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面试主播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D7%CF%D3%C4%B8%F3

  按着贺景琛的气质,姜衿自然不会往坏的一方面联想,可,很明显,贺景琛对她有那么一点好感,或者说,兴趣,这也是她先前拒绝坐他车的原因。

  毕竟,他看上去沉稳冷淡,眉眼凌厉,属于并不好接近的那种男人。

  她这样说,自然是阻断他可能产生的想法了。

  贺景琛狠狠愣一下,车速都放慢了,神色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半晌,抿唇淡笑道:“现在的小女生,都像你这样吗?”

  “……”姜衿摸不着头脑。

  贺景琛意有所指,“防备意识这么强?”

  姜衿:“!”

  她没撒谎啊,这人这意思,倒好像她故意这么说,为了防备他?

  什么逻辑?

  姜衿都觉得哭笑不得了,揉着眉心解释道:“没,他的确是我老公,我们已经结婚了。”

  “你还上学着吧?”

  “嗯。”

  “大一就结婚了啊?”贺景琛一笑,“像你这么早结婚的女孩可真少见。”

  姜衿:“……”

  这人这意思,到底相信了,还是不相信?

  大一不能结婚吗?

  姜衿抿抿唇,觉得自己和晏少卿好像的确结婚太早了,有点郁闷,也就不怎么想开口了,她越急着解释,越好像心虚有问题似的。

  可——

  她就这么不解释了,贺景琛觉得她是有些尴尬。

  成熟男人嘛,他很随意地就扯开了话题。

  两个人聊了没多久,姜衿的手机突然响了,是晏少卿。

  她接听,“晏哥哥。”

  “还在单位?”晏少卿言简意赅问。

  姜衿答:“没。临时有点事情去学校那边,实习的事情已经和我们组长谈过了,不做记者了。”

  “回学校?”

  “嗯。”姜衿抿抿唇。

  “怎么从单位出来不给我打电话?”晏少卿语气里含着一丝不赞同,叮咛道,“那你路上小心,办完事情给我打电话,注意安全,我一会有手术,暂时走不开。”

  “没事,你安心工作。”

  “那行。”晏少卿只得先挂了电话。

  姜衿松口气,也挂了电话。

  边上贺景琛看了她一眼,又重新想着姜衿先前的话,脸色渐渐有点僵了。

  接下来的多半个小时,两个人交流都很少。

  十二点整,贺景琛的车子停在了云京大学门口,他熄了火,略微想想,礼貌笑着问,“刚好是饭点,要不要一起吃个午饭?”

  姜衿脸色微变,有点囧,“已经很麻烦您了。”

  “别紧张,我不至于追求有夫之妇,”贺景琛笑,“就当为刚才的失礼道个歉,要不你请也行,感谢我送你过来,随便什么理由,一起吃个午饭,嗯,毕竟我们也算有缘,是吧?”

  他话说到这种地步,姜衿也不好意思拒绝了,点点头笑起来,“那我请你。”

  “我的荣幸。”贺景琛推开门下了车。

  刚放学,学校里出来的学生还不多,姜衿带着他去了学校对面一家味道环境尚可的餐馆,两个人选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

  “两位吃点什么?”服务员将菜单放上桌。

  贺景琛将菜单调转朝向姜衿,淡声道:“我第一次来,你点就行了。”

  “哦,”姜衿也不客气,问他,“你喜欢什么口味?”

  “偏甜偏辣都行。”

  姜衿点点头,快速地翻了两下菜单,边想边道:“农家小炒肉、果味里脊、豆角烧茄子,西红柿鸡蛋汤,外加一份米饭。”

  她上学期间来过好些次,对这家餐馆自然挺熟悉。

  报完菜名,抬眸又问贺景琛,“那你喝点什么?”

  “可乐吧。”

  姜衿朝服务员又道:“可乐和冰红茶。”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点完餐,帮着两人添了茶,将桌上造型精巧的沙漏放倒,转身很快离开。

  贺景琛的目光落在沙漏里天蓝色的沙砾上,姜衿以为他好奇,淡笑着解释道:“沙漏漏完的时间是半小时,要是半小时过了菜还没上齐,我们这顿饭可以免单。”

  “挺好玩的。”贺景琛点点头。

  姜衿撇撇嘴,遗憾道:“可惜一般十多分钟菜就上齐了。”

  贺景琛目光定定地落在她身上,也觉得遗憾。

  这么些年,他的生活里除了贺景妍就是工作,平静无趣,有时候感觉像一泓死水,也就第一次遇到姜衿的时候,觉得起了点小波澜。

  小姑娘当时留了个男生头,用水灵灵的杏眼打量他,看上去古灵精怪。

  瘦瘦小小的,胆子却还不怎么小。

  他当时其实就有点兴趣,可后来碰上晏少卿,那点相识的意图也被掐断,直到前些日子吃饭时又碰见,才觉得缘分这东西当真是妙不可言。

  毕竟,两个人连微信都留了,他以为这是命中注定。

  哪曾想——

  贺景琛在心里叹口气,低下头无奈一笑。

  姜衿没注意到他,她的目光被刚进门的童桐和赵安民吸引去了。

  童桐一抬眸也看见她,愣神后到了两人近前,笑道:“你怎么回来学校了?”

  “有点事。”实习面试的事情姜衿三言两语也说不清,简短地回答了她,就听见赵安民和自己对面的男人开始寒暄了,还有点意外。

  她不知道贺景琛是哪个行业,可,两个人身上的精英范倒是如出一辙。

  不过——

  赵安民深沉温和,贺景琛却显得气势迫人。

  这两人要是放在古代,赵安民给人的感觉好像谋臣,贺景琛却好像坐镇一方的藩王。

  姜衿神游九天了。

  就在她神游的这工夫,四个人已经拼了桌子,一起吃午饭。

  接下来基本就是两个男人交流了。

  赵安民为人处事颇圆滑,话却不算多,进退有据,与之相处能让人觉得如沐春风,贺景琛和他比起来让人觉得有点距离感,不过他说起话来也算礼貌幽默,两个人交谈间,饭桌气氛自然很融洽。

  临近一点,四个人出了餐厅。

  姜衿在校门口和贺景琛挥手道别,去辅导员办公室找张磊。

  童桐和赵安民落后一步,一起朝宿舍楼走去。

  没了两个外人在,气氛有些安静了。

  赵安民习惯性去揽童桐的肩膀,童桐却突然蹲下身去,绑了一下松散的鞋带,再起身,对上他包容的视线,一时间有些尴尬了。

  她并非故意的,可那一瞬间也意识到赵安民想搂她。

  此刻——

  赵安民一只手滑进了裤兜,笑着道:“走吧,送你回去。”

  “嗯。”童桐点点头,跟着他继续往回走。

  走着走着,两个人快到宿舍楼下,她咬咬唇,伸手过去,松松挽上了赵安民的胳膊。

  赵安民明显愣一下,垂眸看她。

  童桐一笑,仰着脸轻声道:“刚才不是刻意避开你的。”

  上次她对赵安民提了分手,赵安民不答应,两个人好些天没联系,后来赵安民又主动地联系了她,却像没事人一样,解释自己这段时间工作忙,没找她。

  童桐当然明白,不是工作忙以至于没时间找她,只是因为不想听见她再三说分手。

  她心软。

  两个人对分手的事情也闭口不提了,这段时间相处得还可以。

  只要不见到江卓宁,童桐觉得自己可以忘了他。

  赵安民握紧了她的手,两个人走得挺慢,好一会才到宿舍楼下,童桐抿着唇,低头看两个人交握在一起的手,第一次,竟然生出些依依不舍的情绪来。

  她如此,赵安民更甚。

  四目相对,他手腕微微用力,将童桐拉到了自己怀里去,拥抱着。

  “赵大哥。”童桐罕见地没有躲,身子也并不僵硬,放松地伏在他怀里,小声道,“对不起。”

  “说了别道歉。”赵安民揽着她肩头的力道紧了紧,笑道,“我说过给你时间的。虽然偶尔冲动,还是会尽量做到,我有耐心。”

  “嗯。”童桐点点头,从他怀里退出去。

  赵安民眼眸含笑地看着她,“困的话午睡一会,复习也不用太拼。”

  “我知道。”童桐又点点头,抿着唇看着他的眼睛,半晌,突然红着脸说,“那我走了。”

  “好,上去吧。”赵安民淡笑。

  童桐看着他,也不知道想到些什么,脸更红了,站在原地犹豫了半天,微微仰着头迟疑发问道:“那,嗯,你都不想亲我一下吗?”

  她话音刚落,整个人就被赵安民揉进了怀里。

  赵安民给了她一个略显激动的亲吻。

  吻完了,两个人都有点气息紊乱,站在高大的梧桐树下面,目光纠缠。

  童桐似乎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余光看到边上还有三三两两的同学走过,一张脸更红了,结巴道:“那我,赵大哥我上去了。”

  话音落地,她扭头飞快地跑了。

  赵安民看着她的背影,第一次,勾唇愉悦地笑了起来。

  笑完了,抬手在自己唇上来回摩挲了两下,转个身朝停车的地方走去了。

  ——

  下午两点。

  姜衿到了2号教学楼一层。

  等候的人很多。

  华夏电视台这么多年都从未有过实习生当主播的先例,这机会难能可贵,报名参加面试的学生自然多,队伍从教室门口往出排,一直延伸,粗粗一瞥,少说也有上百人。

  学院里差不多三分之一的人都来了。

  姜衿来得晚,站在队尾,算着时间,都觉得无奈至极。

  上百人,就算每人只有五分钟时间,这些人面试完,也得十个小时左右?

  她正想着呢,队伍前面突然躁动起来。

  带着工作牌的年轻男人边走边道:“男女生分开站,男生向左,女生向右,各成一队,站两排。”

  队伍很快动起来,还没动所有人站好呢,那道男生又道:“事先已经说过了,男生身高要求一米七三以上,女生身高要求一米六五以上,这身高都指净高,不符合条件的同学,请不要滥竽充数耽误评委时间!都是成年人,大家自觉一点!”

  “呃!”

  “净高一米六五啊。”

  “我差不多!”

  “谁天天量这个,闲得慌。”

  队伍前面几个女生小声议论着,议论完,整个队伍大动起来。

  不出五分钟,人走了三分之一。

  姜衿往前面站了些,意外地在队伍前面看见了一个挺熟悉的背影,是孟佳妩。

  她也来了?

  姜衿正想着呢,又有两个工作人员从队伍最前面开始检查了,尤其让人惊悚的,两个人都拿了量尺,一张脸不苟言笑,看上去带着那么点不近人情的意味。

  “留。”

  “去。”

  “去。”

  “去。”

  过道里太安静,工作人员的声音都清清楚楚传到姜衿耳边了。

  “老师我净高在一米六七。”一道女声突兀地响起,带着不满和委屈,很明显,是刚才被无情叫“去”的一个面试学生。

  “形象不符合。”工作人员回眸睨了她一眼。

  女生委屈地从姜衿身边走过,姜衿看到了她脸上挺明显的青春痘。

  汗。

  她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工作人员很快走到她跟前了,神色微愣,量尺都没用,一转身回了队伍最前面。

  两轮删选下来,人少了大半。

  姜衿侧身看了眼队伍,女生和男生队伍人数基本持平,都在二十人左右。

  可——

  要是她没记错,男生留七,女生留三。

  换句话说,女生的入选几率在七分之一左右,男生则在三分之一?

  好吧,姜衿又舒了一口气,再抬眸,孟佳妩突然从队伍前面走到后面来,站在了她面前,意外问,“你怎么也来了?”

  “你呢?”姜衿更好奇。

  孟佳妩叹气道:“还不是江卓宁啊,说是让我找份工作实习上班,听说学校有招聘会,我就来了,到了导员办公室,又知道了这个机会,想着一试,毕竟都在第一频道,选上了不就和他是同事?”

  “那倒是。”姜衿笑笑道,“我也是上午才知道。”

  话音落地,她目光落在了孟佳妩的头发上。

  孟佳妩眼下不怎么化浓妆,淡妆却还是必不可少,头发是大波浪卷,深棕色,全部在脑后绑了一个马尾,在整个队伍里显得有点特别。

  毕竟——

  两列队伍里,只有她一人是波浪卷长发,也只有她一人,头发染了色。

  刚才的工作人员估计是觉得她五官立体漂亮,破格留着了。

  姜衿抿着唇若有所思。

  孟佳妩上下打量她一眼,“你一来肯定占一个名额,就这气质,看上去就像个华夏台女主播。”

  姜衿净高在一米六七,身形偏瘦,却没有先前弱不禁风的感觉,亭亭玉立,清新明净,皮肤白,一头柔顺的长发扎在脑后,露出额头,越发显得纤巧秀丽。五官精致小巧,是特别博人好感的那种长相,当初姜家的事情在网上闹到了最后,论坛里有人称呼她为“国民初恋。”

  有了她跟着竞争,其他人当然倍感压力了。

  前面有人频频回头看。

  姜衿接收到那些目光,也不理睬,朝着孟佳妩建议道:“你要不把头发挽起来,弄个花苞头?”

  “呃。”孟佳妩不解,“干嘛啊?”

  姜衿淡笑,“你看就你一个人是大波浪卷,而且这么长,挺招人的,弄成花苞头就干练清爽很多,一会更容易得评委眼缘。”

  孟佳妩略微想一下,蹙眉道:“华夏台新闻主播,好像到时候还都必须剪短发?”

  姜衿一愣,“好像是。”

  她先前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眼下经孟佳妩一提醒,才发现印象里华夏台新闻女主播基本没有留长发的,最起码,第一频道新闻女主播里,绝对没有人留长发。

  囧了。

  她留了两年半,眼下就挺喜欢自己这一头长发,尤其每天洗完澡以后,晏少卿在床上搂着她,那手指指定在她长发里纠纠缠缠,想起来都悸动。

  她又跑神了。

  孟佳妩没发现她跑神,自己也显得有点烦躁,无语道:“我短发不好看。”

  尤其,她简直无法想象自己一头长发剪短,再染黑,变成华夏台新闻女主播那种显得规矩稳重的发型,难看死了呀,那能行吗?

  别说江卓宁了,她自己压根都没办法接受。

  每个人都有点坚持,更何况她这种从小很花心思在打扮上的女生,她可以不化浓妆,淡妆化好了也好看,可她没办法接受黑色短发,感觉起来丑的没边了。

  和江卓宁一起上班她当然憧憬,可要顶着一头黑短发和他天天在一起,孟佳妩无法想象。

  蹙眉叹口气,她抬步就想走。

  姜衿下意识扯住她,“你干嘛去?”

  “我不进去了。”孟佳妩朝她道,“让我把头发弄成这样,那不等于要我命。而且我本来对这一行也没什么兴趣,就算和江卓宁在一起上班,也不可能时刻在一起,想起来不划算。”

  姜衿有点哭笑不得,“那你现在?”

  “反正不面试这个了,你去吧,估计你没什么问题。”孟佳妩随意道,“我去图书馆看看,那边今天有校园招聘会,我看看有没有什么感兴趣的单位。”

  她又一次提到校园招聘会,姜衿愣神之后试探道:“你不在你妈餐厅里帮忙了?”

  “一言难尽,我和她闹掰了。”孟佳妩蹙眉道,“她简直有病,哎呀,不说她了,江卓宁说希望我找一份正经工作来着,我也不想和家里那些再牵扯了,自己找吧。”

  前面队伍一直在挪动,姜衿也就简短道:“那你小心点。”

  “拜拜。”

  孟佳妩挥挥手走了。

  一个工作人员又从队伍最前面下来,提醒道:“每个人进去五分钟时间,两分钟做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剩下三分钟模拟播报一下自己抽到的新闻。”

  一堆卡片到了姜衿跟前,她随意地抽了一张。低头默念。

  这样一来,她排到最后反倒有点好处了。

  不过——

  评委到最后肯定也疲劳。

  有利有弊吧。

  姜衿又舒了一口气,在外面等了足足两个小时。

  她最后进去,气质相貌却让人眼前一亮,尤其,几个评委都是华夏电视台第一频道的前辈,有人还在新闻中心见过她呢,自然也晓得她有背景。

  五分钟后——

  最中间坐着的中年男人笑道:“不错,回去等电话。”

  “谢谢老师。”

  姜衿也没久留,起身道谢,出了教室。

  按着程序,评委会将面试学生的表现统一打分,然后再结合她的学习成绩等在校表现,择优录取,姜衿自己也有信心,觉得基本上应该没什么问题。

  一路出校门,她就觉得饿了,给晏少卿打电话。

  晏少卿刚下手术,叮咛她别乱跑,就在学校里等着,他过来接。

  姜衿去了学校对面一家蛋糕房,要了一块蛋糕一杯牛奶,慢慢等着他。

  与此同时——

  江卓宁也按时下班了。

  开车回家,戴了耳机给孟佳妩打电话。

  没人接。

  他有些无语,又将手机里接到的那些短信看一遍,眉头紧蹙。

  他下午在写新闻稿,短信就没停,全是银行通知的消费信息,上次她帮着孟佳妩办了卡,后来又送她回家,忘了将预留手机号码更改过来。

  结果,孟佳妩的消费信息就全部发到他手机上了。

  短短两个小时,她花了三十多万。

  江卓宁简直无法想象,这钱是从天上往下掉还是怎么着,她这么挥霍?

  虽然他平时穿衣打扮也讲究,可买东西一向理智,从来不曾和孟佳妩一样,拼着一个商场逛,那消费金额蹭蹭蹭往上飞。

  先前两人从未一起生活过,孟佳妩的生活习惯,他其实不算了解。

  江卓宁打了两个电话没人接,也就不打了,直接回家。

  一进家门,鞋柜边放着五六个新鞋盒,一双高跟鞋还歪歪扭扭地躺在地上,他抬手在眉心里按了按,继续往里走,偌大的沙发上,购物袋歪斜着摆了整整一行,他略微想想,没翻出来看,抬步往卧室去。

  得,卧室床上也扔了一堆,有个购物袋张开着,粗粗一瞥,都是内衣。

  江卓宁低头凑过去看一眼标价牌,深吸一口气直起身了。

  转身又出了卧室,坐在沙发上给孟佳妩打电话。

  这下接通了。

  他忍着心里翻涌的情绪问,“你在哪呢?”

  “小区旁边有个纤纤玉指足浴会所,我在按摩脚呢,今天跑了一下午,差点累死了。”孟佳妩在电话里问他,“你要不要过来?这师傅手艺还不错。”

  江卓宁:“……”

  洗脚?

  他从出生到现在,还没去过洗浴会所那种地方呢。

  他不说话,孟佳妩就继续道:“我今天下午去学校招聘会了。那些都是什么啊,给我的实习工资就五千块,还有四千的?我买件衣服都不够。”

  江卓宁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迟疑问,“结果呢?”

  “我肯定没去。”孟佳妩满不在乎笑了笑,“我肯定没去。那些工作能挣到几个钱,不如不去呢,穿的那双鞋还有点不舒服,我脚上都差点磨出水泡了,不过我犒劳了我一下,在商场买了些东西,你收到短信了吧。”

  “嗯。”江卓宁声音淡极了。

  “花了我三十多万,肉疼,不过买了不少东西,你回家就能看到,还给你买了两件衬衫……”

  “你什么时候回来?”江卓宁打断她。

  “再有二十分钟吧,你到家了?”孟佳妩后知后觉。

  “嗯。”江卓宁语调平淡道,“那等你到家了再说,我先休息会。”

  “好,拜拜。”

  孟佳妩完全没听到他心情不佳,挂了电话。

  边上帮她按摩脚的技师是个小年轻,听完她打电话,忍不住笑了笑,套近乎道:“小姐您男朋友对您真好。”

  话音谄媚,心里却是有点不屑。

  在这种地方上班,那些事他可算见多了。

  眼下这大学生一个个学习不怎么努力,好高骛远不说,尤其有些女生,凭着长得漂亮就钓着那些大老板包养自己,啧,一下午就花三十多万,那得他挣好几年了。

  哎!

  年轻技师胡乱脑补着,孟佳妩听了他的话也高兴,笑道:“当然了。”

  江卓宁本来就很好。

  她胡乱想着,等洗完脚,神清气爽地出了足浴会所。

  一边往家里走,一边想着自己接下来到底干什么比较好,想不出来个什么头绪,到了楼下,觉得自己应该养条狗,可以先打发时间。

  萨摩耶应该不错,憨憨的。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97:面试主播》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