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62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书名:将军家的小娇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顾齐修知道女儿不喜这门婚事的,可是倒没想到她这么柔顺的性子,竟然如此直白地拒绝,不免问道:“为何?那沈家公子我也打听过,虽则身子骨并不好,可是却也并无大碍。”

  阿烟听父亲这么说,不由暗想,这身子骨的事儿,外人哪里知道呢,真是要嫁过去,你亲身体会了,方才明白其中道理。只是这些话,作为女儿家,她却是不好对父亲直接讲了的。

  她略一沉吟,便为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父亲,你是有所不知,因那晋江侯府的公子生得实在是俊秀风流,我们女学中的姑娘们多有讨论,我那要好的同窗何霏霏,她倒是打探到一些消息。”

  顾齐修听了,微诧,皱着眉头问女儿道:“什么消息?难不成有什么问题?”

  阿烟清澈犹如宝石一般的眼珠儿动了动,便开始编造故事了:

  “霏霏打听到,这沈从晖身子骨看似还好,其实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听说这些年不知道请了多少大夫,从来都是离不开汤药的。更甚者,那些大夫断言,说是,说是——”

  阿烟吞吞吐吐了下,一排整齐好看的贝齿轻轻咬着嫣红的唇儿,却是不往下说了。

  顾齐修纵然是个政坛上的老狐狸,可是却从来没想过自己女儿和自己耍什么心眼儿的,是以当然是想都不想的信以为真,当下忙问道:“说是什么?”

  阿烟见父亲逼问,这才慢吞吞地道:“说是这个沈家二公子,这辈子怕是没有什么子嗣了。”

  顾齐修当下不疑有他,紧皱着眉头,负手站在那里,一句话不曾说。

  其实这事儿别管真假,但凡传出来这消息,那这沈从晖自然身子骨是个不行的。

  他的阿烟还是个不懂世事的姑娘,自然不懂这些,更苦的是她母亲也去得早,李氏又是个不可信的,是以对于这些事,真是没人教她。

  可是他这个当爹的,却不能不为女儿着想。

  若是这个消息属实,那就是一个火坑,他哪里能让女儿往火坑里跳呢?

  于是顾齐修在那里默默站了很久后,终于紧皱着眉头道:“阿烟,不必说了,你先回房歇息去吧,这个事情,为父自然会想法子的。”

  阿烟看着父亲站在那里的背影,只觉得那昔日风雅的父亲,如今却是一脸沉重。

  她心间泛起一丝歉疚,其实自己终究是让父亲为难了。

  可是上辈子走过的路,她不想再走。纵然这一世其实是和上一辈子不同的,她也再也不愿意走一遍了。

  于是她什么都没说,低下头,默默地走出去了。

  阿烟刚一回到房中,就见顾清正等在西厢房呢。

  他个小人儿,现如今穿着小棉袍,鼓鼓囊囊的,像个棉球一般,偏他生得粉白玉润的,这么一个圆滚滚的粉团儿坐在那里,皱着小眉头,凝重地望着自己。

  阿烟原本是满腹的心事,如今看到顾清这样子,也终于忍不住笑了,上前捏了捏他的脸颊,柔声问道:

  “你怎么在这里等我呢?”

  顾清绷着白胖的小脸,一本正经地皱眉道:“姐姐,刚才有个人来找我了。你是见呢还是不见呢?”

  阿烟挑眉,淡道:“哦,是谁?”

  说着这话时,她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了。

  果然,顾清瘪了瘪嘴:“是沈哥哥。”

  阿烟听着这个,沉默了下,却终究是道:“他如今在哪里?”

  顾清望着阿烟:“他就在二门外等着呢,如果姐姐不喜欢,可以不见的。”

  其实顾清自然不傻,他明白沈越来找自己姐姐,显然是为了那刚下的赐婚圣旨的事儿,而姐姐看起来也并不像嫁给晋江侯府的二公子的,只是不知道这沈越过来做什么?难道是劝姐姐嫁过去?

  顾清嘟哝着小嘴,瞅着自己姐姐:“要不然我跟着姐姐一起去?”

  阿烟看着顾清那小神色,竟仿佛怕自己被沈越欺负了去一般,顿时只觉得满心的沉重仿佛都消散了去。

  她轻笑了下,道:“你在这里留着便是了,到底他和你要好,若是你去了,反而彼此面上不好看。”

  当下阿烟叫来了青峰,吩咐道:“青峰,你先去命人那些茶点过来,伺候小少爷吃着。”

  青峰自然是笑着应了,一时用了几个碧绿小碟儿盛放了一些糕点,里面有好看的玫瑰酥,也有梅花香饼,更有用雪水化了后和着香薷和厚朴做成的香薷饮。其实这些糕点吃食都是阿烟特意命人做的,里面的配料都是阿烟一一过目的,将那些容易导致发胖的食物去掉了,并替换为了能够减掉身上肥肉的食材。

  其实这些日子跟着那武师练武,顾清已经比最初的时候瘦了一些,可是他到底是个胖子,减肥并非一日之功,总是要慢慢来的。

  当下阿烟看着顾清坐在那里吃着糕点,她自己走出西厢房,只带了小丫鬟云封前去二门外,一路上自然遇到了几个打招呼的仆妇,都是笑吟吟的。

  其实在看到沈越之前,阿烟已经想过了用什么面目来面对他。

  这个时候他过来,无非是两种,一种是感叹下往昔,说着婶婶你终究还是成为我婶婶了,另一种则是婶婶我也没想到,你竟然成为我婶婶了。当然了,他的表达必然会较为含蓄。

  无论以上两种意思是哪个,其中的意味对于阿烟来说,总是带着点命运捉弄的意思。

  你千辛万苦,费尽心思,最后还是逃不过去当他沈家二夫人的命运。

  阿烟想到这些,唇边便泛起嘲讽的笑来。

  今生今世,她怎么可能选择和上一世同样的一条路呢?

  可是当她见到沈越的时候,她准备好的满腹话语却没有说出。

  一直到这么一刻,她才明白,自己以为的可以忘记,其实都是自欺欺人罢了。就如同她说,一切的心动不过是蜻蜓点过水面,涟漪散去,水中无痕。如果那个男人在你心里刻上了很深的印记,你可以选择自欺欺人笑着说我根本你不在乎,可是却无法忽略午夜梦回之时心间一点点的抽痛。

  此时的沈越,穿着一件粗布棉袍,那棉袍上还有一个补丁,补丁是深蓝粗布,或许是那个打补丁的人唯恐这补丁太过突兀,所以特意用那深蓝粗布剪裁成祥云的形状,针脚细腻做工用心,看着倒是有几分意趣。晋*江文学城独家首发

  当然了,再多的意趣,也无法掩盖这是一件极为粗俗廉价的粗布棉袍的事实。

  这棉袍实在是和他昔日白玉小公子般的样貌不太相衬。

  阿烟望了那粗布棉袍半响后,终于道:“我的侄儿,素来是个记性好的。”

  其实当年她给他做的那件棉袍,后来旧了破了也小了,就被她改做其他了,记得是做成了一个棉垫,以便在沈越寒夜读书的时候铺在椅子上。

  难得过去了这么多年了,他还能记得这么一个棉袍,竟让人仿造出来了。

  沈越扯唇,苦笑了声:“婶婶,在你心里,我是怎么样的人?”

  阿烟摇头:“我不知道。”

  沈越拧眉:“婶婶,我从十三岁起便在你身边,我们十年相伴,你竟不知我沈越是什么样的人?”

  阿烟神情轻淡:“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或许是我们距离太近了,以至于我没办法看清楚你是怎么样的人了。”

  这个少年只比自己小三岁,可是自己却是把他当成亲弟弟亲侄子甚至亲儿子一般地看待,呕心沥血地照料他,为了他,真是付出一切。

  这样的自己,眼里心里只觉得沈越聪颖可爱,沈越孝顺善良,哪里还看得到其他呢?

  但是从他为了功名利禄而放弃了她亲手订下的那门婚事时,她就已经不知道了。

  上辈子的顾烟其实是迂腐的,迂腐的会用十年的操劳只为了当日一句的承诺。

  那个时候的她,就不懂这个侄子了。

  沈越凝视着阿烟,忽而笑了下。

  他叹了口气,忽而问道:“婶婶,你不想嫁给我二叔了,是吗?”

  阿烟疏远地扫了他一眼,却并没有答言。

  沈越忽而走到近前:“婶婶,那你告诉我,你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他的声音有点低,带着十几岁少年特有的沙哑低柔,不像成年男子那么低沉,却有几分小孩子的稚气。可是他这么问着的时候,就仿佛只要阿烟说出要求,他便一定会去做到一般。

  阿烟听到这个问话,凝视着这个尚且年幼的沈越,慢慢地道:

  “世事如水,我却如浮萍,纵然为相府千金,却依然万事不得做主,不过随波逐流而已。我虽不知自己想要什么,却明白趋吉避凶。”

  沈越抿唇笑了下,喉咙间却有几分哽咽:“婶婶,你说的,我明白。”

  他走到窗前,幽深干净的眸子望着窗外的雪,用少年特有的低哑声音道:“我知道,婶婶对叔叔伤心了,对沈越失望了。从当年我悔了冯家那门婚事的时候,你就开始对我失望了。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儿,我给婶婶写了很多很多信,也派了人去找婶婶了,只可惜,婶婶怕是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吧。当年婶婶临死前曾去过我的府邸,我也并不知情。”

  阿烟听着这些迟来的解释,却没再说什么。

  其实当沈越说这些的时候,她心里是松了一口气的。她当年去找沈越,也是在绝望之中抱着一丝的希望,后来那丝希望彻底被打破了。

  如今他说这些,只是到底让她心里明白,自己前世养得那个沈越并不是一个畜生不如的东西。

  尽管他让自己失望了。

  积雪将夕阳反射如屋内,两个人都笼罩在淡淡的红光中,就在这红光中,沈越转回身,朦胧中,他看不清阿烟的神情。

  于是他最终轻叹了口气:“婶婶,假如你不想嫁给我二叔了,那就不嫁吧。”

  就在他想转身这么离开的时候,阿烟忽而开口:“是谁杀了我?”

  沈越微僵,没有说话。

  阿烟轻叹口气:“你一定是知道的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将军家的小娇娘》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将军家的小娇娘62.第62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家的小娇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