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表演一个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翌日,星期一。紫>

  孟佳妩在医院住了一晚,早上七点多才醒。

  急诊科医生毫不客气地将她训斥了一通,嘱咐许辉一大早就去挂号,让孟佳妩去门诊看妇产科。

  许辉通通照办。

  医生一上班,两个人就在妇科第一诊室外面等着了。孟佳妩靠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整个人看不出什么情绪,一直发愣。

  怀孕?

  她经期一向稳定,基本能准确计算生理期。

  上次危险期和江卓宁有一次,虽说有措施,可据说安全套并不足以保证百分百避孕,所以,她有了江卓宁的孩子?

  哈。

  有孩子了。

  孟佳妩只觉得讽刺,头疼,整个人浑浑噩噩。

  许辉给她挂了一号,眼见医生进了诊室,连忙将她往起扶。

  孟佳妩神游九天,也就没有挥开他的手,跟着进去,坐在了椅子上。

  “孟佳妩?”中年女医生看了一眼挂号单,一边开电脑一边问,“什么情况?”

  “昨晚见红了。”孟佳妩总算回过神来,看着她道,“急诊科医生说是可能怀孕了,让过来检查。”

  医生点点头,输入了信息,打出了两张检验单,直接道:“出楼道左拐大厅缴费,之后先去二楼西北角抽血化验,取了报告单以后再过来。”

  “医生,她昨晚喝醉了进急诊的,这孩子能要吗?”许辉连忙问。

  女医生蹙眉瞥了他一眼,声音极淡,“在家里测过吗?”

  孟佳妩摇摇头。

  “那就等化验结果出来再说。”女医生冷冰冰地说了一句,许是实在忍不住,绷着脸又道,“没措施自己不知道吗?平时能不能对自己负点责任,别以为年轻就能随意挥霍健康,将来有后悔的时候。烟酒这些东西对小孩伤害尤其大!”

  许辉神色讪讪,脸色难看得不行。

  孟佳妩拿了单子起身,直接扭头出去了。

  女医生看一眼她的背影,紧紧蹙着眉,接待第二位病人了。

  许辉还有话想问,此刻也不好意思说了,连忙追出去,跟着孟佳妩到了大厅交费处。

  刚上班,排队缴费化验的人都不算特别多,两个人基本上没怎么耽误,不到十点钟,就交了费抽了血,被通知下午两点取检验报告。

  医院门口吃了早餐,孟佳妩有点等不住了。

  她在医院对面的药房里买了两个验孕棒,自己在医院卫生间里测了一下。

  两根都是弱阳性。

  怀孕了,时间尚短而已。

  扔了验孕棒,她就坐在医院大厅的椅子上发呆了。

  许辉坐在她边上,用手机搜了一下,小心翼翼开口道:“孕初期喝酒吸烟都会导致胎儿畸形的,而且你最近喝了这么多,孩子肯定不能要的。”

  孟佳妩瞥他一眼,“呵。”

  不要?

  她为什么不要?

  江卓宁的孩子,会不会畸形她都得生下来。

  他不是不想再和她纠缠牵扯吗?她偏不!凭什么他向童桐求婚,她就得默不作声地为他流掉孩子,她不流,非得保住了生下来不可。

  江卓宁休想那么容易舒坦了。

  孟佳妩神色莫测,胡思乱想着,脸上的表情变来变去,许辉自然也猜到她心思了。

  抿紧唇,他也就不做声了。

  两个人在医院大厅里坐了好几个小时,拿了单子去找医生。

  结果,自然是怀孕了。

  医生耐着性子多问了几句,建议流掉。

  孟佳妩提出要保胎,医生也就没话说了,开了叶酸片,叮咛孟佳妩多休息,建议她下个星期再来医院里做B超进一步检查。

  两点半,两人出了门诊楼。

  孟佳妩二话没说,直接往住院部方向走。

  许辉连忙追上去,劝说道:“你这是何必呢?医生都说了孩子最好流掉,你最近喝酒太多了,怎么着都会对孩子有点影响的,而且你想过未婚先孕的后果吗,孩子一出生就得拖累你一辈子!”

  “你能闭嘴吗?”孟佳妩冷声问他。

  许辉:“……”

  孟佳妩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半晌,拧眉道:“不用你跟着我。”

  “我担心你受委屈。”

  “谁能给我委屈受?”

  许辉没说话,只神色为难地看着她。

  孟佳妩突然想到童桐了,又没继续催他,扭头往楼上走。

  江卓宁边上都多了一个童桐,根本不考虑她的感受,她又何必为他着想,担心他看见许辉不悦呢?私心里,她就希望激怒他,他能被激怒,就说明他还爱着自己,不是吗?

  两个人很快到了江卓宁的病房里。

  他住双人间,边上另外一个床卓娅和护工替换着睡,方便照顾他。

  此刻她们两人都不在。

  孟佳妩推开门就看见江卓宁了。

  江卓宁挨了三刀,缝了伤口养了一周,伤口基本也慢慢愈合了,此刻他刚从洗手间出来,看见这两人一起进来,脸色顿时就冷了。

  孟佳妩神色定定地看着他。

  她想从江卓宁的目光中再找到的一丝为难或者压抑。

  这样——

  她就能确定他还是爱着自己的。

  可江卓宁目光很淡。

  他看着她,修长好看的眉微微蹙着,目光里只有冰冷和厌恶,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你身体好点了吗?”许辉突然问江卓宁。

  江卓宁抿唇看着他。

  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世间还有这么无耻的一种男人,能对自己的朋友说出“你女朋友怀孕了,孩子可能是你的,也可能是我的”这样的话,他都没有一丝的羞耻之心吗?

  江卓宁声音淡淡,“请出去,我要休息。”

  休息?

  孟佳妩的目光落在他床头了。

  江卓宁的床头放着一本书,是国考的复习资料,很明显,他刚才分明在看书。

  可——

  她记得江卓宁根本没有要考试。

  听说童桐在准备考试。

  所以——

  他在帮着她勾画复习重点吗?

  真是郎情妾意!

  孟佳妩深吸一口气,看着他,一字一顿道:“江卓宁,我怀孕了。”

  房间里安静了一秒,江卓宁飘忽的声音响起了,“所以呢?”

  “我要把孩子生下来,你和我结婚。”孟佳妩看着他,咬牙道,“先前的事情都算了,你向童桐求婚的事情我也可以当做没发生……”

  她话未说完,江卓宁嗤笑一声。

  孟佳妩也就不说了,紧抿着唇,看他。

  她觉得今天的江卓宁哪里有点不一样,让她根本无法把握。

  江卓宁的目光在许辉身上晃了一下,重新落在她身上,他明亮深黑的眼眸里一丝情绪也无,弧度优美的唇角却勾了一道讽刺的弧度,就那样漫不经心地笑着问,“你确定这个孩子是我的吗?”

  孟佳妩呆愣在原地。

  脑子里嗡一声,她几乎是不敢置信地看着江卓宁。

  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紧握成拳了。

  “你没事吧?”许辉连忙凑上前去扶她。

  孟佳妩一把推开他,直接抬手,迅疾如风的一道耳光扇过去,“啪”一声,江卓宁猝不及防,略显苍白的脸偏向一侧,唇角都出血了。

  他保持着侧头的动作没吭声。

  外面进来的卓娅却是吓了一跳,快步到他跟前,看一眼就气得要死,一转身,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孟佳妩的脸上。

  “你干嘛!”

  卓娅一耳光下去,整个人都颤着身子站不稳了,正是气急败坏,许辉突然扯着她的胳膊直接扔到边上去,卓娅回身太急,原本没站稳,这突然被拉扯一下,整个人都直接朝着病床扑了过去,小腹磕在床角。

  “妈!”

  江卓宁大喊一声,一拳朝着许辉的鼻梁挥了过去。

  许辉一声闷哼,捂着鼻子的一只手上都是血,也有点气急了,直接握拳就往江卓宁的小腹挥。

  两个人闷声打作一团。

  江卓宁身体素质向来好,可此刻有伤在身,还没痊愈呢,被砸了两下要害,额头都渗出冷汗了,许辉也没占便宜,脸上几处青肿。

  孟佳妩烦不胜烦,将两人扯开了。

  江卓宁连忙过去扶卓娅起身,坐在床边。

  再回头,看着咬牙切齿的许辉,仍旧是气得脸色惨白。

  他实在不屑和这种人较量。

  可——

  这种人是孟佳妩招惹的,孟佳妩就有这样的本事,只要她想,就能让你饱受侮辱。

  江卓宁一只手按着小腹,有点眩晕。

  纯粹被气的。

  他也似乎体会到自己父亲被气晕那一次的感觉,看着孟佳妩说不出话来,薄唇紧抿着,脸色苍白,好像下一瞬就能倒了。

  孟佳妩也气得不轻。

  江卓宁刚才那一句话,让她愤怒得整个人都发抖。

  确定孩子是他的吗?

  他在怀疑什么?

  许辉吗?

  很好,真好,让他怀疑,有他后悔的时候!

  孟佳妩抬眸看着许辉,突然问他,“你愿意娶我吗?”

  许辉一愣。

  江卓宁脸色冰冷,卓娅一脸厌恶。

  孟佳妩反而笑了,淡声道:“反正我们也有过,孩子也可能是你的不是?愿意娶我吗?他出生了就可以跟着你姓了。”

  许辉仍旧有点傻,“孟佳妩?”

  “愿意吗?”孟佳妩不耐烦了。

  许辉连连点头。

  孟佳妩朝他张开胳膊,神色淡淡,“累了。抱我离开。”

  许辉上前抱走了她。

  江卓宁攥紧了拳头,坐在了床沿上。

  卓娅看着他紧绷的脸色,深吸一口气,一脸无奈道:“真是作孽,阿宁啊,你说你……”

  “妈。”江卓宁打断她,淡声道,“我知道我错的离谱。以后不会了。你一会回去了和我爸说一声,那套三居室尽快卖掉,我要在云京重新买一套房。”

  “知道,我们也是这个意思。”卓娅叹气。

  江卓宁点点头,“嗯。”

  卓娅被摔了一下,撞得不算太严重,却不小心扭了腰,没一会,就揉着腰叹气离开了。

  江卓宁气得不轻,在床上躺了一会,拧了湿毛巾敷着脸,顺便给童桐的复习资料勾画重点,直到傍晚,眼看一本书都勾画得差不多了,才下床去童桐的病房。

  童桐伤得比他重,养了一周时间,伤口也基本上愈合了,侧躺在床上吃苹果。

  眼见他进来,连忙扶着床沿坐起身,问道:“你来了。”

  “坐吧。”赵雅文拿了张椅子让他坐,淡笑着发问道,“要不要吃苹果?阿姨给你削一个?”

  他们夫妻俩对江卓宁求婚的事情很不满意,可耐不住自己女儿喜欢,纠结了几天也就只好接受了,对江卓宁的态度还不错。

  江卓宁连忙道:“谢谢您,不用了,我就来给她说说重点。”

  国考报名很快开始,十一月底就会组织考试,童桐先前一直在复习,原本进展还不错,这一住院却耽误了,江卓宁过意不去,主动提出了帮她准备考试。

  他虽然没准备国考,可学习能力在那摆着,有他帮忙,童桐学起来自然事半功倍。

  赵雅文眼见他们开始说题目,心情还挺复杂,找了借口出去。

  病房里很安静。

  童桐侧身靠在床头,目光始终落在江卓宁的指尖上。

  复习书就放在床边的桌子上,江卓宁也侧身坐着,一边拿笔指着重点,一边耐心地给童桐讲。

  历年题型、知识点、答题诀窍,他讲起来非常有条理,神色专注认真,声音不急不缓,一切都在挺恰当的一个点上,感觉起来就像个老师。

  “明白了吗?”江卓宁突然问。

  童桐一愣,对上他侧头而视的目光了。

  要明白什么?

  她慢慢地不自在起来。

  桌角就这么大一块,江卓宁和她都要看题,自然距离挺近,她能闻到他身上淡而清雅的味道,看着他低垂的侧脸,再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听着他略低而耐心的声音,题目早已经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他刚才到底说了什么,她根本一个字都没听见。

  童桐抿抿唇,抬起一只手在自己的头发上抓了抓,小声道:“我没听明白,能再说一遍吗?”

  江卓宁多看了她一眼。

  童桐刚洗了头发,这是第一次,在他面前披散着头发。

  她头发不算黑,应该没染过,是那种略深一些的褐色,自然有光泽,披散下来便裹着她略微带着一点肉的那张脸,看上去不算漂亮夺目,却也小巧莹润,是让人能第一时间放松下来的那种感觉,很舒服。

  他看着她,她便慢慢脸红了,咬着唇,似乎有点尴尬有点紧张。

  江卓宁自然晓得她刚才跑神了,也不戳破,神色自若地收回了目光,淡声征询,“那我再说一遍?”

  “嗯。”童桐松口气,连忙点点头。

  江卓宁讲着讲着,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原本搭在桌边的一只手放了下去,改而落到了自己腹部的位置,轻轻地按了两下。

  他的伤口基本上愈合了。

  下午许辉那两拳不足以让他伤口裂开,却也一直不舒服,坐一会感觉疼。

  童桐考试报名在即,他帮她辅导的时间也有限,自然想着多一会是一会,也就没吭声,只说着说着,乌黑的俊眉忍不住轻蹙了起来。

  “你不舒服吗?”童桐突然问。

  江卓宁一愣,下意识抬眸看她,“没有。”

  “伤口有点痒,我揉两下。”江卓宁见她咬着唇,淡笑着解释。

  童桐却合上书页了,舒口气道:“那今天就到这里吧,你都说了好一会了,我这么笨,也得一会才能消化呢,讲多了还浪费你时间。”

  江卓宁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表情她都能感知到,如何察觉不出,他不舒服?

  可他不想承认就算了。

  男生总不喜欢对女生示弱的,江卓宁其实是挺好面子的那种人,和他父亲骨子里挺像的吧,童桐已经见过江致远了,有一点大致的判断,便也不想逼问他。

  她说话的语调带着点懊恼,江卓宁一愣,有点哭笑不得,“哪有人这么贬低自己的?”

  童桐又紧张地去抓头发,“和你比起来我就是挺笨的。要不是因为我们这个专业文化课要求的分数低,我都没办法和你上一所大学的,你……”

  她正说着,脸色突然一僵,更紧张地看了一眼江卓宁。

  她是因为他才想办法考云京大学的,怎么突然就把这件事给说出来了?

  童桐心里懊悔得很。

  这几天江卓宁每天都帮着她复习,两个人比以往熟悉了好些,再加上原本都是临江人,两家父母又时常过来,话题其实是很多的。

  她也是有点忘乎所以了,怎么在这种时候给他负担呢。

  江卓宁压力已经挺大,她希望自己的陪伴带给他的轻松舒适,而不是压力。

  童桐心神百转,小声解释道:“云京大学是国内最好的文科大学了,是个人都想来,文化课不行只能另辟蹊径了,还好考上了。”

  她在他面前似乎有点智商着急,最笨,越描越黑。

  江卓宁心情有点复杂,淡声道:“文化课分数要求低,那你怎么不说多了一门专业课的考试呢?能考上都是实力,不要妄自菲薄。”

  童桐声音低低,“嗯。”

  江卓宁松口气,笑着问,“晚饭吃了吗?”

  “你进来之前吃过了。”童桐也松口气,又问他,“你呢。”

  “午饭吃的晚,晚上就不吃了。”

  江卓宁有点不舒服,主要还是因为心里郁结了一股气,很多时候,生气的人会觉得饱,毫无食欲,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他眼下就是。

  童桐看着他,轻声说,“那我给你表演一个吧?”

  “嗯?”

  “给你表演个削苹果。”童桐看着他面露疑惑,翘着唇角道,“我削苹果皮从来都不会断的,你看着就知道了。”

  话音落地,她也不等江卓宁表态,就拿了桌上的果盘、苹果和水果刀。

  果盘就放在床边,她侧身做了起来,一只手拿着水果刀,一个手拿着苹果,抿着唇,开始了,神色严肃,当真好像准备表演似的。

  江卓宁静静地看着她。

  童桐便开始了,一脸认真地削苹果。

  正像她所说的,她削苹果皮的水平挺高的,从一开始,果皮基本保持在宽窄薄厚一样的状态,垂下来的果皮很薄,接近透明了,一丁点果肉都没浪费。

  江卓宁还第一次有心情看人削苹果皮呢。

  一直没吭声。

  他不说话,童桐削到最后就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一抬头,吧嗒一声,果皮从刀刃处断了。

  童桐:“……”

  还剩下最后一圈没削完呢。

  她看着江卓宁,那张脸就是个大写的尴尬。

  江卓宁垂眸看着果盘里一团果皮,却忍不住轻笑出声了,“嗯。水平挺高的,比我强多了。”

  他明显在安慰她。

  童桐还是觉得尴尬,尴尬完了,又有点开心。

  江卓宁这个笑算是下午最轻松的一个笑了,前面几个笑容让人感觉起来非常客气疏远,他压抑的情绪似乎都能被她感觉到。

  他笑了就好了。

  她削苹果什么的,原本就是想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让他开心起来。

  他开心一点点,她就能开心很多很多。

  这种感觉真的挺奇怪的。

  她和赵安民的关系里,她永远是被关心照顾的那一个,她却不觉得开心,反而觉得非常有压力,有时候甚至喘不过气来。

  对象换成江卓宁了,她变成关注的那一个人。

  却很开心。

  对上江卓宁,她太容易满足了。

  哪怕他什么也不做,不说话,就静静地坐在她边上,她都觉得满足。

  更何况——

  他耐心地给他讲题,安慰她,甚至还能看她做削苹果皮这么无聊的事情,她浑身每个细胞都是紧张的。

  童桐看着他含着点打趣安抚的目光,抿着唇,露出又小又浅一个笑容,将手中削好的苹果递了出去,“晚上总得吃点东西,吃苹果吧。”

  江卓宁一愣,“你吃吧。”

  “我下午都吃了两个了。”童桐解释。

  给他削的?

  江卓宁伸手接了她递过的苹果,淡声道:“谢谢。”

  童桐一笑。

  他便侧过头咬了一口,香甜脆爽。

  阿锦试验了三天发现,一喝纯牛奶就上吐下泻,简直不要太要命,看文的宝妈有木有这种经验的,怎么破……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08:表演一个》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