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孩子之争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翌日,清晨。

  姜衿睡意正酣,被一通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昨夜回来晚,两个人又缠绵恩爱了一番,晏少卿也没醒,原本将她抱在怀里睡得正好,听到持续不断的手机铃声也忍不住蹙眉了。

  “唔。”姜衿捂着嘴打个哈欠,侧身去床头拿手机,顿时清醒了。

  摸到一只狗头。

  “汪汪。”丞相两只前爪搭在床上,朝她问好。

  “早啊。”姜衿一笑,一只手揉着它脑袋,侧过身用另一只手拿了手机,李敏的电话。

  她打着哈欠接通了,“喂,这么早有事?”

  “扰你清梦了?”

  “可不是。”姜衿声音哑哑的,疲倦得不得了。

  李敏不好意思笑一声,迟疑道:“那要不你先睡,睡醒了再给我回电话。”

  “没事你说吧。”姜衿慢慢清醒,侧身靠在晏少卿怀里。

  电话那头,李敏犹豫了一下,也就不客气了,压抑着激动兴奋道:“衿衿你这次真得帮我。事成之后请你吃大餐,不不不,结草衔环以身相许都行,这个独家关系太大了,我必须找你,咱好歹一个宿舍睡出来的……”

  “说重点,大姐。”

  大清早听到她颠三倒四一番话,姜衿简直哭笑不得。

  李敏诧异道:“你都不知道啊?”

  “什么?”

  “你舅舅啊,你舅舅的神秘女友!”李敏连喊两声,似乎自己想起点什么,话锋一转道,“哦哦,你不知道很正常。消息今天早上才爆出来,妈蛋,别人的大独家,我们都快被主编骂死了!”

  “神秘女友?”姜衿迟疑问,“我舅舅?会不会是为了宣传电影?他们新片刚上。”

  “什么啊,你舅舅这种咖位,需要传绯闻宣传新片啊,再说了,他出演《帝业》是友情演出而已,说是连酬劳都没要,怎么可能为了那个传绯闻?”

  “哦。”姜衿总算回过神来,坐起身整理她的话,“所以你这意思是说,他今天早上被曝光了神秘女友,然后曝光了你们才知道消息?”

  “是这么回事。”李敏丧气道。

  “我能帮你做什么?”姜衿直接问。

  “就确定一下神秘女友是谁嘛,嘿嘿,”李敏笑着道,“照片里就出现一个女人背影,侧脸那张太远了,看着不年轻反正,网上被牵扯的女星一大堆,不过我们主编觉得是宋长青,宋长青你知道吗?传奇天后,隐退多年了,现在是长青山庄老板娘。”

  “她?”姜衿见过宋长青,难免一愣。

  “恩恩。”李敏继续,“不过我们主编也不敢确定,宁天王的绯闻没人敢随便写,拜托拜托,帮我确认一下,要是再有一点点证据就更好了。”

  “我就,”姜衿迟疑道,“我就帮你问一下,他要是愿意曝光,我找你。”

  “好,谢谢咯。”李敏也不算得寸进尺的人,见好就收了。

  姜衿笑着挂了电话。

  自然是一丁点睡意都没了。

  宁锦城和宋长青年龄差不多,有过合作自然是旧识,可这两人,一个是影视圈常青树,另一个却早已隐退多年,五十岁才在一起?怎么回事?

  姜衿百思不解,看一眼时间,七点十分。

  今天周六,这时间还很早。

  她握着手机想一下,先上网看绯闻了。

  “宁锦城夜会神秘女友”这条新闻已经荣登热搜第一名了。

  姜衿从热点头条进去,盯着照片里女人的背影和侧脸反复瞧了几遍,扭头问晏少卿,“你对长青山庄那个老板娘,有印象吗?”

  晏少卿侧头看一眼她手机,“是她。”

  “你确定?”姜衿一愣。

  “应该没错。”晏少卿淡声道,“我们去长青山庄吃饭那一次,她一直在前面引路。”他当时心情不好,视线里恰好一直是宋长青的背影。

  “唔。”姜衿握着手机缩进被子里去了,若有所思。

  晏少卿揉搓着她光裸的肩膀,“想什么呢?”

  “想外公外婆呢,”姜衿转个身抱住他,蹭着他胸膛道,“他们就舅舅这一个儿子,上次来一直催着他结婚呢,可,女人到了五十岁,应该不能生了吧?”

  晏少卿:“……”

  “这下怎么办?”姜衿声音里带着丝苦恼。

  “这都不是你应该操心的事。”晏少卿好笑道,“起床吧。”

  “才七点。”

  “所以?”

  “生宝宝呀。”姜衿翻个身爬到他身上,一低头就顺着他脖颈吻起来,声音含笑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嘛,我们这几天必须努力努力再努力,争取早点把他生出来。”

  她急不可耐像强盗,晏少卿被噎得不行,弯着眼睛一侧头就看见丞相不苟言笑的大长脸了。

  “汪汪!”丞相看着被子里鼓来鼓去的姜衿,警惕地叫唤起来。

  晏少卿倒吸一口气,搂紧了姜衿的腰,一只手拉了被子,将她拖到自己身下去,一声尖叫声在房间里骤然响起,很快就被其他的动静给取代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八点多,姜衿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抱住了枕头。

  发丝凌乱,气喘吁吁。

  晏少卿压着她后背吻她耳朵,“还要吗?”

  “要啊。”

  晏少卿一口咬住她耳朵。

  姜衿连忙扭着身子尖叫起来,“玩笑玩笑玩笑,我开玩笑的。”

  “小东西。”晏少卿一掌拍在她屁股上,声音落在耳边,姜衿一张脸倏然红了,扭过头,羞答答地看了晏少卿一眼,眼眸水一样。

  晏少卿从她身上翻下来,抱紧她软乎乎的身子。

  两个人没说话了,平缓着呼吸。

  到了八点半,丞相已经急躁得不行了,顺着床边来来回回地走。

  两个人很少睡到这个点,李婶领着晏少晖都来敲了一次门,两个人才起床去了浴室,磨蹭到快九点,才一起出来穿衣吃饭。

  依云首府是平层住宅区,采光特别好,盛夏天,哪哪都是斑驳阳光。

  一众人坐在小餐厅吃早餐。

  晏少晖已经吃过了,抱着一个彩球,在边上花园里和丞相一起玩儿,肉嘟嘟的小脸上都是笑意。

  晏少卿看他一眼,也就放心了,随口问姜衿,“周末什么安排?”

  “你不是说一会回去看爷爷嘛。”姜衿一愣。

  “嗯。”晏少卿点头道,“要是你没有其他事,我们今晚住家里,明天一早去你爸妈那边,中午和他们一起吃饭,顺便也说一下婚礼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

  “可以。”姜衿略微想一下,点点头答应了。

  她其实想去一趟监狱,见见叶芹案子的那三个罪犯,旁敲侧击一下云若岚的事情,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想一下时间,觉得明天下午过去就行。

  晏老爷子马上一百岁,晏少卿每个周末都回去陪,她当然很理解。

  吃完饭,两个人就带着晏少晖和丞相一起出门了。

  姜衿没坐副驾驶,抱着晏少晖坐在后面,后面座位虽然宽敞,坐了两人一狗就稍显拥挤了,毕竟,丞相体型太大,还喜欢动来动去。

  姜衿抱着晏少晖勉强坐好,等车子驶上正路,便想着给宁锦城打个电话。

  “衿衿?”电话很快接通,宁锦城唤她。

  姜衿一笑,“舅舅干嘛呢?”

  “闲着。”宁锦城笑完了直接问,“你也对我的绯闻感兴趣?”

  “咳咳。”姜衿被直接戳穿反倒松一口气,笑着道,“我才没那么八卦呢。是我一个舍友,她现在跑娱乐新闻呢,没追到你的独家被主编骂很惨,那啥,想,嗯,想拜托我问一下,您那个神秘女友,到底是?”

  “宋长青。”宁锦城直接道。

  姜衿一愣,“真是她呀,能曝光不?”

  “要是你朋友的话,可以告诉她。”宁锦城丝毫不见恼意,淡笑道,“我们下午一点的飞机去香江,大概,嗯,十二点肯定在机场。”

  “……”姜衿愣半晌,“谢谢舅舅。”

  宁锦城笑一下,“听你妈说你开始实习了,还顺利吗?”

  “都挺好的。”姜衿抿抿唇。

  “那行,记者那一行挺辛苦,注意身体。尤其最近高温天气,小心别中暑了。”

  “我知道。”

  “先这样?”

  “好。”

  姜衿挂了电话,略微想想,直接给李敏拨了过去。

  李敏高兴得不得了,在电话里千恩万谢了一番,结束了通话。

  晏少卿自后视镜里看她一眼,提醒道:“别让少晖睡着了。”

  “哦。”姜衿抱着他换个姿势,一侧头,就发现丞相后背朝她,半蹲在座位上看风景,忍不住扑哧笑道,“我们家丞相像个绅士。”

  丞相听到自己名字了,扭头看她一眼。

  姜衿揉着晏少晖的脸蛋,心情很好,朝着它挤眉弄眼。

  丞相不想理她,面无表情地扭过头去,继续看风景,淡定得不得了。

  姜衿:“……”

  晏少卿淡笑道:“狗都嫌弃你。”

  姜衿抬眸看他一眼,哼唧道:“狗都嫌弃我,那你不嫌弃我,你不是连……”

  晏少卿一计眼刀。

  姜衿后面几个字及时刹住,看着他讨好一笑。

  一路吹着晨风,十点多,几个人总算到了晏宅,天光白到耀眼。

  晏少卿停了车,抱着晏少晖,姜衿领着丞相,边说边笑,进了大厅,和以往一样,老远就听到了一阵笑闹说话声,挺热闹。

  晏平阳、晏平春、云若岚和自己两个孩子,连带着艾伦,都坐在沙发上。

  艾伦拿着相机,刚才正是因为他帮着晏清绮和晏少瑄拍照,才惹得几个人轻松发笑,这轻松在看到晏少卿和姜衿出现以后,就不怎么轻松了。

  当然——

  晏平春和艾伦是没所谓,神色尴尬的主要是晏平阳和云若岚。

  此刻,晏平阳看见越走越近的晏少卿,直接起身道:“你们今天比平时回来晚了一些,你爷爷吃过早饭没等到你,被你黎叔扶回房间休息了。”

  “嗯。”晏少卿脸色极淡,坐到沙发上,将晏少晖放下来。

  姜衿淡笑着问候了几个人,抿抿唇,也跟着他坐到了沙发上,丞相一屈腿,拉着大长脸蹲在她边上,看上去威风又沉稳。

  气氛顿时就没有刚才那么轻松热闹了。

  晏平阳看重晏少卿,可两个人中间隔阂太多,这些年关系一直淡,前面晏少晖的事情刚出来,一段时间父子连话都不说,眼下过了两年,才算稍微缓和了一些。

  云若岚自不必说了,看见晏少卿和姜衿永远是装模作样。

  姜衿呢,厌恶云若岚,对晏平阳也全无好感。

  她和晏少卿每周回来,完全都是为着陪伴老爷子,眼下老爷子不在,自然也都话很少,只对上晏平春和艾伦能露出笑脸。

  艾伦跟晏平春回国后一直东跑西窜,刚开始就在云京市区跑,没多久时间就开始全国各地跑了,算起来,也是好久没出现过在晏家,自然没见过姜衿。

  看见了自然高兴,直接抱着相机坐到姜衿跟前了,像她展示这几天拍的照片。

  姜衿和他在一边小声说着话,晏平阳的目光就落在晏少晖身上了,试着招呼道:“少晖过来,到爸爸这儿来。”

  他都五十多的人,晏少晖才四岁,年龄差距太大,话出口自己都觉得尴尬,尤其还当着晏少卿的面,可没办法,他一直等在客厅,原本就是为了这件事,此刻再尴尬也只能硬着头皮唤晏少晖。

  晏少晖很呆,傻乎乎地看了他一眼,啃着自己的小拳头玩,一边啃,一边仰着头看晏少卿的脸色。

  晏少卿不知道在想什么,脸色冷淡没说话。

  晏平阳叫两声晏少晖也没反应,他只能暂时停下,看着晏少卿道:“少晖这孩子该上幼儿园了。我和你爷爷商量了一下,以后就由我和若岚照看着,你和衿衿工作都忙,哪来时间照顾他,再说了,你这年龄也不小了,你们该考虑考虑自己的事。”

  这意思很明白,要自己抚养晏少晖了。

  姜衿愣一下,侧头看向了晏少卿,只觉得意外。

  晏少卿似乎在沉思。

  她又看了云若岚一眼,按着云若岚的性子,她会好好照顾晏少晖?不弄死她就不错了。

  岂料——

  姜衿正想着呢,就听见她笑着应和道:“可不是。你爸说得对,你过了生日三十二岁,衿衿也马上毕业,你们应该要个孩子了。少晖这孩子好带,也得上幼儿园了,我们照顾着就行。”言笑晏晏,一副根本忘了晏少晖身世出身的和熙模样。

  “没事,我照顾他的时间少,基本上都是阿姨在照顾,也不影响什么。”晏少卿抬眸看她一眼,没再多想,直接反驳了。

  晏少晖发烧影响了智力,干什么都比同龄人迟钝,放云若岚膝下,能不受委屈?

  随便想想,晏少卿都蹙了眉。

  姜衿看着他脸色,一时间只觉得为难了。

  毕竟——

  亲生父亲活的好好的,完全有能力,这孩子再怎么也没有让异母哥哥养着的道理,而晏平阳也说得明白,他已经得了老爷子应允。

  她抿着唇思索,云若岚又笑着朝晏少卿道:“阿姨养着是不错。可你这不为自己想想,也应该为衿衿想一下,你照顾着少晖到底有颇多顾忌,到时候送他上幼儿园,这旁人不得误会呀,风言风语到时候就来了,姜家父母那边,肯定也介意的。”

  云若岚搬出了姜煜和宁锦绣。

  姜衿柳眉一蹙,声音淡淡道:“我爸妈都知道,没关系。”

  “话是那么说,可这事情放在谁身上,那心里也不舒服,平春姐你说是不是?”云若岚扭头征求晏平春意见了,神色柔和的不得了。

  晏平春笑一下,还没说话呢,晏少瑄突然冷着脸站起来,“他是小贱人生的,为什么要养他?”

  “闭嘴!”

  “少瑄!”

  晏平阳和云若岚脸色齐齐一变,不悦极了。

  姜衿看晏少瑄一眼,抬手揉着丞相的脑袋,没说话。

  两年过去了,晏少瑄已经上五年级了,看上去一点长进都没有,和晏清绮两人,一个冲动易怒,一个单纯好骗,总归,都一点脑子都没有,简直了。

  “妈!”晏少瑄被两人一起训,脸色顿时也不好了,委屈道,“干嘛要养他,我不想和他一起生活。”

  “听话!”云若岚冷着脸给他使眼色。

  晏少瑄紧抿着唇,狠狠地瞪了晏少晖一眼,转个身跑了。

  “清绮,跟去看看。”云若岚朝晏清绮发话了。

  晏清绮抿着唇去追晏少瑄了,大厅里一时间又安静了下来,晏少卿看了晏平阳一眼,淡声道:“您这两个孩子都得好好管管,哪能分出精力照顾少晖?”

  “……”晏平阳脸色一沉。

  云若岚连忙干笑道:“少瑄这孩子被我宠坏了,嘴上没个把门,心眼不坏的。闹脾气也就几天的事情,过去了就好,不影响。”

  晏少卿放在腿面上一只手握了握,忍着不悦。

  气氛正僵持,一阵手机铃声突然落在众人耳边了。

  姜衿取出手机看一眼,朝晏少卿笑道:“我接个电话。”

  晏少卿点点头。

  她一走,丞相跟着她也走了,一人一狗到了外面花园里,姜衿接通道:“喂。”

  “你在哪?”江卓宁问她。

  “在家。”姜衿笑一下,试探道,“有事请客吗?买房了?”

  “……”江卓宁一愣,“你还挺聪明。”

  “上次打电话你不是说了吗?”姜衿笑着解释道,“又住酒店又看房的,我想你这时间肯定不会很久,对吧?是不是要请客了?”

  “嗯。”江卓宁应声道,“你明天中午有时间没?准备在明天中午请。”

  姜衿略微想想,“可以。一会你把地址发我手机上。”

  “行。”江卓宁答应完,话锋一转道,“我这会打你电话原本有其他事要说。上次说了我的毕业论文你还记着吧,我上午专程去了一趟监狱,原本想了解一下你那个同学的案子做素材,意外得知那三个罪犯都死了。”

  “什么?”

  “说是前几天监狱发生恶性斗殴事件,死了好几个人,他们三都在里面。”

  “……”

  姜衿握着手机,半天没说话。

  死了?

  还一次三个?

  哪个监狱管理漏洞这么大?

  她紧紧抿着唇没说话,那边的江卓宁等了几秒钟,问,“怎么了?”

  “没事。”姜衿深吸一口气,故作轻松道,“都不是什么好人,我就意外一下罢了。对了,你明天都请了谁,有几个我认识的?”

  “基本上都是学院里一些同学,你认识的不在少数,除了孟佳妩还有杨阳、童桐和李敏他们。”

  “童桐和李敏?”姜衿难免愣一下,好笑道,“你都不怕孟佳妩吃醋啊,怎么还叫上他们了。”论关系,的确有点远了。

  江卓宁解释道:“我叫了杨阳,结果他说自己和李敏处着呢,就顺便带上她,至于童桐,我爸让我叫的,她应该会带着男朋友一起过来,不至于闹矛盾。”

  他爸?

  姜衿又愣一下,“和你们家老爷子还扯上关系呢?”

  江卓宁只得又解释了一通。

  江家和童家原本都在临江,江卓宁的父亲是考古学家,童桐他老爹又喜欢搞点收藏,很意外的,两个人前几天在临江一个古玩市场遇见了。童桐爸有钱没眼光,打眼了好几次,默默旁观的江父就注意到他了,联想到他就是市里那个慈善企业家,一时无奈,意思提点了两句。得,童桐爸热情又豪气,直接缠上他了,闲来无事,两个性格迥异的人却一见如故,一起喝了茶,喝完茶又一起吃了饭,吃饭不得聊天呀,聊着聊着就聊到孩子了,这还得了,两个孩子上了一所高中,还上了一所大学,一个学院里面了。

  这简直天大的缘分啊!

  童桐妈虽然知道江卓宁的事情,但到底是女儿的秘密,并没有怎么告诉给童桐爸。

  童桐爸自然夸完了自己女儿,又夸人家儿子,到最后又知道江卓宁打算在云京买房的事情了,他刚给童桐买了房啊,一拍大腿,电话当场就打到自己认识的那个房地产熟人跟前去了。

  很快,对方就答应,按着江卓宁的要求条件,尽快帮着看一套合适的房子,优惠得没边了。

  童桐爸这事情办得漂亮,江父大他近十岁,性子虽然古板,那也是挺正直一个人,两个人越聊越投机,就差结拜成兄弟了。

  江父交了这么一个朋友,江卓宁自然也就知道了,下班后被领着看了房子,各方面简直没得挑,一两天都直接定了下来,自然得请童桐了。

  老爷子就说了,人家姑娘一个人在云京不容易,你们不是同班那也是校友,八年校友这得多不容易,有事没事多照顾点,反正你也没妹妹,就当成妹妹就行了。

  江卓宁简直就一个大写的悲催,中间是孟佳妩,老妈让他照顾一个许诺,老爸让他照顾一个童桐,三个人搁一块,那直接能搭个台子唱戏了。

  姜衿听完都唏嘘不已,忍着笑点评道:“只能说明你艳福不浅。”

  “行了吧。”江卓宁苦恼得不行。

  姜衿也明白他。

  这人在其他方面都完全不可挑剔,偏偏在感情上,剪不断理还乱。

  他有责任感,在爱情上又没什么经历,孟佳妩还爱着,他又有感情,哪怕两人之间问题重重,他也没办法快刀斩乱麻,他太年轻,偏偏骨子里又善良,遇上这么乱的感情,烦是正常的,烦归烦,应该做的事情也不能含糊。

  买房的事情童桐爸出了大力气,按着自己父亲那意思,两个人现在处于一见如故,天天一起喝茶遛鸟看古玩的友情阶段,他不请童桐都说不过去,尤其两人本来就是同学。

  请客是个大学问,他为人坦荡,当然不能私底下请童桐了,必须一起请,请了童桐,顺便提一下赵安民,人家成双成对一起来,能出什么事?

  至于孟佳妩那边,提前沟通一下,也不会有问题。

  江卓宁抿着唇蹙眉想。

  电话这边——

  姜衿也稍微想了一下,本来想问实习的事情,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反正明天要见面,见了面再说不迟。

  ------题外话------

  推荐一个朋友新文:

  袁雨《婚不守色》

  简介:

  夏千语,利益场上杀戮果决的女魔头,投资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为了生意从来是六亲不认;

  唐宁,千金豪门里温软单纯的少公子,前途美好的首席翻译官,高贵美好得让人自惭形秽;

  她见过他,在唐氏的年会上,只是看着就有种想揍人的冲动——一个男人长成这般模样,真正是对女人的讽刺;

  他也见过她,在父辈的商业应酬会上,他当然只是温柔笑笑,眼底的厌恶被掩饰得刚刚好——一个女人抽烟喝酒赌博玩女人,实在是太过堕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91:孩子之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