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已经很好 江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童桐仰头看着他,心绪万千。紫>

  公交车上人声嘈杂,拥挤,以至于显得空间狭窄,让人烦躁且热。江卓宁很久不曾挤过公交了,觉得有些闷,却还是尽可能护着童桐在他身前。

  共公交车一个颠簸,周围许多抱怨声想起,两个人猝不及防撞在了一起。

  撞上了就没办法分开,只因为前门又挤进来一批人。

  空间太小,童桐连回身都困难,个子又不够高,松开了拉环,很快就没办法去扶了。

  她窘迫不已,突然都有点后悔这个提议了。

  不得已窝在他怀里又觉得感动,心一软,就想哭了。

  “抓着我衣服。”

  “嗯?”

  江卓宁俯身耳语了一句,童桐没听清,一抬头就对上他的视线了。

  她无措的泪水原本就蓄在眼眶里,仰头看着他,红扑扑一张脸上,那一双眼睛黑亮又湿润,江卓宁神色一愣,迟疑道,“不舒服?”

  童桐受伤比他严重,他只以为她哪里有难受了。

  一时间,江卓宁有点紧张,忙道:“要不下一站下车吧?”

  “没事。”童桐低了头,闷闷的声音传来,“我没事,就刚才不知道被谁踩了脚。”

  这意思,分明还是想去学校的。

  江卓宁其实无所谓。

  他晓得童桐暗恋自己,当然也明白些她想故地重游的心情,已经是夫妻了,他对她又隐隐有了些怜惜,当然愿意满足她这样的心愿。

  “抓着……”

  江卓宁本来想让她抓着她衣服,话到嘴边,突然又咽了下去,一只手握着童桐的手腕,让他搂住了自己的腰。

  他穿一件V领毛衣,略微有些宽松,抓着衣服不太合适。

  童桐这姑娘那么胆小,要是就揪住他一片衣角,那也是根本站不稳的,不如扣着腰。

  做夫妻自然得有做夫妻的样子。

  况且——

  江卓宁是真心诚意娶她为妻,虽然有自私的想法在里面,却也是决定了对她好的。

  亲密的事情自然避免不了。

  他在下意识让自己习惯,也是为了让童桐慢慢习惯。

  童桐却更紧张了。

  她环着他的腰,脸颊刚好贴在他胸膛位置,能听到他沉稳的心跳声。

  觉得安全。

  这样的江卓宁,于她而言,好像一座避风的港湾。

  七年多前那个少年身上有清爽的味道,眼下的男人,身上却有一种让她着迷的沉稳气质。

  她小心翼翼地揽着他的腰,又忍不住去看他,哪曾想,江卓宁也正看着她了,还被她忐忑又不安的目光弄得有点无奈,小声道:“搂紧我就行了。”

  他说话的气息就呵在她耳边,童桐咬着唇点了一下头。

  赶紧又低头,脸更红了。

  这世间的爱情,总是最磨人的。

  这样的江卓宁,于她而言,更好像一剂毒药,她突然想起一个词,饮鸩止渴。江卓宁就好像毒酒呀,她却痴迷渴望,不喝不行,哪怕那后果是生命的代价。

  眼下她已经喝了,却还是觉得,哪怕那是砒霜,她其实都能含笑而饮。

  她不奢望江卓宁的爱情。

  这样的一个人,让他能爱上一个姑娘其实并不容易,更何况眼下已经有孟佳妩了,孟佳妩让他精疲力尽,他哪里还有精力去爱人呢。

  需要被温柔以待,需要被好好爱。

  她愿意当那个人,只要江卓宁需要,她可以永远陪在他身边,守着他照顾他。

  傻吗?

  也许在别人看来她是傻的。

  可她愿意。

  她喜欢奉献的感觉,让她觉得踏实安心,相反,她做不到一味享受别人的照顾,和赵安民在一起就是被照顾的,被照顾被呵护,她反而觉得不安。

  她总觉得,自己这样的女孩,在爱情里就该是卑微弱势的。

  毕竟——

  江卓宁和赵安民其实都那么优秀。

  童桐一直低着头胡思乱想,车厢里又吵,她也就根本没听到报站的声音,江卓宁拉了她的手她才惊觉。

  两个人很快挤下了车。

  傍晚时分,晚霞如火如荼。

  他们高中并不在繁华街区,以至于都没有城市高楼林立的那种压迫感,微风吹到人脸上,两个人都舒了一口气,只觉得空气好。

  童桐的头发被挤乱了。

  她想伸手去拢一下,才发现江卓宁还牵着她的手。

  他的手掌干燥又宽大,很有力,童桐一低头,便看见他清晰分明的骨节。

  江卓宁一愣,松开她手,淡声道:“走吧。”

  脸色有点不自在。

  刚才他不拉着她,童桐挤下车都有困难,其实算很细微一个动作,他却突然有点尴尬。

  在车上不觉得,下了车还拉着她的手,又觉得突兀了。

  在此之前他只签过孟佳妩的手。

  孟佳妩个子比童桐高,手指细长,童桐和她不一样,其实不胖,可手指还是给人一种肉肉的感觉,软软的,不知怎的,就让他突然想起表姐家的小侄女了。

  江卓宁很安静,童桐走在他身边,也很安静。

  她太安静,江卓宁又以为她没有跟上,回头看一眼才放心。

  却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竟然在比较。

  这就是谈过恋爱的感觉吗?

  因为习惯了一个人,突然换成另外一个,会下意识将两个人在心里比较,江卓宁突然自责起来了,侧身笑着道:“这会都放学了,学校里没几个人。”

  “还有高三学生呢。”童桐心情也慢慢平复了下来,提醒他,“高三有晚自习的。”

  江卓宁一愣,“也对。我都忘了。”

  童桐看着他笑了一下。

  她笑容里有很明显的满足,似乎能感染人。

  江卓宁突然想起不知在哪看过的一段话,大意是说,黄昏时候,是人心理防线最弱的时候,这时候人都比较心软,所以是表白约会最佳时间。

  他难得出神,正摇摇头要往前走,手机突然响了。

  江卓宁掏出手机接通,那边就传来卓娅的声音,“证领了吗?”

  “领了。”江卓宁侧头道。

  “那就好。”卓娅松口气笑道,“领了证就是夫妻了,你爸的意思是让你晚上将童桐带回来,你们后天就得回去。总得让她也熟悉熟悉咱们家。”

  “……”江卓宁一愣,“今晚?”

  “嗯。刚领了证哪有各回各家的,再说你们下次回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童桐不得熟悉一下我们家的环境呀,那丫头脸皮薄,你凡事得多照顾着,主动点明白吗?”

  江卓宁舒了一口气,一时没说话。

  他当然明白卓娅是什么意思,可他觉得未免太快了一些。

  不过——

  两个人距离这么近,边上童桐脸色有点红,大抵也猜到了电话里卓娅说什么。

  他没办法做主直接拒绝。

  江卓宁朝电话那头道:“那我问问她的意思?”

  “童桐在你边上呀?”卓娅笑着道,“那让我和她说,你和她说她指不定又得不好意思,反而不敢来了。”

  江卓宁:“……”

  电话那头卓娅催促,他无法,只得将电话递给童桐,比口型道:“我妈。”

  这段时间父母为他忧心操劳太多,卓娅头上都有白发了,他心里愧疚难安,基本上有事情也都顺着二老,免得江致远再动气,卓娅再操心。

  “阿姨好。”耳边传来童桐客气的问话声。

  江卓宁看她一眼,就瞧见她脸蛋突然红了,一副窘迫难安的样子。

  不用想,江卓宁也猜到卓娅在那边说什么了。

  他脸皮薄,童桐脸皮更薄,怎么可能推却的了卓娅的盛情邀请,而且卓娅还提出领了证就是夫妻,最起码得熟悉一下家里这样的话来。

  童桐红着脸说了一会话,答应了下来。

  卓娅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

  边上江致远看了她一眼,她笑着道:“真是个好孩子,说话声音温柔又有礼貌,最主要尊敬长辈又乖巧懂事,答应了,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你都没问问两人吃完饭了没?”江致远道。

  卓娅一愣,“忘了。要不我再打个电话?”

  “算了。”江致远略微想一下,摇头道,“翻来覆去的反倒不好,上楼收拾一下房间,床单被罩总得换一下,童家条件好,别让人家姑娘太委屈了。”

  “我看那丫头根本都不注重这些。”卓娅忍不住一笑,给他宽心。

  “说到底我们家对不住那孩子,也是没办法了。阿宁的心思你能不了解吗,感情估计还郁结在姓孟的身上,这说什么我都不允许。童桐是个好姑娘,一心对他好,得之是幸,错过这一村可就没有下一店了,感情这些东西培养培养肯定会有的,这段时间我们看紧点,估摸着也就再闹腾不出什么事了,让他安下心来好好过日子。”

  “哎。”卓娅长叹一声。

  她儿子她了解,能结婚肯定是奔着好好过日子去的。

  她其实不想逼得太紧,可奈何江致远这人是不能生气的,肝火旺,生气伤身,年龄越大人越固执,她自然得顺着些他的心意。

  卓娅上楼给两人收拾房间了。

  临近九点,江卓宁和童桐才回到了家。

  江致远和卓娅一直没睡,靠在沙发上,一边等着,一边看电视,听见开门的动静两人都起身了,卓娅最先笑着问,“怎么这么晚?在外面吃过了?”

  “嗯。”

  江卓宁和童桐到了近前。

  眼见江家父母都起身问她,童桐咬了一下唇,开口道:“爸、妈。”

  “嗯。”江致远舒心地笑起来,“房间你妈都收拾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上去洗漱完早点休息,有什么需要的说一声就行,别客气。”

  童桐一愣,有点局促地朝着卓娅道:“麻烦您了。”

  “不麻烦不麻烦。”卓娅摆摆手,朝着江卓宁使眼色,“跑了一天了,带童桐上去休息吧。”

  “你们也早点休息。”江卓宁点点头。

  几个人在楼下说了一会话,他便带着童桐回房间了。

  房间很明显被收拾过,床单被罩都换了崭新干净的,角柜上还用敞口瓶插着花,隐隐有香气在房间里缭绕,两个人的目光落在床上,童桐脸色更是愣了一下。

  卓娅连睡衣都给她准备了,幸好,是上下两件极为正常保守的款式。

  江卓宁抬手在眉心里揉了揉。

  这几个小时他其实很纠结。

  心理建设是一方面,当真到了这种关头,其实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他对童桐不是爱情,想着感情慢慢培养,对她好。

  可——

  就这样发生关系,他却觉得不妥。

  “你先洗澡吧。”江卓宁侧头看一眼童桐,淡笑道,“跑了一天了,洗漱完早点休息。”

  他语调平静,童桐其实看不明白。

  身上黏糊糊的确挺难受,公交车上挤了那么一通,就够两人受的了。

  她也没推辞,抱了睡衣去浴室,下意识从里面锁了门。

  江卓宁觉得不妥,更何况是她呢?

  她清清楚楚地知道,江卓宁不爱她,既然不爱,这种情况下再勉强和她发生关系,他的心里负担只会更重,怎么能从抑郁的情绪里走出来。

  童桐抿着唇,脱衣服开始洗澡,胡思乱想。

  门外——

  江卓宁听见水声了。

  神色怔怔地站了许久,抬步去阳台上抽烟。

  他穿着一件烟灰色毛衣,黑色长裤,没开灯,站在清冷的月光里,整个人都显得沉默而冷淡,只有指尖闪烁的亮光,能让人发现阳台上原来站着一个人。

  能做吗?

  他觉得自己不能,说实话,其实还做不到。

  并不是她觉得自己还爱着孟佳妩,无法和其他女孩做出这种事,只是他潜意识里觉得,这种事,他似乎很难在和一个女生做了后,再和另外一个女生一起做。

  他其实有精神洁癖。

  要不然在孟佳妩的事情上,他不会一直痛苦折磨了。

  应该怎么是好?

  他连着抽了几根烟,都有点无法理出一个思绪来,他打定主意对童桐好,负起作为丈夫的责任,这种事当然必须的,他要是不表现出主动,童桐会不会受到伤害?

  她对自己的心意那么重,他的每一个态度,都会对她产生很大的影响。

  江卓宁很为难。

  他一直在想,直到身后传来小小一声,“我洗好了。”

  江卓宁掐了烟,转身看过去。

  童桐换了睡衣,披散着头发站在两步开外的房间里,明显有些紧张局促,似乎又瞧见他指尖的烟,一时间反倒没说话了。

  江卓宁淡笑了一下,“嗯,那我去洗了。”

  童桐点点头。

  江卓宁在衣帽间里找了衣服去浴室,童桐披散着半干的头发,站在阳台上发呆了。

  烟灰缸里有四根烟头。

  她也没开灯,可是月光这会挺亮,她便看的非常清楚。

  只觉得心疼。

  在她的印象里,江卓宁应该是不抽烟的,他这样的人,对烟酒这种东西都会敬而远之的,可他一再为孟佳妩破例,因为她喝酒,也是因为她,开始抽烟了吧。

  说到底他还带着面具。

  这几天他笑容也不少,可那些笑,和以往江卓宁偶尔的笑意不太一样的。

  反倒让她想起赵安民。

  她觉得江卓宁越来越像一个成熟的男人了,他的笑容神色,越发像一个社交场合无可挑剔的内敛男人,有笑容,可,笑得时候,那双原本清澈干净的眼眸,越来越多的有了其他耐人寻味的意味。

  她其实越来越看不明白他。

  因为他变了。

  不再是那个眼中只有黑白两色的清澈又明净的少年,这几年复杂曲折的经历让他渐渐褪去了少年的清净纯澈,而是变得成熟且深沉,学会了掩饰情绪,也学会了伪装。

  江卓宁……

  童桐一只手捂着心口,只觉得疼。

  她要如何是好呢?

  她要怎么做,才能驱散他心里的阴霾,让他重新变成那个虽然难接近,却毫无负担的江卓宁。

  童桐想了半天,到最后,转身回了房间。

  浴室里水声戛然而止,江卓宁穿着宽大的白色T恤,黑色的大短裤,出来了。

  头发黑黑的,刚擦干,让他显得精神抖擞。

  “怎么还没睡下?”江卓宁心里基本上已经有了决定,看着她,轻声问,话音落地就开了床头灯,关了房间的大灯,掀开一侧被子上床了。

  卓娅和江致远是挺保守的那种家长。

  虽然希望他们能成就好事,却也没有做下只留一床被子或者听墙角这样的事情。

  江卓宁一关灯房间里就暗了,童桐心跳漏了一拍,“哦”了一声,拉开了另一条被子,钻了进去。

  房间太安静。

  两个人就在一张床上,呼吸声都能被彼此听见。

  童桐侧身睡着,屏着呼吸不敢出声,太紧张,她即便一个人睡在被子里,整个人都是无比僵硬的,好像一个木偶,一动都不敢动。

  江卓宁其实没睡下,靠在床头。

  一垂眸就能看见童桐。

  乖乖巧巧、一动不动,却显得不正常极了。

  一般人没睡着的话,根本不可能是她这样的状态,看上去太紧张了。

  他心情很复杂。

  是夫妻了。

  早晚总是得发生的。

  他搁在被子上一只手抬了抬,半天,愣是没能伸过去,直到最后,他抿紧了唇角抬手摸过去。

  童桐恰好转身,他便摸到了她脸上。

  江卓宁扯动唇角笑了一下,保持着那个动作,很久,才声音低低问,“你要就这么睡了?”

  他一直都很少说情话,尤其在床上,忧虑太多,面对孟佳妩的时候,很难彻底放开,可,童桐软弱腼腆,她比自己更需要适应,他只得沉思着找点话,让她放松。

  在夜里,孤男寡女,这样略显低沉的一句话,当然暧昧了。

  童桐一颗心都猛地颤了起来。

  他的手还在她脸上,她觉得整张脸都烫的不得了,结巴道:“我……我们……”

  江卓宁一只手轻轻摩挲起来。

  他以为,按着童桐对他的心意,定然是极为期待这一刻的,他必须先过了自己这一关,无论如何,都不能因为自己,再让她受委屈了。

  领了证,她是妻子,便是需要被照顾疼惜的人的。

  他能感觉到,童桐整个人都在抖。

  傻姑娘。

  他第一次产生这样复杂到难以形容的心情,他骨子里其实和江致远一样,大男子主义,在男女关系里,更适应主导地位。

  一个生涩腼腆至极的女生。

  一个因为他的抚摸,浑身发抖的女生。

  爱了他很久,甚至愿意为了他连生命也不顾及。

  人心都是肉长的,更何况,他从来也不是铁石心肠的那种人。

  江卓宁往被子里躺了躺,低声道:“我会对你好。”

  他不是第一次说这句话,听起来像一句郑重的承诺,童桐看着他的眼睛,似乎能明白他的决定,她一愣,突然握住了他的手。

  江卓宁也看着她。

  童桐又松开他的手,坐起身了。

  江卓宁听见她声音低低道:“我一直都喜欢你。可是我没办法骗我自己,我……我没准备好。我知道你不爱我,所以不要勉强自己好吗?你能忘记孟佳妩吗?你们那样的一段,怕是一辈子都难以忘记吧,我理解的。”

  童桐突然转过身来,似乎是咬了咬唇,又道:“只要你需要,我什么事都可以的。唯有这一件事是不行的,你爱着孟佳妩,我……我其实也没办法这么快就放下赵大哥的……”

  “你爱上他了?”江卓宁神色一愣,突然打断她。

  童桐为他挡刀,他自然以为她一直还爱着自己的,所以纵然赵安民当时在病房,他仍旧是求婚了。

  可——

  要是童桐其实对赵安民有了感情?

  他做了怎么样一件混账事?

  童桐声音很低,带着点心甘情愿,“都已经过去了。我们都领了证,就是夫妻了。我会好好做一个妻子,可是这件事,我们……不发生比较好。”

  江卓宁都懵了,“你是说一直?”

  那她嫁给他是图什么?

  得多委屈?

  “嗯。”童桐侧头看着他,突然笑着道,“这样的话,要是你以后再有了心动喜爱的女生,我们也能没什么牵挂的离婚的,我不想做牵绊你的那个人,能有机会陪你我也已经很满足了,等我调整好心情,说不定以后也会碰见喜欢的男人,我不想留下遗憾。”

  “……”

  江卓宁愣了半晌,有点明白了,低声道:“那你又是何苦?”

  “我想陪你走过这一段。”童桐轻声道。

  她不愿意成为他的负担,更不愿意成为他的枷锁,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江卓宁,他值得更好的,等他彻底地放下孟佳妩,肯定会遇到那个人。

  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江卓宁需要时间。

  那么这一段时间,等于老天暂时给她的光阴。

  她可以陪伴照顾他,已经很好。

  这几天一直没敢看留言板,下午忍不住看了,不知道说什么,谢谢我的天使们。

  昨天做了B超,结果不好,医生说阿锦怀宝宝有危险,严重的话可能要命,建议我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再说保胎的事。

  很纠结,家里几个人都说让我别要了,养好身体以后再说,但是从B超上看见他已经有了心跳,变成了一个小蝌蚪,怎么都觉得不忍心。

  怀孕以后状况百出,他都还没出问题,阿锦觉得他真的很坚强,我应该多给他一点信心和机会,而不是自私地放弃。

  检查一直都挂的三甲医院专家号,现在却六神无主,亲们要是有长辈是妇产科、核医学科、内分泌科的专家,希望能私戳一下阿锦,阿锦想多问一些人,拜谢。

  然后,出版的事已经暂停了,文会尽快完结,亲们可以放心。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12:已经很好 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