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55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进到屋里,顾清拜见了顾齐修,顾齐修半坐在那里,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一时之间顾清倒有些忐忑,也不知道父亲如何处罚自己。

  韩大夫此时已经开好了方子,见了这一对姐弟进屋,便将方子送上,同时嘱咐道:“相爷这个病,也没什么要紧的,只是千万要记住,不能忧虑多思,更不能动肝火,需要静养一些时日,再配上我这药,必是能好的。”

  阿烟自然是谢过了,因这大夫来往一趟不容易,当下就住在家里几日,以观后效,于是便叫来了青峰,让青峰带着韩大夫去二门外下脚处歇息,并嘱咐了好生照料,不可轻慢了去。

  待韩大夫走后,顾齐修这才慢腾腾地睁开双眼,望了眼自己的儿子顾清。

  顾清平时是害怕这个父亲的,如今自己打了人,刚才的血勇之气随着那几拳头已经尽皆消散,如今留下的只剩对父亲的惧怕和担忧了。

  顾齐修眯着眸子,望着这个自己素日不喜的儿子,淡问道:

  “怎么好好的打起你舅父来了?”

  顾清跪在那里,握了握拳头,终于咬牙道:

  “以清儿看,他就不是什么好人!”

  顾齐修“哦——”了一声,声调拉得长长的,最后却是问道:“为何?”

  顾清想了想,终于道:“他不学无术,好赌成性,不知道挣钱养家,却只知道对我母亲耍赖要银子,分明是蛀虫败类。这也就罢了,如今更是趁着父亲生病,家中无人做主,竟然欺上门来,对着姐姐辱骂不止,实在是可气可恨。”

  顾清说完之后,小心翼翼地看了眼父亲,却见病痛中的父亲脸上依旧没什么神情,在帐帷的阴影中,脸色很是晦暗。

  他的心便慢慢往下沉去,跪在那里,低声道:“父亲若是要责罚孩儿,孩儿也是认了,但是打了这等败类,清儿是绝对不后悔的。”

  这样的人,就该将他打出去,若是留在家中,以后还不知道又惹出什么事来!

  谁知道他心里正忐忑着时,顾齐修忽然道:“说得好!”

  顾清不敢置信地抬头看过去,却难得看到自己父亲对自己露出笑来。

  顾齐修含笑点头道:

  “你那个舅舅,原本就是个不成器的,若不是我这几日病着,实在没精神和他理论,早把他赶出去了。你如今这一打,也倒是好,早点把他赶出去了事。”

  顾清听着这话,开始都是不信的,后来明白过来,忽而间便觉得心里涌起说不出的喜欢,浑身都充满了兴奋,原来父亲竟然是赞同自己的,原来父亲竟会夸赞自己的。

  他心间发热,跪在那里,怔怔地望着父亲,眼眶里甚至开始有了水气。

  他长这么大,父亲还未曾夸过自己呢!

  阿烟从旁看着,见顾清清澈的眸子里闪着泪花儿,忽而便有些怜惜这个弟弟,当下走过去,亲自将他牵起来,柔声道:

  “这么冷的天,还跪在那里做什么。”

  顾清自己也笑,低头不好意思地抿唇:

  “姐姐,父亲不怪我就好。”

  顾齐修却略一沉吟,淡道:

  “虽则父亲心里并不认为你有什么可责罚的,可是你到底是动手打了长辈,如今却要罚你的,你可明白?”

  顾清自然是明白,当下忙点头道:

  “父亲,我懂的!”

  这李元庆被打了后,蓝庭派小厮随便找了一个大夫看过了,却是说没什么大碍,都是皮肉伤,开了一些药就此拉倒了。

  李老夫人哭天喊地,那意思竟然是赖在这里,不治好伤就不走了。

  那李元庆叫嚣着,是要去找顾清麻烦的,可是谁知道正叫着,那边却传来消息,说是顾清一提李元庆就来气,言称出了柴房,还要将李元庆痛打一顿。

  这么一来,李元庆也有些怕了,不管如何那是左相家的小祖宗,如果真打了自己,自己还能反打回去吗?

  阿烟瞅准时机,扔了二十两银子过去,就当赔了李元庆的伤,算是把这一家子给赶出去了。

  送走了李家这一坨佛后,不但是李氏,就是满府上下的奴仆丫鬟也都松了口气。

  有这么几位在家里,谁也别想过个安生日子,可总算是走了。

  几个贴身丫鬟也都拍手称快,只说二十两银子痛打一顿那人,实在是值得很,真恨不得大家再凑出二十两,大家一起再打一顿!

  ***********************

  不知道是这韩大夫医术实在是高明,还是赶巧了,反正这韩大夫来了三四日,顾齐修吃了他的方子后,这病果然渐渐好了起来,如今已经能由小厮扶着下榻走动几步了。

  阿烟见了,总算是松了口气。一时那韩大夫要离开了,阿烟忙命人包了重重的诊金,谢过了这韩大夫。

  这韩大夫却洒脱地笑着道:“我也是受人所托,如今既然顾左相逐渐好转,也算是不负所托。”

  一旁绿绮听到,眼睛滴溜溜地转,低着头不敢说话。

  阿烟扫了眼绿绮,却是并没说什么,只是淡笑道:“辛苦了韩大夫。”

  这韩大夫当下告别了,上了马车就此离去。

  阿烟转过身来准备回去,却见一旁自己两个大丫鬟,一个青峰一个绿绮,都仿佛若有所思地低着头。

  阿烟不免觉得好笑:“怎么了你们两个,韩大夫走了,你们两个却跟丢了魂似的?”

  青峰脸上微红,看向绿绮,却见绿绮抿着唇不说话。

  于是青峰摇头笑道:“和这个韩大夫有什么干系,不过是想着如今老爷好了,那李家的一大家子也走了,总算可以过几天清静日子了。”

  阿烟心思本就敏锐,如今望向自己两个丫鬟,绿绮也就罢了,和那韩大夫是亲戚,可是青峰却不是的。

  一边往内院走着,一边想起,这几日韩大夫过来,青峰多有接触,那一日带着去下脚处,就是青峰前去办理的,莫不是青峰情窦初开,竟然喜欢上了这韩大夫?

  掐指一算,青峰其实都已经十六岁了,二八年华,正是思春的好时候,而那韩大夫虽然三十多岁,年纪是大了些,可是看着也算干练爽朗,若是她自己喜欢,也不失为一个良配。

  看来赶明儿自己倒是要和青峰好生谈谈,看看她到底是什么心思。若是真有意,总不能让她错失好姻缘。

  一时这么想着,走到了西厢房,先和青峰说了几句话,加以试探,看着那意思,果然青峰是有意的。当下她不免想着,该是寻个时候问问那韩大夫的意思。

  待青峰去灶房取今日的晚膳去了,阿烟便问起绿绮关于那韩大夫的身家背景,想着打探下。可是谁知道绿绮一听这个,越发不自在起来,支支吾吾的,竟然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绿绮只好道:

  “原也不熟,不过是见过两面罢了,他这个人性子又怪,实在是不知道他是否娶妻。”

  阿烟眸中含笑,心中已经隐约有所感觉,并不点破,却是道:

  “多亏你帮着找了这么一个韩大夫,才让父亲的病情好转,倒是要好好赏一赏你的。你跟着我这些年,虽说也不曾缺了什么,可是到底这谢礼不能少。”

  说着时,便打开一旁的七宝如意匣子,从中取出一个翡翠贵妃玉镯,笑道:“这个就给绿绮吧,你好好留着,以后当嫁妆。”

  绿绮一看那贵妃玉镯,却是微惊,只因那玉镯子值什么银子,她是知道的。这是当日顾夫人的陪嫁物事,玉镯通体圆润,颜色墨绿,流光溢彩,价值不菲,是阿烟的外祖父重金从流浪四方的逯人手中购置的。

  阿烟笑着将这玉镯塞到绿绮手中,淡道:

  “咱们年纪尚小,自然不喜这物,戴了之后平白显得老气几分。可是你却要知道,这个翡翠玉镯,却名为善润,取自上善若水,润物不争。当年母亲在世时曾说过,佩戴此物,一则能强身健体,二则能修身养性。如今这个,你便拿着吧。”

  绿绮怔怔地那沉甸甸的玉镯子握在手里,只觉得那镯子冰得手凉,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

  阿烟见她这样,越发笑道:

  “今日你也累了这么许久,先回去歇息吧。”

  绿绮手里捏着那贵妃镯子,慢慢地踏着雪回到自己房中,刚一进门,便见屋子里有人。外面又开始飘飘洒洒地下起了雪,屋子里被照得半明半暗,而就在那半明半暗间,一个人用质疑而冰冷的眸子盯着她看呢。

  她唬了一跳,险些将手中的玉镯子掉在地上,幸好抓紧了,忙放到衣袖里。

  可是屋子里的那人却是蓝庭,她的亲哥哥。蓝庭目光落在自家妹子的玉镯子上,微微挑眉,冷问道:

  “你这玉镯子哪里来的?”

  绿绮低哼一声,扭身过去,来到茶桌前为自己倒了一杯水,装作不经意地道:

  “姑娘赏的。”

  蓝庭眸光越发变冷了:“无缘无故,姑娘为何要赏你这个?这个玉镯子一看便是价值不菲,怕是夫人当年的遗物之一吧?”

  绿绮原本心里边觉得堵了什么似的,并不舒坦,如今被哥哥这么追问,却是起了逆反心理,倔强性子顿时上来了。

  她白了哥哥一眼:“关你什么事,总之不是我偷的抢的,就是姑娘送的!”

  蓝庭听此,冷笑一声,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衣袖:

  “好,绿绮,我不问这个,如今且只问你,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远房表舅,我怎么不知道?”

  绿绮的谎言被哥哥拆穿,顿时脸红,扭过脸去,嗫嚅着道:

  “左右是那个韩大夫把老爷的病治好了,管他是不是咱们的远房表亲呢!”

  蓝庭眸中泛起一丝无奈,沉重地望着绿绮:

  “绿绮,你骗了姑娘。你以为你很聪明,可以骗过姑娘吗?姑娘只是不想和你一般见识,也不想去怀疑你什么罢了!”

  他紧紧皱着眉头,语气中是满满的失望:

  “可是你呢,却利用姑娘的信任,去欺骗她?你难道就不曾想过,为什么姑娘容忍了王嬷嬷那么多年,却忽然有一天将她赶出家门吗?”

  绿绮眸中微动,紧紧攥住手中的镯子:“为什么?”

  蓝庭语气一顿,冷道:

  “因为姑娘对咱们这些人,心里是有情的。因为有情,所以容忍。可是你每做一件错事,便是消耗一份感情,便是葬送一份信任。等到哪一天,你把姑娘心中曾经留存的那些感情和信任全都挥霍干净,姑娘便再也不会信你,再也不会容你。”

  绿绮听着这话,那握住玉镯子的手轻轻颤抖起来,不过她咬紧了牙,倔强地道:

  “我,我并不是有意的,我也是好意……”

  蓝庭淡淡挑眉,忽而唇边扯起一个嘲讽的笑来:

  “绿绮,说这话,你自己信吗?”

  绿绮脸慢慢地变白,站在那里,低下头,怔怔地望着那玉镯子,半响后,喃喃地道:

  “我还是不觉得自己有错,这也是萧正峰同意了的,他自己也没有意见。我不过是隐瞒了姑娘那个韩大夫的事儿,可是她也说过,她不想再看到萧正峰了,她也说自己和萧正峰注定无缘。既然这样,为什么要让她知道萧正峰暗地里记挂着她呢,这不是让她徒增烦恼吗?”

  如果说蓝庭原本还不知道事情原委,如今听着妹妹这一番喃喃,也是猜了个□□不离十,他敏锐的眸子紧盯着绿绮,终于下了一个结论:

  “你恋慕萧正峰?”

  这话是一个问句,可是显然蓝庭已经笃定了这个事实。

  而对于绿绮来说,其实在这之前,她一直没有明白自己这奇怪的心思怎么了,明明是盼着姑娘能好的,可是看着萧正峰那么努力那么痴情地想对姑娘好,她心里却不舒服,仿佛被什么堵着,堵得人心慌。

  如今,蓝庭一句话道破了真相,她这个朦胧的少女心,也在那么一刻瞬间清晰起来。

  是了,她是喜欢那个萧正峰,从那个萧正峰憨憨地任凭她言语戏弄欺负的时候,她便开始觉得这个男人很好玩,而其后萧正峰紧紧跟随在姑娘身边,她每每喜欢逗着他玩。

  她在逗别人,却其实渐渐地把自己的心陷入了其中。

  而这一切,仿佛就在那个雪夜里,那个男子忽而将她拽至一旁影壁,在她耳边那发自胸腔的声音低低地响起“绿绮姑娘,是我”的时候,在她回首间望着那个眉眼刚硬脸型坚毅的男子,在那银雪弯月的映衬下染上的那一抹柔情的时候,她已经开始深陷其中了。

  这世间有一个男儿,憨厚踏实,刚正果敢,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彪悍强硬的气息,可以给人那么强大的存在感和安全感,仿佛只要伴随在他身边,就什么都不用怕了。他又是那么痴情不悔,那么的坚毅无畏,可是这么好的一个男人,他偏偏爱的不是自己。

  绿绮低下头,咬着唇,泪水一下子从眼眶里落下来。

  她捂着脸,忽然“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蓝庭叹了口气。

  他只有这么一个妹妹,说他不心疼这个妹妹,是假的。

  可是他却不愿意看着她就这么因为一点男女私情,就这么误入歧途,走上欺蒙主子的道路。

  他走过去,抬起手,淡声道:

  “去向姑娘坦诚一切,姑娘会原谅你的。”

  他顿了顿:

  “至于萧正峰和姑娘之间的事儿,不是你我能插手的,无论姑娘想做什么样的决定,她都有权利知道真相。”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55.第55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