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自食其果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那你帮她吗?”

  童桐看着她,认真地又问了一句。

  姜衿帮了她好几次,晏少卿也对她有救护之恩,无论如何,这件事她都不能置之不理。

  实在不行,和王绫的同学情谊,也只能止于此了。

  童桐的神色间罕见地带着一抹严肃。

  王绫顿时急了。

  童桐和姜衿现在关系不错,她自然晓得,这件事被发现,那基本上也做不成了,可如果不做,她的前途也毁了,不用混娱乐圈了。

  怎么想都非常为难!

  王绫紧紧地咬着唇,半晌,小声道:“我该怎么办?这样的事情我也不想做,我和姜衿无冤无仇的,可要是不做,我以后在娱乐圈就没法混了啊。”

  童桐也有点苦恼,抿着唇略微想了想。

  两个人都没说话,半晌,童桐迟疑地抬起头来,犹豫道:“要不,告诉给晏医生吧?”

  “啊?”

  王绫这下更是傻了。

  童桐定定神,若有所思道:“姜衿现在怀孕着呢,这件事先别告诉她了,免得她动气。可晏医生应该没事吧,你把这件事告诉他,他心里肯定感激你,应该不至于看着你在云京走投无路吧?”

  王绫瞪大了眼睛。

  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楚家在云京虽说很有权势,可那根本不能和晏家比。

  与其得罪晏少卿,不如帮他一次呢!

  一来她帮楚乔做了这件事原本有风险,就算成功,自己这样一个人留在公司,她恐怕看见了也会膈应,二来晏家原本也有娱乐公司呀,只要晏少卿做后盾,她脱离星悦,也不是一件难事。

  这样一来,反倒是利大于弊了。

  王绫下意识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手机,朝着童桐道:“你说得对。”

  童桐松口气,笑了一下。

  眼见她仍在原地思量,直接道:“那我们现在就去找晏医生?”

  “现在?”王绫又一愣。

  童桐笑着点点头,“对啊,姜衿换婚纱没有那么快,还得补妆换发型呢,这会晏医生应该也没事,我们将事情告诉他,你也可以早作打算,婚宴后面对楚小姐不至于手足无措了。”

  王绫抿着唇看了她一眼。

  童桐一双眼睛清透黑亮,倒是让她看不到任何破绽。

  两个人一起往婚宴大厅走,过了一小会,王绫突然笑道:“你还挺谨慎的。”

  童桐为人随和,给她的感觉一贯无害,可刚才却坚持现在就去找晏少卿,说白了,还不是怕她反悔,再去打姜衿礼服的主意。

  遇到正事,她还挺有主见的。

  话音落地,王绫忍不住又扫了童桐一眼。

  童桐没接她话茬,只是微笑了一下。

  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她当然有立场,尤其这种可能会伤害到朋友的事情,自然更得小心了,能不谨慎吗?

  说到底,只有遇到江卓宁相关的事情,她才会毫无主意。

  她不接话,王绫也讨了个没趣,虽说心里有些别扭想暗讽她两句,转念又想到马上要面对晏少卿说出真相,难免忐忑,也就顾不上去挖苦她了。

  很快,两个人到了大厅。

  晏少卿也换了衣服,是极为绅士优雅的燕尾服,越发显得他身形修长、眉目如画。

  三个人在入口处恰好遇到,不等王绫开口,童桐直接道:“晏医生,王绫有件事情要对你说。”

  一句话,又将王绫的所有犹豫迟疑全部扼杀了。

  她握紧了手中的手机,咬着唇看了童桐一眼,连忙朝侧头看来的晏少卿微笑道:“嗯,有关于姜衿的事情要告诉你,晏医生,能借一步说话吗?”

  她神色间还带着一丝担心和紧张。

  晏少卿略微思索了一下,目光又很快地在童桐脸上绕了一圈,眼见她也是一脸期待急切,便抿唇点点头道:“跟我过来吧。”

  这种重要关头,童桐这姑娘都能拦下他,想必说的事情也很紧急了。

  晏少卿领着两人去了不远处一个房间。

  四下无人,王绫自然是放心了,组织了一下语言,直接开口道:“我是星悦娱乐旗下艺人,昨晚楚大小姐找我了,说是让我今天找机会在姜衿的礼服上动手脚,让她在婚宴时出丑。”

  晏少卿意外地扬了一下眉。

  王绫再接再厉道:“楚小姐用我的前途威胁我,说是我若不做这件事,以后就不用在圈子里混了,云京市也别想待了。可我毕竟和姜衿朋友一场,实在没办法帮她做这件事,只能找您了,希望您想想办法,处理了这件事以后搭把手,扶持我一把。”

  毕竟没和晏少卿打过交道,能有这样单独说话的机会实在不多,她是聪明人,自然将该说的都说了,想要的也说了,省的一回头自己再鸡飞蛋打。

  晏少卿神色淡淡地看着她。

  边上的童桐也没多说话,只表达了默认的态度。

  似乎是过了许久,晏少卿才若有所思问,“你说她让你做什么?”

  王绫摸不清他的心思,仔细地又重复了一遍。

  晏少卿一笑,“哦?”

  “是真的。”王绫只以为她不信,一时紧张了,飞快补充道,“昨晚和今天两通电话,我都用手机录音了,您不信可以听一下,我也是因为担心姜衿。”

  “别紧张。”晏少卿站起身来,“你是衿衿的同学,我自然是相信的。”

  “那?”

  “你想脱离星悦娱乐?”晏少卿问。

  王绫苦笑,“我将这件事告诉您了,楚小姐肯定容不下我。”

  “我明白。”晏少卿淡淡地点了一下头,侧身站着,也没去看她脸上的神色,直接道,“既如此,想必你对她也颇有怨言,我可以提供给你一个出气的机会。”

  “啊?”

  这完全不按照她的剧本走呀。

  王绫有点懵,咬着唇又看了童桐一眼。

  两个人面面相觑的工夫,就听见晏少卿又声音平稳道:“事成之后你可以去环宇影视,那边的违约金我帮你付,同时也保证你不会受到楚乔的报复打击。”

  这么好?

  王绫飞快地想了一下,问,“那,您说的机会是?”

  “你先去衿衿那边,告诉楚乔事情没问题了,至于其他的,到时候你自会知道。”

  “那好吧。”

  他不愿意多说,王绫只得点点头。

  心情也着实失落。

  眼前这男人这一刻如此冷漠,和先前对待姜衿的那个人八竿子也打不着边,如果不是亲身感受,她都无法想象,这么冷漠有距离感的男人,竟然也有那么温柔缱绻的一面。

  姜衿她,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吗?

  王绫咬着唇,眼看着晏少卿没再停留,直接开了房间门出去。

  “王绫。”

  边上童桐一声轻唤让她倏然回神。

  王绫脸色古怪道:“你说他刚才说那话什么意思?”

  “可能想给楚小姐一点教训吧,”童桐也有点无奈,蹙眉道,“毕竟她让你做的事情这么阴损,是个人都有脾气呢,不过晏医生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不会怎么为难你的。”

  “但愿吧。”

  王绫仍是不安,无奈地叹了一声。

  踌躇半晌,她只能和童桐一起,回了姜衿换衣服的房间。

  时间紧迫,等她们回了房间,没几分钟,姜衿已经收拾妥当了。

  她皮肤白,微微抿着唇笑,看起来清纯典雅,被白色的婚纱映衬得宛若仙子一般,璀璨精美的钻石项链和耳环,又给她增添了几分高贵迷人的光华,再加上头发上那精美绝伦的皇冠,整个人更好像众星捧月的公主,即将迎来最最英俊的王子,自此幸福一生。

  “好漂亮!”

  童桐站在众人之间,也忍不住在心里发出惊叹了。

  感觉有些羡慕呢?

  但凡是女人,总想要这样浪漫唯美的婚纱吧,想要令人瞩目的婚礼,想要一个举世无双的好男人。

  前两样,其实家里就可以帮她完成心愿,可这最后一样,想到江卓宁,她心头又涌起苦涩,觉得自己大抵是太恍惚,都开始做白日梦了。

  结婚要说爱的誓言。

  这件事,只有彼此相爱,做起来才有意义。

  江卓宁心里的那个人不是她,纵然勉强给她一个全城瞩目的婚礼,又能如何呢?

  比不上他这个人!

  若是他肯腾出一点位置来,将她收留在他的心里,别说婚礼婚纱,她其实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跟着他,哪怕顿顿稀饭咸菜,都会觉得幸福满足了。

  跟着人群,童桐都不晓得自己怎么走出去的。

  她只是下意识跟着王绫,以至于落座之后,那目光还是没有收回。

  大厅里结婚进行曲已经响了起来,姜衿也挽上了姜煜的胳膊踩上了红毯,江卓宁正淡笑着观看,余光就瞧见她完全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怎么了?”他微微侧头,压低声音问了一句。

  童桐回过神,摇了摇头,“没事。”

  话说完,她将目光投向了大厅最令人瞩目的那一处。

  姜衿总算走到了晏少卿的跟前去。

  晏少卿神色专注地看着她,温柔含笑,眉眼里都盛满了醉人的光辉。

  姜煜握了姜衿的手,慢慢地交到他手中去,看着他认真道:“这丫头交给你了,好好对她。”

  多余的话他其实说不出来。

  他并非一个合格的父亲,自从姜衿回家以后,他也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让她屡屡失望,又时常受委屈,被侮辱被责难。

  晏少卿其实一直都比他做得好,他有什么可说的呢。

  只——

  这一刻,晏少卿仍是神色郑重道:“您放心。”

  姜煜笑着点了点头。

  晏少卿扶着姜衿的手,目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将她领到了台阶上面去。

  姜衿怀有身孕,婚礼主持事先也知道,并且被老爷子特意叮咛过,因而从头到尾都选用了温馨唯美的风格,未曾刻意玩花样,很快就走了宣誓环节,温和笑道:“新郎,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晏少卿一笑,一只手轻轻地扣住了姜衿的后脑勺,在她唇角印了极尽温柔一个吻。

  围着舞台,一圈烟花骤然亮起,众人仰头看去,只瞧见在那一圈烟花之中,晏少卿握了姜衿的手,两个人彼此依偎着倒了香槟酒。

  掌声雷动。

  大厅里不知什么时候暗下去的灯光才再次亮起来。

  婚宴开始了。

  舞台上有邀请的明星开始唱歌助兴,姜衿在几个伴娘的陪同下很快换了衣服回来,开始和晏少卿一起敬酒。

  两人刚到了晏家老爷子跟前,就听到不远处突然响起一声尖叫。

  楚乔是楚家的小辈,位置自然也靠前。

  此刻也顾不得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她腾一下站起身来,扭头朝着边上的服务生就是一巴掌。

  “对不起对不起。”

  服务生一边道歉,一边拿了手绢就帮她擦拭。

  婚宴上凉菜早已经上桌,热菜这会才依次上来,服务生没注意,端着菜的时候突然没站稳,一整盘热菜全部从她肩膀处浇了下去。

  楚乔能不生气吗?

  边上人小声劝了两句,婚宴负责人很快过来,将她请下去整理了。

  这插曲对其他人来说没什么,楚乔本人却是气得七窍生烟了,这么丢脸,她简直想一走了之。

  可——

  姜衿出丑的一幕没看到,她又如何甘心,还得回去。

  幸而婚宴负责人为这宴席准备万全,不等她责骂,就推出了好几件礼服裙让她挑选,一边解释一边赔笑,说是为了应对突发状况,不怠慢贵宾,这些礼服裙都是一线品牌。

  楚乔一向只穿高级订制的礼服,对这些有钱就能买到的款式也不怎么看得上眼。

  可眼下她也没办法,只得恼怒地换了衣服。

  正值冬季,大厅里虽然有暖气,一般人也不会穿过短的礼服裙,感觉起来就冷,她在婚宴负责人的恭维下,选择了一件海蓝色的露肩曳地礼服裙,搭配了一条柔软的白色披肩。

  负责人可说了,她气质好,穿上这一件就像海的女儿,神秘优雅,很有气质。

  楚乔这怒火也消了不少。

  换了衣服也没耽误,很快又返回了大厅,晏少卿和姜衿刚好在她们旁边那一桌敬酒,还没到她们这一桌,更没到姜衿那些同学那一桌呢。

  想到很快就能看到精彩的一幕,她唇角甚至扬起一抹笑,遥遥看了王绫一眼。

  王绫回了她一个苦笑。

  毕竟——

  晏少卿听了消息后再没找她,她一直都惴惴不安呢,既注意着晏少卿,又注意着楚乔的动静。

  谁能想刚才发生那么一个插曲,她觉得并非意外。

  这可是国际会展中心,服务生以及礼仪小姐、保安等都是精挑细选的人,不光外貌身高上要求极高,仪态等其他方面,那也是经过严苛训练的。

  哪有人能将整盘菜浇到来宾身上去?

  尤其那个人还是楚乔,这也未免太过凑巧了。

  是晏少卿吗?

  他安排那一幕,是想干什么?

  王绫看着楚乔新换上的露肩礼服裙,心里顿时有了一个隐隐的猜测。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没一会,晏少卿和姜衿就到了楚乔那一桌,敬了几个人之后,两人站定在楚乔面前。

  楚乔唇角勾着一抹笑,端着酒杯刚站起身来,突然又发出比刚才那一会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一声尖叫,愤怒地转过身去。

  就在她转身的这一瞬间,意外发生了。

  她身上的礼服裙不知被谁踩了一脚,她扭头的动作过猛,整个裙子突然就从胸口脱落往下掉,她手忙脚乱,慌张之下,扯了衣服却忘了胸口,以至于,肉色的胸贴都被蹭掉一个,她露了点,神色呆滞地愣在了当场。

  这一幕太过火热,周围人自是全部注意到,目光齐齐落在她身上。

  楚乔啊一声,低着头就将裙子往下拽,可这抹胸裙往下拽容易,往上拽却是受到了阻碍,她动作太急,一拽之下,另一个胸贴也直接飞了出去。

  这一下之后,总算有人反应过来。

  她边上楚家同辈一个年轻男人飞快起身,将外套脱下来护住了她上面。

  楚乔明显崩溃了。

  她突然抬眸看过去,狠厉的目光将王绫吓了一大跳。

  和她无关啊?

  她什么都没有做!

  是晏少卿吗?

  对了,一定是他,只有他,才有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么一件事!

  王绫下意识将目光投向了晏少卿。

  他陪在姜衿边上,仍旧是那样一副优雅至极的姿态,滴水不露地接受了要提前退场的男人一腔歉意,侧个身,又开始护着姜衿敬酒了。

  整个过程礼仪周全,无可挑剔。

  王绫想到自己先前自作聪明某些话,又想起楚乔临走前那个眼神,竟是一瞬间觉得脊背发凉了。

  这样的男人,她竟然还在他面前耍花招?

  甚至——

  想到她对待姜衿的温柔,还在某个瞬间动了想亲近他的心思。

  若是当真做了,下场只怕比楚乔惨的多。

  现在该怎么办?

  晏少卿是不是根本没打算帮她脱离星悦,而且还顺带给了她警告教训?

  嗯,因为某些原因,阿锦写了一个超长的公告,解释了关于江童孟从头至尾走向的事情,同时也写了一点类似于完结感言的东西,随后会上传在公告卷,亲们感兴趣的都可以去看看,么么晚安。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32:自食其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