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玩个亲亲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孟婉清靠在床头玩游戏。紫幽阁

  点滴已经挂完了,她也吃了午饭,一直胡思乱想,心情很复杂,为了打发时间,要了乔远的手机玩游戏,借此排遣心情。

  门一响她就抬头了。

  看见了几步开外匆匆而来的顾启云,以及许诺。

  顾启云年轻英俊,身高腿长,穿着质地精良的手工定制西装,优雅贵气,和她记忆中那个后来的沉稳男人相比,显得风流雅致,一双桃花眼光华潋滟,看着她,柔情入骨。

  他边上的许诺也年轻,长发垂坠,修身的灰色长风衣勾勒出高挑身形,同样面含关切地看着她,眼眸里却有一闪而过的不耐烦。

  孟婉清抿着唇低了头,将手机放在枕头边。

  情绪太激动,以至于她一时说不出话来,还需要目光躲闪,才能平复心情。

  “怎么了这是?”

  顾启云抬步到了病床前,柔声问她,语调里含着一丝无奈。

  乔远在电话里说这丫头病了,吵着闹着要见他,眼下他来了,她反而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这是闹脾气呢?

  顾启云抬手在她柔软的头发上揉了两下,顺势坐在床边,笑着问,“感觉怎么样?你舅舅说你让我过来呢,我连午饭都没吃完就过来了,还生气了?”

  孟婉清当然没生气。

  她怎么可能生他的气呢?

  她只是突然想起了自己和秦明昱在一起之后,第一次见到顾启云的情景。

  当时在顾家。

  她和秦明昱一起过去,顾启云的情绪比以往冷淡许多,吃饭的时候气氛才慢慢缓和,临走的时候,他也是像刚才一样摸着她的头发,喟叹着淡笑,“我的婉清都长成大姑娘了。”

  他说“我的婉清。”

  许诺在边上站着,秦明昱也在边上看着,她有点窘迫,笑着挥了手就匆匆上车了。

  顾启云站在车外目送他们。

  车子都走出好远了,她从后视镜里还能看见他,和许诺仍旧站在原地,面容逐渐看不清。

  他当时,在想什么呢?

  孟婉清心颤一下,突然抬头,静静地看着他的脸。

  小丫头脸蛋有点红,紧紧地咬着唇,看着他的目光里饱含探究、疑惑,还有那么一丝明显的忧伤,复杂极了,竟是让顾启云突然愣了一下,下意识问,“怎么……”

  他话音未落,孟婉清直接扑进了他怀里去。

  顾启云突然懵了。

  两个人相处了两年多时间,这丫头无数次扑进他怀里,却从未有一次像这次一般,让他一瞬间激动起来,好像失而复得。

  可不是?

  两个月没怎么见面,他着实想念得很。

  可——

  小丫头不主动联系他,他心里也就生着气,憋着不愿意去关心她。

  眼下这感觉,简直太好了。

  孟婉清也觉得太好了。

  她两条胳膊紧紧地搂着顾启云的脖子,半跪在床上就挂在他身上,小脸贴在他脸上,亲密无间地磨蹭着,顾启云下巴上有胡茬,扎得她脸蛋都疼了,却让她觉得无比兴奋又幸福。

  她像一只缠人的小猫,可着劲地撒娇。

  乔远和许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正想开口,却听见了顾启云的轻笑声。

  他完全不觉得两人这举动过于亲密,相反,他非常享受这种亲密,一只手落在孟婉清的头发上轻轻揉搓着,一边低声哄着问,“想不想顾叔叔?”

  “想死你了。”孟婉清的语调带着雀跃,一如既往,孩子气十足。

  顾启云心满意足,又笑,“这还差不多。”

  “我还能和你回去吗?”孟婉清从他怀里探出头,大大的眼睛盯着他,鼓着腮帮子嘀咕道,“我想和你回去了,好不好呀?舅舅和哥哥都好忙,晚上没有人陪我玩。”

  “婉清!”

  乔远突然出声制止了她。

  眼见她不说话了,松口气,朝着顾启云解释道:“这丫头病着,说话你别往心里去。”

  怎么能不往心里去?

  顾启云抬手在孟婉清脸上捏了捏,笑得一脸纵容,“你想什么时候回去都行,顾叔叔随时欢迎。”

  乔远:“……”

  边上的许诺也变了脸色,攥紧手,上前柔声道:“生病了还是得在医院里好好检查才行。今天这天气也不好,外面风大雨大的,婉清年龄小身子单薄,淋了雨这病情就得反复了,还得打针。”

  她说话柔声带笑,话里的意思却呼之欲出。

  孟婉清两只手抱着顾启云的脖子,撅着嘴看了她两秒,拿脸颊又蹭着顾启云的鼻子,声音软软地撒娇道:“我不想在医院里,我也不喜欢医院,医院这味道好难闻啊,顾叔叔……”

  她声音原本就甜,撒起娇来让人毫无招架之力,更何况眼下还病着呢,像个小可怜。

  顾启云哪里还愿意顾及那么多。

  一只手揽着她,侧头朝乔远开口道:“我带婉清回去。”

  乔远一愣,“这不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的。”顾启云说话很有底气,“这丫头跟我在一起两年多都没病没灾的,眼下回来几天就成这个样子。”

  顾启云伸手在孟婉清脸上捏了捏,不满道:“你瞧这脸蛋,连一点肉都没有了,可见她在孟家过得不好。”

  乔远:“……”

  孟婉清近些日子是瘦了好多。

  他抿着薄唇,神色间仍旧带着不赞同,颇为无奈地看着孟婉清。

  孟婉清也看着他,小声道:“我就去顾叔叔家里玩几天,好不好嘛?等我病好了再去学校,小舅舅你就答应我吧,求你了!”

  她连求都用上了,乔远沉吟半天,只能应允了。

  毕竟——

  这丫头说的是过去玩几天,又没说一直就在顾家了,想起来也没什么。

  孩子病着嘛,多照顾一下她的心情也是应该的。

  乔远和顾启云都达成共识了,许诺自然没什么话好说,站在边上微笑着,垂在身侧的一只手都忍不住攥紧了。

  她觉得自己和一个九岁孩子争风吃醋挺可笑。

  可——

  她和顾启云眼下已经交往两个月,连个亲吻都没有过。

  这正常吗?

  放在一般人也许挺正常。

  谁让顾启云不是一般人呢?他是素来风流的云京第一少,名声在外,最是多情。

  成年人的恋爱,哪有人这么久还无欲无求的?

  她是女生,从小到大都挺高傲的,这种事自然不会主动,一直等着顾启云主动呢,顾启云一直不主动,她都怀疑自己魅力不够。

  可眼下,他对上孟婉清完全就变了一个人。

  亲密得她都看不下去了!

  许诺深吸一口气,正想着怎么应对才好,就瞧见顾启云将自己外套给脱了,仔仔细细地裹了孟婉清。

  他的外套自然大,下摆都裹住了孟婉清的腿,她乖乖巧巧地裹了衣服,坐在床边,顾启云又弯腰拿起了床下的球鞋,亲自帮她穿上。

  许诺眼珠子都快瞪掉了。

  要不是亲眼所见,她当真不相信,顾启云会这样伺候一个人。

  他从来都是被伺候的!

  许诺看着顾启云的侧脸,顾启云却笑着看了孟婉清一眼,弯唇道:“好了。”

  “抱!”

  孟婉清就说一个字,朝着他张开双臂。

  顾启云俯身将她从病床上抱起来,孟婉清便顺势圈了他脖子,朝着乔远笑道:“小舅舅你去忙吧,我和顾叔叔回去啦,病好了再回来。”

  乔远能说什么呢?

  揉着眉心道:“知道了,去了听点话。”

  “我一向都很听话的。”孟婉清鼓起腮帮子,不满道。

  乔远只得朝向顾启云,一脸歉意道:“那就麻烦了,又得为这丫头操劳。”

  顾启云勾唇一笑,点头算作应答,抱了孟婉清出门。

  楼道上有凉风,孟婉清被他的西装外套裹得严严实实,就露出微带酡红一张脸,目光痴傻地看着他,哪里像个孩子?

  许诺心惊不已。

  顾启云却丝毫不曾察觉,眉眼愉悦。

  三个人下了楼,他没有直接步入雨帘,而是停下步子,看着许诺手中的伞。

  许诺倏然回神,将伞撑开了。

  顾启云走路也没有刚才那般随意,步伐慢了些,看似迁就着她的步子,实际上,明显担心孟婉清吹到风,关切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脸上。

  三个人打伞自然拥挤,顾启云还一个劲将孟婉清两条腿往回收,许诺怕弄脏自己衣服,就不得不后退,她后退了,伞却还在前面,以至于虽然护住了孟婉清,她大半个后背却被雨水给淋湿了。

  当然——

  她也有点故意的成分在里面,想引起顾启云的关注。

  哪曾想——

  顾启云将孟婉清放到后座,直接从伞下走出去,绕过车尾,到驾驶座那边了。

  没能看见她被雨水淋湿的后背。

  许诺收了伞,抿着唇角,拉开车门,自己坐了副驾驶。

  顾启云在开车,她用随身携带的塑料袋子装了伞放在脚边,便开始脱外套了,将淋湿的一整面都显露出来。

  两个人距离近,顾启云自然看见了。

  许诺低垂着侧脸,折叠衣服,一句话都没有。

  他心里有那么一点歉意,正要开口呢,后座的孟婉清突然凑过来,语带歉疚道:“这位姐姐的衣服都淋湿了,真是太对不起了,都是因为我,不好意思啊。”

  她说话小心翼翼的,还带着那么点讨好,再加上声音沙哑,听上去让人心疼。

  顾启云先前那一点歉意顿时烟消云散了,侧头看她一眼,笑道:“你病着,我们多照顾你一些是应该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哪里需要道歉。”

  他就是舍不得这丫头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再说了——

  他穿着单衬衣抱她下来,那肩膀也淋湿了不少。

  许诺还穿着风衣呢,外套湿了些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顾启云不以为然,许诺自然无话可说,心情实在不悦,忍不住侧头看了孟婉清一眼。

  孟婉清也正巧看着她。

  两个人近在咫尺,她一双眼睛显得非常大,漆黑明亮,一派天真。

  许诺憋了一口气,只得笑了笑,又低下头。

  车子驶出医院。

  没一会——

  顾启云软软的声音又响起了,“顾叔叔我想吃肯德基。”

  顾启云侧头一看,窗外街边就有一间店面。

  他略微想了一下,车子换了道,就折过去要去对面街道买肯德基了。

  他又没伞,还穿着衬衣,许诺只得很快套上风衣,笑道:“我去吧,你穿的单薄,淋了雨再感冒,可就不好了。”

  顾启云也没和她客气,点点头应了。

  许诺下去买肯德基。

  顾启云车子就停在路边,他在后视镜里看见孟婉清神色恍惚的一张脸,侧头就在她脸上拧了一下,笑道:“怎么,这么想吃鸡腿,魂都没了。”

  “那个姐姐是你的女朋友吗?”孟婉清突然问。

  顾启云一愣,“嗯。”

  孟婉清一张小脸顿时跨了下来。

  顾启云柔声问她,“怎么了?一副看起来不高兴的样子。”

  “我不喜欢她呐。”孟婉清撅着嘴,紧紧蹙眉道,“她的头发好长啊,黑黑的,看起来像你打过的那个妖怪。”

  “妖怪?”顾启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孟婉清一本正经点头道:“嗯,就是在家里那一次嘛,你半夜跑去其他房间打妖怪,那妖怪的声音很吓人啊,头发就是这样的,又长又黑。”

  顾启云:“……”

  他总算明白怎么回事了,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孟婉清抿着唇叹气。

  他略微想一下,柔声笑道:“不喜欢她头发呀,那顾叔叔明天给她说一下,让她换个发型怎么样?”

  这下轮到孟婉清发愣了。

  是呀。

  许诺和他已经进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怎么可能说散就散。

  他年龄到了,这次和许诺,原本都已经过了顾夫人那一关,是要走入婚姻的。

  该怎么办?

  孟婉清觉得头疼。

  死而复生这种事,或者说在未来活了一遭这种事,她如何和顾启云说?

  她才九岁,还发着烧,要是就这样和盘托出,顾启云指不定觉得她是病得糊涂了呢,退一万步讲,他现在应该对她没什么感情。

  或者说——

  他就算此刻对她有感情,也不是男女之间的那一种。

  一个正常的成年男人,怎么可能对一个小女孩产生爱情呢,那简直太可笑了。

  除非是变态。

  她觉得顾启云对她有爱情,可那应该是在她十八岁回国之后,她亭亭玉立地站在他面前,之后,长久的思念之情才可能变成爱情的。

  可——

  也只是可能而已。

  许诺对秦明昱说顾启云喝醉了喊她的名字,是转达,顾启云对她的态度微妙,明里暗里相护,又大力扶持秦明昱成立公司,哪怕这些蛛丝马迹都昭示着感情,她却始终没听到顾启云亲口说过什么。

  陷入爱情里的女人总是盲目的。

  也许——

  其中有误会?

  又或者——

  她太爱顾启云,许诺也太爱她,她将他的一点好都会无限度放大,许诺也是,将顾启云对她的每一点在乎都无限度放大,这都是站在女人的立场上来看。

  男人的感情远没有这么细腻敏感,顾启云到底怎么想呢?

  孟婉清一时心如乱麻。

  她看着顾启云,一咬牙,突然朝他凑了过去。

  柔软的唇瓣突然落在他唇上,顾启云猝不及防,刚张口要说话,小丫头还想着进一步。

  他狼狈极了,连忙往后退,整个人都靠在车窗上,一只手扣住了孟婉清的肩膀,深吸一口气,蹙眉道:“你这丫头,好端端做什么呢。”

  “吻你呀。”孟婉清一本正经。

  顾启云:“……”

  “胡闹,哪里学的这些?”他眉头越发紧蹙了。

  孟婉清扁着嘴道:“班上的王秋生和小莉就偷偷亲嘴来着。小莉说了,电视上一个人喜欢另一个的话,亲吻是最好的表白方式了。”

  王秋生?小莉?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顾启云顿时黑了脸,“他们是你同学?”

  “对啊。”

  顾启云抬手在眉心里揉了揉,不满道:“你舅舅给你找的什么学校,赶明儿换一个。”

  现在这小学生都这么早熟吗,把他们婉清带坏了怎么办?

  顾启云烦恼的很。

  眼看着孟婉清一张小脸又垮了下来,虎着脸道:“顾叔叔说的话忘了吗?不能随便和别人玩亲亲。”

  “我没和别人玩,就和你一个人玩呢。”

  顾启云:“……”

  他想说和他也不能玩,可,记忆中,这丫头亲他的次数好像实在不少。

  顾启云就笑了,“我是大人你是小孩,玩亲亲也不能亲嘴,明白吗?来,你可以亲这。”他抬手在自己脸上点了点。

  孟婉清笑着凑了过去。

  顾启云又愣了。

  让她亲,没让她舔啊,这丫头怎么连舌头都用上了?

  顾启云整个人都不好了。

  干咳一声,他扣着她肩膀将她再次推出去,一本正经道:“谁教你这样玩亲亲的?”

  “王秋生呀,亲亲有轻轻亲一下,还有法式深吻呢,深吻就是特别特别喜欢的意思,要用舌头舔……”

  顾启云:“……”

  王秋生?

  哪来的小兔崽子,他简直想将人给宰了!

  顾启云正色道:“以后这样也不许,明白吗?”

  “可是我好喜欢好喜欢你,怎么办,而且你长得这么帅,我就想亲你!”

  这顶高帽子戴的挺舒服,顾启云忍不住笑了,那笑容实在好看,他素来风流的桃花眼都弯成了非常柔和的弧度,眼角眉梢写满愉悦。

  许诺在不远处站着,透过挡风玻璃看了许久。

  攥着纸袋的一只手越来越紧,白皙紧绷的一张脸,毫无血色。

  这两人,到底算怎么回事?

  一个半大孩子,一个成年男人,搞什么啊?

  难怪姓孟呢?

  孟家这些女人,个顶个的不知廉耻,就像那个孟佳妩。

  许诺没上车,突然想到孟佳妩,心情还有点复杂。

  她在临江第一次见到孟佳妩,就觉得那女孩太过艳丽惹火,一脸狐媚相,看上去就属于那种放浪不羁的性格,估计出身不怎样。

  基于这层考虑,她才想着和她争一争,指不定江卓宁归谁呢。

  可——

  孟佳妩将她领到顾启云跟前了。

  因为拍卖会上的意外,顾启云看上了她,说起来,孟佳妩等于她和顾启云的半个媒人了,事到如今,她自然是不讨厌孟佳妩了。

  不但不讨厌,有时候想起来,还觉得有点感激她。

  若不是认识了她,她怎么可能认识顾启云这样的人呢。

  可现在——

  一个黄毛丫头,又让她对姓孟的毫无好感了。

  来云京两个月,她存心了解,自然晓得了孟家的状况,简直闻所未闻。

  那样伤风败俗的家风,能养出什么好姑娘?

  孟婉清这才九岁,都晓得勾引人了,顾启云也许还觉得她天真可爱,可,哪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能肆无忌惮地对一个成年人这样呢,又亲又抱的,简直不像话,一窝子狐狸精!

  许诺气得脸都白了。

  站在外面好一会,又觉得冷。

  她极力克制着情绪,换上笑脸,才撑着伞走到车跟前。

  她在收拾雨伞,顾启云已经用纸巾将鸡腿捏了出来,递给孟婉清,笑眯眯道:“吃吧。吃完了我们再走,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谢谢姐姐。”孟婉清笑着给许诺道了歉,拿过了鸡腿。

  坐在后座上去啃。

  她属于挺容易胖的那种体质。

  吃了肉就会长肉,少吃一点又能很快瘦下去,也因此,随着慢慢长大,她其实有意识地多吃素食,也就对鸡腿,一直钟爱。

  顾启云也知道。

  她和秦明昱结婚的时候,他还送了一只鸡腿给她把玩。

  那只鸡腿是黄玉雕成,和他第一次送给她的那个蜜酱鸡腿一样大,非常逼真。

  阿锦今天发生了一件超级郁闷的事情。

  因为最近几天特别特别暴躁,然后中午因为老公剪指甲那声音听着太烦了,闹起来,气急败坏地去打他,结果,一巴掌拍在他皮带上,然后,半个手掌都肿了,青了一条筋,现在半个手掌还绷着,抽筋那个疼啊……

  ~(>_<)~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06:玩个亲亲》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