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他的礼物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王绫一直惴惴不安。

  桌上的菜品再精美可口,她也丝毫没有品尝的*了。

  该怎么办?

  这念头一直在脑海里盘桓,她紧咬唇,下意识看向了邻桌的童桐。

  江卓宁和童桐以及国外回来的乔伊等人一桌,位子就安排在晏少卿朋友们的席位边,原本距离楚乔等人的位子略微远了些,可因为动静太大,那边的情况童桐也看得一清二楚。

  在她心里,晏少卿是极其优雅绅士的人,平时性子虽然冷淡些,心地却不错,毕竟救了她一次。

  可——

  她此刻心里也有着和王绫一样的猜测。

  是因为触及底线了吗?

  像他这样身份的人,自然有傲气有脾气,如何能允许自己的女人被人这样惦记着欺负?

  虽是意外,她也能想通的。

  童桐接收到王绫的视线,也有点于心不忍,忍不住就担心了起来。

  云京这个圈子里有些手段让人毛骨悚然,她已经遭遇过,她不敢想象,若是王绫因为这件事,也遭到楚乔类似的报复,那么,要怎么办呢?

  两个人俱是心神百转。

  下午两点多,整个婚宴也进行到了尾声。

  晏少卿和姜衿送走了大部分宾客,都有些精疲力尽。

  晏少卿连着好几晚都没能睡个安稳觉,姜衿则是站得太久了

  。

  “少卿这几天也累惨了,完了赶紧休息。”云舒有孕,方淮一直护着她,觉得人多,也就到了这会,才准备告别离开了。

  姜衿的目光落在云舒已经鼓起的小腹上,笑道:“嗯,你们路上小心。”

  “累不累?”云舒怀孕以后身形丰满了些,相貌却越发柔和温婉,依偎在方淮肩膀处,嗓音也让人觉得舒服极了,温柔得不得了。

  姜衿又笑笑,“下午开始就能休息了。”

  “倒也是。”

  云舒一笑,看着她小腹,又交流了几句孕期心得。

  这两口子走后,晏少卿舒了一口气。

  侧头往大厅里瞥了一眼,瞧见江卓宁、童桐和一帮同学也过来了。

  姜衿意外地看了眼乔伊等人,发问道:“你们怎么不在房间里休息,还背了包?这是要去哪?”

  乔伊直接拿胳膊撞了撞江卓宁,笑道:“你们新婚呀,怎么能被打扰,所以只能麻烦江公子招待我们两天了,我们去他家住!”

  “啊?”

  姜衿这会着实是意外了。

  这不添乱吗?

  童桐和江卓宁才是培养感情的初级阶段,经不起折腾。

  她下意识看了江卓宁一眼,江卓宁的视线却落在童桐脸上,眼见她还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只得点点头,开口道:“去我家就去我家好了,童桐明天也闲着,可以陪着她们四下转转,你累了几天,好好休息。”

  姜衿:“……”

  童桐陪她们玩,这件事怎么想都不太对呀。

  可——

  童桐很快就跟着附和道:“是啊,你得好好休息几天,不能折腾了。”

  “……”姜衿无奈地看了乔伊一眼。

  后者朝她挤眉弄眼。

  算了,有些话此刻也不方便说,回头电话里说好了。

  她这样想着,眼看着那五人兴高采烈地跟着江卓宁离开了。

  班上一众同学也依次告辞,唯有王绫纠结了半天,仍是不敢走,担心一离开就受到楚乔的报复。

  她正想着怎么对晏少卿开口呢,身后顾启云又来了。

  晏少卿侧身对他低声叮咛了两句。

  顾启云的视线很快就落在了她身上,笑道:“这不是小绫吗?好久不见,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王绫一愣,很快回过神来,连忙笑道:“嗯,好,好呀。”

  她自然晓得这是晏少卿的意思

  。

  恐怕这件事,姜衿从头到尾仍是不知道呢。

  心情有些复杂,她和姜衿说话的时候都有些唏嘘恍惚,好在顾启云素来举止风流,没多停留,揽着她的肩膀就往停车的方向去了。

  “这人……”

  姜衿有些无力吐槽。

  晏少卿看着她嘟嘴,一笑,转而和出来的乔远等人握了握手。

  无非是寒暄几句,乔远又到了姜衿跟前,淡笑道:“恭喜你,今天很漂亮。”

  “谢谢。”

  姜衿弯唇一笑,抬手在孟婉清脸上摸了一把。

  孟婉清上前轻轻地抱住了她,仰头道:“衿衿姐姐你要多吃饭呀,多吃饭才能长肉,小宝宝才会健健康康的。”

  “知道啦。”

  姜衿笑着揉揉她头发。

  边上孟明宣看着两人,眉眼也柔和了两分。

  准备告别,乔远从边上保镖手里接过一个长方形的大盒子递给了姜衿,“给你的新婚礼物。”

  “哈?”姜衿一愣,“你还单独准备了这个呀?”

  “嗯,一定要幸福。”

  姜衿短暂地愣了一下,只觉得这话似曾相识,突然就想到了乔晞出事后那几天。

  眼眶突然有点热,她点点头笑道:“我会的。你也是。”

  “那我们先走了。”

  “路上小心。”

  盒子不重,姜衿一只手抱着,另一只手朝几人挥了挥。

  乔远转个身离开了,下了台阶,越走越远,想到她刚才那句话,唇角牵动了一抹苦涩的笑意。

  你也是?

  这一生没有她,怎么可能幸福呢?

  从乔晞去世的那一刻起,他放下她,已经是行尸走肉。

  他情绪不佳,一直都没有回头,也没有发现,台阶上姜衿一直目送着他。

  晏少卿在她肩头搂了一下,她才回过神来,扬起一抹笑。

  身后又传来一阵说话声。

  阎寒被几个人一直绊着没能走,此刻一起出来,见到姜衿,脸上才略微有了一丝笑意。

  他边上,陈昭昭面色却实在不怎么好。

  同样是结婚。

  她和阎寒不过领了证,两家人一起吃了饭

  。

  姜衿却有这样令人艳羡的一场隆重仪式,想起来都非常有落差感。

  边上还有几位企业家,阎寒也只能和两人略微寒暄了几句,又叮嘱姜衿照顾好身体,便笑着离开了。

  想起自己来,有点好笑。

  他和姜衿关系最亲近的时候,应该是在她住院的那段时间,会娇娇气气地要求他这样那样,他觉得有趣,闲下来甚至想过两人的婚礼。

  可事实上,那不过类似笑话。

  两人最亲近的时候,应该是军训那段时间。

  小姑娘穿着他喜爱的迷彩服,俏丽英气,整天被他指挥得团团转。

  又或许是他离开的那一天。

  她抱着一大捧乳白色的百合花送自己,他因为规定不能收,从其中折了一朵下来,临上车前不舍极了。

  缘分这样浅,他曾经动过的思念却那样深。

  这种感情,说到底不过是他自以为是,迟到了,就是一生错过。

  阎寒也苦笑着离开了。

  落在后面的一众人陆陆续续过来,很快,原本喧嚣热闹的婚宴大厅,只留下忙碌来往的工作人员。

  晏少卿还有些后续事情要处理,先送了姜衿去房间里休息。

  在宁锦绣和Amy的帮忙下换了衣服,又卸了妆,送走她们离开,姜衿也觉得如释重负,靠在抱枕上闭着眼睛休息,眼睛刚闭上,又想起乔远送的礼物了。

  拆了丝带,小心翼翼打开盒子,不过一眼,她便有点难以回神了。

  长盒子里整整齐齐嵌了十二个木雕人偶。

  每一个都是她。

  每一个都比前一个略大一些,惟妙惟肖、活灵活现,看起来异常精致可爱。

  第一个应该是十一岁的她,也就是她认识乔远的第一年,那时候她还扎着马尾,经常穿学校宽大的校服,看起来还颇为青涩。

  第二个略大的,应该是十二岁的她,她记得身上那件裙子,是赵霞在她十二岁生日时买给她的。

  第三个是十三岁的她。

  一直往后……

  最后一个,是现在的她。

  小人偶戴着皇冠,披着飘逸的婚纱,眼睛弯弯的,笑得很开心。

  她在每个人偶脚下都发现一行小字,乔远,于某年某月某日。

  长盒里附赠了一张小卡片,“认识你的第二年就开始学着雕这个,这是我亲手所制唯一一套成品木雕,原本想着婚后当个惊喜送给你。现在,留着做个纪念吧,祝安。”

  姜衿手一颤,卡片便轻飘飘落地了

  。

  她当然明白,乔远所说的婚后,原本是想象过的他与她的婚礼。

  这一件礼物,他准备了十一年吗?

  时间过的这样快,一眨眼,原来他们已经相识十一年了。

  这十一年,他无时无刻不在想法设法地靠近她,她却一直在苦恼冷淡地回避着。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又忍不住拿出了最后一个木雕。

  前面那些衣服款式她都有点印象,应该都是她穿过的,唯有这最后一件,应当是全凭着乔远的想象了。

  那——

  刻这个木雕的时候,他在想什么呢?

  姜衿低头去看日期。

  正是今年今天,十一月,十一日。

  握着木雕,她只觉得心情复杂,难以言表。

  半晌,她抬手将眼角那一点湿润拭去,将盒子里的卡片塞到了最底下那一层绒布下面去。

  乔远……

  她似乎是第一次,这样认认真真地回想和他有关的那些事。

  最开始遇见,他就喜欢欺负她。

  拦路、吹口哨、藏起她的作业本、甚至坐在赵霞的小摊前吃东西,一碗又一碗,不走,好像戏弄她一般,将她指使得忙前忙后。

  她那么讨厌他。

  此刻却能清晰地想起他当时的样子。

  十七岁,穿着黑色T恤牛仔裤,帽檐挡了俊美邪气的半张脸,怎么看都让人不喜。

  她一直都觉得他可恶,此刻却突然想起他的眼神。

  盛满了得逞的笑意,扬着眉,狭长的凤眼略挑着,一直跟着她的动作,肆无忌惮地移动,一度让她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看见他就觉得头疼。

  世界上怎么有这么讨厌的男生呢。

  她记得,最开始颇长一段时间,她每晚回去就要在心里诅咒他。

  时光催人老。

  当年神采飞扬的那个男生,现如今,已经担当了那么复杂一个家,代替他死去的姐姐,将她一双儿女护在麾下了。

  胡思乱想着,姜衿合上了盒盖。

  这样珍贵至极的礼物,多看一眼,都会让她产生负罪感,都会勾起回忆,都会让她觉得无比心酸。

  无论如何,过去了总归过去了。

  一阵敲门声也突然将她恍惚的思绪给打断

  。

  姜衿收敛了情绪,放下盒子,抬步过去开了门。

  晏少卿立在门口。

  “晏哥哥。”姜衿唤一声,突然就觉得激动,扑进他怀里,抱住了他的腰。

  “怎么了这是?”

  晏少卿抬起她下巴看了一眼,忍着笑揉揉她头发,柔声道:“不是让你先休息一会吗?没睡觉?”

  “不想在这睡,我想回家。”

  她语调里充满了浓浓的依赖,又有点娇气,晏少卿便宠溺地将她一只手握在掌中,笑着点点头,“外面也已经没什么事了,我们这就会。”

  “好。”姜衿在他胸膛蹭了蹭,乖顺得像一只猫。

  晏少卿爱极了她这般乖巧撒娇的样子,一颗心都柔软得要滴出蜜来,揽着她进去收拾了一下,很快,一只手牵着她,一只手拉着皮箱,出了房间门。

  后面一点杂事交给了晏程明去处理。

  晏家一众人也已经先后离开了会展中心。

  许明乐早已经等在车边,晏少卿和姜衿一起坐在后面,亲密地依偎着。

  姜衿靠在他怀里,清透的眸子一直看着车窗外,看着看着,突然发现空中开始飘起了鹅毛般的雪花。

  “下雪了?”

  她一愣,笑着扯了扯晏少卿的袖子。

  “天气预报不已经说了吗?”

  晏少卿只觉得她孩子气,将她往怀里又揽了揽,下巴抵在她脖颈,低声道:“宝贝。”

  “嗯?”

  他很少这么唤,姜衿心软得不得了,软绵绵应了一声。

  晏少卿一只大手落在她小腹上,似乎喟叹万千,仍是声音低低道:“真好。”

  儿女和妻子都在怀里,看着窗外飘零的雪花,他只觉得心满意足,这感觉从未有这般强烈,让他甚至生出几分感激上苍的情绪。

  他何德何能呢?

  这一生,也会有这样美满欢喜的一天。

  晏少卿揽着她的另一只手臂下意识收紧了。

  姜衿侧过头,用脸颊摩挲着他的下巴,声音柔柔呢喃道:“嗯,好爱你。”

  ------题外话------

  窗外风雨大作,阿锦一边码字,一边觉得,好像可以完结了啊。

  我应该打上全文完标签,然后开始写番外。

  到最后,准备上传才意识到,哦,我竟然还有渣渣没有收拾完,真是个悲伤的故事。(⊙o⊙)…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33:他的礼物》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