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光头也爱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姜衿和两个孩子一起回了房间。

  耳听着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她忍不住低头看了晏仲宁一眼,嗔怪着笑道:“小淘气。”

  “唔唔。”

  小家伙攥着拳头朝她挥了挥。

  姜衿看着他肉呼呼的脸蛋,想到刚才楼下那一幕,又笑嘻嘻地握住了他的小拳头,柔声哄道:“宝贝乖,叫一声妈妈来听听。”

  “爸噗。”

  晏仲宁乐呵呵地唤了她一声。

  只会叫爸不会叫妈?

  姜衿一愣,只想着整个人都不好了,要知道,从医院里回来以后,这小东西一天有多半时间都蜷在她身边。

  小孩子最先喊得不该是妈妈么?

  这算怎么回事啊?

  !

  再说了,晏少卿可没自己这么疼他的。

  越想越委屈,她扁着嘴,没好气地捏捏晏仲宁的手心,不悦道:“没良心的小东西,以后不爱你了。”

  “呵呵呵呵呵。”

  晏仲宁发出一串气死人不偿命的笑声。

  姜衿皱着眉,鼻子都快气歪了。

  瞬间不想理她,她侧头看向正蜷成一团睡觉的小猫儿,眼见她细细的眉眼仍是眯成一条线,没什么睁开的打算,顿时又怜惜得不得了,伸手在她小额头上轻轻地摩挲了两下。

  这么瘦小的孩子,每每看到她总有点难受。

  “小猫呀,快快长。”

  看着看着,她便自顾自嘀咕起来。

  晏少卿洗完澡一出来,就看到如此这般让他觉得温暖的一幕。

  拿着干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走近,他压低声音柔声道:“别担心了。医生不是说了吗?好好养着就是了。”

  “嗯。”

  姜衿头也没回,笑着说,“就是感觉有点丑呀,皮肤还有点红,你瞧瞧仲宁,脸蛋白嫩嫩跟水豆腐似的,多可爱。”

  “……”晏少卿一愣,“我可不觉得丑,反而还觉得她漂亮的紧呢。”

  “哼,你偏心太严重了。”

  姜衿想起他对两个孩子截然不同地态度,没好气地哼哼道:“我看你有了女儿连媳妇都忘了呢,你说是吧?”

  “怎么会?”

  晏少卿一本正经反驳。

  “就有!你……”

  姜衿说话间猛地扭头过去,话音戛然而止了。

  她坐着,晏少卿站着,尤其……他洗完澡竟然只穿了一条平顺光滑的四角内裤跑出来。

  她一扭头,猝不及防和那处蓬勃面对面了。

  呃。

  姜衿满脸通红地直接扭头过去,小声嘀咕道:“你怎么连裤子也没穿就出来了?”

  “怎么没穿?”

  晏少卿看着她脸红的样子只觉得好笑,故意逗弄道:“你这不刚看见?浑身上下也就穿了这么一条裤子。”

  姜衿呐呐,“穿了和没穿一样。”

  晏少卿低低笑一声,顺势坐在她边上,用没拿毛巾那只手捏住她下巴,看着她眼睛笑着问,“这都见过多少次了?还害羞呢?”

  “晏哥哥!”

  “叫老公

  。”

  晏少卿指腹摩挲着她的嘴唇,突然要求了。

  算起来,两个人结婚也已经三年了,可这丫头叫晏哥哥顺口得跟什么似的,从来没改过口。

  叫老公的次数简直屈指可数。

  蹙眉想了两下,晏少卿看着她的眼神更是越发深切了。

  姜衿被他撩拨得面红耳赤,抬手在他精瘦紧实的胸膛上推了一下,咬唇道:“孩子都醒着呢。”

  “那有什么?”

  晏少卿垂眸看了看大睁着眼睛的晏仲宁,不以为然道:“他才多大?知道什么呀?就算长大了还能阻止父母恩爱不成?”

  “油腔滑调,晏哥哥变化真大。”

  “老公,嗯?”

  晏少卿低头咬了咬她的耳垂。

  姜衿半边身子都软了,连忙回话道:“好啦好啦,我叫还不成吗?老公老公老公。”

  晏少卿低笑着将她搂在了怀里。

  姜衿柔软的指尖便在他胸膛上画起了圈圈,一边画一边小声问,“刚才的问题你还没答呢,你爱小猫还是爱我?”

  “这算个什么问题?”

  晏少卿只觉得好笑,勾勾唇。

  “正经问题啊。”他不答,姜衿整个人顿觉不好了,不依不饶道,“快说啊,更爱小猫还是更爱我?”

  “当真想知道?”

  “恩恩。”姜衿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

  晏少卿色泽浅白的薄唇凑到她耳边,声音低低道:“两只猫都爱。”

  姜衿:“……”

  半晌,她还是觉得不乐意,撇嘴道:“应付了事啊你。”

  晏少卿也不知道将毛巾扔到哪去了,俯身将他整个人压在身下,仍是低声道:“傻子,这能比吗?你明知是不一样的爱,小猫是我们爱情的结晶和见证,难道你不希望我爱她?”

  “唔。”姜衿被他吻得有点晕头转向,连忙道,“仲宁也是。”

  晏少卿侧头看了眼边上四脚朝天的晏仲宁,没答话。

  吻着姜衿的动作却激烈了两分。

  姜衿也有点情动,却怕波及到孩子,只得一边回吻他一边求饶,央求到了晚上再……

  晏少卿也并非不加节制的人,闹了一会便放开她,翻个身,将她揽到了自己怀里去,却顺势摘了她里面的内衣。

  姜衿一阵无语。

  晏少卿却一脸正经,“戴着那个睡觉对身体不好,一会还得喂孩子

  。”

  “……”

  姜衿不想和他在这种问题上多做讨论,低低唔了一声,也就不纠结了,小心翼翼地将晏仲宁揽到了自己怀里。

  晏仲宁很乖,躺在最边上也完全不用担心,这捣蛋鬼却不行,已经会翻身了,稍不留神,他说不定就会滚到床底下玩去了。

  姜衿只得将他禁锢在怀里,哄他睡觉。

  床很大,一家四口也完全躺的下,晏少卿眼看自己的小心肝在最外面,很不忍心,可若说要放开怀里这一个,更不忍心,权衡了一下,眼看小猫在边上睡得十分乖巧,也就默许了这排序。

  姜衿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只觉得先前那问题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她真傻,竟是吃起女儿的醋来了。

  一边想一边笑,到最后,她将晏仲宁哄睡往边上放一点,便转个身,整个人都钻进了晏少卿怀里去。

  “晏哥哥。”

  小人儿仰起头,声音娇娇地唤了他一声。

  晏少卿大手抚摸着她细软的头发,笑着喟叹道:“头发又长了。”

  “额。”

  姜衿也有些不舍地摸了一下她颈间的头发,语调里怀着一丝惆怅道:“也就再能留一两个月了,正式上班又得剪的。”

  实习主播做的很好,他们几个人已经通过了考核,毕业了便可直接前往华夏台上岗,成为正式的新闻主播。

  自然得剪短头发的。

  想起自己这四年,头发短了长了,长了又短了,长长短短、反反复复,心情还有点复杂呢。

  “晏哥哥喜欢我长头发?”

  姜衿摸着他眉眼,弯着唇角问。

  晏少卿手指从她发间穿过,最后整个手心拢住她后脑勺,淡笑道:“也不是。你长发短发我都爱……”

  语调顿了一下,他突然又补充道:“光头也爱。”

  姜衿的思绪突然就飞远了。

  她恍惚想起,自己的确是剃过光头的,在病床上,手术室里,据说还是晏少卿亲自给她剃的。

  当时醒来十分懵懂,她只顾着抱怨他了,倒是从未去探究,剃光她头发的时候,他到底怀着怎么样一种心情呢?

  “晏哥哥。”

  姜衿小声问他,“剃光我头发的感觉怎么样啊?”

  “不怎么样。”

  晏少卿愣一下,给了四个字答案。

  姜衿神色怔怔地看着他,晏少卿却将她揽紧了一些,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别问了,感觉真不怎么样

  。”

  那时确切的感觉已经难以说清了,可他记得自己酸涩到想要掉泪的眼睛,还有手术台上那些汗。

  从来都气定神闲,从来都从容不迫,拿起手术刀的那一天起,大大小小的手术他做了无数次,却从没有一次像那一次,额头上一层层汗水往下掉,很多瞬间差点烧灼了他的眼。

  幸好……都过去了。

  眼下这丫头无论如何都喜欢他,哪怕没有记忆也喜欢他,她的爱,让自己原本冰冷荒芜的生活,彻底地成了一汪活水。

  真好。

  晏少卿紧紧地搂着她,脑海里过去许多画面翻飞,他微微闭上了眼睛,声音低低说,“衿衿。”

  “我在呢?”

  姜衿只觉得自己被他搂的有点喘不过气,正想让他松一些,却听见他似乎隐忍克制情绪的声音,“吻我。”

  “啊?”

  姜衿一时不解,反倒瞪大了眼睛。

  晏少卿硬如铁的胳膊越收越紧,刚才那句要求好像都变得郑重了起来。

  姜衿看着他近在咫尺一张脸。

  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他和自己初次在晏家见到时其实没什么两样,眉眼乌黑工整,鼻梁挺直、薄唇抿着,清隽沉稳的面容便好像从水墨画中来。

  她的手指又一次落在他乌黑修长的眉上,娇嫩的唇凑过去,温柔至极的亲吻便从他鬓角开始了。

  房间里两个孩子都睡去。

  安静极了。

  盛夏天,外面阳光明媚,隔着一层窗帘,在室内洒了一层薄薄金光,透露出无比温柔而又绵长的韵味。

  姜衿整个人淹没在火热灼烫的浪潮中。

  那潮水一阵接一阵,她飘飘荡荡,起起落落,到最后,眼前只剩下一片片明晃晃耀眼的白光了。

  ------题外话------

  缠绵温情一下,虐个渣,阿锦预备完结正文了。

  也许比预想快了那么一点,但是主角已经事业爱情双丰收,结了婚生了娃,事实上也的确到了时候,番外里还会偶尔出现的。

  今天取了唐筛结果,高危,以至于这一天原本都没心情,是对晏哥哥和衿衿的愧疚,让我觉得不能再请假。明天需要进一步确诊,可能要做羊水穿刺吧,情况不好的话,阿锦接下来需要手术引产,暂时不能要宝宝了。

  若如此,后面又需要时间来休息,算了一下剧情,觉得正文最起码应该在手术前完结,某些遗憾和补充,放在番外里慢慢说,也算了了阿锦一桩心事。

  医生说今天的结果准确率百分之六十五,明天要做的才能最终诊断,所以亲们也不用过于担心阿锦,保佑阿锦吧,退一万步讲,阿锦还年轻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240:光头也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