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卓宁番外 007 8月16日加更章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江卓宁?

  主持人看着孟佳妩,整个人都蒙圈了。

  同在华夏台上班,她和江卓宁虽然没什么交集,却也偶尔见过几次,简直难以想象,他会是孟佳妩话里的男主角。

  事实上——

  不止她懵了,同时关注着的所有人都懵了。

  舞台下和网络上几乎在瞬间炸开了锅,同时,在书房里用电脑看直播的江卓宁整个人也好像被雷劈了一样,坐直了身子。

  孟佳妩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他不可能不知道,晓得她要上节目的第一时间,他心里也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因而,吃过晚饭,眼看着童桐上楼洗漱了,他便在客厅里开了电视。

  可——

  节目刚开始,卓娅突然下楼了,眼见他看电视,也好奇上前跟着看了起来,他不自在,直接放下遥控器上楼了。

  所以——

  眼下他在书房里看着的一切,卓娅也在楼下看。

  他的孩子?

  她确定那个孩子就是他的?!

  许辉挑衅似的短信他可还记得清清楚楚,哪怕那个孩子是他的,他打心眼里也有点难以接受。

  孟佳妩竟然生了他的孩子?

  儿童孤独症?

  她竟然当着万千观众的面,就这样大而化之地说了出来,想做什么,她到底想做什么?!

  江卓宁腾一声站起身来。

  一双墨眉紧紧地拧在一起,他双拳紧握着,肩膀直发抖,抬步在书房里走来走去,一时间竟是毫无思绪。

  快疯了。

  他能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知道等待他的定然是无尽的烦躁和折磨,他甚至觉得,若是孟佳妩此刻就在眼前,他会直接掐死她。

  她在那样万众关注的场合下发声,无视他已经和童桐结婚的事情,无视他们彼此的隐私和秘密,无视那个患了孤独症的孩子,无视她自己的名声,更无视了他的工作和未来。

  她知道接下来孩子会面对什么吗?

  知道他会面对什么吗?

  同事朋友亲戚邻居甚至陌生人探究好奇的目光,无论走在哪都可能如影随形的指指点点,刚上班私生活曝出这样的丑闻,作为华夏台《法制新闻》栏目的新晋主持人,他可能前途尽毁。

  孟佳妩一点都不在乎,是吗?

  可不是,她怎么可能在乎,学校里最开始的强吻,课堂上的强吻强抱,任何场合任何地点她都能随心所欲、为所欲为,无论他们有怎么样的过往,无论他们一起经历过什么,她这样一个鲜明的特点,从来没有改变过。

  江卓宁深吸了一口气。

  他抬眸看向门口,发现他竟是没胆量走出这个房间。

  父亲已经去世了,去世前对他仍是担忧的,他知道。母亲在楼下,她前不久才经历了丧夫之痛,眼下才刚刚走出来而已,却要面对这样的一切。

  他们江家书香传世,他父母一生清正勤勉、桃李满天下,眼下,竟是有他这么一个给家庭抹黑的儿子。

  他谈过那样一个劣迹斑斑的女朋友,还让她未婚先孕?

  这些事若不曾曝光他也还能忍,能想法设法去解决,可如此这般直面全国观众的目光,对他来说,根本生不如死。

  羞耻惭愧,他甚至觉得自己不配姓江,不配做江致远和卓娅的儿子,不配每天光鲜亮丽地出现在电视台,不配说新闻,不配谈法律。

  他该怎么办?

  江卓宁在抽屉里摸出烟盒和打火机,手抖了半天,竟是根本没办法点燃一根烟。

  还有童桐啊。

  低头的瞬间突然想到她,他整个人更好像被抽走了全身力气一般,一只手扶着桌子边沿,面色颓然地坐回到椅子上。

  他觉得他刚才担心的一切似乎都无所谓了。

  只一想到童桐,撕裂般的疼便传遍了四肢百骸,让他无法动弹、无法思考、无法呼吸。

  他已经这样了,还免不了牵扯到童桐。

  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让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伤害,那也就是童桐了。

  可他一直在伤害她。

  暗恋十年的苦,被强迫卷入他一团乱麻生活的苦,委曲求全小心照顾他的苦,屡次被牵扯受伤所承担的苦。

  如果不是因为他,她肯定已经和赵安民成婚了,或者,现在也可能有了孩子,按着她那样的性子,有了孩子必不会再胡思乱想不切实际的爱情了,她会是个平安富足的妻子、妈妈。

  他剥夺了她原本可能有的这一切,眼下,还要了她的身子。

  她身心交付,他却蹦出一个孩子。

  世界上的事,怎么就这么难呢?

  他如何对童桐交代,对自己死去的父亲和日渐年迈的母亲交代,对童桐的父母交代?

  他不配拥有她。

  可——

  可是他已经舍不得她,离不开她,她不知何时就占满了他的心,一挪动,便是撕心裂肺一阵疼。

  桌边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微信提示音、短信提示音、铃声,此起彼伏。

  好多人等着他给答案,他却无话可说。

  他抬眸看向了依旧直播的节目,画面里孟佳妩一脸认真地告诉主持人,“可能因为我对不起太多人,所以上天派江卓宁来惩罚我了。从怀孕到生孩子这个过程我想了很多也成长很多,提前成为母亲我并不后悔,以前他是我的全部,现在他是我和回回的全部,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孩子,我都希望他回到我们身边。”

  “回回?”主持人看她一眼,“孩子的名字。”

  “是,江回,她今天也来了,眼下在后台呢……”

  江卓宁咬牙看着,不等这句话说完,直接将笔记本电脑和桌上的水杯、绿植一股脑推下去。

  砰嗵哗啦一阵响之后,世界安静了。

  江卓宁脸色铁青地靠在了椅背上,久久说不出话来。

  用了好久时间,他总算点燃了一根烟,一根、两根、三根,等卓娅进门之后,房间里已经全部都是烟味了。

  “妈。”

  江卓宁抬头唤了她一声。

  卓娅止了步子,看着他,眼眸里渐渐笼了泪水。

  她的孩子,从小到大都被她引以为傲的儿子,她和江致远唯一的骨肉,他从未当着她的面抽过烟。

  即便先前在抽,也会在看见她的第一时间掐断。

  可眼下……眼下……

  卓娅嘴唇颤动了两下,终于还是开口了,“我在楼下都看到了,现在……阿宁,你准备怎么办?”

  “妈,”江卓宁唤她,“您说我该怎么办?”

  “孩子是你的吗?”

  “我不知道。”

  卓娅一愣,差点站不稳。

  真是作孽呀,江致远已经去世,她没了主心骨,眼下儿子又如此颓唐,她根本一点主意都没有了。

  女人总是心软的,尤其面对自己的孩子。

  江回应该一岁出头,得了那种病,若是不小心照顾可能荒废一生,可……童桐那孩子怎么办?

  他们江家做不出让那样好的姑娘当后妈的残忍事,还是给孟佳妩的孩子当后妈,抚养本身有问题的孩子。

  可江卓宁若是和她离婚了,那孩子日后又当如何自处呢。

  她对江卓宁的心意那般深重,无论如何,这件事对她来说,都是伤害,还可能永远无法弥补愈合。

  母子俩在房间里面面相觑,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是童桐。

  她脚步声很轻,似乎怕吵到别人一般,永远都不急不缓,很有辨识度。

  此刻她站在门口,看着满房间狼藉愣了一下,犹豫着发问道:“妈,出什么事了啊?”

  “没事。”

  卓娅转身看她一眼,连忙道:“没事,惊到你了吧,都是阿宁这孩子,看了个视频气成这样,连电脑都不要了。”

  “哦。”

  童桐松口气,弯下腰开始收拾东西。

  电脑已经自动关机了,绿植、水杯、笔记本乱糟糟摊在地上,她收拾起来很慢,却细致。

  卓娅看不下去,趁她弯腰,捂着嘴转身走了。

  江卓宁喉结耸动地看着她。

  等童桐终于收拾好,他涌动的情绪才勉强压制住,看着童桐,哑着声音道:“你洗完澡了?”

  “嗯,头发都吹干了。准备睡觉呢才发现你还在书房。”

  “走吧。”

  江卓宁抬手揽了她肩头,往主卧走。

  童桐倚在他怀里,每走一步,心口撕扯的痛意似乎就能深一分。

  孟佳妩的事情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她原本就是借着洗漱的理由,先一步躲回房间看视频了,江卓宁书房的动静她全部都听到,可此刻,她却不愿意相信。

  她选择逃避了。

  除了逃避,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这一天终于来了,不同于以往的虚无缥缈感,这一刻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真实到,让她觉得这才是应该的,她好像已经等了许久,她、江卓宁、孟佳妩,他们终于回到现实生活中了。

  可她竟然这么痛。

  呼吸一下都痛,每走一步都痛。

  书房距离卧室不远,走过去的这一点工夫,对两个人来说,却都如此漫长。

  “我去洗一下。”

  江卓宁松开了童桐,抿了一下唇角,道。

  童桐点点头,自己往床边走,先躺了进去,听着他洗漱的动静发呆。

  江卓宁在里面也没有待很久,很快出来。

  房间只留了床头灯,俯身看了一眼,才发现童桐好像已经睡着了,看着她的脸发呆了小会,他也上了床,抬手去搂她。

  童桐下意识往他怀里钻。

  “童桐?”

  江卓宁唤了她一声。

  童桐似醒非醒,呢喃般应着,胳膊缠上他腰身。

  她根本不是主动的人,前天加上昨天,两个人发生了两次关系,她都只是无限温柔地承受而已。

  可此刻,一条胳膊揽着江卓宁的腰,她的小脸也往他怀里蹭,迷糊懵懂,就好像求怜爱的小狗。

  江卓宁低头,他的额头便抵上了她的额头。

  童桐丰润的唇近在咫尺,他目光落在那良久,闭了闭眼睛,终是克制不住,吻了上去。

  一开始只想着浅尝辄止,可童桐很快开始回吻他了,整个人呼吸都变得急促,在他怀里发抖。

  “童桐?”江卓宁又唤她。

  她睫毛颤动着睁开眼睛,痴痴地看着他,半晌,咬唇埋头在他怀里,淡笑,“我刚才其实没睡熟。江卓宁,我这样对不对?同事说,男人都喜欢在床上主动一点的女人……”

  这些话对她来说难为情了些,她声音越来越低了。

  江卓宁搂紧了她,“不是的。不是喜欢在床上主动一点的女人,而是希望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床上主动一些,嗯,应该是这个意思吧。”

  他其实并非刻意暗示什么,童桐却好像理解错了,一只手摸到了他睡裤边沿,仰起脸吻他脖颈,嘴唇都滚烫。

  江卓宁翻身压上了她。

  房间里很安静,没一会,响起他急促的喘息声。

  童桐也慢慢有了声音。

  昨晚前晚她都忍不住痛得流了眼泪,今晚却有些不一样,整张脸都笼在迷离的光芒下,水润的唇里溢出破碎断续的声响和喘息,能将人逼疯。

  江卓宁也有点疯了。

  这滋味美好又痛苦,销魂蚀骨,让他能暂时忘掉所有。

  童桐总有这样的本事。

  无论是她的人,还是她的身,总能将他从濒临崩溃的情绪里拉回来,获得抚慰。

  等他终于停下,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历经两次,童桐一身汗,精疲力尽。

  江卓宁简单收拾了一下,想着抱她去洗一洗,才发现她已经累得睡着了。

  他眉眼润泽,倾身抱住了她,也不想洗了。

  就这样睡一晚吧。

  什么事都不去想,天大的事情明天再说,总有办法的。

  他吻着她湿滑的脖颈,吻着吻着,眼睛都觉得酸涩不已,将整张脸颊埋进她温暖的颈窝里。

  ——

  孟佳妩下节目到了家。

  保姆阿姨已经抱着江回去休息,许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果然是你。”

  孟佳妩站定在沙发一步开外,看着他。

  她原本让保姆抱着孩子在后台,谁能想,她和主持人在台上等了好一会,却被告知孩子和阿姨跟着一个男人离开了。

  打乱了她的准备。

  想到那几分钟的茫然,她看向许辉的脸色自然不怎么好。

  许辉脸色也不好,站起身看着她道:“孟佳妩,你不觉得你这一次实在过分了。孩子那样一种情况,你让她上什么电视节目,博同情求怜爱吗?你有没有为她想过?!”

  “我怎么没有为她想?我为她挽回爸爸有错吗?难道你希望她一辈子这样,有妈没爸吗?”

  许辉定定地看着她,“你觉得你像个妈妈吗?”

  孟佳妩一愣,“像不像我都是她妈。”

  “……”

  许辉看着她,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孟家的情况他已经知道了个大概,孟佳妩母亲是个什么样他也有所耳闻,他看着她,只是突然觉得悲哀。

  她根本没做好当一个母亲的准备,孩子于她,只是利器而已,挽回江卓宁的利器,伤人伤己的利器。

  许辉站起身了,“希望你得偿所愿。”

  孟佳妩没理他,抬步回了房间。

  事情闹得这样大,网上自然又掀起无数波浪,许多网友仍是觉得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她的过去一生黑,无法被轻易原谅。

  伤害了就是伤害了。

  别人伤害你,并不是你再去伤害其他人的理由和借口。

  说是年幼无知也并不能让人体谅,毕竟高中生基本都十七八岁,也不是懵懂无知的小孩。

  可——

  也有部分网友觉得她勇气可嘉。

  大多人在孩子这一点上也都基本持同情叹息态度,虽然错了,可错误已经铸成,总不可能挽回,一味抓住也没意思,理应多为孩子考虑。眼下男未婚女未嫁,两人破镜重圆也是一段佳话。

  可惜江卓宁的微博还是成了战场。

  他以往的形象太好,被许多年轻女孩喜爱憧憬,这样一段自然让人梦碎,失望至极,虚伪、骗子……种种称号,不要钱地往他身上贴。

  江卓宁的工作自然受到了影响。

  翌日上班,便被上面领导叫去谈话一通,开门见山地表示,因为他这件事影响太恶劣,主持《法制新闻》栏目的事情再缓,还得再继续考量他一段时间才行。

  江卓宁无话可说。

  他和孟佳妩之间是一笔糊涂账,他没办法说。

  无所事事地度过了一个上午,中午吃饭时间,他收到了一个同城快递,打开一看,里面是几根软软的头发。

  他自然晓得是谁的,收了东西,沉思半天,也拔了自己几根头发放进去,将东西推给了对面坐着的姜衿。

  姜衿抬眸看了他一眼。

  “帮我做一下亲子鉴定,加急。”江卓宁面无表情道。

  “如果是的话,你要养?”

  姜衿和他同在台里工作,晓得他心情不可能好,也是为了安慰几句,特地找了他一起吃午饭。

  江卓宁的状况和她想象中差不多,低迷极了。

  此刻她犹豫着问了一句,江卓宁也是想了很久,才开口道:“不知道。我没想好。”

  “你心里还有孟佳妩吗?”姜衿又问。

  江卓宁神色定定地看着她,突然勾唇笑起来,笑容里几许冷意,“你觉得呢?”

  姜衿一时了然,沉默了一下,低声道:“你爱上童桐了,是吗?那……发展到哪一步了?”

  “全部。”

  “哎。”姜衿叹一声,“我没办法给你建议。”

  江卓宁似是自我嘲讽一般,又笑了一下。

  他情绪古怪,姜衿也没办法说太多,陪着吃完饭,拿了头发,先回办公室了。

  与此同时——

  孟佳妩和童桐坐在刑警队外面的餐厅里。

  自从见了面,童桐一直一言不发。

  孟佳妩抿唇看了她许久,率先开口道:“又见面了。”

  “是。”

  “这几天过的怎么样?”

  “不好。”童桐一只手握上了边上的冰镇果汁,看着她,微微苦笑一下,慢慢低头道,“我们之间没必要这么说话,直说吧,你今天找我想干什么。”

  “离开江卓宁。”

  “……”

  童桐抬眸看了她一眼。

  其实孟佳妩不说,她也能猜到。

  昨晚看着节目,她几乎已经有这样的准备了,事实上,她似乎很久很久以前就在等这么一天了。

  她只是没想到,她和江卓宁会发展到这一步。

  她也能感觉到,江卓宁对她有了感情。

  可——

  他至今为止也没说爱,他对她的感情有多少?

  可能有,比得过孟佳妩在他心底的位置吗?眼下还添上了那样一个可怜的孩子。

  童桐沉默着没说话。

  孟佳妩缓了缓,又道:“你和江卓宁在一起一年多了吧。其实我知道,他肯定对你产生感情了。他的性子我们都再了解不过,看着冷,其实心软得很,你对他付出那么些,无动于衷怎么可能?可你觉得那是爱情吗?因为可怜你、同情你,产生的那些情绪,怎么可能是爱。我是他的初恋,又是他第一个女人,你觉得他那样的,会不会忘了我……”

  “别说了!”

  童桐突然出声,目光亮亮地盯着她。

  “我承认,你比我善良,比我更适合当一个贤妻良母,要是没有孩子也许就算了。可眼下回回那个样子,我一个人根本没办法照顾她,她也不能没有爸爸,我必须给她一个完整的家才行,不然,她这一辈子也就废了。她一岁多,可眼下连一声妈也不会叫,更别提走路了……”

  “别说了行吗?”

  童桐看着她,泪花已经在眼里打转了,她偏开脸,哽咽的声音落到了孟佳妩的耳边。

  孟佳妩抿唇看着她。

  童桐的性子她也了解,那样倒打一耙的老太太她能帮助第二次,更何况一个无辜的孩子呢。

  她找童桐,比找江卓宁有用多了。

  孟佳妩安静等着,过了几分钟,便听到童桐低声说,“我想一下,你让我想一想,给我点时间,我晚上给你答复。”

  “嗯。”

  孟佳妩点点头,“谢谢你。”

  童桐扭头看了她一眼,一只手按着桌面站起身,逃也似的出了餐厅。

  神思恍惚地过马路。

  刺耳的刹车声传来的一瞬间,她被拽进了一个坚硬的胸膛里。

  邢东林拧眉看着她,“怎么不看路?这车子冲过来,你直接可以排队去投胎了!”

  童桐仰头看了他一眼,从他怀里出去,站到了路边等绿灯。

  邢东林和边上几个队友站在她边上,徐正华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半晌,忍了没说话。

  其他人不知道,他和刑队可是清楚得很,孟佳妩话里那个江卓宁,孩子她爸,就是这姑娘他丈夫。

  这事情可真是……

  他心里有点为童桐不值,又担心,可童桐和邢东林都木着脸没什么反应,他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一众人回了办公室。

  临到下班,邢东林通知下午聚餐,他请客。

  办公室自然又一通欢呼雀跃,童桐也推拒不掉,被同队另一个女生拉着,好说歹说参加了聚餐。

  她中午没吃,下午也吃不下。

  当真是一点胃口也没有。

  一众人在火锅店里热热闹闹地喝酒划拳,另一个女生也跟着玩得起劲,从头到尾,只有她始终埋着头,不知不觉也喝了酒,有点晕。

  邢东林时不时看她两眼。

  眼见她喝酒,他也没制止,自己从头到尾却是没喝的。

  这过程童桐接了江卓宁的电话,半清醒半糊涂间,也就说了办公室聚餐的事情,那头江卓宁说过来接她,她也点点头应了。

  八点多,一众人相互搀扶着出了火锅店。

  开车的提前叫了代驾,没开车的很快也都各自打了出租车散了,没一会工夫,也就剩下邢东林和童桐。

  另一个女孩和其他同事顺路,一起离开。

  童桐喝了点酒,也就被一众人托付给开车的邢东林了。

  两个人站在街边,童桐的酒意便散去了很多,边上邢东林看她一眼,“走吧,我送你回去。”

  “谢谢刑队。”

  童桐抬手给他敬了一个礼。

  她穿着自己的衣服,这动作也做的不标准,却让邢东林有点哭笑不得,心里还有极轻微一丝怜惜。

  两个人到了车边,他给童桐开了副驾驶车门,顺带俯着身子帮她系一下安全带。

  童桐温热的呼吸喷在他脖颈处,他心里生出一丝男人本能的冲动,正想退出去关车门,一扭头却被吻了个正着。

  童桐一只手扯着他衣摆,主动凑近吻着他的唇。

  邢东林大脑里有一瞬的空白,很快反应了过来,和她四目相对,童桐却含泪闭上了眼睛。

  眼睛闭上了,动作却没停。

  邢东林犹豫了一下,任由她吻着,到最后,忍不住反客为主。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两个人停了下来。

  童桐贴着他耳朵道:“刑队,对不起。”

  话音落地,她便低下了头,邢东林神色定定地看了她一眼,退出关了车门,一抬眸突然了然了。

  停在他车前的是一辆奥迪,若是他没记错,应该是上次江卓宁接她时开过的那一辆。

  他在车上?

  刚才有没有下来?

  难不成,童桐在故意演给他看?

  她虽然醉了,却没有醉到那么糊涂的地步,这点眼力劲他还是有的。

  呵,竟然被摆了一道。

  邢东林脸色略微阴了些许,拉开车门上了车,将车子驶出了停车位。

  他开了出去,前面江卓宁的车子也跟在他后面开了出去,一直不近不远地尾随着,他看见了,也不介意。

  副驾驶童桐在发呆。

  邢东林侧头看她一眼,开口道:“你要是想离婚,我们可以试着相处一下。”

  童桐目光落在车窗外的后视镜上。

  她第一时间就看到江卓宁了,她竟是也利用了别人,就像江卓宁曾经利用她刺激孟佳妩一样。

  只是——

  都过去了。

  这一夜之后,好的坏的统统都过去了。

  这段感情长达十年,已经消耗了她的所有气力,她再也没有一点力气,去坚持了。

  江卓宁,就到这吧。

  我对你的爱,到这里必须停下了。

  孟佳妩说的很对,他心软,日久生情再正常不过了。

  可他们这样的感情,她苦恋十年才获得的感情,如何能比得上他和孟佳妩那样的轰轰烈烈呢。

  何况现在还有孩子呢。

  孩子那样的情况,若是没有完整的家,将来要如何是好,她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他和卓娅郁郁寡欢,也没办法对那样的孩子视若无睹佯装不知,无论如何,那也是他的孩子。

  再说,孟佳妩也不是以前的孟佳妩了。

  当了母亲的女人,心肠总会变得柔软,反对她进门的江致远已经去世了,她对江卓宁还有感情,她那样擅长把握男人的女人,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重新被江卓宁所接受,就像曾经在学校一样。

  他们一家三口,哪里还有她什么事,她是多余的。

  童桐思绪百转,终于到了小区外,和邢东林告别后,也没去看稍远处跟着的江卓宁的车,直接回了家。

  江卓宁半小时后到家,一进门就发现她和卓娅都坐在沙发上。

  他的目光落在童桐身上,朝她走过去。

  等他走到近前,童桐便抿了抿唇,朝卓娅开口道:“妈,孩子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要离婚。”

  推荐阿锦占坑新文《豪门主母》,还木有占坑的妹纸们,求支持呀么么哒。

  搜索【作者其他作品】或者直接搜索【书名】,点击加入书架就可以了哦。

  贴一点简介:

  世人只知他程二爷在香江一手遮天。

  却不知,他乐意遮的,从来只有她头顶那片天。

  他庆幸,他看见了她的好。

  *

  本文又名《影后成名史》,《男主强取豪夺》,《男配统统想上位》,一对一结局和,清冷倔强百折不挠型女主,权势滔天变态腹黑型男主,豪门婚恋,娱乐圈元素,欢迎跳坑。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江卓宁番外 007 8月16日加更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