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南辕北辙 江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怎么回事?”

  姜衿一惊,整个人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电话那边的江卓宁也明显愣了一下,斟酌着开口道:“今天车子停的远,下班后过去取,身后突然窜上来一辆摩托车,若非我躲避及时,这会应该被碾成肉饼了。”

  他语调略显轻松,明显是为了安慰自己。

  姜衿慢慢地坐回到沙发上。

  只想想,一时间都觉得胆战心惊。

  过了良久,她才回过神来,迟疑着发问道:“那你没受伤吧?”

  “擦破点皮,不要紧。”江卓宁淡笑。

  “我知道了。那你暂时别管了吧。”姜衿犹豫了一下,语调慢慢郑重起来,“继续下去我怕你有危险,还是算了,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

  江卓宁在电话那头安静了小会,点头道:“好。”

  “差点连累你,真是过意不去。”

  “客气什么?”江卓宁笑着安慰她,“我这不没事吗?”

  “好,那先这样。”

  “嗯。”

  温声应了,江卓宁挂断了电话。

  “我帮你擦点药。”童桐拎着药箱已经在他身边等了好一会,眼见他挂断,紧抿的唇总算松开,小声说。

  江卓宁看着她,她眼圈还有点红。

  摩托车从后面驶来的时候,他避无可避,直接翻进了边上的绿化带里。

  天气这么冷,本来穿得厚,他身上倒不至于有事,只是手背上被树枝划了一道狰狞的伤口,右脸也蹭破了,流了一点血,怎么都遮掩不过去。

  刚才童桐给他开的门,一开门就吓哭了。

  想到她着急慌张地拉着他袖子问“哪里还有伤”的样子,他心里竟一时间满是负罪感。

  好像从医院里那一次开始,这人一直在担惊受怕。

  每一次都是为了他。

  江卓宁抿着薄唇看她,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淡笑道:“好。”

  “脸上这伤口小,先处理这一块?”童桐用棉签沾了点消毒药水,俯下身,正准备触碰他的脸,突然又停下,皱着眉头道,“消毒会有点疼,嗯,你忍一忍。”

  江卓宁一愣,笑了,“我是男人,这点疼还不碍事。”

  童桐丰润的唇又抿了起来。

  她知道呀,知道他是男人,可,这和他是男人有什么关系,她心疼,他破一点皮她都难受。

  更何况这伤口在脸上。

  像他这么骄傲的人,脸上怎么能有疤痕呢?

  只想着,她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了。

  两个人距离太近,江卓宁都能感觉到她轻软绵甜的呼吸喷在自己脸上,药水碰到伤口,他蹙了一下眉,童桐手一抖,棉签都没拿稳,掉在了地上。

  “对不起。”

  她着急慌乱道了歉,低下头就去捡。

  江卓宁突然握住了她手腕。

  四目相对,童桐大大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恐慌,眼睫毛有点湿。

  眼泪掉了,怕被他发现?

  江卓宁这样想着,心里实在不是个滋味,轻声道:“脏了就别捡了,重拿一个吧。”

  “哦。”

  童桐一愣,想起自己刚才竟然要去捡棉签,又有点尴尬,连忙扭过头,又去茶几上取新棉签。

  可——

  江卓宁捉着她手腕呢。

  她下意识低头看去,抿着唇,从他手中抽走了自己的手。

  两个人都没说话,温暖的室内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缓缓地流动着,童桐背着他俯身在剪纱布,宽松的针织毛衣便因为她的动作皱起来一些,露出后腰一小截柔白细嫩的肌肤来。

  许是因为从小家庭环境好,童桐皮肤很好。

  她向来穿着保守,始终被衣物保护着的身上肌肤更好,牛奶一样,触感滑腻。

  江卓宁突然想到先前书房里那一次。

  几乎是不受控制的,他的目光便从她腰上慢慢移动,静静地看着她,竟是意外发现,她眼下这个动作,抿着唇剪纱布,身体弯成柔和的曲线,非同一般得恬静动人。

  像一个恭顺贤良的妻子。

  这想象让他心情突然愉悦了一些,唇角忍不住勾了极浅一道弧,他将视线偏到了别处。

  “手。”

  童桐侧身坐在了沙发上。

  江卓宁便将受了伤的那只手递过去。

  童桐先给他消毒,一边轻柔地动作着,一边低声道:“那个手还没好呢,这个手又伤了,你上班怎么办?”

  江卓宁的目光落在另一只手上。

  晏少卿在那天帮他保留处理了断指,第二天,他犹豫过后还是去了医院一趟。

  医生说好了以后手指可能没以前灵活,他其实不怎么在乎,最终决定再续上,不过是担心童桐和父母看到了之后受惊心疼她。

  断过手指这件事,就算作他一个秘密好了。

  江卓宁淡淡想着,童桐也将他受伤的手指包扎好了。

  整理了医药箱,看着他的手,她略微想了想,柔声问,“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乔伊她们什么时候走了?”

  江卓宁突然问。

  “下午的飞机。”童桐想起来又笑笑道,“中午给她们包了饺子,三种馅呢,好在她们吃得很开心,都给吃光了,说是下次再来玩还做这个。”

  “三种馅?”江卓宁眉头轻蹙,“你一个人做?”

  他上班,童桐算上那五个人,总共六个人,六个人吃三种馅的饺子,那得多麻烦?

  他蹙了眉头,童桐也不晓得哪里出了问题,小声道:“没,乔伊她们也有给我帮忙的。”

  “帮忙?”

  江卓宁无语地笑了一下。

  那五个人,不跟着捣乱就行了。

  跟他过来原本估计也存了研究童桐的心思,可这姑娘是个实心眼,别说给她们甩脸色了,怎么看都是任劳任怨的典型模范代表。

  乔伊她们虽然开放,却也都是爽朗性子,难怪走之前会发那样一条短信。

  “江公子,你老婆真可爱。”

  江卓宁凝神想着,再抬眸去看童桐,一时间也颇觉认同。

  这么实心眼的姑娘,能不可爱吗?

  这样想着,他便站起身道:“不做了。我们出去吃,门口新开了一家西餐厅,去尝尝?”

  “现在啊?”

  “嗯,你不方便?”江卓宁一愣。

  “没。”童桐只是从来没和他去过西餐厅这样的地方,感觉有点意外,愣神过后很快开口道,“那我去穿外套,你等我两分钟。”

  “好。”

  江卓宁话音落地,童桐已经转身跑了。

  她说是两分钟,当真很快下来。

  江卓宁立在楼下,看见她从楼梯上跑下来,脑海中突然闪过另一个人影。

  他和孟佳妩刚确立感情的那段时间,在宿舍楼下等过她好些次。

  原因是孟佳妩说了,以前是她追他,眼下她追上了,就得享受女朋友的权利,按着她的道理,总该是他等她的,而并非她等他。

  他觉得先前的确对她不好,答应了。

  第一天,她说是十分钟,可实际上过了时间才披散着头发跑下来。

  再后来——

  越来越晚,直到她不陪他跑步了。

  他其实无所谓。

  晨跑这习惯是从小就有的,有没有人陪对他来说差不多。

  只——

  此刻想起她,心情突然就复杂了。

  童桐到了跟前就看见他一副出神的样子,脱口问,“想什么呀?”

  “孟……”

  江卓宁一个字出口,戛然而止。

  童桐一愣,脸色很快就变了,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

  江卓宁话未说完,可单看他的反应她就知道,没说完的那两个字是什么。

  他在想孟佳妩吗?

  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多么平淡无奇。

  可他却想着她出神了。

  纵然她离开、纵然她眼下在其他男生身边、纵然她的妈妈和姐姐才刚刚对他们做下那种事,他仍是不在乎,忍不住就想到她,江卓宁,是吗?

  童桐看着他,突然就很想这么问一句。

  可她终归什么也没问。

  她只是侧个头,好像自己都没感觉到自己眼眶酸涩,勉强笑着道:“走吧。”

  “童桐。”

  江卓宁薄唇都抿成了极为细长一道弧,下意识握紧了她肩膀。

  如果说刚才那一瞬心情复杂,这一会,看着童桐近在咫尺的侧脸,他只觉得心脏好像突然被某种尖锐的东西狠狠刺了一下,紧缩着疼。

  那样一段感情,事实上他的确难忘。

  爱也好恨也罢,避免不了经常会突然想起。

  可事实上——

  这也算一个慢慢释怀的过程。

  他和孟佳妩谈恋爱半年时间,出国两年时间,回来在一起不到两个月。

  总而言之,聚少离多。

  冲动过后总有反思、激情过后总有懊悔,短暂的欢愉之后,往往会承受长久的痛苦。

  孟佳妩不适合他,回国后这一段动荡不安的日子里,他也早已经感受不到最开始的那种愉悦,基本上都是无奈、压力、疲倦和烦闷。

  他只是看着童桐飞快地跑上跑下,突然觉得喟叹而已。

  若是真心爱护,一个人,她总会事无巨细为另一个想到,怕他疼、怕他等、怕他不开心。

  眼前这女孩,在全身心投入地爱着他。

  她不会以生命做赌注,不会让他难堪难做,无论何时何地,永远将他的感受放在第一位,她的爱情没有火那么浓烈,却像水那么温柔缠绵。

  他在想孟佳妩,何尝不是在想她?

  她却误会了。

  依着她的性子,这一会定然会难过伤心到极致,偏偏连难过都是无声的。

  眼下两人是正经夫妻,她有质问愤怒的权利,不是吗?

  江卓宁扣着她肩膀的那只手用了点力道,看着她故作镇定的那张脸,他竟然觉得有点无措、着急,甚至,慌乱,他喉头滚动两下,半晌,才勉强开口道:“你听我说。”

  说什么?

  说自己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吗?

  还是他在努力忘记孟佳妩?

  她其实能感觉到他在努力对她好,可,爱情不是努力就能做到的。

  她不想去回想他和孟佳妩的点点滴滴,不想听不想看,什么也不想知道,他说出来的每个字,肯定都会像一柄刀,轻而易举,将她伤的体无完肤。

  童桐一颗心滚烫,深呼吸两下,忽然笑了。

  她就带着那样看似极其自然的笑意侧过头,朝着江卓宁开口道:“你想她很正常,就像我经常会想起赵大哥一样,没什么不能见人的。我们结婚的事别人不清楚,我们自己都很清楚啊,你不用跟我解释的,真的,我理解。”

  江卓宁一愣,神色错愕地看着她。

  半晌,他似乎有点不可思议地蹙了一下眉,迟疑问,“你刚才为什么下来那么快?”

  “啊?”

  童桐也愣了一下,等总算反应过来,抿抿唇道:“那个,我不太习惯让人等我,感觉很过意不去。”

  不习惯让人等,并非不忍心让他等。

  江卓宁站在原地,看着她,似乎是过了很久,才晓得自己误会了。

  他怎么就忘了?

  童桐的爸爸外号人称“童善人”,她妈妈同样是出了名的好心肠,热衷公益慈善,那样一双父母,教导出的女儿,原本就是再善良不过了。

  她被冤枉撞伤人赔偿那么多,再次巧遇,竟然还能再施以援手。

  她心肠赤诚柔软,原本就比一般人更甚。

  那——

  她对乔伊等人那么好,看见他受伤忍不住落泪,都只是因为天性纯良的缘故?

  江卓宁一瞬间想到很多,越是想,刚才涌起的热情、感动、怜惜、心疼便慢慢退了回去,看着她的笑,他竟是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眼前这姑娘心地太好,他总是会错意。

  就像李敏上次骂的那样,如果不是他,童桐已经要和赵安民结婚了。

  她这样传统保守的女孩,和一个男人能走到谈婚论嫁那一步,怎么可能没有感情呢?

  她也许依旧心里有他,难以拒绝她,可同时,她的心里也已经住进了另外一个人,她甚至和自己一样,需要给自己时间,才能慢慢去忘记那个人。

  想着想着,他竟然有点嫉妒。

  他嫉妒赵安民,他拥有过眼前这女孩,是她第一个交往的男人。

  江卓宁慢慢松了手。

  童桐看着他似乎不想说了,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关上门,两个人一起往小区外面走。

  外面的路灯已经亮了,雪仍旧在下,鹅毛般晃晃悠悠,落在人身上便化作一滴水消失不见。

  江卓宁穿了件深蓝色的羽绒服,领子立着,侧脸在路灯下分外冷峻。

  他边上的童桐也穿了件羽绒服,却是挺亮眼的橙红色,女生的羽绒服款式总体来说比较多样,童桐的羽绒服是偏可爱的那一种风格。

  上面两个口袋是手的式样,沿着立领还设计了一个帽子。

  帽子上黑线刺绣了三道弧,看上去刚好像一个笑脸。

  江卓宁一侧头,眼见她戴了帽子,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表情还有点古怪。

  童桐不晓得他是不是觉得好笑,抿抿唇红着脸解释道:“这个,是我妈给我买的。也没有穿几次,再不穿就有点小了,我就……”

  “挺好看的。”

  江卓宁收回了视线,淡声安抚她。

  突然得了句夸奖,童桐心情也轻松了一点,忍不住笑着道:“我妈就是这样,我再怎么说她都觉得我还是个孩子,买衣服喜欢买这种颜色这种款式,我爸都老笑她呢,她要是听见你这句话肯定得得意了……”

  “想家了?”

  眼见她说起父母根本停不下来的样子,江卓宁情绪也缓和许多,笑着问。

  童桐一愣,低低嗯了一声。

  她从小长在父母身边,朝夕相处,要不是因为江卓宁,上大学也根本不会离开临江,找工作就更别提了,怎么距离家近一点怎么来才对。

  可现在,她似乎要永远留在云京了。

  江卓宁喜欢云京。

  不过——

  若是两个人离婚的话,她似乎在这里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背井离乡,不过是因为这么一个人。

  她胡思乱想着,心情突然又复杂了起来,甚至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地上有消融的雪水,江卓宁走的也很慢,余光扫到她神游的样子,突然状若随意地发问道:“你和赵律师,先前进展到哪一步了?”

  “啊?”

  童桐似乎没听清似的,迷茫地抬头看着他。

  “要谈婚论嫁了?”

  江卓宁边走边说,神色很淡,好像就是因为没什么话要说,故意找话说的样子。

  童桐想了想,也就回答了一声,“嗯。”

  “亲吻了?”

  江卓宁神色没变,又问。

  童桐一张脸却是变了颜色,似乎通红窘迫,都不会走路了。

  “嗯,赵大哥他……是,有过了。”

  她颠三倒四半天,还是如实回答了,话音落地,都不敢抬头去看江卓宁了。

  江卓宁的步子却突然顿了一下,他觉得自己实在无聊,可他这一刻又觉得非常好奇,克制了好一会,他都没忍住自己想探究的心思,又似乎自言自语般淡笑道:“赵律师年龄在那呢,估计该发生的也都差不多了。”

  “……”

  童桐抬头看了他一眼,对上他视线,心虚,又飞快地移开了。

  江卓宁一颗心沉沉地往下落。

  垂在身侧的一只手蜷起来又松开,他竟然觉得自己产生了类似于焦灼的情绪。

  “没做。”

  边上童桐两个字突然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江卓宁侧个身,也不走了,神色定定地看着她。

  童桐实在头皮发麻,想了半天,小声解释,“那个,我们,还没……没做到最后一步。”

  这句话似乎鼓了很大勇气,她说完看了江卓宁一眼,实在不晓得怎么面对他才好,虽然她知道江卓宁这是将她当成了朋友,预备无话不谈的那一种,还是有点不知如何应对。

  童桐快步朝小区外面走了。

  江卓宁跟在后面,看着她背影,慢慢走着。

  没做到最后一步?

  这话的言外之意他自然明白了。

  没发生那种关系。

  可——

  在这最后一步之前,那些步骤,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他以前没想过这个问题。

  他一直觉得,像童桐这么保守的女孩,应该不至于在婚前发生那种关系。

  可是事无绝对。

  尤其眼前这样的社会风气之下,尤其,赵安民一看就不是那种没什么经历的男人,童桐会因为他一个亲吻就浑身颤抖,那,又如何能招架赵安民那样的男人呢?

  她青涩无措的反应都能让自己险些失控,更别提一个经历丰富的成熟男人了。

  雪花落在脸上,他突然有点明白赵安民了。

  他那样的年纪,云京本地人,年轻有为、事业有成,长相气质都算出色,同时又精明世故,如何能对童桐这样的女孩情有独钟呢,甚至追了她那么久?

  江卓宁考虑感情从来不会将背景因素考虑在内,因而,他完全没意识到,赵安民可能是因为看到了童桐身后潜在的财富利益才对她进行追求。

  他只是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童桐自有她的好,他以前没有发现。

  现在发现了,似乎已经晚了。

  性子传统的女孩,一般在这种事上自有一种情结。

  赵安民纵然没拿走童桐最宝贵的东西,在她心里,也可能是她第一个男人。

  这就能解释,她为何放不下自己,却也需要时间忘记赵安民了。

  真是……

  江卓宁无法形容他这一刻的心情,复杂极了。

  童桐和赵安民可能发生过的事情他不敢想象,越想越深,越是有些难以言喻的嫉妒。

  这和知道孟佳妩过去的心情又不一样。

  孟佳妩那些事他原本也鞭长莫及。

  童桐却曾经触手可及,她就在他一回头就能看见的地方停留了那么久,她从中学时候就一直喜欢他,他是她情窦初开的对象。

  眼下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却错过了。

  更新早了,还有点不习惯。o(╯□╰)o

  一起监督阿锦啊,八点多更新,估计十点就可以上床睡觉啦,小宝贝估计很满意,阿锦也觉得棒棒哒。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36:南辕北辙 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