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不太好吧?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正值周末,晏少卿晚间有饭局,顺带送她到小区门口。%D7%CF%D3%C4%B8%F3

  车子一停稳,后面开车紧跟着的赵钦也停下了车,抬头扫了一眼后视镜。

  晏少卿归国也没几年,性子冷,一直醉心工作,眼下筹建医院各项事宜提上日程,饭局自然是不少的,他又是个懒得应酬的性子,因而这段时间出门总会捎带着顾启云。

  可——

  顾启云眼下带着个小尾巴呢。

  孟婉清发烧已经好了,偏偏总说不舒服,顾启云又心疼,因而这段时间一直都没让她去学校,一到周末,更是白天晚上陪着照顾着,眼下他有事,又不愿意将这丫头一个人放在家里,一合计,索性让她跟着姜衿出来玩儿。

  眼下——

  小姑娘在路上睡着了,还没醒呢。

  顾启云低头看一眼她粉粉的脸蛋儿,低笑着唤,“婉清?”

  孟婉清没应,在他怀里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她没有主动醒来,顾启云就有点不忍心喊她了,眉眼间罕见地染了一抹犹豫迟疑,也不知道想些什么,保持着揽着她的动作,打量着她的睡颜。

  小丫头这段时间睡眠不好,半夜总会醒,一醒来总会找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问了两次,偏偏也没有得到答案,以至于他从心里都怨上了乔远。

  能不怨吗?

  如果这丫头在乔家得到了很好的照顾,怎么会是眼下这幅样子?

  他宠了好几年的丫头,那合该无忧无虑,无法无天,而不是眼下这般,突然就早熟得令人心惊了。

  顾启云低叹一声,大掌轻拍她小脸,又低唤一声,“婉清,醒醒?”

  他声音实在温柔耐心,孟婉清小脸在他手心里蹭了两下,饶是在梦中,心情都有了起伏,也就很快醒了,睁着懵懂的大眼看着他,呢喃道:“顾叔叔?”

  “睡傻了?”眼见她实在可爱,顾启云忍不住笑问。

  话音落地,他又抬手在她脸上拧了一把,哄道:“到地方了。下午让衿衿姐姐带着你,我办完事就过来接你。”

  “哦。”

  孟婉清仍是心神百转,呆呆地应了一声。

  顾启云不放心,又叮咛道:“病刚好,生冷刺激的那些东西不能随便吃,饮料也少喝点,知道吗?”

  “嗯。”

  孟婉清又乖巧地点了点头。

  自从她这次跟回来,大半时间就是这样一幅乖巧懂事的样子,和从前自然是天差地别,心里藏了那么些沉重的心事,饶是她想要装出天真烂漫的样子讨好顾启云,都做不到。

  尤其——

  眼下除了继续装病赖在顾启云身边,她都不晓得如何是好。

  上辈子她就活到二十岁,从小无忧无虑,去了国外身处的环境也简单,因而,直到最后,都是那样无比单纯的性子,唯一的心事也就是顾启云。

  这人是她无法言说的秘密,想一想都觉得疼,眼下每每看着他,好像做梦,她得强忍着,才能不流下多愁善感的眼泪,怎么可能笑得出来呢?

  她有点不知所措,想了这些日子,仍是不知如何面对。

  女孩子都有羞耻心,她尤是。

  顾启云大她十九岁,她一直叔叔长叔叔短地叫着,哪怕两人毫无血缘关系,要跨越这道心理障碍,都绝非易事,想来,印象里的顾启云也是如此吧?

  毕竟,从头到尾,他都从没说过喜欢之类的话。

  那——

  孟婉清心神恍惚,看着他,眼睛里似乎都有了水光闪烁。

  顾启云一愣,看着她正想说话,下一瞬,就瞧见那些水光都统统不见了,刚才那一瞬间所见的哀伤好像他一场错觉,孟婉清已经离开了他的怀抱,语调轻快道:“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婉清……”

  顾启云一瞬间不知说什么好了。

  可能真是眼花了,他最近太忙,睡眠其实也不怎么好。

  他略略想一下,眼见车窗外晏少卿和姜衿已经站了一小会,也就收了心思,笑道:“下车吧,外套穿好,小心感冒。”说话间,他拿了车座上的外套帮她仔细穿上。

  孟婉清近乎贪婪地看着他,十分安静。

  驾驶座上的赵钦只听着后面的动静都忍不住喟叹,只觉得自己这老板简直匪夷所思。

  哪有男人,这样照顾一个毫无关系的小孩?

  孟婉清的确可爱,不但可爱,还漂亮得不得了,说是粉雕玉琢都毫不为过,可,再可爱再漂亮,那是别人家的孩子不是?

  老板喜欢,自己生一个不就行了,眼下这样,可真让人看不明白。

  赵钦想到了圈子里流传的那一个说法:前有孟庆,后有顾二。

  顾启云在顾家这一辈排行第二,这句话的言下之意自然不言而喻了,他们老板要做第二个孟庆了,孟家这小丫头,就是那花花公子终结者。

  这些事要旁人提起赵钦多半得发火,那不扯淡吗?

  可眼下——

  日积月累的,他眼看着自己老板这行为,心里都有点发憷了。

  哎。

  赵钦同样心思百转。

  这时候,顾启云已经下了车,俯身将孟婉清接出去,朝着姜衿道:“这丫头病刚好,给她少吃少喝点。”

  “我知道。”姜衿看着他弯唇笑笑,朝孟婉清笑道:“到姐姐这儿来。”

  孟婉清一直喜欢她,自然快走两步过去,亲昵地抱住了她胳膊,熟料,她还没说话呢,晏少卿就微微拧了眉,提醒道:“衿衿姐姐肚子里有宝宝,轻点。”

  姜衿:“……”

  边上的顾启云一愣,失笑,“这两个,都不知让谁照顾谁了。”

  “我没那么娇气。”姜衿抬手揉着孟婉清的头发,好笑道,“倒是你们,少喝点酒才好,别醉了,要是喝了酒记得别开车,我会看好婉清的。”

  话音落地,她看到晏少卿的脸色,又连忙补充了一句,“也会照顾好自己,放心去吧。”

  “嗯。”晏少卿这才点了点头。

  饶是如此仍是不放心,又多叮咛了两句,两个男人才一起离开。

  姜衿收回视线,笑道:“走吧。”

  “嗯。”

  孟婉清应一声,抱着她胳膊往小区里面走,目光下意识落在姜衿尚且平坦的小腹上,更觉得心情复杂。

  她知道姜衿这一胎是龙凤胎,小点的是女儿,和姜衿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因为从小体弱多病在家里备受宠爱,有个可爱的小名叫小猫。

  人和名字差不多,乖的时候软糯可爱,不乖的时候警醒倔强。

  她其实见的次数不算多,可因为她和孟明宣那一点牵扯,所以格外注意了一些。

  印象里见到的小丫头差不多十岁,和自己现在年纪相当,眼下,却还在妈妈肚子里没出生呢,孟婉清胡思乱想着,觉着这世上的事情际遇真是复杂,让人捉摸不透。

  就像她——

  分明才九岁,却能体会到初为人母的那般喜悦。

  抛开顾启云的缘故不谈,她和秦明昱相处的一直还好,怀了孩子,她原本飘摇敏感的心思淡了些,其实是怀着期待和盼望的。

  谁能想,她和一双孩子的缘分这么浅。

  “婉清?”

  姜衿的问话声突然将她思绪拉了回来,孟婉清木木地看了过去。

  “怎么?”姜衿笑着看她,问,“怎么不说话?不会因为叔叔的话生气了吧?”

  这年龄小女孩都敏感,姜衿只以为她因为晏少卿不开心了。

  说起来这辈分也是够乱的,这丫头管乔远叫舅舅,自然该喊她阿姨的,可她愣是一直喊姐姐不改口,以至于她和晏少卿都莫名其妙差了辈。

  姜衿突然想到还觉得好笑,眉眼愈发柔和了许多。

  孟婉清回了神,摇着她手臂笑了笑,回话道:“哪有?叔叔说得对呀,你现在怀了小宝宝,最大,得被好好照顾着,我怎么会生气?”

  不仅不生气,还感激。

  乔晞死得意外,她那么小,是晏少卿耐心地告诉她,妈妈去了天上,缓解了她幼年的无措苦痛,更何况,他还是孟明宣的救命恩人呢。

  这样对他们兄妹有恩的人,她如何会生气?

  晏少卿是外冷内热的人,她明白。

  孟婉清说得认真,姜衿自她眼睛里只看到了纯真诚恳,自然放心了,领着她一直往里走。

  江卓宁事先发了详细地址,她找起来自然也方便,两个人很快到了,孟婉清还先她一步按了门铃,很快,童桐帮两人开了门。

  她自然晓得姜衿有孕,一见是她,连忙将人往里请,一边笑问,“冷吗?快去沙发上坐。”

  “还好。”

  姜衿应了一声,眼见她目光落在孟婉清身上,笑着道:“带个小美女来蹭饭,你叫婉清就好了。”

  “姐姐好。”孟婉清甜甜道。

  “你好……”童桐看着她粉嫩嫩的一张脸,第一眼就非常喜欢,眼见她乖得不得了,又有点受宠若惊,忙道,“喜欢吃什么?这些都是上午在超市买的,别客气呀,就当在自己家一样。”

  “谢谢姐姐。”

  孟婉清没提顾启云那些叮咛,只是笑着答应。

  姜衿看着两人,自然察觉到童桐的紧张了,忍不住笑着打趣道:“新婚的感觉怎么样?”

  她原本是为着转移话题,哪曾想这话一问童桐更局促了,好像她才是客人一般,支支吾吾道:“挺……挺好的,嘿嘿,你要喝果汁吗,我正帮你榨果汁着呢,知道你不能喝那些饮料。”

  “不用那么小心的。”

  “怎么不用?你这么瘦,吃食上肯定得更注意才好……”童桐话未说完,余光瞥见江卓宁从厨房里出来,一张脸唰地就红了,忙不迭道,“我去给你们端果汁哈。”

  话音落地,她急急忙忙就走了。

  一转身和江卓宁碰了个正着,更显得不对劲,低头匆匆往厨房里冲。

  姜衿看着她背影,哑然失笑。

  她一直晓得童桐胆子小脸皮薄,可,她这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呀,怎么就羞窘成这样了?

  姜衿那张脸就是个大大的问号,一头雾水。

  江卓宁俯身扯了张纸巾,一边擦手一边朝她笑道:“童桐脸皮薄,经不起打趣的,你别逗她了。”

  他说这话时薄唇微微弯了一个弧度,完全一副回护自己人的样子,清俊的面容上也带着略为闲适的笑,温文内敛,姜衿只看着,一时间倒有点糊涂了。

  她自认为了解江卓宁,他是那种一眼能看透的男生。

  可眼下,她产生一种感觉,江卓宁不知什么时候变化越来越大了。

  眼下他说话,她看不明白他所思所想,不晓得他此刻是何种情绪,也不知道,他眼下这样维护的笑,有没有那么一丝丝客套的成分在里面。

  是爱情改变了人,还是时间?

  又或者,两者兼有……

  他慢慢有了她极为熟悉的那群人的影子。

  就像晏少卿、顾启云、方淮、贺景琛,甚至,姜煜那样,在最初认识的时候,那群贵族精英,就会给人这种感觉,锋芒内敛,情绪难辨。

  该觉得悲哀还是庆贺,这是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

  乔远逐渐变成这样,江卓宁也是。

  姜衿想着想着,也就笑了,反驳道:“我可就问了一句新婚感觉如何,哪能想她这么不经逗?”

  江卓宁微微笑了一下,目光落在孟婉清脸上,转而道:“这是婉清?”

  他用了疑问句,神色却肯定。

  因了孟佳妩的缘故,他对孟婉清多多少少知道点,又一向和姜衿关系好,在国外又认识了姜皓,是以,对他们这个圈子里那些人物关系也有一点了解,刚才隐约听见,自然就猜到孟婉清身份了。

  他说话间含笑看着孟婉清,孟婉清自然也看着他,眨着眼睛笑了笑,扬声道:“哥哥好,我是孟婉清,你和刚才那个姐姐一样,叫我婉清就可以了。”

  “那个姐姐叫童桐。”江卓宁也笑了,“姓是童话的童,你叫童姐姐就行了,在家里不用客气。”

  “童姐姐也说过啦。”

  “嗯,她去给你们榨果汁去了,早上刚买的新鲜几橙,你年龄小,和你衿衿姐姐一起喝榨果汁。”

  “好呀,我不挑。”孟婉清又笑了笑。

  她笑起来眉眼微扬,大大的眼睛里都带着天真可爱的味道,和孟佳妩全然不同。

  分明是姐妹,哪怕同父异母,这两人,却没有丝毫相似之处。

  江卓宁突然就有点走神了,要是孟佳妩从小和她这妹妹有一样的生活,眼下,恐怕也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了,可,如此一来,估计也就和他八竿子打不着边了。

  这世上事,有因有果,因果循环无穷尽,假设根本不成立。

  说一千道一万,他也不过凡夫俗子一个,会累。

  一段能让他觉得一夕老去的感情,哪有什么眷恋可言呢,眼下纵然会喟叹着想起,他心里也生不出缠绵情意。

  江卓宁收回思绪一抬眼,就看到童桐端着两杯鲜榨果汁过来了,俯身将玻璃杯放在桌上,招呼了两人喝,她好像就不知道干什么了,站在茶几边抿唇看着他,神色间流露出忐忑。

  很奇怪——

  她和姜衿同学舍友那么久,以往算不上闺蜜,相处却也自然,倒从没有这般无措的时候,想来是因为眼下骤然有了他妻子这个身份,对上以往的同学,反倒不自在。

  江卓宁状若随意地看着她,心里生出些不忍,拉了她的手让她坐自己边上,笑道:“时间还早,你别忙活了,坐着休息一会先。”

  “……”童桐红着脸看他,“菜还没切完呢。”

  “要不我去帮忙吧?”姜衿突然道。

  “你别。”两个人同时出声制止她,童桐倏然沉默,江卓宁一愣,无语道,“既是客人又是孕妇,哪有你动手的道理,好好歇着吧。”

  “是呀,宝宝要紧,你就坐着休息就好。”

  童桐忙不迭跟一句,抿着唇将自己的手从江卓宁手中往出抽,小声道,“那我去洗水果。”

  江卓宁哭笑不得,“都忙了一个多小时了。”

  童桐抿紧唇,正想再说话,就听到门铃响,连忙松口气道:“来人了,我去开门。”

  话音落地,抽了手,她飞快往门口走了。

  江卓宁低头看着自己微蜷的手指,下意识多看两眼她的背影,有些无奈地勾了一下唇角。

  离开他身边,童桐长松一口气。

  她的确不自在,毕竟,江卓宁和孟佳妩那一段,周围所有人都知道,虽说两个人分了手,孟佳妩也和许辉走了,江卓宁主动要和她在一起,她还是不自在,感觉起来,好像偷来的幸福。

  她是后来的那一个人,最起码,是孟佳妩之后的备胎,江卓宁的第二选择,如何能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份感情呢,如何能当着其他人的面,理所当然地享受江卓宁的照顾呢。

  她不自在,她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太卑贱了,连享受感情的命都没有。

  哪怕江卓宁看她牵她手的时候,她心跳加快,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她还是不敢心安理得。

  她也一直努力说服自己,她不偷不抢,没犯法没害人,只是在心爱的男孩需要的时候陪伴照顾他,她一遍又一遍心理暗示,可——

  她的行为举止基本不受控制,总是先思维一步做出反应。

  要怎么办才好?

  童桐无奈地笑了笑,深吸一口气,开了门。

  “当当当当当……”

  李敏给了她一个极为夸张的鬼脸,大大咧咧地将手上的礼品袋拎出来,贼笑道:“呐,新婚礼物。”

  “啊,干嘛这么客气?”

  童桐受惊不小,连忙接了手提袋。

  杨阳忍着笑看了她一眼,她云里雾里,趁着两人往进走的工夫瞥了一眼袋子,瞧见里面花花绿绿一堆包装盒。是……安全套?

  袋子拿在手中立马滚烫了。

  童桐拎也不是,扔也不是,放在客厅又怕一会谁无意中看到,想了想,只得朝江卓宁道:“那个,我上去放一下东西,你先给他们拿水果吧。”

  话音落地,她又着急慌乱上楼了。

  江卓宁还算了解杨阳和李敏,愣一下,迟疑道:“你们给她买了什么?”

  “实用性很强的东西。”李敏挤挤眼。

  杨阳扑哧一声笑了,眼见他一副蹙眉不解的样子,主动凑到他耳边低语道:“也没什么,情趣内衣和安全套。”

  江卓宁:“……”

  饶是冷静如他,也有点绷不住了,僵着脸道:“我去端水果给你们。”

  话音落地,一转身,他去厨房了。

  身后——

  李敏和杨阳爆发出一阵大笑声。

  姜衿看着两人闹了这一出,也有点哭笑不得,“别笑了,再笑童桐就臊得不肯下楼了,我们喝西北风啊。”

  “衿衿我爱你。”李敏咋咋呼呼大喊一声往她跟前扑,却没真扑,靠在她边上挤眉弄眼道,“你都不好奇我买了什么给童桐啊?”

  “还用猜啊,少儿不宜的东西呗。”姜衿挑挑眉。

  “……”李敏一张脸顿时垮下来,挪揄道:“和少妇开玩笑真是没意思,还是童桐那种纯情少女逗起来好玩。”

  “去你的啊。”姜衿没好气给了她一拳,无语道,“我是少妇,童桐是纯情少女,那你是什么啊?”

  “咳咳,我啊,灭绝?”

  “得,这个还是算了。”姜衿撇撇嘴,眼见孟婉清坐在边上,又忙道,“去去去,我带着小妹妹呢,别教坏祖国下一代了。”

  “嘻嘻,我认识这姑娘嘛,来学校找过你。”

  “?”姜衿一愣。

  “和她……小舅舅?军训时候嘛,操场喊话你忘了?”李敏提醒她。

  姜衿后知后觉,“你记性真好。”

  “那当然。”李敏抬手在孟婉清脸上碰了一下,笑道,“我对帅哥美女天生过目不忘。”

  “行了吧你。”后面杨阳拉她一下,笑骂,“别吓着人家小美女了。”

  “哥哥我不害怕。”孟婉清突然道。

  “哈哈。”李敏扭头和他闹一通,两个人又一起凑上来问了问姜衿的身体状况,李敏突然话锋一转,朝着姜衿神秘兮兮道,“一会吃饭时候玩真心话大冒险,你记着帮衬我们。”

  “帮衬什么?”

  李敏凑到她耳边叽里呱啦说了一阵。

  姜衿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这……不太好吧?”

  阿锦回来了,身体状况良好,孕吐反应也轻了很多,亲们不用担心。

  好爱你们,真想挨个大么么一下,(*^__^*)……

  然后,说一下亲们最关心的更新问题,暂定每天下午七点更新哦,如有意外,也会在下午七点之前,评论区通知,会尽量保证接下来不断更。

  话说回来,很悲催呀,因为断更太久,被编辑告知,需要连载一个月,才会给我恢复推荐,接下来阿锦要度过一个月文文没推荐的日子了,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啊,啊啊啊!

  所以小天使们就是阿锦坚持下去的唯一能量了,希望大家和阿锦一起打起精神,散发活力,嗷,还在的亲们,看到记得都来评论区报个到呀,让阿锦知道你们还在。

  六月最后一天了,搞个小活动,报道的正版亲都送21个币币,以示感谢一直以来的等待,群么么。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15:不太好吧?》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