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喜不喜欢?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整整一个月没推荐,阿锦必须求月票上榜,嗷呜,呜呜呜,求疼爱求月票。】

  最后知道真相的晏少卿崩溃了。

  孟明宣脸红了:原来她想要我。

  乔允乐一脸傻懵:我爸还有个私生子?

  第二天,小猫来看无法下床的新嫂嫂,一脸忧伤,“嫂呀,我哥哥都给你了,能不能把你哥哥也给我呀?”

  晏仲宁直接扑过去。

  乔允乐:哼。

  晏仲宁苦瓜脸:媳妇儿,当时也不知道你就是我未来媳妇儿呀!过去的事咱就算了行不行?

  婚后乔允乐拒绝同房:是你说不要我的。

  n年后——

  晏仲宁:猫,我可是你亲哥!小爷我才不要那个臭丫头!

  允乐撇着嘴:讨厌鬼,抢走我爸爸!

  乔允乐遇上晏小猫——

  小剧场:

  ------题外话------

  江卓宁无奈地看她一眼,转身去厨房了。

  闺蜜三年多,李敏自然了解童桐,晓得预留的法式热吻指定泡汤,也就不强求了。

  “去吧去吧。”

  江卓宁也起身了,洞若观火地看了秦越一眼,“你们故意的吧,不许玩了,吃饭。我去看看她。”

  半晌——

  主角都走了,其他人自然大眼瞪小眼。

  这笑了半天之后,童桐先不玩了,又借口帮众人准备果盘,逃也似的跑到了厨房去。

  他不出声还好,一出声一众人又是笑得停不下。

  李敏话未说完,餐厅里又是一阵爆笑,江卓宁脸色也有点古怪,提醒道:“一次一个问题。”

  “唔,有多喜欢啊,一般喜欢,很喜欢,还是非常非常喜欢……”

  她一张脸已经低到胸前去了。

  所有人都在起哄,半晌,眼见她嘴唇动了动,李敏连忙嘘了一下,所有人都听见那磕磕绊绊的两个字,“喜……喜欢……”

  她觉得怎么回答都不对,只觉得羞愤窘迫欲死。

  这是个什么问题?

  喜欢不喜欢?

  童桐一张脸早已经烧了起来,下意识看了江卓宁一眼,又触电般连忙收回视线。

  两人下意识都朝童桐看了过去。

  江卓宁:“?”

  姜衿:“……”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江卓宁都完全插不上话了,李敏直接抛出另一个问题,“亲吻啊,那校草吻你的时候感觉喜不喜欢呀?”

  “不许作弊!”

  “重问。”

  “就是就是!”

  “不算不算!”其他人玩心正盛,杨阳更直接道,“你回答有个什么意思呀?换个问题换个问题!”

  他替她回答了。

  江卓宁有点于心不忍,安静半晌,突然道:“亲吻。”

  这问题姜衿都有点好奇,更何况其他人,童桐自然处在众人目光之下了。

  童桐目瞪口呆地看着李敏,嘴巴里能塞进去一个鸡蛋,看样子找个地缝都能钻进去。

  边上江卓宁的室友正喝饮料,侧头喷了秦越一脸。

  “噗!”

  李敏贼笑一声,不等周围人回过神呢,就直接发问道:“你和校草发展到哪一步了呀?拥抱、亲吻、上下摸,还是……嘿咻嘿咻?”

  “哈哈。”

  两人关系一向好,童桐明显松口气,“我选真心话。”

  李敏赢。

  好巧不巧,童桐输了。

  姜衿在心里无声地叹口气,被边上秦越的女朋友笑着撞了一下,很快加入第二轮。

  她实在于心不忍。

  无论是孟佳妩、江卓宁、童桐,甚至那个许辉,他们每个人,也许都会因为那样的纠缠遍体鳞伤。

  只想想,都会觉得累。

  预感告诉她,偃旗息鼓不是孟佳妩的性格,她若是执意要,势必要和江卓宁纠缠到不死不休的,许是因为眼下怀了孕心态发生变化,她觉得自己越来越无法承受那种纠葛不休的生活。

  未来的事她无法预料,可孟佳妩这段时间突然消失了,无影无踪,她总觉得难以心安。

  若是可以,她觉得时光停在这一瞬其实也不错。

  姜衿透过桌面氤氲的水汽看着,只觉得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周围一片嗷嗷嗷的嚎叫声,江卓宁坐在她对面,沉寂多日的眼眸里染了点温暖的笑,他微微侧身,手心朝下,在童桐头顶揉弄了一下,后者一张脸都红到耳根了。

  姜衿朝她笑笑,一脸无辜,又朝江卓宁抬抬下巴,“够意思吧?”

  李敏看过去那眼神,简直能让姜衿汗颜一百次了。

  那不就摸摸头就完事了?

  摸头杀?

  “你这放水要不要这么严重啊!”

  “呃!”

  姜衿舒口气,耸肩笑笑道:“这才第一轮,热热身好了,让江卓宁来一个摸头杀。”

  对视间童桐给她比了一个口型。

  “别啊。”

  她以前都没发现,童桐眼睛生得好,瞳仁黑,看上去显得性子单纯。

  “啊?”童桐下意识抬头,紧接着,一双眸子就可怜巴巴地看向了掌握话语权的姜衿,姜衿正忍俊不禁,对上她眼睛,突然就有点心软了。

  江卓宁:“……”

  李敏都没发话,秦越直接笑着喊道:“亲一个呗,亲童桐,来个法式热吻。”

  无论他选什么,总归也轻松不了。

  熟料——

  眼下他这种情况,选择真心话,那无疑给自己挖坑,他还拎得清。

  江卓宁很快做出选择。

  “大冒险。”

  周围几人哄然而笑,已经迫不及待替代发问道:“选什么?”

  “噗!”

  眼看着自己的剪刀手,姜衿整个人都愣了一下,笑道:“承让了。”

  姜衿赢。

  江卓宁输了。

  很快,第一轮出了结果。

  气氛很轻松,姜衿都忍不住微笑起来。

  这种不约而同热心撮合的感觉,倒难得让人觉得团结,也是好久没有了。

  这群人,摆明了要撮合打趣,让他们感情升温。

  一圈人全数赞同通过,姜衿扫一眼,发现除了江卓宁和童桐,每个人都是一脸的跃跃欲试。

  “我没意见。”

  “行。”

  “随意。”

  “嗯,八个人,”李敏环视一周,直接道,“四人一组石头剪刀布,最后两两对决,如何?”

  江卓宁清浅如画的俊眉略微弯了弯,点点头,赞同了李敏的提议。

  童桐让他喝了一口粥。

  江卓宁突然又想起上一次一众人玩真心话大冒险的经历。

  想到这——

  此刻,江卓宁帮着一圈人倒了饮料,玩心最重的李敏已经喊着要玩真心话大冒险了。

  人生总归是奇妙的。

  要是没有孟佳妩,他和童桐,也许永远不可能有任何交集。

  她就像孟佳妩的相反面,他越是因为孟佳妩感觉累,在童桐身上,越能发现难能可贵的闪光点,诸如柔顺和善这般的特点,其实原本应该再寻常不过了,可谁让他前面经历了一个孟佳妩呢?

  童桐这样的女孩,竟然如此适合他。

  兜兜转转,他其实慢慢地还原了自己理想中的夫妻生活状态,复制了一个他父母那般和谐的家庭。

  就好像,这一切原本才应该是理所应当的。

  怎么说呢?

  江卓宁没发现,他其实很快就习惯了童桐的存在。

  江卓宁骨子里和自己父亲非常像,家庭氛围和父母的言传身教之下,他有着颇为严重的大男子主义和掌控欲,男女关系里,被仰望被依靠被信赖,才能让他如鱼得水,反之,纵然有甜蜜,苦闷也总会见缝插针般出现。

  有了先前那样的不自在,眼下这般的舒适自然就显得弥足珍贵。

  比较很可怕。

  童桐和她不一样,秉性柔顺,坐在他边上,羞怯含笑,让他整个人都觉得舒服。

  更何况,孟佳妩言行举止总能轻而易举成为旁人关注和议论的焦点,许是习惯使然,又或者是气场形成已久,她很难在群体里获得众人喜欢。

  他不行,人是社会的动物,标榜独行,他其实有点不自在。

  孟佳妩特立独行,眼高于顶,对于不喜欢不上心的人事向来没什么耐心,以往偶尔同学聚会,她多半时间和自己黏在一起,拥抱亲吻说笑,视旁人若无物。

  这感觉,是孟佳妩无法给他的。

  只想象着可能会出现的状况,江卓宁都忍不住勾唇淡笑了一下,连他自己都没察觉,此刻同学朋友围聚,他竟罕见地感觉到轻松愉悦。

  他要一开口,周围人再哄笑一下,这丫头还不知道得羞成什么样。

  人多,江卓宁虽然注意到她不自在,也没办法帮着说话了。

  话里话外都是揶揄打趣,童桐很快红了脸。

  相较于孟佳妩,秦越等人倒都更喜欢童桐,自然对他们的事情乐见其成,很快就笑着举杯道:“碰一个碰一个,祝贺二位新婚快乐、乔迁之喜、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啊哈哈哈!”

  楼下一众人早已经围着餐桌坐好了,眼见她们两人下来,连忙都起身招呼,很快,姜衿和童桐落座,童桐和江卓宁新婚,自然而然地坐一起,餐厅里气氛也一时间热烈起来。

  姜衿苦笑着摇摇头,突然间也就没了说话的兴致,和童桐一起下楼了。

  感情这种东西,有时候伤着了,并没办法修补得完好如初。

  就像她,再也不可能心无芥蒂地和孟佳妩笑骂打闹。

  毕竟,感情的事并非三言两语可以理清的,若是非要论个亲疏,她其实和江卓宁志同道合,关系更好些,一路看着他们发展到现在,也能明白,有些东西早已经无法挽回了。

  她心里一时间也有些乱。

  她明白童桐的言下之意,毕竟她和孟佳妩一向走得更近些,亲疏有别。

  姜衿笑着摇摇头,“怎么会?”

  看不起她?

  姜衿有点懵,就听到她小声道:“我以为你会看不起我。”

  童桐咬唇看她一眼,泪水都差点涌出来。

  “你……”

  姜衿深吸一口气,若有所思道:“其实你应该了解江卓宁的,他和孟佳妩应该没什么可能了,这并不是你的错。为自己活着,明白吗?”。

  说话间她又笑了,看着童桐通红的脸,一本正经道:“你们已经结婚了,而且是他向你求的婚,自信点知道吗?再有,孟佳妩……”

  姜衿回过神舒口气,忙道:“我就随便问问,你别紧张。”

  童桐急的脸色都变了。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非得解释这个问题,可她受不了任何人误解责备江卓宁。

  她一连用了两个真的,就怕姜衿不信。

  童桐却是一个头两个大,想了想又道:“真的。是我主动提出来的,他……”她不知道想些什么,突然脸红了,继续小声说,“江卓宁对我很好,真的。”

  姜衿素白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看上去还有点严肃。

  若是爱,肯定会想要亲近呀。

  毕竟——

  她其实也不是童桐,完全无法体会她那种守护完就离开的感觉,只觉得她在一味迁就江卓宁。

  姜衿一时无话。

  “……”

  童桐自然察觉,愣了一下,连忙道:“没,也是我的意思。”

  童桐这比她更甚的卑微的爱,让她每每看到,都觉得于心不忍,想到江卓宁可能冷淡她,也就有点不能冷眼旁观,问话都带着抑郁之气。

  爱到骨子里,爱到尘埃里,那种心情虽然雀跃,却也累人。

  她太软,一点脾气都没有,对上江卓宁更是,姜衿毫不怀疑,江卓宁若是失手扇了她一巴掌,她最先担心的不是自己的脸,而是江卓宁会不会觉得手疼。

  相比之下,童桐就好像一汪水。

  但凡她留下的东西,都太过深刻鲜明,对她是如此,江卓宁应该更甚。

  孟佳妩性格鲜明,让人又爱又恨,爱的时候觉得她那样真好,恨起来却也让人气得心肝抖,她其实记得那些好,可同样,她也深深记着两人在街上打架那一次,忘都忘不了。

  童桐这姑娘很容易惹人怜惜,和孟佳妩给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因为孟佳妩的缘故,他们的事情她一直也就算个旁观者,可童桐的表现,总让她不由自主地感同身受,暗恋一个高高在上的人,这种感觉,她再清楚不过,哪怕眼下晏少卿已经对她万般好,那些过去,偶尔也会浮现。

  再者,她对童桐的感觉也有点复杂。

  她不愿意眼看着江卓宁成为那种世故而自私的人。

  眼下这……

  她认识的那个江卓宁,耐心负责、温和内敛,看似冷淡,实则充满正义感,还很善良。

  她并非多管闲事的人,尤其这种旁人的私事,可大学以来,她和江卓宁的确关系好,眼下他这样的改变,让她有一种无从把抓的郁闷。

  “他的意思?”姜衿试探着问话,莫名其妙地,心情就有点烦躁。

  童桐一愣,“嗯。”

  姜衿微低着头,走了两步,小声道:“你和江卓宁分房睡?”

  童桐小心地拉上房间门,又去扶姜衿往楼下走。

  孟婉清是心病,笑着和两人说了几句话,也就闭上眼睛休息了。

  江卓宁和童桐也就刚住过来,客房还没收拾,童桐自然将孟婉清安排进她的房间,眼见她躺下,还贴心地把江卓宁刚买的毛绒玩具递了过去。

  姜衿说话间站起身,两个人陪着孟婉清一起上楼去。

  “我和你一起吧。”

  “那?”童桐侧头看向姜衿,“我带她上去休息?”

  童桐话音刚落,孟婉清连忙道:“不用不用,童姐姐我没发烧,就有点困,也不想吃东西,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那我去拿体温计吧?”

  “肚子饿不饿,要不吃点东西?”姜衿看一眼刚走到边上的童桐,有点歉意地解释道,“这丫头发烧刚好。”

  孟婉清迟疑两秒,点点头道:“有点困,我想睡一会。”

  “我……”

  姜衿连着唤了好几声,眼见她才回神,有点忧心道:“是不是不舒服?有觉得哪里难受吗?要不要上去休息一会?”

  “婉清?”

  此时身处在热闹熙攘的环境里,耳听周围一阵接一阵的笑闹声,她只觉得无助无措。

  至于顾启云,怎么办,她一时间竟然茫然了。

  这一刻,她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了,孟家,才是她的家呀。

  还好来得及。

  孟婉清一只手按着心口,长舒了一口气。

  下意识的——

  只可惜,等她明白过来,又没能有机会安慰陪伴。

  那一世,她始终待在自己的象牙塔里舔舐暗恋的悲苦悸动,最后才发现,无论是她从小依赖的舅舅,还是她相依为命的哥哥,其实过得也都并不轻松幸福。

  印象里——

  瞧,看上去再幸福的人,也总有想而不得。

  那个一扁嘴就能收获万千疼宠的小猫,却总想法设法黏着她冷冰冰的哥哥孟明宣,还一次次被拒之门外。

  说起来又让人无奈了。

  可——

  他的婚姻是场有名无实的悲剧,他的亲生女儿,虽取名乔允乐,在他那里获得的关注却微乎其微,在孟家接近透明,反而是和她同龄的晏仲灵,得到了自己这舅舅的全部宠爱。

  先前她不懂,可后来又经历诸多事,才恍然发现,她一直以为无所不能的舅舅,其实从来爱而不得。

  她只是突然间又想起好些事。

  “没。”孟婉清笑道,“我知道了。”

  “是啊。”姜衿看着她,迟疑道,“怎么?他平时很忙?”

  孟婉清神色怔忪地看着她。

  “小舅舅啊?”

  抬手摸着她柔软的头发,她神色柔和带笑道:“婉清想学,自然是可以的,让你舅舅给你请个美术老师。”

  姜衿自然注意到她和以往不太一样,很莫名的,心里有些难以言表的心疼。

  孟婉清神思恍惚地想着,又跑神了。

  不敢记录,不敢多言,也许,她可以试着学画,将那些梦境一般的场景,统统画下来,理由都很好想,就说自己想象中多少年之后的他们,多好。

  那一个亭亭玉立的长大的她,还有那一个她不怎么能看懂的后来的顾启云,都好像一场梦,也许什么时候睡一觉,她又忘了。

  最近这段时间,她一直颇为苦恼,觉得自己印象里那些事,好像一场梦。

  “嗯啊,平时空闲时间好多的。”

  “画画?”

  “不要了。”孟婉清连忙摇头,略微想一下,若有所思开口道,“我觉得学画画的女生好漂亮,我也想学,你觉得怎么样?”

  “怎么了?”姜衿摸摸她头发,笑问,“是不是无聊?要不要再吃点水果?”

  边上孟婉清突然侧头唤了她一声。

  “衿衿姐姐。”

  电视里正播放一部校园言情偶像剧,女主角是美术生,抱着画板穿行在下课后熙攘的人群里,长发飘飘,白裙翩跹,意境唯美浪漫。

  姜衿帮不上忙,陪着孟婉清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江卓宁叫了和他关系挺好的秦越他们,几个人一起到了,嬉闹了一会,很快到了下午六点,李敏帮着童桐去厨房准备,一众人在家里吃火锅。

  李敏嘿嘿笑一声,几人正说话,门铃又响了。

  “一言为定。”

  半晌,她只得点点头,“好吧。”

  姜衿:“……”

  “就因为她性子那样,才需要我这个神助攻嘛。”

  姜衿仍是迟疑,“童桐……会尴尬吧?”

  杨阳大叫着跳远了,她又凑到姜衿跟前,神秘兮兮道:“其实也不需要做什么,就你到时候别给江卓宁帮腔呀,你们俩关系好,要是你帮衬我们一下,那才好玩呢。”

  念及此,李敏突然也就回过神了,没好气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

  可耐不住姜衿优秀,还是那种她远不可及的,不止她不可及,杨阳也是。

  她一直喜欢杨阳,自然也一直晓得,他其实喜欢姜衿,眼下纵然两人已经在一起了,偶尔想起,心里难免还是会吃味的。

  李敏没好气看他一眼,突然就扁着嘴不说话了。

  “就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啊。”杨阳凑到两人跟前一本正经道,“要我说这种事得两厢情愿嘛,感情的事没有一蹴而就的,时间长了就好了,你可别帮倒忙!”

  姜衿无奈笑笑,“江卓宁没你想的那么可怕。”

  这从何说起?

  欺负?

  李敏撇着嘴瞧她一眼,“有什么不好呀?就童桐那样的,江卓宁指定在家里欺负她。”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16:喜不喜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