  “好帅啊。”

  “我觉得他比我男神素颜还要帅。”

  “有没有注意到那双腿,特么好修长啊!”

  “我就注意他的手了。”

  “我就顾着看脸了。”

  一句又一句梦呓般的低语收入耳中,陈昭昭忍耐地干咳了两下,冷着脸朝门口走了。

  她开着车,也就能带上四个人,商议了地点之后,五个人一起往她停车的地方走,好巧不巧地,停车场又碰见了姜衿和晏少卿。

  陈昭昭一贯早到,白天也经常出去,车子基本都停在地面上。

  晏少卿来了没多久,自然也怎么方便怎么停了。

  两辆车距离的位置还不算远。

  于是——

  她又无可避免地目睹了两人的情侣日常。

  姜衿和晏少卿领证的事情很低调,在旁人眼里,两人最多也就算未婚夫妻,还是聚少离多的那种,尤其晏少卿看上去高冷得不得了,属于让女人望而生畏的那种禁欲系极品美男。

  这样的男人,任劳任怨地等待半小时之久,一见面就极为自然地帮着拎包,眼下坐个车,还要等姜衿坐好之后,帮她系上安全带才绕回驾驶座?

  大白天,当真不带这么虐狗的!

  连带晏真真在内,还没上车的几个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晏少卿在姜衿额头落了一个吻,抽身关上车门,一抬眸就看到几人了,礼貌地笑了一下,直接过了驾驶座,将车子驶出了停车位。

  女人倾慕的目光,他从十六岁开始都接收成习惯,早已经免疫了。

  被多看几眼,并没让他产生丝毫愉悦感,相反的,联想到先前在一楼大厅里听到的那几句,他还觉得不悦,蹙眉问姜衿,“刚才那个同事,平时和你关系怎么样?”

  “唔,就那样。”姜衿状若随意道。

  “……”晏少卿已经驶出了停车场,侧头看她一眼,“好好答话。”

  姜衿一愣,对上他一本正经的脸色,含糊道:“不太好。”

  “原因呢?”晏少卿又问。

  姜衿属于典型的报喜不报忧,上班这一周,每次说起工作都是“挺好的”这几个字,眼下晏少卿多回忆一下,觉得作为一个实习生,她的工作强度是不是太大了?

  晏少卿拧着眉正思索,耳边突然响起一句,“她可能觉得我年轻漂亮吧。”

  姜衿这话里带着点漫不经心。

  晏少卿顿时无语了。

  转念一想,他的确对陈昭昭毫无印象,这丫头这话,好像也有点道理,就是让人听了好气又好笑,晏少卿伸手过去便抓了姜衿一只手。

  姜衿猝不及防,脸都红了,“小心车。”

  “我看着呢。”

  晏少卿一贯开车都挺稳,车速也不快,一只手把握方向盘也毫无问题,姜衿略微想想,也就任由他握着了,心里还有点甜蜜,目光落在两人交握的双手上。

  准确点说,晏少卿一只手将她小手包裹在掌心里,以指腹轻轻摩挲。

  动作太温柔,姜衿看着看着,就有点心猿意马了,脑海里胡思乱想着,就想到晏少卿情到浓处的一个小癖好,他喜欢握着自己一只脚把玩,就她回国那一次,晚上还被戴了一条脚链,想起来就臊得慌,她平时基本不戴。

  “想什么呢?”

  耳边一道轻唤,突然将她思绪给打断了。

  姜衿一张脸红得不像话,缩手道:“没想什么呀。”

  晏少卿抓紧了她的手,唇角轻勾,没说话。

  姜衿更郁闷了,明明车里开了空调,一点都不热,她整个人还是热的慌,不说话就更闷了,索性话锋一转,问他,“我们去哪?”

  “想看电影吗?”晏少卿声音低沉柔和,“你舅舅有新片上映。”

  “《帝业》?”

  “嗯。”晏少卿语调淡淡补充道,“票都买了。”

  姜衿一愣,旋即笑了,“我听你安排。”

  晏少卿直接将车子开到了他所选的电影院,没吃饭,先带着姜衿去看电影了。

  姜衿其实有点饿,奈何晏少卿手上的电影票七点就开始,两个人根本没有时间吃饭,她只能坐在观影厅,使劲地吃爆米花了。

  宁锦城接片一向慎重,部部经典,质量很有保证。

  《帝业》是古装历史大片,一扫国内历史片沉闷之风,节奏很快,一开场,三个平行蒙太奇镜头就直接引出了三位主角,展开角逐之势。

  宁锦城一改往日塑造的儒雅形象,友情出演了男二号身边一个阴沉谋士。

  并非主角,却是这部影片里重量级明星了,前期宣传的时候也一直被当做重点宣传噱头之一,晏少卿对这些一向不怎么关注,只在宣传海报里看见他,就让余承乾顺便帮着买了票。

  哪曾想——

  看到一半就蹙眉了。

  三位争夺帝位的主角里,有一位英明神武却好色。

  一出场,边上就跟着一位长发如瀑的美人儿。

  你见过有人在茅草席子上做吗?

  电影里有了,不仅在茅草席子上有一次,在夜晚的山洞里还有一次。

  而且——

  那位不温不火的二线实力演技派男演员还挺拼,背身全裸出镜了,低吼声整个VIP观影厅都听得见。

  姜衿看得目不转睛,爆米花都忘了吃。

  晏少卿僵着脸拿了她的爆米花,往自己嘴里喂了两颗,姜衿都完全没发现。

  暧昧的声响总算结束。

  姜衿舒口气喟叹道:“没想到梁云辉身材还挺好的。”

  “眼瞎。”晏少卿淡声道。

  “……”姜衿转过头看着她,愣一下弯着唇角小声道,“当然和你没办法比啦。”

  晏少卿哼笑了一声。

  屏幕上刚经历了一场激情戏,观影厅安静异常,他这一声轻哼落在姜衿耳边,带着那么点说不出来的味道,低沉性感的很。

  姜衿手肘撑着椅背,倾身吻了上去。

  炙热一个吻落在他下巴上,晏少卿愣一下,吃痛。

  小丫头在那里咬了一口,咬完了还流连地舔舐着,小声嘀咕道:“你明天也贴个创可贴吧。”

  晏少卿:“……”

  他心里升起一股子不妙的预感。

  果然,等两个人出了观影厅,自走廊镜子里看见他的脸,他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低头看着姜衿,没好气道:“胡闹。”

  “我跟你学的。”姜衿鼓着腮帮子反驳。

  晏少卿抬手就在她脸蛋上拧了一下,“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

  晏少卿:“……”

  他是情不自禁,这丫头分明有意为之。

  不过,还好在晚上。

  晏少卿一只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揽着她从观光电梯里下楼了。

  到了一层,姜衿就抱怨道:“九点了还没吃饭,好饿。我们刚才不应该直接下来,五楼有好多餐厅,随便吃点什么都好。”

  “一会喂饱你。”

  “啊?”

  姜衿下意识看过去,两个人四目相对。

  她一张脸蓦地红了,晏少卿也愣了一下,抬手揉揉她头发,勾唇道:“我说吃饭。”

  姜衿没说话,垂了眸子,两只手抱着他手臂蹭了蹭,脸色还有点不自然,支支吾吾问,“你有没有觉得刚才那啥挺刺激的?”

  晏少卿:“?”

  半晌,反应过来她的意思,声音淡淡,“没羞没臊。”

  “情到浓处嘛。”姜衿扁嘴。

  晏少卿略微想想,一本正经询问,“你想在草席上体验?”

  心里的想法被这么直接提出来,姜衿脸一红,咬着唇又不说话了。

  她很奇怪,晏少卿正经的时候她就喜欢逗她,等晏少卿稍微不那么正经了,她又总觉得臊得慌,纠结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晏少卿多了解她,淡笑一下,话锋一转,“吃饭的餐厅没多远,我们走过去。”

  “哪呀?”姜衿抬眸看一眼,视线里就出现了流光溢彩的电视塔,略微想一下,犹豫着问晏少卿,“电视塔吗?听说上面有亚洲最高的旋转餐厅。”

  “你还挺聪明。”

  “嘿嘿。”

  “嗯,庆祝你顺利上岗。”

  夏天夜里闷热,晏少卿穿了一件白衬衫,领带都没系,身材高挑,姜衿仰着脸看她,只觉得他侧脸清俊温润,神色柔和极了。

  顺利上岗?

  她着实有点不好意思了,攥紧他的手,小声道:“我已经不在朝阳网实习了。”

  “什么?”晏少卿一愣,步子都停了。

  姜衿看着他,一脸羞赧,“就下午你遇见那个女同事,她是阎寒的老婆,也是我顶头上司,从我上班第一天就开始针对我,我没法工作。”

  晏少卿脸色一沉,“怎么不早说?”

  “我原本以为这情况能调节缓和一下。”姜衿无奈道,“可谁知道越来越糟了。”

  “你辞职了?”晏少卿垂眸问。

  姜衿咬着唇,点点头。

  和晏少卿四目相对,都觉得有点难堪了,偏过头去。

  她实在不想在晏少卿跟前丢人。

  可,没办法强颜欢笑。

  晏少卿掰过她的脸,无奈道:“工作不顺心怎么不早说,一个人憋着?”

  “不想让你们担心。”

  “不做就不做了。”晏少卿沉吟道,“刚开始有一个好领导很重要,像她那样的,不共事也罢。而且,我一开始也不赞同你去网站……”

  姜衿打断他,“你先前没说啊。”

  “你的决定我都尊重。”晏少卿一笑,“私心里当然希望你去电视台。”

  姜衿:“?”

  半晌,忍不住也笑了,问他,“上班顺路?”

  晏少卿看着她,“下班也是。”

  姜衿直接扑到他怀里去,抱上他的腰,豁然开朗道:“那你以后得当我专属司机。”

  “很荣幸。”

  “哈哈。”姜衿想到以后不用起大早自己开车,先前的郁闷直接一扫而光了,保证道,“暑假本来就是招聘季,我一会就联系同学,争取星期一就去实习。”

  “不急,你不工作都行,我养着。”晏少卿受了点她的感染,摸着她后脑勺道。

  姜衿脑袋摇得像拨浪鼓,“那不行,班还是得上。”

  “早点给我生个孩子。”晏少卿搂着她,突然说了一句。

  姜衿怔一下,从他怀里仰起头来。

  晏少卿明亮幽深的眼眸看着她,笑着解释道:“元旦那天爷爷满一百岁,想给他一个惊喜。”

  “我……我……我……”姜衿看着他结巴半天。

  “还没玩够?”

  “不是。”姜衿抿着唇反驳道,“是你一直避孕的。”

  “先前你毕竟在上学。”

  “那我们现在回家?”

  晏少卿神色一愣,“先吃饭。”

  “哦。”姜衿又咬一下唇,被他揽在怀里,还觉得有点晕乎乎的,一边走一边计算,“现在才不到九月嘛,如果元旦前怀上的话,那我后面是不是就没办法继续上班了?”

  “生产三个月就可以上班,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晏少卿低声建议道,“怀孕的这段时间要实在不想闲着,也不是没办法工作,写小说、考研、编剧、主持,这四个你都可以选择,不要太累就行。”

  “就是不能跑记者。”

  晏少卿一笑,边走边道:“你才二十三。”

  “好吧。”姜衿舒了一口气,纠结半天,也就不说话了。

  她的事业是挺重要的,可晏少卿已经三十二岁了,再拖下去真得老了。

  尤其——

  她实习三个月,最早年底可以正式上班。

  上班前几年都是发展期,发展中突然辞职生产,还不如发展前先要个孩子呢,这样,上了班可以心无旁骛。

  可——

  她还是有点怕,她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呢。

  虽然有时候开玩笑和晏少卿说起生孩子的事,却也从来没认真想过。

  好苦恼。

  姜衿抱紧了晏少卿的手臂。

  两个人走得不算快,边走边说,九点半,坐电梯到了餐厅。

  旋转餐厅距离地面271米,坐电梯却花了不到一分钟而已,速度绝对风驰电掣,姜衿都有点恐高,脸蛋一直埋在晏少卿怀里,出了电梯还觉得腿软。

  “还好吗?”晏少卿还从来没发现她害怕坐电梯,扶着她胳膊柔声问。

  边上的迎宾员更是柔声建议道:“这位小姐要不要坐沙发上休息一下,放松放松。”

  “不用。”姜衿长舒一口气,“没事了,走吧。”

  “两位这边请。”迎宾员颔首微笑,领着两人从明亮华贵的弧形梯道拾级而上,姜衿一抬眸,将富丽堂皇的迎宾厅尽收眼底,听着不远处传来的笑闹声,顿时又饿了。

  “这边请。”

  晏少卿预定了贵宾包房,服务生一边介绍,一边领了两人直接过去。

  包房里比外面大厅自然安静许多,布置了豪华富贵的大圆桌、高背靠椅和休闲大沙发,金碧辉煌的背景灯映照在冰花玻璃上,造就人间仙境般的梦幻美景。

  姜衿被服务生指引着坐到位子上,还觉得有点恍惚。

  圆桌正中央放着娇艳欲滴的一捧蔷薇花,冷香氤氲,让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浪漫气息。

  还是她喜欢的那一种浪漫。

  晏少卿没出去,服务生帮着两人取了餐,他便掩了门。

  所有的喧嚣吵闹声尽数退去,整个包间都彻底地安静了下来,姜衿一颗心也慢慢平静,抿着唇,视线胶着在晏少卿英俊沉稳的面容上。

  “喜欢吗?”他白衣黑裤立在桌子上正对面,笑着问她。

  姜衿一手托腮抵在餐桌边沿,笑靥如花,“鲜花、美食和美男都有了,风光还这么好,要是有点音乐就更棒了,让服务生给放上音乐吧。”

  晏少卿看着她淡笑,侧身走两步,抬手一揭,将角落里一架钢琴显露出来,“我给你弹一曲?”

  “唔,”姜衿定定神,“好啊,你弹什么?”

  “想听什么?”

  “你弹什么都喜欢。”姜衿偏过头,笑眯眯地看着他。

  她没听过晏少卿弹钢琴,心里还稍微有点诧异,感觉他好像无所不能。

  晏少卿一笑,抬步坐到了凳子上,修长好看一双手落在黑白键上,姜衿的目光就再也移不开了。

  她所见过的所有男人中,晏少卿的双手是最修长好看的,白皙而线条流畅,却有力,适合拿手术刀,当然,也适合落在钢琴黑白键上。

  房间里安静极了,姜衿歪头看着他,流畅动人的曲调便落在她耳边了。

  带着那么点甜蜜缠绵,糅杂了浅浅的哀伤,却又能让人获得心灵的宁静,最终沉浸在久久的感动里。

  她突然想到一起留学的一位本国同学那句话,《卡农》所表达的是地老天荒的爱情,就像《诗经》里那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她还是第一次,体会到来自音乐里的情意。

  姜衿目光痴痴地看着他专注的侧脸,只觉得如痴如醉。

  她从小就喜欢他了。

  过往朝思暮想那些年,从未想过,有一天,这男人会屈尊降贵,弹钢琴给她听。

  可其实,他不仅谈钢琴给她听了,还教会她跳舞,训练她晨跑,亲自帮她准备早餐,甚至,半跪在床头亲吻她的脚背……

  只想着,她脊椎骨都酥麻了,那些缠绵的曲调好像爬上她的背,她看着晏少卿,有点坐不稳。

  幸福得要晕过去,说的大抵就是她这一刻的状态了。

  晏少卿一曲终了,就看见眼眸痴缠的她,神色愣一下,笑道:“怎么了?”

  “你过来。”姜衿喃喃道。

  晏少卿微怔,笑着起身坐到了她身边。

  姜衿两只手迫不及待地捧上他的脸,不等他再问话,粉润的唇便急切地凑了过去印上他的唇,同时,两只手还紧紧地搂上他的腰,整个人都站了起来,钻进他怀里。

  晏少卿哪能想到她突然这么热情,一只手搂紧了她的腰,一只手扣在她后脑勺上,额头抵着她额头,柔声道:“怎么了这是?”

  姜衿哼唧着又去寻他的唇。

  晏少卿手心捂住了她的嘴,“不是早就饿了,回去再……”

  “等不及了。”

  “乖。”

  “晏哥哥。”姜衿两只手从他衬衫下巴伸进去,声音软软请求道,“我们要一个孩子吧,好不好,就在这里,271米的高空,多有纪念意义。”

  晏少卿被她磨得有点无奈,轻声哄道:“听话点,先吃饭。”

  “不要不要。”姜衿有点烦躁了,掰开他捂着自己嘴唇的那只手,不管不顾地就凑过去亲,整个人往他身上爬,两条腿很快缠紧了他的腰,逼着他退无可退。

  “你真是……”

  晏少卿垂眸看着她,三个字一出口,又爱又恨,简直拿她没办法。

  姜衿脸蛋红得厉害,一双杏眼都泛着水光,也是红的,兔子一样,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晏少卿低语,“我去锁门。”

  姜衿抿着唇哼唧了一声,被他抱起来,两个人到了门边,锁了门,晏少卿顺便还关了灯,房间里顿时暗下去。

  里面暗了,外面却亮了。

  一垂眸,云京市夜景尽收眼底,并且随着餐厅的旋转,变换呈现,一抬眸,夜幕中点缀的星子也清晰可见,璀璨流光。

  两个人倒在了沙发上,好在沙发足够软足够大。

  空气里温度持续升高。

  “砰砰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却突然传来了两道有节奏的敲门声,服务员清甜礼貌的声音响起了,“您的果盘。”

  两个人齐齐一愣。

  晏少卿埋头在姜衿的颈窝,平缓了一下语气,声音平静道:“先不用,谢谢。”

  “……”

  门外安静了一瞬,“好的。不客气。”

  “好像走了。”姜衿身子放松下来,声音小小道。

  晏少卿抬手在额头上按了按,侧身在地毯上找了手机看一眼,十点二十。

  餐厅十一点打烊,两个人九点半上来,都快一小时了,难怪服务生都主动送果盘了,还真是,抬手在姜衿屁股上拧一下,晏少卿只觉得荒唐。

  姜衿吃痛,笑着试探道:“好了?”

  “我看你一点都不饿。”

  “所以才要你喂。”

  “要点脸。”晏少卿又在她屁股上拍一把,“哪个姑娘像你这样?”

  “我也是为了快点给爷爷一个惊喜。”姜衿坐起身靠在沙发背上,看着他穿裤子,若有所思道,“你说宝宝送进去没有?”

  晏少卿:“……”

  他怎么知道,这丫头例假也没个准头,眼下都没规律可循了。

  淡淡想着,他穿好了西裤,又去穿衬衫。

  姜衿靠在沙发背上,看着他穿,饶有趣味,也不晓得自己穿,一副不知羞的样子。

  晏少卿穿好衬衫,捡起她衣裙放在沙发上,低声问,“我帮你穿?”

  “我疼。”姜衿努努嘴。

  “该。”晏少卿帮着她穿衣服,穿着穿着,自己忍不住又笑了,柔声商量道,“晏家下一辈孩子是仲字辈,要是男孩,就叫仲宁,女孩就叫仲灵,你觉得怎么样?”

  “晏仲宁?晏仲灵?”姜衿抬着胳膊看他,眯着眼睛笑,“谁播种,谁收获,权利在你。”

  “有时候恨不得撕了你这张嘴。”晏少卿咬咬牙,耳尖都红了。

  姜衿嘻嘻一笑,张开手臂道:“好饿,孩子他爸,快抱我去位子上,饿死了。”

  “……”晏少卿侧头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

  姜衿抬手捂着耳朵,咬着唇不敢造次了,晏少卿抱她去了门口,她便按了灯,整个房间顿时又亮了起来,光芒都有点刺眼。

  晏少卿将她放在了位子上,“开动吧。”

  “肉酱面都凉了。”姜衿拿叉子卷着面,一边吃一边嘀咕道,“扇贝也凉了,还有咖啡。”

  “那先别吃了,我让服务员过来换。”

  “别!”姜衿连忙阻止他,“进来一个小时都没吃饭,你这不明摆着告诉人家咱们做坏事了啊?”

  晏少卿:“……”

  “凉了就凉了。”姜衿大口吃起来,振振有词,“天这么热,吃点凉的降温。”

  “少用点。”晏少卿提醒着她,自己也低头开动了。

  一顿饭吃得不怎么好。

  将就完了。

  姜衿却觉得开心,出了餐厅还一点都不觉得困。

  晏少卿开车带她往回走,她看着窗外霓虹闪烁的夜景,头也不回道:“别开空调了吧,我们吹吹风。”

  “容易感冒。”晏少卿声音淡淡。

  “那就先关了空调,等会再吹风。”姜衿略微想一下,扭头建议。

  晏少卿看她一眼,抬手先关了空调,朝她道:“十一月办一下婚礼,你觉得怎么样?”

  “十一月?”姜衿略微想想,“实习结束?”

  “嗯,这时间最合适,也不至于特别冷,准备时间也很充裕。”

  “唔,好吧。”

  “完了?”晏少卿无奈一笑,“你都没什么想法?”

  “在哪办婚礼啊?”姜衿找了个问题。

  “爷爷现在不能坐飞机,婚礼应该就在本市,婚宴地点我还没选定,你觉着呢?”

  “哪都行。”姜衿想半天说了三个字,眼见晏少卿脸色不怎么好,连忙补充道,“这个我真的不在乎,只要那个人是你就行了,路边都能结婚。”

  晏少卿抿抿唇,半晌,点头道:“好吧。”

  他还没见过这样的准新娘呢,除了这丫头也是没谁了。

  天气热,关了空调,车里很快就闷了起来,晏少卿抬手落下了车窗,让盛夏夜晚的风吹了进来,其实没什么凉意,好在夜里人少,风吹来,也算得上舒爽了。

  姜衿靠在座椅上,很快昏昏欲睡,想到晏少卿先前弹的钢琴曲,忍不住歪头笑着哼起歌来。

  她哼唱的歌挺奇怪,声音飘乎乎的,晏少卿从来没听过,却觉得分外温柔缠绵,忍不住侧头问她,“你这哼的什么?”

  “好听吗?”

  “嗯。”

  “我小说里一首歌,留学的时候有朋友给谱了曲。”

  “这样?”晏少卿看着她笑一下,点点头,算作了解。

  姜衿轻声道:“歌名叫《你是我的光》。”

  晏哥哥,你是我的光。

  ------题外话------

  删了一千字,一捧辛酸泪。

  话说,这个月没办法保证万更,阿锦一直也没求票,没上首页,没看榜单,但是昨天意外发现,竟然还挂在月票榜,返回去看了一下,原来有几个真爱亲帮着阿锦守榜,感觉心疼又心酸,所以后面争取不飘五千了,飘多点,亲们又月票的,希望能继续支持阿锦,人多力量大,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90:生个孩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