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第58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一时从父亲书房出来,外面已经是大黑了,弯月如勾,照着小院。一旁的青峰见这天冷,早命人拿了大髦过来,帮着阿烟披上了。

  阿烟淡声道:“绿绮怎么样了,过去看看吧。”

  青峰听了,笑着道:“知道姑娘惦记着她呢,刚才我就让小丫鬟过去看过了,说是今日白间大夫来过了,吃过了药,又捂着闷了汗,倒是好些了。只是她如今听说姑娘回来了,也不肯睡,非要坐在那里等姑娘呢。”

  阿烟想起傍晚时分那萧家老夫人来找自己的事儿,心下其实已经明白了几分。

  当下她却吩咐青峰道:“我就过去看看绿绮,你先自己回房去吧,看着那几个小丫鬟收拾下屋子,等下我回去恰好用晚膳,再记得……”

  这边阿烟还没说完,青峰就笑了:“知道了,再记得,姑娘素日爱吃的炖猪手,总是不会少的。”

  阿烟见她这般,也是笑了。

  当下阿烟自去了下人所住的跨院,那里一排的房子,绿绮便住了最靠东边的那一间,走进去的时候,却见一个刚留头发的小丫鬟正在那里陪着绿绮呢。

  绿绮盘腿坐在炕上,小丫鬟帮着把暖炉递到手里,又给她把那喝过药的碗给拾掇起来。

  阿烟推门进去,关好门后,这才走到近前,却见绿绮蔫蔫地低着头,两眸无神,头发乱蓬蓬地收拢在肩上,整个人看着是前所未有的憔悴。

  此时她见了阿烟,眸子里便开始潮湿了。

  阿烟知道她有话要说,便吩咐那小丫鬟道:

  “你过去灶房里,让她们做一碗瘦肉羹来,就说是姑娘吩咐的,给你绿绮姐姐补补身子。”

  小丫鬟得了令,自然去了。

  待这小丫鬟走了,绿绮一下子从床上翻了下来,跪在那里低声哭道:“姑娘,我骗了你,那个大夫,那个大夫……”

  阿烟坐到榻旁,轻叹了口气道:“我知道,那个大夫根本不是你的远亲表亲,是不是?”

  绿绮眨着泪眼,诧异地望向阿烟。

  阿烟挑眉笑道:“他是萧正峰的朋友吧?”

  此时绿绮怔怔地望着阿烟,半响后嘴唇蠕动了下:“姑娘,姑娘你什么都知道?”

  阿烟抬手,帮她将散乱的头发轻轻梳理了下,温声道:“你就是为了这事儿,弄得把自己闷病了?还在这里哭哭啼啼?”

  此时绿绮已经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确实是一整天了,晕沉沉的难受,想起自己欺蒙了姑娘,便觉得浑身都是痛,脑中也时不时浮现姑娘对自己的种种好,她几乎被自己折磨得连眼睛都合不上了。

  如今,姑娘这么一说,仿佛是再小不过的一件事罢了。

  不过她低头想了想,还是无法原谅自己,抬起手来狠狠给自己几巴掌:

  “姑娘,确实是绿绮欺瞒了你,绿绮欺上瞒下,绿绮愧对你这些年来对我的好!今日便是姑娘把绿绮发卖出去,绿绮也说不出半个不字!”

  阿烟望着她瞬间红肿不堪的脸庞,轻叹了口气:“既然我早已经猜到了,如今你既已知错,等你病好,我自然会罚你。如今我先给你说件正事。”

  绿绮红肿的眸子诧异地望着阿烟:“什么正事?”

  阿烟笑道:“今日萧正峰的祖母,萧家老夫人来找我,你猜她来找我做什么?”

  绿绮一听萧正峰,顿时皱眉:“他的祖母,来找姑娘做什么?”

  阿烟眸中轻淡,抿唇道:“竟然是来为他求人的?”

  求人?

  绿绮这下子是越发不解了。

  阿烟当下也不瞒她,便将萧老夫人所说的话一一道来,最后道:“我原本还说问问你的意思,如今却是不必问了,依我看,倒是允了这门亲事的好。”

  话说到这份上,她还能不知道自己这小丫鬟的心思。

  绿绮听到这话,只觉得整个人都昏沉沉的,摇着头道:“不不,为什么,姑娘为什么要我嫁他?”

  一时她又哭了,咬牙道:“姑娘,我再不想这个人的!我竟为了对这男人的一点念想,险些做出背主的事儿来!现如今我想起来,只觉得悔恨交加!”

  阿烟轻叹了口气,水润的眸中带着温婉的笑容:“我知道你心里有他,既如此,嫁给他,当他的如夫人,想必你应该是喜欢的。虽说不是正头夫人,可是那萧老夫人也说了,若是你们能够过得好,那以后也不必再娶了。”

  绿绮扶着沉甸甸的脑袋,歪头凝视着自家姑娘,因为高热而略显干涩的唇动了动,无法理解地道:

  “姑娘,难道萧将军对姑娘那般痴心,姑娘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心动?为何竟要绿绮如此?”

  阿烟闻此言,修长的睫毛微颤,垂下,淡道:

  “萧将军的心意,我自然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心里岂能没有涟漪。”

  绿绮越发不明白了,茫然地摇着头:“可是姑娘,若是你心中也有萧将军,又怎么可以说出将绿绮许配给萧将军的话来呢?你又为何一直对萧将军如此冷漠?”

  她是没有办法明白的,姑娘的心思,有时候她真是不懂。

  可是绿绮问完这话后,阿烟却是一直不曾说话,阿烟只是微微侧首,透过那窗棂,看向外面。

  这仆人房中的窗棂,自然不可能如同西厢房一般用那罕见的笼烟翠碧绿纱来糊窗户的。这有些年头的窗户,上面糊着的纸,应该是有些年头了,如今有些发黄了,外面那朦胧的月光照进来,也并不透亮,只是笼上一层淡黄。

  阿烟盯着那发黄的窗纸,一时有些发呆,脑中却是想起了往世许多事,诸如在豆大的灯光下缝补的情景,又诸如一个人拄着木棍走在泥泞的雪地中的情景。

  其实对于如今的阿烟来说,别人看着她,可真是最好的年华,拥有绝世的姿容和傲人的才思,锦衣玉食,受尽宠爱,这人世间的路,她才刚开始迈步,眼前是看得见的一片繁花似锦。

  这样的阿烟,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呢。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光鲜的外表和娇嫩的容颜下,是一个历经沧桑的妇人,是一道狰狞的伤疤,和一双粗糙不堪的双手。

  阿烟唇边绽开一个轻淡的笑容。

  她抿了下唇,终于用异样的声音对自己的小丫鬟绿绮说道:

  “绿绮,我自然是喜欢那萧正峰的,像他那般的好儿郎,世间难见,偏生他又是对我那般好,我哪里能不喜欢呢。可是绿绮,你可知道,世间之情有千千万,每一样都重如泰山,唯有这儿女之情,我如今却看得极淡,极淡……”

  她轻柔的声音犹如烟雾一般,逐渐有些飘渺起来,仿佛轮回转世间的迷茫。

  “我愿父亲泰康安健老有所养,我愿姐姐和弟弟能够衣食无忧得其所依,愿顾家的每一个人都能够平安一世,愿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我所牵挂的人,能够得偿所愿。”

  她转首过来,浅笑间有几分恬淡和从容:“对于我来说,这世间之情,父女之情,姐妹之情,每一样都并不比男女之情来得浅淡。”

  绿绮从旁听着这话,一时有些听痴了。

  阿烟望着绿绮两边肿起来的脸颊,以及凌乱的头发,弯下腰去,亲昵地摸了摸她的头发,软声道:“绿绮,你还小,自然不懂。也许以后你就会明白,这世间男女之情,到底是什么。”

  绿绮仰脸,迷惘地望着阿烟,喃喃地道:“是什么?”

  阿烟笑容中渐渐掺入了一些苦涩:“是夏日里的蜻蜓拂过水面。”

  “男女之情,是蜻蜓点过平静的水面,惊起的那一点涟漪。转瞬即逝,了无痕迹。岁月那么漫长,湖面寂静无声,从此后,用一生去回味那一次的心动。”

  纵然曾经举案齐眉那又如何,纵然两情相悦夫唱妇随那又如何,最后依然是撒手而去,从此后孤雁单飞,用十年的煎熬,来缅怀那惊鸿一现的幸福。

  曾经的一切,笑也好,苦也罢,如今一切都成灰。此时的阿烟,想起曾经的那个男人,只觉得犹如隔世一般,心淡如水,已经不会再起一点的波澜。

  绿绮怔怔地望着自家姑娘,默然无语地回味着她刚才的那番话,只觉得自己陪了十几年的姑娘,自己却从来没有真正懂过她。

  阿烟的眸子中的迷雾渐渐散去,转而清澈含笑,她望着绿绮,温声道:“当然了,我如今希望你嫁给他,一则是想着依如今的形势来看,我和他是没什么缘分的。若是你心里有他,他的祖母又向我求了你,我若能成全你如今的一片痴心,那也是好的。二则,我却是有自己的考量。”

  绿绮此时已经无话可说,只是喃喃地问阿烟:“姑娘,什么考量?”

  阿烟望定绿绮,认真地道:“如今朝中的形势,你或许不懂,我只说一句,现在朝中几位皇子都有意储君之位,太子之位怕是岌岌可危。若是一旦有变,这储君之位到底花落谁家,便没有人能够知晓。若是太子和燕王得了这位置也就罢了,我顾家素来和他们有些渊源,想来不至于为难我们。可是那齐王,你也知道,我们却和他没什么瓜葛的,若是他真得成事,依父亲如今在朝中的地位,怕是树大招风,到时候顾家便会不保。而这萧正峰,我看他绝非池中之物,又和齐王交好,若是你能够嫁给他,也算是为我顾家谋得一个退路。”

  而最关键的是,一个小丫鬟做了一个四品将军的如夫人,想来没有人会注意到的。

  阿烟对绿绮的性子也算是了解的了,经过此事之后,她悔恨交加,从此只会越发忠心于顾家和自己。

  有些人,一种错只会犯一次。

  现在的绿绮,正是昔日那个为了她死去的那一个。

  绿绮听完这番话后,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呆呆地低着头,望着手中攥着的玉镯子。

  那翡翠玉镯子,名叫善润,取上善若水、润物无声之意。

  绿绮细细品味着这八个字。

  就在这个时候,那原本伺候在这房中的小丫鬟过来了,提着一个食盒,里面装着肉糜粥。

  阿烟吩咐这小丫鬟道:“你绿绮姐姐病了,好生服侍着,等她好了,自然会赏你的。”

  这小丫鬟听了,自然是高兴的,不过却又机灵地道:“绿绮姐姐素日待我们好,我自然是不会忘,便是没赏,也要好好服侍的。”

  正说着间,青峰却急匆匆地过来了,看了看阿烟,倒是有话要说。

  阿烟见此,便又嘱咐了绿绮几句,当下走出来,一旁的青峰见四下无人,这才悄悄地道:“外面萧将军过来,说是要见姑娘,蓝公子过去劝他离开,他偏不离开。再这么下去,倒是要惊动老爷了呢,蓝公子让我过来和姑娘说声。”

  阿烟蹙眉,淡道:“他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话虽这么说,她还是吩咐道:“让他去花厅候着吧,我过会儿就去。”

  小丫鬟已经离开了,绿绮躺在榻上,就那么摩挲着那已经被她的体温熨帖的越发圆润柔和的玉镯。

  一碗肉糜粥喂进腹中,她却是连滋味都不曾品出。

  脑中一遍又一遍地回味着姑娘所说的话,姑娘那话语中的悲哀和无奈。

  在这么一刻,她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幼稚和无知。

  这么些年来一直将自己庇护得很好,无忧无虑,真得如同一个相府的千金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原本迷茫的眸光逐渐清明起来,眸子中逐渐射出一股神采。

  她低声喃喃道:“姑娘,我固然对那萧正峰一时情迷,可是那又如何,如你所说,不过是那蜻蜓点过水面泛起的一点涟漪,难道我会因了一时的痴迷,就真得背弃我们十几年的主仆姐妹情吗?”

  她说着这话时,缓缓地摸索到一把绣剪,轻轻地拿起来,滑过自己的手臂。

  一时有温热的血液缓缓流淌,流到那镯子上。

  这个时候的她,竟然并不觉得疼,却仿佛有种快意。

  其实伤口并不是很深,流了一会儿血后,便也凝固了。

  绿绮拿起那染了血的镯子,却见镯子仿佛能够吸血一般,有些许血丝在碧绿色的镯子内里轻轻游荡,丝丝缕缕,仿佛掺杂在天际的几缕云,又好像缓缓升起的袅烟。

  绿绮摩挲着那镯子,再一次喃喃道:“善润,上善若水,润物无声……姑娘,我因为一时意乱,心中曾有片刻的迷茫,只是如今我却明白了,只是一个男人而已,那并不是我的全部。”

  就在此时,老旧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清秀而沉默的男子出现在屋中,走到榻前,看着绿绮流血的臂膀,皱眉道:“绿绮,你这是做什么傻事?”

  绿绮抬头看向哥哥,轻轻笑了下。

  蓝庭见了妹妹这般,越发皱眉了,因为他的妹妹素来是心无城府的单纯,单纯得有些懵懂无畏,可是如今,她这一笑间,却仿佛经历了多少世事,倒着几分看透世情的味道。

  他忍不住走过去,低声道:“绿绮,你怎么了?”

  绿绮笑了下,轻叹道:“哥哥,姑娘永远是我的主人,我这辈子都只是她身边的一个小丫鬟。可是如今,我却有些没有脸面继续留在她身边了。”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下,又道:“其实也不只是因为这个,而是今日听了姑娘一番话,我方知如今姑娘和老爷实在也不容易,我若是能为他们做点什么,那该多好啊!”

  蓝庭沉声道:“你不必多想。”

  绿绮却仰脸问道:“哥哥,我记得红巾营隶属齐王麾下的,最近一直在招募女兵。如果可以,我想去当女兵,可以吗?”

  蓝庭听到这话,沉默了。

  那女兵的事确实是有的,可是谁都知道,这个红巾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去了那里,不知道要受多少非人的罪。

  绿绮低头,握住手中的善润,咬牙道:

  “哥哥,我是一定要去的。如今我做出这般事儿来,若是不能为她做一点事情,怎么有脸再见她?”

  她绝对不会嫁给萧正峰,可是她要为顾家做一点事。

  既然姑娘认为那齐王前途无量,那就由她投奔到齐王麾下,拼出一条血路来。

  蓝庭低头,望着眸中清明的妹妹,半响后,终于哑声道:“好。”

  ***********************

  萧正峰就这么站在顾家的花厅里,如同一座山般,沉默无声。

  不过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是有多么焦躁。

  焦躁,这是为将者的大忌,他知道自己应该平心静气下来,等在这里,去向阿烟姑娘解释。

  所以他尽量地让自己气息平缓,克制住心中的烦躁,让自己化作一座山,化作一棵树,平静地站在这里。

  可是这一切,在他看到那个久盼的身影终于出现在花厅的时候,就再也无法克制了。

  萧正峰踏步上前,急速来到阿烟面前,尽量克制住心绪,低哑地道:

  “阿烟姑娘,这是一个误会,我从来没有求着祖母前来向你求娶绿绮姑娘,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阿烟抬首,笑望着他,淡道:

  “萧将军,你的意思,我都明白。可是话已经说出口,难道萧将军不觉得,其实这也可以是一个良缘吗?”

  萧正峰听到这句,顿时愣在那里,他只觉得心中原本有着炽热的岩浆在燃烧,在喷薄,在努力地吼叫着想要向阿烟姑娘解释个明白,不能让她误会自己的。

  自己和那个绿绮,从来没有半分矩越,自己也从来没有动过一分一毫的心思!

  可是如今,阿烟迎面而来的一句话,仿佛兜头一盆凉水,将他从头到尾浇了个湿透!

  他喜欢的那个姑娘,竟然说自己和另外一个姑娘也可以是一份良缘。

  他拧眉,紧紧盯着那个姿容绝世的姑娘,沉声问道:“阿烟姑娘,你是什么意思?”

  阿烟正色道:“萧将军,你对我的一片情意,我岂能不知。但只是我和你,依如今情势来看,是绝无可能的。阿烟乃是天子御口定下的儿媳,便是不嫁太子,也断断不容阿烟自行决断婚姻之事。阿烟和将军无缘,却希望将军能够莫娶得贤良女子,,能够成就一番丰功伟业。”

  萧正峰听着她这番话,越听那眉头便皱得越深,当他紧紧皱起那粗硬而凌厉的眉时,一股凛冽而冷硬的气息便渐渐地在这花厅中弥漫开来。

  这原本烧着银炭的花厅,顿时犹如飘入了塞北的塑风,森寒酷冷,带着出鞘之刀的锋芒和嗜血。

  萧正峰自见到顾烟的那一刻起,便觉得这个姑娘犹如一朵花般,应该捧在手心,示若珍宝。

  他从来都是小心翼翼地望着她,克制而压抑地望着他,深怕自己靠近一些,或者眸光炙热一些,便会将她烧化了一般。

  可是如今,他望着她的眸光,却是再也无法抑制的怒气,以及深沉的冰冷。

  他就这么冷冷地盯着她,良久,才仿佛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

  “顾烟,你当我是什么?”

  他忽而冷笑一声:

  “你以为你说得那些,就是我想要的吗?你以为我是什么东西,可以任凭你来安排吗?”

  萧正峰盯着阿烟,眸中泛起痛意:“你不喜欢我,看不上我,告诉我便是,我离你而去,绝无半句怨言,可是为什么要把你的丫鬟塞给我?造成我祖母的误会,这是我的错,我拼命地跑过来,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你解释,可是这一切在你眼里,却什么都不是吗?”

  他紧紧盯着她那娇美的小脸,盼着她能说出反驳之词,只要一句话,甚至一个字,只要她说一个不字,那便是自己误解了她,那自己便能信。

  可是阿烟却垂着修长好看的眼睑,浓密的睫毛在她娇美的脸颊上投下一个好看而神秘的阴影。

  她低垂着头,紧抿着唇,一句话都不曾说。

  萧正峰的心,便那么一点点地往下跌,一直跌到深不见底的冰窟中。

  最后,他唇边扯起苦笑,哑声道:“我懂了。”

  说着这话,他便转过身,打算迈步离开。

  阿烟望着那高大威武的身躯就那么离开,萧索的背影透着落寞,心忽而仿佛被一双大手揪住一般,攥成一团,就那么狠狠地揉着,她甚至喉咙发痛,喘息都有些艰难了。

  她终于忍不住,低声唤道:“萧将军——”

  萧正峰脚步停顿下来,宽大的背沉默在那里。

  顾烟柔声道:“对不起,萧将军,是顾烟辜负了你的情意。”

  萧正峰听到这话,回首看了她一眼。

  他抿紧了坚毅的唇,略一沉吟,终于挑眉,问道:“姑娘,三十两银子我还了,欠条你总该给我吧?”

  顾烟猛然间听他这么说,不免一惊,下意识地道:“你怎么知道在我这里?”

  说完这话,她陡然意识到什么,忙停住话,蹙眉望着萧正峰。

  萧正峰俊朗刚毅的面孔中现出一点难以言喻的神情,他转过身,盯着顾烟:

  “你既然对我丝毫不曾在意,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偷偷地为我缝制衣袍?不觉得很奇怪吗?”

  阿烟这一刻,只觉得自己仿佛做了贼被人活生生捉住了一般。

  狼狈至极。

  不过她深吸了口气,很快镇定下来,很无所谓很不在意地道:“就是一件衣袍而已,萧将军未免看得太重了。”

  萧正峰低头,淡道:“是,只是一件衣袍,不过那可是三十两银子的衣袍。”

  他生来个子高大挺拔,阿烟虽在女子中也算是身量苗条的,不过此时他站在那里,逼视着阿烟,只让阿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笼罩在他的阴影下,无处可躲。

  阿烟脚下微乱,后退了一步,仰起脸来。

  其实有时候,她也擅长一个招数,那就是不讲理,于是她淡定地望着他,挑眉道:

  “萧将军,难道你要因为这三十两银子赖上我吗?”

  萧正峰俯首凝视阿烟良久,终究叹了口气:

  “你心里也不是没我,只是不愿意嫁我而已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58.第58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