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来日方长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姜衿挂了电话,转身回大厅。

  晏老爷子已经出来了,坐在沙发上和一众人说话,抬眸看见她,脸上原本不悦的表情顿时淡了,笑笑道:“衿衿过来,坐爷爷边上。”

  “您醒了呀?”姜衿说话间走到他跟前,笑道,“刚才爸爸说您在睡觉。”

  “年龄大了,晚上睡不着,白天又觉得累。”老爷子叹口气,“不说这个了,爷爷问你,少晖的事情你是什么意思?”

  姜衿一愣,“我听晏哥哥的。”

  “诶。”老爷子不赞同道,“不用凡事以他为主,说说你怎么想。”

  “这孩子这么喜欢少卿,肯定是想和少卿过二人世界了,小夫妻久别重逢这才半个月呢,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不等姜衿回答,云若岚就笑着回应老爷子。

  老爷子若有所思,姜衿连忙反驳道:“没事的。我和晏哥哥一个意思,少晖很可爱,也不吵不闹,我愿意和晏哥哥一起照顾他,不觉得麻烦。”

  老爷子愣一下,半晌,喟叹道,“你有这份心很好。”

  姜衿:“……”

  晏老爷子抬眸看向晏少卿了,声音沉着,“你和衿衿的心思我都明白了。可于情于理,少晖的确不该你照顾,就让你爸和若岚先照顾着,实在不行再说。你们先准备自己的事情,又要结婚又要上班,工作时间又都不算稳定,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

  “爷爷。”晏少卿脸色微变。

  老爷子抬手制止他说话,“就这么定了。”

  转而看向晏平阳,“你的事情你自己掂量着,少晖这孩子照顾起来也省心,可也不能因为省心就放着不管了,还有你,”老爷子抬眸看了云若岚一眼,淡声道,“这事情是你们自己要求的,我这年龄大了,也不想多管,不过既然要求了就得好好照顾着,也不需要你当成亲生孩子一样疼,可最起码也得让他给我健康长大了。”

  “您放心。”云若岚连忙表决心,“平阳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会好好照顾着。这些事还让您劳心费神,都是我们的不对,儿媳有错。”

  “你何错之有?”老爷子神色很淡,觑了晏平阳一眼。

  平生三个孩子,他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小儿子,到头来,却是他最不让人省心,眼下看来,最可取的地方,也就是给他们晏家生了少卿这么一个最顾全大局又孝顺隐忍的子孙了。

  老爷子垂眸想着,晏少晖的事情等于已经定下,大厅里陷入短暂的寂静。

  晏少卿心情还有点复杂,抬手在晏少晖头发上揉了揉,晏平阳和云若岚却齐齐松了一口气,晏平阳愧疚稍减,他所想的,大抵和老爷子一样,减轻晏少卿的责任和负担,让他专注自己的事情,早点生个孩子才是正经,云若岚所想的,却是先在晏平阳和老爷子跟前猛刷好感。

  毕竟——

  晏平阳和老爷子已经决定的事情,她没法阻挠。

  当初要不是晏平阳酒醉,她根本没机会怀上晏清绮,更别说嫁入晏家了。

  这些年忍辱负重,为什么?

  等得就是老头子双眼一闭,双腿一蹬的那一刻。

  晏老爷子膝下就两个儿子,老大已经死了,虽说还有两个儿子,目前都在各自领域威名赫赫,可她已经无意中知道,老大媳妇郁薇其实不能生,晏少英和晏少安这对双胞胎,是代孕所有。

  不过——

  郁家在政坛位置一直稳固,郁薇虽不能生,却是名正言顺的晏家长媳,看着不动声色,却是她根本不敢得罪的,这秘密自然烂在肚子里。

  如此一来,整个晏家,也唯有晏少卿是血统精纯的名门之后。

  晏平阳和顾湘的孩子,老爷子自然视若珠宝,当初不得已允她进门,没多久又做了让晏少卿远赴海外养病求学的决定,这当中,未免没有护着他,让他远离干扰的心思。

  说一千道一万,老爷子最爱的那个是晏少卿,那,等他一死,晏家自会交给晏平阳,与此同时,她会越过郁薇,一跃成为晏家主母,京城贵妇里一等一的人物,何愁不能扬眉吐气?

  郁薇压在她头上十几年,说起来不过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老爷子再糊涂,不至于将偌大的家业交给一个寡妇去继承。

  不说其他,单说这一座兴建百年的祖宅,必然会留给晏平阳,价值不可估量。

  多宝阁里随便一件都几百上千万呢,看着其貌不扬的花瓶摆件,那基本上也是货真价实的古董,足够普通人一辈子吃穿不愁了。

  云若岚一时晃神,似乎都预见到老爷子死亡以后的种种好处了。

  勾唇一笑,又对上对面晏少卿神色淡漠一张脸,愣了一下。

  能不愣神吗?

  她怎么就忘了,晏平阳最爱的还是这个儿子,她要保住自己的位子,保住自己一双儿女的位子和财富,晏少卿,无疑是最大的障碍和绊脚石。

  现在却不能动,晏少卿出了事,老爷子的态度她无法想象,不敢冒险。

  可,来日方长。

  老爷子已有百岁高龄,眼下身体每况愈差,根本就是强弩之末,撑着不死还显得朗健,大半是因为晏少卿尚无子嗣的原因,他纵死,也无法瞑目。

  想什么来什么。

  云若岚正想着呢,老爷子又在边上催促晏少卿要孩子了。

  晏少卿无奈笑道:“我知道,您放心。”

  “你们这一点消息都没有,我怎么能放心?”老爷子又看了姜衿一眼,温声道,“衿衿呀,爷爷的意思是你和少卿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好好备孕,女人生的早,恢复的也好。”

  他语重心长,姜衿却红了脸,点头道:“嗯,我知道的,您别担心。”

  “让厨房准备午饭吧。”老爷子朝着晏平春道。

  “我去看看。”晏平春笑着起身了。

  老爷子收回目光,抬手看了边上晏管家一眼,“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你扶我一下,我们去书房。”

  “您小心。”晏管家小心翼翼地扶起了他。

  两个人到了二楼书房。

  晏老爷子抬步坐到了书桌后,朝他道:“给周律师拨个电话,让他下午过来一趟,我重新拟一份遗嘱,该带的东西别忘了。”

  “是。”晏管家点点头,笑道,“您这都第三次更改了。”

  “总觉得给少卿这孩子留多少东西都不够。”老爷子看着他,喟叹道,“你看看刚才若岚那嘴脸,有几分真情实意在?我们晏家这祖宅要是交到她和平阳手里,能不遭罪?这次不变了,将这宅子留给少卿,那孩子稳,比他不争气的父亲强多了。”

  “……”晏管家短暂地愣了一下。

  半晌,迟疑道:“这……会不会有点不妥?”

  亲儿子还活得好好的,将祖宅直接留给孙子,那这家里不得闹翻天了。原本老大那边没事,如此一来,那边两个兄长能甘心?

  老爷子这举动,不是将三少放在风口浪尖了。

  晏管家思绪翻飞,低着声音道:“三少名下财产已经不少了,而且他也就半年才了解一下,并非贪图财富的人,您给的太多了,反而……”

  “我知道。少卿性子淡泊,可他越是这样,我越是不放心,现在想想,当初放任他学医,反倒是错了。少英和少安眼下走得稳,我没什么好担心的,该给的也不会少了他们,郁薇这些年都常住在外面,并非贪婪之人,少卿这孩子看上去听话,那心里好几道坎一直都没过去,他不争不抢,我却不能由着别人占他便宜。”

  “三少不在乎这些,您也别想太多了。”晏管家都忍不住喟叹起来。

  他从小跟着老爷子,兢兢业业,操的心那比谁都多,如何能不明白老爷子的顾虑。

  同辈里五个人,晏少晖能平安长大就不错了,老爷子眼下已经鞭长莫及。

  此外,晏少瑄有云若岚护着,将来争到哪一步难以预料,晏少英和晏少安一人从政一人从军,人到中年,正是发展鼎盛阶段,虽是代孕所有,那本人也是不知情的,郁薇将他们视若己出,又都娶了极为优秀的媳妇,只要不犯大错,前途无量。

  相比而言,晏少卿实在有点势单力薄,主要他醉心工作,淡泊名利,从无争斗之心。

  要不然,老爷子这两年也不会不遗余力地在背后扶持姜煜了,眼下他已经进了国家权力核心,按着势头,到年龄登顶也并非全无可能,再加上宁锦绣的商业地位,姜衿哪怕不作为,其实也没什么可操心的,晏管家觉得老爷子就是操心太多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疼爱晏少卿。

  “您身体最重要。”晏管家忍不住又出声安抚。

  “对了,少卿和衿衿婚礼的事情你多照看一些,”老爷子突然又想到,脸上总算有了一丝喜色,笑着道,“等他们两人成了婚,再有了孩子,我这心里最后一块石头才算放下,也不知道衿衿这第一胎会生下男孩女孩,操不完的心呐。”

  “生儿子自然好,生个千金小姐也没事,以后生孩子的机会还多着呢。”

  “哈哈,那倒是。”老爷子笑着道,“重孙也罢,重孙女也好,少卿和衿衿的孩子,肯定个顶个的聪明伶俐,基因在那摆着呢。”

  “谁说不是呢。”晏管家松口气,也朗声笑起来。

  两个人在楼上三言两语敲定了好些事,底下一众人自是一无所知。

  姜衿明天有聚会,午饭后和晏少卿商量了一下,也就不准备在家里过夜了,傍晚时分,两人和晏老爷子告别,又一起赶往姜家。

  平时不住在一起,周末也就两天时间,感觉起来回家团聚的时间都不够。

  七点多,两人到了姜家。

  事先打了电话,宁锦绣和姜煜正等着两人吃晚饭呢。

  一声狗叫落在耳边,宁锦绣连忙从沙发上起身,迎上前去,笑道:“晚饭刚准备好,我还准备再给你们打个电话呢。”

  “出发好一会,想想也快到了。”姜煜也从洗手间出来。

  晏少卿和姜衿自是一通问候,四个人边走边说笑,很快到了餐厅。

  回来也就见了一两次,知道两人要在家里住一晚,宁锦绣自然高兴的不得了,语调柔和地说了几句话,又喝了点酒,笑着问两人,“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咳!”姜衿正喝汤,差点呛到。

  晏少卿连忙侧身帮她顺气,看着她脸蛋涨红,无奈道:“慢点,喝个汤也能呛到了。”

  “是我妈,问的太突然了。”姜衿喝着水看他一眼,嘀咕道。

  姜煜就发话了,“你妈也是关心你。少卿年龄不小了,你也马上毕业,是时候要个孩子了。尤其你爷爷年龄大了,老人家这心情,你们得体谅体谅,生了孩子再打拼事业,不晚。”

  “我知道!”姜衿连连点头,撅嘴道,“爸,你现在越来越吓人了,官大了包袱很重呀。”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宁锦绣嗔怪着看了她一眼,话音落地,又下意识看了姜煜一眼,笑道,“不过衿衿说的也没错,这笑脸可是越来越少了哈。”

  “笑多了脸上长褶子。”姜煜面色依旧淡,语气里却是含着无奈的自嘲了。

  毕竟,岁月不饶人啊。

  宁锦绣定期做美容,又非常注重保养,四十多岁的人了,身材还是很好,韵味十足,他是男人,工作太忙,健身时间都少了,眼下最大的感受就是,时间流逝太快,抓都抓不住。

  能不喟叹嘛。

  姜煜正叹气,就听到姜衿笑嘻嘻道:“哪个人笑起来脸上没褶子呀,尤其你看你,身材又好长得又帅,都快赶上晏哥哥了,多笑笑才有亲和力。”

  姜煜:“……”

  晏少卿:“……”

  宁锦绣没好气看她一眼,憋笑道:“吃饭。”

  “难道你觉得爸爸不帅啊?”姜衿眨眨眼,问她。

  宁锦绣无奈一笑,“你这孩子,你爸爸这年龄,那也不该用帅来形容,人到中年,主要看气质。”

  “噗。”姜衿信服地点点头,“好吧,你赢了。”

  “就你话多。”

  “我小嘛。”姜衿皱皱鼻头,看上去分明还是一副女孩样。

  宁锦绣忍不住笑起来,边上的姜煜和晏少卿也看她一眼,无奈发笑。

  眼下这样的姜衿,和他们最开始见到的那个都不一样,少了些敏感自卑执拗,多了些阳光自信爽朗,依旧让人怜惜,却也让人喜欢又欣慰。

  难得团聚,氛围自然很好,四个人愉快地用了晚餐。

  时间还早,姜煜和晏少卿休息了一小会,去外面慢跑健身了。

  姜衿和宁锦绣窝在沙发上聊天,聊了一会,又给姜皓打了一个电话,顺便还说了姜衿和晏少卿要准备婚礼的事情,姜皓也有点小激动,承诺到时候肯定回来。

  姜衿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

  宁锦绣将剥好的几个干果仁递给她,试探问,“你和少卿怎么想的?”

  “什么?”姜衿鼓着腮帮子咀嚼,很快反应过来,红着脸道,“准备要了,真的。已经没避孕了,说不定过几天就有好消息了,走哪大家都问,我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那就好。”宁锦绣松口气,笑道,“别忘了抽空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该补充的都得补充上,不过少卿不怎么抽烟饮酒,能自律又一向健康,应该没什么问题。”

  “是我生又不是他生。”姜衿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

  “那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父母亲的身体状况都很重要。”宁锦绣拍一下她脑门,哭笑不得。

  姜衿眼珠子转了转,突然促狭道:“你和我爸还预备再要一个儿子吗?”

  宁锦绣一愣,“说什么呢?”

  姜衿耸耸肩,“舅舅和宋长青在一起的话,五十多岁的舅妈应该不能生了吧?外公和外婆那边,不会很生气呀,想想都……”

  “这些不是你该操心的事。”宁锦绣无奈道,“我和你爸肯定不要了,有你和姜皓就行了。”

  “想要就要,我不介意。”

  “去你的。”宁锦绣没好气道,“当妈的和女儿一起生孩子?亏你说得出口。”

  “少晖都能给晏哥哥当儿子了。”姜衿叹气。

  “大家族里这些事情难免。少卿那孩子也不容易,你平时多体谅陪伴,明白吗?别整天傻乎乎的让人家帮你操心,谁都有脆弱的时候,妻子这角色和女朋友可不一样,以前你上学我也不说你,眼下上班就是大人了,对了,你工作怎么样了?”

  “辞了,准备去电视台面试实习生。”

  “辞了?”宁锦绣一愣,“这才一星期?”

  “陈昭昭是我们组组长。”姜衿对她也就不隐瞒了,实话实说道,“应该是因为阎寒的缘故,她一直刁难我,我做的不开心,尤其没任务我根本没法工作,没人敢带我跑新闻。”

  “她凭什么针对你?!”宁锦绣怒火一下子来了。

  姜衿叹气道:“反正我已经辞了,不愁没地方去,我想了想,还是直接去电视台面试吧。刚好我有同学就在第一频道跑新闻呢,我可以问问他。”

  “那个江卓宁?”宁锦绣试探道。

  “你怎么知道?”

  宁锦绣笑笑道:“新闻频道是那么好进的?那小伙子不错。”

  “当然啊,他是标杆。”

  “看样子你们一起留学还生出感情来了。”

  姜衿笑了笑,声音喟叹道:“他是挺不错的,志同道合嘛,又在学校里经常遇上,时间一长关系自然好了,姜皓都非常喜欢他。”

  “那他有没有女朋友?”

  “……”姜衿迟疑一下,“哦,你突然问起他是想给他做媒?”

  “柔儿性子单纯,配个圈外人不错,你不是说过吗,他正直善良,我就想着……”

  “人家早都名草有主了。”姜衿无奈一摊手。

  “好吧,当我没问。”宁锦绣明显有点遗憾,淡笑着叹口气,又将话题转到其他方面去,母女俩聊着聊着,时间就到了晚上九点多。

  姜煜和晏少卿也回来了,去卧室洗澡。

  姜衿和宁锦绣道了晚安,领着丞相回房休息。

  洗漱完趴在床上计算了许久,她愣是没能将自己的生理周期算出来,只得作罢,等晏少卿刚从浴室里出来上了床,就过去缠住他,兴致冲冲地造宝宝。

  两个人折腾到大半夜,等她第二天再醒来,已经快中午了。

  晏少卿知道她中午有聚会,也就没叫她,大清早起来,一个人去顾家看望外公一家,姜衿洗漱完简单地用了餐,自己开车去江卓宁的新房地址。

  江卓宁在华夏电视台上班,这新房地址距离单位也不远,属于高档住宅区,叫中景华庭。

  周末大中午,天又热,路上不算堵,姜衿十一点就到了。

  到了小区就给江卓宁打电话。

  “一栋1801室。”江卓宁简短地报了地址。

  姜衿也没多说,挂了电话,停好车,取了后座里的礼物,进小区。

  一单元很好找,她很快上了楼。

  家门没关,里面传来笑闹声,姜衿下电梯循声过去,抬眸看了眼门牌号,抬步进去,一眼就看到江卓宁了,扯动唇角笑笑道:“这小区环境还挺不错。”

  “主要离单位近。”江卓宁说话间到了她跟前,介绍道,“这几个都是我舍友,许辉和秦越你认识吧?”

  “嗯,你们好。”姜衿抬眸一笑。

  “美女好美女好。”

  “这乔迁贺礼看着像一幅字画。”

  “打开看看。”

  “姜班长都来了,这正牌女友怎么还没到?”

  同在一个学院,姜衿和孟佳妩都算风云人物,江卓宁几个舍友自然全都认识,站起身就笑着打趣起来了。

  姜衿也有点疑惑,“孟佳妩他们都没到?”

  “都在路上。”江卓宁淡笑。

  “领我参观参观?”姜衿抬眸扫一眼,很自然地忽视了前面几人要看礼物的玩笑。

  江卓宁瞥一眼她手里的卷轴,点点头,朝着其他人笑道:“那你们先坐,水果厨房里还有,吃完了自己去洗,别客气。”

  “没人和你客气。”

  “哈哈。”

  几人笑着应了,目送江卓宁领着姜衿去参观房间。

  江卓宁舍友里有人带了女朋友,眼见两人去了书房,忍不住小声道:“这个不是女朋友呀,我还以为这个是女朋友呢,两个人好般配。”

  “这姑娘你都不认识啊,”有人乐了,“秦越你这女朋友不上网?”

  被称为秦越的男生低声解释道:“那是姜衿,你有印象没?两年前网上闹挺那啥的。”

  “姜……姜市长他那个女儿呀?”女生轻呼一声,恍然大悟,“先前是短发,这会扎了马尾,时间又长,我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可不是她嘛,越长越漂亮了。”

  “江卓宁先前喜欢她来着,后来和她一朋友好上了。”

  “啊?”女生总是八卦,压抑着激动地语调道,“怎么回事呀,怎么好上的?”

  “哈哈,一言难尽。”说话的男生卖起了关子。

  “那女孩肯定也很漂亮吧?”女生略微想了想,说话间不无艳羡。

  “漂亮性感的很。”

  “美中不足就是骚了点,太能折腾,一般男生无福消受。”秦越语出惊人,压低声音说完还忍不住笑起来,神色间不无鄙夷。

  “好歹是江卓宁女朋友,你怎么说话呢。”一直沉默的许辉突然不悦了。

  秦越一愣,看着他呵呵笑,“实话呀。她骚不骚你不知道?”话音落地,勾起了唇角,脸上那抹不屑就越发严重了,甚至隐忍怒气。

  许辉看着他脸色,突然就哑口无言了。

  那件事,除了他和孟佳妩,应该没人再知道才对。

  可他对孟佳妩有想法不是一天两天了,江卓宁留学期间,他还试图追过孟佳妩,在宿舍里虽然没有挑明,却不保证没人知道。

  眼下人家两个重新在一起,他已经尴尬得没边了。

  许辉僵着脸闭了嘴。

  秦越轻哼一声,脸色也极冷。

  他女朋友和另一个女孩面面相觑,笑着圆场道:“我们再去切点西瓜来。”

  话音落地,两个人就离开了,心里对孟佳妩却是越发好奇,毕竟,这女孩能耐这么大,既能拿下心有所属的江卓宁,又能引得江卓宁他们宿舍都鸡犬不宁,那得多漂亮?

  两个女孩走了,客厅里顿时安静下来。

  很快,江卓宁和姜衿就从书房里出来了,姜衿手里的礼物已经放下,江卓宁神色间还有那么一丝无奈,目光落在茶几上,笑着朝她道:“坐吧,我再去洗点葡萄。”

  “谢啦。”姜衿点点头。

  江卓宁淡笑一下,抬步也去厨房了。

  很快就端了两盘葡萄出来,一盘直接放在姜衿跟前,很明显知道她喜好。

  秦越揽着自己女朋友看了江卓宁一眼,朝姜衿打趣道:“话说,姜大美女,我一直很好奇啊,你当初怎么就放着我们阿宁这么好的男生无动于衷呢?”

  “……”姜衿嘴里刚塞了一个葡萄,差点直接咽了下去。

  她和秦越不熟,虽说知道名字,那也就仅仅知道个名字,能对上脸而已。

  秦越却熟悉她,毕竟是江卓宁进校门后最好的朋友之一,军训时就常拿两人打趣,别人都不敢开玩笑的时候,他都能当着全院学生大喊一声,“江卓宁,七班的姜衿要被学长追走了。”

  他是真心拿江卓宁当朋友,一开始对姜衿和他也很看好,至于孟佳妩,呵呵,想起来都够了。

  她绝对是江卓宁人生中的一场灾难。

  偏偏江卓宁一回国两人又好了,等他知道都为时已晚,有些事也只能烂在肚子里,可他到底不是孟佳妩的脑残追求者,哪怕作为旁观者,都从未喜欢过她,每每想起来都很难不动气,心情简直没法说。

  秦越相貌也不错,高高瘦瘦的,不说话的时候看着俊秀沉默,一开口却总有点不正经,痞子一样,他女朋友已经见怪不怪了,看着姜衿差点吞了葡萄也有点想笑,碰碰他胳膊道:“说什么呢你。”

  “我就好奇。”秦越给自己嘴里塞了颗葡萄,“美女不想回答就算了,没事,别往心里去。”

  他神色间含着点戏谑,江卓宁忍不住道:“葡萄都堵不住你的嘴。”说完又看了姜衿一眼,“秦越就那样,你别理他就对了。”

  “因为我当时心里有人了。”姜衿却淡淡笑一下,解释道,“我从十岁起就暗恋我老公了。”

  “老公!”一众人齐齐惊呼。

  “对啊,”姜衿耸耸肩,神色坦然道,“我饿得想偷东西来着,他恰好路过,哈哈,给我塞了一百块钱,我一直记着他。”

  “等等等等,你结婚了啊?”秦越一脸懵了的神情。

  “嗯。”姜衿一笑,“结婚两年了都,就和晏医生嘛,四院那个,我从小就喜欢他。”

  “虐狗啊!”秦越发出一道哀嚎。

  他神色夸张,其他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喟叹道:“十几年啊,我们校草当时还不知在哪所小学呢,这时间差,坐火箭也赶不上。”

  江卓宁的重点则在,“你偷东西啊?”

  “还没偷呢。”姜衿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就想偷来着。”

  “这得饿成什么样?”客厅里另一个女孩道,“你那个白莲花姐姐不是写了一本小说嘛,你也是写书的,我觉得你这经历完全可以写本小说了。”

  姜衿淡笑着看她一眼,还没说话呢,又来人了。

  江卓宁的房子买在十八层,一百五十多平米,现代简约装修风格,主调黑白灰,和他清冷自律的性子很相配,采光也通透,大白天,阳光都投映进客厅了,很亮,姜衿就在这耀目的光芒里站起身来,看见童桐和赵安民了。

  赵安民银灰色衬衫配长裤,皮鞋锃亮,一副精英范,童桐的头发似乎是做了造型,额头光洁,马尾显得蓬松可爱,穿了一件无袖的浅米色高腰及膝裙,站在他边上,显得小鸟依人。

  江卓宁原本就站在姜衿边上,听到动静自然也第一时间看见两人了,神色微愣。

  他愣神是难免的。

  一来他从江父口中知道童桐眼下在学校里备考了,童桐爸很自豪地告诉他爸,他女儿想当警察呢,那孩子从小就是个热心肠,警察那职业,适合她,就算当个文职警察,坐坐办公室,那也算得偿所愿,很好,他作为一个父亲,无论女儿做什么,都一百个支持。

  江父受了点他的感染,平生第一次,和他打电话时说了些感性的话,坚决表示,无论他做什么,都是他江致远引以为傲的儿子,作为父亲,他支持他的所有梦想。

  因为人家支持女儿,他跑来表白支持自己,江卓宁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父亲,有点啼笑皆非,心里却受了触动,难免就有点感激童桐爸,相应的,也就挺能体会,童桐这姑娘那股子善良打哪来的。

  出生在充满爱的家庭里,那孩子当然是心底淳朴善良。

  相反的——

  孟佳妩那样的性格和家庭环境关系也很大,他作为男朋友,任重而道远。

  江卓宁胡乱想想,很快回神,朝着童桐笑了一下。

  从他的方向看过去,童桐站在暗一点的光线里,刚进门微笑着没说话,不仅小鸟依人,还显得明眸善睐,和赵安民在一起之后,她都不是自己印象里那个朴素无华的姑娘了,完全脱胎换骨,越变越好看。

  江卓宁不是注重女孩外貌的人,可很多时候,修养气质又会反应在外貌上,所以他一开始心仪姜衿。

  孟佳妩漂亮,嬉笑怒骂皆有风情,可她一出场就十足性感惊艳,那一抹火焰一样的靓丽热辣,定格在学院里那么多人眼中,基本挥之不去。

  再美的东西看久了,都会习以为常。

  相反——

  原本黯淡无光的东西,有朝一日焕发光芒,却会让人眼前一亮。

  童桐便好像后者。

  赵安民多适合她,能让她产生这样的改变,连带着,他都觉得如释重负,似乎,她终于放下,他也不用因为她的多年深情而觉得心中有愧了。

  因为轻松,因为踌踌满志,他背光而笑,轮廓都好像会发光。

  不过一个抬眸而已,很轻易就将童桐击中了。

  江卓宁原本就是她心里光芒万丈的那个人,她和赵安民这些日子感情进展不错,也是觉得可以放下,才答应了过来聚会,哪曾想,有些人,其实是不应该见面的,江卓宁,就是她永远不该见到的那个人。

  童桐有点后悔了。

  可——

  来都来了,她再后悔无济于事。

  立在原地,她唇角的笑意刚深了一个弧度,就听到身后风风火火一声,“童桐!”

  李敏很快进来,看着她道:“就差那么一下,就赶上和你们一起坐电梯了,追死我了都,难得臭美穿一双高跟鞋,差点扭死我。”

  “高跟鞋明显不适合你嘛。”杨阳随后而来,也很无语。

  “怎么不适合呀,衿衿你说,”李敏扬着下巴直接越过了童桐,一脸愤愤道,“我这打扮怎么样?美吗?”她穿了一条吊带印花裙,外搭一件轻纱质地小坎肩。

  姜衿忍不住一笑,“哦,女为悦己者容啊,所以你这一向早到的人,都晚到了。”

  “屁,我穿着玩呢。”李敏直接否认,脸蛋却显得红,也不知是热的,还是什么其他缘故。

  她拉着姜衿控告杨阳十宗罪,江卓宁招呼了童桐和赵安民去沙发上休息,不到一会,又到了几个他的同学,他差点就忙成陀螺了。

  临近十二点,就孟佳妩还没来。

  姜衿看着手表都有点纳闷了,一边往外面走,一边给她打电话。

  刚到门口,就听见了高跟鞋的声音,来了。

  她直接收了电话迎出去,看见孟佳妩,松一口气,淡笑道:“就剩你一个人没到了,怎么这么晚呀。”

  “我收拾东西。”孟佳妩摘了太阳镜塞进手包里,将手里一个拉杆递给她,舒口气道,“帮我拉一个,两大箱子东西,刚从车上搬下来,累死我了。”

  “……”姜衿垂眸,又抬头,“你这都带了什么?”

  “衣服鞋子包包化妆品,”孟佳妩略微想想,抿唇一笑,“太多了,差点装不下。”

  “不是。”姜衿当然知道两大行李箱不可能是礼物,愣一下又道,“我是说你怎么这会带这么多东西过来了,你是打算?”

  她话都没问完呢,江卓宁已经出来了。

  客厅里好些人都探头看。

  孟佳妩拖着行李箱进了门,看着江卓宁扬起笑容,“我搬过来和你住。”

  同居?

  姜衿脑海里就冒出来这两个字,下意识看了江卓宁一眼。

  江卓宁一副一头雾水的样子。

  她顿时又明白了,这两人事先压根没商量,孟佳妩指定又搞突然袭击了,姜衿低头略微想想,直接将手里的拉杆塞到江卓宁手中了,若无其事笑道:“放下东西吃饭吧,饿死了。”

  阿锦要汇报一下,然后有个事和亲们商量。

  阿锦原本的安排一直是,早上七点到十二点,码字,下午两点到七点,修文,晚上九点到十二点,码字。

  基本天天就是这个频率,中午十二点就能更新七八千左右,但是长时间下来,码字和修文太耗费精力,等到吃了晚饭,晚上完全写不动了,超级瞌睡疲惫,所以前几天飘了五千。

  阿锦把入睡时间提前了,所以现在更新都是现码,按着我的速度,早上五小时,撑死也就是七千字。

  想要万更的话,时间就无法保证了,我需要吃完饭之后再码字大约两小时,所以,亲们更希望固定中午十二点更新,字数不计,还是希望万更,时间不那么确定?

  这个是阿锦现阶段真实情况,每天都如此,所以,在意的亲可以留言选择一下,阿锦看看哈。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92:来日方长》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