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图谋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余承乾话音落地,自是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晏少卿抬眸瞥了他一眼。

  余承乾一愣,不过心虚一秒,又突然想到这人眼下已经辞职了,他还怕什么呢?

  哈哈。

  眼珠子转了转,他直接看向姜衿道:“十一点了呀,小师娘连房门还没进呢,再耽误下去可得误了吉时了。”

  婚宴的地方安排在会展中心,距离依云首府尚且有半小时左右的车程,算起来时间已经相当紧迫了,当然不能就在这门口浪费了。

  姜衿一咬唇,神色定定地看向了晏少卿。

  晏少卿也正巧看着她。

  得了,吃吧。

  这念头在脑海里闪过,两个人瞬间达成了一致,齐齐朝正中间的桂圆凑了过去。

  可——

  余承乾怎么能让两人这么容易吃到呢?

  只待两人一凑近,他垂在空中的桂圆突然扯得老高,晏少卿更被身后人推了一把,瞬间把姜衿抱了满怀,薄唇还狠狠地压了过去。

  欢呼声和口哨声直接将两人淹没了。

  姜衿嘴上的口红也印在了晏少卿的唇角,他削薄的唇瓣都染了颜色,看上去带着那么点香艳。

  “没吃到呀,这么着急就吻到一处去了?!”

  余承乾阴阳怪气又笑起来,明目张胆的调侃让姜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眼见她实在羞窘,晏少卿又看了余承乾一眼,无奈道:“闹闹就行了,你师娘累了一早上了。”

  “师傅心疼了?”

  余承乾歪着头笑问。

  晏少卿叹口气,晓得他今天算是说不通了,略一思索,趁着他不注意,在姜衿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啊?”

  姜衿一脸诧异地看着他。

  这会来这一招,会不会不合适?

  晏少卿只是笑,眼眸里的意思却很明白。

  姜衿略微想了一下,也暂时不吭声了,眼看着桂圆,努力地去咬它。

  他们两人不停凑近,余承乾却扯着桂圆动一下西一下,一副不将两人折腾死不肯罢休的样子,偏偏人多了更能闹,几分钟过去,气氛越发高涨了起来。

  趁着两人不备,余承乾又猛地扯了彩带一下。

  姜衿再次撞到晏少卿怀里去了,只这一次,她一时间没有退后,而是轻轻啊了一声,紧蹙了柳眉,一副忍着疼痛的可怜模样。

  “怎么了?”晏少卿连忙开口问。

  “肚子有点疼。”

  姜衿一句话说得磕磕巴巴。

  “啊?”

  余承乾这下脸色也变了,直接从椅子上跳下来,一脸着急道:“撞到了吗?感觉怎么样?”

  “就……一阵一阵的,好像有点抽搐。”

  姜衿蹙着眉咬着唇,一只手下意识捂上了小腹,尽职地演着戏。

  “让开些让开些。”

  余承乾也不玩了,一扭头,主动帮两人叫起门来。

  晏少卿已经抱了姜衿在怀里。

  里面人听说新娘子不舒服,自然也不敢闹了,没有一分钟,乖乖地将房门打开了。

  众人簇拥着进去,动静却明显小了很多,就连婚礼主持和摄影师都没怎么玩花样,拍了几张照片,便先暂时出门歇息去了。

  房间里就剩下晏少卿和姜衿两人。

  坐在婚床上四目相对,姜衿突然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怎么了?”

  晏少卿神色温和问她。

  “你怎么能想到这一招啊,余承乾刚才都吓着了,真损。”

  刚才在外面,晏少卿对她耳语了一句,“你装肚子疼。”偏偏此刻还一本正经的样子。

  “惊到了我们家小猫,让他担心一下也没什么。”晏少卿薄唇一抿,说得理所当然。外面那么乱,他是着实担心面前这丫头碰了撞了,可不是得不偿失。

  “不过这样真省事。”

  姜衿一笑,一只手抓着他的衣袖,靠在了他怀里。

  粉嫩的香唇就在眼前,晏少卿心头微动,也没犹豫,一低头就含住了她的唇。

  “唔。”

  姜衿的哼唧声被他卷入口中了。

  “少卿!”

  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女声,将两人直接给惊着了。

  晏真真神色尴尬地看着两人。

  “怎么了?”

  晏少卿却很快调整了情绪,理理衣服站起身来,蹙眉发问。

  他现在早已经晓得晏真真的心思,又看不上她几次三番耍小聪明,平素实在懒得应付她。

  可——

  晏管家对晏家劳苦功高,又是老爷子的左膀右臂,即便心里再厌恶,他们还得维持着明面上的友善平和,是以,一直未曾撕破脸皮。

  晏真真也不介意。

  她虽然恼怒晏少卿的态度,可她就喜欢往这两人跟前凑。

  一来看到姜衿不爽她心情就好,二来她现在对晏少卿也是又爱又恨,看到他隐忍着情绪,她心里也觉得平衡些。

  此刻——

  晏真真流露出一个随和笑容,“时间不早了,敬了茶就该出发了。”

  “知道了。”

  晏少卿点点头应了一声。

  晏真真转身出门,他卸下了冰冷的表情,到了床边,扶着姜衿下床,轻声问,“累吗?”

  “还好。”

  姜衿笑着答。

  这一天从早到晚,要说累,应该他更累吧。

  姜衿有点心疼地看着他。

  晏少卿笑了,揽着她腰身的手臂紧了紧,低头笑道:“走吧。”

  “嗯。”

  两个人一起前往大厅敬茶。

  晏老爷子今天穿了严谨工整的改良中山装,正襟危坐在沙发上,一张脸皱纹满布,更添了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势,显得气魄十足。

  他边上才坐了晏平阳夫妻俩。

  晏平阳穿着一套高级订制的深灰色手工西装,等待的工夫不苟言笑。

  孙娇在昨天下午意外死亡,他心情自然染了些阴霾。

  云若岚罕见地穿了一件深紫色的旗袍,勾勒出还算优雅的身材,脸上则一直保持着无可挑剔的笑容。

  今天往来宾客众多,她要拿出未来当家主母的架势,自然不能失了仪态。

  晏少卿的亲妈出身名门又如何,姜衿有姜煜和宁锦绣撑腰又如何,眼下这样的场合,还不是得规规矩矩地跪在她面前,唤她一声妈。

  争了半辈子,她想要的,不就是这样一份优越感?

  早些年还一门心思在晏平阳身上,眼下除了孙娇,她倒是突然想通了。

  男人总归是靠不住的。

  与其靠着男人的恩赐和庇护过日子,还不如将实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晏家迟早是她和儿子的囊中之物,在此之外,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谁要和她过不去,就别怪她不客气。

  眼眸里划过一抹晦暗的光,云若岚唇角勾起的笑意越发柔软和蔼了。

  正在这时,晏少卿和姜衿也过来了。

  人群给两人让了路,摄影师在边上调整了镜头严阵以待,婚礼主持念了几句感恩长辈的煽情话,敬茶就在众人的注目中进行了。

  三个人自然都给了极为贵重的见面礼。

  时间有点紧张,敬完茶一分钟也没耽误,一众人赶往了举办婚宴的会展中心。

  十二点才到。

  姜衿在众人的簇拥下直接去房间换婚纱了。

  王绫只待了几分钟,便蹙着眉头出门,一边往楼层尽头的洗手间走,一边抿着唇拨了一个电话号码,拨通后为难地说了几句话,就听到那边一句,“你现在在哪?”

  “一楼西北角的洗手间。”

  “我现在过来。”

  楚乔语调冷冷地说了一句,挂了电话。

  几乎也就半分钟时间,她就出现在了王绫的面前。

  王绫是第一次见到她本人,只觉得看起来比照片里冷漠多了,战战兢兢道:“大小姐。不是我不想做,我是真的没办法靠近她的礼服,婚纱和敬酒旗袍都被宁董事长的助理看管着呢,她是非常严谨稳妥的人,皮箱都设了密码。”

  楚乔冷笑,“价值连城的东西,能不设密码吗?”

  晏家可是云京第一豪门,多年来累积下的财富不可估量,眼下晏少卿更是老爷子最宠爱的小辈,给姜衿结婚的东西,能不是最好的吗?

  更何况还得加上宁锦绣那样一个商业帝国。

  这样一想,姜衿那丫头,竟是比她都金贵多了,可真是讽刺。

  也不知想到些什么,她整张脸都泛出冷意来。

  王绫看着她,只觉得头皮发麻。

  她没什么强有力的后盾,能进娱乐圈,完全是凭着对楚婧宜的一股恨意豁了出去,这两年也算有点成绩了,对上姜衿,却也不敢沾沾自喜。

  不说其他,就说她背后的金主,怕是给晏少卿提鞋都来不及吧。

  开国元帅的嫡孙,这放以前,对她来说根本是云巅上的人物,巴结都来不及,她怎么敢得罪呢?

  可——

  眼下楚乔却握着她的未来。

  若是被她打压,自己在娱乐圈也别想混了。

  眼见她此刻一脸愤恨,王绫也想起先前网上那一出闹剧了,他们开记者会的视频她当时也有看到,晏少卿的确是让这楚大小姐颜面扫地。

  从小养尊处优,恐怕这件事她一生也忘不了了。

  念及此,王绫更是觉得为难,小声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让您失望的。”

  言下之意,仍是退缩。

  楚乔要让她做的事情其实也很简单,想办法弄坏姜衿的礼服,让她只能安稳地穿上一会,等到了大厅里众人面前,再被人趁机扯一下,便能立时撕裂,当场出丑。

  这件事对一般人来说有点难度,可对王绫来说,却是极容易上手。

  娱乐圈见不得人的肮脏事多了。

  半年前,王绫和自己一个对手就闹过这样的事情。

  那个小花旦在新闻发布会上破了衣服露了点还掉了胸贴,事后气急败坏地声讨了王绫,说是她在化妆间里碰过她的衣服。

  只是王绫不承认,这件事最终不了了之了。

  楚乔找了她做这件事,自然也是因为有了前面的事。

  此刻眼见她一再推辞,更是不悦,冷着脸看了她半晌,咬牙道:“我专程过来,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你不做没关系,以后也别再娱乐圈混了就是,别以为我在开玩笑。”

  “大小姐。”

  “你自己想想吧。”楚乔淡声道,“她敬酒的时候穿旗袍,在旗袍上动手脚还不容易吗?我相信这件事对你来说轻而易举。”

  “不,Amy她……”

  “行了,我不想听那么多借口,我只要结果。”

  楚乔说完话,再也不看她一眼,直接转身往大厅里走去。

  她以为她可以忘记晏少卿对她的羞辱,她以为可以忘掉最开始那些憧憬,她以为她可以安心地当着楚家的大小姐,晏少卿对她无意,她也不必倒贴。

  可来到这地方还是无比嫉妒。

  想起晏少卿那样不留情面的羞辱还是觉得愤恨。

  过往的二十多年里,她一直养尊处优,众星拱月,何曾有过那样的时候!

  她满心欢喜地献出感情,却被人毫不留情地踩在脚底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她的自尊饱受践踏,甚至,她还不得不出国一避风头。

  她能出国一辈子吗?

  眼下回国了,却连圈子里的宴会都不敢参加。

  无论她如何去忘却,总有人见缝插针地冷嘲暗讽,提醒她这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屈辱经历。

  她不好过,他们俩就能好过吗?

  等姜衿一会在所有人注目中出了洋相,她就不信,晏老爷子能面不改色?

  一个被所有宾客看了身子的孙媳妇,想起来也是好笑的很。

  呵呵,她等着。

  楚乔一边想一边走,很快,就离开了王绫的视线。

  王绫苦着一张脸,正是无可奈何天人交战,耳边突然传来一句,“你不会帮她吧?”

  “啊!”

  她顿时被吓了一跳,尖叫起来。

  捂着嘴看清突然出现的人,松口气责备道:“童桐你干嘛,吓死我了!”

  “你不会帮她吧?”

  童桐看着她的脸,又问一句。

  王绫不答,却蹙着眉反问道:“你什么时候在这的?”

  “房间里人太多了,我有点不好意思,就过来上个洗手间。”童桐看着她解释了一句,又道,“同学舍友一场,你要是不帮她的话我就帮你隐瞒,你要是帮她的话,我只能告诉给姜衿了。”

  “你不能告诉她!”

  王绫一愣,连忙道。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31:图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