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生死一念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小安在茶几上扯了纸巾就过去。

  江卓宁站起来阻止她,“不用了,今天就到这,你先回去。”

  小安意外地看了孟佳妩一眼。

  孟佳妩没说话,于是,她仍旧过去用纸巾清理了狗尿,又用帕子擦了一遍,才去洗手间里洗了手,出来收拾了自己东西离开。

  离开前还微笑着告别,“孟小姐再见,江先生再见。”

  “走吧。”孟佳妩朝着她挥挥手。

  江卓宁有点无奈。

  孟佳妩晓得他不怎么喜欢狗,也就暂时将萨摩耶关在阳台上,自己折回来抱着他撒娇道:“我实在太无聊了,而且一个人住在家里害怕,没办法,才托人给我买了一条狗嘛,别生气好不好?”

  “……”江卓宁没说话。

  这段感情里,他先前是比较话少的那一个,后来因为孟佳妩,话渐渐多起来,有时候苦口婆心,自己都觉得自己唠叨,可到了现在,却只觉得心累。

  他好像老了。

  眼下每每和孟佳妩在一起,他都有这样一种感觉。

  他年轻的外表下藏着一颗苍老的心,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一段感情所致。

  江卓宁深吸了一口气,“我有点累,先进去睡一觉。”

  话音落地,他就抬手掰开了孟佳妩的手,起身往房间里走去,走两步又去门口换了鞋,再折回来,进了卧室洗手间,一脸疲倦。

  他在里面洗澡,孟佳妩在外面换衣服。

  时至黄昏。

  她拉上了窗帘,房间便显得非常昏暗,萨摩耶在外面阳台上吵闹她也不管,哼着歌换了一件蕾丝边的吊带睡裙,将头发全部放下来,躺在了床上。

  半个多月不见,她很想江卓宁。

  江卓宁总是让她上班,她其实有点不耐烦的,她还年轻呀,她只有二十三岁而已,正是女人最美好娇艳的年华,怎么能不及时行乐呢?

  再说了,她又不缺钱。

  上班不就是为了赚钱吗?那,等到需要钱的时候,再去赚,完全来得及啊!

  她实在不明白江卓宁干嘛为了工作这么拼命?

  记者这一行风吹日晒的,尤其还出差,去那些鸟不拉屎的地方,这完全是一种自我折磨,按着江卓宁的成绩,做什么不行,非要去当一个记者找虐?

  她阻止不了江卓宁,只能顺着他,这结果是她自己还得找工作!

  不过——

  眼下她找了考研这么一个借口,自然不需要上班了。

  江卓宁也说了,她成绩不怎么样。

  既然这样,那就继续学习好了,什么时候考上了什么时候去学习,没考上还可以一直考,最重要的,她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让江卓宁辅导她,增加两个人在一起的机会不是?

  孟佳妩胡乱想想,心情很好。

  目光落在浴室方向。

  水声戛然而止。

  江卓宁围着浴巾出了洗手间,头发已经基本擦干,小麦色的大片肌肤裸露在外面,看上去无比性感,尤其浴巾下两条腿,修长笔直,走动间充满了力道。

  孟佳妩坐起身看着他。

  江卓宁一愣,问她,“你吃了下午饭没有?”

  他太困,孟佳妩应该不至于,眼下七点,正是晚饭时间,故而他有此一问。

  事实上——

  他如何不明白孟佳妩的意图?

  可是他不想做。

  从这一点上来说,他都不像个正常的男人。在他这样血气方刚的年龄段,原本正是男人需求欲望最旺盛的时候,孟佳妩这样身材绝佳的火辣尤物,放在一般男人,早就已经急不可耐了。

  也许,他不是一般男人吧。

  科学研究表明,越是成功的男人,对胸大的女人兴趣越小。

  有人说,一个女人的外在让男人决定是否要去了解她的内在,可一旦深入接触了,男人却会因为女人的内在完全否定女人惊艳绝伦的外在。

  女人吸引男人,最先靠外表。

  可——

  女人长久地吸引男人,却绝对靠内在。

  这段时间没在一起,江卓宁当然会想起孟佳妩,他会回忆,孟佳妩究竟是如何让他产生爱的感觉。

  她占有欲强、直接、疯狂,想要什么就努力去得到,哪怕燃烧自己在所不惜,往坏了说,是执拗自私,往好了想,却是勇敢决然,她看上去复杂,某些方面却天真,爱憎分明,个性鲜活,这些特质,最先接触,会让人觉得可爱,就像她有时候突然很乖巧一样,让人在承受了她的强迫之后,非常满足。

  时间一长就不行了。

  年轻人的爱情之所以浪漫轰动,在于忘我。

  一时可以,久了却不行。

  成功的爱情最后要走入婚姻的,爱情也许可以忘我,被激情所燃烧,婚姻却需要落在实处,踏实、包容、付出、平淡、磨合、妥协。

  风花雪月是爱情,柴米油盐是婚姻。

  两个要转变,作为爱情主体的个人必须改变,曾经年轻无畏的男孩需要负起责任,曾经骄矜傲慢的女孩也需要收起性子。

  结婚,用一位情感专家的话来说,女人要习惯从公主变成一个老妈子。

  江卓宁深知,孟佳妩并不适合走入婚姻。

  最起码——

  她不适合走进他的婚姻。

  可他无法放下。

  或者说,他没办法抛弃孟佳妩。

  孟佳妩已经为了他放弃了刘樱和家,眼下连个容身之处都没有,她一心一意地爱着自己,哪怕她并不懂得如何好好去爱,但总归,她是爱着的。

  他们纠葛那么久,又已经发生了关系,孟佳妩为他也有所改变,他便无法不道义。

  是了,这段感情早已经掺杂了责任感。

  他对孟佳妩负有责任,如何能在这种情况下放弃她呢?

  甚至——

  他若放弃,孟佳妩会迎来另一段怎样的人生?

  他想象中那并不好,所以他毫无选择。

  他将自己当成了救世主。

  江卓宁深吸一口气,扯了浴巾上床,孟佳妩笑着缠到他身上,江卓宁抬手拉上了被子,将两人盖在里面,亲吻抚摸,打起精神应付她。

  房间里很快响起了孟佳妩的尖叫声。

  江卓宁去捂她的嘴。

  这种时候他不喜欢大声,感觉起来非常羞耻难堪。

  孟佳妩却不乐意,她晓得怎么让自己更快乐。

  两个人纠缠对抗,根本没听到外面传来了敲门声,直到江卓宁大汗淋漓地躺在了被子里,才被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给惊到了。

  他在裤兜里找见了电话。

  妈?

  江卓宁定定神,看了孟佳妩一眼,一边套衣服一边语调平缓道:“妈。”

  “你在哪呢?”卓娅的声音很小。

  “在家。”

  “那我们一直敲门怎么没人开?我和你爸就在门外,你出来开一下门。”

  “……”

  江卓宁整个人都懵了。

  下意识地,他侧头看一眼床上。

  孟佳妩露出香肩趴在被子里,她的睡衣就扔在枕头上,半盒子安全套还放在床头,甚至,他连衣服都根本没有穿好,如何开门?

  可——

  他已经说自己在家了。

  “我爸妈来了。”江卓宁放了手机说一句,很快穿好衣服,衣柜里扯了一条长裙给孟佳妩,躬身铺床,一边拉被子一边道,“一会不管他们说什么,你别吭声,明白吗?”

  孟佳妩穿了衣服下床,一脸郁闷地答应了。

  江卓宁深吸一口气,出去开门。

  门一开,对上卓娅和江致远铁青的脸色,他连忙唤道:“爸、妈,回来太困了,在睡觉,没听见。”

  话音落地,他自己脸色就变了。

  江致远没出声,目光严厉地看了他一眼,侧身进门了,气压极低。

  “你呀你。”

  卓娅小声训了他一句,连忙跟了进去。

  只觉得头疼。

  江致远这人好面子,上次被刘樱那么羞辱了一通,他回去劝了好久,才算消气。

  这次云京有古玩展,主办方邀请了江致远,人家本来也不愿意来,是她跟着劝了两句,又有了童桐爸跟着表示十足兴趣,他才勉为其难点了头,答应过来了。

  表面上是为了看展会,实际上还不是因为江卓宁?

  原本这女朋友他们不怎么满意,还有那么一个母亲,当然不行,她这段时间原本想着许诺那丫头不错,可谁知,许诺的母亲已经说了,那丫头来了云京之后,被一个大集团的老板给看上了,对方家大业大年轻有为,他们姑娘眼下已经谈上了,过段时间就要订婚呢。

  得,鸡飞蛋打了。

  作为母亲,她肯定心疼自己儿子呀,只想着到了云京再关心关心他的感情生活。

  哪曾想——

  展会上江致远碰见了几个圈子里的老朋友。

  其中有一位,正是江卓宁的大学教授,不仅是他的教授,人家一直在云京这样一个圈子里,对孟家,以及孟佳妩都了解颇多。

  简直是灾难!

  卓娅简直不愿意回想江致远这一下午的脸色。

  别说他了,就她这个当妈的,都觉得脸面扫地,羞耻不已。

  他们从小视为骄傲的儿子,怎么就看上那么一个女生了?

  简直丢光他们江家的脸!

  卓娅正气闷地想着,前面走着的江致远突然停了步子,她也愣了,正想说话呢,目光落在一处,整个人反倒受惊般后退了一步。

  孟佳妩穿着一条长裙,披散着长发,站在卧室门口,看着他们咬唇道:“伯父伯母好。”

  江致远:“……”

  卓娅:“……”

  他们两个人僵着脸,齐齐回头,目光落在了江卓宁身上。

  江卓宁也很难堪,小声解释道:“小妩因为上次的事情和她妈吵架了,没地方去。”

  “你们同居了?”

  江致远突然问,声色俱厉,面色阴寒。

  江卓宁从来都不曾听到他这般威严恼怒的语调,狠狠愣一下,抿着薄唇。

  江致远咬牙切齿地看着他。

  半晌,他直接挥手,“啪”一声,响亮的一记耳光落在江卓宁脸上,他虽然个子高,却因为猝不及防,整个人都被扇得后退了一步。

  “致远!”

  “你干嘛啊!”

  两道女声同时响起。

  卓娅连忙去搀扶喘着粗气的江致远,孟佳妩则快步去扶江卓宁,一脸心疼道:“有没有事?嘴角都流血了,呀,你!”

  她转个身怒气冲冲地看着江致远。

  江致远也双目圆瞪地看着她,手一指门,“给我滚出去!”

  “爸!”

  江卓宁都没想到他会如此动怒。

  卓娅连忙朝他使眼色,“你让她先回去,听见没有!别再惹你爸生气了,我们下午见到了你们大学的李教授,什么都知道了!”

  江卓宁:“……”

  什么都知道了?

  包括孟佳妩跳楼逼迫他交往,课堂上公然索吻?

  他突然间就说不出话来了。

  好像最后一层遮羞布也没了,他站在自己的父母跟前,和他们一起,颜面扫地。

  江卓宁看了眼孟佳妩。

  孟佳妩抿着唇,突然扬声道:“我不回去。对我不满意冲我来,你打他算怎么回事啊?他是你儿子,你就听李老头一面之词,就对他下这样的狠手?!”

  “你!”

  江致远扬起的一巴掌朝着她挥了过去。

  孟佳妩还没挡呢,江卓宁突然握住了他的手,声音低低道:“爸,您消消气,她是个女孩子,又不懂事,您别和她一般见识……”

  他话未说完,自己又挨了一巴掌。

  卓娅简直都急死了,气急败坏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帮着她说话?!你知道这姑娘是个什么出身,她那个母亲是别人家庭的破坏者,哎呀,反正品行不端,你怎么这么糊涂!”

  “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江致远连扇了两巴掌,仍不解气,看着低头抿唇的江卓宁,身子晃一下,气喘吁吁道:“我们江家的脸面简直被你给丢尽了!我江致远活了六十几年,还没遇到过这样的羞辱,奇耻大辱,简直是奇耻大辱,我告诉你,我没有你这个儿子,没有……”

  他一句话尚未说完,整个人突然直挺挺倒了下去。

  “老江!”

  “爸!”

  卓娅和江卓宁这一下彻底懵了,连忙扑了过去。

  ——

  江致远住院了。

  突发性心脏病差点要了他的命。

  好在江卓宁购买的公寓地段不错,和电视台大楼距离二十分钟路程,开车到四院,也就十来分钟而已,他为防意外给姜衿打了电话,半小时,救护车就将江致远拉到了医院。

  医生说了,再晚来二十分钟,这人也就没救了。

  卓娅当场嚎啕大哭,声嘶力竭地赶走了后来的孟佳妩,蹲在地上泣不成声。

  江卓宁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江致远有心脑血管疾病,脾气拧,卓娅在家里一向顺着他,他回家机会少,从小崇拜他,也根本不会和自己敬重的父亲对着来。

  这一次,却差点要了他的命。

  枉为人子。

  江卓宁在医院里待了几天,江致远当天夜里就醒了,却根本不理他。

  不和他说话,他买来的东西也不吃,怒气很大。

  医生说不能让他生气,江卓宁没办法,一直守在医院里,却不敢往他跟前凑,周二下午被韩宇叫出去,两个人暗访了一个毒奶粉的新闻。

  星期三新闻就播出了,在国内引起了很大轰动,惹得民怨沸腾。

  当天,奶制品制造方爱宝集团就接受了质监部门调查,第二天股票一跌到底,到了星期五,年过半百的董事长不堪重负,直接跳楼了。

  这新闻轰动性太大,江致远在医院都知晓了,对江卓宁的不满,莫名其妙下去了一些。

  江卓宁长松了一口气。

  医生建议江致远静养几天,江卓宁休假结束又连着请了几天假。

  在医院里照顾江致远。

  江致远虽说心情平复了一些,却拉不下脸,仍旧不理他,倒是和前来看望的童百善相谈甚欢,童百善正是童桐爸,他吃百家饭长大,上学后给自己改了名字,百善,意在提醒自己,长大成人后多多行善。

  他这次跟着江致远来看展会,倒不晓得孟佳妩的事情,却也知道,江致远之所以突发心脏病住院,是因为江卓宁交了一个他不怎么满意的女朋友。

  他就乐呵呵地开导起来,儿孙自有儿孙福,年轻人的心思做家长的捉摸不透,由着他们去好了。

  江致远摇头反驳他,不行,孩子没经验,容易吃亏,做父母的不把关不行。

  两个人说了半天,谁也没说服谁。

  很快到了下午,童百善要离开,江卓宁将他送到电梯口,一脸真诚道:“谢谢叔叔。”

  “不客气不客气。”童百善乐呵呵地拍拍他肩膀,叹气道,“年轻人谁不犯点错呢,再说你谈了女朋友按着自己的心意来也没错,你爸脾气犟,也不是不讲道理,哄两天就好了。”

  “嗯,谢谢您关心。”江卓宁礼貌客气地将他送进了电梯,眼见电梯门关上,才转身走了。

  童百善在电梯里叹气。

  江致远一向对自己这儿子赞不绝口,当真是一点也没虚说。

  小伙子相貌俊俏,眼眸干净,个子高学识好,尤其一身正气,看上去就不错。

  可惜了。

  要是他早点认识江致远,怎么着也会想办法给自己女儿牵线才对。

  也不至于现在这样了。

  要不怎么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呢?

  童百善对赵安民这个准女婿并不算非常满意。

  他和童桐妈一开始找上门要求打官司的时候,赵安民的态度并不曾让他产生第一眼好感,大抵是在他表示钱财不是问题,无论如何给自己女儿清白之后,赵安民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转变。

  赵家不穷,赵安民不算穷小子。

  可——

  饶是如此,和家财万贯的他比起来,差得远了。

  这么说吧,他这辈子就童桐一个女儿,谁娶了他女儿,就等于拥抱了金山银山。

  赵安民有了追童桐的表现,他自然就上心了。

  他是律师,人又精明,他们童桐那么单纯,和他结婚不得吃亏啊,尤其他年龄大,这不老牛吃嫩草吗,童百善自然不乐意,一直旁观。

  哪曾想童桐最后被他感动了?!

  他这次来,一来是为了看展会,二来也是为了和赵家父母见个面,再想下一步怎么办。

  要是赵安民当真对他们童桐好,童桐又的确喜欢他,他为了女儿,自然是要妥协的,毕竟,在他心里,再没什么比妻女更重要了。

  童百善叹着气出了医院。

  周末下午,天上下起了雨,淅淅沥沥,没一会还大了。

  江卓宁站在楼道口抽了一根烟,迎着被风送来的雨丝,回了病房。

  卓娅和江致远正说话。

  江致远看了他一眼,终于开口道:“你过来。”

  “爸。”江卓宁抬步过去了。

  江致远目光紧盯着他,一字一顿道:“和那个姓孟的,能不能断干净了?”

  江卓宁:“……”

  他又想抽烟了。

  这几天烟瘾有点大,他自己都有点没办法控制了。

  他不说话,江致远顿时又怒了,冷声道:“行,行!你本事!爱断不断,你给我出去,我没你这个儿子,我们江家没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孩子!”

  “老江!”

  卓娅顿时又着急了,一个劲给江卓宁使眼色。

  江卓宁微垂眼帘,低声道:“您的意思我明白,您给我点时间。”

  话音落地,他直接出门去了。

  江致远气得直喘气。

  卓娅连忙柔声安慰他两句,又担心江卓宁,出门去追他了。

  江卓宁心里太乱,打电话叫了秦越陪他,已经冒着小雨离开医院了,听见电话一直响,有孟佳妩的,也有卓娅的,他都没接。

  卓娅没找见他,只能往回走。

  病房门口看见孟佳妩了。

  江卓宁这一周基本都没回公寓,孟佳妩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每天紧张着,烦不胜烦,实在忍不住了,眼见下雨,又觉得江卓宁穿的薄,拿了一件他的外套给送过来。

  正在门口纠结呢,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孟小姐。”

  她一回头看见卓娅了。

  卓娅到了她跟前,她便出声问,“江卓宁呢?”

  楼道上没有人,凉风夹杂着雨丝,呼呼地吹着,吹得人脸上都是凉意。

  卓娅看着孟佳妩美艳的脸蛋,没说话,半晌,直直跪了下去,太突然,这动作惊得孟佳妩往后退了一步,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求你了,离开我儿子吧。”卓娅看着她请求。

  她实在没办法了。

  她和江致远生活了几十年,自然明白他的脾气,那是个眼睛里不揉沙子的老顽固,眼下年纪大了,性子更是倔强执拗,好面子,吃软不吃硬。

  要是江卓宁不肯离开孟佳妩,他当真会说到做到,不认儿子的。

  可——

  她的儿子她自己了解。

  性子就随了自己这父亲,认定的事情,再难也会往下走。

  他和孟佳妩已经发生了那种亲密的关系,在他的认知里,孟佳妩就是他要保护的女人,试想,一个女人为了你连家都不要了,他怎么可能抛弃她呢?

  她那个儿子做不到。

  能怎么样呢?

  她是个女人,也是个母亲,她必须守好他们这个家,孟佳妩这样的女孩他们家要不起,他儿子一直跟着她,不但毁了自己,很可能连他们这个家也就毁了。

  她跪在地上,哪里还有最开始见到孟佳妩时候的气度和矜持呢。

  和丈夫儿子比起来,那些都微不足道。

  孟佳妩似乎不会说话了,她紧紧地咬着唇,愤恨道:“为什么,为什么非得这么逼我们?”

  “你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卓娅没起身,苦口婆心道,“阿宁这段时间接你的电话了吗?见你了吗?他在逃避,他性子正直,其实在感情里很软弱,又没有经历,根本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你?你觉得他不离开你,就是因为爱你吗?孩子你醒醒,他就是身上的枷锁太重了。”

  “不,他爱我。”孟佳妩一只手抓紧了手里的衣服。

  卓娅还一直在说话。

  她听着她说话,只想逃,到最后,她真的逃了,转个身就直接跑开了。

  是啊。

  江卓宁好久好久不肯说爱她了。

  就算她要求,他说了,看上去也并不心甘情愿。

  他让她上班、让她这样让她那样,一心想改变她,想将她改变成他自己喜欢的那种女人。

  他妈妈太了解他了。

  他对自己有责任,从一开始两个人发生关系之后,就有了心灵枷锁。

  怎么办?

  老天为什么要同她开这样的玩笑。

  让她认识到他的好,又渐渐地,看到了两个人之间层出不穷的问题,她也累啊。

  她从前过着怎样的生活,认识江卓宁之后,又过着怎样的生活,过去的朋友基本没有了,她的重心全部在江卓宁身上,就这样,他还各种不满意。

  他到底想让她怎么样?

  将她放在身边,却不愿意接受最真实的她,逼着她改变?

  她从头到脚,都要受他管束。

  这样活着,她也累,尤其是这一周以来,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担忧、空虚、迷茫、无聊,所有情绪紧紧相随,她连呼吸都无法轻松。

  分手吧,分手吧,分手吧!

  孟佳妩反复地回想着卓娅的话,江卓宁这段时间的脸色,江致远对她的疾言厉色,刘樱对她的声色俱厉,以及,卓娅那其实震撼了她心灵的一跪。

  江卓宁那么重视他的父母,怎么能和她在一起呢?

  他那么纠结,却不肯和她主动提分手,眼下又冒雨出去不接她电话,他到底要怎么样?

  真是懦夫。

  孟佳妩从来没想过,她会在某一刻,突然地恨上江卓宁。

  他无法接纳她的全部,又无法庇佑她,相反地,还一直一直地试图改变她,要求她,折磨她。

  其实早已经受够了。

  她心里其实积蓄了很多很多不满。

  江卓宁一直在压抑,她又何尝没有在压抑,江卓宁这些日子让她承担的痛苦,都快比她从小到大承担的痛苦折磨还要多了。

  他不愿意,那就,让她来好了!

  只要分手,她还是那个无拘无束的孟佳妩。

  她可以回家,可以养狗,可以不上班,可以参加各种聚会,可以随意刷卡买东西,可以做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了,也就是,没有他而已。

  让他去当父母的乖儿子吧。

  她要分手,要彻底地分手,还要江卓宁永远记住她。

  孟佳妩抱着衣服往回走,一路颠三倒四地想着,许是这一月来的怨气和委屈都爆发了,她胡思乱想着,差点将自己给逼疯,最后,她拨通了许辉的电话。

  许辉是她心里的一根刺,现在,很快要成为江卓宁心里的一根刺了。

  她其实有点冲动。

  她想分手,想折磨江卓宁,想让他记住她,想起来就痛,更重要的,她希望自己永远永远,不会后悔,无法回头,重新做那个潇洒的孟佳妩。

  她让许辉直接去江卓宁的公寓。

  打完电话,她咬牙拦了一辆出租车,才发现自己身上都湿了。

  衣服湿了,头发脸蛋都湿了,她也没管。

  临近晚上八点,她到家了。

  很快——

  许辉也急匆匆赶到了。

  孟佳妩开了门,看着他直接问,“你敢现在要我吗?”江卓宁可能会回来,或者说,他肯定会回来,她打了电话又发了短信,无论如何,他总会回来见她一面的。

  许辉跑着上来,气喘吁吁,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愣了。

  二话没说,他直接扑上去吻她了。

  两个人撕扯间到了客厅里,陷进柔软的沙发里,都带着一股罕见的激情。

  孟佳妩是恨的,她和江卓宁纠缠的这三年多,亲热次数屈指可数,江卓宁简直像个卫道士,她的主动,甚至会招致他的不满。

  去他妈的!

  她简直受够了。

  许辉在她肩膀上咬了一口,她突然又觉得痛,一脚将他从身上踹了下去。

  许辉猝不及防,掉下沙发,又站稳了身子,道歉道:“我太激动了,对不起对不起。”

  “和自己好朋友的女朋友上床,很刺激?”孟佳妩突然问。

  许辉一愣。

  刺激啊,能不刺激吗?

  江卓宁在他们学院里,那是所有女生倾慕的存在,就连孟佳妩这样的,都为他神魂颠倒了,偏偏他还不知道珍惜,整天一副被强迫的样子,给谁看呢。

  这样火辣性感的尤物,他要不喜欢,至于婚前同居吗?

  还不是假正经?

  许辉不屑的神色落在孟佳妩眼中,她突然就觉得不耐烦了。

  她是多瞎,竟然会找上这样的货色,她不是在侮辱江卓宁,她简直是在侮辱她自己。

  孟佳妩正想让他滚,门锁响动的声音突然传来。

  两人下意识起身看过去,和一身湿淋淋的江卓宁打了个照面,江卓宁看着两人晃了两下,神色微愣,突然就站在那笑出声了。

  他是傻子啊。

  他先前知道许辉对孟佳妩有意思,可他没想到,孟佳妩会和许辉上床了。

  就在他出国期间,要不是今天秦越实在没忍住说出口,他这顶绿帽子不知道要戴到什么时候!

  的确,两人分手了。

  分手的男女男欢女爱各不相干。

  可在江卓宁的世界里,不是这样的,他心里哪怕有一丝孟佳妩,他都会为了她守身如玉,在他的认知里,孟佳妩也应该是这样的。

  口口声声还爱着他,却和自己的舍友上了床?

  这样的女人,他还一直想着保护她。

  他难道不是天字第一号大傻瓜吗?

  可——

  说到底怪谁呢?

  孟佳妩和他闹别扭,在课堂上去握许辉的手,撩拨勾引他,她那么漂亮,哪怕一个无意的动作,都会让其他男人心猿意马。

  怪谁呢?

  哈哈哈哈!

  江卓宁看着呆站在一起的两个人,笑得眼泪都差点迸出来了。

  “江卓宁,你听我说!”孟佳妩没见过这样的他,浑身湿透,酒气扑面而来,头发滴水,整个人好像傻了一样,看着她笑,她突然又无比难受了。

  “闭嘴!”江卓宁一只手撑着门框,气若游丝道,“孟佳妩,你给我闭嘴。秦越说的没错,我压根掌控不住你,你这样的女人,不适合我,真得不适合我,完了,我们这一辈子也再没可能了。”

  “江卓宁!”

  “我不想看见你,太恶心了。”江卓宁醉醺醺地转个身,就往电梯口走。

  孟佳妩连忙跟上去。

  两个人在楼道里拉扯一通,她看着江卓宁跌跌撞撞地进了电梯。

  第一次,她不敢跟过去了。

  太乱了。

  她从来没有这么乱过。

  这都是什么事啊,孟佳妩,这都算什么事!

  ——

  小雨变成了中雨。

  孟佳妩从楼梯口窗户看出去,江卓宁失魂落魄地进了雨幕里,走路都不稳。

  她想追,手机却突然响了。

  陌生号码?

  孟佳妩接通电话,不耐烦道:“喂!”

  “孟佳妩。”那边的声音比她还要不耐烦,冷硬而刻板,“我是秦越?江卓宁到家了吧,你和许辉那点事我都告诉她了,你好自为之。”

  “我艹你妈!”孟佳妩忍不住爆了粗口。

  秦越冷笑道:“我说你折腾他三年也够了,趁早放开他,别再死缠烂打了,他今天喝了酒,醒来之后肯定和你分手,到时候你爱艹谁艹谁!”

  “你!”孟佳妩咬牙切齿道,“他出门了,出点什么事我和你没完!”

  “什么?”秦越一愣。

  孟佳妩直接挂了电话,回去换了鞋,抓了包就下楼了。

  那头秦越许久才回过神来。

  又急又气。

  许辉和孟佳妩的事情他老早就知道,一直忍着没说。

  可江卓宁都苦闷到又喝酒又抽烟了,老爹都要和他断绝关系了,他如何还能忍,也就添油加醋地告诉江卓宁了,就希望两人掰。

  可——

  打电话时因为担心啊。

  他看着江卓宁醉醺醺地上楼去了。

  眼下他又离开家,孟佳妩那个反应,肯定去追了。

  不行啊。

  这两人在学校里那都算传奇了,每次转折都让一众人直呼神迹,这晚上要再出点什么事,分不了怎么办?

  秦越一边调转车头,一边重新开车去找江卓宁,抿着唇,半晌之后,辗转要了童桐的手机号码,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他知道童桐喜欢江卓宁,而且很多年。

  那姑娘善良正直,长得也清秀,听说家里还挺有钱,配得上江卓宁了。

  眼下谈了男朋友又怎样?

  他就不信了,那么多年的感情说忘就能忘?

  只要他先孟佳妩一步找到江卓宁了,再哄了童桐过来,只要她愿意,两个人今晚就可以生米煮成熟饭,孟佳妩那样的江卓宁都要负责,童桐这样的,肯定直接结婚了。

  强扭的瓜不甜?

  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就觉得,只要童桐愿意,江卓宁能娶到她,比娶孟佳妩强多了。

  他的电话解救了童桐。

  或者说——

  打扰了童桐。

  此刻,她和赵安民站在华夏电视塔最上面的旋转餐厅里。

  包厢里花香弥漫,赵安民单膝跪地,一枚戒指捧在她眼前,刚说了一句,“嫁给我好吗?”他一脸温柔,童桐抿着唇犹豫。

  她眼下对赵安民有感情了。

  可——

  再有感情,两个人也就交往了两个多月,这样的时刻,她爽快不了。

  童桐松口气,抿唇道:“我先接电话。”

  话音落地,她抓起桌上的电话,去了房间角落里,接通,“您好。”

  “我是秦越。”秦越开门见山道,“江卓宁那个舍友。你是童桐吧,江卓宁出了点事,你快过来一趟。”

  童桐:“……”

  江卓宁出事,这人把电话打到她跟前干嘛?

  不过,江卓宁怎么了?

  她这样一想,一句话就脱口而出了,连自己都愣了一下。

  秦越自然听出她语气里的焦急了,一五一十道:“他父亲因为孟佳妩的事情住院了,他和孟佳妩又分手了,喝了酒,眼下神志不清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我们这一群人正找着呢,你要没事也过来吧,多个人是个人。”

  童桐抿着唇沉默了。

  这样的关头,她怎么能因为江卓宁的事情分神呢。

  秦越说了江卓宁应该就在家附近,又极力劝说了几句,电话里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下着雨,他开车还打电话,撞人了。

  童桐听着电话里的声音都着急了,不知怎么就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

  她没脸和赵安民说。

  赵安民已经站起身收了钻戒,问她,“怎么了?”

  “江卓宁醉酒着在外面,我们几个同学在找他,让我也过去。”童桐声音小小。

  “你要去吗?”赵安民问她。

  “我……”

  童桐看着他,一脸为难,说不出话来。

  她并不知道秦越的意图,秦越撞了人,电话里也没说清,可她就是下意识地担心了,担心江卓宁,几乎成为她这些年的一种本能,一时半会还改不了了。

  “走吧。”赵安民捞起椅背上的外套,看着她道,“找到他,再心平气和地听我求婚,我不想要一个心不在焉的你。”

  他这话基于他足够的自信。

  童桐眼下已经喜欢他了,他乐于表现得大度一些。

  顺便——

  也可以解除童桐刚才犹豫的尴尬。

  两个人出了包厢门,下了电梯,开车往江卓宁居住的小区方向去。

  ——

  天黑了,雨越下越大,路上有点堵,街边行人却少。

  童桐一路都看着窗外,哪怕其实看不清。

  赵安民没将车子开到江卓宁居住的小区外面去,而是好不容易从拥堵的交通里解放出来后,将车子停在了一个商场外面的停车场。

  他打了一把伞,和童桐一起往小区方向走。

  风雨吹进来,童桐一个激灵,打了个寒颤,她极度心神不宁。

  许是因为风雨夜。

  又或者,只是因为女孩天生的敏感多虑。

  她其实知道江卓宁父亲住院的事情,可,她忍着连一声问候都没有。

  此刻难免想起以往种种,觉得悲伤。

  她一直供奉在心尖的那个男生,因为别的女生,失魂落魄到这种地步,这情况,多么地似曾相识啊。

  上一次,她突然被吻,在接下来那么久的日子里痛苦煎熬。

  这一次……

  童桐突然停下步子。

  “怎么了?”赵安民一愣。

  “不去了吧。”童桐看着他笑道,“好几个同学都找着呢,说不定已经找到了,我们就……”

  她话未说完,突然停了,目光惊骇地看向了一处。

  她和赵安民刚好站在一个巷子口,那条巷子应该是服饰一条街,眼下时间晚了,又下着雨,店铺基本上都关了门,路灯灰暗,很冷清。

  却在发生着一件杀人案。

  有男人被抵在角落里,一把刀捅进他肚子,又拔出来,血被雨水冲掉了。

  刀子又捅了进去。

  被抵着的男人似乎有些没气了,根本没挣扎,突然整个人往下滑,她透过路灯看到了江卓宁的脸。

  赵安民一回头,自然也看见了。

  “住手!”

  两个人齐齐喊一声,伞也不要了,就要过去。

  赵安民在走,一边走,一边摸出手机就要报警,童桐呢,他刚按了110,就发现童桐已经挣脱她,朝着江卓宁的方向跑了过去。

  作案的一共三个男人,边上防护的两个第一时间朝赵安民冲过去了。

  捅人的那一个连捅了两刀,第二刀刚拔出来,就被童桐推到边上去了。

  “江卓宁!”童桐腿一软跪倒在泥水里,她看的没错,江卓宁根本没反抗,他淋了雨,酒劲原本过去了一些,走在路上被人拖进来就捅刀了。

  他常年健身,其实有点力气反抗。

  可——

  许是这一天万念俱灰,他竟然有点生无可恋。

  没想到,还有遇到熟人。

  他看着童桐,没说话,腹部的血涔涔流出,很快,脚下就是一滩血水。

  “怎么样,你怎么样?”童桐只以为他失血过多,紧张得不得了,整个人已经湿透了,一抬眸看见赵安民还在和那两个人打,整个人都慌了,将他往起扶。

  “别管我!”江卓宁察觉到她的意图,连忙阻止。

  这三人原本就是冲着他来的,也不晓得他跑新闻得罪了谁,这件事并不是意外。

  他当然不希望童桐卷进来。

  哪曾想——

  他三个字刚说完,先前被推开的男人在愣神之后又扑了过来。

  “小心!”

  江卓宁话一出口,就听见了刀子刺入皮肉的闷响。

  他并没有觉得疼。

  她将童桐往出推,那傻姑娘却直接扑到了他身上,将他整个人都紧紧地护在了身下。

  “童桐!”那边赵安民自然也看见了,大喊一声,声音在雨幕里显得声嘶力竭,却偏生很远,他身形瘦削,对上两个专业打手,并不占便宜,脱不开身。

  他气得简直要发疯,江卓宁也傻了,一低头,童桐还朝着他笑了一下。

  他不明白她为什么笑?

  刀子刺入皮肉的感觉有多疼,他此刻正在体会,这姑娘不仅没喊疼,还傻乎乎朝着他笑,真是……

  江卓宁大力将她往外推。

  这原本是轻而易举一件事,可,无论他如何推,童桐两只手揪着他背后的衣服就是不松开,大雨冲刷着她的脸,她索性将整张脸都埋进他胸膛去。

  一声,一声,又一声……

  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去,不过几秒时间,江卓宁听到了七声。

  一刀子在他侧腰上,他却也感觉不到疼了。

  她只能感觉到童桐两只手,不要命似的揪着他的衣服,两个人靠躺在墙角,他也能看到,很多血流出去,将他目之所及的一片地面都全部染红了。

  他瞪直的双眼映出了握着刀子的打手,一颗心却在一个女孩的护佑之下,越来越烫。

  人之将死,心脏不应该慢慢冷却吗?

  推荐长袖扇舞的文文《驯化叫兽小妻太萌腐》,轻松欢脱现代宠文。简介:这是一头外表古板内心奔放的萝莉耽美狼,企图掰弯精明腹黑禁欲系美教授,结果反而被吃干抹净的故事?

  大一新生安馨,刚进校就盯上了副教授简宁——年方二十八,身材长相学历俱佳,气质可刚可柔,容貌可男可女,简直是天生的攻受兼备典范!唯一的缺点是,教授大人是直男!性别不同怎能相爱?必须得可了劲儿地掰弯啊!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03:生死一念》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