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猫捉老鼠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姜衿跟着两个导购员又进了试衣间。

  没等她出来,宁锦绣就做主挑了几件礼服递进去。

  姜衿没穿过旗袍。

  宁锦绣却喜欢,递进去的第一件就是旗袍,底色是正红色,立领曳地长款,手工刺绣的精美图案从领口一直往下,延伸到最下面的裙摆上,典雅华丽的金色,似乎能照亮人的眼睛,端庄富贵,却丝毫不显庸俗。

  旗袍是最能体现出东方女子窈窕曲线的服饰之一,宁锦绣本人又极其喜爱,这件旗袍也有她亲自参与设计,下摆用了鱼尾式样,更显落落大方。

  姜衿踩着试衣间里的高跟鞋出来,在导购员的搀扶下,每走一步都摇曳生姿。

  晏少卿简单看了一下,其他衣服也就没再试。

  毕竟——

  原本都是量身订制。

  他性子沉稳内敛,不怎么喜欢在外面试衣服,也就目不转睛地盯着姜衿了。

  晓得宁锦绣让她试旗袍,他原本有些担心,姜衿这样的年纪,撑不起这么端庄的旗袍来。

  可——

  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姜衿很白,巴掌小脸,柳眉杏眼,原本就是非常招人喜欢的那种古典美相貌,穿了这样正红色的旗袍出来,不显厚重浮夸,只让人觉得无比惊艳,好像古代深闺里待嫁的大家闺秀。

  旗袍和婚纱,在她身上,完全展现出不一样的感觉来,算得上各有千秋。

  “好看吗?”

  姜衿还有点忐忑,轻声问晏少卿。

  脸蛋微红,好像擦了胭脂一般,羞涩美丽到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晏少卿目光定定地落在她脸上,“很漂亮。”

  姜衿眉眼弯弯地笑了一下,又和宁锦绣说了两句话,抬步进了试衣间,又去试其他礼服。

  她在婚礼仪式上穿婚纱,晏少卿穿燕尾服,婚宴上她是旗袍,晏少卿是西装,拍摄婚纱照的时候她另有几套款式颜色各不相同的礼服,晏少卿则根据她的衣服搭配着不用颜色的西装。

  除此之外——

  两人的第一套服饰是极为传统考究的中式礼服。

  制作起来自然更麻烦,由国内江南地区手工精湛的绣娘和老裁缝一起合作完成,眼下一月有余,两套衣服仍是在赶工之中,自然没能试。

  不过幸好,除此之外的服饰基本上也都试好了。

  晏少卿是天生的衣服架子,穿什么都无可挑剔,自然没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

  姜衿怀了身孕,有几款修身的礼服需要略作调整。

  下午三点半,四个人出了华宁国际。

  晏少卿搂着姜衿,宁锦绣看了两人一眼,笑着询问道:“你们接下来打算做什么?回家吗?”

  “晏哥哥再陪我买点东西。”姜衿窝在晏少卿怀里,笑眯眯回答。

  宁锦绣看着她幸福甜蜜的小样子,也忍不住笑意更深,点头道:“那行吧。时间还早,我和Amy再回公司一趟,就不陪你们了。”

  “好。”

  “您慢走。”

  姜衿和晏少卿目送两人离开。

  十指相扣。

  姜衿朝他笑道:“刚才下来的时候看到孕婴店了,我们再上去看看?”

  “好。”晏少卿略略一笑,揽着她的肩膀又进门了。

  两个人到了孕婴店。

  导购员笑着道:“欢迎光临,需要点什么?”

  “自己看吧。”姜衿从晏少卿怀里探出头去,朝着她勾唇一笑,后者一愣,点头道,“好的。”

  姜衿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看见什么都觉得好玩,晏少卿也是第一次,目光落在柜台货架上,挺专注,神色温和地打量着。

  “好小哦。”姜衿的目光落在一顶针织帽上,忍不住笑起来,指着它道,“这么小一个脑袋呀?”

  “一般小孩出生也是几斤而已,脑袋能有多大?”晏少卿下意识看她一眼,挺有耐心。

  姜衿若有所思抿抿唇,又拿了一套衣服来回看了两眼,啧啧叹道:“胳膊腿都是这么短短的呀,想起来就好玩,你说我们要先备着衣服吗?”

  “你不是进来给自己买孕妇装的?”晏少卿好笑问。

  “对。”姜衿又傻乎乎放下了小衣服,又去找孕妇装去了。

  晏少卿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脸色,只觉得好笑。

  这丫头,怀孕以后好像有点呆,尤其这一两天,注意力不集中,看见什么都好奇,有时候自己说了话吧,转个身就忘,倒像个多动的孩子。

  他看着姜衿,当真像看一个小孩般,满目爱怜。

  两个人一前一后,距离并不远,随意地在店里面走走停停,逛了其实也就十来分钟,姜衿给自己选了两件质地柔软的睡衣,一起出门。

  这样闲下来转悠的时光实在少,等两人再上车,姜衿都忍不住喟叹道:“其实不上班也挺好的。”

  “我可以……”

  晏少卿准备投建医院,最近已经在办离职手续了。

  看着她,那一句“可以一直陪着你”还没出口呢,姜衿的手机突然就响了。

  她自然没听见晏少卿说话了,接电话。

  很快,脸上就浮现出明显的喜悦。

  能让她这么开心的事情,晏少卿想想也知道了,他其实没有多开心,也就默默地将车子驶上正路了。

  姜衿挂了电话,也并未察觉出他情绪不高,乐滋滋道:“我可以参加实习主播的培训了。”

  晏少卿:“嗯。恭喜你。”

  “你不高兴呀?”姜衿撇撇嘴,“我们昨天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是。”晏少卿淡笑一下,问她,“什么时候开始?”

  “后天。”

  “那明天从家里给你选出一名保镖来。”

  姜衿看着他一本正经的侧脸,点点头妥协道:“好吧。”

  晏少卿侧头瞥了她一眼。

  不晓得为什么,他突然更不高兴了,家里所有的保镖好像都是男性,那,这意味着自己得找个男人时刻跟着保护照顾她?

  想起来怎么就这么怪呢?

  晏少卿抿着薄唇,一路将车子开到了市内一家图书超市。

  孕婴保健之类的书籍就在一楼,上了台阶进门,扶梯口左边一拐就是。

  晏少卿问了导购台,带着姜衿直接过去,两个人在书架上挑选书籍,没一会,晏少卿手里就拿了三本,抬手腕看一眼时间,两个人也没有过多逗留,打算回家。

  很意外,没走几步就碰见熟人了。

  赵安民在陪着童桐选择国考的习题册,一抬眸就看见两人,笑道:“真巧,你们也来买书?”

  “嗯。”

  晏少卿一个字刚落,赵安民和童桐就看到他手里的几本书了。

  最外边一本《孕妇禁忌一百项》。

  呃。

  两个人齐齐一愣,都有点意外惊喜,赵安民犹豫着问:“好消息这么快?”

  怀孕也不是什么丢人事。

  晏少卿神色自若地笑了一下,点头道:“时间不久。”

  “恭喜恭喜!”赵安民脸上笑意更深了,话锋一转就语带调侃道,“这么看来肯定是好事将近,什么时候能有幸讨一杯喜酒喝?”

  他说得随意,语气里却带着疑问关切。

  晏少卿也就客气答道:“婚期应该在十一月底,具体日子还没敲定,定下来才要通知你们。”

  “荣幸之至。”赵安民爽朗笑道,“那我们就等着了。”

  “客气了。”

  晏少卿一直保持着客气礼貌的笑意,站着寒暄了几句,揽着姜衿先行离开。

  童桐也选好了习题册。

  赵安民在收银台付了帐,陪着她一起往外走。

  两人上了车,他便状若随意地喟叹道:“又是一个好事成双的。”

  他比晏少卿小了一两岁,和方淮却是差不多年纪,眼下,放眼周围,该结婚的基本都结婚了,更有好些连孩子都有了。

  他和童桐在一起虽然只有一个多月,认识却足有两年多了。

  他认定她是自己的妻子,原本也是奔着结婚去的。

  眼下——

  赵安民侧头看了童桐一眼。

  童桐原本也在看他,察觉到他的视线,却又连忙低下头去,没吭声。

  赵安民也没多说,将车子驶到了附近不远处一家西餐厅。

  包了二楼一整层,他陪着童桐吃了晚餐,全程温柔备至,晚上七点,两人出了西餐厅,他开车将童桐送到了云京大学。

  时间还早,夜幕刚落而已。

  赵安民将车子停在林荫道上,下车陪着童桐走了一会,在梧桐树下拥吻了。

  童桐脸皮薄,纵然在夜里也没让他吻很长时间,两个人很快分开,赵安民却有点意犹未尽,在她刚转身之际拉住她胳膊,柔声道:“晚上别回去了,嗯?”

  “赵大哥。”童桐狠狠愣一下,一张脸涨红。

  赵安民抬手摸着她的脸,语气越发温柔了,轻声哄劝,“什么也不做,相信我好吗?我就是想和你多呆一会,你都不知道,我……”

  他有点说不下去了,在某些方面,他一直忍得挺辛苦。

  童桐很保守,是他所认识的女性之中,最为保守传统的那一个。

  他认识最开放的女人,能在一杯咖啡的工夫就主动要求去酒店休息,稍微拘谨点的,一月多也完全能进展到非常亲密的地步,哪怕不到最后一步,摸一摸也都毫无问题。

  童桐不行,一个多月吧,也就允许他牵牵小手、摸摸小脸、亲亲小嘴。

  再过分,她就会下意识去躲了。

  猫捉老鼠这种游戏,原本挺好玩的,那说的主要是猫的感受。他和童桐这段关系里,他原本一直以为自己是猫,时间长了,才发现他其实是老鼠。

  眼下,就连上床这样原本极为正常的需求,都得小心翼翼、循序渐进了。

  他语调里带着极为温柔的忍耐,童桐就有点心软了,抿着唇一脸为难道:“真不行,赵大哥,我,这样不好。”

  “我是成年人了。”赵安民拥抱了她,在她耳边苦涩低语道,“基于爱的这种需求,有时候自己都难以控制,不过你的底线我明白,我尊重,各退一步,好吗?”

  “我……”

  “我也不会吃了你。”赵安民笑着拉起她的手,一边往停车的地方走,一边笑着道,“认识两年多了,难道你对我这点信任都没有?”

  “不是。”童桐只觉得天人交战。

  “那不就行了。”赵安民一笑,握紧她的手,笑得面若春风。

  他很少露出这种春风般的笑意,童桐咬咬唇,不知怎的,就不忍拒绝了。

  的确,她信任赵安民。

  两个人相识这么久,赵安民对她的心意她一直明白,怎么可能没有感动呢,若是没有感动,她都不可能答应赵安民在一起的请求,更不可能为了他,试着忘记江卓宁。

  忘了吗?

  那样光芒万丈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轻易忘?

  可——

  就是时间问题而已。

  童桐,都是时间问题。

  从以前分分秒秒想他,到后来时时刻刻想他,到再后来总会不经意想起他,以及现在这样,只是在某种特定的复杂心情下,才会想起他。

  一天比一天少一点想念,都是进步。

  她朝着赵安民跨出去的每一步,都是逐渐远离江卓宁的每一步。

  这每一步她跨出去其实都需要勇气,可,基本上,每一步跨出去之后,也都基于长久的心里考量和斗争,每一步跨出去之后,都不怎么后悔。

  因为知道回不去,不再抱有希望,所以越来越不会后悔。

  江卓宁那样的人,是她生命里最耀眼的存在,同时,又是她生命里最痛苦的记忆。

  这样的感情,原本就是作茧自缚,但凡尚存一丝理智和清醒,捆缚其中的每个人都会努力挣扎,试图破茧成蝶,赵安民,应该就是这个能让她走出困境的人吧。

  童桐抿紧了唇瓣,暗暗想着。

  赵安民开了锁,拉开副驾驶车门,她便红着脸坐了进去。

  “安全带。”赵安民坐上副驾驶,目光温柔地看了她一眼,笑着提醒。

  童桐系上了安全带。

  赵安民眼眸里那抹温柔笑意便越发深了。

  夜色下——

  银灰色的轿车一路驶出校门。

  云京的夜晚一向繁华,街道上车水马龙,街道边霓虹闪烁。

  九点一刻。

  赵安民带着童桐回了家。

  独栋小别墅掩映在温馨的灯光和高大的景观树中,内里漆黑一片,周围很寂静,似乎还有虫鸣声远远传来,童桐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有些紧张、有些急促。

  “你这还第一次来呢。”赵安民握上了她的手,她手心里都是汗。

  赵安民有点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柔声笑道:“紧张呀?赵大哥不吃人,说了尊重你,自然不会做那些违背诺言的事情,心放到肚子里面去,嗯?”

  “我就……有点热。”童桐抿着唇看了他一眼,解释。

  话音落地,她都觉得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她在紧张什么呢?

  这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单独过夜,还是一个正在交往中的男朋友,也许,过了这一晚,很多事情就会不一样了,她不愿意,原本在她心里,很抗拒那种亲密。

  可——

  也不知道为何,此刻站在温柔的晚风里,她突然有点冲动。

  她过往的这些年里,从来没有冲动过,她是个父母朋友眼中的乖乖女,可,这不代表,她从来不曾有过冲动的想法,之所以循规蹈矩,只是一直压抑而已。

  要不要冲动一次呢?

  她要是冲动了,赵大哥肯定会欣喜若狂吧,而江卓宁,也会永远地停留在她的回忆里。

  如此一来,她也可以死心塌地了。

  抱着这种复杂无比的心情,童桐握紧了赵安民的手,跟在他后面,上了台阶,进了家门,不等赵安民开灯,她便从后面抱紧了他的腰身。

  她闷声没说话,赵安民便握紧了她扣在一起的手指。

  他转身,一只手捧着她的脸,目光久久地流连在她的唇上,而后,吻了过去。

  ------题外话------

  猜个题:

  童桐和赵安民明天进展到哪一步?不提供答案,随意猜,参与奖励币币30个,嘿嘿,当然,不感兴趣猜也行,权利全部给亲们。

  另,感谢亲们关心阿锦,然后,今天检查完,医生说下周二才能做B超,目前小猴子可能太小了,药物影响不算特别大,要是B超还算正常,阿锦会要。咳咳。

  群晚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00:猫捉老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