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除了这件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孟婉清神色怔忪地看着他,有点被吓到。

  顾启云从未用过这种语气和她说话,也有点被吓到,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顾叔叔……”

  “婉清。”顾启云侧身坐在床上,一只手摸着她的脸捏了捏,语调缓和道,“叔叔不是有意大声的。可,这种话以后不能再说了,懂吗?”

  孟婉清看着他,一个劲摇头。

  顾启云只得又语重心长道:“你还小,许多事并不懂。喜欢也分很多种,像你对我这种喜欢,是晚辈对长辈的依赖眷念,和大人之间的那种喜欢是不同的,怎么能想到结婚这上面去呢?听叔叔话,早点睡觉,这些话以后不许说了。”

  “不是,不是的。”孟婉清不依不饶,攥着他衣袖反驳,“就是女生对男生那种喜欢。你别结婚,我以后给你当新娘好不好?”

  顾启云深吸一口气,抬手在眉心里重重按了两下。

  他长这么大,似乎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难题,要是一般人胡搅蛮缠,他早就不耐烦了,可因为这小人儿一直放在他心尖上,他竟是除了哄着,毫无他法。

  孟婉清神色痴痴地看着他,又委屈又期待。

  半晌,她突然跪着朝他怀里去,一张小脸在他眼前无限放大。

  然后——

  顾启云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她的意图,他好像受到惊吓一般猛地推了她一下,腾一声站起身来。

  这丫头,疯了不成?

  她想凑过来亲他?

  两个人以前并非没亲过,好几次,这丫头湿哒哒的吻就印在他嘴角。

  可——

  顾启云从未多想。

  眼下却不由得他不重视了。

  九岁?

  九岁的小女孩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这几年新闻里猛不丁就会出现初中生恋爱偷尝禁果导致怀孕的事情,已经在社会上引发了好几轮讨论,十多岁的女孩而已,各个都早熟得不像话。

  只是他从未这样想过孟婉清。

  她从小就被保护得很好,感情上更是天真懵懂,这也正是她可爱之处。

  他一直觉得,这世上,再没有比他的婉清更纯真的丫头了。

  现在她在做什么?

  喜欢他?

  将来要嫁给他,做他的新娘?

  疯了不成?

  这种事他只想想都觉得无法接受,就好像什么,自己有一个颇为疼爱的小女儿,结果她有一天突然说要嫁给自己?滑天下之大稽!

  他神色定定地看着孟婉清,只觉得心如乱麻。

  气愤、震惊、恼怒……

  这些情绪萦绕在心头,很快,就不受控制地体现在他脸上,以至于他素来英俊和气的眉眼都染了几分戾气,好像情绪濒临爆发的家长。

  婉清这种想法,他打心眼里无法接受,不但不接受,眼下不说话,已经想了千万种掐灭这种苗头的办法。

  他甚至觉得气急攻心。

  这丫头多玉雪可爱呀,在他心里,那就是世界上最可爱纯真的女孩儿。

  他喜欢她呵护她照顾她,正是想留住她的天真纯粹,让她永远如这样一般,不去体会这世间冷暖,不去看那些污秽纷扰,快乐无忧地长大。

  他不是她的父辈,可他肯定会给她未来把关。

  在他的心里,婉清值得这世界上最阳光正直的男孩,她会在花儿一样的年纪遇到他,两个人都风华正茂,彼此倾心,快乐地恋爱、工作,直到走入婚姻的殿堂。

  总归——

  无论如何,她遇到的那个男人,不该是他这样的。

  他有过多少女人?

  仔细一想,其实连他自己都想不起来。

  他,已经很脏了。

  是了,他从来不曾有过如此这般自惭形秽的想法,可眼下,看着这小丫头水灵灵一双眼睛,他只觉得自己脏,光鲜亮丽的外表下,是早已经污秽不堪的皮肉。

  他如何能配得上自己心目中最纯真的小天使?

  婉清会这样说,是因为她还小,根本不懂得,男女之爱都是极为自私的。

  等她稍微长大一些,再想想如今这些话,恐怕自己都会当成笑话,摇摇头就过去了。

  再者——

  两人还有十九岁的差距呢。

  他的年龄,再大几岁完全可以当她父亲了。

  他如何忍心?

  只稍微试想一下,等婉清二十岁,他已经四十,一个四十岁的他,如何能配得上二十岁花骨朵一般的她呢,那简直是一种亵渎。

  他做不出这样的事,不忍心婉清受这样的苦,更不能毁了她的一生。

  顾启云心思百转,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心情也终于平复了许多,刮了一下她的鼻尖,语调淡淡地笑着道:“小丫头占有欲这么强?放心,哪怕顾叔叔结婚了,也会一直疼你的。”

  “不要结婚好不好?我不想你结婚!”孟婉清看着他都快哭了。

  顾启云觉得心疼,他从来不舍得她受委屈。

  可心疼归心疼,他是极有原则的人,有些事可以妥协,有些事,那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任的。

  他看着孟婉清,一脸认真道:“其他任何事顾叔叔都可以答应你,除了这件。”

  “我不。”孟婉清只剩下摇头了。

  她的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落,看着顾启云,好像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一般,来回不断地重复着这一个动作,有点机械,看上去傻乎乎的。

  顾启云已经不忍再看了。

  他侧了侧身子,声音淡淡说,“不许再闹了。顾叔叔晚上睡客房,你别哭了,早点睡觉知道吗?明天一早我会让你舅舅过来接你,要订婚肯定有的忙,最近叔叔不能照顾你了。”

  “你别走!”

  孟婉清跌跌撞撞地扑下床去。

  顾启云一把接住她,将她重新放回床上。

  孟婉清一只手紧紧地扣着他的衣摆,怎么样也不肯放。

  顾启云一颗心也揪扯一般地疼着,偏偏一张脸上仍旧是那副淡然冷厉的样子,他低头看着她的动作,慢慢地、将她五根手指,一根一根地掰开了。

  孟婉清能察觉到他的坚决,一只手无力地垂落。

  “早点睡。”顾启云轻拍她的脸,很快,又收了手,直接起身往门外走。

  他头也没回,带上门的那一刻,听到了身后委屈的哭声。

  那哭声搅得他心烦意乱,差点没忍住回头,可他深知此刻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当断则断,哪怕婉清一时哭闹怨恨,总好过一生委屈的好。

  她父母都死了,这几年一直跟着自己,粘人一些是正常的。

  长大就好了。

  等她再懂事一点就好了。

  顾启云一遍一遍地说服着自己,抬步朝客房里走。

  “启云?”

  边上一道门突然打开了,洗完澡的许诺裹着柔软雪白的浴袍,侧身站着仰头看他。

  她头发吹到半干,披散在肩头,一张脸不施粉黛,背着光,染了一层柔和的光泽,明眸善睐、唇红齿白,看一眼能令人惊艳,正是他最欣赏的那一类女人。

  可——

  此时顾启云抑郁到极致,没有丝毫欣赏的兴趣。

  他勉强站定了身子,不耐烦道:“早点睡。”

  “怎么了这是?”

  许诺一脸疑惑地朝着主卧的方向看了两眼,犹豫着发问,“婉清在哭吗?怎么回事呀?”

  顾启云当然也能听到,可此刻,他最不想听见的也正是这样的问话,他看着许诺,脸色又阴沉了几分,面无表情道:“没你的事,早点睡,明天不用上班吗?”

  “我……”

  许诺咬唇斟酌了一下,“那,晚安。”

  她就知道,顾启云喜欢的还是成年人,怎么可能一直照顾着那小丫头片子呢。

  这不,两人已经有矛盾了。

  她是极有眼力劲的人,知道此刻最好别惹眼前这男人,略微想了想,声音柔和道:“小孩子生气哭闹也正常,一直被你娇惯着,肯定有些脾气,你也别往心里去,早点睡。”

  顾启云看了她一眼,抬步就要走。

  许诺看着他的背影,还是有些不甘心,正抑郁,一只手臂突然被人抓住了。

  顾启云一把将她推倒在门框上,一只手扣着她后脑勺让她仰起脸蛋,一个吻就那么猝不及防地落了下去。

  “……”

  许诺凌乱了一秒。

  两个人交往以来,顾启云从未和她有过亲密接触,她还一直以为,外面那些都是谣传,这男人其实清心寡欲不近女色呢。

  可——

  眼下一个吻,她就能感受到顾启云的熟练。

  他无疑是情场高手,只需一两个动作就能飞快掌握主动权,晓得如何最快地让女人进入状态,并且,接纳他,沉浸入意乱情迷的感受中。

  他长驱直入,她很快就难以招架了。

  无论是他的吻,还是他的手,都好像能惑人心神,这一刻,许诺才有点明白何为京城第一少了。

  在那些出了名风流迷人的贵公子里,这人位居首位,哪怕好久不曾闹过绯闻,那地位似乎也从来雷打不动,他以往带出带进的诸多女伴,每一位,据说都对他赞不绝口呢。

  异性缘好到这种地步,放眼云京,也根本无人能出其右。

  这男人一旦展露出丁点亲近,就好像毒药,很容易让女人受其奴役。

  许诺心神恍惚,踮着脚,仰着头,她几乎将整个身子都往他怀里靠,想着让他感受到她的热情和愉悦,将两人的关系拉近一大步。

  谁能想——

  顾启云突然戛然而止了。

  许诺好半天才回过神,一脸迟钝地看着他。

  顾启云一只手强劲地揽着她的腰,侧身站着,突然开口道:“这是大人之间的喜欢,明白吗?”

  许诺一头雾水,这才听到不远处脚步挪动的动静,下意识地,侧身看了过去,这才发现,孟婉清出了房间,正站在不远处,呆呆地看着他们。

  那——

  刚才那一切,岂不是被她看见了?

  许诺羞恼不已,回过神来又有点隐秘的得意,再反应过来顾启云的话正是对她说,心情突然之间又复杂了。

  大人之间的喜欢,什么意思?

  她正想着,顾启云一只手突然从背后游走而上,穿过她腋下,停在她被睡袍裹着的高耸曲线上。

  “启云,你……”

  许诺一句话尚未出口,那只手又顺势而下,落在她腰间,再往后,准确无误地停在她翘起的臀上,将她整条修长光裸的大腿都抬了起来。

  她的大腿缠在他腿上,这姿势,怎么看都暧昧到让人无地自容了。

  许诺又羞又气,还有点被羞辱的恼怒,可,眼瞅着不远处孟婉清一张脸煞白,她又完全不想推开顾启云了。

  顾启云却没看她,他神色定定地看着孟婉清,开口道:“大人的喜欢和小孩子的喜欢不一样,姐姐有的东西你没有,姐姐能和叔叔做的事情你不能做,所以,只有姐姐能嫁给我,懂吗?”

  他话音落地,孟婉清突然转身朝楼下跑去。

  “哎……”

  许诺还来不及说话呢,整个人突然被甩开,差点趴到地上去。

  顾启云一只脚已经追了出去,却好像生了根一般突然停在原地,过了两秒,他突然大声喊,“张婶!”

  “哎!”

  楼下很快响起了回应声,顾启云直接吩咐道,“照顾一下婉清,让她穿上鞋,一会孟家的乔先生过来接她。”

  “哎。”

  张婶很快又应了一声。

  “启云?”

  许诺站稳了身子,看着他挺直的背影,试探地唤道。

  顾启云转过身来。

  “要不,我们下去看看吧?”

  “不用。”顾启云飞快打断她,话锋一转,“明天下午来公司,我带你看婚戒,这周内订婚怎么样?”

  “啊?”

  “你想清楚,”顾启云语调顿一下,又道,“我不爱你。婚前有很多女人,婚后也可能有其他女人,不过不会出现私生子闹上门的事,明面上我也不会让你难看。除了爱情,差不多你什么都可以得到,若是愿意就订婚,若是不愿意现在就可以离开。”

  “……”

  许诺完全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呆呆地站了许久,她看着他,神色古怪而复杂,“你对女人一向都这样?”

  “什么?”

  “又大方又绝情。”

  “那是我的事。”顾启云不答反问,“顾太太这个身份,要吗?”

  “我愿意嫁给你。”许诺说。

  顾启云了然一笑,点点头,“很好。”

  话音落地,他彻底无话了,转身直接走,去了书房。

  书房很暗,他没有开灯,驾轻就熟地走到了书桌前,从抽屉了拿出烟盒,点燃狠狠吸了一口。

  胸腔里有一股气,无论如何,似乎都无法排遣,要说这世界上他最不愿意伤害的那个人,差不多就是那小丫头了,别说伤害,他甚至不忍心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

  可他不是拖泥带水的人。

  刚才突然听到她出了房门,他几乎在一瞬间做出和许诺亲热的决定,毫无犹豫。

  她也许伤心、痛苦、生气,甚至,厌恶他。

  都是一时的。

  婉清,这些都是一时的,很快就会过去,你很快就会忘记,心思被其他事情所占据,慢慢长大,遇到真正值得喜欢的好男孩,然后,彻底将顾叔叔抛在脑后。

  也许——

  那时候他就老了?

  顾启云恍惚想着,竟是觉得可笑。

  能不可笑吗?

  那丫头才多大一孩子,她知道什么是爱吗,什么是结婚吗?

  她说的那些话,完全是小孩子的心思,可笑他还如此认真对待,就好像她当真想嫁给他似的。

  不过——

  也都已经结束了。

  顾启云这样想着,指尖便被染着的香烟烫了一下,回了神。

  摁灭烟头,他找了手机给乔远打电话。

  十点多略微有些晚,可这一会他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一个电话拨过去,很快就被接听,那边传来乔远略微低沉的声音,“喂?”

  “嗯,”顾启云略顿一下,道,“你过来接一下婉清吧。”

  “现在?”

  那头乔远明显愣了一下。

  “是,她病好了,也该上学了。我这星期要准备订婚,也没多少时间照看她。”顾启云言简意赅道。

  “她还没睡?”

  “没呢。”

  “那我马上过来。”乔远再不迟疑,很快做了决定。

  “好。”

  顾启云挂了电话,长嘘一口气。

  握着手机又坐了几分钟,他在黑暗里看了一眼时间,尚且没到十一点。

  他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十分难熬。

  顾启云又决定给晏少卿打电话。

  连他都没察觉,他心神不宁,需要不断找事情来转移注意力,才能将情绪稍稍压制。

  晏少卿晚上喝了酒,晏家大宅虽说距离江家还挺远,也应该已经到了,怎么就没见一个电话过来报声平安呢,代驾应该挺可靠的才是。

  顾启云胡思乱想着,电话就接通了。

  那头传来一道清丽的女声,“喂,我是姜衿。”

  “到家了吗?”

  “嗯,刚才路上出了点事故,堵车呢,刚到。”

  “事故?”顾启云一愣。

  “不是我们,”姜衿连忙解释道,“其他车,就我们走那一段路比较堵,少卿又喝了酒,我让司机开的也慢,没事儿。”

  “这样,他怎么样?”顾启云又问。

  “还好,”姜衿无奈一笑,“他好像不怎么能喝白的。”

  “酒桌上难免的,没事就好。”

  两人又简短说了几句,顾启云挂了电话。

  姜衿扶着晏少卿往回走。

  晏家门口台阶多,晏少卿醉了酒倒是安静,就身子有点晃,她一路小心扶着倒也没出事,很快,两个人就到了大厅外面,站着的保镖连忙上前帮了一把手。

  “谢谢。没事儿,我扶进去就行了。”

  “您小心。”

  保镖年龄也不大,三十左右,对她说话十分恭敬,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

  姜衿点点头,扶着晏少卿进了大厅。

  老远听见一道怒吼声,“你给我跪下!”

  那声音突如其来,在夜里尤其响亮,将她给吓了一大跳。

  十一点了,老爷子还没睡?

  姜衿蹙眉想着,这才发现大厅里大灯都亮着,将大理石地面照得好像一面镜子般澄澈光亮。

  “我不!他本来就是野种,贱人生的,你还让我妈养着他,凭什么啊,我看你就是老得昏了头了,是非不分,你……唔唔……”

  一道响亮的叫嚣声突然被人压制,姜衿刚分辨出那道声音来自晏少瑄,就听到里面又是一阵吵闹,紧接着,她视线里就窜进来一个人影。

  晏少瑄脸蛋通红,疯了一般朝门口跑。

  “哎……”

  姜衿被这突发状况吓了一跳,满脸疑惑地蹙眉看着他,不晓得该不该拦一下。

  “你也是贱人!”

  晏少瑄不晓得是不是受刺激太大,正跑着突然朝她吼了一句,下一瞬,整个人就朝她奔过来,身子弓着,一副要推撞她发泄的样子。

  “啪!”

  一道响声将紧追出来的几人都震懵了。

  晏少卿收了手冷脸站着,得了一巴掌的晏少瑄整个人都扑到了地上,一扭头,嘴角都流了血。

  他来势汹汹,晏少卿又有点醉,他有武功防身,这一动手几乎用了十分力,晏少瑄傻了一般瞪着眼睛,哇一声大哭起来,混着血,两颗牙都直接吐了出来。

  “少瑄!”

  云若岚大叫一声就朝他扑了过去。

  晏少卿却置若罔闻,一只胳膊强势地搂着姜衿,低头问,“有没有事?”

  姜衿连忙摇摇头。

  眼看晏管家扶着老爷子就在不远处,连忙问了好,试探问,“您怎么还没睡?很晚了?”

  “还不是因为这个小畜生!”

  老爷子拐杖在地上敲得一阵响,低头怒视着晏少瑄,非但没有丝毫心疼,反而因为气急败坏胸膛都剧烈起伏着,言语间也一点余地也不留。

  “老爷子,这少瑄还小呢!”

  云若岚急出了眼泪,抱着晏少瑄,扭头低吼了一句。

  她在老爷子跟前一贯做小伏低,这般模样也根本从未有过,可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她原本还不是兔子,此刻眼见心头肉受了伤,如何能忍?

  “他还小?”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少晖才多大,要不是我今晚发现了,这孩子非得被这畜生作践死了,这就是你说的好好照顾,啊?!”

  嗯,阿锦的确再也写不出来一路甜腻腻的文了,可能因为成熟长大了许多吧,只喜欢一路甜宠无虐文文的亲,那个啥,不知道说什么其实,苦笑。

  再,感觉现在盗版很猖獗啊,今天一个盗版亲跑评论区对阿锦一大通质问,我都目瞪口呆了,留言回复了好几次,最后还是选择了禁言十年删除,免得动气。盗版君问阿锦,你作为一个作者,怎么能说出不愿意看不要订阅,别浪费币币这样的话。我相信大多数读者都喜欢孟佳妩,干嘛不能孟江,云云,总归阿锦不愿意解释了,对于观点不同的人来说,怎么解释都是错的,每个人有自己的看法,然而阿锦有自己的坚持,看着盗版还一边要求作者按自己心意写一边吐槽,真的很奇葩好吗?作者又不是你家的,哼。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19:除了这件》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