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是美梦吗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然后,阿锦最近状况不好,吃不进去东西,每天都昏沉沉的,更新没办法定时定量,但基本都会更新的,要是不更新,肯定会在评论区通知哈。

  今天突然才发现,评论区好多姑娘唤了名字,披了新马甲阿锦不认识了。(⊙o⊙)…

  ------题外话------

  明明在公交车上这般拥挤喧嚣的环境里,她还是觉得不真实。

  这么近、又那么远。

  他是她的丈夫了。

  而且——

  江卓宁的长相其实没怎么变,气质却着实变了许多,下巴上都有青青的胡茬了,显得他下颌的线条锐利硬朗许多,是一个日趋成熟的男人了。

  仰起头能看见他棱角分明的一张脸。

  童桐身高不及他,比他低了差不多一头多。

  之间的舒适距离。

  两个人亲近却不亲密。

  江卓宁摸着扶手过去,就站在他跟前,一只手拽着拉环,一只手握着手边一个座椅顶端,后背朝外,正好将她护在自己身前。

  童桐在一个稍有空隙的位置停下了。

  江卓宁先前没想到人这么多,正想说明天再去学校,一抬眼童桐已经投币上车了,他一愣,只得连忙跟上,没什么形象得往里挤。

  这时间凑巧是下班高峰期,尤其还是星期五,十四路驶来的时候,已经人满为患了。

  两个人在公交站牌处等车。

  “恩恩,那我去给我妈打电话。”童桐话音刚落,扬起一个笑,拿手机去边上打电话了,很快说完,又在不远处便民亭换了零钱,折了回来。

  江卓宁耸耸肩,“反正也没什么事。”

  “你愿意陪我去学校吗?”。童桐迟疑着确定了一次。

  他略微想了想,建议道:“你妈那边还准备晚饭着呢,给她打个电话说一下?”

  这一趟回来就是为了休息而已。

  江卓宁其实没什么事。

  “嗯。”童桐没看他,目光仍旧落在公交站牌上,淡笑着道,“毕业以后我都没去过学校呢,突然有点想去了,你……嗯,你方便吗?”。

  江卓宁略微想一下,主动问,“你想去?”

  童桐抿着唇犹豫。

  江卓宁定睛看一眼,笑了,“是。”

  “学校。”童桐抬手指了指,侧头朝他道,“十四路路线好像调整了,路过我们高中呢。”

  “怎么了?”眼见她发呆,江卓宁垂眸问了一句。

  时隔七年多,公交站牌都翻新了好几次,地点却是没变的。

  童桐看着公交站牌发呆。

  童家的别墅在临江最贵的住宅区,外面是人文风光旅游景点,周内人不算多,两个人穿过了步行街和挺大一个喷泉广场,不知不觉,就到了公交站牌处。

  晚饭才开始准备,自然也得好一会时间,童桐和江卓宁又出了门,漫步目的地散着步。

  江卓宁推却不过,答应了下来。

  来都来了,他自然也不好意思过家门而不入,跟着童桐去家里待了一会,差不多十多分钟吧,赵雅文就通知已经开始做晚饭了,盛情邀请他吃了饭再回家。

  下午五点,江卓宁送童桐回了家。

  童桐都没有以往那么拘束,话多了起来,笑意就漾在脸上。

  不知不觉——

  这样的感觉无疑是让人愉悦并惊喜的。

  他们其实有许多共同记忆。

  他开车带着童桐,从民政局往童家去,一路上经过临江市的大街小巷,两个人还都发现,几年前挺窄的某一条街道拓宽了,路边拐角挺有特色一个奶茶店关门了,某条街道上的梧桐树长大了,参差交错在一起形成很大的穹窿,将街道都衬托得非常美。

  一路上,江卓宁心神百转。

  虽说这件事对原本信奉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他来说有点难度,却也并非全无可能。万事开头难嘛,眼下已经开头了,而且这开头比他想象中还好一些,他愿意更积极去面对。

  他愿意放下过去,努力开展一段新生活。

  孟佳妩和许辉离开了,很好,他静下心来,松一口气。

  他很确定,他和孟佳妩,绝无可能。

  无所谓对不对,对不对眼下都无关紧要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这底线一旦被挑衅,那关系便注定万劫不复。

  江卓宁如此觉得。

  既然我做到了,我就觉得你也应该。

  我都做得到,我觉得你也可以。

  有一句话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那反过来讲,若是己所欲,他能做到,他用自己能做到的条件,去要求他的另一半,又有什么不对呢?

  可——

  孟佳妩和许辉上床的时候,他们处于分手期,男欢女爱,各不相干。

  的确——

  他的感情世界里不能容许第三者。

  想到她,江卓宁难免有片刻的失神,不过只是一瞬。

  至于孟佳妩——

  这责任感没有压力,却让他愿意对她好。

  她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她的仰慕,更让他油然而生一种责任感。

  无论何时,只要两个人在一起,童桐给他的感觉总是踏实的,他不用抬头去看,都能感觉到她安安静静、乖乖巧巧,一旦他有动作了,她的视线却会第一时间随着他的动作去移动。

  这是和孟佳妩在一起的时候截然不同的一种体验,同时,和他没谈恋爱的时候也不一样。

  童桐比他想象中,让他更轻松。

  这些都是他在童桐身上看到的优点,虽然这姑娘学习做事的确有点温吞,可温吞有温吞的好处,性子柔和的人大多处事温吞,每种性格都有它的一些特点,反之才会矛盾。

  单纯、善良、耐心、正直、努力、踏实……

  童百善家财万贯,所以她敢扶,她有足够好的出身和教养,可即便如此,她的好还是不能抹消,毕竟,这世界上比她家境富裕的年轻人并不少,多少人为富不仁。

  这和她家庭背景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诚然——

  能做别人所不敢做,就是勇敢,童桐是看起来挺软弱,其实内心强大的那种女孩。

  什么是勇敢?

  退让和忍受有时候并非是软弱。

  什么是软弱?

  人善被人欺啊,善良和单纯有时候就是愚蠢、傻、软弱的代名词,可他想起童桐帮他挡刀的那一刻,想起她两次在马路上扶起那个老太太的事情,又觉得她其实很勇敢。

  现在这社会,这样的姑娘应该早已经绝种了。

  江卓宁有时候觉得不可思议。

  童桐这姑娘单纯又善良,极容易脸红。

  另外——

  这种环境的轻松,是和他面对刘樱时完全相反的一种感受。

  童百善和赵雅文是极为热情和蔼的长辈,童家那边的亲戚都一样,一个个都长得慈眉善目,是那种一看就很好相处的亲友,临江就这么大,两家人一见面其中有的长辈还认识,相谈甚欢。

  其实情况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糟。

  可——

  相比之下,他更愿意接受一段再无波澜的生活。

  他已经做好了一辈子对童桐好的准备,却没想过再投入任何感情,想起来是挺累的一件事,可他觉得,再没什么事,比他和孟佳妩在一起更累了。

  既冲动,又决绝。

  病房里求婚那一刻,江卓宁是冲动的。

  的确——

  她一个字就取悦江卓宁了。

  她的视线里,江卓宁薄薄的唇角也勾了一个弧度,他似乎在笑,也不知道是不是笑她傻,童桐看着看着,便有点不好意思了,声音低低道:“嗯。”

  童桐抿着唇角看他,没回答。

  江卓宁愣了一下,收回了视线,低声道:“是美梦吗?”。

  她弯着嘴角,脸上的神色几许痴迷几许自嘲,四个字,好像没经过思考就脱口而出了。

  “好像做梦。”童桐笑了一下。

  江卓宁自然察觉了,慢慢转过脸来,“怎么了?”

  他正开车,两只手都握着方向盘,神色专注,目视前方,侧脸分外清俊白皙,她看一眼,目光便有点无法收回,定定地黏在他脸上。

  童桐侧头看了江卓宁一眼。

  可以说,从出院的那一刻开始,童桐整个人都是有点懵的,脚踩在地面好像还飘在空中,无论是江卓宁,还是江卓宁的父母,甚至江卓宁的亲戚,对她表现出的善意,都完全超乎她想象。

  一切好像一场梦。

  江卓宁和童桐领了结婚证,时至下午,他送童桐回家。

  饶是如此,这节奏都显得非常快了。

  可——

  他们尚未毕业,童百善和江致远商议后,决定将两人的婚礼推后,再过两年,等两人事业稳定了以后再办。

  紧接着,江卓宁和童桐在当地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十一月底国考考试,她和江卓宁在临江也就能待几天时间而已,二十八号一众人到了家,二十九号上午,江家和童家的叔伯长辈们便在一起吃了饭,给两人订了婚。

  她很讨长辈和小孩喜欢。

  事关江卓宁,她便下意识将自己的地位放得很低很低。

  或者说——

  她的懦弱卑微,仅存在于爱情里而已。

  童桐却不是。

  孟佳妩从小不知道如何和长辈相处,尊师重道这一套在她那等于没有,许诺很客气,她虽然在卓娅面前表现得非常完美,却到底有刻意为之的成分在,说到底并不能自然成一家人。

  童桐和孟佳妩不一样,甚至和许诺也不一样。

  童百善和赵雅文一向以童桐的心意为先,江致远和卓娅对童桐这未来儿媳妇很满意,有了她为江卓宁受伤这件事,心里还很愧疚,一路上都对童桐非常在意照顾,嘘寒问暖,呵护备至,简直拿她当成了自己的亲闺女。

  次日,两家父母和他们两个人一起,坐了飞机回临江。

  各回各家。

  江卓宁和童桐出院了。

  ——

  电梯叮一声响,两个人出了住院部大楼,先行回家。

  晏少卿抿唇摸了一把她的脸。

  “也是。”姜衿抱紧了他的胳膊,仰着脸道,“反正天塌下来都有你撑着呢,嘿嘿。”

  “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晏少卿一笑,“你别杞人忧天就行了。”

  “就感觉挺无奈的。”

  “感情这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晏少卿声音淡淡,略微想一下,又道,“不过我倒觉得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没必要担心。”

  “累倒是不累,晏哥哥,”姜衿正色看他,问道,“你觉得江卓宁这决定对还是不对呢?我不知道怎么说,感觉起来怪怪的。”

  晏少卿揽着她肩膀,轻声问,“累吗?”。

  姜衿进了电梯,忍不住叹一口气。

  她存心逗他开心,江卓宁自然知道,将她和晏少卿一直送到了电梯口。

  “没问题。”姜衿笑着挥手告别了。

  她掰着手指还没算清楚了,江卓宁便无语道:“真是怕了你的,只多不少,行了吗?”。

  “祝你幸福。”姜衿耸耸肩,笑着道,“嗯。要是真的领了证,回来了别忘了请我吃饭,三顿哈。”

  江卓宁笑了一下,淡声道:“你是说童桐?不会。”

  临走前,悄悄问他,“会后悔吗?”。

  姜衿看得通透。

  江致远并非奢侈的人,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做主在高档住宅区入手一套别墅,那意思自然不言而喻。他对童桐这样的未来儿媳妇非常喜欢,生活上不愿意让江卓宁亏待她。

  他和童桐的事情基本铁板钉钉了。

  比如——

  江卓宁说这些话的时候言简意赅,姜衿却从他平静的神色里看到了某些无可逆转的事情。

  江卓宁下月初回电视台继续上班,接下来的几天会回临江转一圈;先前那一套三居室已经卖了,江致远做主,在枫林香舍替他看了一栋三层小别墅;他和童桐可能回去会领证……

  大抵也就接下来一些事。

  晏少卿也没拒绝,陪姜衿坐着,听她和江卓宁聊天。

  她语调轻松,卓娅脸上的笑意也深了很多,热情地招呼着晏少卿和她坐在边上,给两人手里塞了几个水果。

  “肯定吃穷他。”姜衿一点也不客气。

  “还好,这次得谢谢你们了,改天让阿宁做东。”

  “客气什么?我顺便来做产检的。”姜衿一笑,朝着边上的卓娅道,“阿姨好,这段时间肯定受累了,回去了得好好休息呀。”

  此刻看见她,江卓宁的唇角勾了极其清浅一个弧度,淡笑道:“又麻烦你跑一趟。”

  是一个青年了。

  当时的他气质干净清冽,现在却偏向内敛沉郁。

  不过——

  江卓宁立在一群同龄学生中,一眼就能被发现,俊秀卓绝,就像漫画书册里的男主角。

  他这幅样子,倒让姜衿想起大学里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了。

  江卓宁上身穿了件烟灰色圆领粗针毛衣,下面穿了条黑色长裤,住院多半个月,没见太阳,一张脸似乎都白皙了些许,此刻已经收拾好,看上去分外挺拔,英气俊秀。

  十月底,云京渐渐冷了。

  姜衿说完话,想到孩子连胎动反应都还没有,也觉得自己有点傻,抱着晏少卿的胳膊咯咯笑了几声,两个人就到了江卓宁的病房了。

  “受不了你。”晏少卿看着她都笑了起来。

  姜衿吃痛,下意识捂了腮帮子,低头道:“小猫你看见了没?爸爸这么爱你,争气点长快些。”

  晏少卿毫不客气地在她脸上拧了一把。

  这丫头,孩子还没生出来呢,吃的哪门子飞醋?

  晏少卿:“……”

  姜衿看他一眼,撅着嘴巴嘀咕,“你喜欢女孩呀?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呢。”

  “嗯。她发育不好,后面每次检查都面临风险,就叫小猫吧,猫儿有九条命,算是挺好一个寓意。”晏少卿如画的眉目都染了温柔,低声解释。

  他神色正经,却说出这么软萌一个小名来,姜衿顿时乐了,反问道:“小猫?”

  “小猫。”晏少卿声音淡淡。

  “也是。”姜衿抿着唇,若有所思问,“取个什么好?”

  “很快就会有胎动,”晏少卿柔声朝她道,“取个小名,到时候你和她说话多亲切,孩子能感知到。”

  “太早了吧。”姜衿忍不住笑,“还没有四个月呢。”

  晏少卿脸色正经得很,边想边说,“给仲灵取一个小名吧。”

  姜衿仰着头看他一眼,好奇道:“怎么了?”

  “衿衿。”他突然侧头唤了一声。

  晏少卿揽着姜衿,边走边想,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想起来很可怕。

  两个胎儿生长,这生存法则和自然界生存法则差不多,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弱小的基本上逃脱不了被淘汰的命运。有的人一开始检查出双胞胎,孕中期都会突然变成单胎呢,一个胎盘被另外一个给吸收掉了。

  “以后多吃点。”晏少卿也没办法,只能顺着她的思路安慰。

  她和晏少卿一起往江卓宁的病房走,就抱着他胳膊嘀咕道:“你说这仲宁怎么这么讨厌,当哥哥的从娘胎里开始就欺负妹妹呀,营养都被他吸收了,怎么办?”

  心事都得到解决,姜衿心情不错。

  姜衿迫切地想知道两个孩子的性别,晏少卿被她缠得没办法,托医生私下告知,结果和姜衿希望的一样,一儿一女,发育良好的那个是男宝宝,发育迟缓的那一个则是女宝宝。

  此外——

  绕颈两圈的脐带神奇地又自己绕了回去。

  除了发育慢一点,显小之外,第二个宝宝的情况又恢复正常的。

  结果比她想象的好很多。

  两个人没能等到两周时间,十月二十七日这一天,恰好江卓宁和童桐出院,姜衿去看望两人,便顺带着又做了一次B超检查。

  她如此,晏少卿自然也不好过。

  接下来的日子,她一直忐忑难安,基本上没有一天能放松。

  以至于——

  检查结果让姜衿忧心忡忡。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11:是美梦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