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我不要你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脏了?

  这两个字落在耳边,江卓宁整个人都愣了。紫>

  他神色怔怔地看着孟佳怡,半晌,突然又问,“你刚才说,孟佳妩上次也……”

  后面的话他实在说不下去了。

  孟佳妩以前的事情他都知道,正因为知道,才忍不住疼惜忍让她,才觉得她有苦衷,性格上纵然有诸多缺点,也并不能全然怪她,无论如何,她心底里住着一个好女孩,她是有底线有分寸的。

  可——

  眼下呢?

  现实总会狠狠扇他一耳光。

  一个人若是受过某种苦,更应该明白那种苦痛到底有多磨人,很多时候,甚至足以毁了一个人。

  她却能肆无忌惮地将这种苦再付诸到和她一样的弱者身上?

  更可怕的——

  她和许辉的事情一直瞒着他,她对童桐曾有的行为也瞒着他,她和以往那些男人牵扯接触也一直瞒着他,偏偏,她受的那些苦,却都一字不漏地讲给他听了。

  为什么?

  难道于她来说,爱情也是一种较量。

  那些有分量的事情都可以拿来增添砝码,攻占他的心?

  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哪些是她故意让他知道给他看的?又有哪些,是他迄今为止仍旧不知的?

  是了,她有过很多男人,她说得清楚,可他一直以为她在忏悔。

  江卓宁突然想起她以往那许多话。

  “等着跟我上床的男人在后面排队呢。”

  “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我一个吻?”

  “……”

  最开始她总是这样说,后来在一起了,他一直觉得那都是气急之下的昏话。

  可眼下想起来,她当初如此这般说话,根本未曾觉得耻辱羞愧,他竟一直不晓得,是不是,她过往那些男人,每一个都是她心甘情愿,她引以为荣?

  孟佳妩,她到底是怎样的孟佳妩?

  缠着他强迫他,给他织围巾,为他戒烟,在他面前唱好听的歌,她有着可爱之处。

  可同时——

  江卓宁闭闭眼,只觉得不忍去想。

  孟佳妩那样,是因为真爱他,还是因为一开始求而不得,后来他若即若离?

  爱情于她是什么?

  她想要的,究竟是他的感情,还是他彻底的臣服?

  他想不通,此刻也不想再想了,每次说不想,那些事偏偏还总阴魂不散,他想来想去没答案,眼下倒好,因为他们的缘故,又一次连累了童桐。

  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他绝不会再做出那个求婚的决定,他宁愿孤独终老,也不想将任何一个无辜的女孩拖进这场不死不休的灾难里。

  孟家人没有是非观,不讲公理法律,甚至,视人命如草芥。

  他多后悔!

  对,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他更愿意回到开学第一天,他没有在那里排队,和孟佳妩这一生都毫无牵扯,要不然,回到高考时候也行,他宁愿报考其他院校,永生永世不会遇见她。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他认识了孟佳妩,连累了童桐。

  想着想着,江卓宁竟然觉得心痛了。

  童桐何其无辜,爱情原本是苦的,暗恋肯定更痛,她那么好,有那么疼爱她的父母,原本可以一生无忧,却偏偏受了这份苦。

  现在呢?

  她就在这个地方,他也在,却可能来迟了。

  他没用,还欠她良多。

  她又那么胆小,睡觉都得抱着玩偶,和他说话都不敢大声,又如何能招架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呢。

  江卓宁想到这突然清醒了,甚至,刚才没得到答案的问题也不想知道了,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孟佳怡,一字一顿道:“童桐呢。既然你知道我是记者,应该晓得有些事是不该让记者知道的。”

  “呵……”

  孟佳怡好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看着他一脸可怜道:“记者?我当然知道你是记者,初生牛犊不怕虎嘛。不过,江记者,这云京可没你想的那么公道。”

  江卓宁不为所动,“你不想知道我怎么找来的吗?”

  “……”

  孟佳怡短暂地愣了一下,笑道:“哦,说说。”

  话音落地,又突然想起一件事。

  前段时间乔远好像在道上传了一句话,说是……和这人过不去,就是和他乔远过不去?

  怎么回事?

  孟佳怡脸色略微变了变,目光落在江卓宁身上,迟疑道:“你和乔远什么关系?”

  江卓宁没回答,只执着道:“童桐呢?”

  “你先告诉我。”

  “我问你童桐呢!”他音调猛地高了,情绪已然有些濒临失控,喘两口继续道,“把她交给我,孟佳妩的事冲我来,欺负她,你不觉得颠倒主次了吗?”

  他到底是个男人,音调拔高这一声将孟佳怡都惊了一下,她下意识从沙发上起来,烟也不抽了,站着打量他。

  边上几个保镖守着,孟佳怡略微一低头,再抬头脸上便显露出几分冷笑,淡淡道:“想要人也行。不过,小五这都活不见人了,我总不能让你毫发无损吧,刀。”

  保镖直接递了一柄刀过来。

  孟佳怡在手上掂了掂,动作间,雪白光亮的刀刃就露了出来。

  她将刀子直接扔在江卓宁眼前的茶几上,自己拿出手机,一边调开视频一边道:“乔远眼下是孟家当家,这没错,可他到底一个外人,自己这位子才坐稳呢,犯不着为了阿猫阿狗地打我脸,眼下他就在这,交不交人还得看我心情。你自己掂量吧,干脆利落地留下一个手指,我就将人给你交出来,江公子,怎么样啊?”

  她说着说着就笑起来,调好手机,又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挑眉看着他。

  眼前这年轻人长得不错,相貌好气质佳,不过到底从学校出来不久,看上去还带着点初入社会的学生气,她就不信了,这人能舍得下自己一根手指头?

  可——

  就在她讥诮着打量的这工夫,江卓宁突然俯身拿了刀。

  “……切啊!”

  孟佳怡一愣,好整以暇。

  江卓宁一只手搭在了茶几上,他手指十分修长好看,一根根骨节分明,在灯光下看上去皮肤还很好,映着黑亮的大理石茶几面,简直像一件艺术品。

  皮相不错,这手也不错,很漂亮。

  她正想着,神色笃定带笑,突然眼见他直接手起刀落,响声短促地落在耳边,白亮的刀刃撞上了大理石桌面,血水涌出来,蹦开的断指直接落在了地毯上。

  “……”

  孟佳怡猛地站了起来。

  江卓宁一只手握着另一只手,弓着腰,慢慢站直了身子。

  他脸色惨白,整张脸都是汗,看着神色复杂的孟佳怡,一字一顿道:“童桐呢?”

  “你……”

  “一根手指,换她。据说你们道上的人讲究一诺千金。”

  孟佳怡深吸一口气,扭头朝边上道:“去带人。”

  “不行。”

  包厢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刘樱冷着脸走进来,看着江卓宁,气急败坏道:“什么东西?为了那臭丫头能舍了手指出去,那我们家小妩算什么?!”

  “妈。”

  孟佳怡抬步唤她一声,低声道:“人已经……,算了吧,出口气就行了。”

  毕竟是一个帅气小伙子,她年纪又不大,素来爱美男,原本就有着一点恻隐之心,刚才那一幕也着实让她意外了,话也说出去,如何能收?

  “不行。那丫头跑的不见人影了,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我能让他们逍遥快活吗?”

  刘樱脸色十分难看。

  她的孩子,她自己平日管着骂着无所谓,旁的人却是不行的。

  孟宅生活了这么多年,她也不是善茬,早些年有孟庆宠爱,那也是跋扈嚣张过的,也就后来乔晞进了门,她在孟庆跟前不怎么说得上话,才稍微敛了性子,可即便那样,出门在外那也是厉害角色。

  儿子死后有了个孟佳妩,顺带还照顾了一个没妈的孟佳怡,这两个孩子跟着她,从孟家那么一个环境出来,也是从小养了行事肆意的性子,如何能受这份委屈?

  江卓宁算什么?

  二线城市过来闯荡的一个小伙子而已。

  那童桐家好像挺有钱,可,再有钱那也混在临江商场上,和他们云京这些势力八竿子打不着。

  这两人眼下在一起,那她女儿又算怎么回事?

  没错,她看不上江卓宁。

  可——

  只有她女儿甩别人的时候,哪有被人甩的时候?!

  这小子她凭什么?

  眼下呢,他为了旁的人连手指都不要了,她这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童桐能放呢?

  呸,她干嘛这么便宜他?!

  刘樱脸色实在不好,挑着眼角打量着江卓宁,半晌,冷笑着说,“放了她也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

  江卓宁僵着脸看她,“你说。”

  疼痛在提醒她,可手上的疼怎么比得上心里的疼,他在着急担心,若是童桐出事,他不晓得如何面对两家父母,眼下她已经是他妻子了,他站在这,却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更可气的是,他只能任由刘樱牵着走。

  “放了她可以,两点要求。”刘樱面无表情道,“第一你和她立马分手,第二让她滚回临江去,我不想在京城这地方再看见她。”

  “……凭什么?”

  江卓宁着实有点被逼疯了,他实在不明白孟家人这自成体系的观念。

  “呵,自然是凭你眼下有求于我,自己想想吧,我不着急,倒是你在这里多站一秒,那丫头就多受一分罪,如何取舍你自己权衡。”

  江卓宁咬牙切齿地看着她。

  “怎么……”

  刘樱奚落的话尚未说完,包厢门砰一声被人从外面踢开了。

  身形高大的保镖往后退了一步,下一瞬,侧边便走出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来。

  “乔远?”

  刘樱一转身脸色就变了,“你怎么来了?”

  还是这种来者不善的态度。

  乔远的目光在江卓宁身上扫了一圈,一双眉顿时就拧了起来,直接道:“怎么?我说话不顶用?还是二位离开孟家就犯了耳聋的毛病?”

  这话一出,孟佳怡自然晓得何意,一时间没说话。

  刘樱却不乐意了,气哄哄道:“你纵然不是孟家人,现在怎么着也做了孟家的主,怎么,胳膊肘还要往外拐不成?小妩受了委屈,我帮她找点场子怎么了?”

  “哼。”

  乔远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她有受委屈的时候?”

  当他是傻的吗?

  这些年孟佳妩在外面闯了多少祸他心里有数,甚至,齐叔在暗地里帮她善后他也不是不晓得,要不然,单凭早些年在学校里那些做派,也该在少管所住上三五年的。

  胳膊肘往外拐?

  可笑了,他可从来没将这些人当家人。

  乔远懒得多说,又道:“那女生呢?”

  “什么女生?”

  刘樱不甘心,仍在睁着眼睛装傻。

  “童桐呢!”身后一道清丽的女声传来,姜衿总算到了,三两步就到几人跟前,冷声道,“童桐就在这,烦请您快点将她交出来。”

  “你算个……”

  刘樱没见过她,一时也并没想起来,刚一开口瞅见她身后的晏少卿,顿时偃旗息鼓了。

  毕竟先前网上闹得沸沸扬扬,再加上她一直给孟佳妩留意着京城显贵,脑海里电石火花一闪,很快就晓得这两人身份了,眉头紧蹙。

  怎么,那丫头还是这两人的朋友不成?

  刘樱简直咬碎一口银牙。

  乔远将目光落在了孟佳怡脸上。

  孟佳怡先前在江卓宁跟前还挺硬气,可此刻乔远当真亲自过来,她那气焰自然下去两分,深吸一口气,点头道:“我带你们过去。”

  “不过……”

  刚一出门,她就下意识提醒道:“人可能不怎么好了。”

  “什么?”

  姜衿脸色顿时大变。

  孟佳怡声音略低,“我妈说给她点教训,先前也没想到你们都认识,自然是……”

  “你们!”

  姜衿心口一紧,下意识看了江卓宁一眼。

  江卓宁脸色实在算不上好,苍白得跟张纸似的,一脸汗,她觉得哪里不对,余光才瞅见他垂在身侧的一只手,顿时好像受了惊吓一般步子都不稳了。

  晏少卿连忙伸手扶了她。

  他们身后,孟家几个保镖跟着,后面才是一开始等在门外的李敏一众人,许是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担忧的神色。

  “先去看童桐吧。”

  晏少卿扶稳了姜衿,眼看前面几人已经走了,才轻声道。

  他一开始就注意到江卓宁的异常了,可,很明显,童桐情况应该比他还糟糕些,以至于,他都暂时没去想江卓宁伤口的事,不过眼下也朝着边上跟进来的许明乐低声叮咛了一句。

  “知道了。”

  许明乐低声应完,转身走了。

  很快——

  姜衿一众人也总算到了地方。

  孟佳怡敲了好几次门,没人开,隔音效果也好,听不到里面任何动静。

  她正想吩咐人去拿钥匙呢,乔远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又吩咐保镖直接踹门,砰一声响之后,里面才隐隐约约传来一点声音。

  外面的音乐声压着,一众人只能听到抽打和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倒是没有丝毫哭喊声。

  江卓宁心里的感觉不好,快走两步就到最前面去,再一抬眸,映入眼帘的画面让他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整个人傻了一般愣在原地。

  房间里三个男人,一个穿着衣服,两个没穿衣服。

  没穿衣服的其中有一个,一只手正捂着下身,指缝里鲜血一个劲往下流。

  童桐正被另一个没穿衣服地按压在床上,衣服几乎扔了一地,也就剩内衣内裤挂在身上,头发很乱,糊了一嘴血,整个身子都蜷成一个虾米。

  穿着衣服的那一个正骂骂咧咧拿着皮带抽,一道响落在耳边,好像惊雷。

  江卓宁被陡然惊醒了。

  眼眶迅速泛红,好像全身的血液顿时都涌到了眼睛里,一个箭步冲上去握了正甩的欢快的皮带,死命一拉扯,原本有点醉的男人直接从床上摔了下去。

  “艹!”

  边上一个男人刚一回神,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女声,“都停了!”

  一扭头,他便看见孟佳怡不怎么好看的脸色。

  身无寸缕,刚才下面还被臭丫头踢了一脚,面对着一群人,这男人趾高气昂的样子也没了,连忙在地上捡了裤子就往身上套。

  另一个没这么利落。

  他命根子伤着了,还是在刚才想要痛快的时候被咬伤了,估摸着后半生都没指望了。

  此刻抓了裤子挡着,脸色扭曲道:“孟姐,这姑娘是个疯子,我这都……”他话说不下去,眼瞅着孟佳怡的脸色,声音越来越小了。

  江卓宁已经跪倒在床上去。

  姜衿只瞥了一眼,便被那一身血痕刺激得气血翻涌,转身就“啪”一耳光落在了孟佳怡脸上,抖着声音道:“你还是不是女人,啊,这么欺负一个学生,你……”

  她气得整个身子都在颤,孟佳怡也气急,没多想,抬手就要回过去一巴掌。

  不过——

  手腕被人直接制止了。

  晏少卿五指攥紧,脸色冷冷道:“动她一下试试?”

  他语带威胁,这句话的分量自是不轻,说完也没迟疑,直接揽了姜衿就往外间走。

  刚才那男人伤了根本,他也无可避免地看了童桐一眼,嘴上的血都流到脖子上了,身上又被皮带抽了那么多下,惨不忍睹。

  万幸那几人应该没得逞。

  也没想到,童桐那姑娘一贯看着性格软弱,这种关头虽然一声不吭却做出那么惨烈的事情来,想必是将那几人给激怒了,为了先发泄怒气,倒也免了她受辱。

  可是也就差最后一步。

  姜衿情绪激动,连带着,晏少卿脸色都不好。

  原本跟进来的李敏他们只瞥了一眼,却不敢多看,毕竟童桐和没穿衣服也差不多了,江卓宁已经进去,他们左右为难,这种时刻也不敢再进去惊扰童桐。

  里面房间里就剩下两个人。

  江卓宁跪在床上,一只手不知道往哪放,通红的眼睛和童桐终于抬起来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这一瞬间,童桐突然挣扎着起来,整个人缩到了墙边,带着血痕的两条手臂抱着膝盖,刚看他一眼,一只手又着急慌乱去擦嘴,鲜血抹了一手背,她突然一愣,低下头哭出声来。

  内衣已经开了,带子掉在她胳膊上。

  江卓宁抿唇看着,一只手颤抖着摸了过去。

  “别碰我!”

  童桐又往后缩,突然出声,将他吓了一大跳。

  “都是我不好。”江卓宁声音微微哽咽,伸出的那只手也下意识缩了回来,小声试探道,“别怕,已经没事了。我轻点,帮你穿上衣服,哪里疼你提醒我。”

  “我不要你。”童桐始终不肯抬头,声音低低道:“你出去。求你了,江卓宁你出去,我这样,这样,我不想让你看到,你出去……”

  “我们已经结婚了。”江卓宁声音也极低。

  童桐没说话,不回应,始终缩着头。

  嘴里都是血,一开口都是血腥味,这样的她,连抬头看他一眼都不敢。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22:我不要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