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都很坚强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姜衿出了直播间。紫幽阁

  一身汗。

  眼下已经是十月,云京也早都入秋了,她里面穿一件圆领白T恤,外面只套了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而已,却仍旧觉得热。

  刚才开始说话那一瞬,差点都无法喘息了。

  不过——

  总算完美开场。

  边上等着的几位老师给她竖了大拇指,有人笑道:“不错,比我当年第一次上去镇定多了。”

  “就语速稍微有点快。”另一位老师看着她,同样是一脸赞许,“不过其余再没什么问题,表现挺好。能安安稳稳休息一周时间了。”

  “辛苦几位老师了,这么晚还守着我。”姜衿笑意浅浅。

  “应该的。”

  “时间不早了,拿了东西早点回家。”

  “怎么回去?”

  等着她的几位老师一脸关切。

  姜衿她们这一批实习主播是华夏台第一批,原定了近两月的培训计划,可云京大学出来的学生专业素质非常高,整体学习进度都快,以至于电视台将上岗时间提前了。

  姜衿是第一个露面的实习主播。

  电视台这么安排,和她的家世背景有那么一丁点原因。

  毕竟——

  现在这社会原本就是人情社会,家世背景虽不计入个人能力考核之中,可要是既有能力又有背景的人,一般单位都更乐意关照一二。

  这道理姜衿也明白,也因此,她在努力过程中,对应该得到的也不会过分谦让,反而显得矫情了,同时,偶尔听到点闲言碎语,她也选择全部无视。

  这世界上就有那么些人,无论你怎么样,人家总有话说。

  辩解针对起来累,与其受累,不如做好自己。

  实力相近才会产生嫉妒,实力相差太多只会产生崇拜,姜衿对流言中伤一向爱答不理,也因此,时间一长,电视台里有资历的老师和长辈大多都挺喜欢她。

  小姑娘背景不错,难得努力上进又低调,当然讨人喜欢了。

  和她一起培训的两个女孩走了一个,眼下就剩下文婧了。

  许是因为暂时没了竞争,又同为新人,这段时间文婧倒是对她频频示好,眼下,姜衿刚拿上手机,就看到她发来的短信了。

  “看到直播了。真棒。给大家开了个好头!路上注意安全哈。”

  姜衿抿着唇淡笑一下,礼貌回复她,“谢谢。”

  回复完就接到晏少卿电话了。

  晏少卿原本给她找了保镖,可因为他眼下辞了职,姜衿又开始正式上岗,一般没事的话他都会亲自过来接,此刻电话一接通,就柔声问,“可以走了吗?”

  “嗯。”

  “我在你们单位外面了。”

  “我很快下来。”

  姜衿笑着说一声,挂了电话,直接下楼。

  ——

  凌晨两点。

  淅淅沥沥的小雨暂时停了,马路上偶尔有车灯闪现,很安静。

  晏少卿的车子就停在大楼外,姜衿一出来他就看见了,推开车门下车,大跨步朝着她走过去,伸手接过她的包,另一只手臂揽上了她的肩膀。

  姜衿一只手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好困啊。”

  “真是没办法说你。”晏少卿说话间帮她拉开副驾驶车门,一边给她系安全带一边道,“凌晨上班,我出门的时候爷爷还没睡呢。”

  “啊?”姜衿为难地看了他一眼。

  她这份工作其实当真不辛苦,从上岗开始,每周只需要工作两天而已,一天配音,一天做直播,唯一让人担心的也就是这直播时间问题,凌晨一点才开始。

  老爷子当然担心得很。

  不过——

  她却不想轻易放弃。

  眼下自己怀孕的事情都还瞒着单位里一众人呢。

  晏少卿将车子驱动了,她便声音小小道:“你多劝劝爷爷嘛。他这段时间睡眠质量挺好的,这么晚早该睡了,不用担心我。再说了,不是还有你专门接送我了吗?”

  “知道。”晏少卿一脸无奈,“已经劝他休息了。”

  “那就好。”姜衿松了一口气。

  探手将座位调低了一下,她舒服地靠躺着,解了外套纽扣,一只手放在了小腹上。

  自从怀孕后她就有了这个小习惯。

  私下喜欢摸自己肚子,虽说孩子连胎动还没有,她却觉得这样的爱抚也是能被他们感觉到的,要不然人们怎么会说母子连心呢?

  晏少卿余光瞥到她,神色都无比柔和了,笑着问,“今天感觉怎么样?”

  “这几天好像不怎么犯恶心了。”姜衿将脑袋稍微偏向他的方向,鼓着腮帮子若有所思道,“而且胃口也很正常了,你看我这肚子现在都没什么变化,我还有点担心呢。”

  话音落地,她将自己的T恤掀了起来。

  小肚子还是挺平坦的。

  按着孕期规律,一般人五六个月就会显怀的,最早了还有四个多月,双胞胎更早。

  她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图片,其他怀双胞胎的孕妇,三个月小腹就会凸出,看起来还挺明显呢,姜衿一只手摸着自己的肚皮,秀眉紧蹙。

  晏少卿哭笑不得,将她衣服盖了回去,说,“小心着凉。”

  “唔。”姜衿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怀孕以后人本身也喜欢胡思乱想,她忧心忡忡,朝着晏少卿道,“明天该产检了吧?十三周了。”

  “嗯,我陪你去。”晏少卿点点头。

  两个人正说话,姜衿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乔远?

  她看着来电,愣了一下。

  其实乔远先前已经打了一次,她在坐电梯,没信号。

  乔远就上楼了。

  上楼准备睡觉,还是失眠。

  只觉得听不到她说话,今晚大抵睡不着了,才又打了这么一通电话。

  姜衿瞥了一眼晏少卿,接通了,“喂。”

  “回家了吗?”乔远问。

  姜衿一愣,笑着说,“你还没睡呀?刚才在看电视?”

  “嗯,看见你了。”

  “嘿嘿。”姜衿傻笑了一声。

  乔远听着她笑,心情突然间就非常愉悦了,夸赞道:“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谢谢。”

  “不过你也应该注意休息,工作这么累,晏少卿都不阻止?”

  “没。我这个和正常主播不一样,我们学校和电视台有项目,实习主播这边有七个人呢,每人每周就播一天而已,不累。”姜衿耐心解释。

  “那就好。”乔远点点头说了一句。

  姜衿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继续笑。

  乔远不舍得挂电话,话锋一转,又道:“对了,有个事情得和你说一下。”

  “嗯?”

  “道上有人悬赏三百万要江卓宁的人头,就和你关系不错那个朋友,还有上次和他一起报新闻那个记者,你认识的话可以提醒一下,让平时单独出去都留个心眼。”

  “啊?”姜衿吓了一跳,愣半天,发问,“为什么?”

  “得罪人了。”

  “爱宝集团?”姜衿略微想想,迟疑道。

  “对。”乔远继续说,“不过我已经让齐叔给下面人打招呼了,应该不至于太危险。你们要是报警的话,可以将目标锁定爱宝已逝董事长独子。”

  “知道了,谢谢你。”

  乔远沉默一下,“和我不用这么客气。”

  “好。”姜衿一笑。

  “时间不早了,我先睡了,你路上小心。”

  “嗯,晚安。”

  两个人寒暄了两句,姜衿挂了电话。

  她神色有点沮丧,晏少卿侧头看了一眼,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没事。”姜衿看着他道,“是江卓宁,跑新闻这么快就跑出仇家了,中刀的事情应该不是意外了。”

  “难免的。”晏少卿安慰她,“各行各业都有危险,你别太担心了。吉人自有天相,困不困?困的话眯一会,大概半个小时就能到家了。”

  “我陪你说话吧,要不然你开车犯困怎么办?”

  “老婆孩子都在边上,怎么敢困?”晏少卿轻笑着说了一句。

  他语调实在柔和,姜衿被迷得七荤八素,目光痴痴地看着他的侧脸,轻声道:“晏哥哥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老爸了,我们儿子生出来肯定和你一样帅。”

  “儿子?”晏少卿瞥一眼她小腹,“这么自信?”

  “肯定呀。”姜衿一只手又摸上肚子,笃定道,“一儿一女。儿子像你,女儿像我。”

  “异卵双胞胎不一定是龙凤胎。”晏少卿纠正她。

  “就是龙凤胎。”姜衿不为所动,瞪着眼,一本正经地耍无赖,“肯定是龙凤胎啊,儿子像你一样帅,女儿,嘿嘿,肯定就像我这么乖。”

  她神色俏皮,短发在靠背上蹭得乱糟糟,晏少卿多看了一眼,忍不住轻笑。

  “你笑什么?”姜衿不悦。

  晏少卿眼含笑意,偏偏就是不吭声。

  他只是觉得这丫头实在长不大,都是要当妈妈的人了,怎么看都还像个孩子。

  原本留了长发显得温婉娴静了。

  可——

  工作需要又二话不说剪了短发,看上去又好像回到几年前了。

  他觉得熨帖。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很快到家了。

  夜已深。

  晏少卿怕她累,从下车以后就抱着她往回走,穿过了安静的大厅。

  空气里混合了泥土和草木的清香。

  一阵风吹过,树叶上簌簌地往下落着雨,姜衿窝在晏少卿怀里昏昏欲睡,突然听到“嗷呜”一声刺耳的怪叫,吓得整个人都清醒了。

  不远处的花树边,出现了一道人影。

  映着院子里的灯光,那人身材高大挺拔,怀里窝着一只胖乎乎的黑猫。

  “?”晏少卿神色一愣。

  这人大半夜不睡觉,西装笔挺在花园里做什么?

  姜衿也朝着他看了过去。

  最先看见罗伯特先生怀里的黑猫了。

  黑猫窝在他怀里,此刻没叫了,睁着一双圆圆绿绿的眼睛看人,着实有些难以形容的诡异,猫这种动物姜衿以前在东辛庄经常见,不算非常喜欢,主要受不了它有时候的叫声。

  尤其在夜里,原本非常安静的时候,突然听到几声流氓猫凄厉的叫声,很受不了。

  不过——

  像罗伯特先生这么讲究的绅士,抱一只猫在怀里,怎么看都有点不搭。

  主要最近一直在下雨,猫在外面跑,爪子肯定是脏乎乎的,他穿着笔挺的西装,稍不留神,都会被蹭得到处都是泥水。

  罗伯特好像能明白两人的疑惑,笑着解释道:“这小东西叫的太可怜了。我就专门下来看看,瞧……”

  他说话间将黑猫一只爪子抬出来,一脸悲悯道:“应该是不小心踩到了什么东西,半个爪子都流血了,我得抱上去帮它包扎一下。”

  “这样?”晏少卿一笑,“您真有爱心。”

  “医生都这样。”罗伯特神色温和地笑了笑,看着姜衿说,“明天该产检了。”

  “嗯,晏哥哥陪我去。”姜衿忙道。

  “那就好,一切顺利,晚安。”

  “晚安。”

  “您早点休息。”

  三个人道了别,晏少卿抱着姜衿回房。

  姜衿仍旧窝在他怀里,笑着感慨,“罗伯特先生好善良。”

  “嗯。”晏少卿垂眸看她一眼,柔声问,“刚才是不是吓到了?”

  “我觉得猫叫声有时候很恐怖。”姜衿缩着脖子道,“还是丞相比较可爱,哎,我好想它啊,怀孕而已,非得将它给我妈养吗?”

  “生了孩子再要过来就是了。”晏少卿安抚道,“眼下它见到你就得扑过来亲热,那哪行?”

  “也是。”姜衿有点无奈。

  晏少卿将她放到了床上,又问,“要洗澡吗?”

  “有点想,直播的时候都紧张出汗了,不过现在好困,都快三点了。”

  “我抱你进去洗。”

  姜衿:“……”

  晏少卿抱她洗,想起来有点羞耻。

  尤其两个人进了浴室很容易擦枪走火,眼下她才刚刚三个月呢,不敢冒险。

  她抿着唇思量。

  晏少卿已经帮她脱了西装外套,不等她想明白,手指又捏了她T恤下摆,柔声道:“洗个澡睡起来更舒服,我抱你进去,洗快点就行了。”

  “唔唔唔……”

  姜衿发出一串意味不明的哼唧声。

  反正她从来拒绝不了晏少卿,尤其在这种事上,她比晏少卿主动的次数都多。

  怀孕以后身子比较敏感,偏偏只能忍着,两个人平时睡觉都会穿睡衣,进了浴室却是完全坦诚相待了,随便一个触碰都是火气,怎么可能抗拒得了。

  于是——

  原本晏少卿说洗快一些。

  两个人在浴室里待了整整四十分钟才出来。

  姜衿杏眼如水,被伺候着擦干了放进被窝里,整个人还有点傻。

  晏少卿禁欲了三个月,总算满足一次,将浴室大概收拾了一下,也有点累了,再出来,刚上床怀里就多了个娇软滚烫的小东西。

  姜衿怀孕以后体温很高,比正常孕妇都高,每次窝在他怀里,晏少卿都觉得自己怀里的好像是个小火炉。

  不过这感觉还不错,他喜欢。

  两个人在被子里又亲吻缠绵了一会,慢慢睡去。

  ——

  翌日,上午。

  姜衿和晏少卿自然起晚了。

  十一点才到医院。

  不过晏少卿以前就在医院里上班,名气大,基本上每个科的医生护士都认得他,也晓得他背景,因而哪怕辞了职,旁的人看见他也是热情的不得了。

  姜衿赶在下班前做了检查,午饭时间等结果。

  两个人在外面的餐厅里吃了饭,她打算去看看江卓宁。

  医院门口买了果篮和一束花,提前打电话问了一下,她和晏少卿一起去了住院部。

  江卓宁靠在床上发呆。

  姜衿打完电话他原本心情还不错,谁曾想,又接到了许辉一条微信。

  昨天之后他已经拉黑了许辉和孟佳妩的电话,打定主意和这两人再不往来牵扯,没想到许辉打电话不行,又用上微信了。

  在微信里说了一段话。

  大意是,他和孟佳妩出去旅游了,他会给孟佳妩幸福,事已至此,希望江卓宁能如自己所言,彻底放下孟佳妩,以后不要再打扰他们两人。

  江卓宁的愤怒可想而知了。

  他没回复,又拉黑了许辉和孟佳妩两人的所有联系方式。

  只觉得屈辱。

  知晓这两人在他出国期间就发生关系的时候,他已经屈辱愤怒,可其实,他虽然想着和孟佳妩分手,心里还是觉得痛不可遏。

  他在留学期间和任何女生都无一丁点暧昧关系。

  孟佳妩的行为超出了他的接受底线,他根本没办法容忍。

  哪曾想——

  一回家还看见两人在家里纠缠呢。

  那是他家!

  如果说那一刻觉得心血淋漓,到现在,其实已经完全麻木了。

  最起码,他觉得早该麻木了。

  竟是还会愤怒。

  没什么。

  他一遍一遍地提醒自己,没什么,已经过去了,只是一段糟糕的爱情而已。

  只是一段糟糕的回忆。

  他如此这般地提醒着自己,却收效甚微。

  姜衿和晏少卿进来的时候,他陪着说话,脸上的笑意都有点勉强,看上去就好像在压抑着某种情绪。

  晏少卿在场,姜衿也没能多问,陪他说了一会话,晓得他月底就能出院,也算放下心来,等到两点,就和晏少卿离开了病房,去门诊取结果。

  B超结果却将她吓了一大跳。

  “左边这个挺正常的,右边这个,”医生话音微顿,看了晏少卿一眼,温声道,“右边这孩子发育得有点慢,按着月份有点太小了,脐带绕颈两圈,情况比较严重。”

  姜衿看着B超单没说话。

  晏少卿一只手搭在她肩膀上,试探问,“发育慢是因为这个原因造成的?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发育慢有这个原因。”医生解释道,“不过您夫人身体偏瘦了,怀双胞胎原本也多少有点风险,两个孩子肯定会争抢营养,左边这孩子很正常,右边这个吸收少,自然就小了。”

  “怎么解决?”晏少卿声音依旧沉稳。

  “这个暂时没办法,建议两周后再复查一次。脐带绕颈又自己绕回正常这情况也有。万不得已不建议动手术,风险太大了。孕中期孩子发育快,您太太回去得好好补补,多休息。”

  “这个,”姜衿声音有点抖,“脐带绕颈会让他窒息吗?”

  医生略微犹豫了一下,“有这种可能性。怀孕这期间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别自己吓自己。”晏少卿在姜衿头上摸了两下,柔声道,“宝宝没那么脆弱,双胞胎一大一小很正常,原本也该比正常孩子小一点的。”

  “这也是。”医生也跟着安慰道,“不要太过紧张。定时检查,心情放松很重要。还有,平时也不要太频繁地摸肚子,有人有怀了孕摸肚子这种习惯,并不好,要摸的话注意从上往下。”

  “这个对孩子不好吗?”

  “注意点总是没错的。”

  眼见她神色变了,医生斟酌着说道。

  晏少卿道了谢,下去在药房里取了药,揽着姜衿往回走。

  姜衿一直都没说话。

  两个人上了车,晏少卿还没发动车子呢,她突然就用手捂住了脸,哭出声。

  “怎么了这是?”

  晏少卿也先不开车了,侧过身伸手揽了她,柔声哄道:“没什么事。别自己吓自己,乖。”

  “我经常摸。”姜衿泪流满面,哽咽道,“都是我的问题,我也不知道不能总是摸,怎么啊晏哥哥,我好怕。”

  “别怕别怕。”晏少卿揽紧她,一只手捧着她的脸,柔声哄着,“相信我。宝宝都很坚强,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过两周再来检查,肯定就没事了。”

  姜衿泪眼婆娑地看着他。

  呼呼,最后一个半小时了。

  月票再不投会作废哒,亲们都检查一下个人中心,还有月票的记得给阿锦加油哈,么么哒。

  (づ ̄3 ̄)づ╭?~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10:都很坚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