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太可悲了 江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江卓宁一把将她扯到怀里,低下头在吻她。

  太心疼。

  他来不及去分析这一刻的心情,只知道,眼前这张嘴他得堵住,里面蹦出的每个字都在剜着他的心。

  “唔……唔……”

  童桐在他怀里使劲挣扎,慌张得好像案板上蹦跶的小鱼。

  她一口的血,这人在干什么啊!

  多脏多恶心,他为什么要这样,怎么能这样!

  不行!

  她手脚并用将人往外推。

  可——

  她已经受了伤,原本站都站不稳,如何能是一个江卓宁的对手呢。

  江卓宁不仅没有放开她,反而加深了这个吻,他柔软的舌尖扫过她口腔里每一处,牙齿磕碰到她的牙齿,不由分说,打开了她的牙关。

  他已经亲吻过好多次了。

  有些主动有些被动。

  但从未有一次,带着此刻这般坚决的味道。

  恶心吗?

  他尝到了血腥味,却丝毫不觉得恶心。

  脏吗?

  他觉得这世界上再没有一个女孩,会比怀里这女孩更干净。

  是不是爱他不想追究细想,他只知道,他待她,似乎已经和以往不一样了,他想保护她,疼惜她,用这一生余下的所有时间。

  她身上有伤,他的手没有碰到她的背,只紧紧环着她的肩膀。

  这一刻的感觉如此踏实,他抱着她揽着她,感觉到怀里她的动静慢慢小了,嘴里的喊声也慢慢小了,她无力地靠在他的怀里,终于像一只无比乖巧的小动物了。

  房间里十分安静,江卓宁没法计算他吻了多长时间。

  吻着吻着,他的身体慢慢有了反应。

  这是第二次,他忘我之后动情,越是亲吻,越是不想放开怀里这姑娘。

  许是因为她太乖,让他忍不住就想再多疼惜她一些。

  这又是第一次,第一次,他在吻她的时候心无杂念,甚至,没有分出一秒钟的时间想到孟佳妩。

  他在察觉童桐流泪的时候停下了。

  童桐泪眼朦胧地看着他。

  江卓宁柔软的薄唇便落在她滚烫的脸上,他吻着那些泪水,声音低哑道:“别哭了,嗯?”

  落在耳边的语调异常温柔,童桐有点忘了今夕何夕。

  她看着他,这才发现他近在咫尺的薄唇异常鲜红,是血的颜色。

  她更傻了。

  江卓宁叹口气将她拥紧,下巴抵在她头发上,发出一声叹息。

  在同情她吗?

  童桐后知后觉地想。

  不过——

  她一颗心仍是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

  夜已经很深了。

  孟家灯火通明,在浓重的夜色里显露出非同一般的辉煌。

  眼见乔远上楼去休息,齐盛总算松了一口气,思索再三,仍是抬步去了花园,想着至少给孟佳妩打个电话。

  与此同时——

  恒阳市,高档小区独栋别墅里。

  孟佳妩并没睡,穿着淡紫色的宽松睡袍,靠在沙发上喝红酒。

  许辉抱着本新买的字典,坐在她边上,一边翻看一边笑着试探道:“妍、婧、晴、瑜,你喜欢哪个字?我觉得这几个字都不错,寓意也都挺好。”

  孟佳妩端着酒杯睨他一眼,“这都是女孩名字。”

  “对啊。”许辉乐呵呵道,“我觉得要是个女孩就挺好啊,你看你这么漂亮,孩子生下来肯定和你一样漂亮,多好,母女俩以后穿亲子装出去,不得跟姐妹一样。”

  孟佳妩怀孕还没有三个月,纵然想,性别暂时还看不出来。

  可——

  整天待一起,他总得找点话题聊啊。

  不然多没意思。

  这不,下午找来一本字典,吃了晚饭开始,就乐颠颠地开始给孩子取名了。

  反正是剃头担子一头热。

  孟佳妩并不买账,要不是因为这段时间睡眠不好,她想着下来喝点红酒,就这工夫,宁愿回房间面对着电脑,也不想对着这么一张脸。

  从离开云京以后许辉就和她形影不离,能不烦吗?

  孟佳妩一把打落了字典,冷声道:“我不想要女孩,你别乌鸦嘴了。”

  许辉:“……”

  女孩怎么了,他觉得女孩就挺好的。

  不过孟佳妩不喜欢,他也有眼色地不吭声了,试探问,“你还重男轻女啊?”

  孟佳妩从鼻子里嗤笑了一声,看着他,慢慢道:“不。我就想要一个和江卓宁长相一模一样的男孩,别人一看就晓得是他的种,赖都赖不掉。”

  许辉:“你何必……”

  他一边说话一边看着孟佳妩的脸色,颇为无奈。

  他们的事江卓宁已经知道了,按着他那古板龟毛的性子,怎么可能和孟佳妩破镜重圆呢,就算有孩子,那再怎么也不可能回到以前了,这人怎么就想不通呢。

  心里吐槽再多,反正他不敢说。

  想啊,他让别喝酒抽烟,这人不听,他说晚上早点睡,这人有时候看片到第二天早上呢,不仅不听,有时候还和他反着来。

  他有什么办法?反正那孩子也不是他的。

  许辉随意想想,捡了字典,就听见孟佳妩继续道:“你也别折腾了,名字我已经想好了。”

  “什么?”

  许辉这下着实有些意外了。

  “回。单名一个回字。”

  “孟回?”许辉一愣,这名字怎么就这么怪呢?

  孟佳妩没好气看他一眼,“江回。不管男孩女孩,都这个名字。”

  许辉:“……”

  好吧,大小姐发了话,他能有什么办法。

  许辉更觉得无奈呢,孟佳妩搁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过来其实没换手机号,不过经常关机,来自家里的电话基本也不接,此刻不耐烦地拿到手中看了一眼,倒是有些意外,接通了,“齐叔?”

  “小五,你这眼下在哪呢?”

  “有事?”

  “你妈和你四姐出了点事……”齐盛在那边叹了一口气,将晚上的事情给说了,最后迟疑道,“我记得你和姜衿她们都是同学,要不你给姜衿打个电话,让她在乔远跟前说说话,这事情也就过去了。”

  “你刚说江卓宁怎么了?”

  孟佳妩显然和他不在一个频道上,眼眸里划过一道光,不敢置信。

  断指两个字再落在耳边,她手里的红酒杯直接扔了出去,整个人也第一时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竟为童桐断了一指?

  开什么玩笑!

  他会喜欢童桐吗,就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喜欢童桐?

  因为责任,还是愧疚?

  艹!

  她妈和孟佳怡在搞什么,有病啊,谁稀罕她们帮着出气了,这下倒好,气没出去,倒让她受了一肚子气,帮她们说个屁的话!

  她在的时候怎么没见嘘寒问暖呢,她没在倒晓得找她了。

  自己这个妈,怕一旦没了她,她自己后半生的荣华富贵都没指望了吗?

  呵。

  孟佳妩抿着唇坐了回去,淡声道:“我不管。”

  “你和姜衿……,小五,要我说这会不是生气的时候,你妈和老四也是为了你。”

  “天知道为了谁!”孟佳妩冷笑道,“再说我和姜衿关系也没多好,早就闹翻了,后面有联系就因为江卓宁而已,眼下让我找她?不可能。”

  “那你妈……”

  “不死就行了,其他的我不管。”孟佳妩直接打断他,“好歹都是孟家人,乔远不至于多过分,该怎么着怎么着吧。”

  齐盛叹口气,“那你最近怎么样,什么时候回来?”

  “我还好,该回来就回来了。”

  “……”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话,孟佳妩心不在焉,很快挂断了。

  江卓宁为童桐断指?

  她根本无法接受!

  童桐算什么,她在江卓宁心里和路人甲那就差不多,江卓宁用她刺激自己,怎么看她也就这点用处而已,哪配得上江卓宁为她断指了?

  又气愤又恼怒,她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着。

  站了没多久,直接转身就上楼。

  “怎么了啊?”许辉在身后问。

  “给我找车,我要回去。”

  “现在?”

  许辉不敢置信地看了眼时间,“马上十二点了,也没飞机啊!”

  “就现在!”

  她有预感,她不能在这里一直待下去,她怎么就忘了,江卓宁那个人不是最喜欢负责吗,他现在就该对她负责,她跑出来算怎么回事。

  他不相信孩子是他的,大不了做羊水穿刺。

  只要证明了孩子是他的,无论她有没有因此流产,他都逃不掉放不下。

  那人跟个修道士似的,只要他暂时跟她在一起照顾她了,那,接下来有的是时间慢慢纠缠,他对自己余情未了,早晚会回到以前的。

  至于童桐,那算个屁呀。

  身材长相都没有她好,就那一副样子,男人看多了也觉得索然无味。

  她打定主意,只觉得浑身又充满了斗志。

  许辉却简直快哭了,追上去直接拽住她手腕,开口道:“发生什么紧急事了啊,再着急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啊,江卓宁出事了?”

  “他为童桐断了一指。”

  孟佳妩心里在咆哮,一句话下意识脱口而出了。

  许辉嘴巴张老大,也有点傻。

  孟佳妩垂在身侧的一只手都在抖,她猛地回过头来,气急败坏道:“你不是说暂时离开比较好吗?眼下他们出了这种事,你觉得我能不回去吗?”

  “你别着急,小心动胎气。”

  “去他妈的胎气。我怀着孩子,他在那为了别的女人付出,凭什么!我凭什么让位子给别人受这份气,我现在就回去,做羊水穿刺,让他知道这孩子到底是谁的!”

  “做了羊水穿刺这孩子就没了!”

  许辉一时间也急了,他想留住她。

  孟佳妩这一胎一开始就不稳,偏偏她无所顾忌,生下来是怎么回事还难说,这种时候做羊水穿刺,那根本拿一条性命在开玩笑。

  “我的事不用你管。”

  孟佳妩也愣了愣,脸色难看道。

  “你不能走!”许辉深吸一口气,“我不能让你回去受气,也不能让你有危险。”

  “呵,要说爱情啊?”孟佳妩突然道。

  “我的心意你知道。”

  “好!”孟佳妩勾唇一笑,“好啊,你爱我。行,你爱我我知道,那好,你今天要是为我断一指,我就不回去,最少生了孩子再回去怎么样?”

  “什么?”许辉好像没听明白。

  “不敢啊?”孟佳妩讥讽地看了她一眼。

  什么爱不爱的,说白了不就想睡她?冠冕堂皇!

  “我断一指,你就不走?”许辉仍是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看明白她的脸色,也就很快晓得,她根本没在开玩笑,孟佳妩,她是认真的。

  他的人她素来看不上,他的指头,对她来说更是无足轻重。

  这一刻,他心中竟是觉得悲凉苦涩。

  偏偏——

  孟佳妩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半晌,红唇里吐出两个字,“怂包。”

  那语调极轻蔑,许辉整个人都被刺激得不轻,看着她,咬牙切齿道:“行,你说到做到。”

  “哦?”孟佳妩眼角微挑,并无什么多余情绪,定定地看了他一秒,点点头道:“我自然说到做到,就怕你没那个胆量!”

  许辉转身往楼梯下走,直接去了厨房。

  他拿了一把削水果的刀子出来,保姆房里的阿姨也第一时间跟了出来。

  两个人在客厅里说话声音不低,她一直听着,此刻越听越不对劲,自然怕许辉做出傻事来。

  孟佳妩也下了楼,坐到了沙发上。

  许辉拿刀子看着她。

  “切呀!”

  孟佳妩看着他努努嘴,唇角仍旧勾着笑。

  许辉什么性格,他能忍心切自己一根手指那就奇了怪了,怎么可能!

  她好整以暇,就等着看他认怂。

  边上的阿姨却早已经着急了,毕竟从中学起就照顾着许辉,这几年许辉不怎么在,二层小别墅也就她一直看顾着,工作别提多轻松了。

  从人身上切下一块肉啊,那是小事吗?

  帮佣阿姨脸色阴沉地看了孟佳妩一眼,连忙上前劝道:“阿辉呀,孟小姐说笑呢,你可别当真了。切手指可不是闹着玩的,十指连心,那得多疼啊!”

  “谁说我在开玩笑?”

  孟佳妩睨了她一眼,朝许辉道:“这是你自己要证明的,看你自愿,我没拿刀子逼你!”

  是没拿刀子逼,可这样步步紧逼,是个男人都为难啊。

  帮佣阿姨狠狠瞪了孟佳妩一眼。

  孟佳妩冷笑,耐心也没有了,起身就要上楼。

  “啊!”

  背后蓦地响起一道惨叫声。

  她下意识住了步子,一回头,看到许辉大汗淋漓一张脸,以及,鲜血染红的一只手。

  真切了?

  孟佳妩神色怔怔,目光落在地毯上。

  半截手指孤零零地躺在那,帮佣阿姨跟着大喊一声,差点晕了过去。

  “你说的,最少生了孩子再回去。”

  许辉看着她,整张脸都扭曲得不像话,因为太疼,一句话说得咬牙切齿。

  孟佳妩大脑经历了一瞬的空白,深吸一口气,看着他,点点头道:“行。挺有种啊,平时还真看不出来。”

  话音落地,她心情突然烦躁了起来,转身直接上楼。

  这种场面她不是没见过,孟家那种地方,有时候折腾起人来比这个厉害多了,她情绪差的时候也不是没拿保镖出过气,卸掉一只手都曾有过。

  可——

  这倒是第一次呢。

  第一次,有人心甘情愿为她奉上一根手指。

  啧,真蠢。

  许辉这人他素来看不上,当初碰一碰他的手,都能让他念念不忘了,她只觉得没劲。

  这种男人就跟狗皮膏药似的,家里在恒阳虽说有点地位吧,那也就勉强过得去,若是放在京城,根本屁都不算一个。

  他相貌顶多算端正,和江卓宁那样的根本不在一个档次,凭什么喜欢她?真是可笑,每每想到,她都有一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感觉,膈应。

  偏偏他又一直无条件对她好。

  这种好是她以前从未享受过的,不仅在江卓宁那里没有,在其他任何一个男人那里,都没有。

  毕竟她眼头高,以前一起玩的那些都是背景旗鼓相当的,那些男人高兴了姑奶奶叫着哄你两天,转个身指不定又搂着哪个嫩模交际花呢。

  如此一来,倒还真没人,能做到许辉这一步。

  她习惯了差遣指挥他,鬼使神差的,刚才竟还给了他表现的机会。

  想到刚才自己许下的条件,孟佳妩又觉得心烦了。

  她一边走,一边想,心里不安的感觉始终没有消退,反而越想越觉得气愤难平。

  江卓宁是她的。

  除了她之外,任何女人也不行。

  想起来真好笑。

  她见识过的男人那么多,江卓宁算里面最年轻稚嫩的,可,眼下倒是他最难琢磨,是因为她动了真感情吗?所以他有恃无恐?

  不行,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哪怕不能回云京,她也必须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呢?

  一路回了卧室,孟佳妩心里也基本有了主意,她必须把自己怀孕的事情郑重地告诉给江卓宁。

  她在这边怀着孕呢,他也别想舒坦了。

  凭什么让他轻松!

  她气急败坏地想着,丝毫没有意识到,她此刻的心境和以往相比又有了许多变化,一开始会担心会顾虑,眼下,胸腔里一股子浓浓的愤怨。

  这世界上有她得不到的男人吗?

  那些男人那个不是一勾手指头就来,偏偏江卓宁是个不开窍的。

  偏偏越是得不到越是想得到,她一开始抱了征服的念头逼迫他,时间一长,更是发现了他的好,慢慢地,竟是也给了真心,弥足深陷了。

  偏偏哪怕在一起,江卓宁也从来不粘她。

  除了酒醉的第一次,在那种事情上,更是从不主动,好像在嫌弃她。

  那——

  他会不会觉得自己不如童桐清白?

  像她那样不经事的,难不成还是一个处?

  江卓宁眼下和她有没有发生关系?

  这念头从脑海里闪过,更像一个晴天霹雳了。

  当初江卓宁醉酒,她虽然并未设计,也第一时间晓得那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江卓宁要了她,起来后便说下要结婚娶她的承诺,可见他对这种事情极重视。

  童桐若是第一次,那他若……

  怎么就没早点想到呢?

  早知今日,当初无论如何也要拿捏住童桐才对。

  孟佳妩懊恼得不得了,胡思乱想,越想越生气,索性直接给江卓宁打了一个电话。

  几分钟后——

  她整个人都呆了。

  江卓宁难不成把她拉黑了?

  他想做什么!

  孟佳妩气急败坏,又直接去了书房,用座机给江卓宁打电话。

  江卓宁已经躺下,再三征求之后,他取了被子住了童桐房间,他实在不放心她,说什么也要一起住照顾她,童桐自然是反驳不了。

  手机铃声在夜里很刺耳。

  江卓宁微微蹙眉,拿过手机,低声道:“喂?”

  那边静了一瞬,传来一道微冷又僵硬的女声,“江卓宁!”

  夜里安静极了,同床而眠,那声音突然落在耳边异常清晰,江卓宁狠狠愣一下,下意识去看边上趴着睡的童桐。

  她仍是先前那个动作,脸颊枕在胳膊上,没怎么动。

  睡熟了?

  江卓宁这样想着,仍是觉得心惊,直接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却没耽误,孟佳妩的脾气他太了解,他动作很快地下了床,踩着拖鞋,直接往阳台上去。

  房间里没了动静,童桐却下意识睁开了眼睛。

  她其实尚未睡熟,被铃声吵了起来。

  可——

  同学几年,她分辨得出孟佳妩的声音。

  他们还有联系呢?

  意识到这一点,她觉得恍惚,又觉得倦,身上还有些发冷,就像原本在梦中,却被人突然一盆凉水给泼醒了一般,浑身都是寒意。

  江卓宁心地好,对她愧疚深重。

  偏偏,爱的那个一直没变。

  这事实她一直如此清楚,竟然还会迷失在他温柔的亲吻和声音里。

  真是……太可悲了。

  纠结了半天,没改。

  今天其实不虐,只是写了孟,所以阿锦不想发。

  说起来真是哎,每次写孟,就有人跳出来说我故意黑她,搞得我有阴影了,被缠得害怕了,有的妹纸评论缠缠缠不行,又在微博各种缠缠缠,好像我不让孟江在一起,就犯了法一样。话说我是真心没觉得故意黑她,我就是各种分析,甚至设身处地,觉得她就是这种性格,敢爱敢恨嘛,潇洒肆意啊。

  我不能一边让她如此潇洒,一边让她变成贤妻良母吧。

  那不是很自相矛盾么?

  囧。

  反正他们不可能在一起了,这也是最后一次,以后无论在哪,看见继续要求甚至威胁奚落,非要坚持她很好她很美,可以更好更美,必须和江在一起的话,嗯,都无视。话不投机三句多,阿锦不会再解释这个。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23:太可悲了 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