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提前生产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江卓宁和童桐去吃晚饭。

  另一边,姜衿结束通话后,蹙着眉坐了良久。

  从小在东辛庄长大,打架抢劫那些事她都习以为常了,可眼下细细回想着云若岚一直以来的行为,仍是吃惊。

  这世上有那么一群人,因为权势通天,所以无所顾忌。他们眼中只有自己的利益、尊严、荣辱,其他一切,对他们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如同草芥。

  云京市每天发生多少案子?

  一个学生意外死亡,或者一个女人意外死亡,甚至都上不了新闻。

  冤屈又如何?

  只要案子能了解,凶杀案有替罪羊,意外肇事案有肇事人愿意承担赔偿责任,这一切似乎都可以圆满解决。

  死人一下葬,社会仍是歌舞升平。

  有的人一朝暴富,有的人则可以继续高枕无忧,何其可憎!

  叶芹不够,孙娇不够,她眼下竟是想杀了江卓宁吗?

  简直……太可怕了。

  姜衿只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再想想,又忍不住想起上一次童桐的事情,更是愤怒难言。

  凭什么?

  因为握着钱财权势,他们就能如此肆意妄为!

  她等不了了,哪怕没有丝毫证据,她也绝不能允许云若岚继续这样下去,不能允许她肆意妄为地伤人性命,更不能允许她犯下此等事,还过得逍遥自在。

  该怎么办呢?

  告诉爷爷?似乎不行。

  上一次老爷子因为晏少晖的事情动了气,好几天才恢复过来,这件事更是非同小可,无论如何,她也不能用这样的事情刺激他。

  告诉晏哥哥吧?

  她抿唇想着,觉得也不行。

  晏哥哥和晏平阳父子关系僵硬,若是因为这件事再惹了晏平阳不悦,关系更是难以修复。

  毕竟是亲生父亲,她不舍得让他陷入如此两难境地。

  乔远呢?

  他会不遗余力地帮自己,可他其实也才稳住了孟家,能是云若岚的对手吗?

  云若岚在晏家二十年,虽说不怎么得老爷子疼爱,可再怎么那也是晏老爷子认可的儿媳妇,她和其他人还不一样,在大宅里住了很多年,不光家里、公司里,怕是这个圈子里,都培养了不少势力

  。

  姜衿一边斟酌,一边叹气。

  最后——

  能想到的也就只有两个人了。

  姜煜和宁锦绣。

  他们和晏家没有牵扯,又是一门心思为她着想,身在高位,饶是云若岚也没法撼动,若是交给他们去打探,总能找到云若岚暗地里做下的许多丑事吧?

  她心肠如此狠辣,背地里犯下的事,总不可能只有这么一两件。

  左思右想,姜衿总算定了心。

  ——

  回门这一日,雪停了。

  吃过午饭,晏少卿有事要忙,上楼去书房里用电脑。

  姜衿陪着姜煜和宁锦绣坐在大厅沙发上聊天,眼见晏少卿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她的神色便突然正式了两分,朝着两人开口道:“爸、妈,我有事情要拜托你们。”

  “哦?”

  “什么事还非得等少卿走了才说?”

  姜煜和宁锦绣对看一眼,同时一愣,发话问。

  “是关于云若岚的……”

  “衿衿!”

  姜衿话音刚起,宁锦绣的脸色便略微变了,神色间带着一抹不赞同,“眼下你都上班了,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一点礼数都没有。云若岚是你叫的吗?不管喜不喜欢,场面上总得过得去,你这孩子,怎么连一声妈也不叫?”

  “……”

  姜衿抿了唇,愣了一下。

  姜煜眼看她脸色不好,朝着宁锦绣使了个眼色,打圆场道:“在我们家呢,有什么?孩子又不是那种不懂事的人,在晏家做好就行了,回来放松一点也没事。”

  “我这不是怕她叫惯了让人笑话吗?再怎么着人家现在也是她婆婆。”

  “孩子这怀着孕呢,说两句就行了。”

  宁锦绣和姜煜你一句我一句,一时之间,倒完全没有姜衿插话的余地了,她也不着急,等这两人都停下,直接开口道:“云若岚杀了人。不仅杀了我朋友,还杀了少晖他妈妈,就那个孙娇。”

  “……”

  姜煜和云若岚齐齐一愣。

  半晌,姜煜神色严肃地看着她,“这事你怎么知道?当真?”

  “叶芹的事爸爸应该知道,我是后来听姜晴说的,她是听到晏清绮说了。至于孙娇的事情,我觉得就是她,除了她还有谁啊?我让我朋友去查孙娇意外事故的案子了,结果我朋友一下班就被报复了,差点出事。”

  “你朋友?”

  宁锦绣看着她,反问了一句

  。

  “江卓宁。”姜衿言简意赅道,“他在华夏台当记者,你们应该知道。”

  宁锦绣笑着道:“知道是肯定知道了。前面你说的那件事我不清楚,可你怎么就能确定,江卓宁差点出事是云若岚派人做的?”

  “除了她不可能有别人!”

  姜衿咬着唇,语气都有点不好了。

  宁锦绣却叹口气,反问她,“那先前他被人捅刀的事,难不成也是你婆婆?”

  “这……”

  姜衿愣了半晌,看着她道,“妈,这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宁锦绣有点无奈了,语重心长道,“少卿和你都不喜欢云若岚,这我知道。可现在最起码在明面上也过得去,那人不管怎么说也是你婆婆,你眼下结了婚有些事就不能任性,更不能想当然。少卿那边你也应该劝着点,怎么能拿这种不确定的事情火上浇油呢?”

  “不是的。”

  宁锦绣的反应完全出乎意料,姜衿脑子都有点转不过弯,连忙反驳。

  “你这件事告诉少卿了?”

  “没。”

  “没有就好。”姜煜接过话,继续讲道理,“你想想,你若是告诉给少卿是什么后果?他不处理过意不去,调查了就是和你公婆过不去,没什么结果还好,要当真出点什么事,不得闹得家宅难安?家和万事兴的道理你应该懂,这几天因为你,晏楚两家已经结了怨,虽说那是楚家咎由自取,可你刚结婚就让家里出现这种麻烦,已经是有点不好看。眼下老爷子眼看着过生日,没多久也要过年了,你怎么能因为外人的事情在家里兴风作浪?”

  “爸!”姜衿忍耐听着,脸色都变了。

  “兴风作浪这说的太过了。”宁锦绣连忙道,“不过你爸这话也是为了你好,我们总不可能害你。结婚了你是媳妇,和当女儿不一样,老爷子和少卿宠你我们也高兴,可不能因为人家宠你了,我们就恃宠而骄,是不是?”

  “我没有!”

  姜衿觉得自己和这两人简直说不通,气恼道:“反正你们就是不想帮我?叶芹和江卓宁对你们来说无关紧要,可他们是我的朋友。我和叶芹认识很多年,现在我还要把杀她的凶手叫妈,这难道不讽刺吗?”

  “你这孩子……”

  宁锦绣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姜煜也有点无奈,想了想,仍是耐着性子道:“你那个姓江的同学我知道,在华夏台当记者,做的又是那种揭黑打假的节目,职业原本就有风险,你也没证据说是云若岚对不对?仅凭他差点出事就给人定罪,未免太武断了。还有你说的那个叶芹……”

  姜煜顿了一下,叹气道:“晏清绮和姜晴都和你关系不好,她们的话能有几分可信度?且不说这事情是真是假,纵然是真,眼下时过境迁,你也根本毫无证据。又或许,当初姜晴故意这么说,就是希望激怒你,让你和云若岚势同水火

  。”

  “我……”

  “没证据是不是?那就安心待产,别疑神疑鬼的。”姜煜直接打断她,又苦口婆心道,“姜晴眼下成了那样,你和清绮那孩子年龄相当,平时该多亲近好好相处才是。依你说云若岚那么恶毒,少卿回来这几年怎么一点事都没有?你眼下怀了孕,云若岚还请了国际营养专家专门照顾你呢?你还小,再过几年就知道,事无绝对,这世上的黑白也不是绝对分明的,能成为一家人也不容易,不管云若岚如何处事,眼下倒也没有亏待你,反而因为晏老爷子的缘故对你照顾有加,这就行了,过去那些纠葛该放下就得放下。”

  “……”

  姜衿失语了良久,苦笑道:“我还以为你们肯定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我和你爸都是为了你好。”宁锦绣看着她,叹口气,握上她的手,柔声道,“你日子过好了我们就高兴。就算云若岚私底下有点问题,可这世上,身在高位的人哪个没一点问题?水至清则无鱼呢。她的问题不应该你来操心,若是当真因为你导致她被逐出晏家了,你想过后果没?你公公如何自处?晏清绮和晏少瑄不得恨死你?晏家其他人该怎么想你?你这以后的日子更是没法舒坦了!”

  “可是我朋友……”

  “好了好了。”姜煜有点无奈地打断她,应承道,“她的问题我会帮你留意一下,具体要怎么办以后再说。没证据咱们也不能冤枉了人家,毕竟是长辈。不过话说回来,这件事你可不能拿去烦扰少卿和老爷子,老爷子眼下身体不好,少卿又忙着医院的事情,哪有精力为这种小事费神?”

  “我知道了。”

  这些姜衿事先也想过,只得答应。

  “那就好。”

  宁锦绣看了一眼姜煜,也松了一口气,安慰她道:“这些事有我和你爸呢。你怀着孕就别胡思乱想了,怀着两个孩子原本就吃力,你的任务是好好休息、补充营养,把这两个小家伙健健康康生出来,知道吗?”

  “知道了。”

  姜衿一时间有些丧气。

  她年龄小,也就刚刚步入社会而已,同学朋友大抵也都差不多。

  这种家丑,更是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能怎么办?

  姜煜和宁锦绣虽然给她泼了凉水,却也让她知道,云若岚的事情,她若没抓到把柄,根本无可奈何,那人眼下是她的婆婆呢。

  饶是她只觉再强烈,再肯定,那也无用。

  连自己的父母尚且这样劝说她,更别提晏家一众人了。

  姜衿心事重重。

  晏少卿下楼的时候,就看到这幅场景。

  她和宁锦绣两人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水果,都没有说话,似乎有些无聊了。

  “衿衿。”

  晏少卿出声唤了她一下

  。

  姜衿一转头,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笑着问,“好了?”

  “嗯。”晏少卿有点过意不去,垂眸朝宁锦绣道,“这段时间事情比较多。”

  “理解理解。”宁锦绣也已经起身了,笑着道,“建医院原本就是麻烦事,前期准备更要充分才能动工。这段时间因为结婚又耽搁不少事吧,忙归忙,也得注意身体。”

  “我知道。”

  晏少卿点点头,笑着答应了。

  时间也不早了,几个人站在客厅里寒暄一阵,晏少卿和姜衿便离开了姜家。

  “怎么了?有心事?”

  两人一上车,晏少卿便柔声发问了一句。

  “没,就等你等得无聊了。”

  姜衿耸耸肩笑了一下,并没提起云若岚的事情,反而又和他说起了老爷子先前打来的一通电话。

  婚后两人在依云首府住了几天,老爷子担心得不得了,只怕她没被照顾好,想到他语气里的忧心,姜衿更是觉得过意不去,晏少卿也是,商量了一通,回家后,略微收拾了一下东西,两个人又回了大宅。

  家里住了几天之后,姜衿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主要因为晏平阳。

  晏平阳先前一周也就回家两三天,眼下一反常态,几乎天天待在家里。

  在家里也没事,多半时间陪着老爷子说话,惹得老爷子情绪都比以往好了许多,时常大笑,整个家都似乎突然充满了活力和温馨气息。

  这种情况下,云若岚自然也越发高兴了。

  晏平阳得宠,又能日日在家里,她这个当老婆的,脸上也有光。

  这两人情绪好的直接后果是,整个家都慢慢变得其乐融融了,怀着身孕的姜衿更是被所有人捧在掌心里。很多时候她都恍惚觉得,这个家原本就是如此,和睦兴隆。

  元月初,老爷子笑呵呵地过了他的百岁生日。

  姜衿肚子也明显地隆了起来,并且一天一个变化,安心待产。

  风平浪静的日子过了小半年。

  一眨眼,到了四月。

  双胞胎生产有一定的风险,她的预产期在四月二十号,老爷子却担心的不得了,三月底,就催着晏少卿送她去医院待产了。

  晏少卿哭笑不得,只得应下。

  四月一日,星期三。

  早上吃过饭,晏少卿就开始去收拾东西,准备带姜衿去医院。

  姜衿行动不便,肚子都鼓成一个大圆球了,只能仰靠在沙发上,等他。

  老爷子坐在边上的沙发里,想着她要走,又觉得担心,开口叮咛道:“眼看着就要生了,住在医院里也不能大意,有什么事都让少卿去干

  。”

  “爷爷,您别太紧张了。”

  姜衿看着他的样子也有点哭笑不得,安抚道:“还有二十多天才生呢。”

  “诶!”老爷子不赞同地看着她,没好气道,“双胞胎哪有按着时间生产的,单胎的都少呢。亏得少卿还是医生,这点常识都没有,还不如我老头子。”

  “……”

  姜衿一时无话,只得抿着唇笑。

  晏少卿推着箱子过来就听见这话,无奈道:“爷爷。”

  “收拾好了?”

  老爷子见他过来,笑着问了一句,拄着拐杖就要站起身来。

  熟料——

  意外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

  晏管家没在边上,他又坐了太久,起身着急,扶着拐杖都没站稳,整个人就往茶几上倒去。

  “爷爷!”

  正看着他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刚从厨房里出来的晏平春也吓了一大跳,放下果盘就往茶几跟前走,突然又听见姜衿“啊”了一声。

  心里着急,她都忘了自己怀着身孕,一起身给扭了一下。

  额头的汗水顿时冒了出来,姜衿跌坐到沙发上。

  “别动。”

  晏少卿快步过去刚好扶了老爷子坐下,眼见她动了胎气,又连忙将老爷子交托给快步过来的佣人,连忙又到了她跟前去,急声问,“感觉怎么样?”

  姜衿一只手猛地抓住了他的袖子,喘着道:“肚子……肚子好疼。”

  “是不是动了胎气?”晏平春已经到了两人跟前,看着她一会功夫就起了满脸汗,更是着急道,“疼成这样,是不是要生了?”

  “我就说双胞胎要早产!”

  老爷子刚坐下,看见这情况又急的不得了。

  晏少卿一时间也有点手足无措了,连问话也来不及,俯身抱起她就往门外走,一边走一边朝晏平春道:“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姑姑你拿一下东西。”

  话音落地又朝着进来的许明乐吩咐道:“现在就走,把车子直接开过来。”

  “是。”

  许明乐原本就进来接两人去医院,此刻眼见姜衿出了意外,回过神后应个声就快步跑了。

  预产期临近,姜衿这些日子其实能感觉到肚子隐隐作痛,可毕竟没什么经验,想着时间还早呢,一直都拿老爷子的话当玩笑。

  此刻余光瞥见老爷子焦急的脸色,她却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

  “乖,别说话,忍着点。”眼见老爷子没什么事,晏少卿也顾不得多想了,抱着她快步就往门口走,一边走,一边柔声安抚她,“别害怕,有我在呢。”

  “晏哥哥……”

  姜衿疼得有点晕头转向,只觉得浑身一点劲都使不上,一只手却紧紧地揪着他的袖子,杏眼盈盈道:“疼,好疼。”

  “有我在,乖,有我在。”

  晏少卿也着急,脸上很快也布满细汗,只能一边走,一边声音低柔地安慰他。

  “好害怕。”

  痛意一阵接一阵传来,姜衿被他抱着进了车后座,整个人都恨不得蜷成一个球。

  晏少卿连忙将她身子放平些,又取了一个软枕就往她身下垫去,亲着她额头诱哄道:“很快就到医院了。别多想,有我陪着你了,跟我说话,嗯?”

  “你想转移我注意力,呜呜,疼。”

  姜衿却不上当,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清醒地感受着一阵阵疼痛,整张小脸都皱在了一起,又委屈又难受又气恼,等车子开了,更是语无伦次道:“都怪你,唔,不要生了,我不想生了。”

  她这话透着一股子孩子气,原本紧张的气氛都被她这句话给破开了。

  晏少卿有些无奈地看着她,前面的晏平春扭过头来笑了,“衿衿乖。每个女人都得过了这一关呢,哪能说不生就不生了。都这会呢,两个孩子听见该不高兴了。”

  姜衿:“……”

  “姑姑你别吓她。”

  眼见怀里汗湿的小人儿脸色都变了,晏少卿忙不迭接话道:“他们能听懂什么呀。别担心,我们很快到医院,不会有事的。”

  “生孩子是不是更疼?”姜衿泪眼斑斑地问他。

  晏少卿一愣,“不,一点都不疼。”

  晏平春:“……”

  得,哄小孩的话都用上了,她还是当没听见算了。

  ------题外话------

  姜衿:“好疼,不想生了。”

  肚皮里晏仲宁一愣,“妈妈不生了,啊啊啊,她竟然不想要我,抗议。”

  小魔王在肚皮里各种踢翻滚。

  乖乖待着的小猫吓了一跳,“竟然这么折腾麻麻啊,爹爹能忍妹妹不能忍,打死你打死你我打死你!”

  闹得正起劲的小魔王:“(⊙o⊙)小猫炸毛了。”

  姜衿肚子更疼了,扯着晏少卿的肚子直哭。

  混蛋,谁说生孩子一点都不疼,还没生就这么疼,~(>_<)~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37:提前生产》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