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婉清病了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神色定定地看了他半天,姜衿竟有点说不出话来。

  她沉默,江卓宁也沉默。

  他刚才也许冲动了,可现在回想起来并不后悔,闹腾够了,他眼下只想快刀斩乱麻,尽快安定下来,童桐是现成的选择,也是最好的选择。

  姜衿低着头,突然笑起来,问他,“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江卓宁吗?”

  江卓宁薄唇一抿。

  姜衿喟叹,“我认识的那个江卓宁,似乎不可能这么做。”

  “姜衿。”江卓宁突然开口了,他看着她一脸认真道,“人是会变的。我承认,我在这件事情上的确自私了。可我不会伤害童桐,我会好好对她,做一个好丈夫。”

  姜衿笑,“你爱她吗?”

  江卓宁:“……”

  “不爱她,却要求和她走进婚姻,你这样,对她并不公平。”

  “嗯。”

  江卓宁看上去有点累,神色倦倦,一副并不想再多谈的样子,姜衿看着他,一咬唇,也就安静下去,暂时不吭声了。

  感情的事最麻烦,童桐都已经答应了,她一个局外人,能说什么呢。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吧。

  没一会——

  跟进案子的警察过来做笔录,姜衿出了病房门。

  时至中午,风雨渐渐小了。

  楼道上有凉风,她略微站了一会,觉得冷,才想起来给孟佳妩打一个电话。

  孟佳妩没接。

  她又辗转问了许辉电话,发了个短信。

  许辉很快回短信过来,说是孟佳妩在江卓宁家里收拾东西,要回自己家了,仍旧很生气,看上去好像当真要和江卓宁决裂了。

  姜衿也就没管。

  她也知道了孟佳妩和许辉的事情,打电话只是为了确保她安全。

  此外,全然无能为力。

  她也有点累。

  姜衿给晏少卿发了个短信,决定去看一下童桐。

  童桐新换的病房距离江卓宁不远。

  姜衿进门的时候,她正在给赵安民打电话道歉,声音低低道:“赵大哥,对不起。”

  赵安民早已经出了医院,开车在路上,听见她这句话深吸了一口气,半晌,无奈笑道:“不用给我道歉,真的。童桐,你最对不起的人是你自己。”

  “我……”

  她语调为难,赵安民似乎又轻笑一声,低声问,“答应了?”

  童桐屏着呼吸没说话。

  赵安民了然,“祝你幸福。”

  “对不起。”

  “别有心理负担,你现在该想的是怎样抓牢江卓宁的心了,既然已经答应了就努力为自己争取一次,也不枉我主动放弃,明白吗?”

  抓牢江卓宁的心?她从未想过。

  童桐不知道说什么好。

  赵安民又随意说了两句,率先挂了电话。

  边上赵雅文拿走手机,给姜衿搬了张椅子,柔声道:“姑娘坐吧。”

  “谢谢阿姨。”

  姜衿也没过多客气,坐在椅子上问童桐,“感觉怎么样?”

  “就是挺疼的。”童桐扯出一个笑,看着她,脸上的神色还带着点忐忑和犹豫,小声问,“你刚从江卓宁那边过来吗?”

  “嗯。”

  “昨天那几个人看上去好像有预谋。”童桐迟疑道,“是不是他跑新闻得罪了什么人?有没有报警?我还记得那个男人的脸,看上去很凶狠。”

  “警察已经在做笔录了,可能一会也得过来。”

  “哦?”童桐一愣,“那就好。”

  很明显松一口气。

  姜衿看着她的脸色,略微想了想,笑着问,“还喜欢着江卓宁啊?”

  “……”

  她话一出口,童桐的脸色就略微变了变,咬着唇问她,“我是不是不该答应他?可我拒绝不了,我知道这样挺没出息的,可对上他的眼睛,我就没办法了。”

  姜衿长叹一声。

  身后突然传来恨铁不成钢的一句,“你是不是傻啊!”

  李敏来了。

  她早上才得了消息,请了假连忙赶过来,医院门口遇见了秦越,也就晓得事情经过了,此刻看见童桐,都忘了关心,先责怪起来了。

  本来啊!

  江卓宁边上有一个孟佳妩,那注定了不得安生。

  童桐这样,不是自找麻烦是什么?

  还因此放弃赵安民!

  先不说赵安民本身条件不错,关键一心对童桐好,单就这一点,那江卓宁根本比不了。

  尤其——

  先前为了让这两人在一起,她一直操心费神,就希望童桐能获得幸福,眼下倒好,说是自己已经放下江卓宁了,和赵安民都快谈婚论嫁了,又莫名其妙来这么一件事。

  江卓宁向她求婚?

  傻子都能想到,那根本不是因为爱!

  这样,就算两个人结婚了,童桐能过得幸福吗?

  答案显而易见。

  李敏在病床前站定,气喘吁吁地看着童桐,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她边上——

  童百善和赵雅文脸色也不怎么好。

  可现在这种情况,他们对宝贝女儿的心疼已经胜过一切了,自然不好在这种时候去责难或者说劝告她,也只能将所有话埋进肚子里去。

  ——

  姜衿在病房里待了一会,晏少卿过来接她。

  天还下着雨。

  晏少卿一只手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一只手撑着伞,垂眸问,“想吃什么?”

  “你的事情都办完了吗?”姜衿笑着问他。

  晏少卿点点头,“嗯。”

  筹建医院的事情已经提上日程,地皮也看好了,接下来他既要照顾姜衿,又要操劳很多事,今天来医院正式办了离职手续。

  两个人说话间到了停车的地方。

  晏少卿护着姜衿到了副驾驶跟前,还没坐上去,又看见乔远了。

  和以往一样,两个保镖护着他下了车。

  四目相对。

  姜衿也就笑着说,“好巧。”

  乔远到近前和两人寒暄了两句,先告辞,带着两个保镖,步伐匆匆地又进了医院。

  孟婉清发烧了。

  周末下雨,她不知怎的感冒了,一直不见好。

  家庭医生开了药让歇着,偏偏这丫头大早上起来又要上学去,听老师说上了三节课,下课在楼道上突然给晕了过去,紧急送到了医院。

  自从回了孟家,这丫头应该一直郁郁寡欢。

  偏偏——

  那性子和她妈如出一辙,心里有再大的不痛快,那脸上常年也带着笑。

  他平时事情繁多,最近叶凝月又准备出国,太忙了,有时候几天才回家一次,或多或少也有点忽略她,眼下听说她生病,自责不已。

  乔远一边往住院部走,一边胡思乱想。

  小丫头生下来就是孟家的小公主,万千宠爱在一身。

  别的孩子两三岁开始就上幼儿园了,她倒好,被孟庆宠得上了天,四五岁还无忧无虑地只顾玩闹,懒得很,路都不愿意走,一般都要人抱着,他经常去孟家,这丫头十次有八次都在孟庆肩膀上坐着,最夸张的时候,坐在自己老爹背上,让孟庆给她当马骑。

  自己那姐夫多大年纪了,说句话华夏西北都得抖一抖,就这个女儿不怕他。

  那股子骄矜劲,比乔晞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

  想到孟家出事以后她的处境,乔远只觉得心疼。

  自己这舅舅没本事护她周全,让她跟着顾启云待了两年多。

  虽说顾启云对她好得没话说,那引起的问题也不少,眼下的孟婉清,哪还有前几年无法无天的刁蛮劲,他每每想起,都觉得难受。

  乔远心情复杂地进了病房。

  孟婉清还没醒,平躺在床上,手背上输着液。

  边上坐着她的班主任,许是因为太无聊,正开了病房里的电视看八卦新闻呢,声音倒挺小,许是担心吵到这丫头休息了。

  “乔先生。”眼见他进来,年轻的女班主任连忙起身了。

  乔远点头道:“麻烦您了。”

  “哪里哪里,”孟婉清的班主任还没结婚呢,看见他一张俊脸还有点脸红,不好意思道,“这孩子发烧都快四十度了我才发现,真是抱歉,这是我们做老师的失职。所幸这医院离学校也不远,我就没让她在学校医院看了,学校医院设备到底简单,怕耽误孩子治疗。”

  “我明白,谢谢您了。”乔远紧接着道,“接下来我看着就好了,我让人送您回去。”

  “不用了不用了。”班主任连忙挥手,“您看着婉清吧,我打个车回去很方便,不用麻烦,再麻烦您我就该不好意思了。”

  乔远一笑,也就没再坚持。

  班主任也舒了一口气,转身走了。

  乔家这一位去哪都带着保镖,那保镖个顶个的冰冷彪悍,她还是得了,打个车就能回。

  班主任消失在视线里,两个保镖也就自然而然地站在了门口守着,乔远拉了张椅子坐在孟婉清跟前,将点滴的速度调慢了一些,目光柔和地看着孟婉清的脸。

  小丫头似乎瘦了点,精致的小脸没了肉嘟嘟的感觉,青嫩明净。

  长大了肯定是个美人胚子,和她妈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阴雨,乔远今天心情实在不怎么好,很容易就能想起乔晞来。

  他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一直看着孟婉清那张和乔晞神似的脸庞,听着点滴“滴答、滴答”的声音,似乎过了很久,孟婉清终于睁开了眼睛。

  乔远松口气,关切道:“醒了?”

  孟婉清大睁着一双眼睛看他,神色天真又迷惘,古怪极了。

  半晌,她声音轻轻喊,“小舅舅?”

  正发烧,她声音带着一点哑,软软的,仔细听,还有那么点小心翼翼的感觉在里面。

  乔远一颗心倏然软了,柔声问,“感觉怎么样?饿不饿?或者先喝一点水?”

  “这是哪?”孟婉清呆呆傻傻,又问。

  “医院。”乔远笑着道,“发烧了自己都没感觉吗?你下课的时候昏倒了,班主任把你送到医院来了,现在感觉有没有好一点?”

  他一直在问,孟婉清好像没听见。

  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目光在房间环视了一周,最后,定定地落在了电视屏幕上。

  乔远忘了关电视。

  八卦新闻上出现了顾启云和许诺被偷拍的照片,美女主播正一脸艳羡地播报着,据传,顾少新欢并非云京人,肤白貌美大长腿,两个人最近屡屡被拍,云云。

  “顾叔叔。”孟婉清看着电视屏幕,呢喃。

  电视音量很小,女主播说了什么其实都听不太清晰,好在有字幕。

  乔远定定地看了两眼,关了电视。

  顾启云和许诺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近些天两个人的绯闻屡屡出现,顾氏那边却没有丝毫动静,很明显,这两人已经在一起了。

  小丫头迷恋这人,他关掉电视,免得影响她休息。

  乔远一扭头,却看到两行泪从孟婉清眼角滑落了,吓一大跳。

  “怎么了这是?哪里不舒服?”他连忙问。

  孟婉清摇摇头,破涕为笑,“小舅舅你摸摸我额头?脑袋晕晕的,有点疼。”

  乔远探手过去。

  他的手冰凉,孟婉清额头温热。

  他松口气笑道:“还有点烫,想不想吃东西,舅舅让人去买。”

  “嗯,鸡腿行吗?”孟婉清咬着唇问他。

  乔远爽快道:“行。”

  他起身去外面吩咐保镖买午饭了。

  病房里——

  孟婉清抬起输液的一只手,看着血液回流,刺痛。

  是真的吗?

  她回到了九岁这一年。

  她看着针管里血液慢慢消失,将手放下去,看着天花板,神游九天了。

  未来一幕幕,过电影般在眼前回放。

  她知道,接下来会有长达一周的阴雨天气,她这次发烧也很严重,反反复复,雨停了才好,然后,她跟着叶凝月,一起去了国外,因为顾启云结婚了。

  是的,在她的记忆里,顾启云会在明天承认许诺女朋友的身份,两个人的婚期定在了年后四月。

  她知道这个消息心情很差。

  事实上——

  从顾启云将她再次送回孟家,她心情一直不好。

  可——

  她实在太小了。

  九岁的她根本不明白什么是感情,自然不明白为什么难过,她只是觉得以后再也不能和顾叔叔一起住了,不习惯,可周围所有人都说顾叔叔该结婚了。

  就像小舅舅一样,男人到了年纪都该结婚的。

  她明白,便只能眼睁睁看着,感觉自己好像被抛弃了。

  舅妈刚好要去国外,她病好了之后就吵着闹着要跟她一起去,最后,大家都被她闹得没办法了,也就同意了她的要求,叶凝月连带着孟家几个老佣人,陪着她一起出国了。

  这一走,整整九年。

  十八岁高中毕业,她回国,才再次见到了顾启云。

  他结了婚,许诺成了顾太太,圈子里人人称颂,给顾启云生了一个儿子,很得他母亲的喜爱。

  她尝到了心痛的滋味。

  国外那些学生作风开放,她十几岁的时候就晓得了男欢女爱是怎么回事,自然也就想起顾启云了,他和楚婧宜当年那一次,是在做

  爱,自己傻乎乎跑进去,让他受惊不小。

  她一直想着,每次想起,都觉得哭笑不得,对顾启云的思念却并没有随着时间而变淡。

  年近四十的顾启云和她记忆中一样,岁月好像根本不曾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他英俊的面容和自己记忆里如出一辙,身材也依旧高挑挺拔,勾唇笑起来,更是魅力十足。

  她才明白,原来那些思念就是爱。

  却不敢表露。

  虽说她出身在孟家,长在国外,可,她却做不出插足别人婚姻的事情来。

  顾启云不是孟庆,名声何其重要。

  她强迫自己和顾启云正常来往,遇见了仍旧喊他顾叔叔,她在顾启云的眼睛里看到了一如既往的宠溺和纵容,时隔九年,他仍旧疼爱她,甚至会为了她训斥自己从小受宠的独子,以至于惹了顾夫人不满,许诺伤心。

  她觉得歉疚,哪怕是那孩子有错在先,仍旧歉疚。

  她藏着自己的秘密,感觉自己像个小偷。

  后来——

  后来发生了什么呢?

  孟婉清躺在床上出神地想着,那些惨痛的过往,让她整个人都忍不住蜷了起来。

  她在国内上大学。

  二十岁的时候,许诺给她介绍了一个男朋友,是她表弟,秦明昱。

  秦明昱比她高一级,追了她两个月,一次同学聚会上,她不知怎么喝醉了,稀里糊涂和他发生了关系,好巧不巧的,两个人醉酒接吻的照片还被人传上网络了,惹来一阵轩然大波,她和秦明昱谈起了恋爱。

  没多久——

  她发现自己有了孩子。

  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孩子六十多天,还是两个。

  她不忍心流掉,休学决定生下来,和秦明昱结婚的事情也提上了日程。

  哪曾想——

  她在婚后不久听到了秦明昱和许诺的谈话。

  她第一次醉酒是两人设计的,传上网络的照片也是两人所为,这一切,是因为顾启云在酒后当着许诺的面唤出了自己的名字,招致她嫉妒不满,所以找了秦明昱一起设计她。

  她挺着六个月大的肚子转身,响动惊动了说话的许诺和秦明昱,两个人追上来,她快步下楼去,一脚踩了空,从楼梯上一直摔下去,血流了一地。

  秦明昱将她送到了医院,她只剩一口气,恍惚间明白许多事。

  她和秦明昱的照片在网上出现了一个多小时,又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许诺的孩子讨厌她,是因为顾启云对她太好,甚至比对他亲生儿子还要好。

  秦明昱尚未毕业,已经在顾启云的扶持下开办了公司,摇身一变成为了云京商界新贵,他却不开心,新婚之夜捧着她的脸端详了好久。

  秦明昱不喜欢顾启云。

  哪怕这个表姐夫对他关爱有加,他和顾启云相处仍旧有距离感。

  这一切——

  原来都是因为她。

  只可惜,等她想明白,也就闭上了眼睛。

  她大出血非常凶险,根本没能扛到医院,临到最后,再也没能看到顾启云。

  顾叔叔……

  孟婉清出神地想着,眼眶里又泛出泪来,只觉得疼。

  她还能感觉到那种撕裂的痛,她和秦明昱第一次醒来之后,她疼得下不了床,顾启云给她打电话了,问她在哪,她还笑着说在教室上课呢。

  她从楼梯上栽下去那一刻,阵痛更是撕心裂肺,让她连喘息都困难。

  可——

  这些疼,也比不上心痛。

  她虽然一直想念顾启云,回国后却从未和他有丝毫暧昧关系,她藏着秘密,还对许诺心存愧疚,她却能这样地设计她,她的清白、她的爱情、她的婚姻,甚至,她的孩子。

  孟婉清紧咬着唇,也没能止住眼泪。

  她虽然生在孟家,成长的环境却并不复杂,九岁就去了国外,虽然饱受思念折磨,日子却过得简单、充实、快乐,她没想过插足许诺的婚姻,也没想过对顾启云表白,她只是遗憾,就像古诗里那一句: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她的爱情,原本一开始就注定了夭折的。

  许诺她,何苦至此呢?

  孟婉清抬起另外一只手抹了抹眼泪,这动作,乔远一回身就看见了。

  他在门口吩咐保镖去买午餐,其实也就一两分钟工夫而已,对孟婉清而已,却好像很久很久,她拿下手,脸蛋烫红地看着自己的舅舅,仍旧有点傻傻的。

  乔远看着都心疼,大跨步走到床边,哄她道:“怎么了这是?好好地怎么哭上了?”

  “我,”孟婉清哽咽道,“我想顾叔叔,小舅舅你拿着手机吧,你给他打电话好不好?让他现在过来看我,我好想他。”

  乔远:“……”

  这丫头,回来之后第一次这么明白地要求见顾启云呢。

  乔远蹙眉道:“人家有自己的工作要忙,今天还是星期一,你乖一点,病好了舅舅带你去找他。”

  “我不。”孟婉清第一时间撅嘴道,“我现在就要见他,你给他打电话,我不管,你给他打电话,我现在就要见他,他不来我也不要打针了。”

  她尚在病中,哑着声音撒娇,孩子气的很。

  乔远哄了好一会,都拿这小祖宗没办法,也就没辙了,拿出手机给顾启云打电话。

  顾启云正在吃午饭,和许诺一起,在公司楼下的餐厅里。

  “病了?”他接了电话脸色就变了,一脸不满道,“怎么回事?她跟我两年多都没生过病,这回去还不到两个月,这都病第二次了。”

  乔远:“……”

  他竟无法反驳,只能说了地址,将孟婉清的意思转达了。

  顾启云自然要去看。

  饭也不吃了,扯了纸巾,边擦嘴边道:“你自己吃吧,我有点事,先走一步。”

  话音落地,他已经站起身,探手将西装纽扣系上。

  许诺看着他着急的面色,也不吃饭了,站起身,一脸关切道:“是婉清病了吗?我下午也没事,陪你一起去看吧?”

  顾启云一愣,“你下午不上班?”

  “你忘了?”许诺笑着提醒道,“你原本说下午看戒指的,我请了假。”

  “哦。”顾启云这才回过神来,略微想了想,点头道,“那行吧,一起过去。”

  两个人一起下楼,开车往医院去。

  天上还下着雨,顾启云没带伞,停好车直接下去,价值不菲的西装顿时淋了雨,许诺连忙下了副驾驶,撑开伞,帮他遮了雨水。

  她身高不及顾启云,穿了高跟鞋低了他半头左右,走在他身侧打着一顶碎花伞,还走得极其稳当,袅袅婷婷,背影都好像一幅画,风韵天成。

  在一起两个月,她早已经对顾启云许了芳心。

  顾启云对她也还不错。

  主要她并不比楚婧宜之流,一来她不是娱乐圈中人,二来她个人整体条件不错,三来她虽然来自临江,家境却也算优越,虽然无法和顾家相提并论,对顾夫人来说,却已经足够了。

  毕竟——

  以顾启云眼下的身价,联姻也顶多算锦上添花。

  顾夫人私心里也能接受家境低他们一等的儿媳妇,这样一来,万一顾启云婚后闹出什么事,也不至于没办法收场,反而省心。

  许诺为人活络懂事,待人接物大方得体,顾夫人对她挺满意。

  顾夫人满意了,顾启云也就无所谓了。

  眼下两人确定了交往关系,已经准备公开了,顺便再确定一下婚期,这事情基本也就这么定下来。

  他这段时间工作忙,也就没再过多纠结孟婉清的事情。

  事实上——

  他是有点生气的,生小丫头的气。

  这小东西是个白眼狼啊。

  想他好吃好喝地伺候着,事必躬亲,呵护备至,基本上将她当小祖宗一样地供了两年多,可她倒好,说要离开就要离开了,还一本正经地说他该结婚了,不能再照顾她,她要回去找哥哥舅舅。

  顾启云很郁闷。

  怎么结婚了就不能照顾她了?

  旁人给的压力已经挺让他烦心了,这丫头不卖萌哄他开心,还跟着一起闹别扭。

  这不是白眼狼是什么?

  一点良心都没有,亏得他疼她两年多。

  可——

  他还是一点原则都没有。

  这不,一听说他病了,心疼得不得了,饭都顾不得吃完就跑来了。

  他走得很快,许诺踩着高跟鞋,既要跟上他的脚步打伞,又要注意自己的裤腿不能溅到泥水了,很辛苦,免不得就怨上孟婉清了,却并不表露出分毫。

  两个人很快到了住院部,找到了病房,一起进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05:婉清病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