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我怀孕了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上周五市第九中学发生了一件大事。

  高一新生李明乐,被同年级三个女生围堵在洗手间,遭受侮辱打骂之后,脸上还挨了两刀,毁了容,更夸张的,欺负她的女生中,有人用手机拍了视频,在星期六传到了网络上。

  一石激起千层浪,后果可想而知。

  当晚,传视频的女生就被网友给人肉了出来,紧接着,各方记者自然加班加点采访了。

  慢慢还原真相。

  李明乐以全级第一的成绩升入市第九中学,长得漂亮性格腼腆,开学典礼上一通国旗下讲话感染许多人,吸引了校草的注意力。

  这话说起来有点可笑。

  随着社会发展,网络普及,学生早熟程度有时候完全超乎想象,十四五岁的女孩,刚上高一,不一门心思努力学习,而是追星、化妆、迫不及待谈恋爱,生活完全成人化。

  校草嘛,多半都是被小女生给捧出来的。

  市第九中学这个校草和江卓宁那种校草还不一样,不看学习成绩,主要看脸。

  韩宇周末加班追踪过,此刻,三个人进了电梯,他就没好气道:“那男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据说家里有点钱,富二代,他老子花了钱给塞进九中了,昨天网上说那家伙初三就糟蹋同校小女生了,他妈的。”

  韩宇皱着眉吐了一口脏话。

  江卓宁沉思道:“韩明乐还在医院?”

  “嗯,咱们组这几天主要就追这件事,闹太大了关键,现在没个结果根本无法收场,光是网友那关就过不了。”韩宇说话间叹口气。

  姜衿问他,“韩哥你联系好了没?我们今天去能不能见上那三个施暴的小女孩?”

  “难说。”韩宇哼笑,“事情闹到这一步学校不表态肯定不行。那三个女孩我们今天不一定能在学校见到,校方给个处分一开除,这麻烦就踢出去了。诶,你说现在这女孩都怎么想的,视频里那围观的女孩也不少吧,愣生生没人去通知老师和学校,我这简直都涨了见识!”

  “听说九中是出了名的纪律差。”

  “校长指定得下台了。”

  “该。”

  三个人说话间出了电梯,韩宇和江卓宁都属于高瘦型,腿长,一出电梯就走得飞快,姜衿只得小步跑着追上,还没站上扶梯,身子就晃了晃。

  “没事吧?”江卓宁一回头正巧看见,连忙扶了她一把。

  姜衿摇摇头,“没事,坐直梯有点晕。”

  “小脸煞白的。”韩宇也回头看她一眼,“要不你上去休息得了,这几天热的要死,昨天说是三十八度,高温橙色预警都出来了。”

  “我没事。”姜衿摆摆手,“这都休息两天了。”

  “一会小江去采访学生,你跟我一起。”韩宇看着她脸色还是有点不放心,叮咛。

  “好。”姜衿一笑。

  韩宇也就不说话了,双肩包里掏出钥匙去取车。

  姜衿这姑娘有背景他当然知道,看着纤柔文弱的,他原本不想带,可这些天相处下来却是全然改观了。

  小姑娘身上有一股劲,不怕辛苦不怕累,出去采新闻的时候,路边摊一碗面也能满足了,一点也没有大小姐娇滴滴那副样子,尤其性子柔韧好说话,稿子写的也好。

  这些天都是大新闻,三个人基本一起出去分头行动,也算是配合默契高效。

  韩宇随意想想,车子从停车位开了出来。

  江卓宁上了副驾驶,姜衿拉开车门坐进后座,抬手在胸口按了按,只觉得心慌气短,她侧身将车窗落了半扇,让晨风吹进来透透气。

  还没吹多久呢,韩宇的车速就提了上去。

  姜衿关了窗,靠在座位上,听着前面两人讨论一会采访的事情,听着听着,她竟是闭着眼睛睡着了。

  韩宇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也只以为她闭目养神,等他将车子开到了九中学校外,才意识到这姑娘就那么靠着睡着了,还觉得哭笑不得。

  江卓宁唤了两声,姜衿才睁开眼睛,一脸迷糊,“到了。”

  “快下车吧。”江卓宁提醒。

  姜衿开门下去,明晃晃的太阳照在身上,她就往一边倒了下去。

  “哎。”韩宇连忙拉她一把,攥着她胳膊看一眼,蹙眉道,“虚汗都冒出来了,你这不是中暑就是低血糖,得了,跑新闻不带这么拼的,你就在外面休息。”

  “我……”

  “休息吧。”江卓宁也垂眸看她一眼,“你这一会晕倒了更麻烦。”

  姜衿微愣,无奈道:“好吧,那我先不跟进去了,有需要你们再打电话给我。”

  “车里闷,你去对面奶茶店,我们完了叫你。”韩宇发话。

  姜衿点点头。

  目送两人往校门口去,她捂着嘴打个哈欠,抬步去街对面的奶茶店,点了一杯柠檬水,坐在椅子上休息,突然就觉得恶心了。

  上午十点,奶茶店的小妹刚开门,她是第一个客人呢。

  招呼完她,人家就坐在柜台里面吃早餐了,早餐是两个猪肉大葱馅的包子,姜衿闻到味就有点受不了,很快又出了奶茶店。

  站在街边缓了缓,又喝水压了压,才觉得好一些。

  叹口气一抬眸,身侧的广告牌上就贴着一张小广告,一行加粗黑体字映入眼帘,“无痛人流只需399元!”

  呃!

  姜衿盯着那行字发着呆。

  后知后觉,开始回想自己上次大姨妈的日期,大概在七月底。

  会不会有了?

  这念头冒上来,就没办法再压下去了。

  这些天一直想着孩子的事情,她时常用手机上网搜,对怀孕初期的反应也有了点了解,眼下越回想,越是觉得*不离十。

  有了啊?

  姜衿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看着马路上飞驰的车辆,神色变了又变,非常复杂。

  半晌,拿手机看一眼时间,她往路边一家药店走去。

  药店里也没有顾客,她在展架跟前看了半天,一咬牙,拿了两个测孕试纸到了收银台,淡声道:“算一下。”

  收银员多看了她一眼,“六十二。”

  “谢了。”姜衿付了钱,揣起两个验孕棒,出门了。

  韩宇和江卓宁一时半会出不来,她也就没打电话,百度地图了一下,发现再走几分钟主街上有家必胜客,直接背了包过去。

  洗手间里连测了两次,均是两道红。

  有了?

  有了有了有了!

  姜衿简直无法形容她的心情,震惊、喜悦、慌张、担忧,兼而有之,实在太复杂了。

  她有宝宝了,晏哥哥的。

  天呐,怎么办,真有宝宝了,有了有了!

  姜衿用纸巾将两个验孕棒里三层外三层的裹了起来,准备装进背包里面去,拉开拉链吧,又觉得自己傻,红着脸将两根验孕棒扔进纸篓了,红着脸出去。

  她看着镜子里自己一张脸。

  眼眸含笑、面色绯红,头发还有点乱,一副傻乎乎的样子。

  然后,怎么办呀?

  她一边在水龙头下仔细地搓着手,一边胡思乱想。

  给晏少卿打个电话?不行啊,这样的消息,她应该当着他的面亲口说,她太想看到晏少卿那一刻的反应了。要不打个电话先给宁锦绣?也不行,这样的消息,她得第一个告诉晏少卿。

  她特别兴奋,兴奋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姜衿点了一份蛋糕一壶茶,慢悠悠地喝着茶,吃着蛋糕,看着窗外一直想。

  想了好久也没想出什么来。

  事实上——

  她从出来到现在,大脑一直处于一种放空状态,什么都没想。

  直到十一点半,她觉得韩宇和江卓宁差不多也该从学校出来了,才下楼往回走。

  刚走到停车的地方,就看见韩宇和江卓宁远远而来。

  两个人走到近前看见她,突然扑哧一声都笑了,韩宇问她,“偷吃什么了?”

  “啊?”姜衿不明所以。

  江卓宁拿手指在自己嘴角点了点,抿唇笑着提醒,“巧克力。”

  “哦。”姜衿直接拿手指去抹了,这才想起,自己离开必胜客的时候,好像忘了擦嘴,巧克力弄到了嘴角也不自知,真是傻了。

  她一张脸顿时红起来,解释道:“吃了块蛋糕,你们情况怎么样?”

  “收获颇丰。”韩宇一笑,“接下来去找一下那三个女生,你们俩饿不饿,咱先找个地方吃了饭再说?”

  “我不饿。”

  “先吃饭吧。”江卓宁笑笑道,“吃饭时候顺便想想下午采访的事情。”

  “行。”韩宇点点头,三个人又上车了。

  这事情在网上闹得很严重,李明乐脸上受伤,眼下在医院里接受治疗,三个施暴学生牵扯上未成年犯罪,校方没办法躲,只能积极出面应对,告知了三个学生的家庭住址。

  三对三,他们的稿子要上晚间新闻,时间很紧迫,自然需要分头行动。

  姜衿吃了点饭,休息了一上午,精神状况稍微好了点,又不好意思说自己怀孕的事情,也就硬着头皮单独行动了,去找其中一个叫王瑜的女孩。

  王瑜家在老旧的居民楼里,姜衿敲门许久,没人。

  只能给韩宇打电话。

  韩宇说没人也是一种状态,让她再等一会,要不然问问小区里其他人,侧面了解一下王瑜的情况。

  姜衿敲了王瑜邻居家的门,退休的老太太刚好没事,家长里短地说了很多,姜衿没时间记,录音笔和手机一起,将两人的交谈内容全部录了音。

  下午三点一过,三个人碰了面又往单位赶。

  姜衿整理了稿子交给韩宇,让他最后定夺取舍,毕竟,晚间新闻就三十分钟,社会新闻总共也就占了差不多三分之一时长,他们社会新闻部记者就有三个组,统共几十人。

  和网站一样,编辑记者都实行末位淘汰制,发稿量很重要。

  有时候连续跑几天,写好的新闻稿都不一定能用上,时效性一过即刻作废,等于竹篮打水。

  此外,新闻即便采用了,也可能只言片语就带过,前期大量的工作,重重精准性信息,到最后,能被用上的其实也非常有限,短小精悍很重要,当然考验人了。

  等到韩宇将稿子送审,姜衿才松了一口气,坐在位子上休息等下班。

  其他两人自然也轻松了,韩宇看了江卓宁一眼,笑道:“这里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听哪个?”

  “先苦后甜,坏消息吧。”姜衿哈哈一笑。

  韩宇一脸懊恼道:“坏消息就是,江卓宁可能很快要离开我们了。”

  “啊?”两个人齐齐一愣。

  韩宇又笑了,“好消息是你估计会提前转正,刚才遇上新闻评论部杨老师了,话里那意思,想借用你去调查那边,他们缺人。”

  “哇。”姜衿叹一声,下意识看了江卓宁一眼。

  韩宇口中的调查是一档新闻调查节目,非常有深度,充满批判性,所属新闻评论部,团队在整个新闻中心都算数一数二,能过去,自然再好不过。

  尤其——

  那节目上半年好几期都造成全国轰动了,揭露的社会黑暗面简直骇人听闻。

  还挺适合江卓宁的人生追求。

  江卓宁自然也有点意外,可他素来冷静淡定,没定下来的事情呢,并没表现出多大的喜悦来,稳得很,听了两人的话,也就淡淡笑道:“这不还没确定呢,先别激动。”

  “确定了必须请客。”姜衿努努嘴。

  江卓宁抿着薄唇,呵呵笑一下,“你最近不敢再吃了,胖了。”

  “啊?”姜衿一只手捂着脸,下意识捏了捏,第一时间相信他的话了,自己好像又长肉了,郁闷道,“我一直觉得我怎么吃都不会胖。”

  “哪胖了?”韩宇蹙眉看着她,鼓励道,“你现在估摸着也就九十斤吧,还得多吃才行,依我看,吃穷小江你都不会胖,别担心。”

  “还是韩哥比较会聊天。”

  “姑娘家就得哄着来。”韩宇朝着江卓宁喟叹一句,两个人齐齐笑了。

  笑容里打趣的成分多,姜衿回过神来,不理人了,转过身抬手看一下时间,也马上下班,想着下班就能见到晏少卿,她还罕见地有点紧张。

  四院距离她们单位也就二十分钟车程,晏少卿快到了给她打电话。

  姜衿背包下去,老地方上车。

  “累不累?”她小脸微红,晏少卿问她。

  姜衿鼓着腮帮子摇摇头,“不累。”

  “直接回家?”

  “好。”姜衿低下头给自己扣上了安全带,规规矩矩坐着。

  晏少卿发动了车子,好一会都没听见她说话,有点意外,侧头道:“怎么不说话?平时一下班就你话多,今天这么安静?”

  “嘿嘿。”姜衿看着他傻笑一下。

  晏少卿:“……”

  莫名其妙,这丫头好端端又抽得什么风?

  他定睛审视了姜衿两眼,眼见她弯着唇角在笑,也就不理睬了,专心开车。

  姜衿看着他的侧脸,收回视线。

  这种场合,她把怀孕的事情说出来好像太草率了,晏哥哥开车呢,还是别让他分神了,等到回了家再说,她忍着没说,一会又睡了过去。

  半路上晏少卿就发现了,找地方停下车,落低了她的座椅,才继续开。

  姜衿睡得沉,一直到家都没醒。

  晏少卿停了车,绕过车头,拍拍她的脸,“丫头。”

  柔声轻唤好几次,姜衿迷迷糊糊清醒过来,看着他问,“到了吗?”

  “到了。”晏少卿帮她解了安全带,一只手从她身下伸过去,揽着她起身,柔声问,“不是说不累吗?坐车上都能睡着了。”

  “坐着坐着就累了。”姜衿扁扁嘴,两条腿伸到车门外,要求道,“抱我。”

  晏少卿一愣,“别闹。”

  “我不管,”姜衿伸手抱着他脖子不撒手,“不想走路,你抱我进去吧,好不好嘛晏哥哥……”尾音拖长了撒着娇,晏少卿一颗心都给化了。

  他低头在姜衿额头上亲了一口,蹭着她脸蛋哄,“这么大的人了,都不嫌别人看笑话。”

  “也就李婶和刘叔他们,又没别人。”

  “……”

  晏少卿妥协了,一俯身,将撒娇的小祖宗给抱了起来,抬步往家里走。

  六点多,正是晚饭时间。

  李婶先前知道两人按时回来,晚餐刚做好,就听见脚步声了,一抬眸看见晏少卿抱着姜衿放在了椅子上,笑着扭头继续准备吃饭。

  这小两口感情好,天天都跟蜜里调油似的,时间一长,她觉得三少都不是以前的三少了。

  以前冷漠如冰,现在却温润如玉。

  外面怎么样她反正不知道,总归,晏少卿在家里,尤其对上姜衿这丫头的时候,简直好得没话说,那笑意永远就盛在黑亮的眼眸里呢。

  姜衿被抱到了椅子上,心满意足,主动又起身帮着李婶张罗晚饭了。

  晏少卿洗了手再过来,两个人一起开动。

  姜衿拿勺子喝着粥,喝了一半又觉得难受,忍着没吭声,朝晏少卿道:“我要吃黄瓜。”

  晏少卿:“……”

  想吃自己夹,朝他说,这意思是让他喂?

  姜衿很快验证他想法,弯着眼睛道:“你喂我。”

  晏少卿无奈地看她一眼,夹了块黄瓜递到她嘴边,姜衿一张口咬住了他的筷子。

  晏少卿一下子没抽掉,两个人在那僵持着,他简直啼笑皆非,“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缠人?难不成有什么好消息要说?”

  “唔。”姜衿松掉他筷子,笑道,“被你猜准了。”

  “嗯?”晏少卿语调低沉,来了兴趣。

  姜衿耸肩笑笑,“我就觉得我可能不到三个月就会转正了,今天我们组长说,江卓宁……”

  她正说着呢,脸色突然变了。

  晏少卿一愣,问,“江卓宁怎么了?”

  “他很快就能转正了。”姜衿神色悻悻地说完,心情突然不好了。

  怀孕前三个月比较重要,她眼下突然有了,那肯定不能适应记者的工作强度了,别说转正了,能不能正常实习完都难说呢,好悲催!

  晏少卿也注意到她脸色突变,迟疑问,“又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

  “没事。”姜衿抿着唇一笑,也不吃饭了,放下筷子道,“吃饱了,我去换衣服洗澡。”

  “就吃这么点?”晏少卿蹙眉。

  “午饭吃的多呀,”姜衿一本正经解释,“江卓宁下午说我胖了。”

  哦?

  晏少卿了然一笑,只以为她因为这句话不高兴,也就随她去了。

  姜衿洗了澡出来,单穿着一件晏少卿的白衬衫,蜷在阳台沙发上,一边晾头发一边看书。

  夕阳无限好,暖暖地照在身上,她连眼睛都眯起来,晒着晒着,又犯困了,一只手挡着嘴,疲倦慵懒地打哈欠,猫儿似的。

  晏少卿进了门就看见她这幅样子,笑一下,也没打扰她,先去洗澡了。

  洗完澡再出来,时至八点,姜衿还没回房间,他隔着窗户看一眼,才发现那丫头蜷在外面沙发上睡觉了。

  这么能睡?

  晏少卿蹙蹙眉,又觉得她最近工作实在累,起身去外面抱她。

  姜衿的头发已经很长了,披散着,柔顺蓬松,刚洗完澡,浑身上下除了小内裤,也就套了一件他的衬衫当睡衣,衬衫盖住她玲珑柔软的身子,却盖不住那曼妙的起伏和曲线,晏少卿抱着她进了卧室,就有反应了。

  他不是需索无度的人,床上虽然一直占据主导,还有一半是姜衿主动撩拨他。

  眼下——

  时间尚早,夕阳正美。

  他把怀里的小人儿平放在大床上,倾身覆了上去,温柔轻吻。

  姜衿觉得痒。

  难受得受不了的时候,醒来了,身上的衬衫早都不知道跑哪去了,晏少卿在埋头吻她。

  “唔。”姜衿一愣,有气无力道,“晏哥哥。”

  声音一出来,晏少卿眼睛都红了,揉搓着她的动作也越发强劲,看着她,那目光里充满了*裸的侵占欲,看上去都让人吞口水。

  姜衿难受,夹着腿磨了两下。

  晏少卿又要低头,她连忙蜷起身子,问他,“怀孕了是不是就不能做了?”

  “嗯,前三个月不……”

  晏少卿动作突然就停了,神色怔怔地看着她。

  姜衿又缩缩身子,“嘿嘿。”

  嘿嘿?

  晏少卿大脑空白了一秒,若有所思问,“你?”只一个字,后面的话完全说不出来。

  姜衿两条胳膊抱住他的腰,“嗯。”

  晏少卿审视她一眼,直接从她身上翻下去。

  光溜溜的,姜衿有点羞,掀开被子钻进去,眼眸如水的看着他,“我怀孕了好像,要当妈妈了,你要当爸爸了,咳咳。”

  晏少卿神色很淡,同样躺进被子里,只目光一直都没从她脸上移开。

  姜衿笑着说话,他看着,姜衿眨眼睛,他也看着,看着看着,就抬手将她揽进怀里去了,紧紧的,又突然放松,松松地揽着她。

  姜衿仰头问他,“你这什么反应啊,都不说话?”

  脸色僵着,看上去都不高兴的样子。

  晏少卿突然就笑了。

  姜衿一直看着他,只觉得这笑容在她眼中好像成了慢镜头,先是唇角略弯,再是有了声音,到最后,他眼角眉梢都染上愉悦了,那愉悦之色落在他清俊无双的面容上,无比动人。

  “晏哥哥。”姜衿紧紧地抱住了他。

  晏少卿也抱紧她,低下头来,在她头发上落了重重一个吻,“谢谢你。”

  姜衿:“……”

  这么见外干嘛?

  她顿时不满了,撅嘴道:“不要谢谢,我要听其他的。”

  “爱你。”晏少卿用手指抬起她的唇,薄唇压上去,边吻边道,“爱你、我爱你、爱你……”简单的几个字重复落在耳边,姜衿听着他声音都在颤,只觉得心动。

  先前的担忧、慌张、低落,种种负面情绪都跑到了九霄云外去,早知道一个孩子能让他这么高兴,她早早就要为他生。

  姜衿痴痴地想着,突然又难受了。

  两个人在被子里纠缠着,怎么会没有反应呢?

  晏少卿的手掌都是温热滚烫的,眼睛眸色也深,反应这么大,肯定是想的。

  姜衿抿抿唇,突然张开一只手在晏少卿眼前晃了晃,问他,“好吗?”

  “什么?”

  “你说呢?”姜衿突然收了手,一脸促狭。

  晏少卿咬咬牙,差点闷哼出声。

  姜衿也抿了唇,一双杏眼定定地看着他的脸,观察他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

  晏少卿耳朵都红了,抬手去捂她眼睛,姜衿抓住他的手,更凑近些,神色专注地打量着他,光是眼神,都让晏少卿生受不住了,这没羞的丫头,简直要逼死人了。

  两个人一直胡闹到十点多。

  晏少卿又去浴室洗了一个澡,洗完之后,顺便换了套床单被罩。

  两个人躺在床上,睡不着,聊天儿。

  姜衿问,“晏哥哥,你上次说我们孩子叫什么来着?”

  “你没记住?”

  “我就想听你说,快说。”

  “男孩仲宁、女孩仲灵。”晏少卿一双眼眸非常温柔。

  姜衿神往道:“宁宁,灵儿,我都喜欢。”

  “睡觉吧,明天请个假,我带你去医院检查身体。”

  “我很健康。”

  “那也得检查。”晏少卿在她脸上拧一下,忍着笑道,“健康的母体才能孕育出健康的胎儿。”

  “和种子也有很大关系吧?”姜衿一本正经地看着他,“不是有句话吗,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可见这些都是天生的。”

  晏少卿:“……”

  姜衿往被子里缩了缩,只露出一双滴溜溜的眼睛来,“我睡了,我要在梦里祷告,龙凤胎龙凤胎,宁宁和灵儿一起到。”

  晏少卿:“……”

  他突然发起愁来,这丫头还是个孩子呢,她得把自己孩子将来教成什么样?

  晏少卿叹口气,也睡觉了。

  ——

  翌日,清晨。

  两个人按时起床,吃了早饭直接前往医院。

  姜衿打电话给韩宇请了假,韩宇想到她昨天那状况,不但很爽快地准了,还再三叮咛她,一定注意休息,多补充营养,不行上医院。

  姜衿自然是全部答应。

  她进去做B超,晏少卿拿着东西在外面等。

  有医生过去看见他,狠狠愣一下,停下步子意外道:“晏教授,您怎么过来这边了?”

  晏少卿在医院同仁里算得上非常年轻,奈何医术好学历高,同龄人看见他都非常热情客气,问话的医生是产科男医生,气质温和得很。

  晏少卿淡笑一下,“我老婆在里面做B超。”

  他说话的神色语气一如既往平淡,可,那笑容里的温柔却根本无法藏匿。

  男医生狠狠愣一下,笑容满面问,“有了呀。”

  “应该是。”晏少卿留有余地。

  男医生却直接忽视了他前面两个字,连连道:“恭喜恭喜,这真是好事!”

  “谢谢。”晏少卿点点头,笑意也深了,满面春风。

  医生说了话很快去工作,他仍旧满面春风地立在原地,轻轻舒口气,只觉得四肢百骸都畅快,一会想到两人昨天晚上的缠绵,以后又想到更早的一些事,都是姜衿。

  姜衿很快就出来了,心里也紧张,握着他的手坐到了一边椅子上去。

  没一会,护士又过来请两人。

  晏少卿和姜衿一起进了诊室,中年女医生看见他就笑起来,“真是要恭喜晏医生了,贵夫人怀孕四十一天,异卵双胞胎,一切正常。”

  ------题外话------

  呼呼,亲们下午好。

  话说,这两天都比较晚,四点了,都没写到一万,因为阿锦其实前天晚上感冒了,半夜下床喝水受凉了,码字速度超级超级慢,见谅么么。以后争取三点之前!吼吼!

  求月票嗷呜!

  据说月票可以催生哦,嘎嘎。\(^o^)/~<"><"><;">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94:我怀孕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