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婚纱礼服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晏少卿蹙着眉看她。

  姜衿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咬着唇,一副可怜兮兮的小样子。

  她一卖乖,晏少卿就有点无奈了,揽着她柔声轻斥,“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怀孕了都不能安生点么?要是出点什么状况,别说爷爷了,你爸妈那里我都没法交代。”

  “我会量力而为的。”姜衿伏在他怀里小声嘀咕道,“而且就算选上了实习主播,总共也就为期四个月。前两个月培训学习为主,后两个月每星期每人就工作两天而已,每天也不超过五小时。”

  晏少卿抬手在她腮帮子上拧了一下。

  姜衿直往他怀里钻,语调软软地哼唧着撒娇。

  晏少卿被她闹得没办法,只得动作轻柔地抱着她,妥协道:“你要去可以,不过……”

  “怎么?”姜衿仰头一笑。

  晏少卿捏着她鼻子道:“有人全程陪着你我才放心。”

  “啊?”

  “就这么说定了。”晏少卿神色坚决道,“等明天吧,确定了面试结果给你配一个保镖,以后你培训也好上班也罢,有人守着我们都能放心些。”

  “感觉好夸张。”姜衿无奈地撇撇嘴。

  晏少卿修长的一只手移到了她尚且平坦的小腹上,轻轻摩挲。

  姜衿皱着鼻子小声道:“他们好安静。”

  晏少卿:“……”

  这才多久,孩子都根本没成型呢,能有什么动静?

  他忍不住笑起来,柔声道:“明天再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检查完我陪你去书店转转,多买点孕期保健书籍,你没事的时候翻着看看。”

  “好呀,你明天不上班?”

  “嗯。”

  “那买了书以后再去商场好不好,我想买点孕妇装,嘿嘿,”姜衿说起来还有点害羞了,声音小小,“这样等肚子大了就可以穿。”

  “嗯,都依你。”

  “那再去一下超市,肯定要买好多吃的吧,补充营养。”

  晏少卿一笑,“这些不用你操心。”

  “那别人也不知道我想吃什么,这几天嘴好馋。”

  “那也行,你说什么就什么吧。”

  “晏哥哥你真好。”

  她一脸倾慕地诉说爱意,晏少卿愉悦的低笑声便久久地回荡在安静的夜里。

  ——

  翌日,上午。

  八点钟的时候一众人吃了早饭。

  晏少卿带着姜衿,前往医院做全身检查。

  原本上周做过一次孕检,可罗伯特先生需要更细致地掌握姜衿的身体状况,是以,建议两人再去医院一趟,检查身体各项指标。

  九点半,两人到了医院。

  先做了几项检查,最后才到了妇产科门诊。

  还没进去呢,晏少卿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去边上接电话,姜衿便先坐到了休息区等着,有些无聊,抬眸四下看了看,目光落在一处,有些发愣,看着乔远从楼道里走过。

  确切来说,不止他一人。

  他边上,齐盛推着轮椅,轮椅上还坐着孟明宣。

  几人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两个保镖。

  姜衿很快便反应过来,乔远应该带着孟明宣来医院检查身体了。

  可——

  出现在妇产科算怎么回事?

  她正想着呢,其中一间诊室的门恰好打开,一个面无表情的黑西装男人跟着一个女人出来了,将手里的B超报告递给了乔远。

  乔远没接,似乎是随意瞥了一眼,目光落定在女人脸上。

  姜衿能看到那女人的侧脸。

  瓜子脸小巧柔和,秀气的两道眉略弯,柳叶般细长,映衬着下方一双水杏般的眸子,显得楚楚可怜,她咬着唇看了乔远一眼,又飞快地低下头去,神色紧张得不得了。

  边上的保镖很快将检查报告卷了起来。

  一众人转身往出走。

  姜衿有点尴尬,移开了视线。

  可——

  就在这一瞬间,乔远已经看见她了。

  四目相对,两个人皆是一愣,姜衿下意识站起身了。

  “好巧。”

  她笑着打招呼道。

  乔远抿着薄唇,看着她,半晌,迟疑道:“你怎么在这?”

  姜衿垂在身侧的一只手蜷了蜷,声音低低道:“嗯,过来检查。”

  检查?

  乔远的目光下意识落在她小腹上。

  姜衿没说话,默认了。

  她不吭声,乔远的脸色就有点古怪了,好像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他猜想到的事情。

  姜衿抬眸看向了坐在轮椅上的孟明宣,后者浅笑道:“姜姐姐好,恭喜呀,好好照顾自己。”

  “谢谢。”姜衿问他,“你身体怎么样了?”

  “还好。”孟明宣言简意赅。

  话音落地,他就看到走过来的晏少卿了,主动问道:“晏医生好。”

  “过来检查身体?”晏少卿垂眸,声音淡淡。

  孟明宣点点头。

  晏少卿的目光落在他腿上,提醒道:“不能总坐着,多锻炼有益于健康。”

  “嗯。”孟明宣又点点头。

  晏少卿就抬眸朝乔远看了过去,自然也看到他身后站着的女人了,略微想了想,开口道:“准备走了?”

  乔远脸色有点僵,“是。做完检查了。”

  晏少卿点点头,神色若素,“孕育生命是挺辛苦一个过程,不能太疏忽了。”

  “我明白。”乔远轻舒一口气,扯出个略微勉强的笑容,告辞道,“那我们先走一步。”

  “好。”

  乔远抬步走了,走一步,又停了步子。

  姜衿和晏少卿站在一起,原本还没离开,就看到他回头了。

  乔远的目光落在姜衿身上,一脸认真地叮咛道:“好好照顾自己。”

  “我知道。”姜衿一笑。

  他便再也没有说出什么话,转过身,身板笔直地离开,在两人的视线中越走越远。

  姜衿看着他背影,抿着唇若有所思。

  很明显,他边上那个女人怀孕了,应该是他的。

  可——

  那女人并不是叶凝月啊。

  她忍不住侧头看了晏少卿一眼。

  晏少卿揽上她肩膀,柔声道:“走吧,进去做检查。”

  姜衿想说的疑惑也就直接咽了回去,点点头,淡笑道:“嗯。”

  两个人转身进了诊室。

  与此同时——

  乔远一众人已经出了门诊大楼。

  没走几步,乔远的手机就响了,他接通直接道:“你到哪了?”

  “看见你了。”叶凝月话音落地挂了电话,由远及近,走到他跟前,眼神问询。

  乔远朝边上的保镖使了个眼色,后者连忙将手里的检查报告全部递了过去,叶凝月接过一看,姓名那一栏全部都是她的名字,B超显示,宫内孕四十五天。

  “挺好。”她将东西收进随身拎着的大包里,边走边问,“她的住处都安排好了吗?”

  乔远声音很淡,“她的住处你不用担心,倒是你,什么时候离开?”

  “年底吧。”叶凝月淡笑道,“等她生产了你再通知我,我及时回来就行,这孩子也就可以给老爷子那边交差了,辛苦了。”

  乔远:“……”

  他无语地看了叶凝月一眼。

  这女人是正儿八经的女同性恋,对男人的容忍度为零。

  两人结婚以后一直各过各的,很好。

  可——

  这两年来,叶家那边一直催着要个孩子。

  被催的没办法了,两人一合计,也就想出这么一招,借腹生子。

  反正孩子生下来姓乔,养在他和叶凝月名下,除了心腹,其他人也根本一无所知。

  叶凝月性情其实不错,走的时候还在怀孕的女人脸上摸了一把,温声安慰,“别紧张,心情放松,好好照顾自己,把孩子健康生出来就行。”

  她手指细长冰凉,女人被吓了一跳,往后缩。

  叶凝月也不介意,哈哈一笑,反倒被逗乐,开车先行离开。

  乔远收回视线。

  怀孕的女人也长长舒了一口气,小声道:“夫人她,真得不介意吗?”

  乔远眯着眼睛看了她一眼。

  那目光深沉凌厉,女人脸色微变,结巴道:“我就,就……”

  “别想那些有的没了。”乔远声音很低,低而淡漠,“你就安心把孩子生下来,一分钱都不会少你的,明白吗?叶凝月的位子你不可能取代。”

  “是。”女人忙不迭低下头去了。

  乔远不耐烦地错开目光。

  孟明宣对两人的互动视若无睹,淡声问乔远,“舅舅,我想去陵园里看看我爸妈。”

  “我陪你去。”

  乔远话音落地,朝身侧的保镖道:“送她回去。”

  “是。”

  保镖带着女人离开了。

  齐盛开车过来,扶了孟明宣上车,收起了轮椅,离开。

  没一会——

  晏少卿陪着姜衿也出了门诊大楼。

  时至中午。

  九月的阳光明媚而温暖。

  姜衿舒服地眯了眯眼睛,歪着头发问,“我们先去吃饭还是先去书店呐?”

  “先吃饭。”晏少卿搂着她往停车的地方走,边走边道,“吃了饭去看婚纱,刚才接到电话了,说是婚纱礼服都已经到了,我们一起过去。”

  “真的?”姜衿意外不已,一双眼睛都亮闪闪发着光。

  她的兴奋自然取悦了晏少卿,一只手揉着她肩膀,笑着“嗯”了一声。

  姜衿喜不自胜。

  吃饭的过程中也一直幻想着婚纱的样子。

  设计草图她先前已经见过,是宁锦绣亲自主持设计,集团总部高级订制工坊的工匠们历时近一月,纯手工缝制而成。

  这样的心意,她当然非常期待。

  下午两点,晏少卿开车到了华宁国际。

  宁锦绣已经到了,远远看见两人都迎下了台阶,笑着道:“说了不着急,你们在路上走慢点就行,感觉怎么样,吃过饭会不会难受?”

  她一只手扶着姜衿,一副关切担心的模样。

  姜衿抿着唇摇摇头,“还好,就早上起来的时候不太舒服。”

  “双胞胎非同小可,得好好注意。”

  “我知道。”

  两个人一路说着话上了扶梯,晏少卿和Amy自然跟在后面,均是一脸浅笑。

  “董事长好,小姐好,姑爷好。”打过电话后,店面经理就一直守在店里等着,此刻眼见几人远远而来,连忙迎上前去,笑着招呼。

  宁锦绣和她笑着说了几句。

  姜衿忍不住和晏少卿耳语道:“你是不是第一次被人家叫姑爷啊?”

  晏少卿看她一眼,神色宠溺,没吭声。

  婚纱礼服基本上都是由集团总部提供,算上宁锦绣,参与设计的也均是国际知名设计师,店面经理和两个导购员将长拖尾婚纱捧出来,姜衿都有点呆了。

  每个女孩想象里都有一款婚纱。

  可当草图上见过的婚纱变成成品,展示在她眼前,她还是觉得,自己的想象力太过匮乏。

  唯美、洁白、曼妙、清纯……

  好像把所有美好的词汇献给这一款婚纱,还是不够的。

  宁锦绣设计婚纱的时候,她当时还没有怀孕,因而这款婚纱美丽精细到极致,大拖尾足有两米多长,蓬松柔软的白纱层叠拖曳,看上去非常有梦幻感,高腰露背型的设计,又兼具典雅端庄,同时,还透露出些许性感优雅。

  “这拖尾看起来太碍事了一点。”

  宁锦绣看着婚纱,想到姜衿眼下的情况,有点烦恼了。

  “感觉起来大拖尾更神圣呢。”边上的导购员不晓得姜衿怀孕的消息,笑着建议道,“要不还是让大小姐试试看?撑起来肯定特别漂亮的。”

  宁锦绣看着姜衿问,“要不你先试试?”

  “嗯。”姜衿点点头。

  看着婚纱,又开口问道:“那晏哥哥的呢?”

  “晏先生的礼服在这边。”另外一个导购员连忙笑着道,“您先进去试,婚纱穿起来比较麻烦。”

  “你先试,小心别踩到裙摆了。”晏少卿一笑,安抚她。

  姜衿点点头,跟着两个导购员进去了里面试衣间。

  拖尾那么大,尤其她的婚纱是长袖修身款,穿起来自己更麻烦了。

  晏少卿等了两分钟,也就进去试自己礼服了。

  很快出来。

  姜衿还没有出来,外面几个人的目光自然齐齐落在他身上。

  晏少卿的礼服是纯黑色长款燕尾服,不得不说,还是这样讲究庄重的礼服,最能凸显出男人的优雅气质来。晏少卿个子高,穿上燕尾服自然更显身形高挑修长,让人得仰着头看他,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他那张脸依旧俊秀白皙,棱角分明,轮廓每一寸,都好像雕刻大师精雕细琢而成,英俊到让人需得屏住呼吸了。

  当然,最让人着迷的还是他浑然天生的清贵优雅气质。

  他侧身站在镜子前,不说话,名门俊杰清雅内敛的气度都迷人得很。

  足以让任何一个年轻女人神魂颠倒了。

  宁锦绣看着他,也是第一次,打心眼里觉得自己这女儿眼光真真好,她一心痴恋着的这个男人,放眼整个云京,也的确没人能出其右。

  宁锦绣心情不错,由衷赞美道:“很合身。”

  晏少卿淡笑一下,正要说话,姜衿被导购员扶着出了试衣间。

  看见晏少卿,她呆愣了一秒,抿唇笑着问,“好看吗?”

  “再好看不过了。”导购员扶着她面对镜子而站,笑着道,“大小姐穿上这一件,绝对是最美新娘,好惊艳!”

  姜衿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婚期在十一月,宁锦绣设计的婚纱是长袖式样,袖筒是轻薄柔软的蕾丝质地,裹着她柔白细长的胳膊,让整个人显得优雅秀丽,领口却是大V型,露出她精致的锁骨和修长脖颈,高腰设计又让整个人显得庄重圣洁,浑身上下除了纱,并无多余累赘的饰物,落落大方。

  她的婚纱和晏少卿的燕尾服一样,充满了庄重严肃的仪式感,却不显厚重沉闷。

  姜衿很满意。

  左右端详了一下,笑着又问晏少卿,“行吗?”

  “很美。”晏少卿不吝啬夸奖,目光从她周身流连而过,略微想了一下,试探问,“就是这裙摆,你觉得会不会不方便?”

  是有点不方便,可姜衿很喜欢。

  她歪头笑着道:“我觉得还好,和你的燕尾服也搭配。”

  晏少卿抿着薄唇,看向了宁锦绣。

  宁锦绣当然明白她的心思,若有所思道:“婚礼当天肯定要穿高跟鞋的,你这丫头,平时好像都从来不穿高跟鞋,穿了能走路吗?”

  “应该可以吧。”姜衿舒了一口气,咬着唇笑。

  宁锦绣自然明白她喜欢了,想了想笑着道:“仪式就那么一会,应该不要紧,毕竟一生也就这么一次,裙摆就不修改了,修改起来也麻烦,腰身这一块,估计要适当放宽一些尺寸。”

  “腰身正合适。”一个导购员疑惑道。

  宁锦绣笑了笑没说话。

  姜衿一只手隔着婚纱落在小腹上,还有点不好意思,红着脸也笑了一下。

  店面经理是个聪明人,自然很快明白了,笑着道:“那行,一会我记下,腰部这尺寸修起来应该不麻烦。”

  “嗯。”宁锦绣一笑,“再试试礼服吧。”

  阿锦好像状况百出。

  纠结了半天,还是觉得给亲们说一下比较好,就是那个啥,阿锦应该有小猴子了。

  但是亲们也知道,阿锦最近一直在感冒,或者说我以为我在感冒,因为每天都昏沉发冷精神不济,然后吃了好多感冒药,昨晚发现可能有小猴子以后,问了好几个当了妈妈的闺蜜,现在心情很复杂,也很茫然。

  孕期前三个月不能用药,说是对孩子不好,一般不健康,阿锦糊里糊涂犯了错,可能把某些反应一直当成感冒在治,也很疏忽,一直都没去医院,药是自己琢磨着吃的。然后预备明天去医院,先看看医生怎么说,无论情况怎么样,肯定要影响更新了,阿锦暂时不保证更新时间,亲们每天晚上睡前刷一下。

  现在我自己也很自责,有点懵,亲们见谅,谢谢。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199:婚纱礼服》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