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顾孟结局 下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下午阳光很好。

  窗户开了一条缝,微风吹进来,浅蓝色的窗帘都跟着轻轻晃动。

  房间安静极了。

  滴答、滴答……吊针的声音落在人耳边。

  颀长挺秀的少年立在床边,目光在女孩苍白的脸颊上荡了一圈,侧身轻声问,“我妹妹怎么样了?”

  “幸亏发现的及时,已经没有大碍了。”年轻的班主任惊吓过度,这会也总算回过神来,小心翼翼道,“不过婉清这孩子一向都挺乖的,学校也想不到她会在洗手间里,这实在……”

  实在怪不到学校头上。

  孟明宣不用回头也晓得她是何意,抬手挡了后面那些话,淡声道:“嗯,您去忙,我留下陪陪她。”

  乔远的电话打到学校,老师自然第一时间找到了孟婉清,送到了校内医院。

  救治及时,姓名自然是无忧的。

  只乔远和顾启云离得都远了些,第一个赶到学校的反而是年仅十四岁的孟明宣。

  可——

  即便是个少年,学校也丝毫不敢怠慢。

  都说外甥像舅舅,孟明宣的相貌和乔远像了七八分,年纪尚小,已经可以窥见日后令人惊叹的俊美清艳了。

  偏偏——

  乔远性格不羁,少年时期更是嚣张肆意,气质反映在相貌上,怎么看都让人觉得风流邪气,孟明宣却不一样,他是孟庆和乔晞的大儿子,从小被当做孟家接班人培养,所受到的待遇自然非孟家其他人可比。

  眼下年仅十四岁,虽说尚未当家,少主的威视也已经树立了起来。

  和自己舅舅一样,过分俊美的相貌也让他深受其扰。

  毕竟,黑道少主漂亮到雌雄难辨实在算不得什么得意事。

  乔远少年时期就喜欢戴帽子,长长的帽檐往往能将长相隐去个三四分,孟明宣不怎么戴帽子,他只是甚少流露出笑意,一双潋滟清辉的眼眸常年敛着,花瓣似的薄唇常年抿着,硬生生让秀丽的相貌增添了几分凛冽凉薄之感,时间一长,倒也让人望而生畏了。

  此刻——

  孟婉清的班主任立在这秀逸冰冷的少年身边,也有点无所适从。

  这孩子刚才这句话,算是默认了这事情和学校无关?

  老师纵然觉得庆幸,也有点不敢走。

  她正是左右为难,孟明宣突然侧头瞥了她一眼,蹙着远山一样的墨眉发问道:“您还有事?”

  “啊!”

  班主任倏然回神,忙道:“没,那您……嗯,你留下看着她,要是有什么事,随时让人来班上找我。”

  孟明宣神色淡淡,看着她点了一下头。

  班主任如释重负地离开了。

  失血过多晕了过去,孟婉清此刻尚未清醒。

  孟明宣拉了椅子顺势坐在床边,目光又静静地落在她脸上。

  割腕?

  自己这妹妹从小活泼可爱,即便父母意外离世,她有顾启云、乔远和孟家一众人呵护,原本也并不自怨自艾,只是更乖巧了一些而已。

  眼下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九岁的孩子,竟是会有轻生这样的念头?

  孟明宣百思不解,眉头紧蹙,想了一会,觉得自己仍是琢磨不透,甚至,最近这段日子好像对她的关心都很少,一时又自责起来。

  父母刚死那一会,他和乔远的生命都随时饱受威胁。

  眼下孟家算是基本稳住了,可作为当家少主,他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学习打理。

  时间一长,竟是对这唯一的妹妹都知之甚少。

  孟明宣在心里无声地叹口气,抬起了孟婉清扎着针的一只手,轻轻地摩挲着,希望能让她冰凉的手指略微暖和些。

  “四爷。”

  门外保镖的问候声突然传来。

  乔远来了。

  孟明宣下意识起身,点头问好道:“舅舅。”

  “婉清怎么样了?”

  乔远大跨步走到床边,一边问,一边俯身打量。

  “失血过多导致昏迷,生命无碍。”孟明宣言简意赅说完,看着他深秋时节也出了一额头的汗,开口宽慰道,“您也别太担心了。”

  “能不担心吗?”乔远看他一眼,呼出一口气,在房间里转了两圈。

  割腕?

  他前几天大晚上过去接婉清,就觉得她不对劲,失魂落魄的。

  问了好几回,偏偏小丫头就是闭嘴不吭声。

  眼下闹到这一步,他却连个原因都不知道,不担心不着急,怎么可能呢?

  说起来,整个孟家自己就和这小外甥女最亲,从她出生后就喜欢粘着自己,长大了会说话了更是几天不见他就叫嚷着要找小舅舅,从小到大,他也是没少疼她。

  眼下这丫头有什么想不开的,竟是连命也不要了。

  心疼、焦急、恼怒……

  种种情绪徘徊在胸口,乔远只觉得憋闷难言,停了步子又问,“顾启云还没来吗?”

  他话音刚落,孟明宣还没回答呢,外面就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顾启云和他先前一样,跨大步进了病房。

  “婉清如何了?”

  几乎在他进门的一瞬间,开口发问。

  问完了,没等其他人给个答案,他又第一时间走到了病床跟前,眼看孟婉清挂着吊瓶,总算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这一路上,他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

  小丫头一向乖巧可爱,怎么就能对自己下这样的狠手呢。

  顾启云想起来还觉得心有余悸。

  他探手将颈间的领带扯了扯,就听到边上乔远发问道:“婉清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顾启云抬眸看向他,蹙眉道,“她回去这几日不开心?你是哪天将她送到学校的?是不是在学校里受了什么委屈?”

  先前他让乔远将人接走,自然晓得孟婉清情绪低落。

  可——

  他根本不相信婉清是因为他割腕。

  这不太匪夷所思了吗?

  他说话间蹙着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边上的乔远也跟着沉思了起来。

  小丫头受了委屈,可,为什么要割腕给这人看?

  他当然想不到情呀爱呀那一层,只觉得因为自己太忙太疏忽,以至于这丫头和顾启云更亲密了,有什么事情都先找他才行。

  乔远无奈地叹了一声,朝边上保镖道:“请班主任过来一趟。”

  保镖应声而去。

  房间里三个人也没怎么说话,目光齐齐落在孟婉清身上。

  孟婉清躺了有一会,意识也慢慢恢复了,能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三道视线,紧闭的眼睛也就慢慢睁开了。

  醒了?

  三个人自然都看见,抬步围到了跟前。

  孟婉清的目光最先落在顾启云担忧的神色上,而后看向了乔远和孟明宣,小声问好,“舅舅,哥。”

  “感觉怎么样?”乔远问她。

  又一次死而复生,孟婉清只觉得人生如梦。

  割腕的那一刻其实带着必死的决心了。

  可——

  怎么会不害怕呢?

  她也就九岁而已,平时手指被小刀割破一点都觉得疼,更何况清醒状态下割腕了。

  她实在无计可施了。

  她只知道,如果不以性命相比,她根本无法让顾启云重视。

  他会结婚,不过是又一次重复悲剧而已。

  她必须阻止。

  此刻看见他,又看见乔远和孟明宣,又觉得有些羞愧。

  她让他们担心了。

  孟婉清抬眸对上乔远关怀的眼神,努力扯出一个微笑来,“我没事。”

  “那好好地怎么去割腕?”乔远蹙眉问。

  “真没事。”孟婉清想了想,扁着嘴小声道,“上课的时候突然想到顾叔叔吼我,不开心,才……,一割就后悔了,我……我……”

  孟婉清其实也不知道怎么说。

  乔远脸色难看了几分,“你这不是用生命开玩笑么?”

  “我错了。”孟婉清紧紧抿着唇。

  她脸色苍白,乔远也不好过度责备她,眼见她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一时间也不忍心说重话了。

  他边上,孟明宣抿着唇一言不发,眼神却极冷。

  孟婉清看着他,流露出一个讨好的笑意,小心翼翼道:“哥。”

  “你没事就好。”

  孟明宣话音落地,直接转身出了病房。

  父母已经不在了,唯一的妹妹却如此这般将生命当儿戏。

  弄清原因,他难免觉得生气。

  他不是没有过九死一生的时候,几乎在父母出事的当天,他时刻处在朝不保夕的危险之中。

  最严重那一次,脑袋出了血,身上中了枪,甚至……

  他一只脚到现在都不能灵活动弹,哪怕天天晚上用药草泡脚,恢复如初都不可能,一开始复健的时候瘸得厉害,眼下慢慢轻一些,仍旧是有后遗症。

  他一开始走路很慢,因为一快,看上去就好像轻度残疾。

  眼下看上去基本挺正常,可天知道,为了让自己的走姿和一般人看上去差不多,他私底下做了多少训练,又咬牙吃了多少苦。

  他得活着。

  活着才可以报仇、把控孟家、照顾妹妹。

  虽然他才十四岁,心智上早已经远远超越了同龄人,变得冷硬坚定。

  眼下这妹妹却因为别人几句重话就要放弃生命,对他来说,简直是可笑又可气。

  他直接走了,孟婉清也觉得心里一苦。

  她神色怔怔地收回视线,看着乔远,声音小小地请求道:“小舅舅,你去陪哥哥好不好?让我和顾叔叔说几句话。”

  有什么好说的?

  乔远也有点郁闷,看着她,好半晌才点点头。

  他一走,房间里就剩下孟婉清和顾启云两个人,四目相对。

  孟婉清用那种毫不掩饰情意的目光注视着他,轻轻唤道:“顾叔叔。”

  顾启云身子僵了一下。

  他看着孟婉清的眼神,只觉得不敢置信。

  这孩子,说将来想嫁给他为妻,说不让他娶别的女人,是认真的?

  “为什么割腕?”他突然发问。

  孟婉清神色定定地看着他,“你订婚成功了吗?”

  顾启云和许诺买了订婚戒指,同时,带着许诺见了顾家长辈,可,因为时间关系,再多的事情尚未来得及准备,记者会也未曾召开,如此一来,自然不算正式订婚了。

  可此刻看着孟婉清,他却不想开口。

  他俯身盯着她的眼睛,心情复杂道:“你知道这样会死吗?”

  “我知道。”

  “知道你还割!”

  顾启云心里的怒气突然冒出来,看着虚弱的孟婉清,就像呵斥一个女儿一般大声道:“我看你是日子过得太舒坦,当真不想要命了是不是!”

  “我不想你订婚。”孟婉清看着他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咬着唇,一字一顿道:“顾启云,我不想你订婚。”

  顾启云?

  竟是连叔叔也不叫了?

  顾启云简直被她气死了,咬牙切齿道:“胡闹!”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任性也该有个度!”顾启云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脸,一字一顿道,“你这样,考虑过其他人吗?”

  他只觉得挫败。

  难道是因为他宠过头了,让这丫头有了这么偏激的占有欲?

  她此刻这倔强执拗的神色,也不知道随了谁!

  孟婉清第一次被他掐脸,有点疼,她原本就虚弱,苍白的脸蛋在他手下,就和轻飘飘一块破布似的,随时能被他给揉碎了。

  顾启云冷着脸放开了她。

  “以后还割吗?”他坐在床边,神色不悦问。

  孟婉清反问,“你还订婚吗?”

  “呵,呵呵。”顾启云直接被气笑了,“你这意思,我订婚一次,你就割一次?”

  “你又不爱她,不订婚不行吗?”孟婉清语调里带上了乞求。

  顾启云喘着粗气看她。

  半晌,他似乎是觉得无可奈何,自言自语道:“我真他妈给自己找了一个祖宗!”

  他语调古怪,掺杂着无奈和愤怒,孟婉清也好久没说话。

  她躺着,顾启云坐着,两个人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待了半晌,孟婉清冰凉凉一只手去碰他的手。

  顾启云想躲开,她却执拗地往前伸,以至于鲜血突然回旋在针管里,又将顾启云吓了一大跳,直接反手握住她的手,呵斥道:“别动。”

  “等等我好吗?”

  孟婉清看着他眉眼间涌出的一抹担忧心疼,眼泪猝不及防掉了下来,喃喃道:“反正你又不爱她,想个理由不娶她不行吗?顾叔叔,求求你了,等我几年好不好,不用很久的,最多九年就行了。到时候你也才三十几岁,我就长大了,你要是真的不喜欢我,不想娶我,再结婚也可以啊。很多大老板都是过了三十岁才结婚的。”

  “等你九年?”

  顾启云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她。

  孟婉清一本正经点头。

  真是,这真是……

  顾启云心情复杂地说不出话来,只觉得有理讲不通。

  他将这丫头当成一个孩子,别说九年,就十九年,二十九年,她长大了成熟了,他也根本不可能动她。

  只眼下她这么执着,自己也不能视若无睹了。

  不就九年么?

  九年过去他也就三十七岁,在男人里不算老,结婚生子也并非不可。

  索性再等等,过个几年结婚?

  说不定不到十八岁,这丫头就看上哪个毛头小子早恋去了,这约定自然而然也就没了。

  他总不能拿她的性命开玩笑。

  顾启云这样想着,也就慢慢妥协了,他看着孟婉清一脸期待的样子,想了想,同样一本正经道:“也不是不能答应你。不过也有条件。”

  “嗯?”孟婉清示意她在听。

  顾启云淡淡道:“这九年我可以不结婚,不过这已经是底线,除此之外你不得再提出任何无理要求来。我们不见面最好,你年龄还小,应该以学业为主,整天想这些事也不像话,明白吗?”

  不见面?

  孟婉清一瞬间神色黯然。

  她如何能不明白顾启云的意思。

  他说不能再提出任何无理要求,显然是希望她不要干涉他私生活,他说不见面,自然是觉得如此一来,时间一长,她会将他抛诸脑后的,说起来还是在哄她。

  可——

  他能让步已经难能可贵了。

  其他的,她还能有权利去要求吗?

  孟婉清看着他的脸,突然觉得累,她不是孩子,如何能面对他却无动于衷呢。

  若是他和以往一样,接二连三地换女伴?

  她该怎么办?

  孟婉清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半晌,只能流露出一个妥协般无可奈何的微笑来,“好。”

  顾启云松口气,微笑着揉揉她头发。

  “拉钩。”

  孟婉清温柔地看着他的眼睛,又道。

  孩子气的动作将顾启云给逗得笑出声来,伸出小拇指,以哄孩子的方式和她定下约定,如释重负。

  孟婉清勾着他的手,只觉得甜蜜、苦涩、忧伤。

  手机铃声突然打扰了两人之间的安静。

  顾启云掏出手机看一眼,蹙着眉出去接电话了。

  饶是他声音很低,孟婉清还是听见了那一声,“妈……”

  她微微闭了一下眼镜,再睁开,便看到乔远又去而复返了,站在她床边。

  “小舅舅,”孟婉清微微弯了一下唇,看着他,笑着开口道,“我想去国外读书好不好?我想学画画,就是那种颜色特别鲜艳漂亮的画,你派人陪我去国外读书吧。”

  “婉清……”

  乔远看了她良久,似乎想从她神色里发现什么东西。

  孟婉清只是笑,等着他答应。

  良久之后,总算听见那一句,“我帮你安排。”

  似乎含着无奈和挫败。

  ------题外话------

  可能是吃了点葡萄的缘故,阿锦今天不怎么舒服,上吐下泻的。

  ~(>_<)~

  只能更新这么多了,也算是婉清和顾启云的结束章,定下一个九年之约,以后再说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25:顾孟结局 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