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34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萧正峰从家里终于得以出来后,便骑马前去齐王府。

  原来大昭国向来重文轻武,且对武将多有轻视和防备,凡是五品以上武将者,皆不能驻守一处超过三年。萧正峰之前在边关云城已经驻守了三年,如今打了胜仗,又封了四品武卫将军,将来调往何处如今都需要再定的。

  如今他是打算先去齐王那里,问他打听下,能否知道他将调往何处。

  到了齐王那里,却见他往日的一个同袍好友成辉也恰好过来,于是几个人一起说话

  此时齐王的女儿阿媹小郡主不过九岁,恰好被嬷嬷抱着陪在齐王这边说话。那阿媹小郡主生得粉莹团白甚为可爱,就这么坐在齐王旁边,稚嫩地说着话儿。

  齐王见萧正峰和成辉过来,便命嬷嬷抱走小郡主,谁知道那小郡主却不愿意走,坐在那里撒娇。

  齐王脸顿时沉了下来,小郡主虽极为不乐意,可是只好离开了,临走之前,还撅着嘴儿,白了萧正峰一眼。

  成辉和萧正峰看着,倒是觉得这小孩子分外有趣。

  齐王自己也笑了:“王妃进门十年,只得了这么一个,平日里有些宠她,竟惯得如此不成样子。”

  一时摇头,便命人摆酒上菜,和萧正峰成辉把酒言欢。

  酒过三盏之后,说起正事,齐王却皱着眉说:

  “如今朝中的形势不好说,现在威武大将军那里也忙着,前几日我问起兵部主事,他只说你们的任状还在威武大将军那里扣着,并不曾发出。”

  其实这大昭经历了三代女皇,又经先帝各种吏治改革后,比起前朝倒有些不同。如今朝中设有威武大将军、左丞相、右丞相三职,并有六部,分别为刑部吏部兵部户部等。

  其中左丞相和右丞相互相牵制,共同协助天子管理朝政,而威武大将军则是兼任兵部大司马,掌管兵部大权。

  因本朝重文轻武,是以对兵部多有牵制,虽说威武大将军和左右两丞相平起平坐,可是但凡兵部文书任状,那都是要交由左右两位丞相批阅过后才能签发的。

  而左右丞相,则是端看谁强谁弱了,这两个人,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现如今因这顾齐修手段高明,右相薄睿东因生性耿直而处处树敌,是以朝中只知道左丞相顾齐修,而不知有右丞相薄睿东也。

  至于威武大将军,那更是名存实亡,大到用兵决策,小至军械制造,他凡事总是要经过左右相联名批阅后才能办理,实在是苦不堪言。

  听到这话,萧正峰闷了一口酒,不再说话了。

  如今朝中的事情,大家约莫也都听说了,皇后病重,太子侍疾,皇贵妃那边蠢蠢欲动,朝中人马几乎被太子和燕王拉拢为两派,纷纷站队。

  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兵部的任状被扣押,也是在情理之中。他们这些人,谁也不知道当权的那几个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成辉抬眼看了眼齐王,不免有些替他心酸,都是一个爹生的,另外两个那是挽起袖子为了储君之位,一个是保卫战果,一个是抢夺他人饭食,可是只有齐王,不声不响,别说有个帮衬的人了,便是如今想为好友打听个消息,竟也不能。

  这可真是虎落平阳被权欺啊!

  齐王面无表情,饮着酒,不言不语的。

  萧正峰忽而朗声笑道:“想来若是那任状下来,你我兄弟怕是要被调往各处,各奔东西了。如今这任状迟迟不下,你我倒是恰好能聚在一出,把酒言欢。”

  成辉瞥了他一眼:“你倒是想得极美。”

  齐王也是笑了,淡道:“正峰说得是。”

  一时几个人说着话,齐王便问起来:“这几日也不见你,去了哪里?我怎么听说你去了大相国寺?”

  萧正峰是没想到这消息竟然走得这么快,当下只好承认道:“是。”

  齐王眸中带着审视,淡望着萧正峰:“顾家姑娘?”

  萧正峰被看破心事,顿时刚硬的脸上泛着一抹红,端起一杯酒来,默默饮下,也不曾言语。

  齐王一看此情此景,知道是□□不离十了。

  他不免笑了下:“要说起来,你都二十四了,也该是成亲的时候了。”

  齐王是永和帝的长子,今年已经二十有七,比萧正峰还要大上三岁,齐王妃已经进门十年了。

  事情都已经说开,萧正峰也就直言不讳,笑容有几分苍冷,带着酒意道: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不过是剃头担子一头热罢了。再者说了,她家的门第,我未必高攀得上。”

  齐王也就罢了,只是用玉白的手握起那紫金玉壶,自斟了一杯。

  而一旁的成辉,却是瞪着那不大却极亮的眼睛,震惊地望着萧正峰:“兄弟,你竟然发情了啊?”

  这话一出,萧正峰直接把手中酒杯泼向了成辉脸上,快狠准,只泼了成辉一个措手不及。

  成辉摸了一把脸上的酒,还顺势用舌头舔了舔嘴唇:

  “这果然是真的啊,你要再不发情,我们都真得要认为你是喜欢男人了的!”

  萧正峰闷声坐在那里,皱着眉不说话。

  其实一群兄弟说话没边没沿的,大家都比较粗野直白,刚才成辉说的,平时谁也不会在意的。

  只是如今,阿烟姑娘在他心里,真是仙子一般,是神圣不可玷污的,是以成辉用这样的言辞,他心里顿时就一股无名火起。

  齐王抬起眼来,淡淡地道:“谁说你高攀不得?”

  成辉此时也终于反应过来,并迅速接受了这个事实:“顾家姑娘?难道是顾齐修家的女儿?”

  成辉越发震惊了,因为那顾齐修就是如今朝廷的三个擎天大柱子中最粗最壮的那一个。他们如今的任命令都是要经过这顾齐修点头的。

  不曾想,正峰看中的竟然是他家的千金宝贝?

  听说顾家有两个千金,一个是早已定亲的庶出,另一个则是永和帝看中的太子妃呢!

  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大昭风气虽然开放,可是抢夺人家早已经定下亲事的姑娘,与理不容!至于另一位么,则是更棘手了!

  成辉这个时候直接站起来了,凑到萧正峰面前逼问:

  “你看中的到底是哪个?是那个已经定亲的,还是那个未来太子妃?”

  他瞪着萧正峰,很快从萧正峰的神情中感觉到了什么,脸顿时都白了,皱着眉头不敢置信地问道:“你,你这是要跟太子抢女人啊!”

  齐王见他说得实在难听,不由轻斥道:“不许胡说!”

  成辉这才稍微收敛,坐回椅子上,依然是不能理解,无奈摇着头道:

  “兄弟,你这不发X则已,一发则一鸣惊人啊,真够胆识的!”

  齐王瞥了眼萧正峰,见他拧着眉,脸色黑得犹如锅底一般,知道他也不好受。

  当下淡道:

  “其实要说起来,顾齐修当年不过一寒门子弟罢了,凭着殿试中了状元,从此后仕途顺利,步步高升,才有了今日的地位。他家的门第,若是细论,原比不得正峰,乃是几世的将门。况且正峰如今年纪轻轻,便有了军功在身,以后若有机会,将来便未必比不得那顾齐修。”

  成辉此时已经渐渐平静下来,听了齐王这话,皱着眉表示赞同:

  “殿下说得极是,俗话说,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以正峰之将才,未来自有大好前途。正峰如今也不必妄自菲薄。”

  萧正峰却想起临别之时,顾烟那秀美冷漠的小脸儿,不免苦笑一声:

  “莫说她只是权臣之女,便是她乃龙胎凤种,若是能够两情相悦,我自会全力争取。但只是如今,怕是她打心眼里就厌弃我,并不喜见我。既是如此,我又何必让她心生不悦呢。”

  成辉听到此言,见他脸上难得的落寞,便伸手,拍了拍他宽厚的肩膀:

  “兄弟,她到底怎么说的,是直接说就不喜欢你厌弃你,要你滚开?”

  萧正峰摇头:“那倒是没有。”

  他喜欢的那个姑娘,才不是这种无礼之人,她是永远含着温婉的笑意,让人一看就心生怜惜,恨不得……

  萧正峰想到这里,狠狠地掐断自己脑中的想法。

  成辉虽相貌平平,说话也略显粗俗,可是人却是极为精明的,要不然也不能成为齐王的座上客。此时他已经看出些门道,笑着拍了萧正峰的肩膀,拉着他道:

  “我倒是觉得,齐王说得极是。便是国色天香又如何,便是权臣之女又如何,即使是内定的太子妃,可是只要一日不曾定下,兄弟便有机会不是吗?再说了,你又不怎么接触女人,自然不懂,她们最是口是心非,嘴里说讨厌不喜欢,其实心里恨不得你追过去呢。这种事儿啊,其实很简单,你管她要不要呢,直接过去对她好,逮住机会抱着不放,兴许这事儿就成了。”

  齐王从旁听着,轻咳一声,淡道:“成辉说得虽粗俗了些,可是却有些道理。我前几日进宫,倒是隐约听起来,说是燕王找了太子,两个人险些打了起来。依我看,无论是太子还是燕王,都未必是那顾家姑娘的心上人。”

  当然有些话齐王没说的,那就是其实他亲眼见到了这两个弟弟为了顾烟打架,言辞中的意思,仿佛都是对方趁虚而入,得了顾烟喜欢。

  这么一推论,其实两个人都没进顾烟的心。

  萧正峰听到这话,不由挑眉望向齐王:“她对太子和燕王都无意?”

  齐王淡定地饮了一杯酒:“这个我哪里知道,我又不是人家姑娘肚子里的虫儿,无非是看着太子和燕王的意思,倒像是那姑娘把他们二人都给拒了而已。”

  成辉听得开始头疼了:“两个皇子争一个女人,正峰啊,你要是上前凑热闹,那可是一下子得罪了两家,这就是众矢之的了!”

  可是萧正峰在听到齐王的话后,想起阿烟姑娘临别之时对自己说的那番话,忽然间便若有所动。

  心中有一个模糊的念头闪现,只是一闪而逝,自己也有几分不信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34.第34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