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顾孟结局 上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江卓宁刚到阳台上,手机又响了。紫>

  他低头看一眼,深吸一口气,很快接听了。

  “你挂我电话?”

  那头孟佳妩不敢置信的声音传来,“你和童桐睡一起了?”

  江卓宁略微沉默一下,“对。”

  “江卓宁!”只一个字孟佳妩便被激怒了,她在电话里剧烈地喘息了两下,突然古怪地笑了一下,讥讽道,“感觉怎么样?”

  “什么?”江卓宁心绪不平,一时没反应过来。

  “童桐呀!”孟佳妩哼笑道,“她滋味怎么样?技术有我好吗?”

  “……”江卓宁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沉默半晌,直接转移话题,淡声道,“你打电话做什么?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们结束了。”

  “我没答应!”

  江卓宁被气笑了,“随你。”

  “好,很好!”孟佳妩也被他气得有点发疯了,深吸一口气,她一字一顿道:“江卓宁,你说结束就结束吗?我告诉你,结束不了,你别想摆脱我!”

  她语调接近发狂,江卓宁将手机声音调低了一些,一时间竟有些茫然。

  竟是走到了这一步。

  他的生活,竟是能走到这一步?

  他已经结婚了。

  里面睡着他的妻子,他三更半夜在阳台上打电话,还和这样一个人纠缠不休。

  太累了!

  他一只手握着手机,一只手使劲地按着眉心,半晌,好像妥协般,声音低低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已经结婚了,也不可能离婚,更不可能再和你有瓜葛。我知道你不甘心,可许辉对你也不错,我们……彼此放过,行吗?”

  许辉?

  他提到许辉?

  孟佳妩神色一愣,声音也软和些,娇声道:“你还在乎我是不是?还爱我对不对?我知道你介意许辉的事情,可我当时喝了酒,上次和他在一起也是为了刺激你的,江卓宁你相信我行吗?孩子是你的,已经快三个月了。你就当看在孩子的份上别计较了,行吗?”

  “我们不可能有孩子。”江卓宁声音很淡。

  他回国和孟佳妩发生关系统共也不超过三次,每一次还并非主动。

  他和她做那种事总觉得痛苦,事业又刚起步,无论如何,他不会想着要孩子的,所以每一次都做了安全措施,根本不可能有问题。

  许辉说孩子的爸爸是他们两人之一,那,怎么可能是他的呢?

  孟佳妩此时坚持己见,他也只觉得她是一意孤行,信任已经没有了,怎么可能放在心上。

  他这态度孟佳妩却受不了,强硬道:“就是你的。我说是你的就是你的。江卓宁你赖不掉,大不了生下来做亲子鉴定!不,我明天就回来,羊水穿刺也可以做亲子鉴定,你敢吗?”

  “我觉得我们没必要见面。”

  “那要就是你的呢?”

  “……”江卓宁又沉默良久,慢慢道,“无论如何,我们没可能了。”

  “你不爱我了?”

  “难不成你爱我?”江卓宁忍不住笑了,一字一顿道,“孟佳妩,这世界上没人像你这么爱人的。”

  “呵,哈哈……”

  那头孟佳妩突然笑了起来。

  她在笑,江卓宁一直在听,沉默不语。

  孟佳妩终于笑够了,用那种半自嘲半讥讽的语气问,“你一直都觉得我脏,是吗?”

  江卓宁没说话。

  他一开始怜惜心疼她,并未多想。

  可眼下想到她以往那些语调,想到她可能心甘情愿并且引以为豪地游走于那么多男人中间时,说是不觉得反感膈应是不可能的。

  他沉默,孟佳妩自然以为她说准了。

  她想到了齐叔刚才那通电话,忍不住笑着道:“你觉得我脏,可童桐呢?咬掉你们男人那东西,你和她亲热不会觉得恶心吗?我和她,到底谁脏?!”

  “……”江卓宁一愣,“你知道?”

  “先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孟佳妩咬牙道,“要是我早知道,肯定多派几个男人伺候她!让她……”

  “闭嘴!”

  江卓宁忍不住低咒了一声。

  孟佳妩显然被他的怒气震了一下。

  只听他冷冷道:“如果你打电话的目的是为了问候我们,那我收到了。要是你打电话的目的是为了激怒我,那恭喜,你也成功了。不过……”

  他略微顿一下,声音低缓极了,“在我看来,童桐很干净。这世上没有人再能比得过她。别说她没有,哪怕她今天被人欺负侮辱了,她都还是我妻子,就算她今天出意外死了,那她也都是我妻子。你最好别想着再对她动手,她要是再出事,孟佳妩,你我都给她陪葬!”

  颇长的一段话说完,江卓宁直接挂了电话。

  孟佳妩久久无法回神。

  等终于回过神了,她“啊”一声,将桌上所有东西直接推到了地上。

  可恶!

  简直可恶可恨至极!

  江卓宁他是疯了吗,有病吗?

  童桐算什么东西,他竟能说出最后那一番话来。

  一只手撑着桌面,孟佳妩急促地喘息着。

  她原本不想这么说的。

  江卓宁肯定还爱着她,她只是想好好说,孩子是他的,她真的有了他们的孩子。

  可——

  一旦触及到童桐,她就忍不住嫉恨恼怒。

  她想将她千刀万剐。

  江卓宁竟然那么护着她,她到底有什么好,他竟然那么护着她,他为什么那么护着她?

  为什么!凭什么!

  巨大的愤怒和不甘席卷了她,孟佳妩一只手放在小腹上,竟情不自禁地使劲了,她用力地按着,再按,好像要将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在小腹上一般。

  许辉刚上来就看到她这样样子,连忙快步过去拉开她的手,“你疯了!”

  “我就是疯了!”

  孟佳妩后退一步,跌坐在凳子上,咬牙道:“他那么维护她,你说啊,他为什么维护她!”

  许辉一愣,目光扫过垂落的电话,一时间了然,叹了一口气。

  他看着孟佳妩半晌,慢慢道:“你这样下去不行的。你这性格,只能将他越推越远!”

  孟佳妩看着他没说话。

  许辉又道:“童桐是什么样一个人,我们都很清楚。她软弱、安静、喜欢江卓宁,在他跟前自然是听话得跟个小白兔似的,江卓宁那个人从小就带着光环,那么骄傲,发生这么多事,他肯定对童桐又怜惜又愧疚,一门心思想着弥补她,你再和他争和他闹,有意义吗?他烦了,指定更想着远离你,男人都喜欢弱者。”

  男人都喜欢弱者?

  孟佳妩突然想到她曾经遇到过的那些男人。

  他们在激情爆发的时候恨不得舔她的脚趾头,聚会喝酒也大都乐意带着她,可到最后陆续结婚了,娶得莫不是那种名声、性格、学历俱佳的女人,相貌身材反倒在其次了。

  江卓宁是唯一一个,他是唯一一个开口说要娶她的男人。

  就连许辉,也从未说过要娶她。

  呵。

  呵呵。

  孟佳妩突然觉得悲凉了。

  她自嘲般一直笑,终于笑够了,也有点想通了。

  纵然不甘,也只能仰头看着许辉,慢慢问,“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有孩子啊。”许辉松口气,连忙道,“孩子就是倚仗。这不光是江卓宁的孩子,还是他父母的孙子,他父母不都是教授吗?那种人最是古板传统,怎么可能连自己的亲孙子都不认。眼下你最重要的是养胎,只要这孩子生下来了,还怕江卓宁不要吗?”

  “可,”孟佳妩边想边道,“他和童桐已经睡一起了。要是也有孩子呢?”

  想到那两人会发生关系,她下意识攥紧了拳头。

  许辉却一笑,“不可能。”

  “什么?”

  “江卓宁不可能和童桐发生关系。”许辉信誓旦旦道,“他又不爱童桐,娶她是迫于父母的压力,也是为了刺激你,又可能是因为愧疚。反正不是爱。童桐不是喜欢他很久吗?若是爱早爱了,何必等到现在。按着他那个性格,娶了也不一定发生关系啊,说不定就做给别人看而已。孩子更不可能了,你忘了,他们眼下才实习呢,大学可都没毕业,童桐怎么可能怀孕?等到明年暑假,你这孩子都生下来了,再回去不迟。”

  “是啊,还没毕业呢。”

  孟佳妩被安慰着,总算慢慢平静了。

  许辉又道:“而且就算毕业了。他们短期内也不可能有孩子,哪怕江卓宁和童桐发生了关系,孩子也总得过几年吧。一来他们年龄不算大,事业刚起步,二来他们又没举行婚礼,江家书香世家,童家又那么有钱,文化人要脸面,富人要排场啊,婚礼之前他们也不可能要孩子,你真的没什么好担心。”

  “你觉得他们一定不会发生关系吗?”孟佳妩想了想,又问。

  许辉斟酌道:“这个其实不敢保证。不过江卓宁不是好色的人,至于童桐呢……”

  “就算发生关系又怎样?”许辉笑着道,“你和江卓宁又不是没发生过,你还有孩子。再说了,江卓宁清心寡欲,童桐那样的,在床上也不会主动,他们就算发生那也跟例行公事似的,说不定一两次江卓宁就索然无味了,觉得童桐跟死鱼似的,反而想起你的好来。”

  “是吗?”

  “是啊。”许辉点点头,“男人在床上肯定喜欢你这样的。而且红玫瑰白玫瑰你没听说过么?到手的一般都没意思,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呢。”

  他说的一本正经,慢慢将孟佳妩给说服了。

  是啊,按着她的做法,江卓宁已经越来越远了。

  他喜欢女人乖一点,听话懂事上进,像自己这般一直逼迫,反而不好。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她问许辉。

  “养胎就行了。”许辉想了一下,建议道,“要是无聊了看看电影,或者我找人来教你学插花?反正找点文雅的事情做,说白了就是装逼嘛,咳咳,再见面总得有点变化才好。”

  他说得直白,孟佳妩一愣,忍不住笑了。

  是她太着急了。

  当局者迷,走进了死胡同。

  童桐那样的,怎么会是她的对手呢?

  她现在该做的是好好养胎,生了孩子,再光鲜亮丽的回去。

  呼。

  孟佳妩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

  江卓宁却是憋了一肚子气。

  深秋的夜里凉意逼人,他在阳台上站了很久,久到感觉脸上都结了一层寒霜似的,才叹口气,收了手机,转身回到温暖的室内。

  白天太累,童桐已经彻底睡熟了。

  她趴在床上,两只胳膊环抱着,嫩白的一张脸就压在胳膊上,像个孩子似的,很安静。

  江卓宁动作很轻,掀开自己被子,躺了进去。

  他睡不着。

  经过了下午的事情,他实在担心,不希望边上这姑娘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孟佳妩的话又回响在耳边,他忍不住去看近在咫尺那张脸。

  那个吻时间很长,他一开始又用了大力,很强硬,童桐原本丰润的唇瓣更显得厚了一些,肿着,此刻又在睡梦中嘟起,看起来着实很可爱。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女孩这么可爱呢?

  他在她家里的时候看到了很多照片。

  那些照片几乎记录了她从小到大的成长痕迹,全部被玻璃相框装裱着,密密麻麻排在墙上,形成了颇为壮观一整面照片墙,在她爸爸的书房里。

  童桐小时候比现在胖,脸蛋圆圆白白的,胖乎乎,肉嘟嘟,很可爱。

  童百善在每张照片下面都有标注。

  “宝贝百天了”、“宝贝一岁了”、“宝贝两岁了”、“宝贝学钢琴”、“宝贝得奖”……

  疼宠恋爱跃然于上。

  他们俩就站在照片墙下面,童百善顶着将军肚,罕见地一本正经朝他道:“这丫头喜欢你,好好对她。”

  他当时郑重答应了。

  他下意识搜寻了童桐高中时的照片,却发现她一会胖一会瘦,到最后终于再也没有胖乎乎的感觉了,一向笑靥如花的脸蛋上却多了几分勉强,看得出来,照相的时候也有点心不在焉。

  她是从那时起,就再也不像以前那么开心了吗?

  因为喜欢他?

  江卓宁胡思乱想着,突然觉得心疼。

  女孩子胖一点怎么了?

  况且——

  从照片上来看,童桐并不算很胖,估摸着当时最多也就一百斤,是看上去肉肉的,单纯白嫩的一种感觉。

  怎么会那么不自信呢?

  若是当时那样一个她,乐颠颠跑来认识他,他应当不至于反感。

  若是她能有孟佳妩十分之一,像她那样粘着他不放,也许时间一长,他也放不下她。

  江卓宁不晓得自己这么想象对不对,他只是觉得可惜。

  照片里那样可爱单纯的女孩子,不知怎么的,就慢慢地变成了现在这样自卑又胆小的样子,照片里她分明是爱笑的,笑起来脸颊边还有一个小梨涡,现在她却爱哭,哭起来,眼泪那么咸。

  他喉结滚动一下,躺在她身侧,静静看她。

  半晌,他修长的一根手指触上去,轻轻地刮着她的脸,拨弄了两下她浓密的睫毛,又往下,缓缓慢慢地落在了她微肿的唇瓣上,一下又一下,轻轻地摩挲着。

  “真傻。”

  他看着她不自觉呢喃一句,神色定了定,薄唇在她嘴角落了一个吻。

  孟佳妩已经过去了。

  他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

  ——

  翌日,天色明媚。

  街道上和以往一样,车水马龙,喧嚣热闹。

  市中心五星级酒店一层,红地毯从宴会厅一直铺了出来,两边长龙一样的鲜花盆栽都被打理得精神抖擞,看上去充满了喜气。

  “真要订婚了啊?”

  “应该是。”

  “有没有透露是哪家千金?”

  “一会就知道了,来都来了,还急于这一时吗?”

  胸前挂着相机的几个受邀记者边走边道,很快,步入了宴会厅里面。

  许诺从楼下休息室下来。

  眼看着一个又一个记者进了宴会厅,心情自是欢喜不已。

  先前顾启云选个订婚戒指都拖拖拉拉,她一直忐忑的不得了,眼下他说订婚就要订婚了,雷厉风行又让她觉得跟做梦一样。

  不过——

  选了戒指,见了家长,关系已经板上钉钉了。

  只因为他名声太大,素来在圈子里也不缺八卦新闻,顾夫人为了周全期间,又要求两人开一个记者招待会,将这件事公诸于众。

  此后,她便是顾家的准少夫人了。

  许诺眉眼含笑,低头将自己肩上的披肩整理了一下,急切地等着顾启云。

  很快,时至下午两点半。

  两道人影由远及近,出现在视线里。

  顾启云和赵钦一起来了,他穿着极为正式的纯黑色手工西装,越发显得英俊逼人,脸上没什么笑意,平日的风流不羁便淡去许多,只让人觉得沉稳内敛,雍容持重。

  “启云。”

  许诺唤她一声,笑着快步走过去。

  顾启云却没像她所期待的那样拥上她往里走。

  他暂时停了步子,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她一通,点头淡声道:“嗯,可以了。进吧。”

  “我们……”

  许诺没走,脸色有些僵硬。

  她不想一前一后地进去,这种场合,最少也得挽着他。

  脸上笑意重了几分,她试探着抬起手,要去挽上顾启云的手臂。

  岂料——

  她手指还没碰上他胳膊呢,顾启云手机突然响了。

  “等一下。”

  他掏出手机,转个身去了边上。

  低头看一眼,才发现是微信。

  婉清那丫头发的。

  几天没见,他其实有些担心她,也没多想,点开看了一下,接了视频通话。

  “顾叔叔……”

  孟婉清在视频里凄婉地唤了一声,下一瞬,她的脸就不见了,画面移到她手腕上,白亮的刀刃落下,鲜血一瞬间奔涌而出。

  “婉清!”

  顾启云吓得魂都没了,厉喝一声。

  视频中断。

  婉清?

  他站在原地愣了一秒,停机的大脑才开始重新运转,深吸一口气,直接快步出门。

  “老板!”

  “启云!”

  身后两道声音急切传来。

  顾启云脚步顿一下,直接扭头朝走到跟前的赵钦道:“车钥匙给我,你留在这,记者会取消。”

  他一句话说得飞快,全程没给许诺一个眼神。

  许诺听了他的话,几乎摇摇欲坠,也不管此刻正在公共场合,她快走一步扯住顾启云的手腕,急声道:“怎么了啊?怎么刚来就要走,今天是我们很重要的日子……”

  “……”

  顾启云看她一眼,没说话,推开她的手,转身走了。

  出了大门直接打电话给乔远,厉声问,“婉清呢?”

  乔远一愣,“怎么了?”

  “我问你婉清呢?!”

  “……”乔远简直被他问得莫名其妙,忍耐着脾气道,“这世间,肯定在学校,你不清楚吗?”

  “学校?”

  顾启云已经上了车,听说她不在家更是着急,直接用命令的口气道,“那你赶紧给学校老师打电话,速度要快,现在就打。”

  “怎么了……”

  “她割腕了。”顾启云说出这句话车子就窜了出去,他握着方向盘,整个人几乎都在抖,“刚才她和我视频对话,在里面割腕后就中断了。现在立刻马上,给学校老师打电话!”

  手机里传来忙音。

  乔远来不及问他缘由,直接挂了电话。

  婉清和顾启云的结局就在明天了。

  然后进行完衿衿和少卿的剧情,阿锦就会标注【正文完】,再写江他们的事情。

  这也是阿锦深思熟虑的结果,对剧情本身影响不大,只是先后顺序上做了调整。

  然后,知道亲们比较喜欢萝莉和大叔的故事,阿锦也喜欢,但还是那句话,阿锦有自己的坚持和想法,婉清重生梗的出现是为了避免顾启云结婚,亲们失望伤心,但是避免了也就必须结束了,最起码阿锦不能写。

  婉清只有九岁,在我认为,这是她应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年纪,我不想写一个为爱情所困的孩子,即便在小说里,我也觉得这很不可理喻,我过不去这个坎,所以最近她的戏份一直很少。

  她恋爱,至少也该成年,所以暂时结束也是必须,有可能的话番外再说吧,群么么。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24:顾孟结局 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