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请营养师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孟佳妩心情不错,哼着歌上楼了。

  江卓宁一开门,她就扑过去缠上他的腰,笑着问,“我想养条狗,你觉得怎么样?”

  养狗?

  江卓宁原本已经头大得不得了,听见她这话自然皱眉了,声音冷淡而僵硬,“我们现在这情况,养狗谁管?你吗?你不预备工作?”

  两个人昨晚谈得好好的,这才多久,她就变卦了。

  江卓宁深吸一口气,扯着她胳膊一直到客厅,问话道:“你买这些东西花了三十万?”

  “是啊,主要手表花钱。”孟佳妩抬步过去找了个购物袋,拎着朝他晃两下,扬着下巴道,“这一对情侣手表二十多万呢,还是店庆价。”

  她说话间将表盒拿出来,把里面一对情侣手表展示给江卓宁看。

  哪曾想——

  江卓宁的视线根本不曾落在手表上,依旧紧盯着她的脸,声音冷冷,“孟佳妩!”

  孟佳妩这才发现他态度反常,拿着手表盒,愣了。

  江卓宁一字一顿道:“一对手表二十多万,衣服鞋子统共十多万,加在一起三十多万,你买这些东西总过用了不到三小时,你觉得,你三小时能赚多少钱?”

  孟佳妩:“……”

  她从小衣食无忧,哪里需要赚钱。

  孟家有享用不尽的财富,孟庆在感情方面吝啬,在金钱方面可向来大方,她身为孟家小姐,从小养尊处优五指不沾阳春水,哪里需要赚钱?

  江卓宁脸色严肃,一双眸子里尽是忍耐和冷意,想干嘛?

  孟佳妩原本热烘烘一颗心冷了下去。

  目光扫过沙发上大大小小的购物袋,也觉得索然无趣了,闷声道:“我也没有这么挥霍你的钱呀?你这么生气干嘛?再说了,我是偷着跑出来的,一件衣服都没带,买点衣服鞋子有什么呀?”

  “你这一天花了卡上十分之一的积蓄,你告诉我,接下来的十分之九你打算怎么办?分九天花完?”

  “我没这么说。”孟佳妩坐到了沙发上,咬唇道,“我只是今天心情不好,犒劳一下自己而已,找工作那么烦,我都不能放松放松吗?”

  “那工作呢?”

  “我不说了吗?”孟佳妩也有点不耐烦了,“一个月四五千够我干什么?以前在我妈餐厅里,那一个月也有好几万了。”

  江卓宁抬手在眉心里按了按,侧身,坐在了沙发上。

  他原本准备了长篇大论许多道理和她讲,眼下看见她这样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却只觉得无奈。

  孟佳妩享受惯了,她很难明白,何为付出?何为收获?

  毕竟,她一直不劳而获。

  想通了这一遭,江卓宁升腾翻涌的火气也慢慢下去一些,他看着孟佳妩,用那种极耐心无奈的语调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再回去你妈身边?”

  “我……”

  孟佳妩一张口,说不出话来。

  她和刘樱决裂了,自然是打算永远离开她。

  那——

  江卓宁这么问什么意思?

  孟佳妩咬唇看着江卓宁,眸光审视。

  江卓宁原本就看着她,此刻,眼见她好像有那么一点若有所思,不紧不慢道:“你既然已经离开你妈,应该做好了独自面对生活的准备,可你现在这样,算什么呢?将自己名下的那些钱偷偷提前转出来,然后做你下半生的生活费?你觉得这些钱足够你花多久?花完之后呢,你又预备怎么办?”

  “你非要和我分得这么清楚吗?”孟佳妩一脸疑惑地问着他,神色间也有不满了。

  江卓宁这意思,她花她的,他不管吗?

  她连家里那么优越的生活条件都不要了,跑过来心甘情愿地和他住三居室,他就这么冷冰冰不近人情,话里话外,没有为她花一分钱的意思?

  江卓宁也明白她可能又想歪了,正色道:“不是我准备要和你分清楚,我也没有和你AA制生活的意思。可我不希望自己未来的妻子是一个吸血虫软脚虾一样的角色,除了吸附别人,再无所长。”

  吸血虫?软脚虾?再无所长?

  这三个词一个接一个地从江卓宁口中蹦出,孟佳妩脸色也就越来越难看了,拧着眉道:“你这话里话外,都是在说我?”

  “我希望你独立。”江卓宁静静道。

  “上班就是独立?”孟佳妩哂笑,神色莫测。

  “自己挣钱自己花,这勉强算得上独立的第一步。”

  孟佳妩拿出手表摆弄着,没讲话。

  “你觉得一个月四五千的实习工资少,那你知不知道,多少人实习是根本没有工资的,就像我。既然没工资为什么还干?为了学习进步,为了明天走得更稳更顺,孟佳妩,好高骛远要不得。”

  “可四五千真得太少了。”

  “你的能力和你的薪酬基本上成正比,你在你妈那,那些钱根本算不上工资,也就等于你妈给你的生活费而已。你觉得四五千少,可你难道不应该先问问自己,你会做什么?能做什么?你去工作,对一个公司一个企业能起到多大作用?你有多大价值,别人才会给你多少回馈……”

  “别说了!”孟佳妩直接打断他,“能不讲这些大道理吗?”

  江卓宁:“……”

  两个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和僵持之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天色暗了,临近八点。

  江卓宁叹口气道:“走,下楼吃饭。”

  孟佳妩也饿了,跟着他起身,两个人一起到了电梯里,她看着江卓宁冷峻的侧脸,抿唇想了想,先服软道:“好了别生气了。我以后不这么花钱还不成吗?我明天肯定找份工作,赚多少钱都成。”

  江卓宁看了她一眼。

  孟佳妩一笑,“行不行啊?”

  “你说话算数?”江卓宁脸色略微缓和一些,看着她道,“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最起码得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吧?像你过去那样肯定不行。”

  “知道了知道了。”孟佳妩挽上他胳膊摇了摇,“我都说了我改。”

  “嗯。”江卓宁点点头,突然又想起来点什么,话锋一转道,“那先吃饭吧,一会吃完饭回去我还得收拾东西,明天要准备出差。”

  “出差?”孟佳妩一愣。

  江卓宁解释道:“我上个礼拜已经转正了,现在在《新闻调查》节目组,这次定下的选题需要去西北那边,时间好像还挺长,最少得十天半个月。”

  “这么久啊?”孟佳妩一双眉紧紧地蹙了起来。

  江卓宁迟疑着问她,“你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害怕?”

  “怕倒是不怕。”孟佳妩转念一想,抿唇道,“就一个人感觉会非常无聊啊,要不我和你一起去?”

  江卓宁一脸无奈道:“我是过去工作,又不是旅游,你怎么跟?”

  “好吧。”孟佳妩只得又点头,“那你去了要想我。”

  “嗯。”江卓宁松了一口气。

  电梯“叮”一声响,两个人停在一楼,出去吃饭。

  ——

  此时,晏宅。

  午饭刚过,客厅里人挺多。

  姜衿怀孕了,晏家上下一众人都非常重视。

  晏平阳和老爷子商议过后,高薪聘请了一位国际知名营养师来晏家,一来规划晏老爷子的日常生活,二来对姜衿的孕期生活做针对性指导关照。

  眼下——

  营养师飞机刚到,晏程明带人亲自去接。

  时间尚早,家里一众人等在客厅里,云若岚就笑着朝老爷子道:“以后有了罗伯特先生专门照顾您和衿衿,我们也就都可以放心了,听平阳说这人在专业领域颇有建树,光是理论著作就有十几本,里面不仅有医学、保健、心理学等好些方面的知识,还有针对各个群体所专门编写的菜谱呢,连厨艺都是一等一的,别说西餐,好像对中餐的研究都非常深入,在M国上流社会特别受欢迎,华人圈里都很有名气!”

  “是吗?”老爷子叹着气,“要我说请这些洋人真没什么必要,国内这么多人,都没有这方面的人才了?”

  “当然不是没有了。”云若岚笑着解释,“可营养师这一概念最先就是从M国开始的,人家无论是理论科研还是在这一方面的讲究程度,那都比咱们国内先进的多了,平阳嘛,肯定是想给你们最好的照顾。”

  老爷子轻哼了一声,到底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他有私人医生,家里的厨师也都是做了好久的,手艺好又敬业。

  晏平阳和云若岚说要请什么私人营养师,他原本还有点偏见,一个洋人,能把中餐做好嘛。

  可耐不住晏平阳和云若岚再三劝慰,话里话外将那个什么罗伯特夸得天花乱坠,简直天上少有,地上无双,几天过去,他也就点头了。

  姜衿怀了双胞胎,是得精细照看着。

  既然是国际知名的营养专家,那请来也就请来了。

  老爷子胡乱想想,侧头看见靠在沙发上打呵欠的姜衿,关切问,“是不是困了?要是困了就让少卿早点带你上去,好好休息。”

  “也还好。”姜衿柔声道,“时间还早着呢。”

  她下午等着面试的时候站了好一会,今天早上又起得早,一直没休息,眼下的确有点困了,不过,心存疑虑却也没办法直接上楼去。

  晏平阳和云若岚都不喜欢她,却好心地帮她请营养师,还高薪聘请国际知名专家?

  她怎么想,都觉得这事情有点奇怪。

  她倒想看看,这个营养师有没有问题,到底是何方神圣?

  只想着,她又抬手捂着嘴打哈欠。

  晏少卿轻声问她,“要不要休息?晚上见不上就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姜衿身体情况异于常人,又生了双胞胎,按着他的想法,原本也是想请专业营养师为她调理身子,倒不曾想,云若岚和晏平阳先他一步考虑到这个问题,还请了罗伯特先生。

  营养师这行业和他们医学专业有点联系,罗伯特在专业领域的影响他还算有所耳闻,因此,对他本人也是有点好奇的,据说是一位天生的绅士。

  “不是说马上就到了吗,时间还早呢,我们再等一会。”姜衿在他耳边低声道。

  晏少卿也就点点头,抬手轻轻地搂着她。

  ——

  晚上八点半。

  晏程明和罗伯特先生进了晏家大厅。

  罗伯特年龄在四十出头,身高在一米八左右,穿着一套深灰色西装,金发碧眼,面容温和,由远及近,立体的五官便也越发清晰地显露在众人眼前了。

  他面目轮廓立体而深刻,高鼻深目,深灰色西装衬托出匀称高大的身形,金色的头发打理得非常整洁,给人可靠稳重的感觉,一笑,那儒雅的气质更能令人觉得如沐春风,第一时间对他产生好感。

  晏老爷子在晏管家的搀扶下起身了,笑道:“先生远道而来,欢迎。”

  晏平阳事先已经说过,罗伯特先生精通六国语言,在海外各国多个城市进行过上百场和健康有关的知识讲座,营养生活的理念,早已经通过他的身体力行,传播到世界各个角落,也因此,晏老爷子直接用汉语问好了。

  他问完,边上其他人自然也笑着跟了问了好。

  罗伯特先生自然高兴,笑容满面道:“老先生不用客气,很高兴见到大家,在接下来相处的日子里,请多多指教,我相信这会是很愉快的一段时光。”

  他笑容可掬,为人谦和沉稳,老爷子自然满意非常,闲谈几句,让晏管家先陪着他去了房间。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他也算放下心来,笑道:“这人看上去还不错。”

  “您这下可以放心休息了吧。”云若岚也跟着笑起来。

  老爷子看了她一下,点点头,抬手给晏平春,让她扶着自己先回房休息了。

  人已经见过了,晏少卿也揽着姜衿回房去。

  客厅里就剩下云若岚了。

  她站在原地也不知道想了什么,唇角勾了心满意足一道笑容,也抬步离开了大厅,随意地叫了一个佣人,一起去罗伯特的房间。

  门口碰见了晏管家。

  “二夫人。”

  “嗯,平阳不在,我觉得不放心,总不能怠慢了人家,特地过来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云若岚一笑,声音柔和地解释。

  “时间晚了,我想着罗伯特先生旅途劳顿,其他事准备明天再说呢。”

  “理是这么个理。”云若岚点点头,“就是这第一晚也千万不能怠慢了,虽说是请来照顾爸和衿衿,那也是咱们家的贵客。”

  “都明白,您就放心吧。”晏管家道。

  两个人说话间罗伯特先生就出来了,笑着道:“多谢夫人关照。”

  “您用过晚饭了吗?”云若岚转向他问。

  “飞机上已经用过餐了。”罗伯特笑着道,“晚上再没什么需要了,谢谢您关心。”

  “应该的。”云若岚点点头。

  问候的意思也到了,她看着晏管家笑道:“既如此我就放心了,那我先回去休息了。”

  “慢走。”晏管家点点头,让她先行。

  几个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罗伯特转身回房里,儒雅温和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笑,笑容里带着玩味和兴趣,又似乎有某种跃跃欲试的激动和志在必得的满足,复杂到让人一时间捉摸不透。

  随着他的笑,他深邃的碧色眸子里也发出光彩来,好像已经看到了某种非常有趣的现象。

  百岁高龄还依旧健朗的老人,原本就挺有趣嘛。

  罗伯特头也没回,一只手背后关了门。

  ——

  夜色愈深,整座宅子都安静了下来。

  姜衿靠在床上想事情。

  晏少卿洗漱出来,她就看着他仰头笑道:“有个事情要和你商量。”

  “说吧。”晏少卿掀开被子坐在了她边上。

  姜衿抿抿唇,试探道:“我今天下午在学校参加了一个面试,嗯,是华夏台实习主播的面试,面试结果可能明天就能出来了?”

  晏少卿一愣,“所以?”

  “要是录取的话我肯定要上班的。”姜衿继续。

  晏少卿略微想了想,一本正经道:“爷爷刚才的态度你也看见了,你怀孕这事情在他心里非同小可,自然希望你在家安心养胎。”

  “我都仔细考虑过了,不怎么辛苦。”姜衿小声嘀咕道。

  晏老爷子能应允云若岚和晏平阳如此大动干戈请来国际的专业营养师,她其实也有点压力,虽说明白老爷子的紧张和爱护吧,也有点没办法天天待在家里养胎。

  事实上,她孕吐反应并不算强烈,只是比以往嗜睡些。

  晏少卿看着她,心情有点复杂,半晌,低声道:“你不是孩子了,眼下又怀着双胞胎,暂时休息一下没什么大不了,事业这方面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明白吗?”

  从知晓怀孕开始,这丫头好像压根没担心过。

  姜衿也无奈了,“你说的道理我都懂,我就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都不行啊?你和爷爷说一下好不好?我不敢和他说,怕他着急担心。”

  “我说了他一样着急担心。”晏少卿抬手在眉心里按了按。

  在老爷子心里,这丫头眼下就是家里的大熊猫,怎么可能放心让她再出去工作?

  万一出事,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别说老爷子了,他自己都不想因此而担心。

  来得太晚了,感觉我应该切腹自尽。

  抱歉让亲们久等,今天真的没状态,中午吃饭前知道了一件事,然后阿锦就再也没办法安心码字了。

  来书院一年半时间,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根本不认识的读者在后面各种抹黑我,上升到人身攻击的层面了,我一直认为对我还不错的作者朋友却跟着附和纵容,可笑的是,她自己的读者看不下去截图了,最后阿锦才知道。

  别人说,你以后和别人来往留个心眼,我却一直想不通,不知道我怎么就得罪了路人甲,这感觉就好像好端端正走路,突然就挨了几刀子,其中还有人,是一直对你温柔笑着的。

  一直在想着这个事,码字吃饭都在想,其实现在也没想出结果,也许应了那句话,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挨着挨着,心硬了就刀子也扎不破了。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98:请营养师》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