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卓宁番外 009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孟佳妩一手拎包,一手抱着小江回,站在了车水马龙的街道旁。

  云京的夏天素来热,她抱了两分钟就有些受不了了,想着将孩子放下来用手扶着,顺便给江卓宁打一个电话。

  低头看见自己身上的白裙子又犹豫了。

  她想用最漂亮的一面见到江卓宁,若是将孩子放在地上,她鞋面沾染了尘土污迹,一会弄到自己裙子上怎么办?

  孟佳妩深深地皱了眉,看了一眼怀中的孩子,她毕竟抱的少,小江回虽然才一岁有些迟钝,却也能感受到别人的情绪,下意识扁了扁嘴。

  “真麻烦。”

  孟佳妩叹口气,走几步到了路边一家店面门口,坐到了门口摆放的一张椅子上,掏出手机给江卓宁打电话。

  “到了?”

  江卓宁一接通,开门见山问了一句。

  孟佳妩报了地址,江卓宁便说过来接两人,很快又挂了电话。

  孟佳妩装了手机,又抱着孩子站路边等着了。

  不到十分钟,江卓宁出现在了她眼前。

  他穿着白色短袖和浅色牛仔裤,身姿挺拔,面容俊秀,看上去仍是她记忆里内敛清冷的那个人,近在咫尺,偏偏让她觉得哪里不一样了。

  抬手腕看一眼时间,江卓宁问她,“吃饭了没?”

  “没。”

  她接了电话就过来,午饭还没吃。

  江卓宁便略微想了一下,“那先吃饭。”他的目光落在小江回软软嫩嫩的脸蛋上,张开手,“孩子给我吧。”

  孟佳妩一笑,一边将孩子递给他,一边说道,“回回乖,让爸爸抱。”

  爸爸?

  江卓宁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称呼,没有反驳,也没有接话。

  这两个字在他心中很神圣,代表着巍峨如山的倚仗和信赖,眼下,想起来,总会添上许多怀恋而感伤的意味。

  小江回落到他怀里很乖,他心绪涌动,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抱着她往餐厅里走,孟佳妩拎着包跟上。

  过了饭点,餐厅里人不多。

  两人一前一后进门,抱着孩子,服务员给安排了一个靠窗的清净位置。

  小江回坐在婴儿椅上发呆,江卓宁和孟佳妩面对面坐着,相顾无言。

  “单名一个回字?”江卓宁突然问。

  “嗯,江回。”孟佳妩盯着他的眼睛,重复了一遍。

  “孩子以后我养。”

  “……”孟佳妩一愣,“什么意思?”

  江卓宁的目光仍是落到小江回的脸上,淡淡道:“我不可能和你结婚的。”

  “……”孟佳妩又是一愣,一言不发地看了他半天,迟疑问,“为什么?”

  他和童桐那么快离了婚,说白了还不是因为感情其实没有那么深,眼下面对孩子,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江卓宁略微低下头去,轻摇头,“这世上的事,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不想就是不想,不愿意就是不愿意,他先前做事也总喜欢找理由,眼下却觉得这样当真烦,随心所欲多好,旁的人爱也好恨也罢又有什么关系,他只想遵从自己的心意。

  孟佳妩看着他,觉得眼前这样的他实在陌生极了,她略微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能将他逼的太紧了,索性提议道:“这问题以后再说吧。现在一切都为了孩子考虑就行,不结婚就不结婚,不过我们应该住一起的。”

  江卓宁沉默良久,看着她忽而笑了,眯了眯眼睛说,“你还和以前一样。”

  孟佳妩以为他好歹念起了旧情,下一瞬就听到平淡无波的一句,“喜欢上赶着倒贴。”

  “你!”

  孟佳妩脸色顿时变了。

  他记忆中的江卓宁可不会这么冷嘲热讽地挖苦人,此刻却往沙发上靠了靠,用那种极度漫不经心的语调道:“不过也无所谓了。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住一起不住一起都行,随你乐意。”

  “你怎么这样?”

  孟佳妩忍不住蹙眉看着他,心里涌起了极度的不适感。

  她费尽心思,甚至未婚先孕,原本就是为了这么一个人,为了争这么一口气,可眼下久别重逢,真正面对面了,她却没有自己心里想象的那种激动和终于得偿所愿的狂喜,她甚至觉得江卓宁不是她记忆里的那个江卓宁了。他对现状都是如此毫无所谓的态度,和以前那个古板自律的江卓宁根本是两个人。他如此这般答应了同居的提议,却是用这种漫不经心的语调,更是让她无法接受。

  他不应该痛苦纠结吗?

  他最起码应该强烈抵触,毕竟她已经想好了许多话来和他对峙。

  可他偏偏这样,纵然说话她不爱听,却也事事顺了她的心意,给她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那——

  她隐忍一年生了这孩子为什么呢?

  此时此刻,她并没有生出丝毫的满足感,轻而易举达到所想所愿,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又泄气又郁闷。

  好像一年以来都是无用功。

  一个孩子,也无法让他们之间生出丝毫涟漪了,更何况她一直想象的那种汹涌激荡呢,江卓宁曾经给她的那种强烈的感觉,如今竟是也莫名其妙变淡了。

  太久没见了吧?

  一定是太久没见了。

  孟佳妩觉得一定是因为两个人分开太久的缘故,导致她现在觉得江卓宁陌生又寡淡,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江卓宁了。

  小江回在家里已经吃过了,服务员上了餐,江卓宁和孟佳妩便各自想着心事,默默地用了餐,食不知味。小江回坐在婴儿椅上,也不哭不闹,三个人之间的氛围安静得可怕。

  过了许久,孟佳妩终于受不了这接近窒息般的感觉了,看着他开口道:“我回来以后租了房间住,你下午有事吗?陪我去拿东西,我搬到你那去。”

  “没事。”江卓宁抬眸看了她一眼,“那就吃完饭先去一趟超市,买点东西,毕竟许辉照顾孩子这么久,也应该答谢一下。”

  孟佳妩一愣,“我和他没什么关系。”

  “我不介意。”江卓宁看着她,微微弯了眼睛,淡笑着说。

  “……”

  孟佳妩咬着唇,握着筷子的一只手忍不住用力再用力,终于克制不住,她啪一声将筷子拍在了桌面上。

  这样一个冷嘲热讽的江卓宁,这样一个阴阳怪气的江卓宁,这样一个毫无所谓的江卓宁,这样一个面对她漫不经心冷淡敷衍的江卓宁。

  他变得何止一点点?根本是她从来也没有想象过的样子。

  她发了火,他却仍是那样一副要死不活的表情,过了一小会,反而侧身去逗弄坐在婴儿椅上的江回了。

  他伸手指碰了碰她鼻子,小江回呆呆地看着他,突然咧着嘴露出一个傻乎乎憨厚的笑容来。

  “真乖。”

  江卓宁淡笑着又摸摸她头发,自言自语道,“小模样长得和你妈妈一点也不像,真好。”

  他每句话都带着刺,孟佳妩几乎克制不住想发火,可她似乎都可以遇见,哪怕她再暴跳如雷,江卓宁也是不咸不淡的。

  看着他,她甚至想骂脏话。

  可孟佳妩到底忍住了,她再什么也没说,连用餐的心情也一丁点没有了。

  江卓宁只是在闹脾气,只是接受不了这个孩子太突然而已,他在闹脾气,自己忍一忍,相处就好也就好了。

  她如此这般在心里告诉自己。

  可——

  忙活了一个下午,她还是没忍住自己的脾气,原因无他,江卓宁竟然带着她和孩子一起住酒店!

  他在云京有房产自己一清二楚,眼下两个人已经从四居室搬了东西出来,她理所当然地以为江卓宁会带她回家住,怎么能想到他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决定呢。

  服务员将两人一路送到套房,门一关,孟佳妩便再也忍不住了,站在走道里明亮的灯光下质问道:“你这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江卓宁刚将小江回放在床中间,转身看她,蹙着眉反问。

  “不回家住酒店什么意思?你别告诉我你要带着我和江回一直住酒店里!”

  “嗯,这里怎么了?”江卓宁抬眼环顾一周,慢条斯理道,“要什么有什么,一晚上也不便宜,卫生都有人天天定时打扫,不是挺好的吗?”

  “可这里和家里能比吗?”

  家?

  江卓宁神色定定地看着她,过了许久,突然低低嗤笑了一声,放倒行李箱,蹲下身去找衣服。

  孟佳妩一个箭步到了他跟前,咬牙问,“是因为童桐?”

  江卓宁手下动作一顿,不抬头,不答话。

  他漠视的态度终于让孟佳妩忍无可忍了,她低头看着他,也直接蹲下身去,“江卓宁,我问你话你听不到吗?是不是因为童桐?是不是?”

  江卓宁捏紧了手里的衣服,就那样半蹲着看她,“是。我们这样一对人渣,总不能将她住过的地方污染了。”

  “你说什么?”

  “我不介意再说一遍。”

  “江卓宁!”

  孟佳妩气的咬牙低咒一声,江卓宁的手里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一看,起身就往阳台上走。

  孟佳妩亦步亦趋地跟了出来,很快就听到他温和谦卑的一声,“爸。”

  “别叫我爸,我没有这么大的脸认你这么一个女婿,混小子我告诉你,以后别让我在临江看见你,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童百善气急败坏的声音从那头传来,江卓宁倏然沉默了,抿了抿唇,声音低低道:“爸,童桐回家了吗?”

  “要你管,我女儿以后和你半分钱关系也没有!”

  童百善啪一声挂了电话。

  沙发上抱着平板电脑的赵雅文看了他一眼,脸色铁青道:“瞧瞧瞧瞧,这么几天又走一起去了,把我们宝贝儿当什么了!”

  “小声点!”

  童百善黑着脸提醒她,“丫头在餐厅吃饭呢。”

  童桐前几天回了家,随后卓雅就跟着到了,他们夫妻俩自然知道了两人离婚的消息。

  可——

  眼看着江卓宁和孟佳妩以及孩子一起出行的照片被好事网友曝光,童百善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此刻站在沙发边,气的整个人都在抖。

  他捧在掌心里二十几年的女儿,为了一个混小子受尽委屈,甚至几次三番违逆他的意思,背井离乡读书上班,到头来呢,竹篮打水一场空!

  童百善心疼得不得了,站在原地重重地喘了两下,抬脚往餐厅里走。

  童桐低头坐在餐桌前,正吃饭。

  从早到晚,她今天已经吃了五顿了,这是第六顿。

  她左手边是厨师熬的一大碗玫瑰薏米粥,右边是一大盆猪蹄黄豆汤,并着两个爽口小菜和一碟煎包,看上去就让人颇有食欲。

  可——

  童百善一看见就觉得心疼了。

  这孩子从回来那一天起饭量就比平时大了一两倍,每天都要吃五六餐,每一餐吃的东西,算起来都快赶超他了。

  这哪里正常了!

  他觉得再这样下去,别说胖不胖的问题,他得带着她去看心理医生了。

  童百善上前夺了童桐手里的汤碗,虎着脸道:“九点多了,可不能再这么吃下去了,早点回房休息,乖。”

  “爸,”童桐抬头看着他,一脸木然,“我饿。”

  “宝贝儿……”

  赵雅文也紧跟着过来,听着她说话又气又心疼又担忧,“时间很晚了,有委屈和妈妈说好吗?别自己憋着。”

  “我没事,就是有点饿。”

  童桐看着两人,脸上慢慢有了表情,笑着道:“好吧,那我就不吃了。胖了就不好了。我去房间睡觉。”

  话音落地,她就起身往楼梯口走了。

  “宝贝儿!”

  童百善忍不住又唤了一声,边上的赵雅文却扯了扯他的手,直朝他使眼色。

  他们家这姑娘从小就乖,可有关江卓宁的事情,她从来不和他们说,那好像她唯一的禁忌和秘密,被她小心翼翼守护着,任何人根本碰不得。

  童桐在他们夫妻俩担忧的目光中上楼了。

  开了灯坐在沙发上,她还是觉得饿。

  她以为和江卓宁分开没什么事,顶多就恢复到以前的状态而已,她还可以收拾心情,再重新找个合适的人一起生活。

  可真的回不去了。

  她每时每刻都会想到江卓宁,全部思维都被他占据,每天躺上床眼睛一闭就能感觉到他的气息,似乎还有他粘腻的汗水和粗重的喘息声。

  他们仅有的那几次几乎将她逼疯,她根本不敢想,可偏偏忍不住不停回想,好像只有那样,才能骗自己,江卓宁至少有那么一刻是喜欢她的,他渴望她的身体,他分明已经决定和她好好过的。

  只是世事无常而已。

  他并非全然不在乎她的。

  她那样小心翼翼守了十年的感情,不过是差一点而已,差一点一切都会好的。

  只差那么一点。

  可是就这一点让她无奈悲痛,她整个人好像被掏空了一般,自从离开他就觉得无所依附,饿得不得了。

  其实是心空了,可是肠胃竟然会跟着起反应,她看见食物就贪婪得不得了,吃不到东西的时候就非常非常想念那些美味。

  每天吃的好像的确太多了,可她竟然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渴望,童桐坐在沙发上,胡思乱想些,很快又开始咽口水了。

  不能下楼,她的目光便落在了茶几的抽屉上,里面有些小零食。

  童桐拉开抽屉找了一包小面包,拆了袋子,她将奶香味的小面包一个一个往嘴里塞,塞得满满的也不觉得撑,囫囵咽下去,又将剩下的一个一个往嘴里塞。

  塞着塞着实在吞不下去了,她才有点回过神来,闭着嘴咀嚼,眼泪又断了线的珠子一般,顺着脸颊,胡乱往下掉。

  童百善嗓门大,在楼下说的那些话她其实全部都听到了。

  江卓宁和孟佳妩还有孩子在一起。

  本该如此的,她原本就知道,她离了婚,接下来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她一直以来都生活在这样的担忧了,她应该能好好接受的,可是不行,无论她如何说服自己,这一次好像都不行了。

  她想念江卓宁。

  这想念还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想念,过去十年,她对他的渴望和期许,都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

  她觉得要是再来一次,也许自己不会轻易离婚的,可偏偏已经晚了。

  江卓宁这一刻在做什么呢,他和孟佳妩久别重逢,两个人肯定会做吧?会睡在一张床上,做他们前不久才做过的亲密事。

  江卓宁看着冷冷清清的,在床上其实主动强势又性感,他和孟佳妩,他们两个人,纠缠起来肯定……

  童桐想不下去,攥紧了手中最后一个小面包,整张脸都埋进了膝盖之中去。

  与此同时——

  酒店阳台上,孟佳妩扑过去抢夺江卓宁手中的手机。

  江卓宁比她高许多,侧身一躲,孟佳妩便扑了一个空。

  房间里突然传来咚一声,江卓宁神色一愣,连忙拔腿往房间走。

  小江回不知怎么摔到了地上,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有地毯不太疼,她竟是一声也没有哭。

  江卓宁走过去将她抱进了怀里。

  孟佳妩跟进来站在边上,也不提手机的事了,抿唇问,“没事吧?”

  “没事。”

  江卓宁在小江回脸上摸了摸,头也不抬道,“我看孩子,你去洗漱吧。”

  孟佳妩咬咬牙转身走了。

  来日方长……

  她一边走一边提醒自己,来日方长,江卓宁眼下这样只是一时的而已,很快,他很快就会彻底放下对童桐的愧疚,和她重归于好。

  毕竟久别重逢,她忍忍好了。

  呼呼,来晚了抱歉。

  管家修修来了,阿锦要招待几天,昨天还多半天跑了医院,精力实在有限,所以没能更新。今天更了后天更哈,还是隔天更一次。

  另,羊水穿刺结果出来了,阿锦没事,宝宝目前是健康的,终于松口气,谢谢所有关心阿锦的小天使,爱你们。等过几天做了四维彩超,阿锦就可以给宝宝取名字啦。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江卓宁番外 009》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