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家法拿来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老爷子气得胸口起伏不定。%D7%CF%D3%C4%B8%F3

  “爸,您别生气,当心身子。”身后急匆匆赶来的晏平春扶着他胳膊,一边抚着他胸口帮忙顺气,一边哄劝,不时拿眼往地上瞥一眼,一脸无奈。

  说起来这事情也是她的疏忽。

  先前晏少卿没管晏少晖的时候,基本也是她照顾着。

  可自从前段时间这孩子归了云若岚管,她便着实有些不好插手了。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自己在这家里原本就是个外人,云若岚不喜她也明白,只怕时刻担心着她分家产呢。可老爷子年事已高,自己这做女儿的早些年没能尽孝,眼下有一日是一日,自然得好好守着老爷子。

  谁能想——

  云若岚阳奉阴违的本事这么大。

  刚才听了保姆说,她已经先一步看过了晏少晖。

  那孩子眼下也就三岁多,一向是个迟钝的,坐在沙发上小小一团儿,看到人还一个劲憨笑,好像根本对自己所受到的羞辱疼痛一无所知。

  后背上粗黑的签字笔写了贱骨头三个字,前胸更是被开水烫得触目惊心。

  前因后果她刚才也问了。

  晚饭后保姆领着晏少晖上去休息,谁曾想快睡下那孩子愣是被晏少瑄给拉扯了起来,说是陪他玩儿。

  这怎么个玩法呢?

  晏少瑄将他一张背当成了画板,让他脱光衣服,自己就在上面涂鸦,写大字吐口水,写完字气不过,趁着保姆不注意接了热开水给泼了一身。

  保姆当然大惊失色,怕得不得了。

  可孩子受伤也有她疏忽的原因,这晏少瑄更是个小霸王,她惹不起,只得去找云若岚了。

  晏平阳晚上没回来,云若岚原本心情不好,听说之后将她训斥一通不说,想着替自己儿子遮掩,便威胁她不得向老爷子吐露半句,请医生更是别想了。

  保姆心软,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暂时等着。

  这不,眼看着夜深了,又不放心晏少晖一个人待在房间里,便直接抱着他下楼找药膏。

  结果——

  她正小心翼翼地给孩子上药呢,老爷子突然出现了。

  老爷子年纪大了,睡眠越发浅,基本上每天晚上起夜好几次,房间里实在待得心烦了,才想着下楼坐一会。

  直接给撞了个正着。

  他对晏少晖固然不喜,可,他对晏少瑄其实也没多喜欢。

  反正都是晏家的孩子,就算大人之间有龌龊,又如何能容忍这般骨肉残杀的事情。

  晏少瑄这性子原本就难管得很,这几年更是被云若岚惯得不像话,眼下倒好,多大一个孩子,开水泼了人不知悔改,倒敢公然顶撞他了?

  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老爷子一怒之下就想着动家法。

  晏家的家法是一条马鞭,这几年已经甚少有人品尝过滋味,他喝令晏少瑄跪下,气急败坏就要去取鞭子,云若岚和晏管家都吓个半死,争抢着拦他的这空当,晏少瑄就扭头给跑远了。

  结果呢?

  发了疯一般地要去撞姜衿?

  且不说她肚子里有两个孩子,就没有,他这行为也着实激怒了老爷子。

  此刻——

  老爷子在晏平春的安慰下心气稍微顺了顺,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仍旧怒目而视的晏少瑄,语调阴沉地朝着晏管家道:“去,把我的鞭子拿过来!”

  “老爷子,您这……”

  “去!”

  晏老爷子一声怒吼,将他着实吓了一大跳。

  “爸!”

  地上的云若岚大喊一声,实在不敢置信,已经到这一步,她儿子两颗牙都掉了,这老不死的东西竟然还要动鞭子,当他们孤儿寡母好欺负吗?

  云若岚眼泪越发汹涌了,扯着嗓子控诉道:“爸,我知道您不喜欢我。我出身比不上您其他几个儿媳妇,又是二婚,可人心不能这么偏啊,那晏少晖是个什么东西?小三生的而已,我能养着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少瑄他还是个孩子呢,他懂什么啊,他是为我委屈,有错吗?护着自己妈妈有错吗?你不能这样,爸,你不能对孩子动手!”

  “我偏心?”

  老爷子显然气得不轻,“你怎么不想想自己怎么进门的?这些年晏家哪里对你不好?还有你这两个孩子,一个在酒会上勾引人家准新郎官,一个从小被教养得顽劣不堪,他还小?眼看着十岁还算小?少卿这么大的时候已经独自去国外生活了,他倒好,要摘星星你不肯给月亮,今天能烫伤弟弟冲撞大嫂,明天就能杀人放火了!你给我让开,我今天非得让他长了记性,也晓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不!”

  眼看着晏管家无奈之下取了鞭子来,云若岚更是大喊一声,紧紧将晏少瑄护在身后。

  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娇惯一些怎么了?

  晏平春已经结了婚,是外人。

  晏平川虽然有两个儿子,可他媳妇是个不能生的,那两个儿子都是代孕,亲妈比她下贱多了,消息一出也得叫他们臊得没办法做人。

  这个家,也就晏少卿是她儿子最大的绊脚石,她早晚除了他。

  她的少瑄将来是要当家做主的,这偌大的晏家,将来不还得归他所有?

  就等着老爷子两腿一蹬了。

  偏偏——

  这老不死命硬的很,继续下去,她都得被逼疯了不可。

  云若岚气急败坏地想着,一张脸都显得狰狞起来,哪来还有平时做小伏低的温顺样?

  老爷子看着她的脸色,更是不耐烦,大手一甩,直接厉声道:“来人!”

  边上几个保镖佣人原本就看着形势,此刻听见他喊,自然连忙上前,恭恭敬敬地垂手站着,等吩咐。

  “将她拉开,拉开!”

  晏老爷子指着云若岚,直接命令。

  晏管家刚才被他吼了一声,自然不敢劝,晏平春素来和云若岚没交情,也实在对晏少瑄的做法心有余悸,因而也没吭声,能说上话的也就晏少卿和姜衿了。

  可——

  晏少卿怎么可能帮她说话?

  姜衿看着那鞭子倒是觉得可怕,偏偏一来恨着云若岚,二来也心疼晏少晖,一时间便也沉默着。

  云若岚哭喊着被保镖给拉开了。

  晏少瑄这才觉得怕,起身就想跑,老爷子“啪”的一声,一鞭子落下去,他背上的睡衣顿时给绽开了,就地鬼哭狼嚎地滚起来。

  毕竟是亲孙子,晏老爷子往日虽说对他算不上宠溺,那也是有着感情的。

  此刻气急了,鞭子抽起来都有点毫无章法。

  晏少瑄滚着挨了三下,一边滚,嘴里还骂骂咧咧地喊着,鼻涕眼泪流了满脸,声音在整个大厅里回荡,听得姜衿和晏平春实在受不了,异口同声道:“爷爷,爸!”

  晏平春一开口,意外地看了姜衿一眼,连忙道:“衿衿这丫头还怀孕着呢,不能看这些场面。”

  闹了一通,老爷子都没什么力气了。

  晏少卿这时候也清醒了许多,抬步到了老爷子跟前,声音淡淡道:“您身子要紧,今天这事就到这吧,早点休息。”

  “不要你们假好心!”

  晏少瑄又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句。

  “将他带回房去!”

  晏少卿拧着眉,朝距离最近一个保镖吩咐道。

  “这……”

  “去!”

  他平时就得老爷子宠爱信赖,此刻声音一高,保镖自是不敢再看老爷子的脸色,连忙应是,眼见晏少瑄实在不配合,大手一捂嘴,将他直接给抱了起来离开。

  紧接着,云若岚挣开保镖,跌跌撞撞地跟出去了。

  她在晏家多年纵不得宠,也从来没有这般狼狈的样子,此刻,一颗心简直被仇恨给搅碎了。

  忍不了了,当真是难以忍受!

  再这样下去,她觉得自己都没办法再等,立时三刻就想要了晏少卿两口子的命!

  她说破嘴皮都没用,可眼下,在这个家里,姜衿一开口,说什么老爷子都会三思而后行,为着她身体考虑,做什么都会有所顾忌,晏少卿呢,看这架势,岂不是直接做了老爷子的主?

  晏管家跟了老爷子那么多年,晏平春还是个亲女儿呢,这时候都得看眼色行事。

  他倒好,这才回来几年?

  那样的豪宅别墅老爷子说给就给了,公司里他的股份有人专门打理,她一个子都别想动,现在呢,投资几十亿的医院说建就要建了,再这样下去,不等老爷子死掉,这家里都没她的立锥之地了。

  可——

  她得忍,不忍不行。

  说什么得等老爷子闭了眼再说。

  要不然晏少卿一出意外,他说什么都会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的。

  对了,还有姜家呢。

  姜煜和宁锦绣是姜衿那臭丫头的靠山,若是她出事也绝不会置之不理,不准备个万无一失,她说什么都不能动手。

  必须等老爷子死了,老爷子一死,将她踢出晏家,晏少卿再得了晏平阳厌弃,这个家还不是她说了算?!这一天并不远,再忍忍,最多一年,她要他们好看!

  云若岚疯狂地想着,一双眼睛里都能迸发出亮光来。

  她身后——

  一众人自是不知道她所思所想。

  老爷子被扶坐在沙发上,眼看着晏少晖一脸呆滞的样子,只觉得心口疼。

  原本晏少卿一直照顾着这孩子,他虽然智力发育迟缓,不聪明,不仔细看倒还不觉得异于常人,眼下被云若岚照顾了一段时间,打眼一看就好像智商有问题。

  哎!

  他真是越老越糊涂了。

  竟然觉得,云若岚会好好照顾这孩子。

  眼下看来,别说云若岚了,就他那个儿子,也是个不顶事的。

  他竟觉得悲凉。

  他们晏家家大业大,到了他这,内地却只剩下这么一支,晏少英和晏少安虽说都早有成就,可,到底是年少离家,这几年更是因为工作忙碌鲜少回来,再因为那么个母亲,他心里始终有点介怀。

  大儿子死得早,这几年也就晏平阳一直守在他身边,偏偏是个不成器的。

  还是少卿好。

  儿子孙子全部算起来,说到底他最疼这一个,眼下别说这座宅子了,他觉得将整个晏家都交给他都不为过,这孩子沉稳可靠,心地仁厚,一点歪门邪道的心思都没有,眼下又已经有了一双儿女,孩子还有着优秀的外家,定能保他们晏家一直繁荣昌盛。

  这样想着,老爷子便定了心思,朝晏少卿道:“少卿呀。”

  “爷爷,在这呢,您说。”

  晏少卿看着他,素来淡然的俊脸上染了一抹温和的笑,看起来还有点奇怪。

  姜衿揽着他肩膀,连忙道:“爷爷,晏哥哥在外面喝了点酒,这一路上一直笑呢。”

  “嗨。”

  老爷子晓得他喝了白酒就会醉,也有点无奈了,朝着晏平春道:“我仔细想了想,这孩子不能交给他们两口子了,你先照看着吧,再过个一两年,少卿和衿衿的孩子大了,再交给他们照看。”

  “都行。”晏平春点点头,笑道:“我也有这个意思,您就别再烦心了,早点上去休息吧,闹了半晚上了。”

  老爷子将一只手递给了晏管家。

  晏管家扶着他上楼,眼见他一脸困顿,温声道:“您脸色不太好,要不我请罗伯特先生过来?”

  罗伯特先生对上老爷子很有一套,眼下有了些时日,老爷子都有点离不开他了,但凡饮食和睡眠不好,都得他看看才放心。

  “算了吧,慢慢睡,总会睡着的。”

  老爷子说着话,唉声叹气地往房间里走。

  的确,罗伯特先生很有本事。

  可——

  老爷子自小心性坚韧,眼下虽然老了,却还是有点不服老。

  罗伯特先生每次和他说会话,说着说着他就会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沉,有时候醒来都忘了自己什么时候睡去的,甚至会忘了睡觉前两个人说到了哪。

  睡熟的感觉他喜欢,可熟睡成这样他又有点担心。

  感觉起来,也许不知道哪一天,他可能在睡梦里就要去了。

  念及此——

  老爷子扭头又问,“我的遗嘱都立好了吧,晏宅这地方包括里面所有东西都是给少卿的,还有我那些股份基金……”

  “您就放心吧。”晏管家笑着道,“这话您隔上三天就要问一遍。”

  “人老咯不中用了。”

  “哪里,您这还健朗得很呢。”

  “哎。”老爷子长叹一口气,语调沧桑道,“一会你记得过去看看少瑄,那孩子,今天真是气死我了。”

  “少瑄还小,慢慢教就行,急不得。”

  “知道了,你一会记得去看。”

  “是。”

  晏管家恭敬地应了一声,照顾着老爷子躺下,又去看望晏少瑄了。

  晏少瑄已经上了药,趴在床上发脾气,云若岚好说歹说地哄了好一会,坐在边上,又觉得怒火中烧。

  晏清绮和姜衿同级,已经大四了,她让考国外名校读研究生,因而周末也不在家,晏平阳更是好了,这一天她根本就没见到人影。

  眼下他儿子都受伤了,他还不知道在哪风流快活呢。

  云若岚实在气不过,拿了手机去阳台上,想着给他打一个电话诉诉苦。

  谁料——

  电话拨过去,那边传来一道娇柔的女声,“喂?”

  喂?!

  云若岚脸色骤然变了,“你是谁?平阳呢?”

  “出了一身汗,董事长觉得不舒服,去洗澡了。”那道女声明显带着得意,依旧娇柔含笑,声音肉麻兮兮,简直能滴出水来。

  “洗澡?”云若岚咬牙切齿地反问。

  “是呀。”那边笑着应了声,忽然道,“少晖那孩子最近没给您添麻烦吧?”

  “?!”

  云若岚愣了一秒,厉声道:“孙娇?!”

  是她?

  晏少晖那小杂种的妈?

  好,好得很,那小畜生在家里给她添麻烦,这贱女人在外面勾引她老公,简直不要脸到了极点。

  云若岚气得声音都在抖!

  孙娇却好像对她的反应很满意,笑着道:“姐姐别生这么大的气。我知道你在家里照顾少晖也挺不容易的,已经劝过董事长了,可他也说了,你胸下垂的厉害,腰上有了赘肉不说,那地方更是……呵呵,他实在没兴趣面对你……”

  孙娇在电话里咯咯笑了一阵,点到为止。

  晏少晖被留在晏家以后,公司里她就不能待了。

  可——

  她是聪明人。

  深思熟虑之后,不闹了,去国外转了一圈,给自己做了个整形美容。

  嗯,开了眼角,将鼻子给稍微垫高了一点,又将腮帮子磨得更优美了一些,还打了美容针,几个疗程后,浑身的肌肤都细嫩紧致如十八岁的姑娘了。

  在此之外,她给私密处也动了手术,还丰了胸,养了好一段时间才满意。

  她从小相貌就美,可仔细打量却不让自己满意,这次是完全照着自己想象中最精致美丽的样子整的容,别提多有成就感了。

  她至今都忘不了晏平阳再次见到她那个表现。

  他看着她远远走近,整个人都傻了一般从沙发上站起来,喃喃唤她,“湘湘?”

  许是因为约在会所里,灯光比较暗,又或者她歪打正着刚好整容成功,她晓得晏平阳第一任妻子就叫顾湘,是当年名动云京的名媛闺秀。

  不过——

  她才不在乎是谁的替身呢。

  她跟着晏平阳,能捞一点是一点,现在还有了孩子呢,指不定还会有第二个,反正晏平阳现在迷恋她,经常赖在她这儿不说,床上更是热情,每天晚上不折腾到筋疲力尽不罢休,说不定时间一长,将她扶正了都不一定呢。

  不扶也无所谓,哪怕一辈子当小三,她也绝不会吃亏呀。

  况且——

  此刻听着云若岚扭曲的声音,她还觉得刺激呢。

  孙娇握着电话一个劲笑,那头的云若岚却是气急败坏,直接将手机给摔了。

  敢惹她?

  孙娇是个什么东西?

  她只想着刚才那几句挖苦,已经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同时——

  听着手机那边巨大的动静,孙娇抿唇笑着挂了电话,一抬眸,就看到晏平阳已经出来了,正好看着她。

  “董事长,我……”

  她其实有点怕,耀武扬威之后,难得心虚了。

  “家里的电话?”晏平阳擦着头发,面无表情问。

  “嗯,我听响了好几声,才接的……”孙娇声音越来越小,小声解释道。

  她披散着头发,脸上还带着因为兴奋和得胜而晕开的红晕,微微垂着脸,怎么看,都能让他看到点顾湘当年的影子,他涌起的怒气突然就全部下去了。

  他唯一爱过的那个女人,死在了他最爱她的那个时候,此后,便永生都无法忘记了。

  他已经老了,晓得自己不过自欺欺人,床上这女人,低廉而庸俗,她其实连给顾湘提鞋都不配,可就因为眼下这已经像了八分的面容,他便无论如何都无法自控了。

  太想念,她留下的儿子又和他根本不亲近,除了发泄,除了在孙娇身上找慰藉,他不晓得还有什么办法来排解心中一日重过一日的苦闷。

  日子就这样了,得过且过吧。

  他已经糊涂混账了这么些年,去到地底下也没办法和她交代,所以,不如直接坠入地狱,这样,也许和她死生不复相见,也好。

  晏平阳抬步到了她跟前,一只手摸着她的头发,温和笑道:“没事,去洗澡?”

  孙娇不敢置信地看了他一眼,半晌,忍耐着欢喜点点头。

  她又一次深刻体会到,这张脸原来这么好用啊,每一次,她觉得可能触碰到晏平阳的底线了,可,每一次,他都能将这些错风轻云淡地揭过去。

  顾湘?

  能让他念念不忘这么多年,那女人,究竟是怎样一个女人呢?

  晏少卿:阿锦,这么大一章,我的台词就四句话,你逗我玩呢?

  阿锦:咳咳,虽然才四句话,可言简意赅呀,你都没瞧见,那个“去”字多么多么地帅呀,保镖都吓尿了!

  晏少卿:你常有理。

  阿锦:嘿嘿。

  姜衿:哥哥不生气,你醉着嘛,醉着还能说那么多话已经很好了。

  此时小生姜肚子里有了动静。

  晏仲宁翻个身,屁股朝外:一孕傻三年,他实在听不下去了。

  晏小猫被挤到角落了,可怜兮兮:哥哥你别动了呀,呜呜,把我都挤成肉夹馍了。

  正睡觉的孟明宣:眼皮突然跳了一下,哪里不对劲?

  阿锦:你家小猫被混世魔王欺负啦。

  孟明宣:……

  鞭长莫及啊,魔王在肚子里,我总不能把他从岳母肚子里拎出来(⊙o⊙)…

  晏少卿:怒,谁是你岳母!

  话外:有一种醉酒叫一会醉一会没醉(⊙o⊙)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20:家法拿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