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卓宁番外 006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翌日。

  下午一点,孟佳妩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

  她抬手迷迷糊糊地摸了手机,没好气道:“喂。”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礼貌的女声,问好后说了两句,她原本的睡意便也终于去了大半,耐心听着。

  “行,我知道了。”

  过了两分钟之后,她应声挂了电话。

  电话是《华夏新声音》节目组老师打来的,通知她下午有活动,并提出希望她能按时参加。

  活动?

  孟佳妩挂了电话嗤笑一声。

  说得好听了是活动,介绍几个音乐制作人给他们这些潜力股认识,其实不就是陪酒吃饭吗?

  起身洗了澡,在衣柜里找了件露肩修身裙换上,孟佳妩出了房间。

  保姆阿姨正在客厅里逗江回。

  眼见她下来,连忙起身笑道:“孟小姐起了呀,现在要吃饭吗?我已经照顾着回回吃过了。”

  “嗯。”孟佳妩点点头,问她,“许辉呢?”

  “早上起来就没见。”

  孟佳妩:“……”

  这是没回来的意思?

  她脸色顿时就拉了下来,站在原地沉着脸,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

  保姆阿姨早已经习惯了,默默地坐回到沙发上,倒是边上的小江回,抬着小脸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小丫头眉毛很黑很工整,单眼皮薄嘴唇,整张脸虽然小,却已经有棱有角了,眉眼口鼻都跟了江卓宁,粉雕玉琢的。

  怀胎十月,这孩子竟是一点也不像她。

  孟佳妩冷脸看着,心情突然极度烦躁了起来。

  她的确喜欢男孩。

  不光她,可以说,除了乔晞外,每个生活在孟家的人都喜欢男孩,也只有男孩,在孟家才能更大地发挥作用。

  孟婉清是唯一的一个例外。

  孟庆深爱乔晞,孟婉清又是老来子,是男是女有什么所谓呢?

  刘樱就不一样了。

  她从来都更喜欢儿子的,也不止一次提过儿子和女儿的区别。她原本就不喜欢自己的女儿身,从小争强好胜,但凡男生能做的,她都想做,男孩可以得到的,她觉得自己也应该全部得到。

  反正男孩比女孩好太多太多了。

  如果江回是个健康的男孩,她就不信江家父母不许她进家门,可,为什么偏偏就是个女孩呢,是个女孩也就罢了,还是个傻的,一岁出头连声妈也不会叫,她能指望她帮到自己什么!

  孟佳妩一脸抑郁地和沙发上小江回对视。

  保姆阿姨眼见她一直盯着孩子看,连忙又试探着笑问,“回回看您呢,你要不要抱抱?教授说……”

  “不用。”孟佳妩冷声道,“我这就出去。”

  “……”

  保姆勉强一笑,“您路上小心。”

  孟佳妩再没说话,拿了自己的包,直接出门去。

  “哎。”

  眼见她出去,保姆阿姨无奈地叹了一声,只觉得这孩子真是个可怜的。

  没爸爸也就算了,这分明有妈妈,也根本和没妈妈一样,生下来以后孟佳妩抱她的次数都寥寥无几,这是做了什么孽呀。

  孩子还有病呢,这样下去可怎么办才好?

  保姆一脸无奈地看着小丫头的脸蛋儿。

  小江回也看着她,半晌,不知道怎么的,就是弯着唇角小小的笑了一下,又懵懂又无辜。

  “小可怜。”

  保姆阿姨轻轻地刮了一下她鼻头,“对我笑可没用。怎么刚才不对你妈笑呢,兴许她还能疼你一些。”

  小丫头又低头看手了。

  ——

  孟佳妩出了门。

  六月的云京还不算炎热,却没多少风,逛街的感觉也不怎么好。

  她不晓得自己在烦心什么。

  江卓宁竟然对童桐那么好!

  许辉竟然敢对她甩脸色?!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觉得无法接受。

  她是孟佳妩呀!

  想当初孟庆还在世的时候,她在哪个宴会上不是艳光四射,去哪里不是众星捧月,那些男人排着队邀请她跳舞,好话说尽,也得看她赏不赏脸!

  现在呢?

  江卓宁她搞不定了,区区一个许辉,竟然也敢和她使性子?

  孟佳妩越想越气,逛街也没兴趣了,站在商场楼梯扶手边,拿出手机,给许辉拨了一个电话。

  “你在哪呢?”

  电话很快接通,她直接问。

  许辉接到电话原本也意外,此刻听见她声音里带着怒气,略微想了想,却也只能如实道:“我在恒阳……”

  “你回家了?”

  孟佳妩一愣,不敢置信地反问了一句。

  “嗯,我……”

  许辉话未说完,只听那边传来咬牙切齿一句,“真有种!”孟佳妩直接挂了电话。

  “我爸病重。”四个字卡在喉咙眼,许辉握着手机,眼看着上面通话结束的提示语,无奈地抿了一下唇。

  “谁是家属?”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询问声。

  许辉抬眸看去,两步开外妆容精致的女人连忙上前道:“我是,我是他老婆。”

  医生递了手术同意书让签字。

  女人握着笔很快签了名字,全程没和他说一句话。

  许辉咬牙握了握拳。

  他父亲这一年多身体不好,眼下夜里突发急病住院,他大中午才赶回来,的确不孝。

  可——

  即便这样,他也不能眼看着公司被这女人收入囊中了。

  孟佳妩那边,他是真得暂时顾不上了。

  许辉胡乱想想,眼见医生转身进了手术室,也一转身,握着手机去给公司副总打电话了。

  昨夜到现在,这已经是第二次抢救了。

  老头子凶多吉少,他必须做最坏的打算,替自己争取最大利益。

  与此同时——

  孟佳妩阴着脸握了握手机。

  许辉的态度彻底激怒了她,不过吵一架而已,他竟然一夜未归,才半天就回了恒阳。

  这什么意思?

  甩手走了?

  呵呵,真是走得好,以为她孟佳妩眼下离不开他吗?

  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

  深呼吸两下,孟佳妩将手机扔进包里,又直接往商场里面走了。

  这一届新声音选手里,她算年轻女孩里相貌最好的,往演艺圈发展自是前途无量。

  可同时,新声音舞台不是她一个人的天下。

  她虽然呼声高,眼下的人气指数却还不是第一呢,前面光是女孩也压了好几个,并且各有千秋。

  有山里来的姑娘,黑黑瘦瘦的,却凭着歌声被媒体和观众捧为“能洗涤人心灵的声音。”

  也有大学生,嗓音甜的发腻,却凭着一首《甜蜜蜜》被称为“小邓丽君。”

  还有她最讨厌的黑长直女生,一袭白裙上台,素面朝天唱了一首中英文掺杂的不知道什么歌,竟然被直接冠以“天籁之音”的美称。

  真是够够的。

  说白了不就是炒作吗?

  一个两个在节目组脸蛋笑得跟花一样,把那些化妆师呀造型师呀,甚至小助理都哥长姐短地叫着,明星梦就写在脸上,卑微讨巧到极致,她自然是一个也看不上眼。

  集体聚会,她自然要艳惊四座的。

  爱美本就是女人的天性,尤其是和这些她看不上眼的女生处在同一水平线上,她哪有被压的道理?

  孟佳妩选了件纯黑色的单肩露背长裙。

  手指整理着裙子出了门,抬眸看着镜子里冷着脸的自己,她咬咬唇,心里又涌起一阵不甘。

  孟庆在世的时候,她哪一件裙子不是高级订制?

  和江卓宁在一起的时候,因为他不喜欢,有一段时间她穿衣打扮都素净得像个学生,她觉得没什么,毕竟她拥有了江卓宁,无论穿什么,她成了他堂堂正正的女朋友,心满意足。

  可眼下呢?

  江卓宁不属于她。

  这件衣服其实也不属于她。

  她的钱早已经花光了,买这么一件衣服而已,还要刷许辉的卡。

  她竟然已经落到这种地步了?

  怎么可以?

  必须红!

  这念头第一次无比强烈地出现在脑海中,孟佳妩咬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暗暗说。

  她必须永远站在令人瞩目的地方,让人膜拜让人追逐,她要让江卓宁看到光华四射的自己,后悔遗憾,她要让刘樱看到,要让许辉看到,要让所有看过她狼狈一面的人,看见她的成功。

  付了钱,孟佳妩直接穿着裙子离开了商场。

  商场旁边就有西餐厅。

  她一个人慢悠悠吃了饭,一直无聊到晚上八点,才前往节目组老师事先说好的会所。

  这一次聚会偏属于私人性质的聚会。

  节目组老师也比平时公众场合随性许多,给几位选手依次介绍了几个音乐圈的前辈,大家也就没拘束,笑笑闹闹地开始喝酒用餐了。

  孟佳妩喝了几杯,吃的很少。

  酒过三巡,边上挺着小肚腩的男人笑着看她一眼,“这些菜都不合胃口,小孟怎么吃得这么少?”

  “下午吃过了。”孟佳妩看他一眼,身子往另一边偏了偏,顿时又后悔自己选了这么一件裙子。

  她要艳惊四座没错,可这些人哪个值得她特地打扮?

  再看看周围几个笑容满面的同期选手,她更是觉得作呕,一个两个上不了台面的,也只能逢迎这种条件的老男人了。

  边上的男人仍是笑看着她。

  孟佳妩长得美,可总是一副冷淡不耐烦的样子,带着刺似的,他就喜欢征服这种带刺的玫瑰。

  圈子里有人说起她的过去,交往过的男人简直如过江之鲫,还各个都有点脸面,更是挑起他兴趣了。

  今天这聚会,原本也有点刻意为之的意思。

  男人趁着酒劲,一只手摸上了孟佳妩的大腿,试探着往上。

  谁料——

  一杯酒迎面而来。

  男人一愣,包厢里正说笑的众人也是一愣,有人直接高喊道:“怎么了怎么了?小孟这怎么回事?”

  孟佳妩侧身冷笑一声,握住男人的手腕抬起来,“就这样的条件,也有脸往我身上蹭?”

  “你!”

  男人被浇了一脸酒,自是气急败坏,腾一声站起身脸色铁青着看她。

  孟佳妩抬步就往门外走。

  一只手猛地被人拽住,男人看着她冷笑,“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啊?孟家五小姐?我呸!”

  “你知道?”

  孟佳妩挑着眉,一脸意外。

  男人呵呵笑,“知道又怎么样?眼下的孟家可早已改头换面,像你这样的丧家之犬,我要你是给你面子,别不知好歹了。”

  “你要我?”孟佳妩上下扫他一眼,“就你这肥头大耳的猪样,你也配!”

  “我他妈……”

  “滚你妈的……”

  两个人同时出声出手,包厢里众人齐齐一愣,就连端着果盘刚进门的服务生都被吓了一大跳。

  孟佳妩和男人打作一团了。

  边上一众人回过神来自然连忙去拉扯,眼看她摸了桌上的酒瓶,有人赶紧去拦,就听到门外传来似笑非笑一声,“呦,这不小妩嘛。”

  与此同时——

  孟佳妩握着的酒瓶在纠缠的男人脑袋上开了花。

  包厢里彻底乱成一团了。

  所有人看着孟佳妩,简直见了鬼一般,要知道,被她砸这么一下的可是圈子里出了名的音乐出品人,这不自掘坟墓么?

  孟佳妩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一回头对上刚进门的男人,也意外了。

  云昊?

  回云京第一次见面,竟是以这样的方式。

  丢脸至极。

  云昊却显然无视了她的表情,走两步上前揽了他的肩膀,垂眸看向被众人扶着,脑袋流血的男人,勾唇笑道:“陈总这是怎么了?”

  被孟佳妩砸了的男人除了音乐出品人的身份,本身也有点背景,要不然也不至于在聚会上有恃无恐。

  可——

  他的背景和云昊比起来自是不值一提了。

  眼下脑门上流着血,脸色虽然不好,却不敢怎么逾距,只得咬牙笑笑道:“让云少见笑了,一点小事,一点小事。”

  这人睁着眼睛装看不见,如此问话,根本在看好戏好吗?

  真是可恨。

  陈总早已经在心里诅咒他断子绝孙了。

  云昊看着他,点点头道:“既是小事也就不用我操心了。看这样子聚会也到尾声了,我和小妩许久未见,就不打扰了。”

  陈总:“……”

  包厢里一众人面面相觑。

  云昊一笑,直接揽着孟佳妩出了门。

  会所外凉风习习。

  云昊的司机开了车过来,恭恭敬敬地打开了车后门。

  “孟小姐,请吧。”

  云昊一笑,扶着孟佳妩,让她坐进了车后座,他从另一边上车,抬手松了松领带,朝司机道,“凌云大酒店。”

  “是。”

  司机应一声,直接发动了车子。

  孟佳妩靠在位子上,抬眸看着他,懒散而笑,“刚见面,你确定我愿意跟你过去?”

  云昊也笑,“混了娱乐圈还是找个靠山比较好,我条件不错,最起码今天这种档次的人以后没胆量再为难你,再说……”

  他微微欺身靠近,声音魅惑,“哥哥我口味已经变了,去酒店让你休息而已,别想太多。”

  孟佳妩蹙眉看着他。

  云昊这话够直白,却无疑在打她脸。

  这什么意思?

  江卓宁心思不在她身上了,许辉离开了,连一向色字当头的这人,都如此直白地告诉她,他没兴趣。

  真是可笑了。

  这世道真可笑,一向在男人方面无往不胜的她,一天之内连续栽了三个跟头,呵呵,真是讽刺。

  孟佳妩闭了眼睛偏偏脸,不说话了。

  云昊也不介意,靠在位子上闭目养神,没一会,司机将车子停在了酒店外,让两人先下。

  凌云大酒店原本就属于云家,归属在云昊名下,顶层自是给他留着套房,每天有人定时打扫,上下也有专人服务,私人电梯。

  孟佳妩跟着他进了房间。

  “瞧瞧这狼狈样,快点洗澡休息,明天再叙旧。”云昊回头看她一眼,勾唇说了一句,仍是以往风流浪荡的样子。

  孟佳妩神色定定地看着他。

  云昊抬手在她脸上拍了下,“乖,去休息。我说话算话,今晚住旁边房间,不过来。”

  时隔一年多,他哪里和以往不一样了。

  孟佳妩却说不出来。

  可她的确累了。

  想不明白的事情她也懒得去想,点点头,直接进了浴室。

  不想回家,她眼下只想好好睡一觉。

  可——

  她没想到,这睡一觉,就睡出事了。

  早上九点多,她被节目组工作人员一个电话吵醒了,对方语调复杂地让她赶紧看娱乐新闻。

  她和云昊被娱乐记者拍到了。

  新声音潜力选手和云少共度春宵的新闻,已经惊雷般让整个娱乐圈为之一振,挤上微博热点了。

  照片拍到了两人出会所进酒店,她和云昊的侧脸要多清楚有多清楚。

  孟佳妩咬牙握紧了手机,正是心情复杂,云昊的电话已经拨了过来,请她一起用餐。

  事已至此只能和他商议。

  孟佳妩平复心情,洗澡穿了衣服,和他一起出酒店。

  酒店门口早已经来了不少记者,远远蹲守着,眼见两人过来自然往上拥,一个问题比一个问题尖锐。

  云昊形象不羁,又并非云家当家人,也不用担心影响什么形象,对待媒体也一向凭心情说话。

  涌出的保镖直接将一众记者拎走了。

  孟佳妩和他一起,在几个保镖的护佑下,上了车。

  没一会,两人到了距离颇近的一家法国餐厅。

  云昊按着她以往的喜好点了餐,服务生很快给两人上齐了,孟佳妩一只手握着酒杯看他,神色复杂问,“你昨晚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云昊反问。

  “云家,你虽然没当家,却也不是无权无势,娱乐记者在你名下的酒店门口将我们拍的那么清楚,你觉得没问题吗?”孟佳妩勾着一抹笑看他,“你在玩欲擒故纵?”

  说是没兴趣,不还是想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难怪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呢。

  云昊身子往后靠了靠,“你觉得现在圈子里还有多少人敢动你,这不挺好吗?我可是看在以往的情分上。”

  “呵,那我……”

  孟佳妩话未说完,边上突然传来一道尖利的女声,“云昊!”

  紧接着,一杯酒直接泼到了孟佳妩脸上。

  孟佳妩整个人都有点懵了,腾一声站起身来,咬牙看着对面一脸怒容的女人,“你做什么?”

  “我做什么?我打死你这个狐狸精不要脸!”女人拿着包就往她身上砸,边砸边哭,毫无形象。

  孟佳妩抬手挥她。

  边上的云昊却突然扯住了疯女人的手腕,“孙婉怡,你给我停下!”

  “我不!”

  女人突然收手,直接拿了手包去砸他,“你夜不归宿!好啊!我让你和这狐狸精混一起,果然被我抓到了吧,云昊你不要脸,去死去死,你他妈怎么不去死,我恨死你了……”

  她一边叫骂一边动手,豆大的泪珠往下掉。

  孟佳妩抹了抹脸上的酒,咬唇看着,目光复杂,震惊不已。

  云昊没有还手。

  她记忆里,云昊对女人其实没什么耐心和风度,同样花名在外,他的风评可是和顾启云差了十万八千里。

  眼下被人连打带骂,他伸手去挡,竟然一点还手的意思都没有。

  夜不归宿?

  这女人话里的意思,倒好像正房捉奸似的,难不成……云昊已经结婚了?

  这念头从脑海中闪过,再想到昨晚,孟佳妩脸色更是变了变。

  视线里画面也变了。

  云昊被劈头盖脸打了一通,反手握住女人的手腕将她往边上推,动作转换间,他将女人压到了椅背上,气急败坏去亲吻。

  其实也算不上亲。

  被他压着的女人连踢带打,嘴里还在呜呜着叫骂,云昊基本手腿并用才终于制服她,吻上去的动作也又准又狠,让女人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到最后——

  眼里只有两个人吻着的画面了。

  吻完了,云昊一俯身,将抬手就想挥巴掌的女人直接抱起,在她骂骂咧咧的声音里去了包厢。

  孟佳妩不晓得该作何种反应。

  她却看明白了。

  云昊和这突如其来的疯女人彼此相爱了,而自己,顶多是个被利用了一下的棋子而已,今天会出现在这,就是为了等这疯女人。

  云昊利用她让这女人吃醋?

  呵呵。

  哈哈哈哈哈……

  她竟然也有一天体会到这种滋味。

  被利用?

  给她一千个设想的可能性,她都没想到,她会被利用,利用她的这个人还是云昊。

  她突然又想到江卓宁了。

  云昊不简单,过往她交往过的所有男人都不简单,甚至连许辉这种条件的男人,也会使手段和后妈、弟弟斗法。

  只有江卓宁了。

  他虽然会逃避、会愤怒、会要求她、会听父母的意见,可是他却永远不会利用人,更不会利用女人。

  他思想古板,却正直,心地简单,却纯良,有软弱逃避让她颇为厌烦的一面,种种优点却也绝无仅有。

  她错过了什么呀,她竟是错过了那样一个男人。

  这世界上,最起码在她的世界里,再也没有第二个江卓宁了,再也没有一个像他那样难能可贵的男人了。

  忠诚正直,自己当初若是再能看清楚一些,少任性一些,对待他父母多一些耐心,事情也不会到如今这一步了。

  她必须挽回。

  无论用什么办法,她必须得挽回江卓宁才行。

  孟佳妩这般想着,整个人便如梦初醒了,她在洗手间整理了一下,重新出来,坐在位子上,耐心地等着云昊。

  大约二十分钟左右,云昊拥着刚才那女人出来了。

  孙婉怡嘴唇红肿,咬牙看着孟佳妩,神色间满满仍是敌意,却不知什么原因,忍着没再开口,随着云昊坐到了沙发上。

  云昊额头上有红肿,脸颊上也有指甲造成的划痕,脸色却不错,看了孙婉怡一眼,朝孟佳妩道:“非要听你怎么说。孟小姐麻烦你了,将昨晚的事情给她复述一遍。”

  孟佳妩看了云昊一眼,朝着孙婉怡淡笑,“毕竟是熟人,云少昨天见我受委屈,给我解了围又收容我一晚而已,不想引起媒体误会了。孙小姐别往心里去。还有……”

  她顿了顿笑着道:“我都是有孩子的人了,云少也不至于重口到要包养孩子妈吧。”

  “……”

  云昊和孙婉怡齐齐一愣。

  孙婉怡脸色终于缓和了,云昊见她配合,也松了一口气,没几分钟,便让孙婉怡先回避,等他和孟佳妩说两句话,再一起回去。

  孙婉怡是个暴脾气,虽然不乐意,到底也被哄好了,不情不愿起身,坐到了两人不远处的位子上去。

  云昊抬眸看孟佳妩一眼,挑眉笑道:“说吧,什么条件。”

  他的确顺势利用了孟佳妩一下,从昨晚到今天,做她靠山这句话,便是给她的补偿承诺,孟佳妩是聪明人,自然也明白,直接道:“除了罩着我之外,也就一个条件了。”

  “嗯?”

  “麻烦帮我安排,让我上最近一期《星语夜话》节目,顺便帮我控制舆论走向。”

  “……”

  云昊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孟佳妩也看他,“我就这么一个条件。”

  “你要做什么?”

  云昊想了想,发问。

  “总归和你没多大关系的,而且这件事对你来说,也是小菜一碟,不是吗?”孟佳妩不答反问。

  “成。”云昊随意地在桌面敲了敲,“我稍后联系你。”

  “谢了。”

  孟佳妩达成所愿,笑了笑,抬手示意请他走。

  云昊点点头,起身走了。

  孟佳妩靠着沙发背,咬唇略微想了想,过了一会,也好像终于下了什么决定一般,离开了餐厅。

  云昊左右着媒体舆论,暂时没有撤掉他们俩的热点,孟佳妩趁着这机会直接大火了起来。

  随后几天,关于她的各种爆料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了网络上。

  高中时候逼死女同学、动用社会势力对同校追求她的丑男进行校园暴力、上流圈子里出了名的交际花、交往过的男人不计其数,甚至有明星爆出曾经被她插足感情的黑历史……

  总归,怎么夸张怎么来,她的过去基本被扒了个底朝天。

  微博上甚至有了让她“滚出新声音舞台”的热门话题,事情的走向险些不受控制了。

  这其中的确有网友曝光的部分,更多的,却是孟佳妩通过云昊自编自导的,她得将可能出现的黑料一次性曝光完,之后,再掌握绝对主动权。

  网上舆论发酵了三天,新声音官方微博发了最新动态,贴出了孟佳妩晚上九点半要上《星语夜话》的消息。

  选手是黑是白他们才不放在心上,红就对了。

  黑红也是一种红,收视率有保证,节目有曝光度,对节目组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观众和网友没想到她会以这种方式发声,激烈讨论之后,晚上九点,准时守着看节目了。

  孟佳妩穿着白衬衫,牛仔短裤,扎着头发,素面朝天地出现在了电视画面里,《星语夜话》的舞台上。

  主持人做了简单的开场白,目光便落在她脸上,笑道:“关于孟小姐的过往最近在网上那是众说纷纭,我很荣幸,你选择了我们的节目来面对网友质疑。”

  “能和您面对面,也是我的荣幸。”孟佳妩看着她笑了一下。

  “做好准备了吗?”

  节目主持人一向以犀利直接出名,此刻这话里含着打趣,却也等于给她打预防针了。

  孟佳妩看着她点点头。

  “网上那些爆料都是真的吗?”

  “基本都是。”

  孟佳妩直言不讳,主持人一愣,舞台下更是一阵嘘声。

  主持人定定神又问,“很佩服你的坦诚,这样说就不怕网友围攻?还是说,你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我没有苦衷,我的过去的确混乱不堪,也做过许多错事。可是……”她话锋一转,声音里突然带上几分苦涩,“我从小到大的成长环境教会了我那些,嚣张跋扈、肆意妄为。过去已经是那样了,我虽然很后悔,对那些被我伤害的人也很愧疚,我却没办法改变。在这里我想对他们说一声对不起,请原谅我当时的年幼无知。”

  “逼死女同学、校园暴力喜欢你的男生、插足别人感情、私生活混乱,你觉得这些,一句家庭环境,再加上一句年幼无知,就可以抹杀吗?”主持人正色看着她,语调突然犀利了。

  孟佳妩低头想了想,抿唇道:“我不知道如何补偿,要是有需要,那些人都可以来找我,我尽量满足。我今天过来,是想和过去告别的,我也不想永远背负着那些生活。”

  她要红,若是不掌握主动权,这些黑料每一个都是定时炸弹,与其以后被别人曝光,当然不如一次性解决。

  她说话的语气懊悔又无奈,主持人盯着她看了几分钟,又问,“和过去告别?为什么?是什么促使你幡然醒悟?”

  “我女儿。”孟佳妩抬眸看着她,一脸认真道,“还有我女儿的爸爸。说的直白点,是因为一个男人。”

  主持人眼睛都瞪大了。

  对面这姑娘也就二十几岁而已,不是未婚吗,竟然还有了女儿?

  天啦!

  也许只有这两个字能形容她这一刻的心情了。

  也只有这两个字,能形容万千观众的心情。

  “你已婚?”

  主持人愣了半晌,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看着她,一字一顿,代替所有人问出了这个问题。

  “不是。”孟佳妩苦笑,“我未婚先孕。”

  两句话一出,又好像一颗炸弹了。

  主持人都完全被她的话带跑了,只能跟着她的话题,继续往下问,“未婚先孕?方便多说几句吗?这……这件事大众接受度还比较低的,你……你怎么会未婚先孕呢?”

  “性格原因吧,我任性了些,不被他父母喜欢,也让他一直很烦恼,不知怎么就被分手了,我怀了孩子,他却不信任我,觉得孩子不是他的,一气之下我就去外地了,在那里生了孩子。”

  这段话信息量太大,主持人深吸一口气,“现在……还爱他?”

  “不然我今天不会站在这里了。”孟佳妩看着主持人,慢慢道,“怀孕期间情绪一直很压抑,宝宝受了影响,前些天被查出来儿童孤独症,医生说很难治,需要温馨有爱的家庭环境,可我……”

  孟佳妩停顿了许久,抬眸对着摄像机方向,一字一顿道:“江卓宁,孩子需要你,我也是。温馨有爱的环境只有你能给我们,让过去都过去,我们以后好好的,行吗?”

  多更了些,所以来晚了。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江卓宁番外 006》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