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承蒙相邀 江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她说话的样子流露出一点娇憨之态。紫幽阁

  江卓宁愣了一下,淡笑道:“还是我来吧?你出去歇着。”

  “你……”

  童桐也没想到他会做饭,回过神来仍是推拒。

  洗衣做饭是女人的事情,江卓宁这样的,实在不适合在厨房里转悠,况且,童桐还根本无法想象他洗手做汤羹的样子呢。

  她平素很好说话,这事情上却挺坚持。

  江卓宁在厨房门边站了一小会,找了米给她,也就点点头出了厨房。

  大厅里就坐了他一个人,很空,江卓宁略微想了一下,拿手机先给姜衿打了一个电话。

  他和童桐受伤当晚能第一时间得到妥善救治,说起来是因为赵安民找了晏少卿,四院的医生得以最快速度赶来,尽心尽力,此后,姜衿也帮了他不少。

  先前约好了回来请吃饭,他放在心上,自然没忘。

  姜衿眼下的工作十分清闲,除了星期一和星期二,其他时间基本都在家里养身体,晏少卿忙着筹建医院的事情,她难得出门散心一次,自然很爽快就答应了。

  江卓宁和她约好明天下午,也就挂了电话。

  安静地坐着,突然就想起赵安民了。

  他骨子里并不是自私凉薄的人,孟佳妩的事情让他一时间难以接受,以至于做下了向童桐求婚这样的事情,到头来,却忽视了他的两个救命恩人。

  其一是童桐,其二却是赵安民了。

  要不是因为他在亲眼看到童桐受伤后下了狠手和那几人打斗,先前又报警叫了警察,别说是他了,就连童桐,也可能在雨夜里丢掉性命。

  他这都做了些什么事?

  眼下事情过去,突然想起来,江卓宁又一次觉得懊丧。

  正叹气,茶几上童桐的手机响了。

  他拿过看了一眼,屏幕上闪烁的来电显示,李敏。

  江卓宁拿了手机往厨房走,很快到了童桐跟前,开口道:“李敏电话。”

  “你帮我接一下。”

  童桐正洗菜,头也没回地就来了一句。

  江卓宁愣了一小下,接听,“喂?”

  电话那边李敏也安静了一小会,迟疑道:“江卓宁?”

  “嗯,是我。童桐正做饭呢。”

  “哦。”

  李敏愣一下,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接话了。

  这两人这么晚还在一起?

  做饭?

  难不成当真结婚了?

  她心思百转,江卓宁一时间也没说话,童桐已经擦了手,笑道:“我和她说吧。”

  江卓宁将手机递给了她。

  童桐打电话,他便抬步到了案板边,洗了手,挽起衣袖动作利落地切菜。

  李敏八卦得不得了,听到童桐声音自然一通拷问,后者没办法,只能站在厨房门口去打电话,过了一小会,探头问江卓宁,“李敏说让我们请吃饭,你明天有时间吗?”

  江卓宁侧头看她一眼,风轻云淡,“刚才打电话叫了姜衿,你叫她带上杨阳吧,一会我再给秦越打个电话,让他们明天下午一起过来。”

  “好。”

  童桐应声,给电话那头李敏回了话。

  李敏没心没肺地打趣道:“这么个事情都要问他,啧啧,夫唱妇随呀。”

  “你明天下午和杨阳一起过来吧。”童桐被她挤兑地红了脸,声音小小道,“一会我把地址分享给你,还要做饭呢,先不多说了。”

  “去吧去吧。”李敏哈哈笑一声。

  童桐挂了电话,松口气,一转身就看见江卓宁在忙活。

  厨房里暖黄的灯光笼着他的侧脸,他身姿挺拔地随意站着,微微低头,她竟是能看见他的睫毛。

  江卓宁相貌俊秀,哪怕站着切菜,容颜都可入画。

  她何德何能,能成为他的妻啊?

  童桐忙不迭走了过去,作势就要拿过他手上的菜刀,“我来吧。”

  “很快就好,”江卓宁这下没给她了,只侧头问,“准备做蒜蓉油麦菜?蒜还没剥呢,你去剥几瓣过来。”

  眼见他动作熟稔,童桐只得叮咛道:“那你小心手。”

  “知道。”

  江卓宁听着她声音担忧,倒是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他在笑,边上的童桐一时间突然没声了。

  江卓宁侧头去看,正巧对上她一双痴缠不已的清亮眼眸,两人距离近,他都能在那一双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倒影,一时也愣了一下。

  “我去剥蒜。”

  童桐回过神来,很快红着脸侧身去找东西。

  江卓宁抿着薄唇收了视线,一刀切下去,刀刃从指尖堪堪而过。

  背过身的童桐却是长松了一口气。

  她对江卓宁有着深入骨髓的痴迷爱恋,每每看见他,都很难回神,距离他越近,那目光更是得无时无刻黏在他身上,看见他笑,根本收不回视线,好像着了魔一般。

  怎么办?

  她是打定了主意终有一天离开他的,眼下只想着,都觉得煎熬。

  两个人各怀心事,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

  临近九点。

  童桐洗了碗出厨房,沙发上等着的江卓宁叫住了她。

  “怎么了?”

  她站在他跟前,局促地像一个小保姆。

  江卓宁微微拧着眉,柔声道:“坐下说吧。”

  童桐在他跟前连大声说话都不敢,他颇觉无奈,每每和她说话也不怎么敢大声,怕她紧张,时间一长,他连声音里都多了两分柔和的安抚。

  不过——

  两个人根本都不曾察觉罢了。

  童桐坐在了手边的沙发上,疑惑地看着他。

  江卓宁笑了笑,拿起桌上的戒指盒打开,略带歉意道:“时间有点仓促,我妈买的这戒指是不是不合适?那天看你就戴了一下,你戴上试试,要是不合适我们明天去改一改尺寸。”

  他手中的戒指盒里,菱形钻石折射出光华。

  童桐抿着唇看了一眼。

  江卓宁见她迟疑,索性将戒指拿了出来,递到她跟前,又道:“试试。”

  “哦。”

  童桐这才应声,接过戒指往无名指上套。

  彩礼等一应事宜都是卓娅准备,其实也拿线头量了一下童桐的手指尺寸,可到底本人没去,买回来的钻戒尺寸有点松了,很容易都从指关节套了进去。

  童桐脸上毫无委屈神色,江卓宁却觉得愧疚了。

  看着她,他一本正经道:“还有两天才上班,我明天也没什么事,上午陪你去调尺寸。”

  “哦。”童桐又腼腆地应了一声。

  江卓宁看她半晌,突然道:“我是洪水猛兽啊?”

  “诶?”

  “怎么……嗯,”江卓宁想了一下说辞,斟酌道,“感觉你以前都没这么怕我,现在总好像挺紧张的,我又不吃人。”

  他是当真想让童桐自在一些,哪曾想,听他这么说,童桐更不自在了。

  这几天好像做梦呢。

  她知道江卓宁结婚的意图,不怨他,心甘情愿被他利用,可,她哪能想到,江卓宁其实对她挺好的,最起码比她想象中好。

  没有冷淡和疏离,反而耐心温和。

  虽然他的言行举止,笑容神色,都和以往有了些变化,显得成熟深沉,还是让她受宠若惊。

  童桐看着他,半晌都不知道怎么回话。

  她爱他呀,因为爱着的时间太久,爱着的心意太深,爱的太卑微太小心,由不得她不紧张,心理反应都已经上升到了生理表现,不由她控制。

  她拿下了戒指,小声反驳道:“没紧张。”

  三个字毫无底气。

  欲盖弥彰的样子又让江卓宁无奈地笑了一下,他拿了戒指放好了,一只手甚至在她头发上摸了摸,安抚道:“不早了,晚安。”

  “晚安。”童桐仰起脸看着他。

  江卓宁率先上楼了。

  她仍旧坐在沙发上,一只手忍不住在自己头发上摸了摸。

  只觉得头发软。

  江卓宁刚才摸过的那一块软乎乎的,她感觉整个人都有点轻飘飘,他那样小小一个动作,寻常一句晚安,对她来说,都胜过昨晚那个突然而至的亲吻了。

  童桐晕乎乎回到了房间里。

  睡不着。

  不知怎的,她突然间有点无法抑制的兴奋。

  江家自然没有人给她准备毛绒玩具的,她靠在床头,使劲地抱紧了又软又大的枕头。

  江卓宁要和她发生亲密关系她心存障碍。

  可——

  他刚才那样的举动,却让她觉得十分温暖。

  不就像自己最开始期盼过的那样吗?

  她是挺传统的女孩,喜欢他自然不敢大张旗鼓,可私心里,若说没有幻想过两人亲密,却也根本不可能。

  在她以往的幻想里,江卓宁会走近她,说一句,“你好,”若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两个人在一起了,他会轻轻地牵起她的手,会目光柔和地注视她,会摸摸她的头发。

  江卓宁、江卓宁、江卓宁……

  这三个字颠来倒去地被她声音小小地念叨着,填满她脑海和心窝,童桐一张脸都绯红到能滴出血来了。

  这一刻,她似乎都忘了迟早要分离的。

  根本睡不着。

  童桐下了床,在自己包里找了笔记本出来,记日记。

  她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直到大学,江卓宁和孟佳妩在一起之后,这习惯便戛然而止了,因为太痛苦,以至于她根本无法提笔。

  可——

  眼下想记录的渴望,却是那么强烈。

  童桐翻出空白页,规规矩矩地写了日期:月30日,星期六。

  “昨天和江卓宁领了结婚证。他陪我坐公交去学校,车上一直护着我,下了车还牵着我的手。晚上住在他家,入睡之前他吻了我……”

  写到这,童桐突然愣了一下,心情也突然就平复了下来。

  看着笔记本上一行字,继续用记录的口吻道:“我知道他不爱我,他因为孟佳妩学会了喝酒和抽烟,一个人站在阳台上,背影那么孤单,那一刻,真想走过去抱住他,将我全部的力量和温暖都给他。可,那应该不是他想要的吧。孟佳妩和他发生的那些事,别说他,就是我也可能永远不会忘记。我希望陪着他走出这一段,也相信,总有一天,他会遇到更优秀的女人的,就像,姜衿那样吧,江卓宁一开始就喜欢她,也就和她那样各方面都优秀的女生才能替代掉孟佳妩的。只是需要时间。江卓宁他肯定会幸福的。我是不是应该感谢老天呢,给我这么一段时光,让我有幸能陪伴他,看着他笑,哪怕那笑容不及他以往的笑容清澈。他还会做饭,我都没想到他会做饭呢,更没想到他会那样温柔地摸我头发,和我道晚安。感觉起来好像做梦一样。我不贪心,可还是希望这么梦能稍微长一些。两年吧?若是能够有两年时间,我就认识他十年了,好久,似乎能圆满。”

  童桐写了最后一行字,又觉得感伤了。

  爱情的滋味,她一直都这么清楚,又甜蜜又苦涩,让人憧憬、怅惘,又忧伤。

  江卓宁睡了吗?

  一墙之隔,也不知道他此刻在做什么?

  应该,会在想孟佳妩吧?

  她这样猜测着,收了笔记本,更是睡不着了,抱着枕头发呆。

  “笃笃笃。”

  外面突然传来两道敲门声。

  童桐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知道是江卓宁,连忙下床开门了。

  江卓宁手里拿着手机,有点无奈地解释道:“你给我妈回个电话吧。刚才她打电话过来,我说你在洗澡,出来了给她回过去。”

  “哦。”童桐接了电话,回拨过去。

  “童桐呀。”电话那边传来卓娅柔和带笑的声音。

  童桐小声唤道:“妈,您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呢?”

  “想起点事情和你说。”卓娅似乎犹豫了一下,开口提点道,“你和阿宁眼下婚礼还没办,毕业证也是过了年暑假才下来吧,那个,采取措施了没有?”

  童桐一愣,“什么措施啊?”

  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边上的江卓宁却是突然明白了,脸色有点僵,偏过脸没看她。

  他神色尴尬,童桐自然也就明白了,咬着唇没说话。

  卓娅在那边继续提点道:“避孕药少吃为好,最好在药房里买点安全套备着,现在有些小姑娘算安全期,那个也不太准,你们年龄小,平时可得注意点,知道吗?”

  这些话卓娅不好意思和自己儿子说,江致远是个老古板,自然更不可能和江卓宁说,以至于她只能要求和童桐通话了,叮咛她。

  童桐一张脸简直像熟透的苹果,胡乱应了两声,挂了电话。

  手机在她手心里,就像烫手山芋。

  江卓宁脸色也不自然,听她打完了电话,随意问了句,“挂了?”

  “嗯。”童桐连忙将手机递给他。

  江卓宁也没多停留,目光往房间里瞥了一眼,拿着自己的手机回房了。

  闹了这么一通,童桐竟是有点精疲力尽。

  再回房,很快就睡了。

  ——

  翌日,清晨七点。

  她被闹钟的声音惊醒了。

  没怎么耽误,叠了被子洗漱完,蹑手蹑脚地下了楼。

  正值周末,江卓宁没有定闹钟,醒来也是七点多,洗漱完再下楼却已经八点了。

  童桐已经在厨房里忙了半天,听见动静就探身出来,看着他道:“我已经弄好早饭了,要现在用吗?”

  江卓宁:“……”

  他视线里的童桐,素着一张脸,头发在脑后扎了一个马尾,穿一件鸡心领的砖红色毛衣搭配紧身牛仔裤,仰着脸问话,怎么看都让人觉得舒服可人。

  “你怎么起这么早?”江卓宁收回视线,仍是没忍住发问。

  “早餐对人很重要的,感觉你这段时间好像瘦了点,这一顿更不能缺少了。”童桐自然应对。

  江卓宁心情顿时又复杂了。

  要说瘦,童桐这段时间比他瘦了更多,她受伤也更重,可她极为自然地说出这一番话来,好像全然忘了,眼下他们两个人,她更需要被照顾。

  江卓宁没说话,她想了想又道:“我打了点豆浆,炒了一个土豆丝,拌了豆芽面筋,顺带着把昨晚在超市里买的小油条热了一下,你觉得行吗?”

  “嗯。”江卓宁点点头,“我去端出来,你坐着休息一会吧。”

  “刚睡醒哪要休息。”

  童桐话音落地就转身回厨房里。

  说的急,她都丝毫没注意到,刚才蹦出来一句临江方言。

  江卓宁愣一下,被她给逗笑了。

  早饭很快上桌,两个人在餐桌里用完,九点多,江卓宁开车带她前往买戒指的地方。

  工匠师傅就在店面里,拿戒指让童桐试了一下,就去忙活着调整尺寸了,剩下两个人闲来无事,也就在柜台坐着,安静等待。

  “先生这边请。”

  正陪两人说话的导购小姐突然站起身做了个请的动作,位子上坐着的童桐也连忙起身往边上让。

  一侧头,神色愣了。

  “赵大哥?”

  童桐下意识唤了一声,又发现他臂弯里挽着一个高挑秀美的女人。

  那女人听见她喊话也愣了一下,笑道:“这位是?”

  赵安民的目光落在童桐身上,又瞥了一眼她身后的江卓宁,笑着介绍道:“前面经手的一个案子当事人,小童,这位是她男朋友,嗯,江记者。”

  话音落地,他又大大方方介绍道:“我女朋友,过来看婚戒的,你们也是?”

  “嗯。”童桐下意识点点头。

  边上的江卓宁意外过后脸色也正常了,淡笑道:“真巧。”

  赵安民边上的女人回过神来,又笑着打招呼,“我是安乐,见到你们很开心。”

  童桐朝她笑了一下。

  几个人简单寒暄了两句,赵安民便陪着安乐看戒指了。

  不过半月未见而已,他其实和以往也没什么变化,依旧戴着一副眼镜,镜片下的目光温和礼貌,就像这社会上成熟得体的那一种职场精英,举手投足都显优雅,锋芒内敛。

  这样的遇见其实挺尴尬的。

  童桐看了一眼,瞧见他唇角的笑意温柔和气,心里的那些愧疚也稍稍放下些,松口气。

  她边上的江卓宁心情更复杂了。

  毕竟——

  他以为童桐对赵安民有感情呢,眼下这种境地,她得多尴尬。

  这一切却都是他造成的。

  江卓宁也说不明白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好在戒指很快调整好,他们也该离开了。

  “这一款好了。”

  安乐也正好挑好了戒指,许是尺寸也不合适,自己拿过去和工匠师傅交流。

  赵安民没去,看着童桐手上的戒指,笑着问,“结了?”

  童桐一愣,看着他小声道:“领了证。”

  “嗯。”赵安民点点头,“我们也是前天领了证,准备元月份办一下婚礼,到时候……你们要过来吗?过段时间寄请帖给你们?”

  童桐看了一眼江卓宁。

  江卓宁抬手搂上了她的肩膀,朝赵安民笑道:“承蒙相邀,有时间一定过去。”

  “那就这么说定了。”

  “好。”

  两个人笑着打了招呼,赵安民过去找安乐了。

  许是他表现的无懈可击,仿佛两个人之间根本一点事情都不曾发生过,童桐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的背影。

  江卓宁拿了戒指盒,揽着她出了店铺。

  两个人上了车,他给自己系上安全带,忍不住看了一眼童桐,一脸认真道:“对不起。”

  童桐一愣,看着他摇头笑笑,“没事的。”

  赵安民是最现实成熟的那一种男人,无论处在何种情况下,他都能调整控制自己的生活,以前追求她,之后两人相处,他原本也一直是掌控引领的那一方。

  年纪到了,眼下他这么快就结婚,其实根本无可厚非。

  本来就是她有错在先,并没受委屈的。

  童桐想得很清楚,心里并不觉得难受,相反还松了一口气,哪里需要他道歉呢。

  江卓宁却觉得自责,道了歉仍旧有些不安,带着她去附近的商场转了一圈,给童桐买了两个一人高的毛绒玩具,一只熊和一个憨憨的狗。

  他去过童家,自然留意到了童桐房里那些玩偶,昨晚见她一只枕头横在被子上,自然晓得她应当是有抱着这些东西睡觉的习惯。

  童桐有些意外,心情却因此有些隐秘的雀跃。

  两个人顺带在外面吃了饭,又去了一趟超市,再回家,准备请客的食材。

  下午四点多,姜衿第一个到了。

  累死累活终于把亲闺女拉出来了,吼吼……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14:承蒙相邀 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