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牵肠挂肚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不过太子性情一向温和,此时见阿烟出口邀请,他自然不会拂了阿烟的面子,更何况他身为太子,面对这为国效力的四品将士,自然要礼贤下士的,当下便笑道:

  “萧将军,既要去大相国寺,那便与我等同行吧。”

  既然太子殿下都发话了,萧正峰自然不再说什么,当下道了声是,翻身上马,跟随在太子殿下身侧。

  而阿烟也重新上了马车,却见蓝庭走过来,亲自蹲在那里。

  阿烟在绿绮的扶持下上前,抬起脚来,裙摆荡出涟漪,踩在蓝庭肩头,脚尖微动,款步姗姗,犹如弱柳扶风一般上了马车。

  甫上那马车之时,皓腕高抬,身姿婉转,腰肢轻弯,于是便显露出纤细曼妙的身形。

  萧正峰入眼的,便是那盈盈不及他一握的小蛮腰,以及将那罗衣撑得饱满高耸的双峰。

  他看到这里,心间发颤,耳根泛烫,唯恐自己失态,忙硬逼着自己的目光离开了那姑娘的身姿。

  不过恍惚间,却是想起昔年一眼扫过的一首诗,却是隔户杨柳弱袅袅,恰似十五女儿腰。

  他以前对这些并不感兴趣,那些莺莺燕燕的姑娘家,原本不如一把宝剑一匹战马更让他能热血沸腾。

  可是如今,他方知,这初初长成的十五女儿腰,仿佛散发出一种让他无法自抑的魅力,比一把出锋的宝剑更能让他渴盼着拥有。

  甚至他开始想着,若是他的大手伸出去,是否能罩住那罗衣之下的高耸,是否能环住那杨柳一般的细腰

  他狠狠地抿了下唇,忍不住重新回首望过去,谁知道此时阿烟已经走入了马车,徒留下刚才充作垫脚石的蓝庭,正欲起身。

  一时他目光落到了蓝庭的肩膀上,却见那月白色长衫的肩头位置有一点轻软的痕迹,知道这是刚才阿烟姑娘踩在上面所造成的,他甚至开始有些嫉妒,恨不得自己化作那肩头那长衫。

  若说萧正峰的目光也是火辣辣的直接了,简直是丝毫不加掩饰,然而一旁的太子却并没有注意到。

  事实上此时的太子殿下沉浸在自己的不悦中,他这一次陪着阿烟出来,原本是有些话想和阿烟说的。

  前些日子阿烟病了,他却因忙着宫中之事,一直未曾来得及前去探望,及至到了阿烟好不容易病愈,他原本想着借那次去女子书院问候下阿烟,谁知道阿烟却不知踪影,而自己书院山长并院中女子纠缠着,根本不得脱身。

  一直到了离开书院,他趁机跟随着阿烟回家,想着总算是有机会和她说话,谁知道这个时候,燕王却又缠了上来,分明是要搅混水的意思。

  如此一番蹉跎下来,他竟连个阿烟单独说话的机会都不曾有。

  如今好不容易要一起前去大相国寺烧香,想着这秋高气爽的郊外风景中,他陪着阿烟说说话,也不失一种洒脱和情调。

  哪里知道,斜地里却冒出来个萧正峰,竟是一个不知好歹的傻愣子。

  太子此时满心的不悦,不过也不好表现出,反而越发轻笑着,和颜悦色地问起萧正峰话来,诸如边关将士伙食如何,之前打仗之时可有什么难处。

  萧正峰这个人面对着阿烟几乎是失了神智,不过现在阿烟已经进了马车,他的一切症状几乎是随之消失了。

  当下对着太子,他侃侃而谈,低沉而略显粗哑的声音将边疆战事一一道来,言谈间有条不紊从容不迫,只听得太子连连点头。

  他望着这萧正峰,不免有些可惜,此人竟是大皇兄齐王的挚友,要不然倒是可以结交一把,也算是为自己将来铺路。

  萧正峰这边和太子侃侃而谈,那边耳朵其实一直细听着马车里的动静呢。

  他耳力极佳,可以敏锐地捕捉到里面的细微声音,诸如里面的女子仿佛坐下了,里面的女子仿佛叹了口气,里面的女子仿佛笑了一声,他都能猜个不离十。

  于是他的耳朵便随着那女子的一举一动微微起伏。

  就在此时,他忽而捕捉到一点窸窣的声音,仿佛马车帘被掀开了,他顿时明了,眼角余光扫过那马车,果然见那马车帘子轻轻动着。

  若是不在意,自然以为是秋风吹拂,可是他素来敏锐,已经明白这必然是马车上的女子掀开窗帘看了看外面。

  萧正峰想明白这个,那握着缰绳的手动了下,不知道这往外看了一眼的是谁,可是她

  若是她,她又在看谁

  看太子,还是自己

  若是以往,他自然不敢想着她竟看自己,可是刚才,她对自己笑得霞光潋滟,又如此敬重地对待自己,可见她并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孟浪之徒,也并没有小看了自己的。因了这个,不免心中生出许多念想。

  谁知道萧正峰这么想着,正和他说话的太子便察觉到了异样,挑眉笑望着萧正峰道:“萧将军”

  萧正峰猛地醒悟过来,知道自己走神了,恰好此时抬眼便见前面一辆马车停在那里,忙恭声道:“殿下,前方那马车停在此处,倒是挡了我等去路。”

  太子抬头看过去,果然见前方一辆马车停在路中央,一旁站着车夫并几个小厮,正在那里焦急地查看着。旁边还拴着几匹马。

  如此一看,便知道这不是普通人家,又是马车又是骏马的,并有车夫小厮随侍,况且那马车装饰华贵,骏马也不是凡品,这位主人必然是非富即贵了。

  太子素来待人亲和的,如今见这马车仿佛落难,便命身旁侍卫道:“前去查探下。”

  那侍卫长领命而去,过去近前,一时便见一旁出来个少年,那少年不过十岁的年纪,一身白衣,纤尘不染,面如冠玉,形容绝美。他肤色略显苍白,在这秋日的阳光照耀下,仿佛透明一般,隐隐有几分病弱,可是那病弱却并不显其颓废,反而使他浑身上下充满了一股说不出的风流之态。

  其他人也就罢了,可是阿烟透过马车帘,小心望过去,一望之下,却是微惊。

  原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上辈子那个短命的夫婿沈从晖。

  当下不免想起,上一世的时候,这沈从晖因自小病弱,一直隐居在老家冯阳修养身子,到了十八岁时才带着侄子一起从老家前来燕京城。当时也是因缘巧合,父亲便将自己许配给这沈从晖。

  其实当时初嫁给沈从晖,夫妻两个人举案齐眉,意趣相投,也颇过了一段情意浓厚的时光。后来侯因往年旧事触怒了永和帝,其后侯府遭受重创,一家人颠沛流离,可是两个人相濡以沫不离不弃,感情倒是越发笃实。

  也正是因为这个,在沈从晖亡故后,阿烟才接受了他临终前嘱托,付出了一切地照顾着那个侄子沈越,将他抚养成人,供养他读书,让他高中状元,迎娶长公主,从此后忘恩负义,再也不记得她这个落魄的婶母。

  此时此刻的阿烟,望着那风流俊美的病弱男子,不免流露出一丝从未有过的怨言。

  当年我不过十六岁而已,花一般的年纪,纤细羸弱的双肩,这样的女子本该是应该被人捧在手心呵护,你却就那么撒手而去,将一个十三岁的少年托付给我,说这是沈家唯一的骨血根苗,要我照料他供养他。

  你于心何忍

  而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多年之后的那个黄昏时分,她翻着逝去多年的夫君那发黄的手札,发现的那封信函。

  上一世的阿烟从未多想,也从未有过怨言,可是如今的阿烟,想起往事,却不免一声叹息。

  重生一世,她不想因为一年的欢情而断送那一辈子,更不愿意因为良人的一个嘱托而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他们沈家。

  于是阿烟眸中微动,白玉一般的脸庞泛起疏冷,放下马车帘,轻轻倚靠在那引枕上,闭眸养神。

  或许命运终究要上演相同的戏码,或许一生的纠葛从此开始,可是阿烟却要从一开始便将那可能性连根拔起。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21.牵肠挂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