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女学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因这几日阿烟身子大好,请了一个月的假也到时候了,于是这一日起得比往日早,略作收拾,坐了轿子出门前去女学中。阿烟家是在小翔凤胡同,这里距离皇宫不过是两里路罢了,距离女学则约莫三里的路程。

  如今阿烟这轿子走出小翔凤胡同,一转弯便来到了繁华的东大街,阿烟不免觉得新奇,掀开轿帘,看向外面。

  东大街门楼林立,金字招牌并挑起的旗子比比皆是,街道上人来人往,这是她记忆中那个繁花似锦的东大街。

  而就在阿烟轿子的侧面,有一男子骑着高头大马,带着紫金玉冠,唇边勾着一抹笑,斜眼瞅着阿烟,看得津津有味。

  阿烟正瞧着,猛地里见到这张脸,初时是惊了一下的,后来陡然想明白,便平静下来,对他礼貌地点了点头,便放下了轿帘。

  这是当今的五皇子燕王,母妃是永和帝最宠爱的皇贵妃,是当今太子异母的弟弟。平日里仗着母妃宠爱,父皇又纵容,那些放荡不羁的事儿没少干,偶尔也去水西桥畔,寻花问柳什么的。

  阿烟以前就不喜这燕王,小时候随着父亲进宫赴宴,就被他欺负过的。及到稍大了,他便出来开府,好巧不巧的,他的府邸便在这小翔凤胡同二号,紧紧挨着顾府。

  顾府旁边那王府本是闲置多年的,如今稍做修缮,就成了他的地盘。

  于是阿烟又增添了几分不喜,一是那废旧的王府曾是她幼年时玩耍的好去处,却被他那样占了,二个是这燕王自从成了他家的邻居,便总是在她家晃悠,没事便看到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总觉得不怀好意的。

  曾经的她,可是没给过这燕王好脸色的。

  可是后来,发生了许多的事,阿烟后来慢慢品味,便觉得这燕王这人其实对自己也不算太差。当年他夺得帝王后,可算是对自己和沈从晖网开一面,这才使得自己有机会可以带着沈从晖沈越离开了燕京城。

  此时的阿烟,靠在轿子里这柔软的引枕上,闭眸想着上一世,那个身穿龙袍的男子,明明高高在上的模样,却对自己勾唇一笑,带着几分挑.逗的笑问自己:

  “阿烟,你要留在这里,还是离开?”

  当他这么问的时候,明明是笑着的,可是阿烟却能感觉到他语气中那浓浓的悲凉。她分辨不清,他的眸中到底是不是有一丝的期望。

  不过那时候阿烟就明白,帝王心,海底针,她的父亲伴君一世,最后死于那个帝王之手,她不想步父亲后尘。

  更何况,那个时候的阿烟早已嫁为人妇呢。

  如今,阿烟回想着刚才那骑着白马戴着紫金冠的洒脱少年,想着他那斜飞入鬓的双眉,那天生微挑着带着几分桃花的双眸,不免心中有丝凄凉。

  后来的她,不过十六岁的年纪,便成了未亡人,带着那侄子沈越,四处漂泊,吃尽苦楚。

  就在一个凄风苦雨的夜晚里,当她用仅剩的一点干柴点燃做饭,并给自己和沈越取暖的时候,听到邻居们议论,说是皇帝驾崩了。

  他费尽心机谋取了那个位置,才坐了一年而已,便死了,死得不清不楚。

  阿烟的手轻轻颤了下,知道如今看似一切太平,但到了明年冬日,也就是自己十六岁那年,这个燕京城竟天翻地覆,到时候血流成河都是有的。

  这么想着的时候,轿子已经到了女院门前停了下来,绿绮忙过来扶着阿烟下了轿子。

  这边刚下来,那边燕王就过来了,细长的眸子含着笑,带着一点嘲讽:“真病得没了力气?下个轿子还要人扶着的?”

  阿烟低哼一声,淡道:“见过燕王殿下。”

  态度恭敬,神色疏冷,这倒是让燕王微怔,挑着好看的眉,打量着阿烟:“今日这是怎么了,变了性子了?”

  以前的阿烟,便是再好的性子,见了燕王也没什么好脸色的。

  阿烟却是并不想和他有什么交道的,当下只是道:“殿下若是没什么其他事儿,阿烟这就进去女学了。”

  说完,也并不等他答话,径自往里走去。

  燕王站在后面,微有些诧异,后来望着姑娘家行走间曼妙的身姿,也就笑开了。

  那笑容,带着几分宠溺,仿佛看着邻家小姑娘撒娇式的顽皮。

  而阿烟进了女学,便见姑娘们三三两两地往学堂走去,阿烟看着她们脸上洋溢着笑容和光彩,就像那春日阳光里正在茁壮生长的小苗一般,让人一看便觉得充满了希望。

  她不由得绽唇笑了下,想着虽则自己年纪不小了,或许再无这些姑娘那般轻松的心态,不过到底是重新成为了十五岁的小姑娘,眼睛是明亮的,身体是健康的,未来一切都是可预知的。

  当下迈步向学堂走去,此时的学堂和记忆中并无二样,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阿烟这几日在家里,一边教着弟弟顾清读书,自己也顺便重温了下昔日的功课。

  拿笔是有些不生疏了,还要多练习,其他诗词文章倒是还好,当日功底深,她又是个记性好的,自然不怕这个。

  在学堂里,相熟的姑娘遇到了她,难免问候起来,她一一笑着回了。正这么打着招呼的时候,便在人群中看到一个姑娘正远远地望着自己,转首看过去,却竟然是个眼熟的。

  望着人群中那个衣着略显素净的姑娘,她眼前浮现的却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高贵华丽的平西侯夫人。这正是李明悦,御史大人家庶出的四姑娘。

  其实这个李明悦穿着妆容在这群优雅的女学生中,总是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别人虽则也是画眉傅粉涂胭脂一身钗黛,可是因这是书院,总是较为低调含蓄,既不会显得寒酸让人小看了去,又不会张扬得引人注意。

  可是李明悦却总是让人觉得有些突兀,总是试图打扮得花枝招展,身上又无什么名贵饰品,越发显得寒酸,总是惹得一众女子不喜。

  又因她只是个御史李大人家的庶出,更没人多看她一眼,她也有自知之明,便最爱奉迎巴结。

  只是今日,这李明悦却有些不同,穿戴间落落大方,头上虽依旧没什么华贵装饰,可是簪上别的一朵宫花儿,倒也别致。虽通体依旧素净,比不得一旁贵家千金小姐们那般光华四射,可倒是也不会让人小看了去。

  阿烟上辈子从未在意过这位李明悦的,如今想起那平西侯,想着到底是他未来的侯夫人呢。那平西侯以后那么的权势,见了落魄的自己,竟是有意相助的。凭了当日那一饭之恩,她今日也断断不能亏待了他未来的夫人。

  于是今日个阿烟便对那李明悦一笑,点头示意。

  李明悦倒是略有些诧异,当即便笑了,借机过去,和阿烟说话。

  往日里和阿烟最为要好的其实是威武大将军家的女儿孙雅蔚以及德诚候家的嫡女名何霏霏的。

  那孙雅蔚虽生在将门,可是却性情温和,长相柔美,是上辈子阿烟的闺中密友。而何霏霏呢,是德诚侯得了六个儿子后才有的这么一个女儿,是以自小娇惯得厉害,养成了她天真烂漫却又有些骄纵的性子。

  如今这何霏霏见阿烟忽然对李明悦如此特别,不觉有些诧异,便用手肘轻轻碰了碰她,小声道:“理她走什么,咱们过去一旁说话!”

  在何霏霏的眼中,这李明悦实在是不入流的货色,哪里配和她们一起说话。

  阿烟却拉着她道:“各位姑娘都在这里说话,我们随着说话就是了。”

  何霏霏撅嘴,有些不高兴地道:“我不喜欢她们。”

  阿烟知道她吃软不吃硬,当下娇软地道:“到底是一个书院里读书的呢,总是同窗。”

  一旁的孙雅蔚轻笑一下,也随着道:“阿烟说得对。”

  何霏霏见此,也就随她的意思了,谁知道大家说了没几句,便开始议论起来,竟是当今太子要随着书院的山长过来,说是要巡视女院的。

  一时大家面上都有些泛红,其实有些事,不好意思说出口,心里都是明白的。

  这眉山女子书院,自仁武女帝以来开始创建,至今也有几百年了。最初的时候,自然是为了培养和选拔宫中所用女官,说白了进了这书院,几乎一只脚便踏进了皇宫。

  后来仁武女帝去后,女子书院和女官制依旧沿袭下来,可是时候一长,多少有些走样了。

  仁武女帝之时,每年里总是要在书院之中选拔三五名女子进宫的,如今呢,每年不过一二个名额罢了。

  可是尽管如此,大家依旧都挤破头地试图考进这女子书院,一则这就是来镀金的,哪个女子进了这书院,那就是凭空多了一层光环和荣耀,将来做亲都比别人沾光。

  二则嘛,大家心里都明白的,皇上身边最为炙手可热的两个儿子,一个是太子,一个是燕王。太子乃是一国储君,而燕王则是永和帝最为宠爱的儿子,母亲又是宠冠后宫的皇贵妃,这两位都是眼瞅着要做亲的年纪,十八九岁的年纪,早该定下亲事了,却一直迟迟耽搁着呢。

  现如今,怕是这几位的婚事,都是要从眉山女子书院挑的。

  因了这层干系吧,大家听说太子要过来,一个个脸红起来。

  不知道的只当是巡视来了,知道的,那就是来挑挑太子妃?

  何霏霏自然也明白了这层意思,低哼一声,不屑地扫过大家,眉目间的骄傲显而易见。

  一旁的孙雅蔚却是浅笑不语。

  阿烟唇边泛着笑,凝视着自己这位生得优雅温柔的同窗。

  后来啊后来,当所有的人都以为自己是太子妃唯一的人选时,她的这位同窗好友,却已经和太子暗通曲款了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第11章 女学》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