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提前上岗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夜色正浓。紫>

  天上下着小雨,外面温度低,店里面却是一派热火朝天的喧嚣景象,以至于,落地窗上都笼了一层水雾,模模糊糊的,映照着晃动的人影。

  孟佳妩吃饱了,看着一桌狼藉发呆。

  最近一直在喝酒,她吃饭都很少,今天也是。

  江卓宁那句话着实将她气得不轻,下午没怎么吃,到了夜里,却突然想吃火锅了。

  许辉一直陪着她,任劳任怨。

  孟佳妩端起桌上的饮料喝了口,眯着眼睛看一眼对面正擦嘴的他,淡声道:“你以后别戴眼镜了,难看得要死!”

  许辉有中度近视,平时一直戴着黑框眼镜,汤锅的蒸汽容易扑到镜片上,他吃饭的时候自然摘了眼镜,眼窝深,方正的一张脸看上去也顺眼许多。

  “好。”

  许辉露出一个笑意,连忙答应。

  他长得不算差,同龄人里面中上水准,个子也不算低,接近一米八,只不过遇到江卓宁气质卓绝的舍友,自然得被映衬成路人甲。

  不过男生对自己的长相远没有女生那么介意。

  他对上江卓宁只有嫉恨,倒没有自卑,再说了,他追求孟佳妩从来也不是靠脸,而是靠脸皮。

  眼下已经初见成效了不是?

  好吧。

  他其实明白,在孟佳妩眼里,他连个屁都算不上。

  孟佳妩之所以能容许他留在身边,一来是因为她自己的心理需要,她以往认识的男人不少,想当她裙下之臣的人也不少,可那些男人大多有头有脸,根本没一个人能做到许辉这种地步,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召之即来,挥之还不去,就像一条狗,心甘情愿当孙子。

  两个人的关系里,她是女王、是主子、是姑奶奶,可以颐指气使,肆意妄为。

  自然和在江卓宁跟前是完全不一样的境遇。

  许辉能填补她的空虚、承接她的怨气、并且满足她的支配欲。

  二来能刺激江卓宁。

  很多女人都会犯这样的傻,衡量一个人爱不爱、在乎不在乎,喜欢用其他男人刺激他,激怒他,好像他生气愤怒屈辱了,自己便能获得快感似的。

  孟佳妩近些天一直沉浸在这样的双重快感里。

  江卓宁冷淡,好,自然有人上赶着对她热情百倍,呵护备至,她一边用许辉刺激江卓宁,一边用许辉满足自己的心理需要,看上去好像无往不胜。

  事实上——

  好像早已经输了。

  绿帽子,这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喜欢戴。

  女人的忠诚,基本上是大多男人在感情里最后一道底线了。

  更何况江卓宁那样既好面子,又没什么感情经历,看似冷静卓然,实际上这一方面并不成熟的男生。

  她的过去是那样,他一直都挺介意。

  眼下——

  又如何能面对这样的一击呢?

  他无法接受,却得用平静和冷漠伪装自己,实际上,他的心理防线早已经全线崩溃了。

  没有原则。

  他能在那样的场合,向童桐求婚,是崩溃到极致,下意识躲避的一种体现。

  他需要安全感,需要女人的忠诚和倾慕,需要一个避风的港湾,需要温暖和安宁来进行疗伤,所以,他在挣扎权衡中选择了童桐。

  他竟是懦弱成这样了。

  需要一个外力,来坚决地斩断和她的纠缠。

  孟佳妩胡思乱想,突然明白了什么,愣在了当下。

  她觉得,江卓宁好像是认真的。

  不不不,不对。

  她觉得很乱,不知道事情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乱套了,许是因为江卓宁的父母出现的太突然,他左右为难的态度让她窝火,她烦躁之下扯了许辉进来,又碰上童桐和他双双受伤。

  这些事情都一起来了,所以她乱了。

  她原本只是想谈个恋爱,可眼下,这爱情里已经掺杂了许多烦乱的东西,偏偏他们都得生活在现实生活里,只能面对不能逃避,所以,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

  孟佳妩坐在位子上,整个人有点傻。

  “给我一根烟。”

  过了好一会,她抬眸看了许辉一眼,淡声道。

  许辉一愣,“你现在不能抽烟。”

  “抽一根能怎么样?”孟佳妩烦躁极了,催促他,“带着没?带着赶紧给我一根,别废话。”

  许辉一脸为难,将烟盒和打火机递了过去。

  说实在的——

  他并不想孟佳妩肚子里的孩子出生。

  因此,每次出言阻止都没什么底气,很快就会妥协。

  孟佳妩将烟点燃了。

  手指夹着烟吸了一口,很快又想起江卓宁了。

  心痛,又恨。

  在学校里一开始明明挺好的,她实在不明白,事情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好像是因为两人发生了那种关系?

  在一起的最开始,她就想着和江卓宁上床,相爱的人,她觉得这种事挺正常,可惜江卓宁不这么想,他很古板,一直觉得这种事该在毕业以后新婚之夜。

  两人的第一次那么激烈,却让之后的关系渐渐走入瓶颈了。

  江卓宁第一次醉酒,神志不清,感情爆发,可一旦清醒,却因为那件事戴上了沉重的心里枷锁,无论是出国前,还是回国后,他都将她视为责任,少了一开始的本真感情。

  过早的、意料之外的性,很可怕。

  尤其它还在人控制之外。

  江卓宁骨子里有大男子主义,他并不喜欢在感情里居于从属地位,两个人最甜蜜的那一会,正是因为她初尝感情滋味,柔顺听话。

  可——

  柔顺听话的是她吗?

  孟佳妩想着想着,突然有点糊涂了。

  她性子一向是跋扈张扬的,兴致来了愿意做小伏低,可那不是永远,她从小吃软不吃硬,别人要她怎么样,她会下意识反着来,甚至想方设法地激怒对方,享受胜利的喜悦。

  眼下她如愿以偿地激怒他了,却不觉得喜悦。

  很烦。

  孟佳妩越想越烦躁。

  甚至——

  她先前那一点自信也好像没有了。

  她觉得江卓宁可能并不爱她,或者说,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接受那个最真最真的她,他爱上的,只是她示弱撒娇、让他觉得满足轻松的那一面而已。

  那不是真的她。

  或者说——

  那只是小部分的她。

  真正的她是在孟家长大的她,是专门利己哪怕损人的她,是惯常争夺战斗的她,是极度自我、审时度势为自己打算的她,是在感情较量里不愿示弱的她。

  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江卓宁却一直希望她改变。

  改什么?

  染发烫发、穿衣打扮、言行举止、行为处事!

  她要是全部都改了,她还是孟佳妩吗?

  孟佳妩就着指间的香烟深吸了一口,突然问许辉,“你觉得我漂亮,还是童桐漂亮?”

  “这?”许辉一愣,“你们两个都没有可比性。”

  孟佳妩妩媚妖娆,虽然年轻,却火辣性感,至于童桐,许辉觉得童桐就是一女生,和大学里许多女生一样,素面朝天,一般男生都不会用漂亮形容她,顶多是乖巧文静这一类形容词。

  孟佳妩又问,“那你觉得我好还是她好?”

  “当然是你。”许辉毫不犹豫。

  孟佳妩嗤笑,“因为我在大学里就会和男生上床吗?”

  许辉一愣,突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了。

  孟佳妩是他第一个女人,她带给他的体验是前所未有的,他也不知道其他女人都怎么样,他就觉得,他心心念念,根本放不下。

  这样的性感尤物,江卓宁不要是他有病。

  许辉笑着坐到孟佳妩边上了,看着她小心翼翼道:“其实你真的不用和童桐比较。我觉得你就挺好的,人这一辈子就这么短,潇洒肆意点有什么呀,及时行乐没错。”

  孟佳妩冷嗤一声。

  许是吃了火锅,肚子有点不舒服。

  她垂手在自己肚子上按了按,微微蹙着眉出神。

  江卓宁的孩子自然得要。

  可——

  她根本没有做好当妈妈的准备。

  该怎么办呢?

  这件事肯定不能被刘樱发现,医生说接下来两个月得保胎,她肯定不能继续留在家里了。

  孟佳妩长吁了一口气。

  许辉见她神色平静了许多,小心翼翼又问,“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呢?”

  “不知道。”孟佳妩如实以对。

  许辉略微想了想,建议道:“要不我带你出去旅游?去我家乡怎么样,云川省青礼市,四季如春,气候特别好,很宜居。”

  “旅游?”

  “是啊。”许辉眼见她没直接否决,来了精神,一脸认真道,“眼下你这样肯定不能回家了。我觉得你也最好少见江卓宁,他和他家人现在那个样子,见了面肯定没好事。你要想好了要孩子,这几个月就得安心养胎,不能再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了,你看你又抽烟又喝酒的,还想吃火锅,很容易那个的。”

  “我没那么脆弱。”孟佳妩看了他一眼。

  她身体一向好,喝点酒抽根烟能有多大伤害,现在那些医生就是喜欢危言耸听。

  不过——

  许辉的话倒是让她有点心动。

  刘樱最近一直给她安排活动,烦不胜烦。

  她了解自己那个妈,要是她一直再这么下去,她指不定还有什么手段使出来,一开始,她怀疑江卓宁出事就是因为她。

  心念至此,孟佳妩便拿起手机了。

  “边上去。”她抬眸瞪了一眼许辉,不耐烦道。

  许辉麻溜地坐到对面去了。

  孟佳妩拨通了一个电话,侧身静听。

  电话很快接通了,那边传来低沉稳重一道男音,“小五。”

  “是我。”孟佳妩声音略低,“你现在有空吗?我有点急事,要见你一面。”

  “现在?”

  “嗯。”

  电话那边的男人沉默了好一会,道:“行。正好那件事结果出来了,顺便告诉你。你在皇家会所等我,我最多一小时过来。”

  “好。”孟佳妩挂了电话。

  许辉结了账,两个人一起离开火锅店。

  雨还没停,许辉看了她一眼,笑着说,“你去哪?我送你过去。”

  “明天能走吗?”

  “什么?”

  “你不是说带我出去散心?”孟佳妩不耐烦地看着他,问,“明天能走吗?”

  许辉一愣,连忙道:“可以,只要你想去,什么时候都行。”

  “那你定机票吧,确定了时间通知我,尽快。”

  “好,包在我身上。”

  “我还有事,不用你送了。”孟佳妩话音落地,踩着高跟鞋,握着包,到了街边拦了辆出租车,很快,车子就没影了。

  许辉想着她刚才的话,还觉得有点傻。

  半晌,站在原地笑了两声,握紧了手机,先回家。

  ——

  孟佳妩到了会所。

  直接进包厢。

  十点半,“咔擦”一声,包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齐叔。”孟佳妩站起身,神色平静。

  “坐吧,客气什么。”齐盛看她一眼,抬步坐到了最近一个单人沙发上,语调平缓低沉道,“吃过晚饭了吗?要不要用点东西。”

  “刚吃过。”孟佳妩一笑,很客气。

  齐盛从小在孟家,是孟庆最得力的手下,眼下跟了乔远,对他和孟明宣更是有扶助之恩,在圈里子身份自然是不低的,刘樱对上他,压根不够瞧。

  以前在孟家的时候,刘樱勉强被称呼一声二太太,她是五小姐。

  可实际上,她和刘樱加起来,在孟家和孟庆跟前的分量,都比不上齐盛。

  要不然自己也不会找他了。

  帮她除掉孟二的那个人就是齐盛,孟家举办宴会的时候,当时才十九岁的她往齐盛酒里添了点东西,以至于他失控,和她发生了关系。

  齐盛人到中年,自控力尚可,并不好色。

  跟了孟庆多年,防备心也重。

  可——

  他如何能想到,自己会被家里十七岁的小姐设计?

  事后整个人都有点懵。

  孟佳妩寻死,先对他控诉一番,又控诉了一番孟二的所作所为,自是可怜。

  齐盛惊讶不已。

  对孟佳妩的话半信半疑,私下调查了孟二的身世,确定他并非孟庆的亲生儿子,缜密设计了一段时间,让他发生意外事故去世。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他和孟庆的前妻,也就是大太太宋昭昭势不两立。

  孟二是宋昭昭的私生子。

  他死了,宋昭昭也一度怀疑齐盛受命于孟庆,却苦于没有证据,齐盛又防备心愈重,连她也一时间莫可奈何,是以,到最后决定先除了孟庆和乔晞再说。

  孟庆和乔晞一死,葬礼过后,原本齐盛也凶多吉少。

  他明智地选择了乔远。

  这选择当然有孟庆和乔晞意愿的关系,却也有着这一层关系,只有保了乔远和孟明宣,他在孟家的地位,才会一直稳固无可替代。

  宋昭昭对孟庆没什么感情,他这个孟庆的得力手下,原本就是眼中钉。

  此刻——

  孟佳妩和齐盛已经很久未见了。

  那次事情之后,孟佳妩因为齐盛获益不少。

  最起码——

  她每次在外面闯了祸出了事,自己那个妈总是先急着指责,也就齐盛,多次派人帮她善后,他在外面就代表着孟庆,那点事解决起来自然轻而易举了。

  孟庆和乔晞死了之后,孟佳妩从没找过他。

  知道江卓宁出事。

  她怀疑刘樱,自然只能拜托齐盛帮着查,眼下就等一个结果。

  齐盛也没拐弯抹角,寒暄了两句就开门见山道:“捅刀的事情和你妈没关系,按着形势,多半是爱宝集团董事长独子买凶作案。”

  “爱宝?”

  孟佳妩突然想到了,那个集团前些天宣告倒闭,董事长跳楼了。

  那则新闻和江卓宁有关。

  他初涉职场,当上记者也就几个月时间,在行业里已经小有名气,太冒进了。

  “八九不离十。”齐盛点点头,略微想了一下,又道,“据说他在道上撂下话了,悬赏三百万买江卓宁的人头,谁要了他的命谁拿钱。”

  孟佳妩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需要帮忙吗?”齐盛直截了当问。

  “嗯,那就,”孟佳妩话说一半突然抿了唇,僵着脸道,“不用了。”

  齐盛一愣。

  他打听事情的时候自然晓得了这两人的关系,原本以为孟佳妩今天找他,肯定会求助这一次,他也没打算不帮,才主动发问。

  齐盛沉稳的面容上浮现一丝疑惑,“哦?”

  “他选择了这个行业,当然做好了面对危险的准备,哪里需要我一个女生在后面多事。”孟佳妩脸色冷淡。

  齐盛神色定定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孟佳妩攥了一下拳。

  江卓宁眼下恨不得和她老死不相往来,她干嘛还管他?

  再说了——

  他被砍还有童桐帮她挡刀呢,这不挺好的。

  他不是喜欢当记者吗?

  她就先看看,没有她,他这记者之路,能走到什么时候去。

  孟佳妩憋着气,几次想开口,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到最后也没改口,而是朝齐盛道:“我有最后一件事,需要你帮忙。”

  “说吧。”

  “我明天会坐飞机离开云京。”孟佳妩淡淡道,“我离开之后我妈肯定会找我,希望你在后面打点一二,抹去我离开的痕迹,让她别找到我。”

  “离开?”齐盛蹙着眉发问,“去哪?”

  “随便旅游几个月。”

  “你这,”齐盛都有点不知说什么好了,半晌,劝告道,“今时不同往日,老爷子已经去了。你妈就是你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虽说跋扈独断了些,也是为你好。”

  孟佳妩看着他淡笑了一下,没说话。

  为她好?

  一门心思让她嫁给富商?

  她那么本事,不如自己再嫁一次好了,何苦卖她?

  孟佳妩听不进去。

  齐盛也算了解她,并不多劝,叮咛她去外面注意安全,便率先离开了房间。

  来都已经来了,他顺便在会所巡查了一会,了解了一下最近生意进展情况,十二点多,才带着两个保镖离开,回到孟家。

  孟家灯火通明。

  这是孟庆在世时就形成的习惯。

  从大门口开始,孟家的路灯和大厅灯在夜里是从来不灭的。

  齐盛步伐沉稳地进了大厅,还没走两步呢,就发现乔远并没有休息,黑衣黑裤,开着电视,也没看,他坐在沙发上抽烟。

  “怎么还没睡?”齐盛上前,笑着问。

  “睡不着。”乔远淡声道。

  他睡不着是因为下雨,不知怎的,他就想起姜衿了,想起赵霞下葬的那一天,她被雨水冲刷得分外白净的一张脸,还有那漆黑漆黑的眼睛。

  他神色淡漠,齐盛点点头,坐在了边上的沙发里。

  犹豫了一小会,开口道:“有个事情不知道当不当管?”

  “哦?”乔远侧头看他一眼,勾起唇角露出个笑意,挑眉道,“还有你为难的事情呢?说吧,我听听。”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齐盛随意地笑了一下,语调沉稳道,“先前报道爱宝奶粉的那两个记者,其中有一个前几天被人盯上了,道上有人悬赏三百万要他人头……”

  “你是说江卓宁?”乔远打断了他的话。

  “你知道?”齐盛还有点诧异,笑了,“就想说他呢,好像和姜衿那丫头关系不错,一起留学,回来了也一起在电视台上班。”

  “齐叔什么时候也这么关心姜衿了?”乔远笑着问。

  齐盛讪讪笑了一下,没说话。

  他去查江卓宁受伤的事情,自然很容易就晓得了他和姜衿关系好,年轻人一身正气,不错,既是姜衿的朋友,又和孟佳妩牵扯不清,打声招呼帮个忙的事情,他也乐意为之。

  不过——

  他和孟佳妩的牵扯,却是不如为外人道。

  乔远也没多想,原本就随口一问,眼见他不说也就算了,淡声道:“你给下面那些人打声招呼吧,和他过不去就是和我乔四过不去。”

  “好。”齐盛点点头。

  乔远舒口气,摁灭烟头,正想起身上楼,突然听到清亮的女声响起,“国际大事,今晚关注。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晚间新闻。”

  姜衿?

  他循声而去,就站在了原地。

  超大的液晶显示屏里,那人短发俏丽,神色郑重,粉唇一开一合,正和他对视。

  下面字幕显示:“实习主播,姜衿。”

  乔远忍不住就笑了。

  边上坐着的齐盛显然也发现了,笑着道:“这丫头蹿得还挺快。”

  华夏台历史上从来没有实习主播这样的先例,更何况,这丫头眼下也就二十三岁吧,二十三的“国脸”,这在华夏新闻台历史上,应该是一项新纪录了。

  作为国内最具权威性电视台,华夏台对主播的选拨素来严苛,尤其是新闻主播。

  新闻主播一般要求短发,大眼睛,小鼻头,嘴巴还不能太小。

  但眼睛显得传神生动,小鼻子会显得可爱,嘴巴稍微大一些,笑起来会显得爽朗亲和,能让观众产生第一眼好感,从而信服。

  姜衿的眼睛不算太大,应该是化了妆,看起来绝对不小,鼻子小,嘴唇不是那种樱桃小嘴,柳眉杏眼,符合华夏人传统审美,原本也极富亲和力。

  她是那种极容易让人产生保护欲的女孩。

  不过——

  乔远看着屏幕上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虽然柔和亲切,却又让人在里面看到认真的感觉,声音也是。

  姜衿的声音非常好听,却很少传递给人软糯撒娇的感觉,其实有,只不过她从来不曾在乔远跟前撒娇,因而乔远从来没有那种体会。

  姜衿的声音属于清亮有力的那一种,播新闻可能着重练了发音,显得稳重大方,很端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乔远站在原地,一直没动,也没和齐盛说话,出神地看着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总算完了。

  电视里换上了广告,乔远还站在原地,若有所思。

  “阿远。”

  齐盛看着他的模样有点不忍心,劝说道,“时间不早了,休息吧。”

  “等会上去。”

  乔远转身,重新坐到沙发上,拿起了手机。

  他想听听姜衿的声音。

  既然是新闻直播,这会她肯定刚下班,打个电话问候祝贺一声,也算应该吧?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09:提前上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