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大婚 五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启云眼疾手快,将纸张捡了起来。

  神色一愣,哈哈笑道:“这是要选唇印的意思?”

  “是啊是啊。”里面也是一阵笑声,有女声飞快应答道,“这上面可是有十个唇印哦,选出新娘的那一个就可以过关了。”

  呃。

  “那要是选不出来呢?”有人探头看一眼,瞧着一纸的口红印都觉得头疼,扶额发问。

  “选不出来就别娶媳妇了嘛。”

  “哈哈。”

  “选不出来不是真爱!”

  “好了好了。”一通吵闹过后,门里面传来一道略显公道的女声,“时间不早了别太为难晏少,错一次十个俯卧撑好了,以示惩罚。”

  “噗!”

  众人看着晏少卿笔挺规整的中山装,一时更是笑得前俯后仰。

  让这素来清净克制的晏公子趴在地上做俯卧撑,想想就挺可乐,还蛮让人期待。

  晏少卿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纸张。

  十个口红印颜色基本一致,大小其实也差不多,分辨起来着实不怎么容易,当真算得上一道难题了。

  他沉默着,里面的姜衿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很紧张。

  能不紧张吗?

  她觉得这一招挺强人所难的,可心里却隐隐地存了一丝期待,要是晏少卿猜错了,不仅要做俯卧撑,主要两个人的脸面上都有点挂不住。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她看着边上的Amy正想开口,突然听到晏少卿清冽笃定的声音,“第三行第二个,是衿衿。”

  房间里静了一秒,几个女声哇哇哇大叫了起来。

  “对了吗对了吗?”

  门外一众伴郎迫不及待问。

  门里面几个女声还没来得及回答呢,Amy就笑着开口道:“行了,闹一闹就可以了,给新郎官开门吧。”

  伴随着扑哧扑哧的笑声,那扇房门在眼前打开了。

  晏少卿定定地站在门口,他边上的伴郎团一个劲地来回推搡着,嬉笑惊呼声不绝如缕,越发映衬得他眉眼端正,笔挺有型。

  随行摄影师相机举得老高。

  晏少卿没有走动的意思,婚礼主持也就暂且在旁边看着他。

  晏少卿的目光专注地落在姜衿身上

  。

  他的丫头穿着正红色的喜服,小巧惹人一张脸被映衬得宛若白玉,清亮的眸子也正傻傻地看着他,带着几分痴缠,她抿着唇,似乎有几分忐忑和紧张,眼见他不动,又似乎情绪涌动,杏眼里都饱含亮晶晶的水光。

  时光似乎静止在这一刻。

  晏少卿看着她,想起了一开始来晏家那个警惕戒备的姑娘,又想起对着他表白,那个泪痕斑斑的姑娘,想起耳朵受伤那个崩溃痛哭的她,又想起失去记忆那个蛮不讲理又单纯可爱的她,最后的最后,是那个留学归来,阳光明媚又乖巧伶俐的她,如此难得。

  他似乎突然想起了那久远的一次相遇。

  他从国外回来过节,因为有事途经那条人员繁杂的街道,看见那个仓皇幼小的孩子。

  是真的记忆还是想象错觉?

  似乎不重要。

  他此刻无比清楚地知道,所有的一切挫折,已经过去了。

  这孩子未来幸福美满的一生,正在交付于他。

  晏少卿唇角微动,缓缓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来,抬步慢慢走近了。

  他站定在姜衿面前。

  姜衿坐着,他站着,因为个子高,越发显得英挺沉稳,目光温柔而专注地落在她脸上,更是给人一种他眼中只有她的感觉,满房间人都安静得没有说话了。

  “好了,我们的新郎历经九九八十一关卡,总算走到了新娘的面前,接下来,让我们一起见证爱的誓言。”眼见时机正好,边上的婚礼主持情绪饱满地开口了。

  他一出声,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又轻快了一些。

  晏少卿捧着花笑了笑,轻声说,“丫头,我来接你和孩子们回家。”

  “哇哦!”

  这一句和众人期许的我爱你不一样,却让房间里气氛顿时又热烈了一层,好些戏谑的目光落在姜衿的小腹上。

  姜衿突然就无比羞窘了,用那盈盈如水的目光看着他,恨恨地咬牙。

  晏少卿看着她笑,突然凑近,低头抵着她额头,垂眸低哄道:“小宁,小猫,爸爸来接你们回家了,会不会觉得很开心?”

  这人,竟然用昨夜问过她的话来问候她的肚子。

  孩子能听见吗?

  讨厌啊!

  姜衿一张脸都羞红得不得了,正是手足无措,突然轻轻啊了一声。

  肚子里竟然有了点动静?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晏少卿,一双眼睛瞪老大,晏少卿一愣,反应过来也笑了,一个吻郑重地落在她额头上,“宝贝,我爱你。”

  “新郎官说了爱的誓言,让我们再听听新娘子的答案,愿意和新郎官回家吗?”婚礼主持凑不到两人跟前,只能见缝插针地喊起来

  。

  晏少卿一只手握了姜衿的手,将捧花放进她手心里,握紧。

  姜衿抬眸看着他。

  她觉得晏少卿的眼睛好像会发光,那么专注那么亮,能轻而易举地蛊惑他。

  “我愿意。”

  她眼睛里水花差点落下来,笑着道。

  “好!”主持见她情绪正好,又怕她哭,连忙话锋一转道,“新娘子同意了,接下来有请我们的新郎官为她穿上象征爱情的水晶鞋,从此情比金坚、美满如意。”

  他话音刚落,一众伴郎闹哄哄地开始找鞋子了。

  不等伴娘们阻住,房间里几个包都被翻了个底朝天,李敏大喊大叫的声音完全淹没在哄闹声中。

  姜衿衣服下面那个没人敢找,眼看着闹得差不多了,Amy主动拿了出来。

  晏少卿捧着绣花鞋单膝跪地在床边。

  姜衿小巧柔白一只脚从衣服下摆伸了出来,晏少卿一只手握住,也不知道想到些什么,眼眸的颜色都略微深了些,低头在她脚背上落了一吻。

  周围一众人基本都认识他,自然也见惯了他清冷寡言的样子,明显对这过于柔情的一幕措手不及,房间里顿时响起一阵轻呼声。

  晏少卿却不在意,握着她一只脚,侧头问,“袜子呢?”

  秀禾服配着的袜子实在不好看,姜衿有点嫌弃,事先没穿,一直光着脚。

  “这里。”

  Amy很快帮着找到了,递到了晏少卿面前。

  他接了袜子,动作轻柔地帮着她套了上去,又接过鞋子,动作仍是耐心轻柔。

  进来的姜煜和宁锦绣正好看见,都觉得十分欣慰。

  闹了好一会,时间也差不多了,接下来自然没再耽误,摄影师给家里一众人拍了张全家福,又给晏少卿和姜衿拍了几张留念,让他们敬了茶,便让他抱着姜衿出门了。

  两人下了楼,沿路自是吵闹喧嚣不断,惊动了客厅里的丞相。

  丞相站起身拉着脸看了姜衿好一会,飞快地跑了过去,一路摇尾巴跟着两人,一副不想被落下的样子。

  姜衿窝在晏少卿怀里,听见它叫,也于心不忍,小声请求道:“晏哥哥,把丞相也带过去吧,他在我妈这边待好久了呢。”

  “等你生了再说,乖。”

  晏少卿在这件事上态度一向坚决,柔声哄着她。

  姜衿没办法,被他小心翼翼放进了车后座,只能隔着车窗看丞相了。

  丞相在外面拉着脸张望。

  鞭炮声突然响起,姜衿看着它一瞬间蹿起来跑远了,吓了一跳,回过神忍不住笑出声了

  。

  晏少卿也笑了,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用脸颊蹭了蹭她的脸。

  车窗外鞭炮声不断,烟雾弥漫,前面开车的司机得了指示,很快,发动了车子,带领着娶亲车队,浩浩荡荡地往依云首府出发了。

  正值深秋,又即将迎来一场雨雪天气,天色并不好,阴沉沉吹着冷风。

  可——

  外面越是寒风凛冽,越能衬托出里面的柔情蜜意。

  姜衿窝在晏少卿怀里,只觉得这个怀抱宽厚又温暖,能让她毫无顾忌地依靠倚仗。

  “感觉好像做梦一样。”

  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城市景象,她声音都略带恍惚。

  晏少卿吻着她露在外面一截优美如玉的脖颈,低声道:“我也是。”

  此情此景,对他而言,何尝不是美梦一场。

  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低声说着话,难舍难分,老爷子专门派来开头车的司机都觉得感染了喜悦,一路将车子开得平顺稳当。

  路上免不了被拦下几次。

  可这些车内的两人却是全然不管的。

  上午十点半,车队终于驶进了依云首府,一辆辆黑色轿车首尾相连,安安静静地停了下来。

  鞭炮礼炮齐鸣,晏少卿抱了姜衿下车。

  一众人前呼后拥,很快到了大门口,跨过火盆,长驱直入。

  随行的伴娘团面面相觑。

  Amy包里的红包都根本没派上用场,只听到边上有人喟叹道:“少卿这媳妇可真是得宠,听说老爷子怕冷着冻着了,特意嘱咐不许堵门的。”

  “哈哈,怀着重孙呢,能不宝贝嘛。”

  有人接话打趣,周围人自是笑成一片,拥挤跟随着到了大厅。

  敞亮的大厅成了鲜花的海洋。

  粉蔷薇馥郁的香气窜到鼻尖,更让人觉得恍若突然进入了另一个春暖花开的世界。

  姜衿待在晏少卿怀里,还没感觉到寒冷,已经被花香包围了,想到刚才隐约听见的那几句话,又是感动于老爷子的关照疼爱,抿着唇一直笑。

  晏少卿时而低头看她,脚下步子却是没停,很快到了房门口。

  房间门关得严严实实。

  毕竟要热闹,老爷子也不能干预过甚了,对这唯一的关卡也就没有什么意见,晏家一众亲友早早就等着了,等到晏少卿走近,人群直接将两人团团包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挤来挤去。

  刚才还庆幸的姜衿顿时变成了鸵鸟,张口结舌地缩在晏少卿怀里

  。

  晏少卿也被这阵势弄得无奈至极,素来刻板淡漠的面容上甚至染了一抹称得上讨好的笑意,打着商量道:“意思意思就行了,诸位哥哥高抬贵手。”

  晏老爷子在平辈里比较小,晏少卿在他们这一辈自然也算小,此刻对着人墙似的一众晏家兄弟,态度谦卑含笑,温和得没边了。

  “我们好说话,让你媳妇问候一声就行了。”

  晏少卿垂眸看了姜衿一眼,姜衿从他怀里抬起红彤彤的脸蛋来。

  晏少卿只能指着人给她介绍,“大表哥、二表哥、三表哥、四表哥……”

  他前面说,姜衿跟着后面问好,等一圈终于问完,围着的所有人都有点晕了,哈哈大笑。

  晏少卿一众兄长年纪也大了,平时都是威风八面的人物,自然不会想普通人那般闹个没完,凑了热闹就让开到了边上去。

  晏少卿刚松一口气,眼前突然就挤进来一张椅子。

  他还没反应过来呢,人群又堵成了一个圈,余承乾猴子一样地蹦上了椅子,笑着道:“师父师娘来玩游戏咯。”

  他年龄也就比姜衿稍大些,平时在医院里没少被晏少卿压迫,此刻站在椅子上,足足高了两个人好多,自是觉得扬眉吐气,一句话出口,连自己都前俯后仰地笑了起来。

  姜衿看着他,眼花了半晌,总算瞧见他手上拽着一根彩带了。

  红丝带上绑了一个……桂圆?

  瞧见她张口结舌,余承乾自然笑得更欢畅了,俯身问她,“小师娘,躺在师傅怀里可没办法吃桂圆的,要不您下地站着呗,师傅抱了一路,也很累的。”

  一句话,更让她一张脸红的没办法见人了。

  晏少卿也晓得不闹点笑话是进不了门的,略一思索,俯身把姜衿放在了地上,扶着她站稳了。

  “艾玛,师傅这个子太高了,吃桂圆也不方便。”余承乾在人群里嘀咕一声,直接朝着近处一人喊道,“李医生,找个矮凳子来给师娘踩上。”

  姜衿这会自然明白他的意图了,在众人的爆笑声中,咬唇站上了小凳子。

  晏少卿莫可奈何,扶着她。

  眼见时机正好,余承乾便清清嗓子开口了,“咳咳。进门第一关,师傅和师娘合力用牙咬开桂圆壳,一人一半哦,不能多咬,咬完了一人一半果肉,吃到嘴里就行了,甜得很呢。”

  ------题外话------

  咳咳,今天一直在搞新文大纲,不知不觉到了下午五点,然后,又晚又少了。

  前段时间一度想着坚决不写文了,奈何手痒的不行,新文构思又有了好几个月了,没办法,阿锦已经连封面简介开篇以及大纲全部弄好了,打算在本月最后一个黄道吉日挖坑。

  还没进门,明天继续,保证这个婚礼章节超不过十,捂脸。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30:大婚 五》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