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大婚 一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晏仲宁:小马屁精。╭(╯^╰)╮

  晏小猫:爸爸不生气,我给你摸摸。

  晏少卿:且让配角们再蹦跶一天,我就当没看见。

  阿锦:\(^o^)/~

  江卓宁:头好疼,竟然又跑来两朵桃花,阿锦,我处理不了!

  阎寒:某个人还说我是男二,哦呵呵。

  乔远:我什么时候出场?

  宋铭:阿锦,哎,一切尽在不言中。

  ------题外话------

  眼见宋铭并不以为意,她也不好意思多言道谢,只胡乱想了想,也将那尴尬抛诸脑后了。

  不过——

  她怎么好意思受人家这么伺候?

  宋铭眼下仍是姜煜的秘书,可他尚且不到三十,已经进了这个国家最核心的权力机关,未来那自&无&错&小说{www}.{}.{com}是不可限量,要扶摇直上的。

  她哪里是因为吃了桔子被呛到,她只是因为被这人伺候而已。

  姜衿一脸心虚地低下头去。

  “……”

  宋铭连忙起身接了杯水给她,眼看她忙不迭喝水,忍着笑道:“吃个桔子都能呛到了,这难不成就是俗说的一孕傻三年?”

  一口糖汁呛了喉咙,她顿时涨红脸咳嗽起来。

  “咳咳……”

  姜衿刚睡醒,说了一会话又觉得渴,也没注意,很自然就接过来递进了自己口中,这般几分钟下来,等她察觉,竟是已经吃掉了大半个桔子。

  她想着想着又神游去了,宋铭也不以为然,俯身拿了一个桔子,剥了皮,送到她跟前。

  她沾了相貌的光,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她乖巧和顺。

  只其他人并不晓得罢了。

  他们的关系里,她着实算不上含蓄内敛,一开始晏少卿克制清净,本就是她主动献身,后来在那种事上,也多半是她缠着他的。

  可——

  不能怪宋铭联系到她身上,谁让晏少卿正好是规矩清净那种人呢。

  突然想到晏少卿,又觉得羞。

  姜衿见他一副了然的样子,更是觉得无奈了。

  宋铭只淡淡一笑,并不反驳。

  “呵呵。”

  眼见他眉眼含笑,姜衿却有点恼了,坐直身子咬唇道:“我没说我。”

  她问得委婉,宋铭却不傻,怎么会猜不到她是意有所指。

  宋铭看着她眉头紧蹙,只以为她遇到了点什么事,略微想了想,又道:“怎么?莫非还没结婚就出现情敌了?倒不晓得这火辣开放的是你,还是含蓄内敛的是你?”

  姜衿一时间倒不晓得说什么好了。

  “……好吧。”

  宋铭风轻云淡地笑了笑,“一味含蓄内敛未免无趣了些,爱情至少该有点火苗才对。”

  宋铭略微想了想,道:“若是火辣开放,这要看火辣开放到什么程度了,毕竟男人都有底线,有些事可是不会容忍的。若说含蓄内敛……”

  “要是你呢?”姜衿追问。

  “这问题,”宋铭哑然失笑,“每个人皆是不一样的,倒是让我没法回答了。”

  “我是觉得像你这么温和守礼的人,”姜衿先夸了一句,待看见他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继续了,直接道,“我是想问,嗯,有人说谈恋爱要性格互补,又有人说最先要志同道合,你觉得,一个很规矩清净的男人,他是会更喜欢火辣开放的女孩,还是喜欢内敛含蓄的女孩呀?”

  “……”宋铭一愣,看着她,语调极为包容道,“有什么问题直说就是了,干什么还拐弯抹角的?”

  姜衿讪讪一笑,“我就随便问问。”

  “?”宋铭意外地瞥了她一眼。

  “嗯,”姜衿略微迟疑了一下,问他,“宋大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呀?”

  “有了宝宝难免的。”宋铭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果盘上,仍旧是温润和气道,“想什么呢?可是明天要嫁人了,觉得紧张?”

  姜衿也就笑了,“来了几个同学,我刚打发他们都去休息了,在这想事情呢,想着想着就困了。”

  他眉眼温润,声音仍旧和以往一样,三月春风般柔和。

  “你妈叫去说话了。”宋铭一笑,顺势坐在边上,声音温和道,“一进来就看到你靠在这,怎么困了也不上去睡?天气预报说明天有雪,感冒了可不好。”

  姜衿一愣,连忙坐起身来,“你们回来了?我爸呢?”

  “宋大哥?”

  她靠着沙发也小睡了一会,再恍惚醒来,正好觉得有人拿了边上的薄毯帮她盖上。

  客厅里安静了下来。

  心神百转一通,她也觉得累,索性又天南海北胡扯了一会,就催着乔伊等人先去休息了。

  这般前后一想,竟也不晓得,黛米和乔伊在这当口过来,究竟是好是坏。

  姜衿自觉挺了解江卓宁。

  童桐那么爱他,处处以他为先,其实很容易打动他。

  要知道——

  只是这对待感情远没有对待旁的事那么冷静稳妥,他其实也有点那么些外冷内热的味道,细细想来,和童桐的婚姻竟是极为合适的。

  他自然是一个富有责任感的男人。

  他起了怜惜之意就会珍视维护,只要女朋友没什么大问题,应该也会从一而终相伴到老。

  若是换成旁的人,也许死缠烂打着,也并非全无机会。

  姜衿有时候细想起来,都会觉得,也许江卓宁不是冷静凉薄,只女孩儿一贯仰慕他,却甚少有人如孟佳妩那样,能缠着他不放。

  他那人大男子主义,原本是极容易怜惜弱者的。

  当初刚入校,她晓得他对她有点意思,未免没有她在他跟前几次意外受伤的缘故。

  江卓宁那人其实是想当心软的。

  毕竟——

  先前因为秦越,后来因为孟佳妩,总归童桐已经为了江卓宁两度受罪,按着江卓宁那个性子,眼下自然也愧疚难当,怜惜着心疼着,这感情说不定就来了。

  现在不说是对是错了,姜衿是希望两人能安稳一些。

  他处理感情之事原本吃力,能和童桐在一起也着实是情绪到了极致做出的选择。

  江卓宁那些事并非三言两语能讲清楚,姜衿自知她并非朝三暮四那种人,可他毕竟没什么感情经历,从小一心学习,这方面就跟一张白纸似的。

  姜衿无奈之际,半晌,竟不晓得说什么好。

  乔伊痴迷华夏古诗词,黛米倒是对武术很感兴趣,说出的话都带着几分豪气。

  黛米却莞尔一笑,“哈,换人了啊?那我更要和她好好切磋切磋了。”

  岂料——

  饭后,她索性跟黛米和乔伊老实交代,江卓宁眼下又有了女朋友,脸皮薄得很,并非之前哪一位了,叮嘱两人开玩笑打闹有个分寸。

  到底将事情放在了心上。

  姜衿叹口气,随意打趣了两人几句。

  怎么就,哎。

  可若是童桐就未必了,她原本对上江卓宁就十分卑微,再见到江卓宁被这样两个娇美火辣的姑娘追求示爱,难免不黯然伤神。

  若是这两人遇上了孟佳妩,按着她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吃亏的。

  姜衿之所以担心,不过是因为童桐。

  许是因为环境使然,她热情爽朗、大胆火热,性子里却又有赤诚单纯的一面,平时也总是笑嘻嘻爱玩闹,作风开放些,倒也并不惹人讨厌。

  不过——

  黛米还稍微低调些,这乔伊却完全是个火辣性格,看上的对象,总归会一直念念不忘。

  黛米和乔伊这两人她都很了解,典型的西方做派,先前也都交过男朋友。

  此刻一时想起来,倒有点哑口无言了。

  后来两人回了国,黛米和她通话时又问过,恰巧当时江卓宁和孟佳妩又刚和好,姜衿自然将这件事落实了。

  先前这乔伊和黛米主动和她交朋友,难免不是想着借她牵线的意思,后来当真成了朋友,姜衿被缠得没办法,只能说江卓宁有女朋友,还很漂亮,因而对其他女孩都不怎么亲近。

  她和江卓宁是同学,一起出国,自然对彼此很了解。

  “啊?”姜衿脸色顿时变了变。

  想着想着姜衿倒忍不住发笑了,桌上的黛米看着他,也忍不住问道:“先前你说江公子有个很漂亮的女朋友,我们肯定能见到吧。”

  江卓宁那股子做派,挺像那么回事的。

  毕竟——

  她有一段时间迷上了华夏古装剧,偏偏还喜欢把江卓宁代入了想象,这“江公子”的称呼从她嘴里蹦出去以后,周围人都觉得好玩,久而久之也就朗朗上口了。

  这乔伊有四分之一华夏血统,最是对汉文化感兴趣,古诗词都能背诵上百首。

  江卓宁在留学期间很得女孩儿喜欢,就这桌上的乔伊和黛米先前还因为他打了好几架,因为见他无动于衷,后来才渐渐歇了心思。

  乔伊瞪着圆溜溜的眼珠儿看她一眼,一副抑郁难平的样子。

  姜衿看她一眼,忍着笑问,“你猜?”

  手边的乔伊看了她一眼,也不知被什么触动,突然发问道:“江公子呢,什么时候过来?”

  姜衿刚吃过,也就跟着凑个数而已。

  姜皓一众人长途劳顿十多个小时,好不容易吃一口精细的,自是心满意足。

  婚礼就在明天,这一天姜家自是备了点酒席,若是有朋友提前过来也能照顾周到,因而,吴妈下去让人准备,没一会,一桌菜就安排好了。

  姜皓看着她,也早已没了最初的那点别扭,两个人又笑着聊了几句。

  “吃得惯就好,还怕你在那边不习惯呢。”

  “差不多。”姜皓笑着挠挠头,“每天都吃肉,肯定得长个。”

  “吃了早饭出门了,一会应该就回来。”宁锦绣上下打量着他,眼见他眉眼间早已没了当初那些沉闷抑郁,也觉得松口气,拍着他手臂道,“这两年长高了不少,得有一米八了。”

  “嗯。”姜皓笑着点点头,“怎么没见爸?”

  宁锦绣便朝姜皓笑笑,“早饭时间还念叨着你,说是怎么这会了还不见回来,这会可算让人放心了,饿不饿,飞机上想必吃不好,一会吃了饭再休息。”

  姜衿被几个女孩缠着去参观家里了。

  言语间宁锦绣也晓得几人都会说汉语,笑着聊了几句,便让吴妈找人再去准备午饭。

  她在Y国原本也很有名气,几个女孩又都是挺时髦摩登那种,眼见她觉得面熟,待反应过来,自是不免啊啊啊啊乱叫一通,简直跟见了偶像似的。

  宁锦绣和柔儿一出来便看见几个金发碧眼的漂亮男女,愣神过后,宁锦绣笑着用英文问了好。

  一众人在客厅说笑打闹,自是惊动了家里其他人。

  年轻人嘛,就是爱胡闹。

  吴妈在边上一开始瞪大眼睛,听见都是姜衿的朋友也忍不住发笑了。

  关系一直不错,这五人原本对汉文化非常感兴趣,和她往日说话也极喜欢说汉语,只是不时蹦出一两个英文,古里古怪的,让人忍俊不禁。

  “你结婚怎么会不来?”

  姜衿看着地上五个大皮箱,哭笑不得道:“你们这……可真是,吓我一跳!”

  谁曾想,这五人不约而同都推辞说有事,你竟憋着给她这么一个惊喜。

  姜衿要结婚的消息自然提前通知了他们,原本想着自己现在虽然不太方便,却是有着大把的空闲时间,他们若是过来玩倒也可以招待几日。

  这几人原本正是姜衿留学期间最好的朋友,琼、乔伊、黛米和露西都是女孩儿,希伯来是唯一的男孩,当初从她入学第一天开始追,在学校也闹了不少笑话。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或娇嗔或嬉笑,顷刻间将她围在正中央了,碧绿的眼珠儿滴溜溜就往她小腹瞄。

  “……”

  “听说你有小宝宝了嘛!”

  “你说过要带我游遍华夏,我可没忘!”

  “哼,结婚了没通知我,难不成怕我抢亲呀!”

  “你说呢!”

  她连忙唤一声,神色怔怔地看着金发碧眼五个人,失笑道:“琼、乔伊、希伯来,还有黛米和露西,啊,你们怎么都来了啊?”

  “丞相!”

  姜衿吓了一跳,她身边原本蹲坐着的丞相就要一跃而起。

  “汪!”

  姜衿傻了般正看着,五个箱子突然都从里面打开了,伴随着一声“Hi”,直接蹦出五个人来。

  “……”

  她话未说完,就听到皮箱里一阵叽里咕噜的笑声。

  “五个箱子总不能是一样东西吧,怎么猜?”姜衿抿唇一笑,指挥道,“赶紧打开我看看,都是什么宝贝,值不值得你大老远弄……”

  姜皓说着话,依次将五个行李箱锁链都打开了,神神秘秘道:“姐,要不要先猜一下?”

  “啧,可就是国内没有的东西!”

  眼看着姜皓终于将五个超大行李箱都搬了进来,齐齐一排放在大厅里,更觉得好笑,看着他道:“你这是做什么呢?国内什么没有,将这么多东西从国外带回来?”

  行李箱很大,看上去着实笨重,还不止一个,因而姜衿也没动手。

  吴妈说着话,也没推辞,继续去打扫卫生了。

  “少爷这都买了什么东西,怪沉的。”

  话刚落,他余光瞥见吴妈正将行李往回拉,连忙道:“我来吧我来吧。吴妈你休息去,这箱子都重的很,累着你了也不好。”

  姜皓抬手就在她头顶揉了揉,笑着哄道:“快别不开心了,瞧我捎了什么礼物给你。”

  姜衿纵然高兴,还是佯装不满。

  “哼。”

  此刻眼见她一张脸比以往越发白嫩清丽,整个人也没以往那么瘦了,心中又觉得高兴,抱着她没撒手,像个孩子一样撒娇道:“你怎么不说飞机上要坐那么长时间,我可就四天假,能回来就不错了。”

  两人在国外相依为命两年,感情自然并非以往可比,姜衿这一回来,姜皓只觉得度日如年呢。

  姜皓笑一声,一把将她抱到了怀里去。

  “姐!”

  姜衿已经站起身,眼看着大厅门口的少年由远及近,一张脸顿时就布满了笑意,同样快走两步,娇嗔道:“你还知道回来啊,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一道略带惊喜的声音刚落,外面打扫的吴妈就快步走了进来,笑着道:“小姐,快看谁回来了?”

  “少爷!”

  午饭刚过,她坐在客厅沙发上逗弄丞相,便听到门口传来一阵嘈杂声。

  最后这一日,越发觉得无聊了。

  回了姜家先试了衣服鞋子首饰,和宁锦绣以及造型师、化妆师将婚礼当天的穿戴又确认了一遍,紧接着,又将婚礼流程熟悉了两遍,便也没什么事了。

  姜衿最闲。

  姜煜没那么多假期,到了最后两日才得闲,大半时间和宋铭待在书房里。

  宁锦城负责照顾宁家远道而来的亲戚。

  宁锦绣围着姜衿转。

  尤其姜煜身在官场,这些年政绩卓越,唯一的女儿结亲,对方又是晏家子孙,婚礼当天自然有许多事需要照管,因而,这几天虽然和晏家相比十分轻松,每个人却也没闲着。

  只两人一人从政一人经商,亲戚少,往来朋友却很多。

  宁家人口也简单,宁锦绣常年在外,宁锦城更是全国各地跑,宁家二老又久居香江,在云京也原本没什么交往过深的亲戚,婚前倒十分省事省力。

  姜煜是孤儿,原本除了一双儿女也没什么亲人。

  相比之下,姜衿轻松多了。

  晏少卿是准新郎,晏家又是名门大户,需要料理的事情自然多如牛毛,纵使晏少卿一贯周全稳重,这三天也是有点焦头烂额。

  婚礼前三天,姜衿被晏少卿送回了姜家,和姜煜宁锦绣做伴。

  姜衿有孕,一众人对她自然是小心呵护。

  婚宴场地安排在云京国际会展中心,怎么布置自然不需要姜家人操心。

  一来老爷子素来疼爱晏少卿,二来姜煜和宁锦绣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又见她自小吃了不少苦,都是打定主意好好弥补她,索性也放宽了心思,只一个劲想着怎么热闹风光怎么来。

  姜衿和晏少卿早就领了证,办婚礼却也马虎不得。

  先前一应事情基本上两家人操持着早已经准备妥当,发喜帖也基本上是婚前最后一件事,很快确定了婚宴名单,接下来几天自是全部为婚宴当天做准备了。

  老爷子发了话表了态,其他人自然没什么好说的,这日子也就顺理成章地定了下来。

  一股子洋味,他向来不喜。

  放着七夕不过,要过什么情人节,放着元旦不过,喜欢庆祝什么圣诞节。

  他眼下活了一百岁,还从不晓得有这么一个古里古怪的节日,只觉得现在这年轻人奇怪得很。

  什么节不节的?

  婚期是晏老爷子找人挑的,本是农历十月十日,百无禁忌的大喜日子,撞上光棍节原本就是个意外,再说他老人家性子传统,即便听小辈取消,也压根不将什么光棍节放在心上。

  晏家和姜家自然是彻底忙碌了起来。

  与此同时——

  乔远收了喜帖,先琢磨着给姜衿准备新婚礼物了。

  只眼看着这日子也就在四天后,他便有意将婉清出国的日子往后推了推,一来原本打算亲自护送孟婉清出国安顿,这时间自然错不开,二来婉清那丫头一向和姜衿关系好,于情于理,也该参加了婚宴再出国才是。

  无论在哪日,总归和他没什么关系。

  不过——

  晏少卿那人一向最是周全,也不晓得有意还是无意,竟将婚期定在光棍节了。

  乔远看着帖子上的日期,一时竟忍不住笑了笑。

  “11月11日?”

  乔远已经答应了派人护送她去国外读书,可不曾想,刚开始准备,晏少卿和姜衿的结婚请帖便送到了手中,婚期很快临近。

  一转眼,又到了星期一。

  孟婉清歇了两天。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26:大婚 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