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天差地别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晏真真抿着唇若有所思。

  晏管家神色定定地看着她,好一会,迟疑道:“你对少卿还有心思?”

  “没有。”晏真真条件反射说道。

  她反驳得太快,晏管家反而在第一时间明白她的心思了,压低声音道:“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别动那些不该有的心思。你妈去得早,我和你哥一直宠着你,老爷子也从小对你怜爱有加,可就算这样,你也给我弄明白了,我们在这个家有脸,那是老爷子给我们脸面,你别到时候连这点脸面都给我毁干净了!”

  “爸!”晏真真不悦地唤了他一声,直接起身了。

  扭头就往花园里走。

  她如何不明白晏管家的言外之意。

  管家说白了就是佣人,再有脸面,那也还是佣人。

  自己的父亲这是在提醒她,自己就是佣人的女儿呢,这是她从小都不愿意正视的事实。

  因此——

  她一刻都不想多呆了。

  晏真真舒口气,走到户外花园里散心。

  九月上午,阳光温暖而明媚,透过枝桠映照在花园的地面上,斑驳如画。

  晏真真一抬眸,看到躺椅上靠着一个人。

  那人身形修长稳健,一身银灰色西装,靠躺在竹椅上,曲着胳膊,后脑勺抵着自己一只手,便露出袖管下修长的手腕,肤色白,这样随意的动作,也有着一股子难以形容的优雅味道。

  晏真真看不清他的脸。

  男人脸上盖着巴掌大一片嫩黄的枫叶。

  谁呢?

  能这样随意而舒适地在晏家花园里晒太阳,她心念一动,也就猜到了。

  营养专家罗伯特先生。

  听说,是极为优雅和善的一位绅士呢。

  晏真真唇角扬起一抹笑,走近两步,正准备用英文问好呢,躺着的罗伯特先生以手指捏了脸上那片枫叶,坐起身来,笑看了她一眼,“嗨!午安!”

  “您是罗伯特先生吧?”晏真真笑着问。

  罗伯特一笑,“见笑了。”

  “我是晏真真,很高兴认识您。”晏真真简短地介绍了自己。

  罗伯特起身整理了自己的西装,微微躬身,十足客套优雅地笑着道:“能认识这么美丽优雅的小姐,在下也深感荣幸。”

  哪个人不喜欢赞美呢?

  尤其这赞美还来自于一位风度翩翩的绅士。

  晏真真近一年来都一心扑在工作上,又刚刚受了气,此刻和罗伯特说两句话,顿时觉得如沐春风了。

  罗伯特有一双极为迷人深邃的眼睛,颜色浅蓝,像大海一般,包容而平和,他说话非常礼貌客气,声音也醇厚好听,像大提琴的音节,舒缓低柔,又带着那么点成年人深沉丰沛的情意。

  晏真真学医,和他也算有好些共同话题。

  两人交谈甚欢。

  以至于——

  午饭间,晏真真都下意识帮着他说了许多好话,不吝赞美。

  老爷子自然是高兴的。

  毕竟——

  罗伯特虽然只来了两天而已,他的饭量都好了一些,姜衿那丫头也是,一高兴,他就应和着点头夸赞,极大地肯定了罗伯特的专业能力。

  他高兴了,回到家的云若岚却不高兴了。

  晏真真算个什么东西?

  佣人的女儿而已,和保镖都发生了那种丢脸事,还真将自己当成一个角色了?

  老爷子给她的笑脸,比给自己的笑脸都多。

  也真是够够的!

  午饭后,云若岚就找机会进了厨房。

  罗伯特哼着一首外文小调,在给老爷子准备饭后花果茶。

  “罗伯特先生。”云若岚亲自动手洗水果,一边洗,一边僵着脸声音淡淡地提醒道,“晏真真不过是家里佣人的女儿而已,您和她不应该走得太近,免得降低身份。”

  “哦?”罗伯特头也没抬,笑得风轻云淡,“我倒是觉得真真小姐谈吐文雅,很值得相交。”

  她语调漫不经心,云若岚一愣,越发没好气地提醒道:“我请你来,不是让你随心所欲,交友玩乐的,晏家家大业大,你行事也过于随性散漫了。”

  “交友玩乐?”罗伯特侧头看了她一眼,嗤笑。

  他的态度几乎激怒云若岚了。

  云若岚关了水龙头,脸色一变正想再说,外面突然进来一位佣人,笑着道:“我来洗吧,二夫人你快去外面歇着,这些事情哪里轮到您动手!”

  云若岚唇角耸动一下,冷着脸出去了。

  帮佣松口气,一边动作利落地切水果,一边侧头看了眼怡然自得的罗伯特,小心提醒道:“二夫人脾气不好,得罪她都没什么好下场的。”

  罗伯特端起了玻璃杯,笑道:“让您担心了,谢谢提醒。”

  “不客气不客气。”佣人连忙道。

  罗伯特一转身,出去了。

  佣人看着他修长硬朗的身形,感慨不已。

  她就是厨房里一个帮佣而已,平时看惯了别人脸色,哪里受得住这种专家一口一个“您”这样的称呼呢,罗伯特先生真是一位非常有礼貌的绅士,难怪来了两天,大家都喜欢他。

  佣人笑着收回视线,继续切水果了。

  心情很好。

  ——

  时间一天天过去。

  罗伯特先生很轻易就获得了晏家众人的好感。

  并且——

  时间越久,这好感越深。

  晏老爷子经过了半个多月的调理,睡眠质量提高了许多,整个人也显得容光焕发,很有精气神,完全不像个年近百岁的老人。

  姜衿身体素质也好了很多,最起码,脸蛋都比以前红润娇嫩了。

  孕吐反应折磨着,她原本胃口不好食欲不振,有那么几天吃什么吐什么,家里的厨师都一筹莫展,也就罗伯特先生精心制作的营养餐稍微管用,让她不至于太辛苦太难受。

  十月三号是个周末。

  她和晏少卿一起,试了结婚当天要穿的中式礼服。

  次日,星期一。

  姜衿起得早,正常工作。

  他们学院里十个人一起入选实习主播,培训阶段还要再淘汰掉三个,这前两个月其实没有她想象中那么轻松,相反,还有点辛苦。

  毕竟,除了她之外,入选的另两个女生都是播音主持专业。

  相比而言,自然有很大优势。

  姜衿面试实习主播时当然没有说起自己的身体状况,这段时间以来,在单位里也一直隐瞒着,自然不容易,早上跟着培训老师练了会配音技巧,等到午饭时间,声音都有点哑了。

  她前段时间孕吐有点严重,一般都在外面用餐。

  眼下半个多月过去,情况好转些,也就跟着培训老师一起去楼下单位食堂了。

  打了饭刚坐到位子上,边上就传来一道女声,意外含笑说,“姜衿这还是第一次在食堂里吃饭呢?我觉得烧菜这几个师傅厨艺其实都不错,一点都不比外面餐厅的大厨差,你试试就知道了。”

  “我也觉得挺好的,中午就两个小时休息时间,去外面吃饭其实浪费时间又浪费钱。”

  “就是。”

  不等她说话,边上两个女生一唱一和先说了好几句。

  这两人她都认识。

  蒋欢和文婧,皆是她们邻班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相貌姣好端庄,声音干净圆润,也都是她们学院里的佼佼者,最先说话的蒋欢,从军训起就当方阵领队呢。

  三选二,其中有一个人注定淘汰,人家两个原本就是同班同学,培训一开始就抱成一团了。

  排挤她很正常。

  姜衿孕初期乏力,平时培训的间隙永远在休息,看上去也就好像主动和她们保持距离了,蒋欢和文婧私底下自然没少说起她,语调酸溜溜了。

  姜家的事情先前闹上网,姜衿的身份背景根本不可能隐藏。

  更何况——

  她们还处在新闻圈这样的地方呢?

  哪怕她其实实力不错,蒋欢和文婧心知肚明,仍旧是觉得她能破格入局,肯定和后台有关。

  这念头,根本停不下,能不嫉妒担忧吗?

  两人三言两语说着话,看似随意地点评着食堂师傅的手艺,言外之意却是在拈酸吃醋,当面说着姜衿挑剔难伺候了,往深了想,还有自命清高,傲慢做作的意思在里面。

  装给谁看呀?

  蒋欢拿起自己手边的饮料喝了口,鼓着腮帮子撇嘴,神色间带着那么点不屑了。

  培训老师还没来,她都没有平时谦卑柔和的那股子态度了。

  姜衿瞥了两人一眼,还觉得有点好笑。

  低头夹了一根豆角咀嚼完,抬起头慢条斯理道:“是不错。”她唇角带笑,好像完全没察觉到两人的敌意,蒋欢和文婧讨了个没趣。

  姜衿勾勾唇,收回视线,目光不经意间落到一处,神色微愣。

  江卓宁从她边上走过,脚步一顿停了下来,坐在她对面笑起来,“好久不见。”

  “也就半个多月。”姜衿弯起唇角问,“刚回来?”

  “嗯,累死了。”

  江卓宁说话间松了一口气,点点头,神色疲倦。

  他们栏目组这期专题去西北地区深入走访,姜衿自然晓得,眼看他一张脸好像都晒黑了一点,没有了以往那么白皙,少了书生气,多了点男人味,笑意更深道:“看得出来,你这肤色都变了。”

  甚至——

  江卓宁的下巴都显露出胡茬来,虽然剃得很干净,也让她第一眼注意到。

  从初识到现在,三年多,这人的变化不可谓不大。

  姜衿忍不住喟叹。

  江卓宁和她闲聊了两句,起身打了饭,再折回来,眼见她已经离开了,也就随意地选了一处位置坐下,一边吃饭,一边还发短信问她,“你身体没事吧?”

  先前在一起上班,姜衿怀孕的事情他自然知晓了。

  走的时候很匆忙,两人也就在微信上聊了两句而已,刚才看见她碍于旁人在不好问,这会自然得发短信表示一下关心了。

  “挺好的。”姜衿回复了三个字。

  江卓宁想了想,又叮咛道:“平时小心点,有什么事打我电话。”

  “嗯,能有什么事啊,放心。”

  “你这种心态,晏医生是怎么放心让你出来工作的?”

  “呃。”姜衿给他发了一个白眼的表情。

  江卓宁一笑,也就收了手机。

  手机刚装进兜里,又突然震动起来,他拿出来看一眼,接通道:“妈。”

  “你回到云京了吗?”卓娅问他。

  “嗯。刚到一会,正吃午饭呢。”江卓宁温声道,“您和我爸吃过饭了没?”

  “吃过了。”卓娅笑道,“和几个老朋友一起吃的饭,哦,对了,我们现在就在云京呢,过来参加一个展会,你要回来了我们就顺便看看你。”

  看他?

  江卓宁一愣,“那你们什么时候过来?”

  “明天下午吧。”卓娅道,“晚上和几个朋友一起住在主办方安排的酒店里,明天中午一切结束了,我和你爸过来看看你,你这出差回来,有休息时间吧?”

  “嗯,能休息几天。”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明天下午过来?”卓娅柔声征询。

  江卓宁想了想,“好。”

  挂了电话,顿时有点没胃口了。

  父母来了云京,肯定会去他的新房看,那,孟佳妩怎么办?他觉得头大了。

  心里有了事,他待到下班,直接打了车回家。

  这次去西北地区,他们一行十多人,历时多半个月,根据一个妇女失踪案,做了一期落后山村“买妻”这样的专题,波折辛苦自是不必说。

  眼下专题即将进入后期剪辑制作阶段,他们出差的这些人,每人有四天休息时间。

  他刚好可以理一理孟佳妩的事情。

  江卓宁胡思乱想着,路上给孟佳妩打了个电话。

  没人接?

  他抬手在自己眉心里揉了揉,也就没继续再打电话了。

  这段时间他太忙,也就隔几天能和孟佳妩打一个电话,晓得她找了两个工作,都干了三天,辞职了,晓得她眼下又暂时没上班,说是要考研,等着他回来指点复习,还晓得,她给家里养了一条萨摩耶。

  呼呼。

  江卓宁只想着都觉得头疼,下车进了小区。

  上电梯,拿了钥匙开门。

  一开门,就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

  “你是?”举着笤帚正要进攻的年轻女孩看了他一眼,不确定问。

  江卓宁深吸一口气,“你又是谁?”

  “我是小安。”年轻女孩多看了他两眼,笑着道,“你肯定是江先生吧,你好年轻呀,我是孟小姐请的保洁,每天下午过来打扫一下卫生。”

  保姆?

  江卓宁连鞋都没换,一边往里走一边问,“她人呢?”

  “带着宝宝下楼遛弯了。”

  “宝宝?”

  “哦,宝宝是狗的名字。”小保姆连忙笑着解释。

  江卓宁多看了她一眼,女孩大概也就二十岁的样子,比他年龄还小,扎着马尾,围着围裙,一张脸素面朝天,帮他倒了一杯水,放下笤帚,拿纸巾和抹布清理了一下阳台门里面的狗屎,洗了手,又去卧室里拿出了两件孟佳妩的内衣去了洗手间。

  许是因为做惯了这些事,女孩神色平淡的很。

  江卓宁却有点受不了。

  他们家是典型的三口之家,平时基本上不请保姆,也就偶尔需要大扫除打扫整个屋子,卓娅会请上几个保洁员过来半天而已。

  对他来说,家是私密的地方。

  尤其卧室这种地方,一个陌生姑娘出出进进,不会很奇怪吗?

  孟佳妩连内衣都不自己洗?

  江卓宁觉得自己实在有点接受无能了,孟佳妩从小生活在养尊处优的环境,他可以理解,可他一直觉得,一个女孩,到了这个年龄,总该成熟点,最起码,生活上有所转变。

  洗衣做饭、操持家务,这些事不是说非要她一个人去承担,可,她应该有个过日子的态度吧?

  叫小安的女孩很快洗好了两件内衣,晾晒在阳台上。

  紧接着——

  洗了帕子蹲在地上开始擦地板了。

  江卓宁看不下去,出声阻止道:“地板干净着就行了,没必要这么擦。”

  眼见一个比他还小的姑娘一会蹲一会跪,拿着帕子擦地板,他一个大男人坐着,着实也有点接受不了,说白了,他就是从小没有被人伺候的自觉性。

  他们家家境算得上优渥,可江父那样的人,怎么可能把他当成公子哥培养呢。

  江卓宁脸色非常别扭。

  小安却根本没起身,就侧身半跪在地上,笑着朝他道:“没事。孟小姐说了,狗狗的便便有味道,拖把拖过也不干净的,要弄肥皂水、洗衣液、清水,擦上三遍再通风,消除掉这个气味才行。”

  江卓宁:“……”

  既然这么麻烦,为什么要养狗呢?

  他看着继续跪着擦地板的小安,心情有点烦躁。

  孟佳妩没拿电话,他也没办法打电话,只能等着,差不多近一个小时,小安将房子打扫干净了,正准备离开,他听到了狗叫声。

  小安去开了门,一只白色的萨摩耶窜进客厅里,还没怎么地呢,先在阳台里面的地板上尿了一泡。

  江卓宁:“……”

  他坐着没说话,孟佳妩训了萨摩耶两句,抬步到他跟前了,俯身就搂着他脖子撒娇道:“你可算回来了呀,我这段时间都快无聊死了。”

  小安一脸尴尬地站在边上。

  江卓宁也窘迫得不行,推开她胳膊,压低声音道:“你注意点。”

  孟佳妩扭头看了小安一眼,发话道:“把那块清理一下吧。”她指着萨摩耶刚才尿了的地方,神色间还有点无奈,训狗是个麻烦事,她这狗回来五天了,压根还不知道往哪尿,让人烦不胜烦。

  亲们晚安。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02:天差地别》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