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应该不错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血。

  满世界都是血。

  目之所及一片红色顺着水流淌,汇成河,蔓延在他身下,好像能将让他整个人顺流而去。

  江卓宁觉得头疼。

  好像醉了。

  他很少喝酒,自知喝酒了容易出事,可,还是有无法控制自己的时候,多半是因为孟佳妩,想到孟佳妩,头更疼了。

  还爱吗?

  怎么可能呢?

  他觉得秦越说的没错,孟佳妩于他,就是一场灾难。

  灾难总是突如其来,对人造成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危害,轻则头疼脑热,重则危及生命,可,只要人的意念足够强大,灾难总会过去的。

  他再也不可能对孟佳妩有一丝一毫的怜惜了。

  很痛苦,他必须挣脱出来。

  这段感情耗费心力,他苟延残喘许久,早已经不堪承受。

  眼前是一片刺眼的白光,所以,他是死了吗?江卓宁想到这突然一愣,愣神后,又慢慢想起意识残留时的情况了,是童桐?

  他陷入了长久的迷茫中。

  童桐怎么会来?

  莫不是上天不想让他就那么死,派了她过来?

  可——

  她势单力薄一个女孩,如何能帮得了他呢,不过是一场徒劳而已。

  江卓宁胡思乱想着,心情十分复杂。

  不过——

  真好,没有孟佳妩。

  死之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不是孟佳妩,已经让他觉得万幸了,无论和谁一起死都好,千万不能和孟佳妩一起死,无论谁救他为他死都好,也千万不要是孟佳妩,无论生死,天上地下,这辈子上辈子,他都不想和她纠缠牵扯了,太累,有她存在一天,他活着无法安生,死了无法安息。

  真好!

  这种彻底放空的感觉。

  江卓宁闭着眼睛,整个人似乎都彻底放松了。

  放松之后,他听到了一阵一阵压抑的啜泣声,好像就在他耳边,很近很近。

  这声音好烦,以至于他没办法休息,他抬起沉重的眼皮,朝着打扰他的声援看了过去,看到了女人浅褐色的卷曲长发,以及那一耸一耸的肩头。

  谁啊?

  江卓宁无力地想着。

  醒了。

  病床边看着他的秦越神色一愣,激动道:“江卓宁。”

  江卓宁抬眸看向他,神色苍白,薄唇紧抿着,毫无血色,一双眼睛里还带着红血丝,看起来疲惫而无力。

  秦越长舒了一口气,感觉到周围突然安静,连忙压低声音道:“你可算醒了,这次真是吓死人了,感觉怎么样?我现在去叫医生吧,不对不对,先通知你爸妈比较好。”

  秦越话音落地,转身就要往出走。

  神色一愣。

  守在病房外的孟佳妩和许辉一起进来了。

  秦越脸色一变,一双眸子里都是阴沉风暴,站在原地,索性没动了。

  孟佳妩越过他就要去看江卓宁。

  秦越胳膊一挡,“还有完没完了?他已经醒了你可以放心吧,带着你这狗腿子,从哪来滚哪去,别在惹人心烦行吗?”

  “你他妈骂谁呢?”许辉和他昨夜就在楼道上打了一架,此刻还憋着气,冷声道。

  “谁对号入座我他妈就骂谁!”

  “你!”

  两个人说话间又要吵起来。

  病房里突然响起一道十足冷厉的男音,“要吵要闹滚出去。”

  说话的是赵安民。

  昨晚江卓宁和童桐被紧急送来,手术后为了方便照看,也就被一起安排在一个双人间里面,因为两个人一直没醒,卓娅没敢把江卓宁出事的事情告诉江致远,她在那边照看江致远,也就秦越一直守着江卓宁,孟佳妩和许辉在病房外待了一整夜。

  江卓宁中了三刀,童桐挨了六刀,送到医院两人都昏迷了。

  流的血更别提,担架都染红了。

  出这么大的事赵安民自然不敢瞒着,救护车一到就通知了童桐父母,眼下童百善和妻子赵雅文就守在童桐病床前,赵雅文一直哭,刚才吵醒江卓宁的声音正是她发出的。

  女儿差点没命,别说她了,童百善昨晚到现在都一直红着眼眶。

  童桐挨的刀子都是从身后捅进,手术后没办法躺,又怕压迫到器官,医生只能垫高了她胸部和大腿,让她脸颊朝一侧,整个人趴在病床上。

  这模样都快心疼死一向爱女如命的童百善夫妻俩,赵安民也无比自责,烦得很。

  偏偏边上还在吵。

  从昨晚孟佳妩和许辉进了医院开始,几个人就吵嚷着没停,要不是夜里不方便,童桐又刚在病床上安顿好,他老早就要求换病房了。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儿?

  赵安民年纪大,看上去儒雅沉稳,一出声却颇具威视,许辉和秦越自然噤声了。

  孟佳妩趁着病房里安静的工夫,到了江卓宁跟前。

  四目相对。

  江卓宁直接闭上了眼睛。

  他从来没有这么排斥过一个人,昨晚最开始知道许辉的事情,他在楼道口其实都吐了一次,觉得恶心,更别提开门看见两人的那一瞬了。

  他有心理洁癖。

  从最开始知道孟佳妩不干净,他都很难接受。

  虽然嘴上说着不在乎,过去就过去了,用她的经历来说服自己,一直给自己提醒和催眠,他其实还是无法不介意,一直百般隐忍。

  每一次上床,哪怕身体再欢愉,心里也痛苦。

  他无法抗拒自己的生理反应,可每每感受着孟佳妩的熟练和无意中展现的技巧,他都无比压抑。

  两个人在一起三年,亲热次数屈指可数,基本上也都是孟佳妩主动,他有意回避,有时候想起来他觉得自己都有病,可无法接受就是无法接受,他的情绪,他自己都控制不了。

  理智和感情一直作斗争,这结果就是,他一直有意识地回避和孟佳妩亲热上床。

  终于解放了。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可以放下。

  孟佳妩无法接受。

  江卓宁这样直接闭上眼睛拒绝交流的样子她无法接受,因为童桐吗?

  孟佳妩坐在床边捧起他一只手,江卓宁往回缩,她却一把握住,缠着声音懊悔道:“别生气好不好?我知道我错了,你不知道我这一晚上怎么过来的,要是你有事我也不要活了,别这样好不好,我也能为你去死的,真的,我为你做什么都可以,我……”

  江卓宁猛地抽回了手,动作太大,以至于他整个身子都晃了起来。

  孟佳妩怕他挣脱伤口,攥着手不敢再拉扯。

  江卓宁睁开眼睛看着她,缓慢地,一字一顿道:“我知道你愿意为我去死。”

  从她一开始跳楼,就很明显,不是吗?

  可他眼下只觉得恶心了。

  很奇怪的,当一个人开始讨厌一个人,这种讨厌似乎都能从心理反应上升到生理反应了,他对孟佳妩眼下就是如此,他看着她,只觉得可笑,可笑的这个人还是自己,以至于他唇角都忍不住泛出笑意了。

  他看着孟佳妩,慢慢道:“可是你的生命在我这里已经不值钱了。”

  孟佳妩狠狠愣一下,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她没见过这样冷漠的江卓宁。

  他对她说出这样的话,唇角甚至还带着淡笑,看上去无情漠然,却认真。

  “我知道你生气……”

  孟佳妩声音低低,看着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很懊恼,昨晚为他挨刀的为什么不是自己,如果是她,他此刻定然不会如此,他会歉疚自责,会原谅她,无论如何,都更不可能和她分开了。

  甚至——

  许辉的事情也可以一笔勾销的。

  江卓宁这样的人,最是富有同情心,只要她受伤,他肯定能很轻易原谅她。

  孟佳妩看一眼昏迷的童桐,目光动了动。

  江卓宁却好像能看明白她心思似的,唇角勾了个讥诮的弧度,目光凉薄至极,正如孟佳妩了解他一般,他也了解孟佳妩。

  她决绝无畏,从来不怕死,生命这样宝贵的东西,在她那里,就好像筹码一样,她可以以此为赌注,换取她更想要的东西,先前自己,不就是被她这样的举动震惊到的吗?

  孟佳妩跳楼,是因为爱他吗?

  错了,是为了得到他。

  两个人素昧平生,根本连互相了解都没有,她就因为一时之气跳楼要挟,自己一开始就很明白不是吗?

  她舍弃生命要求和他在一起,不是因为深爱。

  是博弈。

  而且,她还赢了。

  呵,呵呵。

  江卓宁只觉得可笑,他目光偏向一边,懒得交流。

  多好啊。

  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人是他,不是孟佳妩,他再也不用为了什么责任感,狗屁的歉疚感,各种说服自己,去忍耐去接受去迁就,如果受伤的是孟佳妩,他宁愿死的是自己。

  江卓宁怀着这样复杂的心情侧过脸,自然看见了童桐的脸。

  她一张脸苍白得吓人,毫无血色,安静地闭着眼睛抿着唇,好像陷入了深度睡眠一样。

  可——

  她秀气的一双眉却蹙着,看上去痛苦得很。

  是因为疼吗?

  江卓宁倦倦地想着,就这样看着她,一颗心反倒慢慢地平静了下去。

  他从来没有将目光过多地停留在童桐身上,此刻看着她素净秀气一张脸,神色专注而认真,目光甚至有些肆无忌惮,就好像在打量一件自己的所有物。

  童桐喜欢他,很多年了,爱人是付出迁就,是一种折磨,他知道。

  那——

  被爱的感觉呢?

  被孟佳妩这样的女生爱,其实也是一种痛苦。

  他痛苦了这么久,够了。

  童桐是临江人,性子单纯善良,父母又热情爽朗,最主要的,眼下和他的父母是好朋友,他选择和她在一起,一来不会累了,二来摆脱孟佳妩了,三来给父母也有交代了,皆大欢喜。

  至于童桐?

  她深爱自己,定然是一个贤妻良母。

  她眼下有了男朋友?

  江卓宁却不愿意去考虑那么多了,想那么多干什么呢,徒增烦扰而已,他在别人的目光中活了这么久,他背着责任的枷锁这么久,他想放肆一次,自私一次,任性一次。

  他收回视线,目光淡淡地盯着天花板,也不理人,说不清在想什么。

  孟佳妩和许辉站在边上没说话,门外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秦越找了卓娅和医生一起过来,医生抬步到了江卓宁的跟前,卓娅却先去看童桐。

  童桐这姑娘她没见过,却是听童百善和赵雅文说起过。

  其实都不用听说。

  这样好的一双父母,想也知道,那孩子肯定不可能离谱到哪里去,只是她没想到,现在还有这么勇敢的女孩儿,听医生说,将两人往担架上抬的时候,她揪着自己儿子的衣服,医生掰了好久才掰开。

  眼下自己儿子醒了,她这个当妈的,都觉得不好意思,还非常愧疚。

  卓娅到了赵雅文跟前,柔声安慰道:“医生也说了,看上去凶险,应该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你别太伤心了,孩子醒来看见还得心疼。”

  “我们家童桐平时被水果刀割了手都疼得流眼泪……”

  赵雅文话一出口,又哭上了,肩膀一颤一颤的,难过得很,她心疼啊,她这女儿本来是多开朗活泼的性子,却因为一个男生难过了这么些年,眼下都快订婚了,差点还送了命。

  哪个当妈的能任由自己女儿这么糟蹋自己,她受罪,那简直就好像在剜她的心。

  赵雅文泪眼朦胧,神色却突然愣了。

  直接抬手背在眼睛上抹了一下,看清了童桐,她的眼睛慢慢睁开了。

  “宝贝,你感觉怎么样?”

  赵雅文连忙凑了上去,连带着旁边几个人也都齐齐看了过去。

  “难受。”童桐声音低低,说话间就想侧身了,赵雅文连忙按住她的肩膀,急声道:“别动别动哈,小心伤口裂开了,伤口都在后腰,你要趴着才行。”

  童桐茫然地看了她一眼,蹙着眉,似乎想了很久,问,“江卓宁呢?”

  赵雅文脸色一变,边上突然传来一声响动。

  江卓宁自己拔了吊针,一只胳膊撑着,突然从病床上坐起身来,正查看的医生都吓了一跳,话还没出口呢,就看他快走两步,一只手捂着腰,直接跪在了那边床前,两只手握了童桐一只手。

  病房里一瞬间安静得令人窒息了。

  鲜血慢慢地染红了江卓宁的单衣,卓娅吓一跳,还没来得及拉他起来,就听见自己儿子一字一顿,无比认真道:“嫁给我,我一辈子对你好。”

  姜衿刚到门口就看见这一幕,脚步停在了原地。

  她昨晚就知道江卓宁和童桐出了事,可因为怀着身孕,时间又晚,晏少卿说什么也不允许她出门。

  只好上午请了假,过来看看。

  哪曾想——

  这是怎么个情况?

  江卓宁,这是在做什么?

  她都已经知道了这两人都没有生命危险,也并未伤到要害造成无法挽回的损伤,休养一段时间都能恢复如初的,江卓宁需要用一辈子去报恩不成?

  先不说他和孟佳妩如何,童桐和赵安民好像一向进展稳定?

  姜衿正这样想着,就下意识抬眸去看赵安民脸色了,那人脸色自然难看,一张脸布满阴云,却并未出声,隐忍着情绪。

  赵安民也受伤了,胳膊上缠着绷带。

  可童桐一醒来就问起江卓宁,已经挑战了他的底线。

  昨晚那惨烈的一幕,一直在他脑海里回想,他其实已经有了答案,无论童桐基于哪一种感情这么做,他都无法再娶她为妻了。

  这世上有哪一个男人,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爱人,为了其他男人付出生命?

  他了解自己,他不是大度到毫无底线的人。

  如果说先前他尚且能接受童桐喜欢过别人,现在,他却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了,这件事会成为一根刺,永远地扎在他的心里,每次看见童桐,他肯定都会想起来,而且,她身上为江卓宁留下的那些疤,终此一生也不会消失的。

  他多后悔,后悔先前那一次,他没有接受童桐的献身。

  如果接受了,他眼下还有理由说服自己,可是,正因为没接受,他便无法克服这一层心理障碍了。

  他脸上的阴郁慢慢下去,目光复杂地看着童桐。

  童桐似乎感觉到了,很艰难地侧头看他。

  四目相对。

  她神色狠狠愣一下,受惊般将自己的手从江卓宁手里往外扯,江卓宁没松开,她便一脸茫然慌乱地看着赵安民,那目光里,有歉疚、为难、恳求。

  赵安民神色定定地看着她,半晌,朝童百善开口道:“您照顾着她,我走了。”

  “这……”

  童百善也为难不已。

  赵安民再没说话,一转身,大跨步离开了病房。

  他脸色冷淡,甚至都没和门口的姜衿和晏少卿打招呼。

  他身后,童桐一瞬间泪如雨下了。

  心痛,又乱。

  保护江卓宁,为他奉献,几乎是一种本能,可,她并没有想过,以此为筹码,换取江卓宁为她负责,甚至,刚才对上赵安民的视线,她觉得无比愧疚。

  她已经要答应他的求婚了,可,他这个意思,她懂。

  赵安民看上去儒雅温和,实际上,平时无论做什么决定,都是果决干脆的。

  他这一转身,便是分手的态度了。

  怎么,会这样呢?

  童桐泪眼朦胧地看向江卓宁,又茫然又无措,哑着声音道:“我没事,我已经醒了。你不用这样,真的,我不是为了让你回报我,别往心里去。”

  她说话艰难,声音越来越小了。

  江卓宁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声音也哑,“童桐,答应我,好吗?”

  他声音里竟是含着乞求和渴望了。

  童桐傻了。

  幻想过这一刻吗?

  她竟是忘了,她只知道,她想象中最多的一种可能性,是江卓宁和一位优雅美丽的女孩结婚了,她可能有幸参加了婚礼,然后转身默默垂泪,埋藏过往。

  江卓宁竟是向她求婚了。

  她非常愧疚。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对不起赵安民,对不起江卓宁,甚至,对不起孟佳妩,她让这么多人,都因为她的伤,产生了心理负担。

  这不是她的本意,她没有要以此为筹码的。

  她却说不出口。

  她根本受不了江卓宁这样的目光,别说请求了,只要他说,她其实都能为了他做很多事,甚至无论什么事,这都不是选择,只是她的一种不自控的习惯,连她自己都没办法。

  可——

  她还是没说话。

  她看着江卓宁,声音沙哑道:“你别这样,我……”

  江卓宁俯身印上了她的唇。

  他这个动作惊到了病房了所有人,所有人看着他,都石化了。

  他这是干什么呢?

  他是不是因为生病受了影响,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当着这么些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父母、医生、同学、朋友……

  他还不是蜻蜓点水,他用舌尖描绘了一遍童桐的唇形,才停下,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有感觉吗?你心里一直都有我,是吗?”

  童桐整个身子都颤抖了一下。

  她大脑陷入当机状态,看着他,很傻,又呆。

  她觉得哪里不对。

  刚才说话的这个江卓宁,不像她以往认识的那个江卓宁,他的音色虽然一如既往清冽,清冽中却又混杂着沙哑的质感,音调还有些让人捉摸不透的魅惑。

  却很……

  童桐无法形容那一种感觉。

  她只突然想起了李敏对宁锦城的评价,你不觉得他在电影里的声音能让人怀孕吗?

  感情的事情就是这么复杂,时时刻刻折磨人,赵安民叩开她的心门,需要两年多温柔呵护,关怀备至,江卓宁叩开她的心门,只需要一句话,两秒钟。

  他是太阳,她是夸父,她一路追着他,哪怕渴的要死,哪怕在路上暂时贪恋旁人给的一点关怀和清凉,可,只要她感受到他的一点光芒,哪怕那光芒再微不足道,她也能使命般地继续朝他奔袭。

  是爱情吗?

  爱情到底是什么样的?

  她纵然答应,就能、能得到吗?

  童桐看着江卓宁的眼睛,江卓宁漆黑的眼睛好像漩涡,将她吸引了进去。

  她看不到他的情绪,只觉得无法呼吸。

  “江卓宁!”孟佳妩终于回神了,在他背后一字一句问,“你爱童桐吗?你不爱她,却向她求婚,你是因为报复我,就和那一次吻她一样!”

  她声音尖利而硬,因为生气,有金属质感。

  童桐恍惚回神,突然被点醒了一般。

  她第三次想缩回手,江卓宁却还是没有放,他也没有理孟佳妩,只仍旧看着她,声音低低,“我发誓,这一生都不会和她有任何纠葛,求婚不是因为她,是因为你。”

  因为她的爱、因为她的善良、因为她如此单纯乖巧,如此合适。

  他累了,想要一个能爱他的妻子,毕竟,他已经累到极致,好像没有能力再爱人了,这样各方面条件都能让父母满意的儿媳妇,他不想错过。

  “你知道的。”童桐终于说话了。

  她声音小小道:“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拒绝。”

  是啊。

  她怎么就忘了呢。

  江卓宁因为孟佳妩那么痛苦,她刚才一抬眼看见许辉了,所以,她恍惚间就想起许辉和孟佳妩的事情了,江卓宁肯定知道了吧,因为知道了,所以痛苦、脆弱、无助、冲动,他向自己求婚,是因为他想逼迫自己离开孟佳妩,他需要一个港湾,来避风、来疗伤、来休息。

  如果江卓宁因为愧疚回报她,她也许不会答应。

  可——

  江卓宁基于自己的需要,选择她。

  她愿意。

  她了解赵大哥,他的离开已经是态度,那么,她其实已经单身了。

  她觉得自己不会再喜欢上别人。

  爱人是挺累的一件事,与其那么累地去强迫自己忘记江卓宁,爱上别的人,不如遵从江卓宁的意思,嫁给他,照顾体贴他,这原本是她都不敢幻想的事情。

  他们两个人这样说着话,房间里一众人脸色都变了好多次。

  到最后——

  卓娅和秦越扶江卓宁上床了。

  童百善和赵雅文心情并不好,要求医生给童桐换了房间。

  孟佳妩一时接受不了,转身走了,许辉紧跟着而去,追着她离开了医院。

  又过一会——

  病房里只剩下江卓宁和姜衿了。

  卓娅去看江致远,秦越撞人的事情还需要解决,晏少卿来了医院原本也有事,以至于,来来走走,病房里就剩下姜衿暂时看着江卓宁。

  姜衿有点生气,没说话。

  半晌,声音淡淡道:“你不该向童桐求婚。”

  江卓宁刚才伤口裂开了,处理过后,此刻显得有气无力,看着姜衿,勾着唇角淡笑,“你这样觉得啊?我不觉得,我觉得挺好的。”

  “童桐和赵安民在交往。”姜衿深吸一口气。

  不是吗?

  哪怕赵安民一时生气离开了,这两人暂时还是男女朋友关系!

  她不晓得江卓宁怎么想,神色定定地看着他。

  江卓宁神色间带着点她并不熟悉的情绪,他声音淡淡,好像有点漫不经心道:“他们现在已经结束了,不是吗?”

  “你在报复孟佳妩?”

  “没有。”江卓宁否认,“我不至于。”

  “那你到底在想什么?”姜衿看着他尚显苍白的脸,无奈至极。

  江卓宁看着她,“我想自私一次,不为任何人,就为我自己。你应该明白,被爱比爱人轻松得多,我现在不想爱人了,我觉得被爱,应该不错。”

  姜衿:“……”

  阿锦:我昨晚失眠了。

  晏少卿:嗯?

  姜衿:为什么?你不睡觉干撒呢?

  阿锦:在想未来的出路呀。

  姜衿:(⊙o⊙)…

  晏少卿:无聊。

  阿锦:最后想通了,要是有一天写文混不下去了,我就去学厨师,然后,浮光锦就是言情小说作者圈里厨艺最棒的作者,美食圈里最会写小说的厨师了吧?(⊙o⊙)…

  姜衿:……

  晏少卿:本医生竟无言以对。

  【话说,阿锦心眼太小,因为评论区众说纷纭所以失眠了,感觉自己可能应该转行了,心脏不够强大,暂时强迫自己不看评论了,毕竟后面主配线都略动荡,评论区有管理员帮着阿锦打理,管理回复的话,会注明管理回复哈,阿锦实在忍不住,可能间歇性露面,群么么】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04:应该不错》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