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别想高攀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异卵双胞胎?

  晏少卿和姜衿齐齐一愣,后者迟疑道:“异卵双胞胎?是一男一女的意思嘛?”

  “只能说有这种可能性,也有可能是两个儿子,或者两个女儿。”医生笑着解释道,“异卵双胞胎可以是相同性别或者不同的性别。”

  “哦,这样啊。”姜衿点点头。

  医生又问她,“孕吐反应强烈吗?”

  “还好。”姜衿笑道,“就是有时候突然觉得恶心,其它的没什么感觉,哦,对了,容易犯困,好像很容易就睡着了。”

  “挺正常的。”医生一边往电脑上录入信息,一边道,“怀双胞胎有风险,你这看上去太瘦了,回去了营养得好好补充,清淡为主,蛋白质、维生素、矿物质这些的摄入都很重要,少食多餐比较健康。另外,叶酸片吃上,注意多休息,重活累活不要做,多吃水果和蔬菜,生冷凉性、容易上火和过敏的食物不能吃……”

  医生说了颇长一堆注意事项,最后抬眸笑道:“最后还有,怀孕前三个月不能有性生活。”

  姜衿原本正听得认真,突然接收到这么一句,刷一下红了脸。

  医生善意地笑了笑。

  姜衿若有所思,突然问,“能碰电脑吗?”

  “尽量少碰。”医生正经道,“微波炉、手机、电脑,这些东西都有辐射,节制使用。”

  “那……”

  姜衿叹口气,一时无言。

  医生打印出单子给晏少卿,淡笑道:“其他的也就没什么了。孕育生命是挺辛苦一个过程,又是双胞胎,肯定比一般孕妇还要累,让她保持心情舒畅很重要。”

  “我知道,谢谢您了。”

  “不客气。”

  简短地寒暄完,晏少卿带着姜衿出了诊室。

  姜衿一出门就笑起来,乐滋滋道:“真是双胞胎呀,你真棒,嘿嘿。”

  “刚才医生说的都记住了没?”晏少卿问她。

  “嗯。”姜衿点点头,第一时间又蹙眉了,仰头看着他道:“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呀?”

  她的工作肯定没法继续了,这才多半个月而已,按着学习规定的实习三个月,她这实习作业要是交不了,直接会影响毕业。

  姜衿想到这都纠结得不行了,一脸愁容。

  晏少卿抬手在她头发上揉了揉,略微想想,征询道:“先回单位请个假?”

  “不行的。”姜衿苦恼道,“这会基本上都在外面跑新闻呢,办公室也没有几个人。”

  “那你打电话先说一声,这个礼拜暂时不去上班了,先好好休息几天,实习的事情到了周末再说,要不调岗位,要不换单位。当然,最好还是在家里休息,安心养胎,刚才医生也说了,怀双胞胎会更辛苦一些,注意事项很多,别拿安全开玩笑。”

  “好吧。”姜衿只好先妥协了。

  给韩宇打电话。

  怀孕的事情当然瞒不住,她就大大方方说了。

  这意外来得猝不及防,韩宇狠狠愣一下,自然连忙道:“没事没事。这情况是得好好休息,其他事别想太多,身体为主。”

  “真抱歉。”

  “嗨,说了没事,别往心里去,你好好休息。”

  “恩恩,谢谢组长。”

  姜衿一本正经说完,挂了电话,轻舒一口气,和晏少卿一起下楼。

  两个人出了门诊大厅,直接回家。

  晏少卿开车,姜衿坐在副驾驶,一只手一直放在自己小腹上,也不瞌睡了,一会抬眸看看晏少卿,一会低头看看自己小腹,弯着眼睛笑。

  晏少卿看上去就沉稳多了,听见她笑,头也不回问,“高兴成这样?”

  “你不高兴吗?”姜衿撅撅嘴。

  晏少卿神色专注地开着车,淡笑道:“高兴当然有。”

  不过,和高兴相比,他更担心这丫头的身体状况,双胞胎,想想也够累的,她这么瘦瘦小小的身子,要承受的,大于了他原本的想象。

  晏少卿伸手握住了姜衿的手,温柔摩挲着。

  他脸上还带着一丝忧色,姜衿安静地看一会也突然有点明白了,小声道:“你别紧张啊,医生就是喜欢夸大其词,说什么双胞胎风险高,哪有那么严重。”

  “我没紧张。”晏少卿僵着脸反驳一句,神色还有点古怪。

  好吧,他其实的确有点紧张,紧张到觉得自己以后是不是应该寸步不离地守着她,直到这两个宝宝平安降生的那一天,紧张之余有兴奋喜悦,可,他情绪素来克制,越是激动,越是羞于表达,甚至言不由衷,总归,晏少卿表现得比姜衿镇定多了。

  姜衿的欢喜开心就明明白白写在脸上,晏少卿抿着唇,仍旧是平时一副沉着稳重的样子。

  十一点多,两个人到了晏宅。

  晏少卿停了车,直接开车门下去,绕到了副驾驶,扶着姜衿出来,脸色紧绷,目光一直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小心翼翼、细致贴心。

  姜衿忍不住就笑了,“不是不紧张嘛。”

  “说了没紧张。”晏少卿锁了车,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在怀里,解释道,“太阳晒,小心别中暑了。”

  “我没那么脆弱的。”姜衿说话间就想从他怀里下去。

  在依云首府两个人最多被刘伯和李婶看见,本来都到晚上了,她感觉起来也没什么。可晏家不一样呀,别说老爷子了,就这从门口守到大厅外的保镖,都让她觉得尴尬。

  晏少卿却不肯放下她,双臂收紧,低斥了一声,“别动”,将她一直抱进了大厅里。

  大厅里一众人吓了一跳。

  老爷子第一个拄着拐杖站起来,急声问,“衿衿怎么了?”

  这几天云京天气炎热,眼见姜衿被晏少卿抱进来,老爷子只以为她中暑晕过去了,定睛一看,却发现姜衿那丫头红着脸朝他笑,顿时愣了。

  晏少卿抱着姜衿放在沙发上,起身安慰道:“您别担心,她没事。”

  “吓我一跳。”老爷子重新坐下,舒了一口气。

  晏平春端着果盘出来,也有点意外,笑着询问,“今天才周二吧,你们怎么这工夫回来了?”

  “对。”她这话提醒了老爷子,后者又一次疑惑地看了过来。

  晏少卿坐在沙发上,身板秀挺如松,淡声道:“回来有事情和您说。”他说完又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斟酌说辞。

  老爷子却着急了,没好气道:“倒是说啊!”

  晏少卿看了姜衿一眼。

  姜衿都被他这十足郑重的阵势弄得紧张了,一咬牙直接道:“爷爷我有宝宝了。”

  晏少卿紧绷的那根弦突然就断了,真个人骤然放松,看着脸色涨红说话的姜衿,只觉得心绪难平,他俊秀的眸子微垂着,压抑声音笑道:“嗯,衿衿怀孕了。”

  “……”

  老爷子和晏平春都愣神了,一脸惊喜,目光齐齐落在姜衿身上。

  晏管家最先回神,笑呵呵道:“好事呀,恭喜三少,恭喜三少夫人,老爷子,您这下可算了了一桩大心事,夜里睡觉肯定都能安生了。”

  “哈哈哈哈哈。”老爷子回过神来乐得一直笑,连声道,“好、好,真是太好了。”

  话音落地,更是高兴得不行,连忙朝晏管家道:“今天中午得好好喝两盅,就开少英上次拿回来的那瓶酒,说是后劲大,让少卿喝,喝趴下。”

  晏少卿抬手在眉头按了按,好脾气道:“都听您的。”

  爷孙两个一个豪放、一个内敛,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话,其乐融融。

  晏平春坐到了姜衿跟前,笑着问,“多长时间了?”

  “医生说四十一天。”

  “四十多天了,”晏平春笑着又问,“B超做过了?”

  “嗯,早上去了医院,医生说是双胞胎。”

  “!”晏平春又狠狠愣一下,惊讶道,“双胞胎呀!双胞胎?”

  “说是异卵双胞胎。”姜衿点点头,话音落地,抿着唇看了晏少卿一眼。

  晏少卿也看着她,眼角眉梢染着笑,白皙的俊脸微红,耳朵也是,不知何时漫上了一些红晕,似乎还有些窘迫,倒像个孩子一般,哪怕克制,愉悦的心情还是藏都藏不住。

  老爷子愣神过后,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了。

  几个人又说了一会话,他就乐呵呵地问姜衿,“这消息告诉你爸妈了没?”

  “还没呢。”姜衿一愣,笑道,“我去给我妈打电话。”

  “小心点。”老爷子叮咛道。

  姜衿点点头,拿手机找了宁锦绣的号码,去边上打电话了。

  她一走,晏平春也被老爷子支开去张罗午饭,晏少卿若有所思问,“爷爷有话要说?”

  “衿衿眼下怀孕了,你对你们这以后有没有什么想法?”老爷子开门见山问,“你搞医学这方面爷爷不反对,不过,总不可能一直当个医生吧?在四院?”

  晏少卿沉默了一下。

  老爷子一时间也没说话,神色定定地看着他。

  晏少卿两手交握搁在腿面上,半晌,淡笑着开口道:“前几天大概算了一下,投建一座全科医院,一期投资大概在二十亿左右。”

  “你名下没有那么多?”晏老爷子一脸迟疑。

  “这方面暂时没问题。”晏少卿淡笑,略微想一下开口道,“只投建医院并非小事,从选址开始各方面麻烦事很多,我归国不久工作又忙,分身乏术。”

  “缺人?”老爷子这下明白了。

  晏少卿默认。

  毕竟——

  他虽然是晏家子孙,这些年却一直在国外生活,学习和工作几乎占据了大半时间,他喜静,性子向来淡,不是乐于社交的那种豪门子弟。

  云京这圈子盘根接错,要想自己站稳,也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除了医学,他对其他产业基本没什么兴趣,回国后就职四院也是一时之计,存了点考察国情的心思。

  国内的医疗制度、设施、服务,各方面并不完善,医患关系也紧张,建立一家医疗设施完善、团队卓越、服务蜚声中外的一流私人医院,这想法,在他脑海中并非一两天。

  一直没提起,只因为时机未到。

  眼下——

  他回国已有三年,家庭也算稳定,这件事基本也可以提上日程。

  他的想法和老爷子不谋而合了。

  老爷子看了晏管家一眼,朝他笑道:“想做就放手去做,犹豫不前要不得,其他事情不用担心,都有我,爷爷全力支持你。”

  “那先谢过您了。”

  “跟我还客气!”老爷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晏少卿笑笑,目光又去搜索姜衿了。

  姜衿打完电话进来,舒口气,重新坐到沙发上,笑着道:“已经告诉我妈了,她很高兴。”

  “你接下来可得好好注意。”老爷子收回目光,看着她叮咛道,“怀孕了非同小可,工作的事情先别着急,我的意思你们明儿起就搬回来和我一起住,这天天在我眼皮子底下,我才放心。”

  搬回来住?

  姜衿用目光征询晏少卿。

  晏少卿也愣了一下,边想边道:“周末吧,周末搬回来,那边有东西需要收拾。”

  “就这么说定了!”老爷子大喜过望。

  晏少卿笑道:“嗯。”

  老爷子元旦满百岁,今年身体也不怎么好,可以说,在这世界上多活一天,那日子等于就少了一天,他和姜衿就每周末回来一次,回来了还不一定能过夜,着实有点不像话。

  姜衿眼下有了身孕,在晏家有晏平春她们照看着,再让李婶等人一起过来照应,他在外面也放心。

  尤其接下来两人的婚礼也得提上日程,许多事都得和长辈商量着来,住在家里自然方便。

  一众人三言两语就定下这些事。

  午饭后——

  晏管家扶着老爷子去休息。

  姜衿觉得困,也和晏少卿一起回房午睡。

  晏少卿喝了酒,红着脸路都走不稳,被两个保镖搀着上去的。

  一觉醒来都到了下午。

  其他人一回来,自然也都晓得了姜衿怀孕的事情,晏平阳大喜过望,对姜衿这儿媳妇都不怎么讨厌了,云若岚却妒火中烧,哪哪都觉得不舒服。

  不过——

  姜衿和晏少卿回家住已成定局,她只得先忍了。

  一周很快过去。

  姜衿和晏少卿周六上午回了姜家一趟,陪宁锦绣和姜煜待了一天,周末上午返回依云首府,收拾东西,准备回晏家住。

  与此同时——

  江卓宁的父母双双来京了。

  约了中午十二点,在云雀楼和刘樱见面。

  江致远和卓娅十点多下了飞机,想着江卓宁和孟佳妩的事情已成定局,也就没了冷脸,拿着好些临江特产,连江卓宁的新家都没时间去,十一点多就在包房里等着了。

  毕竟,自己儿子已经和人家姑娘发生了关系,他们观念传统,也想着江卓宁负责。

  连带着江卓宁在内,三个人在包厢里等了半个多小时,时间过了十二点,刘樱都根本没来,别说刘樱了,孟佳妩连个电话都没有。

  等着等着,江致远不时看看表,脸色也越来越冷了。

  江卓宁脸色也不怎么好,勉强笑着朝两人解释,“她妈妈是生意人,名下有几家餐厅,比较忙,我打个电话问问。”

  “去吧。”卓娅还算镇定,点点头让他出去。

  江卓宁到了门外,电话还没打,就看到孟佳妩抬步走近了。

  “你爸妈到了吗?”孟佳妩到了近前问。

  “十二点十五了,你怎么才来?”江卓宁抿着薄唇,看着她唇瓣上鲜艳的颜色,脸色十分难看。

  “早上去美容院做脸了。”孟佳妩突然凑近他,笑着道,“怎么样?是不是白皙光泽有弹性?最近这天气简直能热死人,我一晒就黑,顶着一张黑脸怎么见你父母?”

  “你可以昨天去,今天这么重要,能迟到吗?”江卓宁还是颇觉无奈。

  他父母,尤其他父亲,那是非常有时间观念的一个人,对迟到这件事简直深恶痛绝,学校里代课,那些学生可从来半分钟不敢迟到的。

  想着他铁青的脸色,江卓宁简直不想返回包厢去。

  孟佳妩却有点不以为然,抱怨道:“也没多久啊,就十五分钟。”

  “好吧,不说了,你带着湿巾吗?”江卓宁问她。

  孟佳妩咦了一声。

  江卓宁淡声劝告道:“你口红这颜色太亮了,擦擦。”

  “啊?”孟佳妩拉着脸道,“我这都没化妆,最近一直就涂个口红而已,这个你也要管?”

  “本来就为了吃饭,涂这个也多余,一会全吃到嘴里去了。”

  “好吧。”孟佳妩淡笑一下倾身抱紧了他脖子,亲昵道,“那就听你的。反正也见不了几次,我听了你的话,你得记着我的好。”

  “知道了,先松开我。”江卓宁脸色微红,掰开她两只手。

  孟佳妩嘟着嘴擦了口红,跟着他进房间了。

  包厢里还没叫菜,江致远和卓娅跟前就放了一壶茶,一盘水果,两个人抬眸看见她,先前的心平气和也没了,只示意性点点头。

  孟佳妩咬着唇道:“伯父伯母好。”

  “坐下吧,外面怪热的。”卓娅柔声劝她。

  眼见她坐下,也就让江卓宁找服务员,先上凉菜,上了菜等着刘樱。

  结果——

  凉菜上了桌,几个人又等了半个多小时。

  期间,孟佳妩打了两次电话。

  一点十五分,刘樱才捏着小手包,姗姗来迟了。

  她年近五十,皮肤依旧白皙,脸上化了精致的妆,头发烫卷,用一个镶着石榴红宝石的发卡别在耳后,另一侧就散落着盖了耳朵,穿一件露肩修身裙,整个人好像电视剧里走出的摩登妇人,贵气逼人。

  人总算来了,江致远和卓娅的忍耐也已经到了极致,仍是保持着基本涵养,双双起身道:“快坐吧。”

  卓娅还笑着朝江卓宁道:“其他菜让服务员赶紧上。”

  “不必了。”刘樱垂眸粗粗瞥了一眼桌面,朝着江卓宁淡笑道,“没什么好折腾的,我说几句话就走。”

  “您?”江卓宁一时愣了。

  孟佳妩也愣了一下,直接问,“妈,是你要吃饭的。”

  “我要见面而已。”刘樱一侧身,顺势坐在手边一张椅子上,看看江致远,又看看卓娅,淡声问,“你二位都是老师,没错吧?”

  “……”江家父母一时间竟双双沉默,看向了江卓宁。

  江卓宁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

  刘樱笑道:“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有话直说。临江那是个什么地方,算不上一线城市吧?连二线发达城市都算不上,你们这儿子倒好,不经我同意,就登堂入室上我家来了。我们小妩这长相身份,在云京豪门适龄千金里都数一数二,你们觉得,我会让她下嫁给一个每天东奔西跑、风里来也雨里去的小记者?”

  “妈!”

  “阿姨!”

  孟佳妩和江卓宁齐齐唤了她一声。

  前者一脸不可置信,后者更多的是恼怒和羞耻。

  江卓宁怎么也没想到,孟佳妩的母亲,会在这种场合,给他这样的难堪,简直超出他心里承受能力了,他甚至不敢去看看江致远和卓娅的脸色。

  刘樱正说话,被他们两人直接打断了,目光就落在江卓宁身上了,挑着美眸道:“你和她的事情我不同意。明白吗?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把话说清楚,你这孩子看上去也不错,可惜就生在普通教师家庭了,当然,小妩说是教授,教授就教授吧,一个月工资能在云京买得起一平米吗?有点自知之明哈,我们这样的家族,不是你们这种小门小户攀得起的,这天下好姑娘多得是,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简直岂有此理!”江致远年过花甲,比刘樱大了差不多一轮,如何能忍住,一拍桌子就站起来了。

  卓娅连忙跟着他站起来,不满道:“就你们家这姑娘,你以为我愿意让她进我江家门?”

  “那正好。”刘樱唇角勾了个不屑的弧度,“话说明白就成。”

  亲们下午好,闲话不说了,阿锦感冒几天好不了,有点晕,今天就能更新这么些了,然后出去打针。

  明天开始基本还是恢复到中午十二点。

  推荐铭希文《婚后斗爱之小妻难驯》链接:/无奈的履行了夫妻义务后,苗柒月再也绷不住了。

  “我们离婚吧。”

  “离婚?苗柒月,你觉得你有资格提出来吗?”

  “为什么不肯放过我?”她怒了,想寻得一个答案。

  男人迈着稳重的步伐走到她面前,俯身扼住她的下巴,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我们是夫妻,难道你不享受这段婚姻吗?”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95:别想高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