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接下来几日,阿烟也小心地打听着宫中的消息。这女子书院里的女学生都是来自高门大户,消息自然灵通。也恰好那一日德诚侯夫人带着小女儿何霏霏进宫去探望皇后。回来之后,何霏霏便对阿烟和孙雅蔚说起来。

  “这皇后娘娘怕是真得不行了,母亲带着我进去拜见,不过一炷香功夫,皇后咳了好几次,看样子是在咳血呢。”何霏霏皱着眉头,说起自己的见闻。

  阿烟其实早已明白事情会走到这一步,不过听到眼看着就要开始发生了,也不免有些叹息。

  其实说起来,她和太子不是没有感情的,也算是青梅竹马,彼此都熟,怎么可能希望看着他就此走向败亡呢。但只是,一则这朝中局势远远不是她这么一个弱女子能左右的,不是重生一次拥有上一辈子的记忆她便可以翻云覆雨,二则实在是她也不会做出帮着太子去谋害燕王的事儿。

  这朝堂之争,或者为阶下囚,或者南面而君临天下,没有什么折中,更不可能有什么双赢的局面,总要有一方倒下。既然都是打小儿的情谊,她便干脆谁也不帮,一切顺其自然吧。

  抬眸间,便看到了一旁的孙雅蔚,正在那里低头想着什么,眸中隐约有担忧之意。

  阿烟不免暗想,其实这两个人,实在也是孽缘,竟然两辈子都暗通款曲了,其实若是太子真能登基为帝,这孙雅蔚进驻后宫,倒也不是一桩美事,只可惜了,这太子实在是不足以托付终身之人。

  一时想起前两日进宫时,文惠皇后所说的话,不免忐忑,只是人家并没有说明,自己这边倒是也不好说什么,如今只能静观其变了。

  她这么想了半响,傍晚时分下学来到小翔凤胡同前,却见大门前有一青衣男子,揣着袖子,带着怨气地在和一个侍女撕扯。

  阿烟看那侍女,竟是认识的,是李氏房中的侍女名叫珊瑚的。其实李氏身边有两个大丫环最受倚重,一个是玛瑙,另一个则是这位珊瑚了。

  如今见珊瑚同这么一位男子撕扯,不免蹙眉,想着别有什么暗相授予的事儿。

  其实若是她看中了外面的那人,想要出去嫁人,顾家断断没有不放的,就怕的是珠胎暗结,被人坑蒙拐骗了,或者被人诱骗作了什么吃里扒外的事。

  当下阿烟便命绿绮唤来蓝庭,对那蓝庭道:“查一查,那边和珊瑚说话的男子是哪个。”

  蓝庭却只看了一眼,便回禀道:“这个人我倒是认识的,正是如今夫人的娘家舅。”

  阿烟听闻这个,倒是微诧,其实早年他是见过这个人的。这李氏不过小户出身,娘家势微,她有一个亲娘身体不好,卧病在榻,还有一个弟弟。那个弟弟生得相貌平平,性情浮躁,平日里最爱干些泼皮勾当,据说也沾了赌瘾。

  如今她拧眉细看过去,依稀辩出这果然是当日那位娘舅。

  阿烟略一沉吟,心中已经有了猜测,此时见珊瑚仿佛终于摆脱了那人,自己小心翼翼回府去了。

  阿烟命蓝庭道:“命人跟着这位娘舅,好歹查一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蓝庭当下道是,便出去安排了。

  待阿烟进了家门,远远地望过去,却见东厢房旁的小跨院里,隐约可见顾清的小胖身影,正在那里一拳一拳吭哧吭哧地打着,很是认真。

  阿烟见了,不免点头含笑。

  就在此时,顾清也看到了她,恰好这练武也该结束了,恭敬地送走了师傅后,便颠颠地跑过来,拉着阿烟的手道:

  “姐姐,今日个晋江侯府的越哥哥派了人过来,给我送了许多礼物,还说要邀请我明日去晋江侯府玩耍呢。”

  阿烟这几日心事重重,只觉得如今一家都犹如踩在冰上,稍不谨慎便会落得如同上一世那般家破人亡的结果。如今一听顾清提起沈越,便觉实在反感。

  想着大家既能重来一次,他走他的阳光道,自己走自己的独木桥,何必非要纠缠不休。难不成这个人真得异想天开,以为此时这般殷勤,她顾烟还能如上一辈子那般为他家含辛茹苦,做牛做马?

  谁知道这时候顾清想起可以去那晋江侯,却很是兴奋,便拉着阿烟,要让她看侯府送来的各种小礼物。

  阿烟一看,都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不过胜在用心奇巧,都是哄着小孩子的稀罕物事。正看着时,便见里面竟然有一根木钗。

  阿烟摸起那木钗,却见那木钗朴实简单,一看便是自己拿刀子刻出来的,她就这么低头看着,往世一个幕竟然浮现眼前。

  一身粗布衣衫的少年倔强地对阿烟说,婶婶,总有一日我会重新回到燕京城,让那些瞧不起我们的人跪在我的脚下,让婶婶重新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

  说着这话的时候,少年的黑眸并不若往日那般清澈,黑幽幽的让人看不真切。

  顾清正摆弄这那些讨人喜欢的小玩意儿呢,忽而不经意间抬头,却看到自己姐姐眸中隐约有了湿润,他一惊,诧异地道:“姐姐,你怎么了?”

  阿烟轻笑一下,摇了摇头,放下那木钗,淡道:“如今天冷了,外面吹了冷风,我眼睛有些痛。”

  这么一说,顾清顿时心疼起姐姐来,倒把那些小玩意儿暂时抛到了脑后。

  一时之间姐弟二人说着话,阿烟仿佛不经意地道:“清儿,以后不要轻易收别人的礼物。”

  她望着摆了一桌子的各样物事,笑道:“这些虽然花不了多少银子,可都是一些挖苦心思才能得到的玩意儿,如今人家就这么送给你,你怎么回馈人家?”

  顾清愣了下,不过很快便道:“越哥哥喜欢我,待我极好,姐姐这么说,未免生分了。”

  阿烟一听这话,心里有些发堵,不过依然笑望着顾清:

  “阿清怎么知道人家是真得喜欢你,还是对你别有所图你要知道,今日父亲为朝中左相,文武百官之中,多少盼着能登咱家的门,盼着能把金银财宝以及各色奇巧玩意儿塞到咱们家门。阿清和那沈越不过是一面之缘罢了,怎么就笃定人家喜欢的是你,而不是你顾左相家小公子的身份?”

  顾清万没想到顾烟会说出这番话来,也是他年纪小,又是跟着李氏这般见识浅薄之辈,是以并不曾想过这些,如今听顾烟乍然这么说起,一时想着,若是那对自己这么好的越哥哥竟然都是假装的,其实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顾府小公子身份?

  他一下子便呆在那里,低着头,半响不说话。

  他这么小的年纪,其实玩伴并不多,宫里倒有几个小皇子,见过,可是到底生分,至于其他豪门贵族的公子,并不熟稔。如今认识了沈越,这是除了他的父母姐姐之外最为喜欢的人了,几乎是一见如故,只恨不得自己能有个那样的哥哥。

  可是顾烟的话,却是如此残忍,一下子将他心中原本单纯美好的友谊一下子戳了个粉碎。

  半响之后,他终于蠕动着唇,喃喃地道:“不,不会的,我和沈越哥哥一见如故的,他还约我去他家玩呢……”

  他说是不信,其实称谓已经从越哥哥变为了沈越哥哥。

  阿烟看着他这样,其实何尝想让他伤心呢,可是生在左相府里,生为顾齐修的儿子,就没有资格懵懂无知地单纯。

  于是阿烟越发笑得温柔,说出的话语也越发轻淡:“清儿,难道你就没想过,从来都是闭门不出的晋江侯,为什么忽然来到咱们家登门拜访?”

  顾清晶亮的眸子里此时已经几乎渗透出委屈的泪来,他湿润的眸子瞪着阿烟,好看的唇抿得倔强。

  良久后,他摇了摇头,平生第一次勇敢地望着阿烟,和着眼泪道:“我不信的,沈越一定不是这样的人,他真得和我一见如故,我可以感觉到,他对我很好。”

  阿烟见此情景,轻叹了口气,她到底是该高兴还是难过的。

  这个她一直希望能够不再胆怯懦弱的孩子,学会了反抗和辩解,却是对着自己。

  当下阿烟并没有再多说什么,恰好此时李氏过来叫顾清回去,顾清也就告辞而去了。

  而之后的几日里,阿烟可以感觉到,这孩子和自己竟是生分了,每当遇到自己,眉目间有着无法掩饰的躲避。

  这么明显的疏远,让阿烟有些心伤,或许不是每一个少年都是沈越,都能接受她这般的教导。眼前的顾清,比起昔日的沈越,到底是平日里太过娇生惯养,年纪也小了些。

  不过想了一番后,她便有些释然了。

  这个孩子目前的反应,其实正说明了他是一个重情义的,分外珍惜和沈越之间的友情。

  到底是天性纯良的顾家孩子。

  为了弥补和顾清之间的关系,阿烟亲自下厨,做了几个精巧的糕点,亲自送到东厢房去,可是顾清却依旧有神情疏离,对着那让人垂涎三尺的精美糕点,他是半分兴致都没有。

  又这么过了几日,就连顾齐修,顾齐修亲自问起阿烟来,阿烟只笑着说,不过是闹个小孩子脾气罢了,不必理会,过几天就好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蓝庭打探得消息出来了,原来那个李元庆这几年染上赌瘾后,几乎变卖了家产,如今已经是家徒四壁,只剩下一个娘子两个娃,外加一个老娘。他这日子过程这般模样,自然是少不了来叨扰他这嫁给左相的姐姐。

  可是李氏当初嫁过来,本就没多少陪嫁的,这些年虽则是管着顾家诸事,可每一个铜板那都是会记在账上到底。而她自己的月例不过十两银子罢了,便是自己这些年省吃俭用的积攒,也不过是三四百两而已,却是堵不住她娘家这个穷窟窿的。

  李氏很是犯难,可是李元庆却觉得是这个姐姐忘本,不愿意帮娘家人。他满心里以为都嫁给了当今权势最盛的左相,那自然是金银财宝满地都是,哪里懂得他姐姐的难处呢。

  这李清庆本就是一个泼皮混混,如今怨恨他姐姐不帮自己,便时不时来找李氏。

  李氏又不敢让顾齐修知道这事儿,怕丢了自己脸面,又要将这弟弟搪塞过去,真是好生难处。

  而阿烟看到的那次,便是这李元庆又来叨扰李氏,被李氏的丫鬟珊瑚给打发出去。

  阿烟听此,略一沉吟,便有了主意,对蓝庭如此这般吩咐一番,蓝庭连连点头,自去照办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42.第42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