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卓宁番外 010

作者:浮光锦 书名:豪门暖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外面总算安静了。紫>

  江卓宁抱着小江回细细检查了一番,发现她浑身上下并没什么伤痕,轻舒了一口气。

  他突然想起晏少卿了。

  自从姜衿生产以后,每次见到他们夫妻俩,晏仲灵那孩子总是窝在晏少卿的怀里,晏少卿对她的宠溺疼爱更是昭然若揭,连他都觉得喟叹,毕竟晏少卿是那样冷淡自持又干净的人。

  小孩子多麻烦啊,至少他是不怎么喜欢的。

  江致远和卓娅只生养了他一个,可亲戚家也有不少比他年龄小的孩子,对上他们,他一贯没什么耐心的,感觉起来还不如做一套习题来的有意思。

  此刻这小小软软的孩子蜷在他怀里,他其实是有些无措的。

  孟佳妩不适合当妈,他其实也不适合当爸。在他的人生规划里,三十岁以前是没想过要小孩的。孩子对他来说意味着责任和付出,在事业最开始起步的阶段,更相当于一种麻烦。

  可眼下——

  他想起前几日递交的那份辞呈,只剩自嘲一笑。

  已经闹到这种地步,还谈什么事业呢,人生大抵也就如此了。

  “回回。”

  他额头抵在小江回的额头上,轻声呢喃。

  江回还不会说话,睁着清澈干净一双眼睛看她,眸子里充满了疑惑,还有一丝淡淡的好奇。

  江卓宁便将她放在了大腿上,捏着她小手道:“我是爸爸。”

  小江回还是看着他,没什么太大反应,只晓得盯着他握着自己的那只手看,一脸无辜。

  江卓宁便有些挫败了,抱着她不说话。

  他不怎么喜欢小孩,没有心理准备,更没有一丝一毫带孩子的经验,就连交流,也不晓得应该怎么交流。

  孟佳妩也不太清楚。

  因而——

  等她出了洗手间,两个人只能哄孩子睡觉了。

  “回回乖”、“睡觉好不好”……

  翻来覆去也就那么两三句话,乏善可陈得可怜,幸好江回一向不怎么哭闹,喝了点奶粉也就闭上眼睛了,等江卓宁洗了奶瓶再回来,她已经在孟佳妩的床上睡熟了。

  套房里两张床,她们母女俩占了一张,江卓宁睡一张。

  洗完澡留了床头灯,他便直接上床闭了眼睛,醉生梦死了好几天,哪怕闭了眼,其实也根本睡不着。

  脑海里胡思乱想了好些事,不知怎的,最后就定格在童桐眼眶通红的面容上,只觉得心尖倏然一痛。

  这辈子的感情也就这样了,下辈子吧,如果还有下辈子,他一定率先找到她,好好守着她。

  江卓宁想得太出神,以至于连孟佳妩起床的动静都没听见,等他感觉到,身后一具温热的身体已经贴紧了他的背。

  江卓宁条件反射坐起身来,僵着声音冷淡道:“做什么!”

  孟佳妩两只手臂抱紧他,身子贴在他胳膊上呢喃,“别对我这么冷淡行不行?我们好好的。”

  江卓宁掰开她手臂下了床,“我再开一间房。”

  “你都不想吗?”

  孟佳妩抱他不成,索性跪坐在床上仰起头来,一字一句问,“江卓宁,你敢说你没有想过吗?”

  江卓宁垂眸看了她一眼,静默不语。

  眼下他不喜欢和孟佳妩交流,别说苦口婆心讲道理了,若是没必要,他觉得一个字都不想多说。

  孟佳妩个性自我,尤其在这种事上颇为自信,他和她,能有什么好说的呢?

  他只想童桐。

  那姑娘在他怀里会颤抖会害怕,他简简单单的一个吻都会让她战栗羞窘,那种极为强烈的想占有的需求感,才会让他整个人都无法自控,而并非孟佳妩那般娴熟的技术……

  不痛苦纠结就不错了,哪个男人会喜欢呢。

  就算会喜欢,也不该是在这样的年纪,也不该是在两个人刚开始经历情事的阶段。

  江卓宁淡声道:“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个问题。”

  “不想还是不敢?”

  他转身神色定定地看着她,居高临下,一字一顿,“不、想。需要我再说一遍吗?”

  孟佳妩退了一边的睡裙肩带,露出半片壮丽的沟壑。

  江卓宁冷着脸瞥开视线了。

  他这反映冷淡至极,无论是目光还是神色,都没有丝毫的动容,孟佳妩动作一僵,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又穿好睡衣靠在了床上。

  “你和童桐做过了?”

  她声音淡淡发问,语调却十分笃定。

  江卓宁的声音终于带上一分情绪,不耐烦道:“别提她。”

  “感觉怎么样?”

  “我让你别提她!”

  江卓宁怒视她,压抑着声音低声警告。

  “为什么不能提?我偏提!两个都是你睡过的女人,江卓宁你敢说你自己没比较过吗?怎么,她比我还好……咳……”

  她话未说完,整个人突然失了声。

  江卓宁侧身坐在床上,一只手掐在她脖子上,脸上更好像笼了一层寒霜一般,咬牙开口道:“我再说一遍,你给我闭嘴!”

  孟佳妩目光喷火,同样咬牙瞪着他,不甘示弱。

  江卓宁盯着她的眼睛,手下的力道便慢慢加重了,直到最后,孟佳妩完全说不出话来,大口呼吸,眼睛里都写满了不可置信。

  江卓宁突然收了手。

  孟佳妩身子往前倾,一只手撑在床上,急促喘息,好一会之后,才发出一阵阵嘲讽般的低笑声。

  江卓宁竟然这样对她。

  以她对他的了解,这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对女人动手的,可刚才,他竟然用那样大的力道掐紧了她的脖子,眼眸里都是汹涌压抑的怒意。

  他爱上童桐了?

  不是喜欢怜惜同情,而是爱。

  所以痛恨她?

  这念头从脑海中划过,孟佳妩整个人更是如遭重创,好半天都无法回神了。

  江卓宁开了房间门走了。

  孟佳妩不晓得他去哪,看着紧闭的房间门,一颗心更好像在油锅里来回滚了两遍般煎熬嫉恨。

  江卓宁竟然真的动心了!

  童桐在他心里的地位,并非她想象中那么不堪一击,所以,即便眼下这样了,她其实是输的那一方?

  输给了童桐?

  童桐离开他是因为她的介入,没什么过错,反而加重了他的愧疚怜惜和思念,他呢,暂时好像得回他了,却反而距离他越来越远。

  他们会不会死灰复燃?

  不晓得什么时候,一见面,可能控制不住汹涌的情绪?

  她怎么办?

  孟佳妩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握紧再握紧,竟是觉得六神无主,她必须做些什么,尽快地得回江卓宁的身心。

  对江卓宁来说,这两样其实是一体的。

  他要了谁,就势必忍不住愧疚要负责,爱了谁,也才会冲破心里的顾忌,和她发生关系。

  无论身心,她都要。

  孟佳妩想着想着便下了决定,起身回了自己床上。

  江卓宁坐在酒店大堂里,深夜无人,只有灯光亮着,他靠坐了一会,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一根又一根,抽完了,五脏六腑都觉得疼。

  忍不住掏出手机了,目光落在通讯录里面那个“童”字上。

  这么晚了,她在做什么?

  江卓宁一出神,没注意,一个电话就那么拨了出去,直到里面突然响起一声迷迷糊糊的“喂”,他才回过神来。

  童桐还没睡?

  他这样想着,也不能直接挂断了,便轻声问询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童桐其实已经睡熟了,手机就塞在枕头下,她完全是下意识摸出来接了电话,整个人仍旧是迷糊的,听到江卓宁的声音也没彻底清醒,自然也没回答他的问题,只声音低低地呢喃道:“江卓宁,我好想你……好想。”

  江卓宁听见她声音,便晓得她仍是糊涂的,可这样一句话却让他瞬间就捏紧了手机,喉结滚动说不出话。

  “对不起。”

  勉强稳了稳情绪,他也只能说出这三个字。

  “不要对不起,我不要对不起,”童桐的声音远远传来,委屈极了,“我不要你的对不起,我只想你爱我,你都没说过你爱我,那你为什么要亲我,还……还那么……”

  说到最后,她声音里带上了一丝哭腔。

  江卓宁猛地掐断了电话。

  童桐便醒了,眼角湿湿的,脸上流着泪,看着亮了一会才暗下去的手机屏幕,茫然的很。

  江卓宁打了电话?

  所以……她不是在做梦?

  可——

  她怎么就糊里糊涂抱怨出那些话。

  没听到回答,脑海里只有对不起三个字好像还在,她也不敢再打过去,抱着手机蜷进了被子里。

  江卓宁垂在身侧的那只手握紧了手机。

  结婚一年多,他和童桐都没有好好聊过,刚才听见她迷迷糊糊说话,他才觉得心痛,他从头到尾一直躲着这个话题,却对她做出了那些事。

  真是混蛋。

  她也真是……傻!

  心里一丝丝痛意往出漫,他整个人好像灵魂出窍一般靠坐着,过了许久,眼眸里才突然有了一点光。

  为什么就这么轻易放弃了?

  童桐怎么会不爱他?怎么会烦他?怎么会想要离开他?

  哪怕她说出那样的话,心里其实也是想要一直和他在一起的吧,他从来都不曾争取过,就因为孟佳妩,轻易就应下离婚的要求,这样,要让一直都不自信的她如何自处呢?

  可——

  他应该怎么说服孟佳妩?

  他能吗?

  江卓宁胡思乱想了半天,直到后半夜,才起身重新回了房间。

  ——

  翌日。

  早饭时间。

  江卓宁抬眸问孟佳妩,“你先前没请保姆吗?”

  孟佳妩脖子上还带着淡淡的红痕,一只手拿勺子的动作暂停一下,迟疑道:“请了。怎么了?”

  “人怎么样?我们俩照顾孩子都没什么经验,要是以前的阿姨不错,怎么不继续用了?”

  昨天江卓宁过去帮着搬东西,孟佳妩已经先一步让保姆阿姨离开了,毕竟那阿姨可是许辉找的,让她心里膈应。

  孟佳妩淡声回答,“也就一般,前几天就辞退了。”

  江卓宁晓得她应该在敷衍,也没多说,话锋一转若有所思道:“那我再请一个保姆好了,顺便让我妈过来,回回这情况得有经验点的人一起带,我们俩都不行。”

  孟佳妩抬眸看了他一眼,半晌,语调古怪道:“请阿姨?再让你妈过来?我们这么多人一起住酒店吗?”

  “我今天看一下房。”

  “什么意思?”孟佳妩一愣,扬声问。

  “四室两厅你觉得怎么样?选一个地段好的,精装修拎包入住那种,完全住得下,酒店不是长久之计。”

  “反正不能回童桐住过的那个家,是不是?”

  江卓宁看着她,“四室两厅怎么样?”

  “行吧行吧。”孟佳妩眼见他不接话,心里那层烦躁又涌了上来,无所谓道:“你买,我没意见。”

  “行。”

  江卓宁点点头结束了这话题。

  吃完饭,他先上网搜索家政公司找了阿姨,又打电话让卓娅尽快来云京,冲奶粉喂了小江回,才开始找房。

  孟佳妩下一轮比赛得半个月才会开始,这段时间一直彩排,等意识到江卓宁没上班,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

  卓娅和保姆阿姨前一天都已经到位,都暂时住在酒店里,一众人在楼下餐厅里吃完饭,她才听到卓娅对江卓宁说,“回回这孩子也挺好带的,我和阿姨两个人就行了。你快点回去上班吧,这么耽误下去不合适,像什么样子。”

  “再说吧。”江卓宁如此回答。

  孟佳妩一愣,脱口问,“你辞职了?”

  卓娅抬眸看她一眼,没说话,又低头去逗江回了。

  江卓宁声音淡淡,“嗯。”

  “为什么?”

  “觉得没什么意思。”

  孟佳妩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半天还是说不出话来。

  她以为江卓宁请假休息,却没想到他就这么辞职了,愣了半天又突然道:“什么叫没什么意思?”

  江卓宁不说话了,招手让服务员结账。

  餐厅就在酒店楼下,结了账,四个人带着小孩又坐了电梯上楼,刚到房间,节目组老师又打了个电话。

  孟佳妩在阳台上接了电话再回来,就听到江卓宁声音无奈道:“这样的话就得辛苦您了,我于心不忍。”

  “童桐……”

  卓娅刚说了两个字,抬眸看见她进来,倏然止了话。

  孟佳妩心里自然不舒服。

  自从卓娅来了以后,基本上除了看孩子不和她交流,好像眼睛里根本没有她这个人存在。

  她纵然有心修补一下关系,看见她的冷脸也没什么心思了,毕竟,她从来不怎么会讨好长辈,更何况还是先前闹得不怎么愉快的人。

  明知道她和江卓宁再说关于童桐的事,眼下却一句话也没办法问,只能咬咬牙忍了。

  几个人关系一直僵持,大约一星期后,总算从酒店搬到新家了,孟佳妩才有点明白他们那天在说什么。

  江卓宁竟是存了和童桐复婚的心思。

  他没和自己商量,想着让卓娅和保姆带大小孩,而自己,便是让他们一起头疼的那个麻烦。

  什么时候解决说服她了,江卓宁也就能回去找童桐。

  竟然是这样?

  难怪他们两人这几天一直有心事似的。

  孟佳妩在房间门口听完对话,抿着唇转身坐到了客厅沙发上,握着拳头心绪难平。

  没一会,江卓宁出来了。

  抬步到她跟前,他将手里的房产证递过来,“你收一下。”

  孟佳妩低头一看,房产证上写了她一个人的名字,这套房子在她名下,所以,是江卓宁补偿她的?

  呵呵。

  孟佳妩都不晓得该露出何种表情了。

  房产证上是她的名字,现在卓娅和保姆住在这只是一时之计,等江卓宁说通她了,他们通通会离开,卓娅带孩子回临江,江卓宁回去找童桐。

  她呢?

  竹篮打水一场空。

  孟佳妩收了房产证,笑着看他,“你妈和保姆看着孩子呢,我们晚上要不要庆祝一下乔迁之喜?”

  “庆祝?”江卓宁一愣。

  “我们两个人,找个餐厅吃顿饭庆祝一下,你觉得怎么样?这几天一直围着孩子转,挺头疼的。”

  江卓宁原本也一直想找机会和她谈,听她这么说略微一想,便直接点头道:“我一会定位子。”

  “好。”孟佳妩又一笑,拿着房产证回房间了。

  下午七点多,卓娅和保姆在家里照顾着小江回吃了饭又洗漱完去休息,江卓宁和孟佳妩便一起出了门。

  孟佳妩喜欢有情调上档次的地方,江卓宁便定了一家环境雅致的法国餐厅。

  服务生上了餐,江卓宁抿了一口手边的红酒,斟酌着开口道:“我有事情想和你谈。”

  “我知道。”孟佳妩声音冷淡。

  江卓宁一愣,还没来得及说话呢,手机突然响了。

  以前同事的来电,他便起身去外面走廊接听了,哪怕辞职了,公私分明也一向是他的习惯。

  孟佳妩收回视线,手包里拿出一小包药粉来,撕开一道口,起身微微挡了一下,将那包药尽数倒在江卓宁的酒杯里,顺带摇匀。

  江卓宁这个电话打了五六分钟,再回来,孟佳妩正靠坐在沙发上,一副没什么胃口的样子。

  想到刚才临出去那两句对话,江卓宁直接问,“你知道什么?”

  “你和你妈正在商量的事,我断断续续听了些,基本已经明白了。”

  “你听到了?”

  孟佳妩嗤笑,“本来和我有关,有必要瞒着我吗?”

  她语调还算平静,江卓宁抿唇静默了两秒,神色也释然了,开口解释道:“我们根本不可能走下去。的确,我曾经爱过你,也想过娶你,可那已经都是过去式,经历过这么多,感情早没多少了。而你呢,孟佳妩,你应该了解你自己,刚开始追我是为什么,眼下抓着不放又是为什么,不排除有爱情的成分,可爱情占几分,你的不甘心,又占了几分?眼下你还年轻,参加了节目前途不可限量,孩子对你来说原本也是负担,我看得出来,你对她也没多少感情。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孩子归我,除了婚姻,其他方面我都可以尽可能补偿你,如何?”

  “补偿我?”孟佳妩挑着眉看他。

  “是,尽可能补偿你。”江卓宁看着她,神色郑重极了,好像婚礼上宣誓似的。

  孟佳妩就笑了,“何必呢?显得我除了你就没其他男人要似的。江卓宁我告诉你,想和我好的男人多得是。”

  “你一直都很招男人追。”江卓宁语气平静。

  孟佳妩一噎,过了半天,看着他道:“其实当真挺没意思的。你不稀罕我,我也不稀罕你了。江回就当白生了,你想要就养着吧。至于我……”

  孟佳妩语调一顿,手指比出一个数,“这么多,你有吗?”

  江卓宁神色定定地看着她,薄唇抿了抿,似乎是过了许久,他点点头淡声道:“两周后一次性给你。”

  孟佳妩对着他的那只手慢慢握成拳,“好。”

  她举起了边上的酒杯,朝着江卓宁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好聚好散,江卓宁,我不要你了。”

  “谢谢。”

  江卓宁举了酒杯和她碰一下,仰头一饮而尽。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豪门暖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暖媳江卓宁番外 010》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豪门暖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暖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