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和我无关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下午四点半,顾家。%D7%CF%D3%C4%B8%F3

  顾启云停好车,拉开后座门,将孟婉清抱了出来。

  紧接着——

  亲自列了张购物清单,让帮佣阿姨去超市里采购孟婉清喜欢的水果零食,叮咛厨师开始准备孟婉清喜欢的晚餐,抱着人上楼去卧室,自己再打电话叫家庭医生立刻赶到。

  总之,事无巨细,都先紧着孟婉清了。

  时间还早。

  他哄着孟婉清躺下休息,才拿了衣服,自己去浴室洗澡。

  这过程,基本上忘了许诺。

  许诺坐在一楼大厅里,实在尴尬,她和顾启云虽然交往了两个月,可基本上每次见面也就是一起吃个饭,时至今日,她其实才第一次来顾启云在外面的住处。

  当然——

  顾家大宅她跟着顾启云回去过一次。

  顾家其他人对她都还算满意,也基本上认可了她和顾启云的关系。

  要不然——

  顾启云也不至于开始准备钻戒了。

  想到这许诺心情更不好了。

  本来,今天下午她要和顾启云去看钻戒的,眼下倒好,孟婉清突然蹦出来,将事情搅得一团糟,别说钻戒了,顾启云怕是连她都给忘了。

  许诺端起桌上的热茶喝了口,气恼不已。

  要不要通知顾夫人?

  她纠结了一会,又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想着过一段时间再看。

  没有哪个婆婆喜欢爱告状的儿媳妇,她要把握住顾启云,还得自己想办法才行,毕竟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是她告状的消息再传到顾启云耳中,反倒弄巧成拙。

  左思右想,许诺一颗心慢慢平静了下来。

  可——

  她不曾想,这一刻开始,事情的发展完全不受她控制了。

  孟婉清暂时住在了顾家,据说是发烧反反复复,顾启云心疼得不得了,大半时间都在家里陪她,实在不得已要去公司,也会带着她一起,让她在总裁办公室里面休息着。

  看戒指的事情她提了一次,顾启云说没时间,闲了再说。

  原本要对外公布关系,也因为孟婉清的突然搅局进入搁置状态,她在外人眼中,和顾启云以往的那些女伴没什么两样,哪怕想进公司见顾启云一面,还得获得他的同意,前台小姐才放心让她上去。

  简直让人郁闷到极点。

  不过这些还都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孟婉清再次回来他身边的消息被顾夫人给晓得了,顾夫人自然不满,对顾启云大肆指责,却仍旧没能让顾启云将孟婉清给送回去。

  顾夫人这矛头就莫名其妙转移到她身上了。

  话里话外,责怪她既然最早知情,却不将这消息告诉给她。

  许诺很冤枉。

  她来云京之后,孟婉清已经从顾启云身边离开了。

  她虽然晓得先前顾启云很宠她,没有亲眼见到,自然多多少少有点不以为然。

  眼下见到了,却也一时间一筹莫展。

  她委屈得很。

  此外,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抑郁和苦闷,无处排遣,到了周末,和单位里几个朋友一起,去云京颇有名气的酒吧玩,排遣情绪,打发时间。

  一众人晚上九点到,许是因为周末,酒吧里挺热闹。

  许诺酒量一般,跟周围两个同事喝了两杯又停下,坐在沙发最边上发呆,又有点后悔。

  毕竟——

  她从小到大其实算乖乖女,这样的环境并不能让她很快接受。

  过于嘈杂了。

  坐了半小时左右,许诺就想走。

  刚起身,视线不自觉落到一处,神色一愣。

  孟佳妩和一个她不认识的男生在边上座位里喝酒,那男生看上去倒显得挺斯文,头发干净黑亮,一张脸略显方正,鼻梁挺高,T恤衫外面套了一件黑色薄外套,坐着看她喝酒,一副关切的样子。

  谁啊?

  许诺仔细看了两眼,心情还有点复杂。

  她和江卓宁一起来云京,飞机上刻意多聊了几句,江卓宁话里话外对孟佳妩还挺维护的,可眼下,孟佳妩怎么就跟别人喝上酒了?

  虽说按着她的性格,酒吧里玩一下应该挺正常。

  许诺却觉得接受不了。

  要知道——

  她眼下交往的那个男生可是江卓宁。

  江卓宁是谁啊,他们高中学校里最清净自持的男生,老师学生眼中的他,内敛自律,卓尔不群,感觉起来,好像开在山巅的一朵雪莲花,受不得一点污染和亵渎。

  她算自信了,可整个中学时期,都没能鼓起勇气表白。

  就因为怕被拒绝。

  她也高傲,可江卓宁有一种能让人自惭形秽的气质,大多数男生在他面前都会下意识表现得优雅规矩,大多数女生则是爱在心里口难开,没勇气表白。

  这世界上有一种人,一出生起就饱受同龄人的倾慕和崇拜。

  江卓宁就是。

  她觉得自己算是了解江卓宁了,却是仍旧无法理解他那样的男生,怎么就会喜欢孟佳妩这样的女孩了?

  按理说——

  孟佳妩这种女生,正是他最避之不及的那一类才对。

  这一幕都有点刺痛她眼睛了。

  的确——

  她眼下将目光落在了顾启云的身上,因为她并非沉浸在想象中的女孩,她成绩好眼光高,出身也不错,在爱情里会衡量和判断,选择对自己人生更有利的道路走。

  有和顾启云在一起的可能,她便绝对不可能再去纠缠江卓宁。

  尤其江卓宁并不爱她。

  可——

  这不代表她就直接把江卓宁抛在脑后了。

  女孩的初恋总是难忘的,尤其这初恋还是一段美好岁月里的暗恋。

  她心仪江卓宁。

  当年学校里许多个场合,看着他作为学生代表在主席台上发言,她也曾像个犯花痴的普通女孩,幻想他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幻想他优美的薄唇吐出动人的情话,幻想一个点到为止的亲吻。

  哪怕如今想起,当年那种心动很幼稚,她还是无法忍受孟佳妩和别的男生在一起喝酒。

  这就好像什么呢?

  你曾经有一位男神,他一直活在你最美好的记忆里。

  你长大了,却发现男神的女朋友并不是女神,而是一个性感撩人的妖精。

  恰好,你其实勉强算得上别人眼中的女神。

  会觉得可笑吧?

  男神的眼光和你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男神的女朋友一点都不完美,似乎根本都不如你,这种感觉,当真是不能更糟糕了。

  许诺都懒得和孟佳妩打招呼。

  心里有点乱,她咬咬牙,直接离开了座位。

  孟佳妩眯着眼,看见她背影了,低头一笑,又给自己灌了一杯酒。

  离开的女孩好像许诺。

  她也是挺没出息的,眼下看见一个背影,都能想到和江卓宁有关的人,好烦。

  能不烦吗?

  这一周受够了刘樱的眼色,她不满地讽刺了两天,就开始给她安排各种相亲了,她不想去,就只能每天醉醺醺地回家,回了家直接睡觉,免得清醒着还得听她唠叨。

  她没有去找江卓宁。

  病房里,江卓宁那一天的表现着实刺伤她了。

  向童桐求婚?

  呵呵。

  他爱童桐吗?竟然向童桐求婚。

  他这样的人,也有这么冲动决绝违背原则的时候,可见他离开她的决心有多么强烈了。

  他宁愿选择一个毫无感觉的人,也不愿意再回头看她一眼。

  她一时间想不通。

  因为想不通,这一周都在借酒浇愁。

  这好像是一种习惯。

  她认识江卓宁之前就喜欢喝酒,最享受将醉未醉的时候,不止一个男人夸赞过,她在微醉的时候最美,能让男人心甘情愿沦为裙下之臣。

  要醉不醉,这样的时候,她也最容易获得快感。

  和江卓宁最亲密的那些天,两个人都在学校里,她也没怎么喝酒。

  可——

  后来江卓宁出国,她这个习惯又来了。

  她自己都控制不了。

  心情烦躁,又没个能聊在一起的朋友,她除了喝酒,还能做什么呢?

  心情压抑的时候容易醉。

  孟佳妩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脸都红了。

  边上许辉一直看着她,又无奈又心疼,小声劝说道:“别喝了好吗?江卓宁那样的本来也不适合你,散了就算了,他们那样的家庭,你就算真得嫁过去了,也不会幸福的,天天得受委屈。”

  许辉觉得自己说的大实话。

  江卓宁的父母都是教授,书香世家,怎么可能接受孟佳妩这样出身作风的女生,再加上他本人其实也是那种刻板清净的性子,性格这种东西,到大学里基本就定型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人生观价值观已经形成,很难改的。

  孟佳妩跟着江卓宁,还不如跟他呢。

  他也不是云京本地人,父亲算二线城市挺成功的企业家,在他亲生母亲去世后娶了年轻漂亮一个后妈,对他平时管教少,却算得上宠爱有加,最起码,钱财方面从不短缺,也能拨出闲钱来让他自己在云京倒腾。

  孟佳妩跟了他不吃亏。

  虽说他也已经知道了刘樱的要求,却并不以为然。

  孟庆已经成了过去式,曾经在孟家有一定地位的二太太,眼下说破天也就是一个连锁餐厅老板娘,那身份还不怎么光彩,正儿八经的云京豪门能看上孟佳妩就奇了怪了。

  云京的上流社会,他暂时踏不进去,孟佳妩其实早已经掉了出来。

  刘樱还看不清形式而已。

  他不着急。

  眼下孟佳妩也根本不拿她那个母亲当回事,刘樱的话起不了作用呢,孟佳妩完全可以做了自己的主,只要她愿意和自己在一起,他就能有求必应,将她当成宝。

  他长相自然比不过江卓宁了。

  成绩也比不过。

  甚至连见识也比不过。

  可他有时间,不仅有时间,还有耐心。

  他不需要孟佳妩改变,他能努力改变自己,适应孟佳妩。

  孟佳妩在教室里最开始撩拨他那一次,他都没谈过恋爱呢,家庭背景有点复杂,他以前是挺沉默的那一类男生,平时就好打打网游,孟佳妩握上他的手,抚摸他手背,他一张脸都红得不像话了。

  可这两年多以来——

  他学会抽烟喝酒了,主动去接触挺能玩的那一类人,就为了和孟佳妩多说说话。

  他脸皮厚了不少。

  一开始也就敢偶尔找她表示关心,这次孟佳妩和江卓宁闹掰了,他索性寸步不离,孟佳妩一出门他就跟上,晚上再送她回去,诚意十足。

  孟佳妩一开始不理他,又骂又打,连踢带踹,他也不在意。

  这样一周下来,她也就习惯了,喝醉了还能愿意让自己扶着她,这都是进展,不是吗?

  许辉唇角划开一抹笑,温柔痴迷地看着她。

  孟佳妩又觉得烦了。

  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贱的男生呢。

  打他骂他就不走,对她死心塌地的样子,她看了就犯恶心。

  她当初到底怎么招他了。

  倒霉透顶!

  “江卓宁不适合我你适合我?呵!”孟佳妩冷笑一声,直接起身,将眼前一杯酒从他头上浇下去,眯着眼睛道,“以后别跟着我了,看见你就恶心,狗皮膏药似的。”

  她这动作太突然,许辉整个人都懵了。

  酒水从脸上流进衣服里,他抿着唇,整个人端坐着没动。

  孟佳妩推了他一把,从位子上挤出去。

  踩着高跟鞋往出走。

  她摇摇晃晃地消失在视线了,许辉一时间又只剩担心了,起身追了出去。

  孟佳妩正下台阶,也不知是不是没踩稳,身子一晃,整个人突然朝一边倒过去,摔了。

  许辉脸色一变,连忙追了过去。

  孟佳妩已经闭了眼睛,躺在他怀里,安安静静的。

  许辉抬手在她额头上碰了碰,只觉得她体温好像有点高,脸色一变,他连忙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就往医院里送。

  临近十一点,当然只能挂急诊。

  他略微想了想,让出租车司机直接往四院开。

  半小时后——

  出租车停在了四院急诊科外。

  他付了钱,抱着孟佳妩下车,直接往急诊中心走。

  医生检查完再出来,脸都绿了,看着他直接开骂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让她喝酒呢,现在这年轻人真是的,拿孩子的安全健康都不当一回事,疯得没边了,没玩够不知道避孕啊!”

  许辉一头雾水,耐着性子道:“您说什么?”

  “你自己刚才没注意到吗,你女朋友见红了!”中年医生拧着眉道,“明天一大早挂妇产科检查吧,怀孕的话这孩子尽快流掉,喝那么多酒,生下来十有八九出问题!真是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大晚上糟心!”

  “她怀孕了?”许辉一愣。

  “是是是,不说了见红了嘛,十有八九怀孕了,哎我说,这是不是怀孕你心里没数?不想要孩子性生活就得避孕,最起码的常识有没有一点!”

  许辉:“……”

  孟佳妩怀孕了?

  这消息一时间让他无法回神了。

  里面孟佳妩还没醒,医生也就没管他,黑着脸离开了。

  许辉在外面走廊上站了好一会,觉得困了,又坐到边上的椅子上发呆了好一会,最后,站起来来回走了一会,整个人才慢慢平静下来。

  孟佳妩怀孕了,这孩子应该是江卓宁的。

  眼下这情况瞒不住她。

  最晚她醒来,就会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然而,两个人现在就在四院。

  他担心她身体,当然往最好的医院送,甚至都暂时忽略了江卓宁也在这里住院的事情,眼下却说不出的后悔。

  他很了解孟佳妩。

  按着孟佳妩的性子,怀孕了,肯定得要求江卓宁和她结婚了,最糟糕的情况她可能选择流产,可那肯定也是在江卓宁同意和她复合以后,或者说,她用流产让江卓宁产生愧疚,和她重新在一起。

  孟佳妩是利己主义,她的爱情,也是一直以让自己舒服为第一前提。

  江卓宁和她在一起,最初就很痛苦,每一天都没什么好脸色,可他经常和江卓宁在一起,自然也就明明白白看到,孟佳妩一开始就是愉快的,甚至有点得意张扬。

  他们的感情状态变来变去,孟佳妩后面也有变化了,可这变化基本上也都是为了和江卓宁在一起。

  所以——

  她这一周的苦闷放纵都是暂时的。

  眼下有了孩子,她如何会放弃和江卓宁重新在一起的机会?

  不行!

  许辉第一次如此坚决地想着。

  他一直爱着孟佳妩,却也没怎么想着得到她,据为己有。

  可孟佳妩和江卓宁闹掰的这几天,他几乎天天陪着孟佳妩,越靠近,越是不舍得放开了。

  感情的事情就是这样。

  若是一直遥不可及也就罢了,越是好不容易近在咫尺了,一般人都会立刻伸手,紧紧抓住,满足自己一直以来的心理需求。

  许辉坐在椅子上想了很久,掏手机给江卓宁发短信,“你真的要和童桐在一起?”

  等了几分钟,江卓宁并没有理会他。

  许辉握着手机略微想一下,又发短信,“我有事情和你商量。”

  又等了两分钟,江卓宁回短信了,“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要是关于孟佳妩的事情,也一样。同学朋友之谊至此截止,你们的事情与我无关。”

  许辉一愣,继续编写了一条,发送。

  “孟佳妩怀孕了,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孩子有可能是你的,也有可能是我的,你怎么想,要不要?你要不在意的话,我会向她求婚。”

  江卓宁躺在病床上,看见这一条短信,握紧了手机。

  他力道太大,简直能将手机握碎了。

  孟佳妩!

  他从来没有这么厌恶痛恨过一个女人,从来没有!

  他和孟佳妩发生关系的次数有限,基本上每次也都有措施,她怀孕的可能微乎其微。

  呵,呵呵!

  江卓宁握紧了手机,看着头顶刺眼的灯光,忍不住笑起来,声音一开始很低,越来越大,到最后都回荡在整个病房里了,差点惊醒了旁边床上的陪护。

  灯光实在太刺眼,他笑着笑着,通红的眼眶里都有了水色。

  握着手机的那只手青筋暴跳,他便突然用另外一只手紧紧捂住了嘴,没能哽咽出声。

  一周时间,足以他理清心绪,结束感情了。

  童桐很好,他伤口慢慢愈合了,今天还过去看了她一次。

  她在和李敏说话,李敏将她国考的那些复习资料都拿来了,她趴在床上看书,遇到比较难理解的地方会咬着唇沉默,眼见他看,才红着脸问他。

  他拿着笔给她勾画了重点,一回头就看见她痴恋的目光里,那一双清澈干净的眸子里有倾慕、崇拜、柔情,以及,艰难克制的喜悦。

  他一颗心太冷,尚且没什么温度,可他很轻松。

  他眼下太需要轻松点了。

  孟佳妩却不许。

  她向来有本事让他无法轻松,让他痛苦压抑,这次,可真是,可真是……

  江卓宁蓦地闭上了眼睛。

  他睫毛黑而长,很浓密,在男人中很少见,似乎是沾了泪水,便被打湿了,好像再也扑闪不动的蝴蝶翅膀。

  手机突然响了。

  屏幕上显示:许辉。

  江卓宁睁开眼定定地看了两秒,接听了。

  他沉默着,许辉发问,“你怎么想?你要不……”

  “和我无关。”江卓宁直接打断他,声音冷硬而淡漠,“这是你们自己的事,以后别给我打电话了。”

  阿锦最近智商好像不够用了,丢三落四不说,很快的功夫,好像都把文的内容给忘了,还好有大纲在坚挺。

  晚上喝了一大盆鲫鱼豆腐汤,然后喝了一碗红枣葡萄干稀饭,吃了一盘土豆丝一个小花卷,九点才吃完,然后肚子撑得疼,都坐不住了,感觉自己好傻,好像变成了一条鱼,吃东西的时候都不知道撑,吃完了才发现吃的太多了,完全超出了我的正常饭量,智商真是开始捉急了。~(>_<)~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07:和我无关》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